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請使用轉址到網站新介面模板瀏覽, 3600 秒后,
会转跳到 ==> https://18av.mm-cg.com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可憐像隻綿羊的教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陽光從窗戶照射到育英小學2 年3 班的教室裡,教室裡一共有40幾名的孩子
,正在一起讀書。講台上站著一位年輕漂亮的女教師,臉上帶著一副眼鏡,眼角
眉梢帶著幾分秀氣,看起來很文靜,上身穿著一件鋪滿粉色花朵的連衣裙,裙擺
垂到膝蓋,腿上套著一條肉色長筒絲襪,腳上穿了一雙黑色的高跟皮鞋。這位女
教師注視這全班同學,認真地聽著同學正在朗讀的課文。這位女教師叫李春嬌。
同學們都管她叫李老師,同事們都叫她春嬌老師。

  李春嬌從上初中開始,就成了班裡的班花,全班的男同學沒有不圍著她轉的
,為此李春嬌的父母特別操心,生怕女兒被哪個男同學給帶壞,於是在春嬌中考
時候並沒讓女兒考普通高中,而是上了師範專科學校,是這個城市唯一的一所師
範類中專學校,專門培養幼兒教師,或是小學教師,只招女同學,沒男生。李春
嬌在這所學校念3 年中專以後,又考入該校的大專部學習2 年,大專畢業那年她
剛剛20歲。育英小學正招教師,李春嬌便被招進這所小學當了一名班主任老師。
教的是數學和語文這兩門主課,從一年級開教起。作為一名小學教師,李春嬌溫
婉而不失嚴厲,教學成績非常突出,深受同學的喜愛,領導的賞識,家長的認可


  李春嬌從小到大,一直都是在學校,觸的都是身邊的同學,老師,從此以外
就沒接觸過其他的什麼人了,雖然她現在是一名老師,但也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女
孩。

  「鈴」的一聲,下課鈴聲響了一下。

  「這節課就上到這,大家把書收好,中午在學校吃飯的同學去打飯,其他同
學站排放學,下午別遲到了,值日生早點來,記住沒」李春嬌每天中午放學的時
候都這樣不厭其煩的囑咐。

  「知道了」學生們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回答道。然後奔向教室外面站排等待的
放學。

  中午吃過午飯,李春嬌正在辦公室休息,這時候進來一個學生,衣服上有好
幾個腳印,臉上也有傷痕,哭著就進來了,李春嬌一看,原來是自己班上的一名
男同學。

  「進來,你怎麼了,別哭。」李春嬌把這個小男孩拉到自己身邊,一邊拿紙
巾擦拭小男孩眼淚,一面十分關心地看他臉上的傷「是不是打架了,和誰啊,快
跟老師說」李春嬌問道。

  「嗚嗚~~~ 」小男孩一面哭泣一面說「是六年級的大哥哥打的」。

  原來午休時間全校的學生都在操場上活動,這位小男孩和同學們一起站在籃
球場旁邊看六年高個子級的幾個男同學打半場籃球。一男生帶球跑的時候正好撞
到小男孩身上,小男孩一下倒地,這個高個男生被小男孩的腿絆了一下,也摔了
也跟頭。雖然沒受傷,但看被一個小孩子絆倒,就發起怒火,一把把小男孩揪起
來,嚷道「你瞎呀,操你媽的」

  啪啪!打了小男孩兩個耳光,又把小男孩摔個跟頭,踹上幾腳。

  「滾,傻逼。」高個男生罵道

  小男孩被嚇得直哆嗦,不敢吱聲,其他同學也不敢吱聲,因為大家都知道,
這個大個男生是學校老大,同學們都十分怕他,都是敢怒不敢言。於是就有人出
主意,讓小男孩去老師那告狀。

