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請使用轉址到網站新介面模板瀏覽, 3600 秒后,
会转跳到 ==> https://18av.mm-cg.com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危險的惡戲 (1/1)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五章魔性的感觸

  今天實在是不想上班,可是卻有一筆交易,非佳奈子本人親自處理不了。

  昨天深夜回到家時,千佳子已經就寢了,不過,還好她已經就寢了,奈佳子也就不用編造些其他的藉口。

  就在口交之後,島貫便將自己送回家,可是身上交纏的皮帶與橡皮底褲,卻依然保持原狀。

  雖然他說底褲可以自由決定去捨,可是皮帶卻明天才能解下。

  這會兒,自己當然可以偷偷的把它解下,可是想再重新把它這麼巧妙的縛好,實在不可能,因此,佳奈子也只有服從的份兒。

  上了床之後,卻始終無法成眠。因為今天一天中,實在是發生了太多的事,而且對她都是前所未有的衝擊。

  除此之外,體內漸增的雄雄慾情,更使她懊惱。

  在這些年�,佳奈子與男人的經驗中,也有過兩次的高潮經驗,可是全都沒有這次的強烈與深沉。

  這一次單單胸部的蹂躪,就讓自己達到了高潮,而且另一次的口交,更讓自己的肉體得到了滿足。

  可是在這其間,只是兩根震盪器塞在陰道與肛門�,根本不曾有過真正的性交。

  而且,這次的口交與辦公室�的性交,卻使得她對對方這種可惡的男性,有了深刻的印像。

  恐怕這也是自己肉體�,潛在的慾望。

  不論對方所使出的是多麼卑劣的手段,所有的反應,以及因肉慾而來的苦悶,全都是來自佳奈子自身豐沛的官能。

  以前是絕對不會有這種現像發生,這一切一定都是在元紘惡魔般的技巧中,所引發的。

  所以自己的肉體就在同時,不知不覺的成熟了,而且肉體不停的疼痛。

  一直到了清晨,始終無法成眠的佳奈子,才重新穿上自己脫下的底褲,再度試著入睡。

  可是還是難以成眠,所以最後心情暗淡的佳奈子,只好乾脆起床了。

  現在唯一賜給她勇氣的就是,分別五天的千佳子,出乎意料之外的明朗活潑,一想到為了這個妹妹,自己再多的苦,也都無所謂了。

  當她準時來到公司時,島貫沒來,只是稍後來了一通電話。

  「今天我會晚一點來,一切拜託了。」

  雖然暫時能夠安心,可是卻也藏不住自己失望的心情,因為自己已經恨不得能夠早點解下制服底下的東西。

  為了忘掉這些擾人東西的存在,佳奈子只好全心專注努力的工作。

  常島貫來到公司時,已經接近中午了。

  「室長,我有點事想跟妳商量。」

  「嗯!好。」

  就在會議室的門閤上了之後,島貫膠著的眼光,不停的在佳奈子的身體上打轉。

  「室長,今天好像更加嬌艷啊!穿著這種橡皮內衣褲的感覺如何?」

  佳奈子不由自主的全身僵硬,向後退了一步。

  「沒……沒什麼。」

  「是嗎?快點脫下妳的衣服,讓我看看。」

  佳奈子用汗濕的雙手,開始解開外套的鈕扣。

  就在此時,島貫又是一陣蠢動,雖然昨天已經在佳奈子體內,宣洩過兩次的激情,可是一看到緊裹著制服的佳奈子,又開始覺得昨天的一切以是做夢而已。

  佳奈子脫掉了身上的制服之後,怯怯的望著島貫。

  而島貫已經不停貪婪的舐動著舌頭了。

  身上緊纏黑色皮帶、底褲的佳奈子,散發著迷人的成熟美,格外的引人入勝。

  並不是島貫對這種橡皮裝扮,特別有興趣,可是就在這種橡皮質料的襯托之下,膚色有了極大的變化,而且更加妖艷的挑逗美。

  原本佳奈子的肉體就已經很美了,而且散發著煽動男人慾情的優雅氣質,可是在這種黑色的橡皮內衣褲的烘托之下,更完全無視於佳奈子的意志,導引出她撫媚的官能美。

  「真不總是美女室長,穿什麼都合適。」

  話才說完,島貫便從自己的皮包中,拿出一雙橡皮手套帶在手上。

  佳奈子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你想做什麼?」

  「看了就知道,因為御國說妳這位偉大的室長,喜歡被男人綁住手腳,剝奪自由凌虐,而且又說像妳這種女人大多喜歡橡皮之類的東西,所以我想來試試看他的話是否真實。」

  就在他帶上手套時所發生的摩擦聲中,佳奈子的下腹中心,突然發生了一種新鮮強烈的感覺。

  「不要動。」

  島貫來到佳奈子的身邊,開始撫摸她豐沛的長髮。

  佳奈子微抽著鼻頭,屏住了氣息,陣陣奇異的快感,隨著生橡皮的碰觸,四處流竄。

  荷喔!就在戴著手套的手碰觸到胸部的同時,佳奈子閉上了雙眼,上半身不由自主的向後繃緊,發出了無法抑制的呻吟聲,整個晚上,她所焦慮等待的正是這一個時刻。

  「很爽吧!妳看妳的乳頭已經這麼硬了。」

  島貫的手指,突然用力的擰起傲然昂首的乳尖。

  「啊……」就在佳奈子上半身不停的顫抖中,他的另一隻手已經來到底褲的頂端,用力的揉搓,這麼一來,佳奈子再出忍受不了的緊抓著島貫的肩膀。

  「已經濕了吧!」

  最後島貫的手,終於拉下了佳奈子的底褲,開始愛撫他的陰部。

  啊!只見佳奈子陶醉的扭曲那赤紅的臉頰,苦悶的流瀉出呻吟聲,溫熱的淫水情不自禁的盈溢而出。

  就在此時,島貫突然撤回了手指,從皮拿出一根棒狀的東西,徐徐的塞進佳奈子的膣口。然後再從皮包中拿出另外一根,塞進她的肛門,開始小幅的抽動。

  「啊……」佳奈子不禁顫抖的搖幌起自己裸露的下半身。

  「已經忍不住了啊!妳這個變態的色女。」

  島貫自己也已經腫脹的疼不已了。

  「去把門關上。」

  島貫將兩根淫具完全塞進佳奈子的體內之後,馬上按下了遙控器。

  「啊啊……」就在這一瞬間,佳奈子失去了全身的力量,頹倒在地毯上。

  平常在辦公室裡都是昂首潤步的女強人,現在卻裸露著屁股,像狗一般的趴在地上,不停的喘著氣。

  就在此時,一陣無法言喻的喜悅痙攣,席捲了島貫的全身。

  「妳在做什麼?甲野室長。」

  島貫出手用力的抓了一把佳奈子豐滿的圓臀。

  「啊……」佳奈子就像受到電擊一般的彈起背脊。

  「住……住手,島貫。」

  「我沒有做什麼啊!」

  就在佳奈子挺起上身的同時,體內的淫具又開始震動了。

  「啊……不,不要……」

  雖然佳奈子極力的想要掙扎起身,可是身體卻一點也使不上力。

  「室長,妳不走是不行的啊!」

  「咕嗚……」佳奈子在幾近溶化的愉悅,以及強烈的刺戟中,一邊扭動著腰肢,一邊奮力的爬向門口。

  可是每前進一步,雙臀間的膣口以及肛門,便傳來陣陣酥麻的感覺。

  雖然佳奈子也明自自己悽慘的模樣,可是一次又一次襲向自己的尖銳愉悅,卻使得自己不得不像狗一般的在地上爬。

  就在佳奈子終於爬抵門口,把鎖鎖上時,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接過電話的島貫,緊盯著佳奈子。

