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請使用轉址到網站新介面模板瀏覽, 3600 秒后,
会转跳到 ==> https://18av.mm-cg.com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性愛原始人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每個人都有一種潛在的慾望,這種慾望是放在心底最深層的,一旦遇到讓自
己無法抗拒的人時,那種野火般的渴望將會徹底的被激發出來,那時才會發現,
原來自己可以這樣狂野,可以如此大膽。

  徹底激發我狂野性愛的人,就是小P。

  看到小P的第一眼時,就被他的外表所吸引,他不算長得很帥,但是卻有一
種野性的男人味道,依我的感覺,像極了喬治克隆尼或羅素克洛的味道。

  小P有一對英挺的濃眉配上一雙會放電的眼睛,尤其他說話時眼睛好像也跟
著說話,當他看著我時,我好像可以從他眼裡發現一處森林,一座蘊含著無限寶
藏的原始森林。

  這麼有型又這麼酷的男人,我當然不會輕易放過。

  所以認識他的第一天,我就抓緊機會放電,不時找他聊天,製造和他單獨相
處的機會,三不五時關心問候他等等,最後要說再見前我還主動留他的電話,而
且說好要再連絡。

  當天晚上我馬上拿起電話打給他,想說打鐵要趁熱。

  於是按著他抄給我的電話號碼,再按下通話鈕。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咦?空號!」我納悶的想是不是按錯了。

  我再仔細的對照一下號碼,又重新輸入一次。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啊!不會吧!」我大喊。

  沒想到,我的放電完全無效,他一點都沒有被我電到,而且還留一個假的號
碼給我!後來透過朋友的消息才知道,原來他早已有個交往多年的女友,為了省
掉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他才留假的電話給我。

  就這樣,我一直沒再遇見他,他的消息也斷的無影無蹤。

  時間大概過了半年,沒想到竟然又遇見他了。

  這天晚上和朋友們在Pub喝酒跳舞,當時我已經喝到有點醉了,朋友卻提
議說:「有朋友在山上別墅開Party,要不要一起去?」

  「現在?」我看了一下時間大概12點多。

  「對呀,朋友生日一起來嘛,大概20分鐘就可以到了。」朋友說。

  我想了一下,反正我是那種出來玩,不盡興就不回家的人,便說:「好啊,
去湊湊熱鬧也好。」

  我們幾個人就殺到山上去只為幫一個不認識的人慶生。

  不過,幸好是我愛湊熱鬧的個性,不然怎麼可能跟小P重逢呢!那是個獨棟
別墅,裡頭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及吵雜聲,劃過山裡的寧靜。

  別墅裡的露天花園成了大夥的休息區,遊泳池畔許多人擁吻著,屋子裡酒酣
耳熱的人拿著酒杯自在的舞動身體。

  我進房子的第一眼就看到小P。

  本來有點醉意的我剎時全醒了,我馬上給小P一個迷人的微笑。

  其實我也發現小P看到我眼睛為之一亮的神情,這是他第一次這樣看我,他
把眼神一直放在我身上,好像是在告訴我說:「過來吧!過來吧!過來我這裡…
…」

  我似乎聽到他的呼喚,不知不覺地往他那裡過去,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由於屋子裡吵雜的音樂和喧鬧聲,我不得不靠近他的耳邊說話,「Hi,小
P好久不見。」

