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請使用轉址到網站新介面模板瀏覽, 3600 秒后,
会转跳到 ==> https://18av.mm-cg.com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灰姑娘遇見窮王子(1-10完) (2/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十章

  一下課就匆匆忙忙地趕赴打工的飲料吧,距離打卡的時間僅差一分鍾,周都
惠如釋重負地籲了一口氣。

  「嗚,真的好累喔。」

  昨晚滔滔走了之後她一直沒睡好,今天又緊接著八節課滿堂的疲勞轟炸,下
課之後還得來搖飲料賣笑……當她終于可以松口氣,躲到旁邊吃口涼掉的便當時,
已經是晚上人點鍾了。

  「小惠,外找。」吳曉紅走過來拍拍她的肩膀,有些懷疑地問:「我記得這
個男人好像是你之前的男朋友,你該不會背著滔滔還跟他有來往吧?」

  「怎麽可能!小紅姊,你不要亂說,我對滔滔可是很忠實的。」周郁惠回過
頭查看來者何人,這一瞥之下,她吃進嘴裏的飯差點氣到吐出來。「靠,原來是
這個家夥,我恨不得剝了他的皮!」

  周郁惠拉著吳曉紅壯膽,走到店門口去指著對方破口大罵。

  「文金才,你這個不要臉的家夥怎麽還有膽子來這裏找我?你不怕我去報警
嗎?」

  上回受到的驚嚇和侮辱,她一直沒有忘記,當時是因爲受到太大的驚嚇了,
沒有心恩也沒有力氣向警察詳述這群暴徒的惡行,要是再有下一次的話,她發誓
就算陪上自己的命,也會跟這群混蛋拼到底!

  文金才其實是來光顧飲料吧的,順便帶自己新交上的波霸美女來挫挫周郁惠
的威風。

  「你這個賤貨的眼光倒是挺高的嘛!原來你把我甩掉是因爲找到一個更有錢
的」潘仔「了!吱,真是個死愛錢的婊子!」

  聽他在放屁!自從眼滔滔正式交往之後,她早就已經痛改前非,將偏差的觀
念矯正回來,現在的她認爲愛情比金錢重要多了。

  不過,這隻該死的豬有什麽資格指責她?

  周都惠轉身到飲料調制台旁抓了一大把鹽,撒向文金才的頭臉,「滾吧,死
東西,不要再讓我看見你,」

  「哼,瘋婆子,你真以爲自己勾搭上的是正牌王子嗎?」文金才一邊清理自
己頭頂和衣服上的鹽巴,一邊不甘示弱地恥笑她,「那個家夥是庶出的,聽說他
媽媽是大老闆抛棄的情婦,看樣子他也沒機會繼承遺産,你這次是眼花釣錯人了!」

  完全搞不懂他在說什麽狗屁倒竈的事,周郁惠見他不肯走還一直狂吠亂叫的,
迅速又抓了兩大把鹽,準備統統撒到他身上。

  「還不快滾?!不然我就提桶開水燙死你這隻豬!」周郁惠氣唬唬地威脅,
直到文金才摟著女人走遠之後,才虛脫地坐口調制台旁的椅子上。「這個王八蛋,
沒頭沒腦地說些什麽啊………真是氣死人了。」

