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請使用轉址到網站新介面模板瀏覽, 3600 秒后,
会转跳到 ==> https://18av.mm-cg.com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羔羊教師楊曉蓉-美肉改造 01-07 (3/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七)

  絲襪的丟失,讓楊曉蓉陷入了恐懼中。學校中,女生女教師丟失內衣絲襪,
本不是稀奇的事情,幾乎每個學校的女生宿舍,都是戀物癖人士流連的場所,即
使自己的絲襪都丟過好幾次了。可是自己的肉色連褲絲襪在自己的房間裡,被人
就這麼大模大樣地取走了。這門鎖真的形同虛設了!

  楊曉蓉恐懼地看著自己的房間四周,教師的宿舍房間也不大,只是一個房間,
床和書桌都在一起,獨立的一個衛生間,就這麼一個狹小的空間,也沒有了安全
感。楊曉蓉的聯想能力又不由自主的發揮起來,她幻想著一個陌生的神秘男人,
就這麼打開了自己的宿舍房間門,像回家一樣,在自己的房間裡私下瀏覽,然後
看中了自己放在洗衣籃裡的肉色連褲絲襪,像取走自己的東西一樣,將肉色連褲
絲襪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楊曉蓉努力甩甩頭,想把自己腦子裡的畫面清空,自己的想像力實在是太豐
富了,自己嚇自己可不好玩。她接著又反鎖了門,看著宿舍臥室的牆壁,心中莫
名的恐慌,總覺得隨時會進來一個人取走自己的絲襪一般。

  楊曉蓉突然感到很孤獨,如果老公方偉在的話,還有可以說話的人。可是自
己丟了褲襪,跟老公說,也太丟人了。能和自己聊私密話題的,也只有馬曉玲了。
楊曉蓉突然想到了馬曉玲,這個自己在學校裡算得上最貼心的密友。

  楊曉蓉打開手機撥了號碼才開始後悔,都晚上了,這麼打擾她,是不是不太
合適。畢竟江楠可能和老婆在一起呢!

  掛斷也來不及了,電話中出現了馬曉玲的聲音:「曉蓉,晚上了,有什麼事
嗎?」

  楊曉蓉只得回答:「曉玲,你有空嗎,我想給你說點事。」

  「我在辦公室準備學校的藥品採購清單,現在沒什麼事了,你說吧。」

  「你辦公室裡沒有其他人吧!」

  「沒有啊,就說吧。」馬曉玲隱隱感覺,楊曉蓉要說些不尋常的事情,就放
下了手裡的工作,等著楊曉蓉把事情說出來。

  「今天,我的絲襪又丟了。這次不太一樣……」

  聽完楊曉蓉敘述的丟絲襪的過程,馬曉玲心裡暗暗埋怨江楠。這個色鬼,為
了楊曉蓉居然一點利害都不在乎,直接跑人家臥室拿絲襪,萬一被發現,可不是
鬧著玩的!

  「那樣吧,今晚你到我房間,咱倆一起過夜吧。明天讓江楠給你換把鎖,這
你就安心了吧!」馬曉玲也暗暗緊張,楊曉蓉萬一發現是江楠干的,那該如何是
好。

  楊曉蓉不禁暗暗感激馬曉玲,真是姐妹倆心有靈犀,自己其實就想提出來去
曉玲那裡過夜的。現在感覺自己的門鎖不保險,楊曉蓉還真是不敢一個人睡覺了。

  楊曉蓉趕忙同意了馬曉玲的建議。這反而讓馬曉玲心裡的石頭放下了:先和
自己說絲襪被人偷了,說明沒懷疑江楠,否則怎麼能和自己說這事呢。接著自己
提議讓江楠第二天幫忙換門鎖,既然曉蓉也同意,說明她也沒想到是江楠干的。

