【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床上安慰別人的妻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江哥轉業回來也有半年了,但我很少去他家拜訪過。更主要好久也沒見到江嫂了,不知道她怎樣了,她一直對我這麼好。

星期天晚上,我想江哥夫婦都在家吧,不過,我知道江哥很少回家,其實我真正還是想看一看江嫂。於是我買了些禮物,去江哥家。

江哥在一個小區的三樓上。在部隊時江哥和其他首長走私撈了不少錢,我們都估計他有兩三百萬,他購置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

我走到江哥門口,按了幾下門鈴,但沒有聲音,接著我又按了幾下,順道:「江哥,江哥!」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是江嫂站在門口,樣子很是狼狽,她神色緊張,披頭散髮,睡袍一根吊帶已斷,

大半隻豐滿的乳房露了出來,江嫂一見是我,愣了一下,撲到我懷裡嗚咽了起來。

我有些莫名其妙,江哥和江嫂吵架了?於是便扶著江嫂,想問一下情況。

我問道:「江嫂,怎麼啦?江哥呢?」

「嗚,我不活了,嗚……」

正當我不解之時,突然從房間裡衝出一個人來,迅速衝向門口,我眼疾手快,一個箭步上去扭住他的手,

他禁不住嚎起來。我一看,是個年約五十多不認識的男子。

我明白了,喝道:「你幹什麼。」

他馬上軟下去求饒,我氣極了,喝問:「你是不是糟蹋了她?」

「……」

我見心愛的嫂子被人欺負,怒火中燒,啪啪啪就是幾巴掌,那人的嘴角頓時鮮血直流。我想揪他到派出所去,

但一想江嫂的名聲要緊,於是喝道:「滾!要再給我看到踢斷你有骨!」那人忙捂著臉溜走。

我站到江嫂跟前,安慰她,她止不住淚,撲到我懷裡痛哭起來。

我緊緊摟著江嫂,不住安慰,過了好久,江嫂哭過了,我問道:「那畜生是誰?」

「我們的副……總經理……」

「江嫂,別怕,這狗東西不敢再來了。」

江嫂撲在我懷裡抽泣著,像找到了一個安全所在。我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背脊,過了一會,江嫂漸漸地停了下來,