  「請稍候,甲野室長,妳的電話,請快點。」

  放下電話,來到佳奈子身邊蹲下的島貫,由下往上托起了佳奈子沉重的乳房,經輕的在耳邊告訴她。

  「哪�打來的電話。」

  已經精神模糊的佳奈子,使盡了最後的力量,拚命的集中精神。

  「妳聽了不就知道嗎?」

  就在佳奈子蹣跚的揚起上身時,突然啊的一聲,當場又蹲了下來。

  原來島貫已經將膣內淫具的強度,切換成強了。

  「妳在拖拖拉拉,對方可要不高興了。」

  「嗚……」佳奈子恨恨的瞪了島貫一眼,無奈的划動四肢爬向桌子。可是已經無法像剛才一般的速度了。

  「這種姿勢真適合妳啊!佳奈子室長,快,不要拖拖拉拉的。」

  脫掉衣服的島貫,一邊留意著對方的表情,一邊用力的擰著他的乳房。

  「啊……不,不要……」

  一陣突來的快感,使得佳奈子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全身顫抖了起來。

  「不要再碰我,你這卑鄙的傢伙。」

  「可是我很想揉揉妳的乳房,試試它的彈性如何?」

  島貫就像在享受那對乳房的彈性似的,用那戴著手套的手,專心的揉搓了起來。

  佳奈子在這個時候,已經全身大起痙攣,怎麼樣都無法再向前進了。

  「怎麼了?不想動嗎?打電話來的可是妳想要找的『T』事務所的老闆啊!」

  「!」

  佳奈子聞言不禁愕然的看著島貫,那可是今天所要交易的重要客戶啊!

  「你為什麼不用先說?」

  再也顧不了胸部的愛撫,佳奈子集中了所有的精神,飛快的爬向桌上的電話,就在她揚起上身拿起話筒時,體內的淫具,突然切斷了。

  「喂!讓妳久等了,我是甲野。」

  佳奈子微喘的輕聲開口說話。

  「甲野小姐,我昨天聽說這次的啤酒廣告,突然陣前換將,不再使用本公司的紅牌演員『T.K』,這究竟是不是真的。」

  「其實今天我們要跟你談的,就是這一件事,因為本公司的企劃將有異動。」

  才說到這裡,佳奈子便忍不住的啊了出聲。

  原來島貫從站起身的佳奈子屁股,拔出了淫具。

  「喂、喂,妳有沒有在聽?」

  「啊,對……對不起。」

  就在佳奈子點頭的同時,來到她身後的島貫,已經一把握住了她的乳房,愛撫她那裸露的屁股,而且嘴唇越過長髮緊貼在他的脖子上,使得她的聽覺與視線一片矇矓。

  「貴公司突然改變態度,實在令人困擾,原本廣告中正採用我們這邊的人,所以我們才信賴貴公司,可是現在貴公司卻片面取消這個承諾,真是太過份了。」

  「啊!這……」

  單單這麼簡單的回答,就已經相當的不自然,而且抖顫著聲音了。

  因為島貫的手指,已經順勢滑進陰唇,而且嘴唇緊貼著耳朵。

  「啊……」佳奈子用手遮住了話筒,高聲的呻吟出聲。

  「求求你,快住手!等我講完電話再說吧!」

  「不能等了,一看到室長的身體,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妳看,這麼的滑膩,這麼的芳香啊!」

  島貫已經到了魂消魄散的昂奮境界,再也難以自制了。

  「對,對不起,我待會兒再回電好嗎!」

  「開玩笑,妳想逃嗎?」

  「不,不是,只是……」

  「啊……」佳奈子突然發出了失態的聲音。

  島貫正用著自已的男根,越過她的臀部,不停的摩擦她的陰唇。

  「喂!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沒……沒什麼。」

  嘴唇緊貼在佳奈子另一邊耳朵的島貫,一邊囑咐她不要亂動一邊將自己硬挺的男根前端,緩緩的塞進她的體內。

  「啊……」佳奈子用手按住了電話,陶醉的仰起頭來。

  「喂!喂!甲野小姐,妳到底有沒有在聽?」

  彼端已經傳來社長的咆哮聲。

  雖然佳奈子相當的清楚,可是島貫的男根正擠進自己火樣般的肉體深處,她根本無法挪出手來回答對方。

  終於頂端深抵了子宮的入口。

  「喂!妳還不回答?」

  「對,對不起……」

  雖然佳奈子使勁的回答,可是燃燒開來的愉悅,卻從身體的入口,激烈的傳抵子宮。

  「這樣站著太麻煩了。」

  島貫抱著佳奈子的腰,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喂!妳是不是把我當成傻瓜啊!」

  「沒……沒這一回事。」

  「那妳到底要怎樣給我一個交代?」

  「這……」

  「嗯……」兩腳大開跨坐在島貫身上的佳奈子,在深深貫穿身體的男根,巧妙的摩擦洞口與子宮時,發出了小聲的悲鳴。

  「到底怎麼了?」

  「我……我只是覺得非常的對不起……」

  就在說話中,島貫的舌頭來到了她的耳中輕舐。

  於是陣陣滾熱的淫液,不禁盈溢而出,而佳奈子也不由自主的以島貫的男根為軸心,拚命的挺動下腹。

  「什麼,只有抱歉嗎?」

  「啊,不……只是我們的計劃有點改變……」

  「不要擔心,讓他聽聽妳好色的聲音吧!」

  島貫一邊舐著他的乳頭,一邊拿掉佳奈子手上的電話。

  「啊!不行。」

  就在她急欲取回話筒時,島貫突然輕輕挺起腰肢,來個扭旋。

  「啊……」從頭而降的愉悅,使得佳奈子本能的將自己的嘴唇,迎上臉頰旁島貫的嘴唇。

  如果沒有這樣做的話,發自她喉嚨深處的悲鳴,一定會傳到電話彼端的耳�。

  「到底在做什麼?」

  對方咆哮的聲音,從話筒�傳了出來。

  「妳可以告訴他,我們正在性交。」

  島貫一邊咬著她柔軟的耳垂,一邊將話筒湊進下腹。

  「來,為了表示歉意,就讓他聽聽妳性交中的聲音吧!」

  「嗚!不行……」

  佳奈子看了股間一眼,不禁全身僵硬。

  只見自已白皙圓潤的大腿,左右大開,而那生龍活虎的男根,正在其中忙碌的進出,不停的發出異樣的抽動聲音。

  「啊……」雖然張開了口,卻說不出話來,只有甜美的嗚咽聲,像決堤一般的流瀉了出來。

  電話彼端的社長,一定可以很清楚的聽到這種淫猥的聲響。

  就在害羞聲中,佳奈子已經到了心盪神馳的境界,而且一股不知名的淫蕩亢奮與慾情,洶湧的襲向她。

  「喔……」一隻手抱著島貫的頭,舌頭首次伸出舐弄他的嘴唇,同時大膽的扭動腰肢。

  就在島貫手上的話筒,摩搓著陰唇,男根深抵身體的深處時,終於引起了爆發前的崩壞。

  「已經不行了……啊……」就在舌頭深深的插入島貫的口中時,佳奈子就像要摩擦子宮一般,扭擺著腰肢,用力往下一沉。

  而島貫則任由尚在怒吼中的話筒,垂掛在桌子下,一把托住佳奈子的下顎,狂亂的親吻她。

  終於追到了這位驕傲的佳奈子。自己用男人的能力,終於將佳奈子引進了肉慾之海,讓她體會到恥辱的滋味,同時得到了剝奪她理性與驕傲的徹底征服。

  「佳奈子,來吧!讓他聽聽妳高潮聲的叫聲吧!」

  兩手抱著佳奈子腳的島貫,開始在那V字型大腿的根部,展開了強而有力的刺戟。

  就在這歡喜的戰慄中,佳奈子的意識已經逐漸的模糊,雖然明知電話彼端的社長,一定傾耳凝聽這邊的異響,可是自己卻失去了所有的自制心,只知道茫然的迎擊著男根的刺戟,在一次又一次的歡喜中,扭擺腰肢,全身香汗淋漓的從喉頭發出抽抽塔塔的嗚咽聲。

