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請使用轉址到網站新介面模板瀏覽, 3600 秒后,
会转跳到 ==> https://18av.mm-cg.com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知命難料桃花春(01~15) (5/5)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十五章  美女加班中

  「小林,辛苦你了!」大老闆微笑地和林妤顏打招呼,滿面春風。「明天早
上一定要搞完這項報告啊,回頭我一定在總結會上好好表揚你,現在像你這麼踏
實的年輕人真的不多了,那個…我先走了,我還要約人談幾個事,你晚上弄點好
吃的,回頭我讓財務給你報銷…」

  大老闆穿戴的帥氣非凡,林妤顏卻知道他並非找人談生意,也不是下班回家,
他在外麵包養了個情婦這件事整個公司人盡皆知。那個20多歲的小姑娘打扮的
花枝招展的來到公司找他要生活費的時候,全公司的人都看到眼裡了。只是這個
大老闆位高權重,全公司的人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沒人告訴他那四十多歲的老
婆。

  大老闆走後,同事們很快收拾好桌子,下班打卡而去,白天吵吵鬧鬧的辦公
室一下子變成了安靜的另一個世界。

  這時,沈治平才從自己的經理室裡走了出來。看辦公室沒什麼人,他緩慢地
走到林妤顏的座位前。

  「寶貝兒,辛苦你了…」他貌似溫柔地湊近了她,「本來我想陪你加班的,
剛巧今天我媽來了,我得陪她吃飯。」

  「沒事,你去吧,我做完就回去了。」林妤顏頭也不抬地對沈治平說。

  得了吧,這搞的和諜戰大片一樣的虛偽對話,你不就是找那個女人開房去嗎?
今天打算去哪裡開房?那個女孩,林妤顏也認識。她就在樓上的財務部上班,好
像是叫夏佩姍。長得也很漂亮,眼睛大大的,身材高挑,好像比林妤顏小兩歲。

  男人們總是喜歡追逐年輕的漂亮姑娘,永遠不知疲憊。沈治平那張帥氣溫柔
的臉在林妤顏眼裡變得如此醜陋,她甚至不想看他一眼。

  「那你小心點,回家給我打電話。過些日子我就跟我媽說下咱倆的關係…到
時候你們見一面。明天我再去你那好好陪你…」沈治平愛撫了一下林妤顏的頭髮。
林妤顏強忍著厭惡,像被毒蛇觸碰到。

  沈治平會把她當成正式的女朋友介紹給她媽嗎,林妤顏沒有這個自信。夏佩
姍那個小姑娘也很搶手,林妤顏聽說有很多男同事天天膩歪她。也許一直是眾人
目光焦點的沈治平更加適合她。

  沈治平走後,辦公室內變得空空蕩蕩,林妤顏安下心來,在電腦上開始快速
地擊打鍵盤。

  這份報告是部門重要的一個活動,因為策劃小組的溝通不當,今天才發現沒
人負責整理,偏偏明天的方案會上急著要用。

  在大家著急的火燒火燎的時候,林妤顏主動承擔下來完成報告的任務,這導
致她今天得加班到很晚吧。

  很明顯大家都並不想主動加班,林妤顏既不為了在大老闆面前的表現也不為
了那點加班費,她也許只是想借著加班壓抑住自己紛亂的思緒,讓最近經歷了太
多事情的她能夠暫時忘記一些煩惱。

  林妤顏的辦公桌在大型辦公室靠裡的位置,被工作間的格擋與其他人的隔開,
桌上的陳設簡單而整齊,電腦,筆記本,筆筒和檔架整齊地拜訪在電腦桌的角
落裡,只有桌上的粉紅色大象釘書機,才體現出這個桌子的主人是一個童心未泯
的年輕女孩。她座位的後面則是並排的辦公室,大老闆的、市場總監的、沈治平
的、都用透明的玻璃幕牆和大辦公室隔開。

  漸漸地,天色黑了下來,辦公室內的燈都已經關上了,只有林妤顏頭頂的一
盞和她桌上的檯燈,將巨大陰暗空間的一角照亮,遠遠看去就像在舞臺上被聚焦
一般,她的輪廓顯得迷離而模糊。

  「喲,還加班呢?您辛苦啦!」林妤顏被突如其來的聲音驚擾,遠處辦公室
的入口,穿著保安制服的小夥子探出半顆腦袋。她太投入了,連他靠近的腳步聲
都沒有聽到。

  「啊…對啊,已經快弄完了…」林妤顏說。

  「好的,那您走的時候主意安全,記得鎖上門」小夥子說完就關上門走開了。

  這幾句對話打斷了林妤顏的工作,她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睛,拿起桌上的杯子
喝了口水,稍微休息了一下。一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

  一閑下來,她的頭腦子又充滿了光怪陸離的思緒。

  一周前,林妤顏也背叛了沈治平,和吳德成發生了肉體關係。本來以為是最
簡單最純潔的初次戀愛,夾雜了另一個男人和女人,變得如此複雜。

  那場如夢一樣的交合發生的如此是因為醉意?還是內心深處渴望報復腳踏兩
條船的沈治平的欲望?