  小男孩把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老師,李春嬌聽後,十分生氣。

  「他現在還在操場上嗎?」李春嬌問

  「嗯,好像還在」小男孩回答

  「帶我找他」

  李春嬌拉著小男孩到了操場籃球架旁邊。讓小男孩給他指是誰打的他,圍觀
的同學,看見老師來了,也都閃開一邊,看著這位老師是如何收拾這位校霸的。

  「別玩了,不知道學校規定不讓打籃球嗎」李春嬌走到籃球場中間制止了這
群男生打籃球。「你是哪班的,叫什麼名」李春嬌問那個打人的高個男同學。

  「6 年5 班的,李軍,咋了」李軍不忿地看著比自己矮將近一頭的李春嬌。
絲毫沒有懼意。

  雖然李軍只是一個13歲的男孩,但是發育的挺快,有1 米8 的個子,近乎是
全校最高的男生了,還愛運動,顯得身材魁梧高大。如果不是臉上還充滿孩子的
稚氣,沒人會相信他是一個13歲的孩子。而這位李老師才1 米58的個子,現在穿
上高跟鞋也才1 米62左右。要是站在1 ,2 年級的小孩面前還行,站在六年級的
李軍面就前顯得十分嬌小了。

  「你是不是打我們低年級的同學」李春嬌毫不示弱的問道

  「不是,他剛闖我了,還把我絆倒了,還不道歉」李軍辯解道。

  「絆倒就打人嗎,他把你絆倒了,可你哪傷了,你看看,你把人家打的!那
麼大個子了,還有臉說~~~~~~~ 」李春嬌指著李軍,大聲的訓斥。

  「咋了,本來就是他絆我的」李軍繼續狡辯。

  「咋了?帶我找你老師去」李春嬌絲毫不讓。

  「我老師不在,外地學習去了」李軍回答完就想走

  「老師不在怎麼地,老師不在這事就完了嗎」李春嬌一把抓住想要走的李軍
說道。

  原來現在已經快七月份了,畢業班學生課程都結束,畢業考試完了,就差發
畢業證了,只不過沒到放假的日子,所以還得來上學。這些六年級的學生每天除
了填一些畢業相關的表格,就是在操場上自由活動,或是在教室看課外書。李軍
班主任正趕上要參加培訓,就請了假出差學習,他們班的學生就由鄰班老師代理
一下。

  李春嬌知道這個學生並沒有撒謊,但是看著自己的學生被打成這樣,這事也
不能就此拉到,於是又衝著李軍同學說:「你老師不是不在嗎,那好,明天把你
家長找來,你把這位同學打了,讓你家長來領人家看病!」

  「我家長不在家」

  「真的不在嗎,那好,我們到教務處去,現在就給你家長打電話,告訴你家
長你被直接記過了,你也別畢業了。」 李春嬌邊拽著李軍去教務處邊說。

  一聽自己不能畢業,李軍也真有點害怕,馬上就服軟了:「不用了老師,我
家長在!」

  「在嗎,不是不在嗎」李春嬌反問道。「在就讓他們明天來,聽見沒」

  「啊」李軍答應道「老師,要是沒事,我可以走了不?」李軍想趕緊離開。

  「走?就這麼走嗎?不會賠禮道歉啊」李春嬌厲聲斥道,兩眼瞪著李軍。

  這時候李軍領略到李春嬌老師的厲害,不得不當著其他同學的面給那位小男
孩道歉,儘管心裡一百個不樂意。

  連續兩天,李軍的家長都沒來學校,倒是小男孩的家長到校詢問了情況,李
春嬌覺得這件事不能就這樣結束,必須要找到李軍的家長,給人家一個交待。於
是就又到李軍的班裡找到了李軍,這個時候他們班正在發畢業證。

  「你家長還能不能來了」李春嬌問李軍

  「能啊,他們出差了,明天就回來」

  李軍答道。其實李軍的父母都在家,根本沒出差,李軍只不過是在推脫。

  「那好,明天最後一天,明天你家長不來,我晚上放學就到你家去,看看你
家長到底在不在家」李春嬌說完就走了。

  第二天李春嬌上完一天的課就在辦公室等李軍家長,一直等到放學,也沒見
家長的人影子,李春嬌覺得他的家長根本就不會來。可沒想到,晚上放學前李軍
竟然來找自己說,家長在家,但是有事出不來,想讓李老師去他家和他家長談。