  「嗯,好久不見,你愈來愈漂亮了。」

  小P也靠在我耳邊說,他嘴巴近得像要把我耳朵整個咬下去。

  其實他根本是貼在我耳朵上說話,這麼曖昧的舉動,連我都不禁臉紅耳赤了
起來。

  之後大家不斷的敬酒,我根本找不到時間跟小P好好說話,不過我卻很明顯
的感受到小P和上次不同,他總是有意無意的和我有身體上的碰觸,我走到哪,
他的眼神也跟到哪。

  我曉得,這次不用我放電,他已經在電我了。

  後來,我看到他要送朋友離開時,我也跟著出去。

  心想,不抓好機會怎麼跟他獨處呢!於是趁著人多混亂時,跟在他後面。

  當他的朋友離開後,我們就在露天花園的一角聊了起來。

  「於緁,我沒想到你變那麼多。」

  他用一種曖昧的眼神跟我說。

  「有嗎?不是都一樣。」我笑著回答。

  「我的意思是你變得很漂亮,很出色。」他解釋著。

  「你真的這樣覺得嗎?」我問。

  他撥了撥我的髮說:「對,簡直美呆了。」

  這時,他的身體已經跟我靠得很近了,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發熱的身軀,或
許是酒精在作祟吧!他彎下腰,嘴巴貼住我的櫻唇,伸出舌頭舔弄著我的嘴,摸
索著向我嘴裡探去,那裡正濕潤著。

  然後他把舌頭伸進去,像是在搜尋著什麼,撥動一陣後,他又將舌頭緩緩退
出我那潤滑的嘴。

  「跟我來。」他說著並拉著我的手繞過房子往後面的小庭院走去。

  他帶我到小庭院後看看四處沒人便開始狂吻我,從耳朵、脖子,他開始用力
的撫摸我的胸部,雙手隔著衣服握住我嬌嫩的乳房。

  他輕柔地撫捏我,我們的氣息逐漸急促。

  「在這裡可以嗎?」他問。

  我羞赧的點點頭。

  他將手移到我的腰,撩起我的上衣,將手再次伸進去,滑過我的腹際,摸過
我光滑的皮膚,伸進內衣裡,用食指及中指夾住我微微堅硬的乳尖,他身體緊緊
地靠著我,再將左手下移到我的大腿,撩起我的裙擺,撫向我的兩腿之中。

  我們就在庭院靠著屋子的牆邊,進行一場火辣辣的的演出。

  其實後來想想,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會跟他在野外就做起愛來,幸好
那時沒有被狗仔隊拍到,不然激情的程度肯定會成為頭條新聞。

  之後我們若無其事的回到房子裡,大家仍舊在喝酒喧鬧,沒人發現到我們的
消失,當他坐在我身旁時,他的手已經伸到我背後的褲裡,摸著我的丁字褲後緣
,不斷的撫摸,還緊緊的放在我的臀上。

