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sx線上影城上線了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請使用轉址到網站新介面模板瀏覽, 3600 秒后,
会转跳到 ==> https://18av.mm-cg.com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肉街 (1~24) (3/4)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7、
梅姨和海子得到了滿意的補償,我覺得我在這邊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可這畢竟是一份工作,而且,我還做得不錯,公司那邊由於進度順利給了我獎金,李德生也對我誇獎有加,言裏言外想把我挖來他們公司,我未置可否,總覺得這人太狠,不敢離得太近。
另一方面,拆遷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整個肉街堪堪就剩幾戶人家,原本也談得差不多了,就看多點少點的價位了。說來慚愧,老家的鄉親們都比較樸實,倘若是在南方,這種拆遷斷斷不會這麽容易,早就沸反盈天了。拆遷接近尾聲,我們這個辦公室的人也要各自有去向了,我們這些合作方的人員照樣回公司,政府的人員也回自己的部門,在當地現招的人員就比較微妙了。
慣例上,政府不會把這些人收進去,開發商當然也不想養這麽多閑人,好在後面還有工程,多少可以留幾個,李德生已經囑咐過我們幾個,看適當的是可以照顧一下的。我當然把趙旭芳留下了,老曹提了個開車的小夥,政府方面打招呼留了兩個關系戶,大約還能留兩到三個人,招來辦事的臨時工們一時間都在找關系,看能不能留下來。
不是誰都能找到政府裏面的關系,我和老曹自然成了大家爭取的對象。
具體說來,這個我都喊不上名來的阿姨,現在正在我的胯下,努力地幫我吸吮著陽具,無非是想留下來有份工作。這阿姨四十多歲,原本招來是打掃衛生兼幫老曹租住的房子打掃衛生燒飯的,現在老曹結束這邊的事情就要回去了,理論上當地的工程部也不特別需要一個打掃衛生的阿姨。今天阿姨突然找到我,說想讓我跟上面說說可以留用,我說這事要去問曹總,她滿臉堆笑地說曹總講了,還是要我的意見。
接下來,不由分說,她就彎下腰把我的手按在她的乳房上說:“胡律師,你看咱都是鄉裏鄉親的,你可要幫幫我。”我愣了一下,她馬上拉開我的拉鏈,掏出我的陽具來,吸吮起來,人也挪到我跟前,我順勢推開椅子,她整個人鑽進我的桌子底下,幫我賣力地口交。這阿姨口技娴熟,我不禁想:敢情老曹估計早就把她調教好了,這就是送個老騷貨來慰勞我一下,想到這裏我也就卻之不恭了,兩手向下握住她沈甸甸已經下垂的奶子,搓弄起來。
阿姨見我主動起來,也開始格外賣力,一個深喉把我的雞巴齊根含入,喉嚨一縮一縮,套弄得我好不舒服。這女人的奶子松垮垮的,捏著一點都不舒服,雖然口技娴熟,總是感覺不爽。
“阿姨,轉過來吧!”
阿姨已經乖乖脫下褲子,轉過身來,撅著屁股,把陰道展現在我面前。我伸出手指捅進去,已有些濕潤,不過不出所料也是松松垮垮的。所幸是送上門來的,也不要駁了老曹的好意。我抱著阿姨肥大的屁股,往後一抽,陽具輕輕松松頂進她的屄裏,又一拍屁股,阿姨乖巧地自己動起來。松弛的陰道套弄著我的陽具,漸漸提不起我的性趣來,我於是挑逗她道:“阿姨,你工作不積極啊!夾緊點啊!”
阿姨努力夾緊了幾下,還是那個樣,她隻好陪著笑道:“胡律師,你們年輕人太生猛,咱吃不消啊,還是幫你吸出來吧!”
“那咱們換個玩法!”我拉開抽屜,裏面散放著幾個避孕套,有時候想在辦公室幹趙旭芳,就準備了幾個,沒想到能用得上。我抽出陽具,戴上避孕套,用手指摳弄著阿姨的肛門,阿姨好像意識到什麽,有些害怕地說:“胡律師,那個咱沒玩過啊!”