  李春嬌覺得奇怪,但也想不出什麼別的來,也就答應了。

  放學後,李春嬌找到李軍「你不說你家長在家等著我嗎,你帶我去你家吧」

  「啊」李軍看到李老師找到自己,不由得暗自竊喜

  「你家離學校遠嗎」

  「還行,不算遠,老師,我們打車走吧。」

  「行」李春嬌也想快點見到李軍家長,就答應了。兩人打了一輛出租車。大
約1 個小時的時間,出租車停在一座別墅面前。

  「到了,老師」李軍付了車費,說道。

  「哦」李春嬌答應著,也下了車。

  「這就是我家,李老師請進來吧」李軍指著別墅說道。

  李春嬌一眼別墅,心想李軍這學生從小就生活在這樣家庭,肯定是被寵壞的


  兩人進了別墅。大廳裡就是一張長沙發,沙發前是張茶幾,李軍請老師坐在
沙發上等等。然後上了樓。

  不一會,就聽見樓梯一陣腳步聲下來了四個男青年,身材魁梧每個人都185
cm左右都是二十五六歲的年紀。這時候李春嬌也站了起來,看看他們四個人,問
道:「李軍家長不在嗎?」

  「我就是」其中一個男的說道

  「嗯?」李春嬌看看這個男的,心想他也就25.6的年紀,顯然不可能是他家
長「我問的是他的父母,不在嗎?」

  「哦,不在,你是李老師吧,有事和我說吧,我是他表哥」那個男的一邊說
一邊盯得李春嬌。

  原來這個人確實是李軍的表哥,叫王海,是這座城市有名的黑社會老大,靠
自己的勢力,承包了一煤礦做生意,社會上沒人敢惹他,道上的人都稱他黑老虎
。李軍看老師不斷地要找自己家長,就把這件事告訴了自己表哥王海,希望王海
幫自己對付老師,王海本想到學校幫弟弟拿點醫藥費就算了。可又聽李軍說,李
老師很年輕,還很漂亮,就是有點裝什麼的。於是就和幾個哥們到李軍的學校,
李軍偷偷給他們指出哪個是李春嬌老師。果然,他們一看到李春嬌,就都完全被
李春嬌的美貌驚呆了。他們都想得到李春嬌,,於是就想了這個辦法,讓李軍把
李春嬌騙到別墅。然後四個人一起干李春嬌。

  這位單純的春嬌老師那裡知道這些,就連黑社會是怎麼回事她都不明白,她
覺得黑社會只純正電影裡,現實生活中根本不會存在,即使存在,警察同志也會
將他們一網打盡的。

  單純的李老師就把李軍打人的事一五一十的對王海說了一遍,希望李軍家人

  能去學校給人家道個歉。王海一邊聽著一邊看著李春嬌:李春嬌戴著一副無
框眼鏡,顯得十分文靜秀氣,上身穿著一件粉色的無袖休閒襯衫,從上面領口處
隱約能看到白嫩乳溝,下身穿了一件黃色花的超短裙,裙子緊緊裹住了她拿性感
的小屁股,光著腿沒穿襪子,兩條腿地並在一起,腳上穿一雙涼托,露出兩隻嬌
嫩的小腳丫。

  「不就打個人嗎,至於老師還跑一趟?」王海輕蔑的問一句

  「嗯?」李春嬌被問得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皺一下眉頭,只應了一聲。然後
又說「那你看該怎麼辦?打了人,總得道個歉吧」