  便當吃到一半,被他這樣一同,她再也沒有食欲,因爲一看到文金才的臉,
她就想起之前發生過的恐怖事件。

  不顧吳曉紅怪異的目光,周郁惠緊緊地攀住她的手冒。「小紅姊,拜托,你
可以抱我一下嗎?我好怕……」

  現在的她好需要、好需要有人安慰,可是滔滔卻不在她的身邊……周郁惠的
眼眶盈滿了淚水,不停顫抖的雙手被吳曉紅緊緊地握住。

  「怎麽了?小惠,你爲什麽一直在發抖?」

  「剛剛那隻不要臉的豬,之前……他想要強暴我

  她將自己受到的恐怖待遇以及滔滔勇敢解救她的事迹告訴了吳曉紅,隻要一
回想起那天的情形,她就會害怕得全身發抖。

  「嗚……我好怕喔……可是滔滔不曉得跑到哪裏去了,打他的手機也一直沒
回應……」說到這兒,周都惠終于忍不住了,在眼眶中打轉的淚水,一顆顆地滑
落臉龐。

  她早上打過一次,中午打過一次,剛剛下課的時候又打了一次,滔滔都是關
機中。可惡……她現在很需要他的安慰耶,他居然跑得不見人影。平常就算是家
教時間,滔滔也不會關機,爲什麽偏偏就在她最需要滔滔的時候,卻怎麽都找不
到他的人呢?

  聽完事情的原委,吳曉紅坐到周郁惠身旁,伸出雙臂抱緊了她。

  「小惠,滔滔沒跟你說他去哪兒嗎?」

  「嗚……沒有……昨天晚上,他接到一通電話就急急忙忙地走了,不讓我跟
去,也不跟我說他要去哪兒……嗚嗚……」

  「所以,你是真的不知道啰?」吳曉紅輕拍她因爲哭泣而抖動得更厲害的背
脊,柔聲地問。

  「我應該知道什麽嗎?」周郁惠一頭霧水。

  「剛剛那個男人說的那些事啊,你都沒聽滔滔提起過嗎?」

  「什麽啊?小紅姊,你……你把我搞胡塗了,你到底在說什麽?跟剛剛那隻
豬又有什麽關系?」

  「唉,還是讓滔滔自己告訴你吧,這事我好像不太方便說。」

  吳曉紅抽出桌上的便宜餐巾紙,像幫滔滔代班似地擦去了周郁惠臉上的淚水。
「不要哭了,沒什麽好怕的,下次那個混蛋敢再來我們店裏的話,我一定在他的
飲料裏放五包辣椒粉。」

  「嗯。」周郁惠眨了眨哭腫的眼皮,害怕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

  誰教滔滔不在她的身邊,她就算再怎麽想撒嬌,總不能對著小紅姊來吧?

  「小紅姊,你剛剛指的到底是什麽啊?」停止哭泣之後,她開始纏著吳曉紅,
要她把剛剛欲言又止的話說清楚、講明白。

  「你乖乖等滔滔的消息吧,那邊總不可能兩天都不放人回來。」就算葬禮再
怎麽忙碌,也得讓滔滔回來拿些換洗衣物,或是到學校請假吧!吳曉紅估計今天
晚上滔滔應該就會出現。

  「哎喲,小紅姊,你快點講啦!你把人家的心情搞得不上不下的,這樣我晚
上會睡不著覺耶。」

  昨天滔滔離開之後,她已經一夜無眠了,今晚要是再失眠的話,明天她鐵定
頂著兩隻熊貓眼出現。

  吳曉紅取過店內供客人閱讀的晚報,指著第二版那則篇幅頗大的新聞要周郁
惠看。

  「嗯……」順著她的指引,周郁惠念出新聞標題,「XX産物保險公司董事
長驟逝,身後遺留大筆遺産,國稅局緊盯……小紅姊,你要我看這個做什麽?」

  吳曉紅指著上頭的照片,解開了謎底。「這個老頭,是滔滔的爸爸。」

  「咦?他是滔滔的爸爸?!」周郁惠的雙眼不自覺地移向「大筆遺産」這幾
個鉛字。「真的假的?」

  她的滔滔,原來是個流落民間的王子嗎?