  就在一陣猛烈的刺戟之後,男根的頂端終於產生了一種甘美的感覺,像導火線般的延燒全身,在下一個瞬間,引起了大噴火。

  「啊啊……」就在快樂絕頂的痙攣中,島貫依然傾注了所有的餘力,抽送了十多次之後,方才跌入了性慾的滿足之中。

  

  第六章煉獄雙花

  (1)

  來到辦公室的佳奈子,飛也似的直奔洗手間,放下肩上的皮包,拉起自己超級迷妳裙的裙擺,退下褲襪。

  只見下腹緊裹著黑色橡皮底褲,微露在外的陰毛,已經濕淋淋的沾滿花蜜。

  就在上班途中的電車上,她遇到了一位色狼,如果是在以前,早就一點也不躊躇的將色狼當眾扯出,可是今天,她卻無法這樣做。

  在島貫的手中,受到了兩天的凌辱之後,已經四天沒有再見到他了,除了他是休假去了之外,連元紘也不曾出現過。

  照理說,他們的失蹤對佳奈子來說,應該是一件難能可貴的喜事,可是他的心底,卻反而一直牽掛著他們。

  直到今天早上,島貫才打了一通電話過來,要她穿上那條橡皮底褲,準備赴今天兩人第三天的約會。

  於是佳奈子便服從的在制服底下,穿上橡皮底褲,並將將兩根棒狀物放入體內。

  就在此時,最讓她驚訝的是一點違和感都沒有,反而一股懷念的感覺與怪異的興奮感,直奔體內。

  坦白的說,被閒置一旁四天的佳奈子,早已焦慮難安,無法過日了。

  才兩天的時間,自己便改變的像別人一般,全身的血管不時狂熱的鼓動,胸部腫脹疼痛,身體的中心更是燥熱濕潤不止。

  所以當色狼偷襲自己的臀部時,那種戰慄的感覺可以說是相當的自然,因為離開男人的觸摸,已經有五天之久了。

  色狼在佳奈子僵直的背後,對著他的耳朵吐著熟稔的氣息,使得佳奈子的緊張以及敏感的性感,化為甜美的刺戟。當色狼的腳擠進她那雙姣好的美腿之間,緩緩的拉高他的裙子時,佳奈子不禁本能的護住裙子。

  可是色狼卻一點也不慌張,一邊輕柔的握住些微露出圓臀以及大腿的根部,一邊對著佳奈子的耳朵,吹拂熾熱的氣息。

  佳奈子雖然用汗濕的雙手,緊緊的抓住迷你裙的裙擺,可是內心沉眠中的慾念,卻在色狼的鼻息中蘇醒。就在此時,她對色狼的行徑,突然有了進一步的興趣。

  於是念頭一轉,認為自己只要不喜歡時,隨時可以喊停,反正自己不認識對方,對方也不會認識自己。

  為了不讓其他的乘客發覺,佳奈子只是將前面的裙擺往下拉。

  當對方的手來到渾圓的臀部時,不禁略為遲疑,原本多料會有一番柔軟接觸的手指,竟然碰到了一層厚硬的橡膠。

  一可是就在下一個瞬間,色狼的手突然大膽的握住他的豐臀,甚至揉起股間的圓聳處。

  啊!佳奈子勉強的吞下即將流瀉而出的呻吟聲,在這個闊別數日的男性愛撫之下,積壓多日的慾情,完全的被燃起。

  雖然時間的經過,只有數分鐘而已,可是那種愉悅是如此的濃密,而且有壓倒性。源源不絕的淫水。不斷的滲出超級高叉的褲沿,濡濕了色狼的手指。

  在辦公室的洗手間中,拉下底褲的佳奈子,看到兩根棒狀物上,濕淋淋的花蜜,不禁理性為之一失,手指情不自禁的伸向自己的膣口。

  「哈……」出乎意料的呻吟,讓她當場蹲了下來。

  就在此時,佳奈子突然驚覺自己行為的可恥,再度穿好底褲。

  

  (2)

  元紘的到來,已經是中午午休的時間了。

  辦公室�,就只剩下好幾天沒來上班的島貫,與佳奈子兩人而已。

  五天不見的島貫,到了這個時候,還是不曾對佳奈子出手,不禁讓她對他的態度,感到有點不是滋味。

  放下皮包的元紘,眼睛直勾勾的凝視著佳奈子,讓她瞬間覺得自己很美。

  從出生以後,佳奈子便對自己的容貌,懷抱著懷疑的態度。雖然容貌的形狀,從昨天到今天,上個月到這一個月,並沒有任何的改變。可是今天,男同事們的眼光,卻老是膠著在自己的圓臀與美腿之上,甚至目不轉睛的瞪視著自己的美貌。可是以往的自信卻不曾因此而復甦。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連佳奈子自己也無法理解。

  「妳今天有沒有遵守我們的約定。」

  「有,我穿來了。」

  「很好,現在就讓我瞧瞧吧!」

  「那……我們就到會議室吧!」

  「不,就在這�。」

  「可是……」

  「快點!」

  佳奈子一副眼淚欲滴的模樣,忍氣吞聲的站在辦公桌邊,遲疑的拉起裙擺。

  雖然現在的辦公室,除了島貫之外已經空無一人。可是隨時還是會有人會進來。

  「好,現在再看看妳的後面。」

  「嗯!沒想到這艷麗的屁股,幾天沒見了,反而更加的淫褻,好像飢渴著男人的愛撫似的蠢動不已。」

  佳奈子聞言不禁陣陣的銷魂,不明究理的顫抖了起來,可是這樣被人稱為淫褻而興奮的女子,豈不是太過於糟糕了。

  「來,把屁股翹高一點。」

  「啊!」

  佳奈子咬緊牙根,傾向前去將裙擺拉高的臀部,朝後翹出,形成一個完美的球形。

  「再高一點,對,就把手放在地上。」

  「咕……這……這樣可以嗎?」

  佳奈子兩手輕輕的抓住自己左右兩腿的腳脖子。

  這時候,她再也沒有用手拉住裙擺的必要了,因為自動上縮的裙子,已經露出了那緊繃著黑色橡皮底褲的極品臀部了。

  就在這個時候,說時遲那時快,元紘的手,已經一把抓住了他的臀肉。

  「啊……」佳奈子全身顫抖的發出再也抑制不了的呻吟聲。

  「才幾天沒見,就這麼淫褻而且熟透了呀!」

  「啊……」就在對方用力的揉捏中,佳奈子在一股歡喜的洪流衝擊下,幾乎喜極而泣。

  「唉啊!這個淫褻的屁股,真叫人忍受不住啊!」

  這一次是身邊的島貫,出手蹂蹦他的屁股,最後甚至大叫一聲受不了,便將臉部深深的理進佳奈子的臀部之間,貪婪的舐弄起來。

  

  (3)

  「脫掉妳的衣服,室長。」

  就在島貫終於停住了他的舐弄時,元紘冷冷的發出命令。

  「求求你,我們去會議室好不好?」

  「就在這�。」

  「可……可是……」

  「現在就脫,如果不快點的話,妳的部屬可要回來了。」

  佳余子在元紘冷酷的話語中,只好死心的開始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

  由於現在才是午休的開始,所以部屬們回來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只好賭賭運氣了。若是運氣不好,有人回來拿東西的話,佳奈子女強人的威信,便將完全粉碎。可是就在這極緊張的環境中,佳奈子的身體反而火燒般的疼痛起來。