  「咋道歉啊?李老師」其中一個男的嬉皮笑臉的問。然後就要用手搭在李春
嬌的肩上,李春嬌厭惡地看他一眼,站了起來。



 「沒別的事了,我要走了,希望明天李軍的家長到一趟學校」說完,李春嬌
就要往外走。這時候四個人同時站了起來

把李春嬌圍在中間攔住李春嬌「李老師啊,好不容易來一回多呆一會啊」其中一
個人一邊說著,一邊伸手要摸李春嬌白嫩嬌紅的臉蛋

  「你幹什麼」!李老師趕緊用手遮打對方的手,臉有些微紅,大聲地喊道。

  「喊啥,干你,知道不」

  「躲開」李春嬌滿臉通紅,要用手推開前面這個男人。

  可剛一推就被這兩個那個男順勢抓住了胳膊。李春嬌想抽回來,可白皙滑

  軟的胳膊被兩個男的緊緊抓住,動都動不了,這時候李春嬌真的有些害怕,
但是突然看見李軍就在樓梯口看著自己,心想自己畢竟是老師,不想讓學生看見
自己失態就強作鎮定,用命令的口氣說:「撒手!聽見沒?」

  「我要是不撒手呢?李老師呵呵」一男猥褻的笑道。然後從後面一下子把李
春嬌抱住,兩隻手隔著衣服使勁抓著李老師的乳房

  「啊~~~ 」這時候李春嬌再也無法掩飾自己的恐懼了,失聲叫著。

  「幹什麼,快放了我,救命啊~~」李春嬌一面喊,一面掙扎。王海這時候過
來用手掐著李春嬌的下巴,把臉湊過來對著李春嬌紅嫩嫩小嘴唇吻了一口,然後
猙獰地笑著。

  李春嬌是在眾人的嬌慣中長大的,那裡受過這樣的欺辱,嚇得渾身哆嗦起來
,兩行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奪眶而出。一哭一面喊著,一面掙扎。但不論怎麼掙
扎,身體都被四個男的緊緊抓住。不斷地蹂躪,王海從後面分開李老師白嫩的兩
條腿,把就李老師抱了起了,白色蕾絲內褲從裙子下面漏了出來。

  「還穿蕾絲的,呵呵,真雞巴騷,一看就是找干」一個男輕佻的說著,還用
手隔著內褲摁了一下春嬌的私處。

  「嗯 啊」春嬌叫了一聲,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痛苦。

  「還雞巴叫。真幾把找干」還是那個男的,一面說,一面把手伸進春嬌的內
褲裡摸著春嬌的陰部。

  這時的春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既覺得屈辱,可身體上又有些亢奮。忽
然覺得下身一涼,自己的內褲被脫了下來,少女最隱秘之處完全地暴露在四個男
人的眼前。

  烏黑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覆在陰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
合在一起,一個男把頭湊到春嬌兩腿之間,仔細的看著,陰唇上非常乾淨,嫩嫩
滑滑的,不禁地在陰唇上親一口,伸出舌頭使勁地舔著。這樣一來李老師更加受
不了了,身體也不由得亢奮起來了。李春嬌在出租車上就想小便,一直憋著,到
了別墅,也沒好意思上廁所,想趕緊談完找個公廁方便一下。