  甚至是因為在與吳德成重逢的時候,面對公車上的猥瑣眼鏡男的騷擾,她
之所以沒有反抗,也有著自暴自棄的念頭。

  之所以在那個夜晚,與吳德成瘋狂地做愛,是因為在眼鏡男的猥褻下,自己
裙子裡面不為人知的私密處,已經變得潮濕了。

  這些已經不重要了,林妤顏認為,自己的想法已經讓自己太累了。

  男人們都去找自己的溫柔鄉了,憑什麼我就要在這裡自怨自艾,當乖乖女?
拉倒吧,她已經當累了,現在面對自己的內心,順其自然就好。

  她想起剛才那個穿著保安制服的小夥子,那傢夥雖然長得黑了點,但是濃眉
大眼五官也算端正。透過他身上的保安服,能夠感受到他強壯的身體。

  而且每次在辦公樓裡見到她,他總是很客氣很溫柔地向她問好。

  他的陰莖一定很大…林妤顏冒出了這樣奇怪的想法,她不禁回憶起沈治平優
雅而有力的陰莖與吳德成粗壯狂野的陰莖帶給她的那些瘋狂的印象。

  林妤顏記得曾經在什麼時候看過一部成人電影,電影中的女主角就在下班後
無人的辦公室裡,與保安瘋狂地做愛…

  這樣看上去也不錯。

  假如有勇氣的話,剛才林妤顏完全可以把他搞上手。當然,她是不可能有這
個勇氣的,畢竟這個小夥子每天都在辦公大樓裡走來走去,很多人都認識他,和
他發生什麼危險的關係是一定會敗露的,更何況…

  林妤顏忽然抬起頭來,對著空蕩蕩的天花板發了一會呆。然後她想起什麼似
得,拿起手機,編輯了一串文字,按下了發送按鈕。

  吳德成拎著塑膠袋打開辦公室門的時候,林妤顏正在辦公桌前埋頭打字。

  「餓了吧?來,還熱著呢,快吃吧」,吳德成來到林妤顏的座位前,把塑膠
袋放在她的辦公桌上。

  打開袋子,裡面裝的滿滿的薯條、漢堡、麵包圈。甚至還有一支霜淇淋。

  吳德成不知道年輕女孩子愛吃什麼,以他的經驗,雅蓓雅蕾似乎挺愛吃這類
東西,所以他一接到短信就趕到她的單位,在路上買了這些食物。

  「吳叔叔,對不起,還麻煩你跑過來…」林妤顏對吳德成說。他顯得有點氣
喘籲籲,這讓林妤顏多少有點感動。

  「什麼話?你還跟我客氣,」吳德成得意地說,「不是說了讓你有事隨時找
我嘛。快點吃,這都幾點了…」

  不用再和他客氣,林妤顏低下頭一陣大吃,她確實有點餓了。

  「沒想到你這小姑娘還挺厲害,這單位真大啊,我對著地址都差點沒找到。」

  吳德成一邊打量著辦公室一邊對林妤顏說。

  「啊…飽了飽了…終於得救啦…」林妤顏給吳德成拉過來一個椅子,讓他坐
在自己身旁,然後拿起自己的馬克杯,遞給吳德成。「吳叔叔,今天你勞苦功高,
請喝水。」

  其實辦公室另一角的飲水機旁有公司用來待客的一次性紙杯,但是她喜歡看
著吳德成用她的杯子喝水。

  吳德成一邊喝水一邊對林妤顏說:「不過這地方也有點大,你個小姑娘家的
一個人呆這麼晚不害怕呀?」吳德成對林妤顏說。

  「所以人家才叫你過來啊…」桌上的食物只剩下一片狼藉的包裝袋,林妤顏
一邊慢慢地舔著霜淇淋一邊愜意地在座位上伸了個懶腰。霜淇淋奶油略微融化的
尖端與她的舌頭緩慢地攪動乳白色的凝固物,讓畫面充滿著暗示的色情意味。