  「看來,變得淫褻的,不止是這個屁股而已。」

  元紘從佳奈子的手中,奪走她脫下的迷你裙,然後目不轉睛的瞪視著她散發成熟美的肉體。

  佳奈子顫抖著迎接島貫的視線,連自己都覺得只穿著超高叉剪裁的橡皮褲的自己,相當的淫猥。

  「喂!你去摸摸他的乳房吧!」

  在元紘的催促之下,島貫根本就是毫不客氣的用力抓住兩顆豐滿的乳房。

  啊!敏感的乳房,頓時傳來了一陣快美的衝擊,讓佳奈子發出了悲鳴,同時兩腿蹲了下來。

  「喂!不要這麼悶騷,快點站好。」

  元紘從自己的皮包�,拿出一條裝在塑膠袋�的細橡皮管。

  「我想美女室長的乳房,需要一點重點,所以這個送妳。」

  說著便將這條橡皮管的兩頭,分別繫在左右兩個瘋狂挺立的乳頭上,中間垂下的部份,大約有五十吋左右。

  就在此時,佳奈子已經忍不住的抱住胸口,蹲了下來。

  「誰叫妳隨便蹲下來。」

  元紘拿起橡皮管的另一端,用力的拉緊。

  「嗚,不行啊……」佳奈子一邊直起腰來,一邊雙手抓住元紘的手。

  乳頭傳來的陣陣快感,是如此的強烈。

  繞到背後的元紘,再用皮帶緊緊的綁住佳奈子的雙手。

  「來!」

  元紘抓著橡皮管,開始繞著辦公室的桌子走動。

  「啊……」就在乳頭與沉重的乳房被拉動時,一股毗牙裂嘴的疼痛,傳抵了他的乳尖。剛剛還在同一個辦公室�,以上司的身份,呵斥屬下的自己,竟然只穿著橡皮底褲與高跟鞋,被人用橡皮管綁住乳頭拉著到處走。

  每走一步,便從乳頭傳來陣陣酥酥的愉悅。

  在辦公室�繞了一周之後,佳奈子更是朝著天花板,胸部大起大落的喘起氣來,而且盈溢的果汁,不斷的從底褲的兩邊流了出來。

  「佳奈子,妳已經溼蕩起來了呀!」

  元紘一把托起佳奈子的下顎,用力的吻了起來。

  就在元紘的親吻,以及乳頭橡皮管的拉動之下,佳奈子瞬間陷入了愉悅的溺浴中,渾然忘我。

  

  (4)

  「脫掉我的衣服。」

  被鬆掉雙手的佳奈子,不停的抖顫著喉嚨。

  「饒了我吧!」

  「只要妳能滿足我,我就饒了妳。」

  「你……你要我怎麼做?」

  「自己想想吧!拿出妳最好的看家本領來,反正妳已經不是處女了,就用妳美麗的肉體,來讓我快樂吧!」

  佳奈子不安的站在元紘的面前,雖然對別的男人自己相當的有信心,可是元紘卻是唯一的例外。

  看來只有盡力的展示自己女人的魅力,來積極的引誘元紘,可是這種對男人賣弄狐眉的方法,對佳奈子來說,卻是前所未有的經驗,所以除了運用自己對男人的滿腔狂熱之情外,實在想不出來如何去做。

  於是佳奈子用手抱住了元紘的面頰,用力的吻住他的嘴,這可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主動的吻。

  「妳不把衣服脫掉是嗎?快沒時間了。」

  元紘推開了嘴唇,冷淡的說。

  「現……現在就脫。」

  緩緩的解開元紘襯衫鈕扣的佳奈子,一看到元元紘的闊胸,不禁一陣目眩,為他特有的男人味道陶醉了起來。

  就在她脫掉襯衫之後,便低下身來親吻元元紘的胸口,然後一邊由上往下,像小狗一般的四處舐弄,一邊蹲在腳邊,拉下對方的長褲。

  「啊……」出現在佳奈子眼前的男根,是她前所未見的雄偉與巨大。使得她當場血脈擴張,異樣的亢奮起來。

  終於再也忍不住急湧而上的激情,一邊呻吟一邊伸出雙手緊緊的握住硬挺的男根,徐徐的湊進自己美麗的臉龐。

  

  就在佳奈子狂亂的用嘴巴套弄元元紘的男根時,擔任看守的島貫突然快步的走了進來。

  「有人來了。」

  元紘聞言當場拔出了男根,彎下來用嘴堵住佳奈子的嘴,將她壓倒在地上。

  

  (5)

  「有什麼事嗎?」

  「沒事。」

  走進來的這位名叫管生的職員,毫不在意的與島貫聊了一兩句之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

  這時的佳奈子,不禁為自己一時的為激情所惑,喪失理智的任由元紘擺佈一事,感到後悔不已。一旦部屬看到了自己的這種痴態,豈不完蛋了。

  「嗚……」佳奈子突然全身顫抖了起來,因為元紘還在不停的用舌碩,撩撥他的耳朵。

  「不行啦……」

  雖然小聲的抗議,可是元紘的手卻使勁的拉緊繫在乳尖的橡皮管,使她情不自禁的彈起上身,緊摟住元紘的脖子。

  即使現在的情勢已經後退無路了,那雄雄燃燒的性感,依然無法輕易的壓抑住。而且,愈是情況緊張危急,她全身的慾念愈是亢奮。

  可是,就在元紘的手伸向那橡皮的底褲時,佳奈子急急忙忙的制止他。

  「妳不是說過什麼都聽嗎?」

  元紘在耳邊輕輕的低語。

  「拜託你,不要在這�,換個地方我什麼都答應你。」

  「我現在就要你,如果不要的話,我們就一直維持這樣。」

  現在回來的只有一個人而已,再不久,一旦午休結束,所有的部屬都會陸續的回來。

  「那你就做吧!千萬不要讓別人查覺了,快點吧!不快點,待會兒就麻煩了。」

  佳奈子屏住氣息閉上了雙眼,同時放開了自己的手。

  就在一陣橡皮特有的聲音中,底褲被退了下來。

  除了腳下的高跟鞋與乳頭的橡皮管之外,佳奈子已經完全的赤裸了。

  現在佳奈子的命運,已經完全掌握在元紘的手上了。

  元紘輕柔的分開左右的大腿,緩緩的將自己灼熱的男根,經輕的滑進那淫水盈溢的洞口。

  「啊……」佳奈子情不自禁的挺起下腹與顫抖的大腿,同時無意識的含著脫下來的外套,扼殺自己呻吟的聲音。

  就在此時,佳奈子方才實際的感覺到男女的性交,是能夠如此的迎合女人的愉悅,同時,她也開始感到惶恐,因為對方的男根,才進到自己的體內一半而已,一旦完全貫穿,與自己緊密結合的話,自己在這辦公桌下,一定會呻吟出聲。

  而元紘就像察覺了這一點似的,一直保持著半進的姿勢,展開了刺戟。

  「島貫先生,室長上哪兒去了?」

  辦公室�,突然響起了立花智子的聲音。

  「我不大清楚。」

  辦公桌後面的佳奈子,為了擔心智子的靠近,不禁全身僵硬了起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元紘的男根已經緊緊的貫穿自己身體的中心,已經進退兩難了,其實即使現在元紘立刻拔出他的男根,也毫無助益。

  佳奈子張大了微濕絕望的眼睛,從桌下的縫隙,目不轉睛的瞪著逐漸逼近自己的高跟鞋。

  這雙高跟鞋來到桌子的對面時,終於停住了。

  「有什麼急事嗎?」

  島貫叫住了智子,同時走了過來。

  「喔!沒什麼,只是有關新的企劃案……」

  「智子,妳真是認真啊!」

  「不,哪�,我還比不上室長呢。」

  「是啊!我們的室長是連男人都甘拜下風的女強人,而且又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尤其是最近,突然變得異常的艷麗,你說是不是?管生。」