  他不停的挑逗著,直到Party結束要離開的時候,他說:「我可以留你
的電話嗎?」

  我毫不思索的回答:「當然可以。」

  我留了電話給他後心想,「他真的會打給我嗎?還是會再一次被他唬弄?」

  我不知道這次的激情是開始還是結束。

  我回家梳洗完畢準備睡覺時,就接到小P的電話。

  「於緁。」

  「嗯,怎樣?」

  「你可以來陪我嗎?」

  「現在?」

  「對,因為我現在也睡不著,我明天要出國去了,怕睡著會趕不上飛機。」

  「嗯,好吧!你在哪?」

  「XX飯店,1608號。」

  「OK!我大概四點會到。」

  淩晨,四點整,我依約站在1608號房門口。

  正舉起手準備敲門,他突然將門打開了,彷彿我們有著奇妙的默契。

  飯店的浴袍,鬆鬆地套在他壯碩的身上,還故意敞著前襟,展現他那線條分
明、厚實的胸膛。

  「Hi!」我打了聲招呼。

  「快進來。」他眼中滿是期待與笑意,輕輕地攬住我。

  我緩緩地走進,雕飾精美的房門將我倆與現實世界不著痕跡的隔開。

  「不好意思,這麼晚還讓你來陪我。」他說。

  我看到他的床上還躺著一位男性友人。

  他大概看到我的疑惑,主動跟我說:「朋友喝掛了,就被人搬來跟我一起睡
在飯店。」

  「喔!」我應了一聲便看到桌上還有未喝完的酒,我端起酒杯問:「我可以
喝嗎?」

  他點頭說:「請便。」我望著窗外,平日喧鬧的大街此時安靜無聲。

  他從我背後環抱,把臉湊到我耳邊,順手拿走了我才喝了一口的酒杯。

  另一隻手輕輕攬上我的腰,把兩個的寂寞軀體漸漸的拉進。

  他把臉埋在我的秀髮中,一陣陣的熱氣吐在我的頸背與耳際,讓我有點昏眩


  「妳好香呢!」他輕聲的說。

  倏地,我風衣的帶子被他緩緩拉開,粗糙的大手,探索著我大衣下的玲瓏有
致與穠纖合度。

  我並沒有反抗,也沒有拒絕,我本來就在等這一刻。

  其實剛剛心裡也打定主意,就算他不準備佔有我,我可能也會竭盡所能地誘
惑他。

  我伸出手向後搭上他的頸,偏過頭慢慢閉上雙眼,將紅灩灩的嘴唇印上他佈
滿濃密胸毛的胸部,大衣被他褪下,他低低的讚嘆了一聲,我知道他在欣賞什麼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清楚的展現我的美好曲線。

  窗上映出的是我酡紅的臉頰,挑逗的眼神,挑染過的髮絲,映著昏黃的床頭
燈,醞釀一種情慾流轉的氣氛。

  緊緊包裹在黑色的蕾絲下,是幾乎赤裸的鏤空,曖昧的若隱若現,但卻勾勒
出盈滿的線條,在豐胸、纖腰、俏臀與長腿的搭配下,我知道我讓他驚豔。

  我愛男人這種盲目的視覺動物,也懂得充份利用自己的優點。

  我直直地看向他的眼,那雙現在只有遐想、衝動的眼。

  不顧著房間裡還有另一個人存在,他的唇毫不猶豫地吮著我的,舌頭霸氣地
遊走在我無力回應的嘴唇,靈魂一絲絲地被吸取著,理智慢慢地一點一滴散去。

  他的雙手撫摸著我的背脊,接著輕輕地往下移至充滿彈性的臀部摩挲著,揉
捏著。

  我開始感到燥熱,一股微弱的異感,隱隱在下腹升起,流竄。

  每一條神經開始變得緊繃、脆弱、過度反應,他看出我的難耐與焦躁,一邊
咬噬著我的肩,一邊熟練地解開每個扣環,釋放出我原始的渴望。

  當他褪盡我的所有,並且一把扯下自己的浴衣,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裸體的
他,和我想像中的沒有差太多,黝黑結實的肌肉覆蓋在濃密的體毛下,手臂、臀
部、大腿都訴說著他有多強壯。

  不顧另一張床有個男人在,他把我推向床


  他從我的腳尖、小腿、腰側、背部、手臂、腋下幾個我從來不知道可以前戲
的地方開始愛撫、親吻、舔弄、用鼻尖輕輕地碰觸。

  我強烈的感覺到一種被呵護被疼愛的滿足感!在他故意避開重要部位的挑逗
下,我閉上眼睛盡情享受,卻漸漸絕望的發現,一股不滿足的遺憾,不爭氣的由
心底浮出,我加速地想要嘗一嘗粉頸、酥胸被撩撥下所產生的快感。

  當我微微睜開眼,他也正用一股狂放的眼神野野地盯著我,我知道溫柔的風
度也該克制不住了吧?他再度重重吻住我蕩漾著饑渴的唇,引導我的舌頭與他的
交纏,胴體開始被他彈奏出美妙的旋律,他靈巧又美妙地搓揉我前傾身軀下的曲
線誘人的白皙乳房,柔軟又充滿青春的彈性,大姆指貪婪地劃著為他而生的粉色
乳尖,直到她們不可抑止地膨漲、聳立出圓潤與緋紅的完美圖像。