  這才算舒了一口氣,馬曉玲也不繼續加班了,收拾下東西就離開了辦公室。
經過高三年級組時,看到辦公室亮著燈,往裡一看,是江楠一個人在加班。馬曉
玲來到江楠旁邊,一拍他肩膀,埋怨道:「你膽子也太大了,怎麼都跑人屋裡了!」

  江楠臉微微一紅,看著自己的妻子,卻是一臉壞笑地把馬曉玲摟到身邊。馬
曉玲上身是黑色的小外套裡面穿著白色的緊身毛衣,腿上穿著粉色的緊身小腳褲,
腳上穿著黑色高跟鞋,可以看到腳上是黑色的絲襪。江楠摸著自己妻子被修身緊
身褲提起來的美臀,壞笑道:「怎麼了,曉玲吃醋了?」

  馬曉玲故作生氣的樣子,卻緊緊靠著坐在座位上的江楠:「吃醋?等你被抓
了,拘留時我可不給你送飯,讓你連醋都吃不到。你也真是,膽子那麼大,原來
曉蓉掛在外面的絲襪,你偷就偷了,現在居然跑她臥室裡偷絲襪。前者可以說是
戀物癖,後者可以入室盜竊!」

  江楠也感到有些愧疚,只能討好妻子:「好了,曉玲,我知道錯了。我也是
忍不住嘛,沒想到曉蓉性慾那麼旺盛,被我QQ上撩撥幾下,就真是脫了內褲,
真空穿褲襪了。我也是好奇曉蓉那性器的味道,才把她絲襪弄來了。你聞聞看?」

  江楠一隻手繼續肆無忌憚地撫摸著妻子的美臀和大腿,一隻手卻打開抽屜,
把偷來的肉色連褲絲襪拿了出來。

  「討厭,偷了我好友的褲襪,居然還拿給我看。你拿我當什麼人了!」馬曉
玲雖然裝作生氣,卻把肉色連褲絲襪拿到了自己的手裡,熟練地把絲襪襪筒套在
自己的手上,知道手掌能撐開褲襪的襠部。

  「大學時你和曉蓉都是屬於冷美人的,一副遙不可及的樣子。不過我很快就
發現你是外冷內熱,要不我這流氓也采不到你這鳳仙花。可是曉蓉一直都是冷冰
冰的,保守的很,可沒想到,居然那麼淫蕩啊。撩撥幾句,居然穿著絲襪自慰了。
還是在辦公室。太刺激人了!」

  馬曉玲看了看手中的褲襪,說道:「襠部都硬了,是淫水乾了痕跡,曉蓉怎
麼回事,那麼多水,真是飢渴極了。你這傢夥也是,聽你的口氣,你現在後悔了?
後悔當初選了我,沒選曉蓉?」

  江楠這時卻是很認真地說:「這是什麼話。怎麼會後悔呢,從我選了你做老
婆,我就沒有後悔過,我對天發誓!」

  聽到江楠這麼說,馬曉玲也感動了:「真的嗎,老公。你一直都沒有後悔?」

  江楠立馬換做一臉的奸笑:「當然不後悔了,玩你可比玩曉蓉過癮的多。她
恐怕沒有你那麼多的花樣來搞嘛!」

  「去你的,壞男人。找我就是為了滿足你的禽獸慾望,小心我把你咔嚓了。
呵呵呵,對了,今晚你就拿著曉蓉的連褲襪打手槍吧,曉蓉被你嚇得一個人不敢
睡,只能跟我睡了!」

  「什麼,太不像話了,哪有這樣的,自己害怕,就搶走別人的老婆,剝奪我
插自己老婆的權力。」江楠一副氣憤的表情。

  看到江楠這滑稽的表情,馬曉玲笑得花枝亂顫:「這還不是你的流氓行為惹
得,自己種下的苦果自己吃,拿著你的女神的絲襪好好反省吧。」

  一番打情罵俏後,馬曉玲喊著楊曉蓉回到自己的房間。兩人的房間大小都一
樣,佈局也差不多,只不過馬曉玲的床,比楊曉蓉的床大了足足一倍,是雙人床。

  楊曉蓉自己的臥室因為是單人床,就還放了一個沙發,平時可以坐沙發上。
馬曉玲的是雙人床,沒了放沙發的空間,曉蓉一看,除了床沒有其他可以躺的地
方了,就說道:「江楠那邊有沒有行軍床,我去找個行軍床簡單睡一宿吧。」