  畢竟著張沾著奶油的嘴嘴,幾天前曾經含入過吳德成的肉棒。那個靈活濕潤
的粉紅色舌頭,舔過他射在她臉上的濃稠精液…吳德成盯著她的臉,似乎看呆了。

  林妤顏仿佛會錯了意,把霜淇淋伸到吳德成臉前:「你也咬一口?」天真的
樣子,好像個未成年的小姑娘一樣在分享食物。

  吳德成沒法說出真相,只有慌忙地抓住她的手,咬了一口霜淇淋,她剛剛舔
過的已經融化的部分,被他咬進嘴裡。

  他似乎還有點慌張,「看到你還這麼活潑,我就放心了。以後要吃好,別把
自己餓瘦了」吳德成說。

  這時林妤顏已經吃完了霜淇淋,「謝謝款待!」冷不丁地抱住吳德成,給他
一個吻

  林妤顏的嘴角還沾著融化的霜淇淋,這個吻冰涼而甜蜜,帶著奶油的香氣。

  吳德成猶豫了一下,儘量想把這個吻變得禮節性一點。

  當兩人的嘴分開後,林妤顏的臉在離吳德成臉很近的位置停留下來,直直地
盯著他「你是不是後悔和我做了?」她直截了當地問他。

  林妤顏這就有點看低吳德成了,這個好色的老傢夥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上了
雅萱,雅蓓和她三個小姑娘,他什麼時候客氣過,為了滿足自己的邪惡欲望他還
時不時搞些小花招,做起愛來也十分變態,只是最近這些小姑娘變得好主動,吳
德成每一次都被她們的突然出擊搞得猝不及防。

  「怎麼會?我就是…不知道你真實的想法。」吳德成已經不再退縮,自他用
計將雅萱雅蓓兩姐妹搞到手之後,他已經習慣對付這些年輕的女孩子,雖然上次
和林妤顏的做愛確實莫名其妙,什麼鋪墊也沒有,結束後也一句話也沒說。

  「上次你說我喝酒了,腦子不清醒,你看我現在呢?」她的呼吸輕輕地打在
他的臉上,帶來些許溫暖的誘惑。

  林妤顏已經不再是前兩次吳德成見到的狼狽樣子,她的臉畫著淡淡的職業裝,
精緻而秀氣,額頭光潔,鼻子小巧,高挺的鼻樑上的細框鍍膜眼鏡在燈光下反射
出幽藍的光暈。稍微掩蓋住明亮的大眼睛裡火辣的眼神,略微燙過的長髮在後腦
挽了一個蓬鬆的發結。她穿著帶藍色細條紋的白色襯衫,緊緊地裹住豐滿白皙的
身體,襯衫的領口用系著淡藍色的蝴蝶結作為裝飾,下身是式樣簡潔的緊身的黑
裙子,兩條修長的腿從裙子下方延伸而出,半透明的黑絲襪緊緊地裹著腿,凸顯
出那雙美腿曼妙的曲線,腳上踩著高跟鞋一副職場精英女性的模樣,卻透著莫名
的淫蕩的氣息。

  這幅場景,這種對白,不能不讓任何男人起那方面的想法。

  「現在這裡沒有別人嗎?」這種在異常環境正對吳德成這個變態的胃口。他
的聲音變得乾澀起來。

  「沒有啊,要不要在這裡和我做?」林妤顏問吳德成,似乎她呼叫吳德成來
這裡就是這個目的。

  這個問題對吳德成來說,答案太明顯了。

  「過來,親我。」林妤顏一把拉過吳德成,揚起頭吻住了他的嘴,帶著女孩
子的溫暖嘴唇,卻又包含著一絲冰涼的甜蜜。

  吳德成不再考慮別的問題,現在他眼前就只有一個目標:在深夜無人的辦公
室,幹了風情萬種的女白領。

  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互相探索著,濕漉漉地交換著口水,發出奇妙的嘖
嘖聲。

  林妤顏的手放在吳德成的胸口,摸索著他的胸脯。吳德成也講自己的手放在
她的胸脯上,隔著襯衣感受她胸部的柔軟。

  她一邊奮力與他舌吻,吸吮著他的舌頭,一邊盲目地摸索著解開他上衣胸口
的紐扣,一顆、兩顆…她的動作,敏捷而準確。

  吳德成也開始解她胸前的紐扣,可惜的是,顫抖的吳德成笨手笨腳,慌慌張
張地解開三顆扣子後,他用力一撕她的襯衫,剩下的兩顆沒有解開的扣子嘭的一
聲,崩飛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他忘了她的領口還系著一條蝴蝶結,束縛著她的襯衫的領口。吳德成鬆開她
的嘴,幫助她把衣服的領子從蝴蝶結中脫出,然後從肩膀上剝下。