  他先是用溫濕的外唇試探、輕啄,讓乳頭繼續無可救藥地聳立著;剛剛被手
搓成的紅色乳尖終於得到盼望已久的滋潤,在15度的空氣中微微泛起涼意。

  接著,他將雙手從我腰上移至我乳房下圍,捏著、托住泰半的豐腴;我無力
地酥軟著,用手緊緊搭住床簷。

  正當好戲要開始時,這時門鈴竟然響起來。

  「會是誰?」我震驚的問。

  「不知道!」他說完起身要去開門。

  我連忙用床巾裹住赤裸裸的身體跑到廁所躲起來。

  我靜靜地聽著房間裡動靜,如果是小P的朋友就算了,最怕是小P的女友突
然出現……唉,我實在不敢想了,一種自責與尷尬湧上心頭。

  當我正在仔細聽著房外的動靜時,廁所的門突然被打開!是小P。

  「怎樣?是誰?」我問。

  「朋友,拿東西來給我。」他笑著說。

  「啊!嚇死我了。」我驚魂未定的說。

  「別擔心,有我在。」他還是笑笑著說。

  「就是有你在才擔心,如果是你女朋友跑來還得了……」

  我還沒說完,他的唇又覆蓋上來,根本不讓我繼續說下去,他用熱情的雙唇
回答一切。

  他的嘴迫不及待先含住了右邊的胸部,仍繼續用粗粗的手指搓揉左邊的乳房
,這次是炙熱的感覺。

  然後開始猛烈親吻我的耳垂、頸子。

  「就在這裡?」我指了指馬桶問。

  「嗯。」他應了一聲,手還是沒有停了下來。

  他放肆地開始咬著我的乳房與乳頭,一開始是輕輕的,之後是拉扯般的啃蝕
,我知道現在雪白的乳房一定被他烙下一塊塊鮮紅的印記。

  他把我翻過身,放在馬桶上,讓我緊緊夾住他,不自覺的,那種被他填滿的
充實,加上他不停挺進下的快感,還有一次又一次被頂到的虛脫與狂喜,濕潤又
高溫的緊密結合,我覺得此刻是幸福的,他是真正屬於我的。

  在高峰之後,他溫柔地癱在我背上,輕輕地幫我轉過身,淺淺的吻著我,再
將臉埋在我的乳溝。

  這是我第一次在馬桶上做愛,隔天我才發現臀部及大腿上多了一些瘀青,可
能是在馬桶上激烈撞擊的傷吧!那次從飯店離開後,我們就沒有再聯絡,那時我
心裡七上八下,我真的很喜歡小P,也不停回想著那次的浴室激情事件,一想,
我體內就開始蠢蠢欲動,好像有什麼東西不停的在心頭騷動著,我不很確定那樣
的感覺,但我明確的知道我愛---極---了那次的激情。

  一個禮拜後,我聽說他從國外回來了。

  我以為他回台灣後不會再找我,以為他只是把我當成一場激情。

  但沒想到他一回來就打電話給我,還不斷的約我出去吃飯、喝酒、玩樂,這
真是令我意想不到,沒想到半年後我們竟然可以兜在一起,這著實令我感到狂喜


  小P在白天陪我到處玩樂,有時也會租VCD在家看,我們就像一般情侶一
樣談戀愛,而且恩愛得令人羨慕,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到了晚上他就會回去陪他
正牌的女友。

  雖然我知道當個第三者很不好,但我始終離不開小P。

  小P甚至帶我去泰國的小島渡假。

  在異國小島,風土民情的差異,與生活習慣的不同,親切與安全感是必須的
,他始終把我摟得緊緊的,只為讓我有安全感,他對我的身體也顯出特別的渴望


  我們喜歡在旅行中做愛。

  旅行時,我的身體在異國的島嶼,更顯得誘人而神祕,我們總是格外激情,
從旅館、公園到沙灘都是我們狂野奔放的所在。

  我們迫不及待的踏遍每一吋泥土與芳草,兩個人在一起常常會有新鮮有趣的
事情發生,像是島上的貓愛散步,羊比住民多,風帶著海味,或在逛了第三趟後
才發現的處女海岸,因為有他,所有的事都變得好玩,所有的景物都美麗得不可
思議。

  島嶼在很南方的海面上,那裡的夜色特別容易把我們裹的緊緊的,過了九點
,大概靜到幾乎可以聽見幾光年以外的星球上的聲音,或者像從地心襲擊而來的
浪濤就在微弱路燈的港口小路上拍擊著。