           ☆☆☆☆☆☆

  由于一直聯絡不到滔滔,滔滔也沒有主動打電話給她,周郁惠隻能癡癡地守
在他的住處,自我解嘲地唱著:我等著你回來、我等著你回來………

  夜裏,她終于聽見房門被打開的聲音。

  「滔滔,你終于回來了!你怎麽都沒有跟我說,你……」一連串的問題還沒
說完,她就被陳滔滔緊緊地抱住。「滔滔……你在哭嗎?」

  雖然沒有聽見啜泣的聲音,但是她的肩膀慢慢地染上一股濕意,可見滔滔正
在無聲地哭泣。

  周郁惠抛開滿肚子的問題,原本是想責怪他竟然沒有把真正的身世告訴她的,
但是現在,她靜靜地擁抱著他,輕聲地撫慰著他。

  「不要哭了喔,滔滔不哭、不哭喔。」就像安慰小孩子般,周郁惠輕輕地拍
著他的背脊,一下又一下,規律地撫平了他悲傷的心情。

  直到很久、很久之後,枕在她肩頭上的陳滔滔終于開口說話。

  「他跟我說:對不起。」

  「嗯。」雖然稍微知曉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是確切的情況她根本沒聽滔滔說
過,他這樣劈頭丟來一句,她也隻能淡淡地回應。

  「他竟然跟我說:對不起。」陳滔滔擡起頭,單手捂住了眼睛,失控地開始
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滔滔。你不要這個樣子,我好怕。」

              他異常的反應

  嚇壞了周郁惠。

  先是無聲的哭,再來瘋狂的笑,難道滔滔精神錯亂了?

  「我恨他,我好恨好恨好恨好恨好恨好恨好恨好恨他。」陳滔滔再度抱緊懷
裏軟綿綿的嬌軀。不管怎麽樣,郁惠一定會安慰他吧?「但是他竟然跟我說:對
術起。」

  「滔滔……」周郁惠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隻能又開始輕拍他因激動而顫抖
的臂膀。

  「我甯願不要聽見,我甯願不要聽見他說這句話

  「滔滔,說給我聽好不好?關于你和伯父之間的故事。」周都惠完全處在狀
況外。要是滔滔不告訴她的話,她根本不知該從何安慰他。

  又是一陣沈默。她耐心地等待著。「老頭他……他昨天淩晨挂點了……」

  陳滔滔一想到昨晚的事,忍不住又含著兩泡淚水。

  「嗯,我有看到報紙了。」

  「我是他……婚外情搞出來的雜種、私生子。」

  「滔滔,不要這樣說自己。」周郁惠強硬地擡起他的臉,剛巧就看見他眼淚
滑落的畫面。「這又不是你的錯,要怎麽出生,不是我們自己能夠選擇的。」

  「他根本就不承認我的存在……根本就把我和我媽媽當成陌生人……」

  「乖,不要哭,最後,他不是跟你道歉了嗎?」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也許,他在臨死之前的那句話,代表了他這一生對滔
滔的愧疚吧!雖然她沒有親眼見到,但是她這樣深信著。

