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請使用轉址到網站新介面模板瀏覽, 3600 秒后,
会转跳到 ==> https://18av.mm-cg.com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各有風流兩不如 1-9 (3/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郭雲鼎到達酒店的時候,就發現酒店專用停車場上黃倩的黃色雷諾停在那裡,
因為張海剛家離得比較遠,想來自己的兩個女人已經先一步到了。好在黃倩是自
己調熟了的女人,這個酒店她來過數不清多少次了,開房每次也都是黃倩的活,
沒有特別的安排,郭雲鼎一般不太喜歡在酒店員工面前多滯留,避免出入太多露
了像。

  一路上,郭雲鼎一直在回想邢阿姨的話,這個老太太可是非常瞭解自己的長
輩,而且其多年任職管理工作看人奇準,還是仍然擔心他給李梅騙了。說明這裡
面並不簡單,也許邢姨在和李梅的接觸中發現了什麼蹊蹺。

  雖然從各種表像上能看出李梅對自己很是依賴,但是畢竟兩個人相處不多,
接觸得時間又太少。而自己只是從老八耀陽那裡側面印證了李梅所說的往事,事
實和這個女人說的有沒有什麼出入,也全是憑著李梅嘴裡的一面之詞。

  以郭雲鼎多年的處世經驗,他總覺得李梅有點不對勁的地方,才故意叮囑黃
倩去照管著她,他可不想在小小陰溝裡,再翻什麼船。

  進了這個四星級酒店,值班的前臺經理跟老郭很熟,兩人互相點了下頭,算
是打過招呼。郭雲鼎直接上電梯坐到六樓,他知道615這一撇是酒店常年預留
的關係戶內部房間,酒店隔音又好,房間裡鬧上天也不會有什麼動靜傳出。

  來到房間門口,輕推了下,門沒鎖,便推門而入,就見黃倩穿了一身黑色亮
皮長外套,腳上的大高跟靴子刷得鋥亮,正在沙發上把個少婦李梅抱在懷裡把玩。

  李梅今天穿的日常家居打扮,外表看上去還是平平常常的一名良家少婦,偏
偏是良家女子被色情的戲弄把玩更能給人另類的感覺。

  可是現在這名良家美婦卻無力的靠在黃倩的懷裡蹙著眉、微張著小嘴動情的
嬌喘著,水綠色的外套裡面的襯衣被掀了起來,露出一截白花花的肚皮,黃倩的
手探在裡面揉搓著她肥厚的乳房;

  李梅兩條緊裹肉絲的肉感大腿無奈的分開著,長長的深藍色裙子也被撩了起
來,暴露出來的裡面小小白內褲,黃倩的纖手正伸在裡面,在她那鼓鼓囊囊的陰
戶裡咕嘰咕嘰的摳摸著……

  就聽黃倩嬌媚的聲音,一面玩乳一手弄屄,在李梅可愛的臉蛋上香了一口,
調戲著說:「妹子,你可真騷,……下麵這水淌得,都快發「洪災」

  了……剛才在家裡,當著我兩個女兒還放不開。現在怎麼這麼浪了?……是
不是想郭總了,想郭總的大傢夥插你的小屄屄是不是?……咂~!讓姐好好玩玩,
一會兒姐姐好好的伺候伺候你。」

  李梅被黃倩又親了一口,她還從來沒被一名女子如此狎玩調戲過,弄得是臉
紅心跳得直皺眉,兩隻手緊握著不安的放在兩邊扶手上,任憑黃倩輕薄著的哼唧:
「姐姐,……您輕點弄下面,……有點疼~……郭總什麼時候到啊?……一會兒
會不會狠狠的收拾咱倆呀?」

  黃倩聽了樂了,抽出玩奶子的手,把李梅臉扭了過來,對著她的薄薄嘴唇吻
了上去,在李梅的嚶嚀聲中,又突然咬了李梅肉肉的嘴唇一口,嘲笑著說:「怎
麼,這就怕疼了?……這小騷屄也不禁玩兒呀,你要覺得不服氣,一會姐姐給你
玩我的,……隨你怎麼掐擰都可以。……想郭總了?是不是想讓主子給你撐腰收
拾我,報復我呀?」

  李梅臉上變了顏色,連忙把身子往黃倩懷裡貼了貼,害怕的說:「妹妹不敢,
……一會兒妹妹伺候主子和姐姐就是。……只求著姐姐輕點打我吧。」

  黃倩伸著舌頭舔了舔懷裡女人甜膩膩的嘴唇,腥膻無比的媚笑道:「妹妹怕
打呀?~ !……咱們當性奴的主子要打就讓他打唄。……姐姐就是郭總腳下的一
條母狗,哪次還有不挨打的。……你呢?小浪貨,姐姐是母狗,你是什麼?」