  只是散散步,吹吹風,就這麼簡單,但在台北就難求了,來到這裡,整條海
岸線被月色給哄睡了。

  我們彷彿站在世界最邊緣的角落,我真的好想把我們的愛情寫在海面上,讓
海浪分享給全世界。

  我確確實實的愛著他,但我卻還不想說出來,我想用每個日子去證明。

  我和他只不過去了泰國4天,卻彷彿只待了四個小時,時間的飛快使我不捨
得離開,只想跟他單獨留在島上,繼續過著神仙眷侶般的生活,但理智的他提醒
著我,他女友在催他回台灣了。

  這點醒我,他始終是別人的,我不該有強烈的佔有慾,他遲早會離開我的。

  然而在小P的朋友面前,我看起來才像他正牌的女朋友,因為小P只會帶我
去見他的哥兒們,而他真正的女朋友卻從未跟他的哥兒們一起出去過,我問小P
為什麼只會帶著我?「不知道耶,每次出去玩都會想到你,除了你也不知道要帶
誰。」小P說。

  我想,或許是我爽朗的個性容易跟大家打成一片吧!這天我們跟一群朋友喝
酒喝到快掛了時,他扶著我走到停車場,上了車,啟動引擎,轉頭倒車之際,他
發現整個停車場內空無一人,已六分酒意的他,拉起手剎車,熄了車燈,轉頭看
著半醉半醒的我。

  那天我上身著一件露半截腰身的「小可愛」,下身是迷你裙,全白系列,修
長的身材,令他開始不安份,他解開我胸前的鈕釦,看著我粉紅色的胸衣,我感
到他的心跳瞬間加速起來,探過來的手微微顫抖,由那胸罩上方的蕾絲花邊間隙
直接撫摸下去,雖然有些汗膩,但飽滿的線條,讓他忍不住愛撫起來。

  他挪移身體湊近前,整張嘴像一個吸盤,與我的乳房緊緊密合,舌尖則打齒
縫中像百步蛇一般地探出,直抵我乳頭,舔呀舔的,又圈來繞去。

  他大膽的動作讓我慾望的神經恢復知覺,身體像蛇般扭動起來,且不斷呻吟


  他停止了動作,靜靜看著我,我的意識因酒意而模糊,但身體卻是清醒,於
是我癡癡迷迷的問:「你要幹嘛?」

  他有點邪邪的笑說:「我想把你吃掉!」

  「啊?在這裡?」我驚訝的問。

  「對。」他點頭說。

  「在車上會被別人看到耶。」我說。

  「不會,這裡沒人。」他的手仍不安分,不停地撫摸我的髮、頸及手臂。

  感覺柔柔的,心頭也暖暖的。

  我像隻小鳥般地躲在他的胸懷裡,感受他的體熱,聽著他的心跳,情慾也隨
著他一起一伏的呼吸而高漲起來。

  慢慢地,他褪去我的迷你裙和小可愛,他輕撫我光滑的身體,手悄悄地滑到
我的胸部,手掌握住我整個乳房,從胸罩外溫柔地揉著它,旋轉它,然後時而用
點力的抓捏,那力道剛剛好。

  感覺像觸電般地燃起我的慾火,我呼吸也愈加急促。

  他的手怎能輕易放過我,早已伸到我的背,很快的解開胸罩的釦子,滑下胸
罩。

  他也吻上我的唇,讓彼此的舌互相挑逗著。

  慢慢的他開始往前挺進,而由他呼吸的急促聲,挺進的速度越來越快,我知
道他正享受著交合的快感。

  我感到全身燒熱而亢奮,開始呻吟。

  我們沈醉在相愛的快感中,持續著十幾分鐘。

  最後,他緊抱住我,在我體內緩緩射出滾燙的愛意。

  看過鐵達尼號的人對傑克和羅絲在車窗留上手印的那一幕應該有印象,我那
時終於了解為什麼車上會霧濛濛的一片,那是我們在喘息時所散發的熱氣,當我
們愈激烈,窗上就愈迷濛。