  可現在,自己陰處被人這樣玩弄,這泡尿再也忍不住了,呲的一下就撒了出
來。尿了那個男人一臉,其餘的尿都尿在地上和另外兩個人的身上。李春嬌羞臊
的閉著眼睛把尿了出來

  「靠,這兩下就噴了」王海很詫異的問道。

  「噴個雞巴,這逼尿了,來你聞聞還挺有味呢」一個男的把春嬌尿自己手上
的尿放在王海鼻子下面讓他聞。

  「滾」王海罵了一句,但是這尿畢竟是春嬌的尿,儘管有些騷但也挺願意聞
的。其他的三個男人也同是這麼想的,畢竟這尿是美女老師的尿,他們也都不嫌
乎,

  沒有一個人去洗的,就連被尿了一臉尿的那個男人也沒有去洗。

  「上樓吧,上樓慢慢干」一個男的提議。

  「好」其餘人應著,王海也把李老師放下了。

  李春嬌站在地上,用手往下拽拽自己的裙子。恐懼地看著這四男。眼淚不住
地往下流,鼻子尖也都哭紅了,鼻翼呼扇兒呼扇兒地抽泣著,渾身直哆嗦。

  「咋樣啊,李老師,哈哈哈,還裝逼不了」王海故意加重說「李老師」這三
字,然後拍了幾下李春嬌早已經哭得粉嫩紅暈的臉蛋,侮辱地說。

  「不了~ ,嗚嗚」春嬌搖著頭,哭著說道。「上樓」一個男的喊了一聲,然
後一隻手抱住李春嬌的上身,一隻手托著李春嬌

  的腿彎,把李春嬌橫著抱了起來,李春嬌兩隻腳使勁蹬踢,腳上的涼托也都
被甩掉了,白嫩的小腳丫空中亂踢。

  李春嬌被抱進了樓上的一間房子裡,房子中間是一張很大的床,春嬌被扔在
床上,四個男人色迷迷地看著春嬌,發出邪惡地笑聲,向著春嬌慢慢爬來。此時
的春嬌只能無助地往床裡面退縮,春嬌這時突然覺得兩隻小手被人抓住,上衣從
頭上脫了下來,眼鏡也被他們拿掉,上身只有白色蕾絲邊乳罩包裹著春嬌豐滿白
皙的乳房,兩條腿被人按著,裙子也被脫了下去,粉嫩的陰部暴露在外面。

  春嬌無助地叫喊著「啊~~~~~~~ ,不要啊~~~~~~」,「你們幹什麼呀,放開
我,嗚嗚~~~~」。

  春嬌掙扎著,突然掙開了四個人的束縛,蜷曲在床頭的角落裡,這時的春嬌
全身只有一個胸罩,幾乎赤身裸體,兩手捂著私處。可憐巴巴地看著對方,想想
自己一會兒可能就要被強姦,渾身不禁的戰慄起來。

  四個男的這時也都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粗大的陰莖都直挺挺地。四個人相互
看看「誰先來」王海問一聲。

  「你先來吧,我們幫你」那三男說道。

  四個男人又去抓住李春嬌老師,胸罩被人一下子拽了下去,豐滿白嫩的乳房
顫顫巍巍地抖動著,粉紅色的小乳頭也一跳一跳的。王海把李老師壓在身下,對
著春嬌那猶如玫瑰的嘴唇使勁地吸允著,兩隻手揉搓春嬌白嫩豐滿的乳房,不時
地用嘴吸引著春嬌的乳頭,王海沿著李春嬌老師的身體向下親吻著,李春嬌感覺
的乳房脹脹的,乳頭也興奮地挺了起來,陰道也變得濕潤了,渾身像過電似地亢
奮著,身體裡充滿性的慾望,春嬌心裡不斷譴責自己這種慾望,但身體上的生理
反應無法掩蓋這種性的慾望。春嬌的陰唇被王海分開。

  「靠,這逼還是個處女!」王海分開李春嬌的陰唇看見裡面的處女膜,驚喜
地說了一句。

  「是嗎」,「是嗎」其他人也都湊過來看「還真是,看處女膜!」

  王海本想把手指伸到李春嬌的陰道裡,但怕把處女膜弄壞,就沒往裡伸,而
是撫摸揉搓春嬌的陰蒂。在陰道口輕輕用手插了幾下。

  李春嬌覺得渾身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一股熱流的淫水從陰道湧了出來。

  「恩啊~~,啊~ ,不要,啊」這時候李春嬌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興奮,不禁
的呻吟了兩聲。

  「不要個雞巴啊!都噴了,是不是特想被干啊,李老師。!」王海挖苦道

「嗯」李春嬌這一聲不知是答應,還呻吟。

  「真雞巴騷」四個男人紛紛地說。「干吧,再不幹,這逼老師要受不了了」

  「是嗎,李老師,想讓我干你不呀,咦,哈哈哈」王海滿臉邪惡,一邊壞笑
地問,一邊吻了幾下春嬌的陰蒂,又抓著春嬌白嫩的小腳丫欣賞著,春嬌的腳很
小,看上白白嫩嫩的,連腳跟都是白嫩嫩的,而且還透著微紅,五個小腳趾都胖
乎乎的,每個趾甲都是圓圓的,透著自然的色澤,整個小腳是一個漂亮的弧形,
肉乎乎的,而且還沒有一點肥的感覺,摸上去滑滑的、軟軟的、嫩嫩的。