  她穿著淡藍色的花邊胸罩,雪白的酥胸緊緊撐著可愛的胸罩,在中間擠出一
道深深的溝壑。吳德成忍不住低下頭,從胸罩的上方已經可以看到她柔軟的粉色
乳頭漏了出來。

  吳德成低下頭小巧的乳房上不斷地吸舔,搞得她的胸罩上都是口水的痕跡。

  她的一隻手伸了下去,從上方插進了吳德成的褲腰,有點冰涼的手指觸碰到
他溫暖的陰囊。

  手抓住肉棒輕輕地摩挲起來。吳德成的胯下開始蠢蠢欲動。

  林妤顏赤裸著上身,把吳德成的頭按到自己的胸前。

  吳德成的舌頭,在充滿肉感的雙乳上來回遊走,沿著誘人的女性曲線畫出濕
漉漉的淫蕩路徑。

  放開林妤顏的乳房,吳德成焦急地解開自己的腰帶。

  林妤顏抓住吳德成,「等等,跟我來」,她站起身子,牽著吳德成的手,把
他領到辦公室的另一側。這裡是沈治平的辦公室。

  推開透明的玻璃推拉門,林妤顏將吳德成推坐在沈治平的辦公椅上。

  在這裡與吳德成做愛讓她有特殊的興奮感。

  她慢慢地跪在吳德成身前,伸手幫他解開了腰帶。

  將褲子拉下,坐在辦公椅上的男人雙腿間猛地彈起黑色的肉棒。肉棒堅硬而
有力,完全勃起著怒望天空。

  林妤顏伸出舌頭,在那大的有點嚇人的龜頭尖端舔了一下。

  「啊…」吳德成忍不住發出了緊張的呻吟。

  然後她張開塗著淡淡唇膏的嘴唇,緊緊地包裹著青筋畢露的柱體,一點點吞
了進去。

  口腔內壁溫暖而濕滑,肉棒在如癡如夢的觸感中消失在可愛的嘴唇深處。

  然後她的頭部後退,被口水沾的濕漉漉的肉棒又像變魔術般從她嘴裡出現。

  吳德成帶著征服的驕傲低頭看著林妤顏帶著眼鏡含弄肉棒,黑色的肉棒,粉
紅色的嘴唇,雪白的下巴,這一切構成的畫面帶有強烈的對比與色情意味。

  脖子上的蝴蝶結、臉上的眼鏡,腳上的高跟鞋、頭上的髮夾。女孩子戴著這
些小配飾與吳德成做愛,總是能讓他感到更加興奮。

  林妤顏跪在地上,不斷吞吐著粗壯的巨大肉棒,然後,她讓吳德成講椅子轉
過一個角度,正坐在辦公桌前。她自己則小心地爬進辦公桌下方的空擋裡。

  吳德成分開兩腿,讓林妤顏在辦公桌下的空間裡趴在地上,叼著肉棒為他口
交。

  吳德成講兩手放在辦公桌上,辦公桌擋住了任何能夠看到自己下身的視線,
他只能感受到她的嘴對肉棒的刺激。

  林妤顏在辦公桌下的空間裡,狹小的空間僅能容納她趴在地上,在吳德成兩
腿間不斷運動著頭。周圍的空間反而帶給她安全溫馨的感覺,只有眼前的肉棒與
她,不斷玩弄著男人與女人的隱秘遊戲。

  林妤顏感覺這樣淫糜的場面,就像是色情視頻裡的上司與秘書在辦公桌下瞞
著他人口交的場景一樣刺激。

  只可惜吳德成的氣質一點也不像成功人士。他只像個粗魯俗氣的老頭。

  他就是他,但是在這種時刻,他就是國王,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

  隨著快感一陣陣襲來,吳德成微微地挺動下體,讓肉棒插入桌下女孩小嘴的
幅度儘量變大,桌下傳來的喘息聲和吸吮聲聽上去有些不那麼真實。

  然後他的喘息越來越粗重,低吼著:「啊…小丫頭…啊…你的小嘴…太舒服
了…要射了…」

  聽到他的預告,林妤顏卻適時地停止了口交,吐出了劍拔弩張,激將發射的
堅硬肉棒。

  「還…不可以射…」林妤顏的嘴巴上,沾滿了莫名的粘性液體,正戲還沒上
場,怎麼可以讓吳德成現在就結束戰鬥呢。

  畢竟她只和吳德成做過一次,完全沒有試過他的超凡性能力,就算射出來,
對他來說也只是正餐前的開胃菜。

  「誰讓你停下的?…起來…」被打斷的吳德成十分不滿,他站起身子,把桌
子下的林妤顏拉起身來,粗暴地將她轉過身體按倒在沈治平的辦公桌上。

  林妤顏趴在辦公桌上,由於動作太大,她的緊身裙子卷起一角,漏出白色內
褲的邊緣,和她那天被公車色狼撩起的裙子一樣的角度。

  林妤顏穿的透明絲襪是長筒襪,不同於雅萱的連褲襪,襪子只是裹在大腿的
根部,卻沒有遮蓋住白色的內褲。吳德成伸手將裙子翻上去,把白色內褲的襠部
撥開在一旁,隱秘地花蕊夾雜著幾根柔軟的陰毛就裸露出來。