  和楊曉蓉的高貴冷豔不同,馬曉玲笑起來風情嫵媚:「怎麼,這雙人床還睡
不下咱們倆。和女人睡一起你還怕什麼,怕我吃你豆腐?」

  馬曉玲一邊說,還故意走近楊曉蓉摸摸她的美臀。嚇得楊曉蓉往後躲:「你
這瘋丫頭,我哪是哪個意思,我是覺得和你擠在一起,給你添麻煩。」

  馬曉玲故意裝作生氣的樣子:「去你的,你我那麼好的姐妹,我會怕麻煩,
就不喊你過來了。你要是不肯睡床上,那我去你屋睡,好了吧,萬一半夜進來個
流氓對我幹什麼,你幫我去跟江楠解釋!」

  楊曉蓉還好說什麼,換了睡裙,和馬曉玲一起躺在了穿上。兩人關係好的很,
就連睡裙都是一起買的,楊曉蓉選了黑色的短袖睡裙,而馬曉玲買的是粉色。為
了保持美腿,兩人還都穿著緊身美體的踩腳褲,都是上次一起網購的打底褲,今
晚兩人穿的都是黑色踩腳打底褲襪。

  「怎麼,你也天天穿著美體的緊身褲襪睡覺?」楊曉蓉問道。

  「是啊,和你不能比,你是怎麼吃都不胖,可我多喝一口水,這肉就出來了,
尤其是腿上,不注意就會長肉。」馬曉玲和楊曉蓉湊近後,說道。

  楊曉蓉摸了摸馬曉玲黑色踩腳褲襪包裹的美腿,說:「你這也不胖啊,還沒
我腿上的肉多呢!」

  「是嗎,我摸摸看,不對,你只摸大腿,咱倆大腿是差不多,可是你捏捏我
的小腿,我小腿肉可比你多,小腿一粗可就麻煩你,成了日本女人的蘿蔔腿,難
看死了。」馬曉玲摸摸楊曉蓉的大腿,又捏捏她的小腿肚子,說道。

  楊曉蓉小腿肚子一被捏,笑罵道:「你那麼用力幹嗎,捏得我小腿酸酸的。
你可真行,腿上長點肉就擔驚受怕,難不成你家江楠就為腿上這點肉,休了你不
成?」

  「切,你以為江楠多好。他就說過,娶我就是看上我的美腿了,告訴你個秘
密,他最愛的就是我穿絲襪的美腿。每次和我在一起,我不提,他都會摸我的美
腿,尤其是讓我穿上絲襪來摸,長了幾兩肉,都能查出來。」

  「男人怎麼都這樣,盯著女人的腿不放。記得那偷我絲襪的變態麼,就是老
惦記我的腿,想到自己的絲襪被那男人偷走,我不但生氣,我的腿肚子都發酸。」

  楊曉蓉若有所思的說話,讓馬曉玲聽了笑得花枝亂顫:「曉蓉,你啊你,那
還不是你的美腿太迷人了。說實話,江楠就開過玩笑,若不是方偉先娶了你,他
肯定要追你的。我問原因,他就說,咱們倆相比較,你的腿更美,你說氣人不氣
人!」

  楊曉蓉一聽就不好意思了:「這江楠也是,怎麼能說這話,我還當他是好朋
友呢,怎麼能這麼對你。再說,你可比我漂亮多了!」

  「得了吧,不要高擡我了,大學時咱倆走一塊,那次不是你的回頭率高過我。
我認命了,有你在,我只能做第二美人兒了。江楠也就是嘴上花花了,有我在,
他能對別的女人有想法?就是給我開開玩笑了。不過說實話,你的腿,我研究過,
確實比我性感。別說男人了,連我有時候都對你著迷。」馬曉玲說著,竟在床上
靠近了楊曉蓉,手還不自覺地在她的大腿上來回撫摸。