  「我恨了他一輩子啊!爲什麽他要在臨死之前跟我道歉?」陳滔滔又哭得唏
哩嘩啦了。「這樣,我以後要怎麽辦?不能恨他了,我再也不能恨他了嗎?」「

  「嗯,別再恨他了。」周郁惠溫柔地擦去他所有的淚水。「滔滔,用包容的
心來懷念他吧!畢竟,他是你的爸爸啊,況且人都已經去世了,還對他抱持恨意
又有什麽意義呢?」

  一句話驚醒夢中人。陳滔滔像是頓悟般,眼前一片明朗。是

  啊,那就用包容的心來懷念他吧!老實說,恨一個人這麽多年,他的心的確
也感到疲憊了。

  「郁惠,謝謝你。」陳滔滔將臉埋進她馨香的肩頸中,那令人安心的氣味讓
他不自覺地閉上了雙眼。

  棲息在這個屬于他的溫暖港灣中,長久以來的怨恨全都放了下來,感覺好舒
坦呢。

  「謝謝你開導我,謝謝。」

  「跟我這麽客氣做什麽?」周郁惠眯著眼睛微笑。安撫完滔滔的悲傷之後,
她忍不住想起了晚報上那幾個令她頗爲在意的鉛字。「滔滔,你會回去那個家認
祖歸宗嗎?」

  「不會。」

  「爲什麽?」周郁惠不禁皺起眉頭。她剛剛好像聽見了「大筆遺産」這幾個
鉛字瞬間破碎的聲音。

  如有必要吧?我覺得,我還是維持現在的生活方式就好。「

  「呃。那……那你爸爸留下來的大筆遺産……」

  並不是她死愛錢啦,她是認爲滔滔本來就有他應該得到的一份啊!就算不是
婚生子,隻要獲得認定,還是有應得遺産的權利。

  「我不想要。在離開大宅之前,我已經簽下抛棄繼承的文件。」

  「爲什麽?」周郁惠不得不相信滔滔真的精神錯亂了。一定是因爲失去父親
的打擊來得太突然,使得他暫時陷入了瘋狂的境界。

  錢耶,大筆大筆的錢耶,有誰會不喜歡錢?況且是這種本來就屬于自己的、
應得的財富啊……

  「現在的我過得很好啊!我並不想改變現有的生活。」陳滔滔吻上她張開成
O字形的嘴巴,把自己的想法老老實實地告訴她。「有你在,我就滿足了,那些
複雜的人際關系、財産繼承權什麽的……我全都不想要。」

  聽到滔滔說有她在就滿足了,這對她來說是很甜蜜的恭維,但是……有她在
又兼有錢,不是更好嗎?

  嗚嗚……滔滔這個死腦筋的家夥……犯不著跟主動送上門來的大筆財富過不
去吧?

  看到她的表情有些扭曲,想必是在爲那筆他沒有積極爭取的遺産感到惋惜吧!
陳滔滔微笑地繼續親吻她,「郁惠,沒有那筆遺産,你會討厭我嗎?你會變得不
喜歡我嗎?」「

  「會,滔滔你這個笨蛋,我討厭你、討厭你、討厭你啦!天底下有哪個傻瓜
會把送上門來的錢往外推?就隻有你這個笨蛋……」

  「不要討厭我嘛!郁惠,不要討厭我啊……」他哀求起來。

  事情都已經演變成這樣了,她還能怎樣?周都惠將胸中的悶氣發洩完之後也
就算了,她的情緒一向都是這樣,來得快、去得也快。

  罷了、罷了,反正,在還不知道滔滔是個王子的時候,她就已經深深、深深
地愛上他了;現在,滔滔還是原來的滔滔,不管有沒有錢,都是她深深愛上的那
個滔滔啊!

  「好啦,這一次就算了,下次你要是再這麽笨的話,我就真的不理你啰。」

  「真的嗎?你原諒我了?」陳滔滔終于露出今晚的第一個笑容。

  「嗯,原諒你。」周郁惠回他一個溫柔的笑。看吧、看吧,她是多麽的大方
啊!

  「你果然還是愛我的,郁惠。就算我不是個有錢的男人,你還是愛我的,對
吧?」

  「對,我愛你,簡直是愛死你了。」嗚……滔滔這個笨蛋王子。「就算你是
個窮王子,我也會愛你一輩子,這樣你高興了吧?」

  「對你來說,這樣的我也能算是王子嗎?」陳滔滔感動得又想哭了。

  「當然啊!」周郁惠挪動身子,拉著他一起在床上躺了下來。「對每個女孩
子來說,不管心上人是什麽樣子,永遠都會是她心目中的王子。」

  看到他泫然欲泣的感動表情,周郁惠提醒自己!忍住,千萬要忍住啊!

  滔滔的爸爸才剛撤手人寰,于情于理,她都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勾引他愛愛的
說……

  忍住,千萬……要忍住啊!

  「我愛你,我的王子。」

               (全書完)




















0.015305042266846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