  吳德成將下身對準林妤顏雙腿之間的位置,按住她的屁股,將下身向前一頂,
肉棒推開柔軟的花心,向深處插入進去。

  「啊…」忍不住叫出聲的林妤顏,還沒有完全發情的小穴面對如此直接的連
根插入,帶給她苦樂參半的快感。

  上半身的重心完全放在辦公桌上,裹著絲襪的雙腿穿著高跟鞋踩在地上,盡
量在吳德成粗暴的衝擊中站穩。

  吳德成按住她的身體,站在辦公桌前,開始專心地後入趴在辦公桌上的美女。

  這會林妤顏才算真正見識到吳德成的強力之處,有力地腰部動作每一下都直
入深處,粗壯的肉棒緊緊撐住柔軟的肉壁快速的摩擦,很快就插得她淫水連連。

  「你這…騷丫頭…今天叫叔叔來就是因為…一個人寂寞了…要叔叔操你…是
不是?」吳德成一邊抽插,一邊恢復了他的好色本性。

  「啊…叔叔…別啊人家…是想你…嘛…」林妤顏放下矜持,充分顯露出本性。

  幾天前她還是一個為失敗的初戀煩惱不堪的憂鬱少女,幾天後她變成了淫語
連連的欲女。

  在於吳德成初次做愛的那個夜晚,她將吳德成當做一個物體,一個復仇的工
具,但是雖然她本人還沒有意識到,與吳德成的性愛,讓她壓抑已久的身體,釋
放出難以形容的欲望。

  和與沈治平交往期間,她與他的性愛總是彬彬有禮風度翩翩,可面對吳德成,
性愛變得如此純粹,沒有愛情,無關計算,有的就只有失去理智的抽插運動與一
波又一波的快感。

  這次,她喪失了做愛的主動權,將肉體完全交給吳德成,任由吳德成插弄。

  「是想叔叔…還是…想叔叔的…大雞吧操你?」吳德成的抽插動作開始加快,
林妤顏的語言已經開始夾雜著含糊的叫聲。

  「人家…嗯…是想…啊…你的…大雞吧啦…」林妤顏一邊狂亂地回答。「人
家…和你的…嗯…雞巴…做過一次…就受不了…嗯…一直等你…來…操人家…你
…又一直不來…」

  「小丫頭…騷丫頭…舔雞巴也…不好好…舔…,看我好好操你…」吳德成伸
手抬起林妤顏沾在地上的一條腿,抬了起來,她彎曲膝蓋架在辦公桌上,用一隻
腳踩著高跟鞋努力站在地上,好在吳德成的胯下,不停地緊緊地撞擊她的屁股,
將她頂在桌子上,不至於滑落下來。

  這個姿勢讓她與吳德成結合的部位完全暴露出來,濕潤地肉棒帶著水聲不停
地插入濕潤的小穴,辦公室裡啪啪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

  趴在桌子上不斷聳動著身體的林妤顏看到,她的眼前,就是擺在辦公桌上的
相框,相框上沈治平戴著墨鏡,站在海邊的沙灘上向著她漏出他熟悉的迷人微笑。

  隨著吳德成在身後的瘋狂抽插,林妤顏的臉一聳一聳地前後運動,沈治平帶
著微笑的帥氣的臉在她面前臉忽近忽遠。

  「啊…啊…騷丫頭…小穴…太舒服了…叔叔…要射了…」吳德成的速度到達
極限,準備完成林妤顏口交沒有完成的第一次高潮。

  「啊…叔叔…呃…別…射在…嗯…裡面…求求你…」沒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插
入讓林妤顏有點擔心,雖然已經熟練計算安全期的她知道今天內射應該沒有什麼
問題,但是她還是不敢冒這個風險。

  「那你…親我…」吳德成一邊做最後的衝刺一邊說。

  林妤顏非常艱難地抬起上半身,儘量向身後扭過頭來,尋找吳德成的頭。

  吳德成俯下身體,靠近林妤顏的嘴巴,林妤顏側著頭伸出舌頭,與吳德成伸
出的舌頭觸碰在一起。林妤顏扭動的身體已經是極限,兩人的嘴唇不能碰到一起,
都只能伸出舌頭相接。