  「你瞧你,說著說著就投入了。摸得我大腿癢癢的!」楊曉蓉沒辦法,就往
後縮。雙人床側面是靠著牆放的,楊曉蓉正好又睡在床的內側,往後縮已經靠到
牆了,可是馬曉玲也往裡動了動,兩人幾乎要摟在一起,楊曉蓉退無可退了。

  「我說的可是真的,跟你做了好幾年的朋友,無論從模樣還是身材,我都輸
給你了,真是,你這麼漂亮的女人,我看著都動心。」馬曉玲很入神地說著,她
側身躺著注視著楊曉蓉,左手還搭在了楊曉蓉的腰上。

  馬曉玲那複雜的眼神讓楊曉蓉看得心裡直發毛,想後退可是已經靠著牆了,
楊曉蓉只能小心地拿開馬曉玲的手,羞紅了臉說道:「曉玲,你瘋了,對著個女
人說的話比韓劇還酸。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馬曉玲也怕嚇著楊曉蓉了,就鬆開了手,可是自己的身體沒有讓開,還是緊
挨著楊曉蓉,笑著說:「我的楊大美女啊,這麼多年了,還裝什麼冷美人啊。都
是結過婚的人了,剛才那樣子像小姑娘一樣,學嬌羞啊!我跟你開玩笑呢,你就
不能配合我,你我在一起互相耍著玩又不是一次兩次了。」

  從大學就是死黨,兩個美女也算是無話不談,什麼過分瘋狂的事也都干的出
來的。楊曉蓉也就沒在意,學著馬曉玲的樣子,側過身躺著,把自己的手按到了
馬曉玲黑色踩腳褲襪包裹的大腿上:「你我都是結婚的人了,現在屬於少婦了,
怎麼還能那麼胡鬧呢。你我搞出感情了,那江楠怎麼辦?」

  「你不胡鬧,你手也在我大腿上了……江楠嘛,咱們搞對象,我也不算對不
起他啊……」

  「你摸過我,我還不得摸回來,不能讓你白吃我豆腐……」

  「去你的,你要摸,我手也要回來了……」馬曉玲也學著楊曉蓉,摸起了她
黑色踩腳褲襪包裹的大腿。

  楊曉蓉惡作劇般摸到了馬曉玲的美臀,兩個美女幾乎要摟到一起了,楊曉蓉
突然臉色一變,驚呼:「哎呀,你怎麼……怎麼裡面沒穿……」

  「什麼沒穿,你摸不出來啊,我踩腳褲不是穿著的嘛。」

  「內褲……我說……你怎麼不穿內褲……」楊曉蓉的手停留在了馬曉玲的美
臀上。

  楊曉蓉的手沒有收回來,馬曉玲的手也停留在了楊曉蓉穿著黑色踩腳褲襪的
大腿上。馬曉玲不以為然道:「誰說睡覺就一定要穿內褲了,我的打底褲不還是
穿著的嘛。」

  楊曉蓉表情複雜的說道:「不穿內褲,多不衛生啊!」

  「切,傻丫頭,我可是保健室的醫生,在衛生方面我可是專業的。不管是生
理衛生還是心理衛生。」

  「去你的,別胡謅了,說,怎麼不穿內褲了。」楊曉蓉故意在馬曉玲的屁股
上拍了一巴掌,讓她不要跑題。

  馬曉玲湊近了楊曉蓉,說道:「其實,這是我的一個小愛好。不穿內褲,直
接穿著褲襪,那感覺很奇妙。」

  楊曉蓉羞紅了臉,她想到了自己在白天做的荒唐事,居然在網上和那個偷自
己褲襪的小賊交流後,自己也脫了內褲,直接穿著褲襪。現在聽到馬曉玲這麼說,
自己也不由得回憶起只穿著褲襪時,裙底那清涼還帶有一絲羞恥的感覺,真的是
很奇妙。