  王海在春嬌的腳趾頭上輕輕咬了幾下,又在白嫩微紅的腳掌上輕輕吻著。然
後又在春嬌肛門上吻了幾下,在王海看來,春嬌的每一個地方都散發著迷人的體
香。儘管是身體最骯髒的地方。

  王海抓住春嬌的兩隻小嫩腳,跪在她兩條腿之間,粗大的陰莖頂著春嬌的陰
戶。儘管春嬌使勁地掙扎,但卻無濟於事,只能給男人增添幾分獸性大發的慾望
,李春嬌覺得下身一陣被裂開的劇痛,粗大地陰莖捅破處女膜塞進了春嬌早已經
濕潤但卻緊張的陰道。

  「不要啊,不要呃 .……」李春嬌近乎絕望地喊著「啊~~~~~~~~啊~~~~~~~
~~啊~~~~~~~~」李春嬌撕心裂肺地尖叫著。

  王海把李春嬌死死地壓在身下,厚大的嘴唇在李春嬌的臉上亂吻。兩隻大手
揉搓著豐滿而白嫩的乳房,不時地吸允著粉紅色的乳頭。此時的李春嬌絕望地掙
紮著,潔白光滑的兩條腿分在王海身體的兩側亂蹬,兩隻小手使勁推著王海的身
體,企圖想把王海從自己的身上推下去,王海死死地壓著自己,無論李春嬌如何
使勁都無法推動王海半點,無奈的李春嬌只好握起兩隻小拳頭,在王海的背上捶
打,屈辱的淚水在李春嬌的臉上流淌著,絕望地尖叫著。

  王海把春嬌兩腿推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粗大的陰莖把李老師的陰道塞得滿滿
的。破處的疼痛逐漸地減弱,一股熱流從的李春嬌陰道裡散發到全身,「呃啊,
呃呃~~~~」李春嬌終於發出了微弱的呻吟。她為自己的這種感覺感到羞臊難當,
一邊暗暗譴責自己,一邊又渴望這種感覺



王海在春嬌的陰道裡繼續地輕輕抽送著。李春嬌的陰道把王海的陰莖緊緊地吸裹
著。「操,處女的逼就是不一樣,真他媽的緊,操起來真雞巴舒服!」王海一邊
操著一邊說「我說李老師啊,感覺怎麼樣啊,爽嗎!」李春嬌知道王海在羞辱自
己,並沒有回答,雙眼緊閉,臉頰緋紅。眼淚從眼角有留了下來。

  看著李春嬌楚楚可憐的樣子,王海獸性大發,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每一次抽
插都能把陰莖把到陰道的外面,然後使勁地頂回李春嬌陰道的最深處,處女的鮮
血和淫水隨著抽插流淌到床單上,早已經淩亂的床單紅了一片,也濕了一片。

  「呃,呃~~~ 呃呃」伴隨著抽插,李春嬌早已經控制不住身體裡的快感了,
不住地呻吟著。王海俯下身體要去吻李春嬌,李春嬌並沒有躲閃,嬌喘的氣息從
李春嬌猶如玫瑰的嘴唇裡散發出來,沁香如蘭。王海深深地吸了一下從李春嬌唇
裡發出的香氣,然後緊緊地吸允著紅嫩的香唇。此時的李春嬌已經放棄了反抗,
從下體傳來的快感不斷地刺激著李春嬌的全身,她似乎已經不覺得這是被人強姦
,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讓李春嬌全身發緊,猶白色春筍一般嬌嫩的胳膊竟然主動
地摟住王海的脖子,迎合王海的親吻,兩條玉腿盤在王海的腰上,兩隻小腳丫在
王海的背後相互勾連著,嬌嫩而又迷人的腳趾向上翹著。王海早已經看出李春嬌
這種變化了,心想:「真他媽的是個騷貨,真不敢想平時在課堂上講課是什麼樣
子」。

  於是王海加緊了抽送。

  「啊呃啊呃,呃呃呃呃呃 ~~~~~~ 呃」李春嬌呻吟的聲音越來越急促。

  「這他媽的還是讓海哥強姦的李老師嗎,操,沒想到這也老師真雞巴浪啊!