  李梅好像真的是被黃倩收拾怕了,不敢推拒黃倩水仙紅的尖指甲掐在她屁股
上嫩肉的手,忍著疼,小聲說:「妹妹就是姐姐的玩物,……伺候了主子,妹妹
就隨便姐姐調教,一定服侍姐姐滿意,姐姐說怎麼著,就怎麼著。……啊……!
姐姐輕點掐屁股,會留下青紫印兒的……萬一一會兒主子來,看了不好交代。」

  這句話黃倩聽了卻立刻就惱了,擰著李梅的小耳朵就把她從懷里拉了起來,
看著李梅疼的乖乖在她腳前跪了,教訓著道:「你少拿主子壓我,主子來了看你
屁股上的紫印兒,生氣要打死我,我認命。……主子不在,我怎麼折騰你都得給
老娘忍著……還敢跟我頂嘴?我看你又欠揍了,去給我把包裡的板子拿來,……
怕屁股上有印兒是吧,來……我給妹妹遮蓋一下。」

  李梅沒想到黃倩說翻臉就翻臉,其實她從年紀上比黃倩還大了兩歲。但是今
天下午黃倩一進家門,她就被黃倩嘻笑顏悅、口蜜腹劍的氣勢壓制住了。……郭
雲鼎說過,讓她和黃倩自己辨清歸屬,李梅也從來沒想過能壓過先拜倒在主人腳
下的犬奴黃倩,只想著都是郭雲鼎的女人,以姐妹相稱和平相處,伺候男人的時
候也能有個照應,玩的時候受不了啦也好有個說情的。

  可是黃倩並不是這麼想,她很快就發現李梅雖然性格內在剛強,卻很受強勢
的女王的氣息壓制。而她帶的兩個女兒陳靜靜姐妹對她自然是畢恭畢敬,連帶得
李梅在黃倩面前也不自覺矮下半個頭去。剛開始,女兒王蕊佳在家的時候還好,
兩個美熟女說說笑笑,跟親姐妹閨蜜似的攀談融洽……

  後來女兒回了學校,前腳一走。就不知道怎麼在黃倩笑而言曰的動作下就被
把控了起來,然後又被剝光了身子,看著黃倩笑裡藏刀般的取出各種刑具,李梅
不得不無可奈何的低頭認了黃倩蔚姐姐,自己作妹妹。

  然後就是被一頓羞恥的淫虐,黃倩倒是沒怎麼動手打她,只是象徵性的抽了
幾下屁股。但是黃倩對於調教女性很有些經驗,總是能清楚知道女人最敏感、最
害怕、最擔心被觸碰摧殘的身體羞澀感官部位……

  在黃倩刻意的「照顧」下,沒多久李梅就求饒了,心甘情願的臣服在黃倩腳
下,直到被捆綁起來,折磨得死去活來,泄了幾次身子,才知道雖然同為男人的
性奴,這位黃倩的手段也不是她可以抵抗得來的。才漸漸對這位剛剛認下的姐姐
唯唯諾諾的害怕起來。

  本來李梅也是喜淫受虐的性子,讓黃倩折騰的也並沒怎樣委屈。而且黃倩跟
她同病相憐,又是個美人,對她動手動腳還覺得格外刺激興奮。只是看著同為黃
倩女奴的兩個和自己女兒差不多年齡的陳靜靜姐妹時候,李梅實在是拉不下臉來
糟踐自己的自尊。

  等那一對年輕的親姐妹走了,黃倩又把她帶到這裡,李梅也就顧不上自己的
臉面了。

  聽黃倩吩咐她拿板子,知道又要挨打了,而剛才想借著郭雲鼎的名義推脫一
下,恐怕被她惹惱的「姐姐」輕饒不了她。正猶豫間,就聽一個男人熟悉冷冰冰
的聲音從門口傳過來:「遮蓋什麼?……你做的很好,我看她就是掐得輕……你
怎麼沒在她屁股上掐一塊肉下來,讓她好好長長規矩。」

  李梅下意識渾身一哆嗦,知道是主人來了,只看到黃倩早滿面春情的迎上去,
規規矩矩得四肢著地在郭雲鼎面前跪趴了,嘴裡說著:「賤母狗黃倩給鼎哥問安
磕頭了,……妹妹梅奴剛才不聽話,還跟我頂嘴。母狗正想著責罰她呢。……不
知道主子什麼時候來的,可真想死我了。」