  馬曉玲摸到了楊曉蓉的美臀,悄悄說:「你也把內褲脫了吧,只穿著踩腳褲,
舒服極了。怕什麼,這美體的踩腳打底褲比較厚,你看,這不透肉的打底褲,把
我下面擋得多嚴實,看不到裡面的。」

  順著馬曉玲的手指,楊曉蓉看到她的短睡裙下,黑色踩腳褲的襠部覆蓋住了
自己閨蜜的私處,看不到裡面的美景,卻可以看到她性器的輪廓,鼓鼓的一個小
包流露出無比的誘惑。

  楊曉蓉沒有立刻答應,可是她琢磨時,調皮的馬曉玲已經行動了,她順勢就
要落下楊曉蓉的踩腳褲。嚇得楊曉蓉感覺護住自己的裙底,馬曉玲故意不高興地
說道:「曉蓉,我可是把自己的秘密告訴你了,你就這麼不給面子,試一試嘛,
直接穿打底褲,真的很舒服的。你要是不脫,今晚你別想睡覺了,我就折騰你。」

  說著馬曉玲就要搔楊曉蓉的腋下。楊曉蓉從小身體就敏感,最怕別人咯吱自
己,趕緊求饒:「好,好,我答應你就是,你別碰我,癢,癢死了!」

  馬曉玲可不放過她,緊緊摟著楊曉蓉的小蠻腰,撓著她的腋下和腰間敏感帶,
癢得曉蓉呵呵直笑,扭動著身體只能趕緊求饒:「我脫內褲,我脫,好了麼,別
咯吱我了,好癢!」

  脫下自己的白色三角內褲,楊曉蓉直接穿上了黑色踩腳褲襪。褲襪襠部緊緊
包裹著下體,白天那種熟悉的束縛刺激感,又回來了!

  「晚上休息,還讓緊身的內褲束縛自己幹什麼,你看這樣直接穿著踩腳褲,
下面多舒服,還不影響修身保持體形。你摸摸看!」馬曉玲說著就拉著楊曉蓉的
手,伸進了自己的裙底。

  自己的陰唇緊緊貼著踩腳褲襪襠部,雙腿併攏後摩擦著大腿,陰蒂在大陰唇
分開後,接觸到緊緊包裹著的黑色褲襪襠部,每次動作都有輕輕地摩擦,一陣陣
快意刺激著自己的下體,楊曉蓉竟忍不住想要呻吟。馬曉玲這是拉著自己的身後,
伸進了裙底,楊曉蓉嚇了一跳。

  「臭丫頭,你想幹什麼,讓我摸你這裡?」曉蓉想把手抽開,可是來不及了,
自己的玉掌已經緊緊貼著馬曉玲的下體,隔著和自己同款式的黑色踩腳褲襪,可
以感覺到少婦性器的體溫,凸起的陰戶輪廓都能感覺出來。楊曉蓉捨不得鬆手了,
也沒有試圖抽開自己的手,就這麼按著馬曉玲的下體。

  畢竟是自己的閨蜜,動作大點,也不是太唐突,楊曉蓉內心努力勸著自己,
就這麼接觸到了自己最好密友的性器。馬曉玲也沒有停下來,自己也把手伸進了
楊曉蓉的裙底,相同的方式摸到了她的下體。隔著黑色踩腳褲襪,馬曉玲摩擦著
楊曉蓉嬌嫩的陰唇,還特意觸摸到她踩腳褲包裹下的陰蒂,裝作無意,卻是別有
用心地時不時觸摸到楊曉蓉最敏感的陰蒂。

  馬曉玲心中暗暗得意,她已經感覺到自己閨蜜的陰蒂充血後有了勃起的特徵
。凸起的性器,更讓馬曉玲性奮,不由得慢慢撫摸起來,引得楊曉蓉再控制不住
,嬌喘呻吟著:「曉玲,別,別這樣,你弄得我身體好……好難受……」