  伴隨著吳德成激烈的抽插動作,兩人的舌頭觸碰又分開,拉出一道淫蕩的唾
液絲。

  吳德成握住林妤顏的胸部,幫助她抬起身體,下半身有力地不停抽插。在吳
德成最後衝刺的快速抽插下,林妤顏張著嘴吐出舌頭的的嘴裡發出了尖叫,下身
一陣顫抖,一陣溫暖的愛液從花心深處噴湧而出,她失去一切理智,顫抖地達到
了濕潤的高潮。

  吳德成拔出肉棒,在林妤顏圓潤的屁股上摩擦了幾下,一股有力的射精也噴
射而出,溫暖的白色液體射在她穿著內褲的屁股上,有一部分噴射得更遠,射在
她赤裸的後腰上。

  肉棒抖動了幾下,將最後的乳白色欲望全部發射在女孩赤裸的身體上。

  射精後,吳德成放開了林妤顏的身體,鬆軟無力地林妤顏從辦公桌上滑落到
地板上。

  吳德成稍事休息,沈治平的辦公室裡只有兩人急促的呼吸聲回蕩。

  休息了幾分鐘,吳德成移動腳步,來到林妤顏的面前。

  此時林妤顏曲起雙腿側坐在地板上,吳德成將黏糊糊地肉棒送到她的面前。

  林妤顏毫不猶豫地將混合著精液、愛液、口水的肉棒含入口中,混合著自己
的口水,清理那根讓她欲仙欲死的肉棒。

  吳德成站立在她面前,下身微微前挺,欣賞著林妤顏臉上帶著高潮過後的潮
紅,含吸肉棒的迷離表情,塗著淡妝的漂亮臉蛋上帶著細框眼鏡,一幅認真上進
的樣子,可是她口中不斷進出的黑色肉棒給這個畫面帶來了淫邪的風景。

  伴隨著她嘴巴的動作,口中的肉棒漸漸開始增大,很快就填滿了她小嘴的全
部空間。

  僅僅休息了三分鐘,剛剛射精過的肉棒,這麼快就又勃起了。林妤顏終於發
現吳德成的可怕之處。

  不過這樣也讓她更加興奮地快速含弄口中的肉棒,就像被她的吻喚起一般,
肉棒如春筍般迅速堅硬起來。

  吳德成拔出肉棒,命令林妤顏站起身來,雙手扶著辦公桌,彎下腰略微崛起
屁股,再一次從後方插入。抽插了幾下,肉棒找到了熟悉的感覺,回歸到了最佳
狀態,吳德成撐起林妤顏的身子,就以站立的姿勢後入林妤顏。

  「啪……啪…啪」肉體的碰撞聲回蕩在辦公室裡,吳德成顯示出他強勁的體
力。

  「騷丫頭……是不是最喜歡叔叔後入你?」吳德成一邊抽插一邊問。

  「嗯…從後面操…小穴…好舒服…人家…喜歡…」剛剛高潮後的小穴還沒有
恢復最初的敏感,吳德成的抽插動作帶來的是略顯麻木的隱隱快感,這讓她的說
話顯得流暢了一點。

  「走幾步,叔叔要邊走邊操你,在房子裡操你一圈!」吳德成又冒出了新主
意,不過這個想法對他倆的體力是一個大考驗。

  被吳德成的創意想法感到林妤顏十分興奮,她也不得不承認在做愛方面吳德
成是一個天才級別的男人。

  於是她順從地配合著吳德成的抽插動作走到了辦公室的牆邊。

  她被吳德成狠狠地頂在透明的玻璃幕牆上。身體的前面緊緊地貼著玻璃幕牆,
在身後吳德成的奮力抽插下,柔暖溫暖的身體在冰冷堅硬的玻璃上狂亂地上下摩
擦。

  林妤顏的乳房乳房壓在玻璃上,被壓的扁平。此時要是從外面看起來,場景
一定十分驚人。

  在牆上插入了一會兒,他們緩緩地移動,小心地保持著插入的姿勢,走出了
沈治平的辦公室。

  林妤顏小心地略微向後翹起屁股,腰部儘量向下壓,方便吳德成從後方插入,
一邊挪著碎步,每當吳德成狠狠地插入肉棒到最深處的時候,伴隨著他身體的前
衝力趁機挪一步,踩著高跟鞋讓她的這個動作更加困難。