  俯首辦公的管生,抬起了頭。

  「啊!什麼事?」

  「還在裝蒜,大伙兒不是都這樣說嗎?」

  於是三個人便在桌子的前面,談天說地了起來。

  而元紘也就放心的再度展開中斷了的刺戟。

  佳奈子也情不自禁的緊抓住元紘的肩膀,原本已經冷卻的身體,就在刺戟的同時,重新被前所未有的慾念之火所包圍。

  就在這種隨時都會被撞見的危險狀況中,佳奈子的性感,反而異常的亢奮不已。

  而且元紘刺戟的幅度,也逐漸的加大,逐漸的往深處進行。

  啊!就在燃燒般甜美的衝擊之下,佳奈子更加用力的吻住對方,因為兩人嘴唇如果稍離的話,恐怕她會流瀉出野哭般的叫聲。

  元紘的男根,終於逐步的深抵佳奈子身體的深處,逼進了子宮前端。

  一陣來自大腿深處的酥麻,使得佳奈子全身大起痙攣,即將來高潮的頂端。

  「不知道是怎樣的男人,能擄獲她這種女人?」

  耳邊傳來了管生的聲音。

  「我想一定要英俊多金,而且家世地位高的男人吧!」

  「算了,反正你我都沒指望。不過,我倒希望能夠和她春風一度就好。好好的欣賞她淫叫的聲音與表情……啊!智子小姐的面前,說這些話實在是不好意思,哈哈!」

  一邊聽著三人的談話,佳奈子一邊從喉底發出了悲鳴。臀部不由自主的輕顫緊繃,焦燥的向上挺起迎接元紘的男根。

  「咦!好像有什麼奇怪的聲音啊!」

  突然管生開口說話。

  全身血液沸動,就在這瞬間,完全凝結。

  而元紘也在數次的剌戟後,停住了動作。島貫連忙輕咳了幾聲說:

  「什麼聲音?」

  「真奇怪,桌子的底下,好像有水流動的聲音。」

  一邊說著,管生一邊走向桌子這邊來。

  「!」

  佳奈子不由自主的緊抓著自己椅子的椅腳。

  這下可完了……就在她念頭一轉時,入口的門打開了,又進來了一個部屬,不過,對方的進入,剛好止住了管生的腳步。

  有救了……剎那之間,元紘一口氣貫穿了這個瀕臨高潮的火熱、濕潤、甜美的女體。

  「啊……」就在這個猛烈的衝擊,以及喜悅的洪流之中,佳奈子的全身不禁歡喜的大起痙攣,幾乎大聲淫叫。

  同時,本能的緊摟住對方,就在男根衝抵子宮深處的時候,被送上了悽美的絕頂高峰。

  

  (6)

  就在這部屬也在的辦公室�,佳奈子全身赤裸的與男人性交,而且得到了高潮。

  雖然感到羞恥,可是在這幾近溶化般的愉悅中,自己卻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沉浸在那種肉體酥麻的喜悅中,也不過是十數秒的時間而已。

  「啊……」在口腔�,緩慢滑動進出的舌頭,帶來了一股新鮮尖銳的快感,逐漸的凝聚在佳奈子的腦部。

  「啊……」佳奈子終於再次的抱緊元紘的脖子。

  元紘的男根貫穿了她,確實治癒了他的焦燥感,也讓她達到了高潮,可是那最後的一擊,卻反而使她的性感更加的激盪,而且疼痛,就像只是前戲的一個步驟而已。

  「啊!拜託你,我……我還……」

  佳奈子喃喃的在元紘的耳邊低語。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已經有三、四個部屬陸續的回到辦公室,兩人總不能一直這樣裸著身子,呆在桌子的後面。

  「走吧!我們到會議室去,妳就這樣緊緊的抓住我吧!」

  元紘支地撐起自己的上半身,然後兩膝著地的挺起腰來。

  「啊……」佳奈子咬緊牙根,緊緊的摟住元紘的脖子,同時將自己的一雙美腿,緊緊挾住元紘的腰部,穿著高跟鞋的腳脖子,並在他的臀上交纏。

  於是,兩人就像母猴摟著子猴行走一般,佳奈子的身體完全懸在半空中,只有長髮的尾端,垂落在地上而已。

  元紘順勢將佳奈子脫下的衣服,塞進自己的皮包�之後,便四肢著地的爬向會議室。

  幸虧剛剛佳奈子所出入的接客室門是開的。所以與它並排的辦公桌,就像屏風般的遮住了兩人的身影。

  不過話雖如此,如果坐在門邊的部屬,回來的話,只要一走進,便會看的一清二楚,所以佳奈子只能緊緊的挾住元紘的腰肢,心中暗念阿彌陀佛。

  就在這種懸空的狀態中,留在體內的男根,便成了珍貴的支柱,可是對女體來說,它還是最甜美最危險的東西,單單只是這樣保持不動,依然使得佳奈子那成熟的腰肢與臀部,以該處為中心,不停的灼熱燃燒了起來。

  不過,雖然並沒有進行慣例的刺戟,可是隨著四肢的爬動,還是不時的傳來震動。

  仰望著天花板的佳奈子,在陣陣身體的搔幌,所傳來的酥麻感覺中,拚命的鼓起自己的自制力,扼殺所有愉悅的反應,可是從兩人結合的身體中,不斷的滴落在地板上的淫水,卻說明了她體內暗藏的強烈慾情。

  就在此時,元紘突然停住了腳步。

  「休息一下。」

  兩人這時來到了距待客室還有兩尺左右的地方,可是這個地方因為不在最大的課長桌的庇護之下,所以反而是最無防備的危險地帶。

  佳奈子也重新的調整一下呼吸,自己地明白包容著男根的身體,已經再一次的雄雄燃燒,自己就要忍受不住了。

  就在此時,元紘停下前進的身體,突然前後的搔幌了起來。

  「喔……」佳奈子急忙的用嘴唇,堵上對方的嘴。心中一邊吶喊耍元紘住手,一邊更用力的摟緊他。

  可是儘管兩人的身體如何的密著,汗濕的身體還是像鐘擺一般,不停的摩擦著元紘肌肉的表面,而且以硬直的男根為軸心的搖幌,使得佳奈子整個身體,以濡濕的花唇為中心,前後不停的起來。

  「哈啊……」佳奈子也知道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地方,所以拚命的狂吻元紘的嘴,不讓自己喜悅的哭泣聲流了出來。