她輕扭著身體像是要脫出我懷裡。但我不願就此放開她。就問道:「江哥呢,怎麼不見他?」

我的話似乎又捅了江嫂的心事,她止住的抽泣又加重了,斷斷續續道:「別說他了,自從他來到這裡後,

經常不回家……這兩個月,回幾次,就是回來吵架……鬧離婚,讓我以後怎麼辦啊……」

我說:「江嫂,江哥不是很愛你嗎?怎麼又鬧離婚了?」

江嫂道:「現在他嫌我了……」

我說「江嫂,你還很年輕哩。」

「我已37了,還年輕什麼,你江哥從一開始就嫌我比他大兩歲。」

江嫂在我懷裡,她飽滿的胸部高聳的乳房頂著我,她身上散發著幽香,頭髮散亂,我輕撫著她的肩,扶她到沙發上坐下。

但雙手卻依然撫著她的肩。安慰道:「江嫂,我看你一點不像37歲,像30歲。」

「阿峰,你別說了……」

「真的……」我喃喃道。

過了一會兒,江嫂平靜了一些,他說:「阿峰,我……我被那畜生弄髒了,……我要去洗洗……」

說著,江嫂進了房,拿了幾件衣物去洗澡間。我見她站起來時臀部有巴掌大一塊濕濕的。看來,江嫂剛才不但被蹂躪,

而且那人還在她身上滿足了獸慾。趁著江嫂洗澡時,我走到她的房間裡,裡面很是凌亂,床上被子,

枕頭等物亂七八糟的,好多衣物都被甩到地面上。想到江嫂剛才被奸的樣子,我不禁蠢蠢欲動。

好久,未見江嫂出來,我怕出了什麼意外,就到洗澡間門口叫她,見她答應了,才放心。

江嫂出來後,穿著一件睡袍,但睡袍的吊帶很高,完全遮住了她的胸,但隱隱可見她穿一條小花內褲,

但沒穿奶罩,兩奶漲漲的,奶頭又大又翹地突出來,她說:「我被髒了身體,我要洗它乾淨……」

她精神很憔悴,剛被蹂躪過的女人,特別又是剛被強姦的女人精神總是很差的,有的甚至臨於崩潰,但那種神情又讓男人萬分可憐。

江嫂在我身旁坐下來,我說:「江嫂,你太可憐了,男人欺負你也沒有人理,真是太可憐了……」

我一句話觸動了江嫂的神經,她不禁怮哭起來,我輕輕地安慰她,她哭著哭著,將頭靠在我肩上,

我雙手也輕輕地扶住她的肩。好久,她才慢慢地停下來。

我雙手在江嫂肩上輕換著安慰她,慢慢地,我雙手從肩上撫摸著漸漸地往下,撫摸著著她的雙肋,

她沒出聲。我不知她是不是默認。壯著膽將雙手從她雙肋移到她的乳房附近,她身子有些抖,

我輕輕撫摸著她乳房附近,江嫂的脖子下及袒露出來的胸脯上部有條條血印,道:「江嫂,看那傢夥弄傷了你。」

江嫂說:「不疼的。」

我道:「我給你摸摸。」

我於是裝著撫摸那微微血印,接著便揉住了江嫂的雙乳。雖隔著一層薄薄的睡裙,那雙豐漲的大乳房令我血脈噴張。

江嫂身體顫抖著,「阿峰,別、別這樣,你江哥……」

我哪裡還能抑制住自己,一隻手握住她乳房,另一隻手從她睡裙下擺伸了進去,說:「江嫂,我要看那傢夥是不是糟蹋了你。」

我一把摸到了江嫂的大腿根,一條小褻褲繃在江嫂那裡。

江嫂驚道:「別……阿峰……」

我說:「江嫂,我最愛你這種女人了,江哥不要你,我要。」說著一手摟住了她,另一隻手去撕扯她睡裙內的小褲。

江嫂慌得六神無主轉過身再逃,卻被我一把抱住不能動盪。她拚命掙扎,不住地踢打,但不敢呼救,身子使不出力道。

她哭道:「阿峰,我求你了……你這樣……你江哥知道……會打死你的……也會打死我的……」

我道:「江嫂,我不怕,我就要你!」

「你讓我死吧!我就是死也不給你……禽獸……」

她踢打著,身體激烈地反抗,我剛抓住她的手,她膝蓋又曲起來了,扳直她的膝蓋,她手又撕打我,忽然,

江嫂抓住沙發邊的電話,猛地一下砸在我肩上,但卻沒有力道。我真想不到江嫂的性情是如此剛烈。

讓我不知如何才能制服她。我好不容易用身體壓住江嫂,雙腿絞住她的雙腿,一手抓住她兩隻反抗的手,

一手握著乳房揉搓,江嫂哭喊著又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她拚命掙扎誓死維護清白,但哪裡是我對手,