  在身後的吳德成雙手握著她的雙手,輕輕向後拉,保持她上半身略微彎曲的
姿勢,兩個人緩緩地在辦公室裡一邊抽插一邊移動起來。

  每一步,都深深地插入林妤顏花心的最深處,林妤顏伴隨著吳德成抽插的節
奏發出有節奏的哼唧聲,「嗯…好舒服…嗯…啊…叔叔…慢點…」,吳德成的肉
棒在抽插中差點脫落,林妤顏貼心地彎下腰,把屁股儘量翹高,等他再次準確地
插入再繼續移動。

  抽插的啪啪聲漸漸帶有水聲的濕潤,林妤顏的小穴被插的水淋淋地,順著兩
人的大腿一點一點滴落在地板上,沿著兩人的移動軌跡滴了一路。

  就這樣邊走邊插,兩人走到了大辦公室角落的印表機旁。

  在走過漫長的後入征程之後,能有一個扶著的東西讓林妤顏有了休息的機會,
她伸手扶著印表機略事休息。

  不料她停住腳步穩定住身體,更加方便了吳德成的插入,吳德成逮到機會開
始發力,抽插運動也隨之達到一個高潮。

  林妤顏赤裸的上身靠在印表機上,身體被吳德成頂的來回亂顫。

  撐著印表機的手指不慎按到按鈕,印表機啟動的聲音伴隨著兩人身體的運動,
讓林妤顏不禁大叫起來。

  「啊!…好舒服!…啊…叔叔…操…操死人家了…啊…不行了…」

  林妤顏顫抖著身體,徒勞地扭動翹起來的屁股,在吳德成不停歇的抽插下,
再次噴射出大量淫液。幸虧她只是扶著印表機,身體沒有太靠近。不然這大量的
淫水落在印表機上,不知道會出什麼亂子。

  高潮緩緩退去後,林妤顏的頭腦才恢復了思考的能力,這時她才發現,就在
她高潮的時刻,吳德成也沒有停止強有力的抽插運動!

  「叔叔…你太厲害了…幹了人家…這麼久!」她忍不住讚歎起吳德成的能力,
這種瘋狂的節奏的抽插,他已經保持了二十多分鐘,這根本不像50多歲的老人。

  「騷丫頭,不管你有多騷,叔叔……都能對付的了你…今天叔叔就把你操死
在這裡……你這小騷貨……」受到讚揚的吳德成不禁飄飄然起來,這裡只是中場
的休息站,他要再接再厲。

  轉過角度,兩人繼續以下身相接的姿勢,一邊抽插一邊緩緩在辦公室裡移動。
只不過這次連續兩次高潮的林妤顏被他幹的兩腿已經發軟,需要他的説明才能挪
動腳步。

  就這樣,兩人邊走邊插,在辦公室裡做了一圈。最後,回到了林妤顏的辦公
桌前。

  吳德成決定就在這裡結束最後的戰鬥,他將肉棒從林妤顏的小穴中拔出來,
對她說:「坐上去,換個方向做…」

  桌上還堆放著薯條漢堡的的包裝袋,來不及處理了,急不可待的林妤顏伸手
將雜物從桌上掃落到在地上。

  她坐在辦公桌上,張開雙腿,穿著黑色長筒襪的腿掛在半空中,一隻高跟鞋
已經在剛才激烈的抽插中不知丟到了哪裡。

  吳德成站在辦公桌前。抱住她的身體,下身瞄準角度,再度插入她的小穴。

  「啊…啊…嗯…」林妤顏扭動著身體,接受著仿佛無止境的抽插動作。

  淫水伴隨著抽插動作,一點一點滴落在林妤顏的辦公桌上。

  「臭丫頭…幹活…都不老實…你是不是坐在這裡…想著叫叔叔來插你來著…」
吳德成一邊抽插一邊問她。

  「啊…人家…是餓了…才叫你來的…」林妤顏的嗓音由於不停的叫喊顯得有
點沙啞。

  「是小逼…餓了…要吃叔叔的大香腸…是吧?」吳德成越幹越來勁:「怎麼
樣?……叔叔……的大雞巴……喂飽你沒?」

  「啊…叔叔…的…大雞巴…好厲害…人家…不行了啦…」林妤顏雙臂環繞著
他的脖子,潮紅的臉上,迷離的眼神透過眼鏡鏡片望著吳德成,那表情竟然有些
多情。她配合著吳德成的動作。不時地輕輕在他臉上一吻