  嘴裡說著騷話,黃倩把美麗的臉蛋貼在郭雲鼎小腿的褲腳上,撅著大肥屁股,
真像條下賤的母狗似的磨蹭著,一副真心討好主人的樣子。

  郭雲鼎心裡頗有些感動,他知道黃倩雖也是受虐的性子,但並不太想做犬奴,
這麼作賤自己完全是為了郭雲鼎說過她是條「欠操的母狗」,所以這幾回見面玩
耍,黃倩就都以他圈養的母狗自居。

  李梅見郭雲鼎來了,聽著黃倩搶先去告了自己一狀,也沒想著辯駁,反正她
是要挨打的,索性隨她去了。只是靜靜的過來,在郭雲鼎面前跪了,磕了個頭,
謙卑的說了聲:「親爸爸,您來了……梅奴給你行禮了。……梅奴一定小心、盡
力伺候主子和姐姐。」

  黃倩並不知道郭雲鼎讓李梅玩的時候只許叫他親爸爸,正感覺到驚奇,就看
郭雲鼎板著個臉,進門坐在椅子上冷哼一聲,好像在生著誰的氣。不由得有點擔
心的看了他一眼,趕忙著找出拖鞋捧了,跪在椅子前,給他鬆鞋帶。

  李梅見郭雲鼎沒理她,也湊過來想伺候男人換鞋,沒想到郭雲鼎的皮鞋一動
就把她的手踩在地毯上,慢慢的用力碾壓著……

  李梅沒敢喊疼,也沒敢掙紮著把手抽回來,就那麼讓主人踩著小手,抬頭委
屈的看著男人,就聽郭雲鼎冷冰冰的說:「我聽說,你最近這兩天挺浪啊?……
怎麼樣,在邢姨公司那裡還習慣嗎?」

  李梅的手被堅硬的皮鞋踩得生疼,卻不敢面露半點不滿,怯怯的說:「挺好
的,……邢姨對我很好,教了我很多東西,還說要帶我儘快入行,讓我幫她呢。
……只是邢姨總是問我,是不是你的情人。」

  郭雲鼎看李梅疼得臉都有幾分扭曲了,才把踩著她手的腳抬了起來,伸到一
旁讓黃倩換另一隻拖鞋,而換好拖鞋的那只腳毫不留情的就向著李梅漂亮的臉蛋
上踩了下去。

  李梅不知道主人要幹什麼,又不敢躲閃,就那麼跪著被男人把臉踩踏在地毯
上,半邊臉被壓住在地上,半邊臉被郭雲鼎踩在腳下。她雙手趕忙扶著了地面,
躬腰曲腿,這種卑微屈辱的姿勢,讓她自然而然的把肥大的屁股撅在了身體的最
高處。

  好在這酒店的拖鞋倒是很柔軟,地毯也毛絨絨的,郭雲鼎也沒在意,把換好
拖鞋的另一隻腳隨意的往踩在李梅臉上的腿上一搭。

  這種主人高高在上,踐踏著跪趴著的卑賤女奴俏臉在地上的姿勢,黃倩在一
旁看著都覺得身上的血都燒了起來。然而李梅根本再顧不上什麼自尊,連反抗的
心思都沒有,只能側著臉枕在地上,小心的看著主人的臉色,就聽男人冷冷的問:
「那你是怎麼回答的?」