  馬曉玲笑著調侃:「去你的,你看你臉紅撲撲的,哪裡是難受,是很舒服吧!」

  被曉玲撩撥的下體酥酥麻麻的,楊曉蓉嬌喘著故作生氣道:「死丫頭,對女
人還那麼色。你敢摸我,那我就也摸你,看你怎麼辦!」

  楊曉蓉也學著馬曉玲的樣子,隔著踩腳褲襪撫摸起她的性器,弄得馬曉玲跟
自己一樣嬌喘呻吟起來。

  江楠沒有看到這一幕,兩個美豔的女人躺在一起,雙腿都糾纏在一起,互相
撫摸著對方的下體,嬌喘著,呻吟著,兩人的俏臉都流露出嬌豔的媚態!如果江
楠看到如此場景,只怕鼻血都要噴出來!

  楊曉蓉和馬曉玲互摸下體,彼此都被弄得身體灼熱起來,兩個美女的性慾被
挑逗起來,不自然地越貼越近,當馬曉玲空出來的手臂摟住楊曉蓉,嘴唇貼住楊
曉蓉的唇時,楊曉蓉已經迷離起來,竟也放棄了掙脫的機會,自顧自地繼續愛撫
著馬曉玲的下體,接受了馬曉玲的吻。

  楊曉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做愛了,老公去學習,自己獨守空房,何曾有機會
享受如此的濕吻。被馬曉玲親吻著,自己不由得伸長了舌頭,和馬曉玲的香舌糾
纏在一起,唇對唇緊緊貼著,兩人的嬌軀也扭到了一起。馬曉玲一手摸著楊曉蓉
的下體,一手摸著楊曉蓉的美臀,踩腳褲襪包裹下的性器和美臀,被馬曉玲就這
麼揉來捏去,引得楊曉蓉嬌軀連連顫抖。楊曉蓉撫摸著馬曉玲的軀體,自己的身
體被挑逗玩弄的慾火中燒,自己也不禁加大了力度,在馬曉玲的肉體上肆意愛撫
起來。

  楊曉蓉的慾火越來越旺,雖然被馬曉玲愛撫的很舒服,可是性器卻愈發的飢
渴起來,淫水止不住地流出來,自己的踩腳褲襠部濕了,馬曉玲的襠部也讓自己
摸的濕漉漉的。屁股扭來扭去,雖然性慾高漲,但也飢渴難耐。楊曉蓉忍不住只
有哀求道:「曉玲,別摸了,你弄得我好癢,好難受。」

  馬曉玲居然真的停了下來,讓楊曉蓉悵然若失。看著自己的閨蜜站起來離開
床,楊曉蓉側身躺著,自己的粉色睡裙已經被撩了起來,露出黑色踩腳褲包裹的
美臀和美腿,白嫩的雙足在踩腳吊帶勒住腳心後,白皙的玉足更加誘人。看著馬
曉玲,楊曉蓉的心情很複雜,自己和一個女人竟玩得那麼火辣,而且自己真的對
閨蜜動了心,難道自己真的有同性性愛的嗜好?楊曉蓉看著嬌豔的馬曉玲,自己
也糊塗了。

  馬曉玲拿過來的東西,讓楊曉蓉吃驚不已。這個美女竟拿來了一根兩頭都帶
龜頭的矽膠假陽具,這種假陽具中間是塑料連接處,伸出的白色電線連著帶有電
源的開關,連接處的兩端都伸出了幾十公分的矽膠假陽具,肉色仿真,和男人的
陽具極其相似。