我除去自己的褲子,露出高昂的玉莖,左手抓住江嫂的兩隻手,右手抓住她睡裙下擺用力一扯,只聽見「嘶」一聲響,

江嫂的睡裙從下擺直到腰際被我撕開了,接著一用力將她的小花褲衩也撕開,我抬起江嫂的大腿,

玉莖順著另一隻大腿就往上頂,江嫂左腿被抬緊夾的雙腿根被迫打開,剛才被蹂躪充血發紅的肉穴露了出來,

我如鑄鐵般的玉莖刺入她玉穴,接著用力一挺,直捅入江嫂的花芯,江嫂的花芯剛被那傢夥捅過,還沒閉合,水汪汪的,一插就到底了。

「啊!」江嫂大叫了一聲,停止了反抗。

後來我才知道,制服女人開頭總是很難的,但只要男人的東西進入到她軀體裡,她就會立刻屈服,

反抗的勁力立刻弱了一大半,雖然不一定配合抽動,但卻蹬不了腿,手也推擋不了,因為捅進去那一下,

足以使她全身發麻,快感傳遞到全身。

江嫂又羞又惱,更恨自己的身體一點也不爭氣,居然又有了那該死的快感,急得流下淚來。

她身體被我的玉莖頂得上下起伏。江嫂雙手擺在沙發上,睡裙肩部的兩條吊帶也被我扯斷了,

睡裙上部全褪到了她奶子下,只圍住小腹,兩隻大奶子露了出來,成熟婦人的乳暈又黑又大,

乳頭像顆紅棗。我雙手握著江嫂乳房揉搓,指尖不停的在乳頭上劃圈,不時邊抽插邊附下身雲舌頭添弄她的乳頭。

她豐漲的大奶子擺往胸脯兩側,隨著我頂弄的節奏激上下擺盪著,這景象把我的性慾激發到頂峰,玉莖凶狠的攻擊她的玉穴。

女人要得到的不光是男人的插弄,同時身體撫摸也會令她心生柔情,激動不已。江嫂上下兩路被我夾擊,

幾個月沒給男人弄過的肉體哪裡經得住這般折騰,她喘息不止,口中不時發出「哦……哦……」聲音,雖沒有淫聲蕩語,

但讓我感覺十分刺激,因為能把一個死命反抗的女人弄成這樣子,證明此時她已被我弄得春心蕩漾了,春情氾濫了。

弄了十多分鐘,江嫂已被我弄得騷浪之態畢露。當我俯下身時她會用手臂環住我的腰。此時,我更加發力刺入,

弄得江嫂叫喊出來,用力摟住了我。我的玉莖除了大和長之處還有一個特點,就是龜頭比莖大出許多,

讀書時被同學們戲稱「電筒棒」,前頭如同一個活塞,在女人玉穴內抽颳。此時江嫂玉穴內淫水被我抽颳出來,

弄濕了她的睡裙和沙發,她臀部更是滑溜溜的。

隨著我一陣猛插,江嫂「哦、哦、啊、啊、」一連串叫喊,我知道她得高潮了,於是更不留情大力抽插,

終於江嫂緊緊摟住我,身子不住地顫抖,我玉莖深插在她體內,感覺到她體內灑出一股股的液體淋在我龜頭上。

洩身後的江嫂鬆開摟住我的手,躺在沙發上,她閉著眼,我輕輕地撫摸著她嬌媚的面龐,江嫂面龐上有幾顆小小的雀斑,

此時顯得小女人般格外生動,我和手一直往下,到她的粉頸,肩部,胳膊,然後再揉到她的奶子。

洩身後的女人就需要男人溫柔地撫摸,何況我一根長而堅硬的玉莖還深深地插入她肉穴中。

身體舒暢帶來的就是心理的舒暢,我看得出江嫂對剛才我強姦她的事已忘了,因為我在撫摸她時她雙手擺在沙發上卻沒有拒絕,

而且還很受用的樣子。

我見江嫂被我壓在窄窄的沙發上保持一種姿勢,肯定累了。於是輕輕說道:「江嫂,你累了吧?」

她沒作聲,我知道她雖得暢快,但心裡一定還有些東西,或是不好意思或是的確對我這種行為的不高興。

於是我道:「我們換一下。」就抱起她來,她任我擺佈,因為我的玉莖還深深地頂入她穴內,我不敢讓它脫出來,

怕一旦脫出來了,江嫂身體裡沒有了它就恢復了理智。我擺弄著江嫂,把她放在沙發頭,伏在上面,而我已變成了後進位。

擺好位,我雙手握住江嫂吊著的大奶子不停的揉弄,不管怎樣,我既然得到了江嫂,就不能匆匆洩慾就罷,

而是要好好地,慢慢地玩弄這個美婦人,我又一次瘋狂地抽插起來,這種體位使得江嫂被插入得更深,直撬她心肺,

她禁不住叫出聲來:「慢點……疼死我了……」。

我雙手托住江嫂肥美的屁股,放慢了速度,漸漸發力,等江嫂已適應過來後,我才不停衝刺,

可憐江嫂被我幹得嬌喘連連,頭向後仰左右搖擺,牙齒咬著嘴唇,全身亂顫喉嚨發出粗重的喘息。

幾分鐘後,江嫂終於忍不住又一次洩身了,我看到這個女人再次被自己送進高潮心中十分得意,

玉莖刺進深處不再聳動讓江姣嫂享受一下洩身後的快感。等她軀體和玉穴的顫抖過後,我輕聲安慰著江嫂,

一點點打消的顧慮,告訴她這事根本不會有人知道,天地作證我永遠不負她。江嫂仍不作聲,

我看著她的粉頸和背後有了細細的汗珠,我慢慢擦摩著,她那豐滿的身體讓我我的玉莖更加堅挺。

我的玉莖在她水汪汪軟滑的玉穴中輕輕頂弄,胸口俯在她背上貼住她的背,雙手摟住她的兩顆大奶子,

江嫂下身騷癢忍耐不住發出銷魂的呻吟聲,忽然,我玉莖一聳再次刺進陰道深處瘋狂抽插起來。

江嫂雙乳被我揉搓著,頭髮披散著飛舞,她開始由呻吟變成了浪叫,

「哦……哦……哦……啊……啊……啊……哦……哦……哦……啊……啊……啊……哦……哦……」

這一次我在江嫂的肉穴中不得到最大的快樂不罷休。

十幾二十分鐘過去了,中途我不知道她洩了幾次,在她幾次咬著沙發,緊抱沙發身體劇烈押運時,

我知道她又一次高潮到了,但我沒有停下來,而是加緊運動。突然,我感覺到下身暴漲,如火般灼熱,

一大股精液由體內衝出,隨著快感直射入江嫂的玉穴深處……

射完後,我頂在裡面,輕輕地撫摸著江嫂的大奶子享受著那愉快的感覺,好幾分鐘才軟下來,我取出來,

用茶幾上的衛生巾清潔了一下自己,又給江嫂清潔完,扶她坐下,自己穿好衣物,江嫂已把睡裙遮在身上。

我坐在她旁邊。說:「江嫂,你知道嗎?我真羨慕江哥有你這樣一位好女人。」

我俯在她懷裡,說:「家裡有一個女人,真好。」

她一下推開我,「你已經做錯事了,你還小,我不怪你,你走吧。」

「江嫂……」

「請不要破壞我的家庭,我不報警,已經對你客氣了,看在你和我們多年交情份上,你走吧,從今以後,

我們的恩怨一筆勾銷,我不認識你,你也不用來找我,不然,我只有告訴江海。」

事已至此,我只好走。我邊走邊說:「江嫂,我對不起你,我會報答的。」

回到家後,我躺在床上一直睡不著,在享受著和江嫂作愛後那種滿足和心跳的感覺。心裡竟沒覺得對不起江哥。
















0.014345169067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