“那正好幫你開苞啦!”
我吐了口吐沫抹在她肛門處,一用勁,陽具逐漸塞進窄小的肛門,開始暴風驟雨般抽插起來。那阿姨大氣也不敢喘地低聲呻吟著,直腸的蠕動一波波包裹著我的分身,溫潤如小嘴一般。我雙手揉搓著她松弛且有褶皺的屁股,享受著這送上門來的服務,一邊淫聲蕩語地問道:“阿姨,你這個屁眼挺騷啊?老曹沒用過?”
“沒……曹總……哦……那個沒用……啊……輕點……哎喲……啊……”
“看你這麽騷,你老公呢?”
“哦……啊……那死鬼下崗後就……去南方……啊……啊……好幾年沒……哦……啊……音訊……”
“那你咋活的?就給人幫幫工?”
“有時候……唔……哦……在街上……啊……啊……”
阿姨感到我的陽具要爆發,一抽身扒了出來,轉身幫我拿下套子,用小嘴一下子包裹住我的陽具,緊緊含到底部,任我在她的喉嚨裏噴發出來……
她熟練地幫我擦拭幹淨,又不忘含一口溫水幫我來了個事後口,將陽具內殘存的精液擠壓幹淨,這才收拾衣服站起來回答我道:“有時也接接這種活,我一個女人家,還要養孩子,沒辦法啊……”
我頓時有些內疚,畢竟自己是仗著地位上的優勢在玩弄她,然而可憐並不能拯救這個女人——其實留人的名單差不多定下來了,這個阿姨顯然不會留用。我轉念一想,突然想到了一個人——胡慶魁。
這人算是我的親戚,上次在老家鄉下見過,隻聽說他在縣城接了大生意,沒想到恰恰就是李德生的工程。縣城圈子小,轉轉身都是認識的人,他倒也不奇怪,人前人後都喊我哥。他的工程隊跟著就要拆遷、蓋房子,上次抱怨說公司也沒給他們找個做飯收拾的,害得他們多花錢還過得不舒服。
心下盤算著,我打了慶魁的電話,跟他說公司那邊可以要個人來打打雜,反正我記得賬上工資預算還是有多的,無非就是他樂不樂意。我有意無意透露有這麽個阿姨,還特意提了“照顧照顧”,他心領神會,估計樂呵呵地就跟公司提要求了。
果然不幾天,公司就把這個阿姨調去工地幹活了,阿姨對我和老曹自然千恩萬謝,我想她這一去怕是要賣力“幹活”了,希望工地上的兄弟們手頭闊綽些,能讓她有點外塊錢好掙。
這算是個意外的插曲,大方向上,事情還是蠻順利的。這幾日,我頻繁應付楊秀梅、趙旭芳,甚至久未露面的盧秀玲和她母親馮佳,也聯系上了,自然要來一次母女大戰。
我覺得我就要離開肉街了,離開這段荒唐的生活,可是沒想到,肉街卻以另一種詭異的方式讓我深陷其中……
這一日,我在收尾最後的文件了,突然門外進來兩個人,客客氣氣地對我說:“胡律師嗎?我們來找你了解一些情況啊。”
我有些愣了,招呼他們坐下,其中一個看上去年紀大些的人說:“我們是市紀委的,有人反映這次拆遷有些情況,我們來了解一下。”
我心裏有些嘀咕,李德生不是能量很大嗎?怎麽到頭來攤上這樣的事情呢?雖然有些惴惴不安,但我一不是公職人員,二沒有幹過什麽違法的事情,心想應該沒什麽大礙,於是答應著配合他們問下去。
年紀輕點的人掏出自己的工作證,開始做起了筆錄:“請問你認不認識郭愛華?”
“認識……”我隱隱感覺到不妙,但還是強作鎮定:“她是我老同學,這次拆遷在她的轄區,有些工作上的往來。”
“哦,好的。”
年紀大一些的開始問道:“你跟郭愛華有沒有過工作以外的來往?”
“這個嘛,同學敘舊,吃過幾次飯,都是小飯店,不是公務的。”
“嗯,你們李總認不認識郭愛華?”