  看著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的假陽具,吃驚過後竟是無比的激動,楊曉蓉羞紅
了臉,嬌笑著問:「曉玲,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女人嘛,寂寞時總要自己給自己找些好玩的玩具。這個假陽具名稱刺激極
了,叫雙頭龍,一看一頭一個假陽具,又粗又長!」馬曉玲,一邊說著一邊還搖
著陽具,仿真的陽具真的如同男人的肉棒一般挺拔地晃動,看的楊曉蓉呼吸都急
促起來。

  「就你,在江楠身邊還能寂寞,難道江楠有什麼問題?」

  「去你的,江楠的身體好的很,他那勁頭可大了,幾乎晚晚都和我幹那個。
你家方偉不知道怎麼樣,在這裡時能不能和你晚晚……」

  楊曉蓉趕忙打斷她:「去你的,死丫頭,小蕩婦,江楠怎麼樣,我可不想知
道,搞得我圖他什麼呢。你不寂寞,還買這種東西幹什麼,難道你的慾望那麼強
烈?」

  馬曉玲看著楊曉蓉,眼神卻流露出複雜的神情:「你呀你,我要是自己玩就
買簡單的了,這雙頭龍你看就知道,是兩個女人一起玩的嘛。要不是為了和你,
我能買這個?」

  楊曉蓉看著馬曉玲手中怒立著的雙頭龍,被挑逗起來的慾火已經刺激起對於
陽具的渴望:「什麼為了我,你想和我幹什麼?」

  「當然是和你一起用這個玩了?」

  馬曉玲說著,把自己的黑色踩腳褲拉到了大腿處,雙頭龍的一端插入了自己
露出的下體,伴隨著一陣滿足地呻吟,雙頭龍沒入馬曉玲的陰道,擠出一股股的
淫水,看的楊曉蓉目瞪口呆。雖然自己也瞭解過這些成人玩具,可是自己一直沒
有勇氣嘗試,看著馬曉玲一臉的滿足,楊曉蓉內心也不住地悸動起來!

  「來,這一頭是你的,快點插進去,很衛生的!」馬曉玲說著,露出來的那
一頭矽膠陽具正對著楊曉蓉,那龜頭似乎蛇眼一般盯著楊曉蓉,在等待楊曉蓉的
享用。

  楊曉蓉遲疑了一下,還是把踩腳褲襠部從腰間拉了下來,濃密的陰毛下就是
自己誘人的性器。馬曉玲熟練地將那一端的仿真龜頭頂住曉蓉的性器,楊曉蓉身
體不由得一陣緊張,自己的禁地自方偉以外,還沒有另一個陽具插入,雖然是假
陽具,可是在插入的這一刻,自己還是有點害怕,有種出軌的罪惡感,還伴隨而
來出軌的刺激感。不過楊曉蓉的擔心還沒來多久,仿真龜頭已經頂入了自己的小
穴。分泌了那麼多的愛液,假陽具哪裡會有太多的阻礙,就這麼滑溜溜地衝進了
自己的陰戶。

  嗯的一聲,楊曉蓉滿足的呻吟未完,陽具已經慢慢深入自己的陰道。粗壯的
假陽具雖然冷冰冰的,沒有真實感,卻也給自己的性慾帶來了極大的滿足!

  當雙頭龍的兩頭都插入了女人的陰道,馬曉玲和楊曉蓉再一次緊緊摟在一起。
楊曉蓉因為一種出軌的複雜感,害怕起來,不禁摟住了馬曉玲,在閨蜜的安慰下,
享受著陰道內充實的快感。

  「這個就是快關,只要我一打開,就會扭動起來,在咱們的陰道,一扭起來,
可是舒服的很!」馬曉玲說著,流露出無比的快意。

  知道自己陰道內的陽具會扭動起來,楊曉蓉又是一陣緊張,抱進了馬曉玲,
像受驚的小白兔一樣,身體也微微發抖起來。

  馬曉玲拍著楊曉蓉的粉背安慰著:「別怕,別緊張,很舒服的!」

  嗡嗡……

  一陣輕微的馬達聲響起。

  馬曉玲和楊曉蓉的身體同時扭動起來,兩人腿上還有退到大腿部位的黑色踩
腳褲襪,四條黑褲襪包裹的美腿再次糾纏在一起,更加的用力。雪白的屁股在床
上也是不住地扭動,兩個美女同時發出了快樂的呻吟聲!