  雙腿環繞著他的腰,林妤顏努力地張開自己嬌嫩的花心承受他一次又一次粗
暴的插入。

  「騷丫頭…操死你…叔叔…操死你……」

  「啊…叔叔…操死…人家吧…人家…已經被你操…死了啊…」

  吳德成雙手從後方環抱住她的屁股,固定住她的身體。開始最後的衝刺。

  「啪……啪…啪…」

  在林妤顏瘋狂的呻吟聲中,吳德成又狠狠地抽插了三百多下,終於叫出來:
「小逼……真緊…又要射了…要射裡面…好不好…」

  林妤顏嚇了一跳,她對這種事很擔心,尤其是她還沒有和沈治平分手,萬一
和吳德成搞出事來可不得了,但是看吳德成蠻橫的樣子,一般辦法是不能讓他改
變主意的。

  林妤顏只好好言相勸:「叔叔…人家…正在…危險期…別射裡面…射在人家
臉上…好不好?…人家要吃叔叔的精液…下次…再讓叔叔…射人家…裡面…裡面
…是叔叔的…以後隨便你操…好不好嘛。」

  吳德成是個頭腦簡單的男人,在高潮來臨時他有時候也很好說話,他點點頭
鬆開林妤顏的身體,拔出肉棒,讓她跳下桌子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站在她的面前,吳德成將肉棒伸在林妤顏的面前,喘息著說:「張開嘴…叔
叔給你吃…精液…」

  林妤顏張開嘴巴,伸出舌頭,用期待的眼神望著吳德成。

  吳德成握住黏糊糊的肉棒,快速上下擼動,龜頭一下一下打在林妤顏的小巧
舌頭尖端。

  吳德成感覺到一股熱流從小腹直達胯下,然後肉棒帶著邪惡的欲望抖動了一
下,乳白色的精液從龜頭尖端湧出,射在林妤顏充滿情欲的嘴裡,抖動的肉棒還
將少量精液播撒在她的鼻子上、臉頰上、沾在她的眼鏡上,還有一部分精液沾染
到下巴上,甚至脖子上系的蝴蝶結上也沾了很多,幾滴精液沿著她光滑的乳房表
面,緩緩地留下。

  吳德成帶有邪惡的滿足感,看著美女赤裸的上半身被精液沾染的華麗畫面,
緩緩地疲軟下來。

  「叔叔…你好厲害…射這麼多…」

  林妤顏淫蕩地咽下嘴裡被射的滿滿地白色液體,又伸出手來,將臉上殘餘的
精液刮進嘴裡,那濕漉漉的嘴唇,吸入乳白色的半凝固液體的景象,讓人無法形
容。

  嘴巴裡全是他的味道,男人淫蕩而腥臭的味道。

  含進嘴裡,仔細清潔亂七八糟的肉棒

  然後,像獎勵這跟肉棒的努力似的,她撅起嘴唇輕輕吻肉棒的各個位置:龜
頭、柱體的側面、甚至陰囊的表面。

  吳德成享受著她用嘴唇和舌頭給他的嘉獎,他受之無愧,看看時間,他在辦
公室裡和女白領大幹了將近一個半小時!從她的辦公桌開始,做了一大圈,一直
幹回到她的辦公桌上。

  這是一場圓滿的性愛。

  坐在座位上休息了十幾分鐘後,林妤顏才緩和下來。

  拿起桌上的面紙,儘量擦乾淨身上殘餘的精液。吳德成射精的量好多,用了
很多紙才勉強擦乾淨。由於全程做愛沒脫內褲,她的胯下沾滿了粘稠的愛液,林
妤顏只好就這樣算了,堅持著穿著濕漉漉的內褲回家。撿起地上散落的衣物,林
妤顏滿滿地穿回衣服,她的一隻高跟鞋還留在印表機旁的地上,整個辦公室都是
他倆瘋狂做愛留下的痕跡。

  吳德成也撿起自己的衣服,穿戴整齊,變回那個和藹可親的老頭。

  穿好衣服,林妤顏摟著吳德成,在他臉頰親了一下。

  剛含過肉棒、又吞下精液的嘴唇,在吳德成的臉上留下難以磨滅的觸感。

  「叔叔…你真強,差點真的就幹死人家了…」林妤顏抬起頭,出神地望著辦
公室的天花板。

  「你幹完活了沒?天很晚了,叔叔送你回去吧」吳德成一下成為了她的男人,
有對她負起責任的那個男人。

  「好啊…」加班的內容在吳德成來之前已經基本完成,林妤顏收拾好桌面,
關上辦公室的燈,挽著吳德成的手臂走出辦公室。

  站在下樓的電梯裡。吳德成舒暢地伸了個懶腰。他在心中打定主意,一會送
林妤顏回家後,就留宿在她那裡。

  他想起雅萱,這次也不歸宿她會怎麼對他呢?管他呢!到時候再說。吳德成
的樂觀讓人覺得很無腦。

  雅萱要再追究,就用雞巴堵住她的嘴。大不了再把她操服了,她就什麼都不
問了。吳德成天真地想。















0.028264045715332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