  終於,元紘又再度邁開了腳步。

  「啊……」佳奈子就這樣緊抱著元紘,挺起腰肢迎接微幌的男根。

  「咕嗚……」單單只是前進的動作,也摩擦著佳奈子的子宮,讓她流瀉出喜悅的喉音。

  就在兩人好不容易來到待客室的門口時,佳奈子在安心以及期待之下,盈溢的淫水,就像尿失禁一般,沿著臀部大量的滴落在地板上。

  一跨進門口,元紘便開始搖幌他的身體,可是佳奈子的臉雖然已經進了門,可是臀部卻還停留在辦公室�。

  「啊……」兩舌交纏下的佳奈子,再也忍耐不住了,自己開始積極的挺動腰肢。

  就在十幾聲響的淫水四濺聲中,元紘終於爬進了待客室,來到了沙發椅的背後,讓佳奈子躺下來。

  「嗚……來啊!」

  佳奈子一邊在元紘的耳朵呢喃,一邊緊摟住他的脖子。

  由於待客室的門,還是大開,所以不能大聲嚷嚷,可是總比在桌子的後面,要來得安全,可以多少有點反應。

  元紘舉起佳奈子的一隻腳,放在自己的肩上,開始展開了刺戟。

  「噢……」沐浴在男根刺戟中的佳奈子,不禁緊抓著沙發的椅腳,發出了嗚咽。

  就在幾記強打送進了子宮,使佳奈子全身痙攣,幾近痴迷之際,元紘突然中斷了刺戟,回到了正常的體位。

  「快點穿上衣服,回去上班吧!」

  「不要,你怎麼可以這樣。」

  這四天以來,自己夜夜難眠,以及今天一早,丟棄自己的自尊,任由色狼碰觸裙下的秘密,都是為了等候這一刻的來臨。

  自己已經無法再稍等了。

  「這樣會被辦公室的人發現啊!」

  「我不管,再給我一點點就好。」

  就在苦悶與慾情的衝擊之下,佳奈子拚命的扭擺汗濕的肉體,摩搓著元紘的身體。

  「那……妳能不出聲嗎?」

  「啊!可以,可以。」

  雖然點頭答應了,可是卻一點自信也沒有,只要再幾次就好,自已這燃燒疼痛的身體,正渴望著灼熱男根的刺戟。

  「好吧!妳先趴下。」

  元紘拔出了男根,催促佳奈子趴下。

  而佳奈子也毫不猶疑的大大打開雙腿,並且將毫無防備的圓臀高高翹起。

  「張開嘴!」

  元紘從背後拿出了橡皮底褲,塞進她的嘴�。然後兩手分別抓住他的左右大腿,經過幾次的舐弄之後,揚起上身,再次將硬挺的男根,送進那臀部的狹窄之間。

  就在這一瞬間,佳奈子的臀部就像燃燒了一般,全身的骨頭,就像要溶化了一般。

  「啊……」這是何等的快樂啊,為了這種酥麻陶醉的歡樂,自己根本顧不了一個身為女強人的羞恥與驕傲,只知道喜歡性交,真的好喜歡,可是絕對不是平凡的那種,而是更有知性、纖細而且華麗,能夠讓自已達到肉慾的深淵者。

  「怎麼樣?這樣貫穿佳奈子的身體,舒不舒服?」

  元紘一邊拉著乳頭上的橡皮管,一邊趴在她的身邊輕聲低語。

  就在這一瞬間,佳奈子有了哭泣的衝動,終於快到高潮的邊緣了。

  肉體的慾求,已經開始破壞佳奈子的知性與理性,不,應該是早就被破壞光了,否則決不會在辦公室裡赤裸著身子,趴伏在地,任由這位比自己年輕男子蹂躪。

  「嗯……」就在過多的甜美激盪中,佳奈子無意識的挺起圓聳的屁股。

  下一個瞬間,硬挺的男根,利用了腰部的彈力,使勁的插入。

  「啊……」咬著橡皮底褲的佳奈子,就在男根毫不留情的刺戟中,被急噴而出的歡喜火焰所包,一邊緊緊的將男根緊鎖在身體的深處,一邊痙攣的攀上絕頂的高峰。

  

  第七章母狗志願

  (1)

  「穿上這個吧!」

  在沙發的後面,拔出男根的元紘,拿出了一件黑色長至腰間的內衣。當然這也是一件橡皮製品,而且胸部的地方,各留了一個洞。

  意識尚在朦朧之中的佳奈子,從元紘的手中接下來後,便直接穿在自己的身上。

  只見那豐滿的雙乳,從根部被擠壓的更為高挺,而乳頭上,還是懸著那根橡皮管。

  佳奈子跪著一邊拉起背後的拉鍊,一邊用手托著自己沉重的乳房。

  「啊……」就在深刻的嘆息聲中,眉頭也隨著皺了起來。

  儘管現在已經是第三次的高潮了,可是淫褻挺立的乳頭,還是一副慾求不滿的樣子。

  「我,今天早點下班好了。」

  已經沒有心情上班了,如果要她花這未來的幾個鐘頭之內,過著沒元紘的生活,絕對是不可能了。

  「室長大人,怎麼可以這麼怠惰呢?」

  「可是我無法再呆在這辦公室�啊!」

  「沒關係,因為妳穿著這個。」

  元紘輕經的拉緊乳頭的橡皮管。

  「啊……」佳奈子不禁全身大顫。

  「妳就把它當成我的手指,只要忍耐一下,過了五點,一沒有人,我們就馬上進行妳要的……」

  「我……我懂,可是如果忍不住時……」

  「那就來啊。」

  「……」

  原本對「性」興緻並不高的佳奈子,在今天,竟然難以置信的發覺元紘所說的一些穢語,是如此的甜美。

  「喜不喜歡性交?」

  被拉著乳頭橡皮管的佳奈子……

  「喜……喜歡。」

  就在她支唔以對的同時,元紘的手指,已經侵入膣口。

  「喔……」一股可恥的淫水,迅速濡濕元紘的手指。

  「想不想性交?」

  「想……我想。」

  「好,只要妳想,我會隨時在妳的身邊。」

  「你會呆在這�?」

  佳奈子重新穿上制服,最後再套上黑色的橡皮底褲,來到外面所看不到的死角,照著鏡子,把垂落在背後的長髮,再照原樣的束在後面。

  「把妳的腳打開一點。」

  就在這位女強人回頭的同時,來到背後的元紘,已經輕經的吻著他的玉頸。

  「不行,已經……」

  「我什麼都不會做,我只是想在妳的身邊,聞聞妳的味道,總聽妳的聲音而已。」

  單單這幾句話,已經使得佳奈子的淫水,再次從底褲的兩邊浸出。

  「你想做什麼?」

  佳奈子面對著鏡子,在不安與苦悶的期待中,抖顫著聲音問道。

  「沒什麼?我只是想看看室長的裙下風光而已。」

  元紘當場蹲了下來,仰躺在佳奈子微開的兩腳之間,就像佳奈子跨在他的臉上一般。

  整理著頭髮的佳奈子,低頭看著兩腿之間的元紘,一直目不轉睛的瞠視自已迷妳裙的風光時,大腿不禁一陣酥麻。

  「誰都不會想到妳這位穿著制服的室長,�面穿的竟然是黑色的橡皮底褲,而且又是如此的相稱。所以實在令人興奮。」

  由於性交的繼續,已經是不可能了,所以元紘還是緊盯著裙子�面的底褲。

  可是,門的那邊,午休的時間已經快結束了,而且部屬們也都陸陸續續的進來了。

  「我……我要走了。」

  其實佳奈子根本就不想離開,所以話雖說完,還是站著不走。

  「最後再親我一下。」

  「剛才已經親過了。」

  元紘故意開口拒絕。

  「不是,我說的是這�。已經濕了呀!」

  佳奈子突然將裙子掀起。

  揚起上半身的元紘,從高叉的兩側,仔細的端詳那濡濕的陰毛,然後大聲的親了一下那微聳的頂端。

  「佳奈子的陰部,我真喜歡」

  「……」

  佳奈子拚命的忍住想要抱住元紘的慾念,斷然的拉好裙子,走向門的彼端。

  看到佳奈子突然出現在待客室的部屬,有好幾個人都浮現出訝異的表情。

  可是佳奈子還是裝做若無其的樣子,莊嚴的走回自己的座位。

  

  (2)

  佳奈子的眼光,不時的溜往待客室的門口。

  本來穿在制服底下的橡皮底褲,可以稍微撫慰她亢奮的神經,可是剛剛與元紘的辦公室性交,卻刺激她亢奮的性感。

  而且,上身有洞的內衣,以及從洞�擠出的乳頭上所繫的橡皮管。更是使得表面上若無其事的她,拚命的在制服的底下,進行格鬥,如果有可能的話,真想立刻奔回待客室,可是今天所要處理的工作,實在是堆積如山。

  這些工作,如果是在佳奈子頭腦清晰的時候,根本不算什麼,可是在今天,不管她多麼的想集中意識,那由底褲下的蜜洞,以及乳尖上不時傳來的快感,與焦燥的疼痛,完全混亂了他的神經,使她一點也不能潛心工作。

  大約經過了一個多鐘頭之後,佳奈子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全身在慾情與焦燥的交雜下,苦悶難過不已,可是這種心情卻不能被自己的部屬的知悉,所以只有裝的面無表情,霍地站起身來。