  「梅奴當然不敢亂講話,只說是嫂子的朋友。」李梅的臉被男人的大腳踩在
地毯上,說話都有些費力了。

  黃倩在一旁聽了郭雲鼎還給李梅安排了工作,心裡有點嫉妒,抬手就在李梅
撅得很高的大屁股上拍了一記,罵道:「什麼嫂子,那是主子的前妻。」

  「是……梅奴不知道怎麼稱呼,說錯了,請姐姐責罰。」

  李梅看著自己被主人踩在腳下,黃倩卻只是跪在一邊,心裡別提多難過了。

  「我怎麼聽邢姨說,你很不安分,總是發騷,對吧?……

  說說吧,都背著我幹什麼不要臉的事兒了。」郭雲鼎嘴裡有點渴,讓黃倩給
他倒杯水來,依然沒有半點把腳從地板上李梅的臉上拿下來的意思。

  「啊??!!……親爸爸,梅奴沒作什麼呀?……邢姨為什麼這麼說我?」

  「嗯??……你就沒有瞞著我什麼事兒嗎?」男人的口氣越來越冷,嚇得李
梅一陣寒顫。

  「沒有呀~!……親爸爸,梅奴哪敢什麼事兒,瞞著您,真的沒有呀。」

  李梅嘴裡這麼說著,可是眼光中卻泛起一陣躲閃的神色,就這一點點的稍微
猶疑,讓一直在仔細觀察她的郭雲鼎心裡一個翻個,看來腳下的這女人一定是有
什麼。

  郭雲鼎生氣了,踩在女奴臉上的腳開始用力的碾壓,把李梅的精巧的五官都
踐踏得有些挪位了,「真沒有嗎?……你再好好想想,別怪我沒給你機會。」

  李梅更害怕了,眼神中流露出恐懼的目光,只是嘴裡一口咬定說,沒什麼事
兒瞞著他。

  「這麼快就忘了?看來不給你吃點苦頭,你是不會說真話了,……黃倩,去
把她的鞋子給我叼來。」

  黃倩本來走過來,把水杯放在桌子上,聽了郭雲鼎吩咐,趕忙又趴下身子,
扭著大屁股,爬到門口,也不嫌髒,把李梅今天穿的一隻鞋子用嘴銜了過來。李
梅今天穿的鞋子是亮黑色的低跟軟底皮鞋,平日裡穿在她可愛的小腳上顯得十分
端莊質樸。

  郭雲鼎又開口了:「給我狠狠的抽這個騷貨的浪屄二十下,……給她長長記
性。」

  黃倩也不知道為什麼郭雲鼎剛來就發作李梅,聽了主人的命令哪敢猶豫,就
想伸手掀撅在面前的女人的裙子。

  「讓她自己脫……真是沒規矩,挨打亮屄都不會嗎?」

  李梅才知道是讓她自己動手,一點猶豫沒有,掙紮著挪了挪膝蓋,伸手到後
屁股上把裙子撩了起來,又費了很大力才把她大屁股上的短褲褪在了大腿上。

  一隻雪白肥厚的大白屁股就暴露在了男人面前,兩瓣白玉盤似的肥臀中間,
一隻緊閉的菊花和下麵肥厚的肉屄再也無處躲藏,在深色的股溝中和兩邊白膩的
臀肉形成很鮮明的對比。

  黃倩抬手愛憐的拍了一下李梅的大白臀,呵斥說:「自己扒開呀!……難道
還等著我伺候你?」

  李梅撅跪的姿勢,臉枕在地上,讓男人踩踏著,雙手背過去很費力的抱住她
的肥臀,用力的向兩邊分開,把下身的肉屄淫穴完全得亮了出來。黃倩這才滿意
的笑著伸手撫摸了一把李梅的陰戶和肉唇,喜歡的說:「妹妹的小屄可真肥厚,
裡面水汪汪的,就是口子有點小,一會兒抽腫了好服侍主子操屄啊!」

  說著手上的皮鞋毫不留情的對準李梅的肥屄猛的抽打了下去……

  「啪……!」

  「嗯……!」李梅咬著牙,抱著肥臀忍受著皮鞋底打在陰戶上的疼痛,只是
嗯了一聲。

  「挨打,不會自己查著嗎?……再說你姐姐這麼辛苦教訓你,就不知道感謝
嗎?……這下不算,重來!」

  「是。……梅奴知道了。」

  「啪……!」

  「哎呀~!……一梅奴謝謝姐姐教訓。」

  「啪~!」

  「啊……!……二,梅奴謝謝黃倩姐姐教訓。」

  「啪~!」

  「嗷……!疼啊~!……三,梅奴謝謝姐姐抽屄。嗚嗚嗚……!」

  ……

  李梅的陰戶本來生的就又嫩又小,怎麼扛得住皮鞋的摧殘,雖然是日常穿的
軟皮底的秋夏季薄底夾鞋,也不是女人嬌嫩的陰戶能承受的。沒兩下,李梅就疼
的眼淚橫流,抱住肥臀的手指甲深深的陷入到股肉中。

  可是郭雲鼎的大腳卻死死的踩住女人的俏臉,不讓她作出一絲半點的躲閃。

  李梅被打的陰戶很快就紅腫了起來,儘管黃倩已經慢慢適當的放輕了力量,
但是在男人目光的逼視下,她也不敢隨意應付了事,還是每下都扇打在菊花和陰
屄上,抽得李梅兩片小小的陰唇可憐的左右晃動著充血腫脹了起來。