“我見過他們在一個會場討論過拆遷問題,私交不太清楚。”
“好的,”年輕的已經合上記錄本:“郭愛華同志現在正在接受組織調查,請你將你知道的情況如實反映一下吧!”
他的語氣突然強硬起來,我絲毫沒有準備,頓了頓回答道:“這個,我不是很清楚,工作和私交上,我都沒和她做過有違法律的事情。”
“好吧,那我們就問到這邊吧。”年紀大的站起身來,和我握手道:“感謝你的合作,最近希望你不要離開縣城,我們可能還需要你的幫助。如果確實有事離開,我們也可以報請當地的紀檢部門配合我們工作。”
最後一句話說得很硬,顯然是暗示我暫時不能離開這裏了。
我的頭腦有些發蒙,到底有什麽樣的事情攤到我身上了呢?

18、
接下來的幾天,我如坐針氈,想聯系郭愛華家裏,可她家裏沒人,據鄰居說,郭愛華幾天沒回家,她老公就帶著孩子匆匆走了,也沒有再回過家。
我又跟老曹打聽,李德生似乎也失蹤了幾天,大家諱莫如深,隻是盲目地在辦公室打發時間。
既然沒消息,我索性就放寬心幫著海子和梅姨收拾店鋪打算搬家,他們買好了鄰街的門面房,那條街生意好點,希望梅姨以後不要再從事皮肉生意了。
由於心中比較忐忑,我暫時沒心情和梅姨做愛,除了幫他們的忙,也就是在肉街正在拆除的殘垣斷壁中走走,希望可以化解一下郁悶。
這天,正走在街上,前面胡慶魁走過來跟我打招呼,我客氣地應了一聲,胡慶魁忽然神秘地靠過來問我:“老哥,你想不想去個找樂子的地方?”
“兄弟,謝謝好意了,老哥這兩天沒心情。”
“唉,別這麽說,老哥你給我們介紹了那個娘們來照顧,咱吃喝拉撒睡都有著落了,正要謝謝你呢!”
說著,胡慶魁不由分說把我拽到肉街的一條胡同裏,我仔細端詳,好像是上次和海子來過的遊戲機室。
“這地方……不是要拆了嗎?”
我記得做過這個地方的文件,確實是要拆遷的。胡慶魁湊過來悄悄說道:“你不知道,這個地方原來是派出所罩著的,有大哥在這邊做生意,本來說拆遷,但最後拆,留著再給大哥賺點錢。最近,這邊派出所所長犯事了,這邊大哥也跑路了,看店的老頭索性收了我們一點錢,把這個地方的娘們都丟給我們了!”
我有些驚訝,胡慶魁看來也知道郭愛華出事了,於是問道:“慶魁,你打算怎麽處置這些女的,可別幹違法的事情啊!”
“噓!”胡慶魁連忙示意我別大聲:“這些女的都是欠了錢、犯了事的,沒人會來找她們,我打算嘛,先和兄弟們過過瘾,等開拆之前把她們送到山裏去,便宜賣給娶不上媳婦的。”
說著,他拉著我進了已經拆掉門頭的房子,那個裏面裝女人的遊戲機還在那邊,隻是裏面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胡慶魁拽著我進後屋,果然還是原來那個樣子,七八個女人橫七豎八地或躺或坐,但由於天氣不冷了,基本都是全裸著的。胡慶魁隨手拉起一個來,拉開拉鏈就把屌伸出來,那女人傻笑著將屌含著,開始吞吐起來。另一個女人爬過來,抱著我的下身,不斷蹭著我的胯下,我推開她,她還是笑嘻嘻地貼過來,用乳房蹭著我的身體。
“大哥,來都來了,搞一個吧!”胡慶魁看我猶豫,說道:“我都找大夫看過了,除了腦子有毛病,這些女人也就是有點婦科病,髒病一個都沒有!”