  雙頭龍在電力推動下,一頭在楊曉蓉的陰道,一頭在馬曉玲的陰道內瘋狂地
扭動著,馬曉玲直接開到了最大檔,高速地扭動,讓兩個女人都幾乎發狂。下體
與下體盡力的貼住,同時感受到的快感侵襲著兩人的每一寸肌膚,黑色踩腳褲包
裹的美腿交叉糾纏,用力地試圖緊閉著,露出來的白嫩的玉足也不住地摩擦緊貼,
兩女的腳趾都幾乎交叉握住在一起了!

  一邊嬌喘,馬曉玲一邊呻吟著:「用力用力,摩擦假陽具會更舒服,動起來,
動起來,讓陽具抽插吧!」

  楊曉蓉雖然抗拒著,可是身體已經不由自主按照馬曉玲的指導開始了對於假
陽具的抽插:「不,不要,太粗了,摩擦有點痛!嗯……啊……」

  呻吟著,兩個女人的眼睛都迷離起來,連楊曉蓉也控制不住地扭動著屁股,
讓假陽具做起了抽插運動,一股股的淫水冒出來,帶著乳白色的氣泡,從兩個性
感少婦的下體,發出一陣陣咕嚕咕嘟的冒水聲音。

  嗯……啊……嗯……唔……

  兩個女人的身體纏在一起,睡裙都拉到了腰間,胸罩也扯了下來,雙腿更是
交叉在一起,嘴裡發出快樂的呻吟聲。

  當楊曉蓉醒來時,天已經亮了,馬曉玲正在梳妝。雙頭龍假陽具沒電後就這
麼插在她的陰道內,淫水乾涸後,陰唇四周黏黏的,睡裙上面鈕子解開,下襬也
拉了起來,乳房和下體都裸露著,踩腳褲被拉到大腿上,一副淫靡的嬌態!

  太羞恥了,居然一夜下面都插著假陽具,楊曉蓉羞紅了臉,自己慢慢抽出這
假陽具,還忍不住呻吟出來。

  「呵呵,已經醒了啊!」馬曉玲聽到曉蓉的呻吟,扭頭看著羞紅臉的女教師。

  楊曉蓉身體軟軟的,昨夜消耗是在太過度了,竟一時間爬不起來,只能側身
躺著,抽出假陽具,費力地提起自己的踩腳褲。沒想到,被淫水浸透襠部的踩腳
褲,幹了以後也是黏黏的,穿上後僅僅貼在自己的陰唇上。

  爬起來,楊曉蓉紅著臉穿上拖鞋:「曉玲,昨晚……那事別告訴其他人好嗎?
我這就回去了,還得準備上課呢!」

  臨走,馬曉玲卻深深地吻了一下曉蓉的小嘴,笑著說:「當然,這是咱倆的
秘密。以後,我們還一起玩好嗎?你真美!」

  馬曉玲說著還在楊曉蓉的翹臀上捏了一下,嚇得楊曉蓉一驚,嬌嗔道:「你
這女人啊,真是可怕,呵呵,我先走了,以後一起……再說吧……」

  楊曉蓉幾乎是狼狽地逃出馬曉玲的宿舍,回自己宿舍的路上,她的下體被踩
腳褲緊緊粘著,沒走一步,踩腳褲襪都要摩擦著自己的粉嫩性器,竟再一次分泌
起了淫水。快感在走路中就蔓延到自己的肉體全身,楊曉蓉心中一陣陣的激動,
馬曉玲給了自己無與倫比的快感,性滿足感讓她又有了性慾的渴望。

  清晨的微風充滿了涼意,可是少婦女教師楊曉蓉的身體內,彷彿燃起了一把
火……



















0.019547939300537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