  「我在待客室�,有事再來叫我。」

  來到最靠近自己的部屬吉塚的旁邊,低聲的吩咐他。

  平常不假顏色的美麗上司,突然走進自己,彎下身來跟自己講話,吉塚不禁驚訝的硬直了身子。

  就在她隨手關上後面的門之後,輕聲的呼喚不在眼前的元紘。

  「元紘。」

  元紘全身穿著整齊的從沙發的後面,站了起來。

  「什麼事?」

  「我來了呀!」

  心中極想飛奔過去,熱情的舐弄元紘身體的佳奈子,相當的清楚自已一旦踏出了一步,便再也抑制不了自己的激情。

  「想要性交是嗎?佳奈子。」

  「嗯!」

  就在對方的耳語中,佳奈子幾乎哭了出來。

  「我最喜歡佳奈子的蜜洞啊!」

  元紘當場蹲了下來,沿著裙子下的大腿,向上吻到大腿的根部。

  「啊……」單單這樣,佳奈子的全身就宛如電擊一般,陣陣的酥麻,背靠著門,緩緩的打開自己的雙腿。

  此時的佳奈子,只是知道自已要性,可是一點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型態的性,只想緊摟元紘,互相愛撫,互相親吻。

  兩手推著裙子往上的元紘,終於來到了兩根大腿的深處,嘴唇緊貼著橡皮底褲的頂端,不斷的用唇舌滋滋有聲的吸吻褲沿滲出的淫水。

  「噢……」就在元紘的熱吻之下,佳奈子已經陷入了肉慾的深淵之中,腦中根本一片空白。

  「元紘……」

  當元紘結束了胯下的吻弄,站起身時,佳奈子卻蹲了下來,解開元紘長褲的拉鍊,將長褲褪到大腿,同時用右手緊緊的握住昂然佇立的男根。

  就在佳奈子看到元紘的男根,如此的硬挺怒漲時,不禁一陣歡悅,原來他也和自己一樣慾情高漲了。

  「啊!元紘」

  喉嚨的深處,發出了沙啞的呢喃,佳奈子終於情不自禁的舐弄起對方的男根。

  突然,背後傳來了一陣敲門的聲音。

  含著男根的佳奈子,不禁繃緊了神經,揚起臉來。

  「什麼事?」

  「室長,電話。」

  門外傳來的是吉塚的聲音。

  「誰打來的?」

  說完話的同時,佳奈子立即將男根沉入嘴底,瘋狂的套弄起來。

  「部長打來的。」

  「……」

  佳奈子自己也知道不立即回答是不行的,可是口膣內的性感,已經噴射出爆發的預兆。

  「室長。」

  「啊……」佳奈子含著男根,從喉嚨的深處,發出火樣般的嘆息,雖然明知這樣做是相當的危險,可是身為女強人的那些優越的智能、理性,都已經被擊碎了。

  「室長!」

  門口又傳來懷疑的敲門聲。

  可是佳奈子還是激烈的套弄著男根,而且隨著男根的進出,喜悅與慾念的嘆息,也逐漸的上升。

  敲門的聲音,更加的急促起來。

  「室長,我要進去囉!」

  門終於被推開了一點。

  「不,我現在就出去,你先回去工作吧!」

  用腰使勁的推回大門的佳奈子,在下一個瞬間,就像要拋出自己出發已晚的情慾一般,一心一意的套弄起元紘的男根。

  「啊……」佳奈子終於全身顫抖的發出呻吟的聲昔,然後在陶醉的嘆息聲中,輕輕的舐著元紘的男根。

  「已經第四次了啊!」

  「啊!可是……我喜歡……我太喜歡了……我已經離不開你了呀!」

  佳奈子臉頰輕貼著男根,微聳一下鼻頭,對著說元紘:

  「我還會再來,你可要乖乖的等我啊!」

  幫元紘穿好長褲的佳奈子,在為他拉上拉鍊之前。

  「我好喜歡你啊!」

  再一次親吻之後,方才站起身來。

  

  (3)

  由於部長的囑咐,佳奈子前去接客回來,已經是兩個鐘頭以後的事了。

  回到自己座位的佳奈子,不禁舉步準備邁向待客,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吉塚走了過來。

  「室長,剛剛有您的電話,請您回電。」

  而對這位乖巧的屬下,佳奈子突然有了痛毆他的念頭。

  「我知道了,待會兒我會回電。」

  就在怒氣與前是往待客室性交的期待感之下,佳奈子勉強的壓抑住自己,冷冷的回答了吉塚之後,便從他的身邊穿過。

  「可是對方要您儘快的回電。」

  停下身子的佳奈子,猛吸口氣之後。

  「我不是說過知道了嗎?你快點回去工作!」

  一陣歇斯底里的叫嚷之後,逕自走進待客室。

  雖然明知這是一通極為重要的電話,可是自己卻迫切的需要觸摸元紘的身體。

  把門一關,立即上鎖,可是當她回過頭來時,卻是島貫站在哪�。

  「你怎麼在這�……」

  「我一直在這裡等妳。」

  「那……他呢?」

  「有事先走了。」

  「那……」

  佳奈子一隻手撫著後面的頭髮,就要轉過身去。

  「不要這麼失望的好不好。其實有誰比我更崇拜妳這位室長呢?」

  島貫摟住了佳奈子的蠻腰,沙啞的說。

  「我,我要回去工作了。」

  「我也有抱妳的權利啊!妳別想逃!」

  話才說完,嘴巴已經堵上了佳奈子的嘴。

  「嗯……」一陣目眩般的陶醉感,突然湧向佳奈子。

  不管對方是誰,應該燃燒的性感,還是照樣的燃燒,雖然島貫的技巧,要比元紘來得稚嫩笨拙,可是佳奈子還是衷心的期盼他貪婪的嘴唇。

  島貫緊緊的摟住佳奈子之後,火樣般燃燒的舌頭,便不停的在兩人膠合的嘴唇之間,來回的滑動刺戡。

  從來不曾與男人有過這種深吻經驗的佳奈子,在這個時候,才知道舌頭的運用無限的巧妙。

  「電話不回嗎?」

  島貫突然撤開了嘴,看著佳奈子的眼睛。

  「好了呀!待會兒再回吧!」

  佳余子滿臉不在乎的親著島貫的喉頭。

  「可是這是一通很重要的電話,妳還是先回吧!」

  「不要,我已經辦不下公了。」

  佳奈子抓起島貫遲疑的手,讓他握住自己的乳房。

  「啊!再親熱一點。」

  再抓起他的另一隻手,來到裙子下方的底褲上,同時挺出腰肢,讓他的手摩搓著底褲的頂點。

  可是島貫的手,卻一動也不動。

  「怎麼了?難道對我的身體沒興趣嗎?」

  「妳還是先回辦公室,打電話吧!」

  佳奈子不禁錯愕的看著島貫。

  「快聽話!」

  「好吧!我先打電話,可是你要先抱我十分鐘,不,五分鐘,好不好?」

  「五分鐘可是只能摸,不能性交啊!」

  「只要摸就好。」

  一邊說著,佳奈子一邊脫掉自己的衣物,雖然沒有脫光的必要,可是她還是渴望著脫光,想讓島貫欣賞一下自己的裸體。

  就在她拿掉裙子的同時,島貫不禁從喉�發出了呻吟。

  「啊!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淫褻美麗的肉體啊!」

  單單這一句話,就讓佳奈子情不自禁的噴出淫水。

  「已經五分鐘了。」

  「嗯!快點用力的摸我。」

  佳奈子挺起乳房,左右大開雙腿。

  島貫兩手對準佳奈子的乳房,來把鷹抓,毫不留情的揉搓起來。

  啊!就在島貫近乎暴力的蹂躪之下,佳奈子雙腳猛顫,不停的發出哭泣般的嘆息聲,全心全意的享受著對方的凌虐。

  「拜託你,我要……」

  已經宛如母狗發情的佳奈子,終於按耐不住了。

  「好了!已經五分鐘了,穿好妳的衣服。」

  「可是我要你。」

  「我們約好了。」

  「你真無情。」

  佳奈子恨恨的瞪著島貫一眼,心不甘情不願的穿上遞過來的衣服。

  「求求你,再碰我一下。」

  「不行,時間已經到了。」

  「可是穿衣的時間不能算啊!」

  「看來妳已經變成一個淫蕩女子。」

  「這……只是對你才這樣。」

  其實,佳奈子對自己的慾望之深,也大感驚訝不已。可是內心雖不恥自己的行為,卻始終無法在這兩個男人的面前,恢復自己的自制心。

  佳奈子就在島貫雙手的肆虐下。重新穿好制服,當她打開門鎖準備開門時,又情不自禁的回頭握島貫的手指,熱情的舐弄一番。

  「我會馬上回來。」

  「把門打開,我要在這裡眺望妳的美姿。」

  