即便這麽說,我也不敢在這邊多逗留,畢竟這個地方是是非之地,我推開那個女的,勸胡慶魁道:“慶魁啊,你悠著點,別到時候弄出事情來。”
說完,我匆匆離開,沒再理胡慶魁。
過不兩天,得到消息說李德生出現了,召集公司高層去酒店開會,大家好似松了口氣,感覺可能事情過了,都打起精神來看看李總有什麽消息給大家。
我跟老曹他們一起到了酒店,見了李總忙跟他打招呼,看他的樣子精神煥發,應該不像有什麽事情,他也熱情地招呼我們坐下,這才跟我們說起來。
原來,這次拆遷李德生確實動用了很大的力量,畢竟省不少錢,後期部委的項目要在縣裏落地,幾級領導都視他爲財神爺,幾乎有求必應。可是,到底是砸了有些人的飯碗,胡慶魁提到的本縣一位大哥就是,指著肉街的幾個場子生錢,這回拆遷本打算撈些好處的,可是李德生用了硬手,市裏組織了專案組來掃蕩,因此也出現了當時梅姨被抓的事情。
這大哥也頗有些能量,到處運動,想搞李德生,可是他也就是本地地頭,李德生從省裏就找了人定了調子,結果不僅這位大哥被逼得跑路,順帶連郭愛華也被抓起來。
李德生早就看郭愛華不順眼,因爲要她辦事所以遷就著,這次拆遷完了正好借這個時機整她,李德生說市紀委已經宣布,郭愛華收受賄賂爲當地黑社會做保護傘,被雙開,現在等候下一步處理。
我聽到這邊暗暗一驚,沒想到李德生有這麽大的能量,那我這個幫他和郭愛華穿針引線的,會不會被殃及呢?
李德生像是知道我的心思,安慰我說:“胡律師,她郭愛華是郭愛華,你們雖然是同學,但你一直是爲我們兩個公司辦事的,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
說著,大家都稱贊李總有能力、氣度大,李德生照例招呼大家會後一起喝酒,一片歡天喜地的氣氛。其實,項目結束了,大家都在期待李德生許諾的獎金,要知道這個可是大頭,除了跟著李德生有股份的幾個不在乎,像老曹這種都是很在意的。
果然,李德生沒讓大家失望,席間杯盞交錯,李德生挨個給大家塞了紅包,敬了酒回頭拆開看的個個都很開心。輪到我的時候,李德生塞了個紅包給我,打著酒嗝低聲對我耳語:“胡律師啊,這段時間辛苦了,等會還有好節目哦!”
我會事地點點頭,拆開來看,乖乖,這個紅包抵得上我現在半年薪水了,難怪這群人無所不用其極地幫李德生幹活,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酒席堪堪要結束了,李德生叫上幾個心腹,又喊上我,我知道,這是他要搞餘興節目。話說,在搭線的時候他招待我參加過這種性愛趴以後,一直都會喊我參加這種節目,不過我倒也是欣然同意的。
果然,到了浴室,我們一群男人脫得光光的在裏面泡池子,外面走進來一個女人。
“今天換個調調,給大家來點新鮮的!”李德生淫笑著喊道:“郭所長,你怎麽到這來幹活啦?”
我頭腦一下子清醒起來:原來剛才李德生所說的“好節目”就是指這個啊!
郭愛華上身穿著夏季穿的短袖警服,裏面明顯沒穿內衣;下身穿著超短裙,還套著一雙靴子,看來李德生這是讓她搞制服誘惑的套路。由於水汽大看不清郭愛華臉上的表情,但我想一定是很尴尬吧?
果然,郭愛華帶著哭腔說道:“李總,我錯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放過我這次吧!”
李德生哼了一聲道:“郭所長當初可是很不待見我李某人啊,可我也沒怎麽著你啊?這不,郭所長現在犯了事了,我還讓酒店把你找來,就是爲了給你份差事,賺點錢,別下半輩子沒了活路啊!”
一衆人等都附和著李德生淫笑起來,郭愛華慢慢踱過來賠笑道:“您這是……啊……”
話沒說完,一隻手已經捏在她的左乳上,看來手勁不小,郭愛華條件反射地想避開,無奈李德生攥著她的乳頭道:“這點誠意都沒有啊?那我還怎麽幫你呢?”