  那天,我也學著羅絲在車窗上留下一個手印,留下我倆的激情見證。

  我一開始就提到小P是徹底激發我狂野性愛的人,因為除了在庭院、馬桶、
車上等我從沒試過的地方,最誇張的是我們曾在「暗巷」裡就做起來了。

  那天半夜,我們從Pub出來往停車場走去時,小P突然一手伸過來抱住我
說:「想不想來點刺激的?」

  「啊?什麼?」我問。

  「敢不敢一句話!」小P故意激我。

  「什麼啊?你不說我怎知敢不敢?」我問。

  「跟我來。」小P說完就拉著我往一條很暗的巷子走去。

  他把我壓在牆上,開始對著我猛親狂吻,從臉、耳朵、頸子、肩膀到胸部。

  「你不會是想在這做吧?」我驚訝的問著他。

  「所以我才問你敢不敢啊?」

  小P一邊說著手並沒有停下來,他的手不停的在我胸前背後臀上撫摸著,手
還伸進我的裙子裡。

  我阻擋了一下小P的手並說:「可是在這裡如果被狗仔隊拍到怎麼辦?」

  他已經像一頭發了狂的野獸,根本不理會我的顧慮,喘息著說:「你把頭埋
在我的胸口裡,就不會被人拍到你的臉了。」

  話一說完又往我的裙裡進攻,他最愛撫摸我圓潤的翹臀,他說我穿丁字褲時
把臀型修飾的完美無暇。

  他將我的裙子掀開,拉下我的丁字褲,便開始肆無忌憚的挺進,我被他靠在
牆上不斷的接受撞擊,他換了一個從背後進攻的姿勢,狂野的如同夜晚激渴的猛
獸,狠狠的將我撕裂吞噬。

  在激情散盡後,我發現膝蓋已經破皮流血了。

  這真是個刺激的遊戲。

  不過跟小P在一起時,我總是能大膽的接受各種激情的遊戲,有人說我是著
了魔,不然怎麼會如此放肆!我想或許是吧!我就像中了小P的毒般,一口一口
的咬上癮,即使做他的地下情人,我也甘心。

  不過就算我願意委屈求全,紙還是包不住火的。

  有次我打電話給小P,沒想到竟被他女朋友接到。

  「喂,你在哪?」

  對方冷冷的回答:「你找誰?」竟是清脆的女聲。

  我一聽是女生,心裡閃過第一個念頭就是:「糟!是他女朋友。」

  「對不起,我打錯了。」說完連忙將電話掛斷。

  電話掛上後發現自己的手在顫抖,心跳得好快,以女人的第六感來說,那時
我有股強烈不好的預感,覺得我跟小P之間應該要結束了。

  想到即將失去小P,和他相處的甜蜜、激情畫面一幕一幕的閃過腦海,那晚
,我抱著棉被哭著睡著了。

  果然,之後我接到小P的一通分手電話。

  他很簡單的跟我說女朋友發現我的存在,所以他不得已只好離開我。

  我應該要像一般女人一樣,對他大吵大鬧的說:「為什麼你要離開我?為什
麼你不能跟我在一起?」

  或許學學人家一哭二鬧三上吊,小P就不會離開我了。

  但我並沒有這樣做。

  我很冷靜的祝小P幸福,我早就知道結果一定會是這樣,他本來就不是屬於
我,我們在一起如此開心,我還是要讓他回去他女友的身邊,這也是我們當初說
好的。

  掛下電話後我狠狠的哭了一場。

  哭過、痛過後,我傳了一則簡訊給他。

  「我剛剛哭了,本來以為我不會哭的,沒想到我會這麼難過,可是我還是尊
重你的選擇,我也真心希望你能快樂。

  你一定要幸福喔!不然,我一定會毫不考慮把你搶回來。」

  我很清楚自己的個性,就算當時真的把小P搶過來了,我也未必會快樂,因
為我無法不理會別人的悲傷,也無法理直氣壯的把侵佔當作合理,我知道什麼是
對,什麼是錯,我的退讓或許只是為了合法化自己的背德行為,讓自己心裡好過
一點,可是我還是好失落,然而失落是一時的,因為美好的回憶已經放在心裡,
誰都拿不回去。

  而對於這個激發我原始野性的男人,我決定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回想他,對我
而言,這樣,就夠了。



















0.018090009689331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