  (4)

  就在佳奈子回到自己的座位,站著回電給那位重要攝影家,一邊忍耐著對方有名的饒舌,一邊將視線從窗外的景色,移回待客室時,不禁臉色大變。

  因為就在此時,抱著皮包的島貫正從待客室大開的門�,匍匍前進的爬了出來。

  佳奈子趕忙環顧一下四周,幸好這時剛好沒有人站起來,所以島貫的行蹤並未敗露。

  「不可以過來啊……」雖然拚命的用眼睛示意,可是島貫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爬了過來。

  這時的佳奈子只好暗自祈禱,沒有人發現他。同時強自冷靜下來,繼續與五十多歲的攝影家談下去。

  就在佳奈子再次抬眼,瞄向待客室的方向時,已經看不到島貫的行蹤了,可是,下一個瞬間,竟然發覺島貫已經掀起了了自己的裙子,熱吻著緊裹著黑色橡皮底褲的臀部。

  「啊……」的一聲,佳奈子不禁瑟縮了一下身子。原來島貫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爬到了他的背後跪著。

  看到附近部屬訝異的眼神,佳奈子急忙假裝若無其事,同時用手壓低島貫的頭,因為桌子雖然遮住了佳奈子的身體,可是島貫的行動實在是太大膽了。

  頭被壓低的島貫,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開始舔起佳奈子的腳跟。

  佳奈子不由得口乾舌燥了起來,雖然自己一點也離不開島貫,可是現在的狀況實在不同於剛剛,要在這桌子後面性交,一定會被發現,所以有島貫來到身邊雖然欣喜,不過,像他這樣凌虐自己的身體,實在是令人困惱。

  佳奈子一邊假裝著欣賞背後窗外的景色,一邊偷偷的回頭注視島貫,當她看到跪在地上的島貫,就像一隻經過主人默許的小狗,目不轉睛的窺視著迷妳裙下的深處時,不禁全身氣血沸騰,亢奮不已。

  「嗚……」佳奈子不由自主的抓緊了話筒,島貫的唇舌,逐漸的沿著腳跟、小腿往上爬升,一一的發掘出佳奈子的性感。

  兩腿肌肉僵硬的佳奈子,雖然好幾次想拂開島貫的嘴,可是卻又怕動作太大,不但不自然,又會引起部屬們的注意,只好放任島貫在自己的下面胡作非為,只是這麼一來,對方這位重要攝影家所說的一切,根本就無法入耳。

  最後,只好隨便的搪塞幾句,硬把電話掛掉。

  就在她擱上電話的同時,管生就像久候已久似的迅速走了過來。

  「室長。」

  被嚇了一跳的佳奈子,飛快的轉過頭來。而埋首裙中的島貫,也在瞬間藏入了佳奈子的桌下。

  「您要的名單。」

  管生遞出了文件。

  「嗯!好。」

  佳奈子往椅子上一坐,雙膝伸進了桌子的底下。這麼一來,即使管生伸長了脖子,也不曾發現到桌下的島貫。

  佳奈子一邊留覽著文件,一邊趕緊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因為藏在桌下的島貫,用手掰開了雙膝,正在她大腿的根部舐弄。

  眼睛雖然看著名單,可是佳奈子根本不知道上面在說些什麼,而站在桌子前面的管生,則屹立不動,不安的留意著佳奈子的反應。

  自己絕對不能露出異樣的表情與聲音。可是島貫卻執著的緊貼著大腿,不停的用舌頭舐弄他的蜜穴,同時,拉緊她乳頭的橡皮管。

  這時的佳奈子真想大叫一聲,讓桌下的島貫當場貫穿自己。

  「室長,這樣可以嗎?」

  管生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啊!大致上可以,你先回座。」

  「是的,室長。」

  管生露出了欣喜的微笑,轉身回去自己的座位。可是佳奈子私底下的辛苦戰鬥,並未因此而結束,反而更形艱苦,因為先前還能靠講電話來集中所有的精神,比起此後的兩個鐘頭,要輕鬆的多。

  從現在到最後一位部屬離開辦公室的時間,還有兩個多鐘頭,這兩個多鐘頭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快樂的地獄。

  在島貫舌頭的愛撫,以及乳頭橡皮管的刺激之下,佳奈子的快感,不斷的燃燒再燃燒,只怕屆時愛撫一旦停止了,她會無法忍受,所以在這未來的兩個鐘頭之內,佳奈子哪�也不去,只是偷偷的在桌子底下,有失大體的大張兩腿,聽任島貫的愛撫舐弄。

  「啊……」就在最後一個人步出辦公室的同時,佳奈子爆發出了野獸般的淫叫,飛快的丟出手上的筆,一把扯住島貫的頭髮,將他拉出自己的股問,並且尖銳的叫道:

  「來呀!」

  爬出桌下的島貫,也飛快的脫掉身上的衣物,全身赤裸的撲向佳奈子。

  而歷經兩個鐘頭折騰的佳奈子,也在壓抑已久的情慾爆發中,貪婪的迎接島貫。

  

  (5)

  在店前下了車的元紘,抬頭看了一眼前的人影。

  「你……」

  女的輕輕的出聲招呼。

  「這�不是妳該來的地方。」

  「我找你好久了。」

  雖然對方總是低著頭,可是反而讓人感到她堅毅的決心。

  元紘看了一下手上的手錶。

  「要不要去喝杯咖啡。」

  「嗯!」

  兩人在咖啡館面對的坐下來之後,元紘再一次的端詳千佳子。

  只見面前的千佳子,比以前更加的嬌艷。

  「你來店裡做什麼?」

  「我想見你。」

  「妳難道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

  「我知道,那是男人陪酒的地方。」

  元紘不禁苦笑。

  「妳真的清楚嗎?如果妳要的話,男的可以任妳選擇。」

  「可是我要你陪我。」

  「價錢可不便宜喔!」

  「我知道,這一次我帶了一百萬來,如果不夠還可以回去再拿。這樣可不可以?」

  「夠了,妳喜歡什麼樣子的男人。」

  「我只要你像對姊姊一樣的待我。」

  剛好端起咖啡杯的元紘,不禁抬起頭來看著千佳子。

  「妳知道了?是妳姊姊說的嗎?」

  「不,姊姊還不知道我已經知道了。」

  「這次是妳要來代替妳姊姊嗎?」

  「不,姊姊是姊姊,我是我,而且現在的姊姊不是很幸福嗎?」

  自從半個月前,島貫辭職了以後,元紘便將佳奈子完全託付給島貫。

  與佳奈子『十日』的約定,已經沒剩幾次了,十日一到,便得將手中的錄影帶交還給她。

  但是在島貫與元紘的手中,卻另外準備了一卷用隱藏式攝影機所錄的錄影帶,�邊正是佳奈子的性交鏡頭。

  不過,就目前的情勢看來,那卷錄影帶已經不再有出現的必要了。

  「那……我們走吧!小妞。」

  男中音的聲音再度響起,元紘的臉上浮現出千佳子前所未見的優雅笑容,站了起身。

  【全文完】















0.015913963317871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