郭愛華趕緊俯下身來,那隻手松開乳頭隔著衣服在她上身遊移著,一邊品評道:“郭所長平時不怎麽鍛煉啊,這肚子上贅肉太多了!”
旁邊人哄笑著,有人伸手去摸郭愛華的裙子底下,想來也是沒穿內衣的,果然那人叫道:“這警察不穿內褲啊!是想勾引我嗎犯錯誤嗎?哈哈哈!”
李德生這時說:“看來郭所長是進去時間長了想男人了是吧?”
郭愛華這時已經完全沒了尊嚴,低聲回答道:“是……是的……”
“那我們可要好好幫幫郭所長啊!”李德生這時從池子裏站起來,雙手捧著郭愛華的下巴說道:“來來來,郭所長在裏面久了,我先來把她上面這張嘴喂飽了!”
說著,按著她的頭往下,郭愛華順從地地頭開始含著李德生的屌,賣力地吸起來。李德生又招呼大家道:“別客氣,大家都來幫幫郭所長!畢竟我一個人力量有限嘛!”
一堆色鬼們紛紛從池子裏面出來,雖說郭愛華長相身材都一般,但沖著她當過派出所所長這個事,男人們都想來搞她一下,畢竟男人有征服權力的欲望,郭愛華這個公權的象征被李德生打倒了,男人們是不介意在這方面意淫一下自己有多強的。
一根雞巴沒費多大事插進郭愛華的陰道裏,插的人一邊插一邊說:“郭所長這邊太松了!是不是日理萬雞啊!”
其他男人跟著起哄,有人說是不是你的屌太小,滿足不了郭所長啊?另一個人伸手狠狠捏了一下郭愛華的乳房道,奶子還算大,就是也太松。
這時李德生讓開位置,拉我過來頂著,對郭愛華說道:“這是你老同學胡律師,你可要好好服侍哦!”
我明顯感覺郭愛華的嘴遲疑了一下,接著還是賣力地吸起來,後面那個操逼的狠狠拍一下屁股道:“太松了!夾緊!”
郭愛華吃痛,兩隻手已經被各捏著一邊乳房的兩人抓過去打飛機,那個操逼的看來感覺到郭愛華有點反應了,滿意地哼了兩聲,脖頸抽動了幾下,顯然是射在裏面了。承受著體內射精的刺激,郭愛華突然主動給我來了個深喉,看來她的口活是練過的,不斷吞咽造成的緊逼感從龜頭前端傳輸到全身,我的尾椎骨一麻,一股熱流湧出,在郭愛華的喉嚨深處發射了。
郭愛華被嗆的直咳嗽,正在幹她的那人顯然不高興,郭愛華松弛的陰道加上前一個人的精液,估計他搞得索然無趣,他狠狠扇了郭愛華幾下屁股,郭愛華剛想痛哼,被接替我的人用陽具堵住了嘴,隻有輕微的嗚咽聲。
“我說郭所長是缺乏鍛煉吧?”李德生挺著個大屌在那邊打趣:“這樣吧,我們幫郭所長鍛煉一下,每人插個二十下就行,不用放出來,等會再安排其他項目!”
其他人聽了馬上嚷嚷著排隊,倒也挺守秩序,一個個數著數在郭愛華陰道裏抽插二十下,笑嘻嘻就站在一邊,等著李德生的安排。
等大家插完,李德生笑嘻嘻走過去,把跪著的郭愛華的頭按住給自己口交,一邊安排底下的節目:“郭所長這個缺乏鍛煉啊,屄口都松了,大家看看她身上還有什麽好用的?”
“奶子也松!”
“口活還行!”
“李總,咱們通通他的後門怎樣?”
“我剛才摳過,也不緊!”
一群人嘻嘻哈哈地損著郭愛華,她的臉埋在李德生的胯間,看不見表情,不知道現在是否又羞又悲。
“郭所長以前管的街上都是婊子,她現在自己也做了婊子,我覺得我們這個,沒嫖爽,要不要給錢啊?”李德生戲谑地問大家。
“不給錢!”男人們笑著起哄。
“那要是不給錢,又給人家幹,這個叫什麽?我想想啊……”李德生頓了頓道:“叫破鞋吧!郭所長想搞破鞋,大家又不願意,那就給大家表演個節目吧!”