  在可怕的抽打聲中,李梅慘哼著,牙關咬得嘎嘎直響,……

  還是強忍下身熱辣辣的痛苦,挨著數到了二十下,並感謝了黃倩的出手責打。

  二十下鞋底打完,李梅的小屄腫得高起了半公分,泛著可怕的深紅色把本來
肉褐色的陰道口和大小陰唇都襯顯得鮮豔了很多,連縮在股溝深處的菊花肛門都
被捎帶得紅腫了起來。

  「你這賤貨想起來了沒有?……是不是有什麼事兒忘了告訴我呀?」

  郭雲鼎看著被虐的眼淚鼻涕齊流,還拼命忍著痛苦抱著自己肥臀的李梅,淡
淡的問。

  「親爸爸,……你要打我,抽賤奴的小屄,何必找什麼藉口,梅奴真的沒有
什麼隱藏您的地方。」李梅咬了咬牙,依然嘴硬的回答道。

  「真是個不怕死的倔貨,……黃倩大概沒告訴你,我討厭女人瞞著我什麼,
背著我幹什麼事兒,……闖了再大的禍有我給你擔著,不過是該打的打,該罰的
罰……瞞著我,就是我作主人的管教不嚴,你問問黃倩,上次劉局的事兒,她就
瞞了我幾天,還不是故意的,我怎麼收拾她的?」

  黃倩臉一紅,趴下來對著地板上的李梅說:「我沒能及時聯繫上主人……結
果讓主人用電擊器,電了我小屄和屁眼兒十幾分鐘……都把我電尿了……好妹妹,
你有什麼隱瞞的事兒,就快跟主子說了吧,屄和屁眼兒都給他抽了,還有什麼不
好意思的?」

  「……」李梅有點被黃倩說動了,但是沈默了片刻還是一個字沒說。

  「呵呵,……你也甭勸她了,就讓她保持這個姿勢在這兒想一想。……不許
給她上藥,讓她再疼一會兒,不然她記不住自己是什麼身份……黃倩,你今天的
高跟靴不錯嘛,有幾分女S的氣質了,給你妹子塞在後門裡,讓她一邊晾著……
你脫了,伺候我洗澡去。」說著,郭雲鼎站起身來,從李梅臉上挪開了肆虐的大
腳,開始解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是。主人。」黃倩畢恭畢敬的答應著,先脫了自己的高跟靴。雖然是嶄新
的,第一次穿出來,還是從包裡拿了個避孕套套在高跟鞋足有十公分細跟上,小
心的對準李梅暴露出來的肛門,先是吐了口香唾,用手指在李梅菊花上揉了揉,
給她慢慢得塞了進去。

  李梅的肛門是開發過的,但是塞入細長鞋根的過程不可能不觸碰到被打腫的
肉屄,李梅疼得十隻手指抓在屁股嫩肉上,在白白的肥臀上劃出幾道紅紅的血痕。

  「你這是何苦,……既然跟了他,就有什麼說什麼,還藏什麼小心思,哪怕
是賣過身,讓千人騎萬人壓,只要你不是有心背叛,實話實說,雲鼎都會原諒你
的呀~!……」黃倩並不知道李梅是郭雲鼎從「勾欄」裡贖出來的,接著又說,
「你這麼崩著,……他手重,真的會疼死你的。你不知道,他折磨人的手段多著
呢,喜歡遭這份罪是怎麼的?」

  李梅慢慢適應了肛門裡被捅入的鞋跟,就這麼跪趴著抱著肥臀,流著眼淚對
黃倩說:「姐~!謝謝你跟我說這麼多,……不是我不肯說,我怕說了,親爸爸
就再不要我了。嗚嗚嗚。」

  「黃倩,你別跟她費這麼多話了,……有的人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這世上
忘恩負義的人我見得多了,並不差她一個,你讓她自己撅那兒想想吧。……」郭
雲鼎心裡也不舒服,他可算是對李梅仁至義盡了,沒想到她還是存心有事兒瞞著
自己,頗有幾分煩燥的對著黃倩說。

  李梅哭得更悲情了,她稍稍抬起頭來,可憐的說:「親爸爸,……如果我如
實說了,你保證還能要我?我就全坦白交代。」

  「別,別……千萬別勉強,我現在要洗澡,什麼話,我出來再說不晚,…
…黃倩,過來,我想操你的小屄了……」

  黃倩十分憐惜的看了一眼撅趴在地上的李梅,急忙脫著身上的衣服,拉著郭
雲鼎的手跟著他一起進入了浴室裡……
















0.017560005187988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