說罷,李德生站起身來,示意郭愛華過去拿了一堆洗浴用品,他拿過肥皂來,淫笑著說:“咱們來給郭所長鍛煉一下,看看她的屄還能不能夾緊!”接著就把肥皂塞進郭愛華的陰道裏,一拍郭愛華的屁股說:“來,走起來!肥皂不能掉!”
雖說郭愛華的陰道確實有些松弛,但也還不至於肥皂都夾不住,塞進去明顯有些吃痛。她隻能扭捏地走著,上身的衣服早被人拉開扣子,兩隻奶子跟著身體的姿勢垂著,下身的超短裙被拉起來,下身還稀稀拉拉滴著精液,看來陰道夾著個肥皂很讓她難受。
堪堪走了個來回,又到了李德生跟前,李德生一把從陰道裏掏出肥皂道:“郭所長,鍛煉得怎麽樣了?”
“謝……謝謝李總……求李總放過我吧!”
這已經不是當時那個幹練霸氣的派出所所長郭愛華,隻有一個受盡淩辱的女人。李德生顯然不滿足於此,他招呼兩人架住郭愛華,來到淋浴器旁,讓人把花灑去掉,在水管口塗了點肥皂,一下插進郭愛華的肛門裏,郭愛華一聲慘呼,他打開了水龍頭,大家看著郭愛華的小腹鼓了起來,李德生一拔管子,“噗”的一聲,郭愛華的肛門裏,穢物隨著水流噴了出來,衆人都捂著鼻子說臭。
李德生笑道:“郭所長平日裏好的吃多了,這肚子上贅肉多,我們給她清清腸子!”
接著,等郭愛華的肛門不再有東西流出,他又把水管插了進去,如是幾次,算是給郭愛華灌腸結束。
兩人把奄奄一息的郭愛華放倒在地上,李德生使了個眼色,旁邊一個人心領神會,舉著陽具刺入郭愛華的後庭,開始抽插起來,李德生說還是老規矩二十下,包括我在內的大家都排著隊跟郭愛華肛交二十下。
等大夥輪完一圈,李德生蹲下來看著郭愛華道:“郭所長,今天辛苦大家給你健身了,你要怎麽說呢?”
“謝……謝謝……”
“謝什麽?”
“謝謝……大家操我……”郭愛華帶著哭腔說出來。
“操你哪邊了?”
“操我……騷逼……還有屁眼……多謝大家了……”
“嗯,那我回頭給你安排個好去處,你去不去?”
“去、去、去,我一定去。”這時郭愛華有點回過神來,趕忙求李德生:“李總,求你幫幫我,放過我吧,我不想去蹲監獄啊,還有我老公孩子……”
李德生用兩個手指揉搓著她的乳頭道:“郭所長今天態度好,那我就幫你一把。我打個招呼,上面也就開了你,不再追究其他了,你老公孩子不是躲出去了嗎?你就跟他們講,以後換個地方定居,你那點積蓄也夠他們過日子了,你就好好……”
這時外面走來一個壯漢,我一愣,居然是胡慶魁,他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徑直走向李德生。李德生吩咐他:“這個女的自願當婊子,這現在街都拆了,就放你那邊,隨你用隨你賣都行,但就是不要搞到山裏去!”
“好的,李總!”
後來我才知道,胡慶魁由於工程搭上了李德生這條線,李德生趕跑了這邊的大哥,工程自然自己是不會看著的,要找個本地人,看中胡慶魁頭腦簡單隻認錢,有意讓他在這邊看著。
就這樣,原本是地頭一霸的郭愛華現在淪落爲胡慶魁手下的妓女,相信那些平日裏受她管的、孝敬過她的男人們不會就這樣放過她吧?我不禁爲她的未來而擔憂。
而我也漸漸爲自己的未來擔憂起來:這個李德生看樣子比我想象的要可怕的多,我恐怕攤上了大麻煩……






















0.016880035400391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