  其他三個男的在旁邊看著李春嬌淫蕩的表情,一邊手淫的想著。

  這時王海把胳膊放在李春嬌的腿彎處,雙手拖住李春嬌豐滿圓潤的屁股,慢
慢地站了起來,李春嬌的雙手依然緊緊地摟住王海地脖子,生怕自己掉了下來,
兩腿夾雜王海腰的兩側。

  「啊啊啊啊啊~~~~~~啊~~~~~~」李春嬌似乎已經不再乎周圍是否有人看著,
也忘記了所謂的羞恥,杏眼迷離地望著王海,大聲地呻吟浪叫。

  王海抽插了幾下,陰莖就停留在李春嬌的陰道裡,頂在最深處的位置,雙手
挪到李春嬌到後背,環抱著李春嬌,將李春嬌摟在懷裡,這時李春嬌也緊緊摟住
王海,乳房在兩人中間死死的擠壓著,雙腿緊緊地盤在王海的腰上,兩隻嬌嫩小
腳丫在王海的後腰緊緊的勾著。粉紅香嫩的微微的向前,讓王海親吻用力地吸允
著,口裡的香舌和和王海的舌頭也攪在了一起。

  過了足足五分鐘,王海把李春嬌老師輕輕地放在床上,李老師嬌喘連連癱軟
在床上,王海把李春嬌的身體翻轉過了,李春嬌順從地跪趴在床上,圓滾滾的小
屁股向上翹著,王海的陰莖從後面用力地插了進去,李春嬌身體一蕩,從喉嚨裡
發出「呃」的一聲嬌吟,從陰道裡散發出來的快感迅速傳遍全身,王海一隻手拽
著李春嬌的胳膊,一隻手扶著李春嬌纖細較柔的小蠻腰。陰莖在陰道裡抽插著,
發出「嘖嘖」的水響,隨著抽插,李春嬌的小屁股被撞擊得來回直顫。

  「啊啊~~~~~~~ 啊~~~~啊~~我~~~~~ 啊不~~~~ 行了~~~ 啊啊啊呃」李春嬌
不住地叫喊著,被操得高潮叠起。這時王海突然把陰莖從李春嬌的陰道裡拔了出
來,一股淫水從陰道裡噴了出來,李春嬌「呃」的一聲,渾身一陣痙攣,又癱軟
在床上,發出嬌柔而又急促的喘息聲。李春嬌向王海望了一眼,顯得嬌羞而又嫵
媚。雖未做聲,但似乎從迷離的杏眼中,可以看出李春嬌仍然慾火中燒,充滿了
焦急的渴望。

  王海讓李春嬌仰躺在床上,將李春嬌彎曲的兩腿分開,陰莖在次插進了李春
嬌早已經淫水氾濫的小穴裡,李老師較弱的呻吟著,兩隻小手緊緊地抓住被單,
豐滿挺拔的乳房,隨著身體的晃動來回震顫著。王海一邊撥弄著李春嬌早已經堅
挺起來的粉紅色小乳頭,一邊不停地抽插。每一次抽插,李春嬌的身體都來回地
震盪。

  「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啊啊啊啊~~~~」隨著一聲聲的吟叫,李春嬌
的呼吸似乎越來越困難,越來越急促,又一輪高潮襲擊著李春嬌的全身,李春嬌
沈浸在高潮的快感之中不能自拔。

  在一輪猛烈的抽插之後,王海就覺得自己的陰莖膨脹的難以忍受。李春嬌的
兩條腿彎曲在王海的身體兩側,緊緊地繃著,兩隻腳的腳趾使勁地向裡腳心勾著
,纖細嬌柔的腰肢挺起小肚子向上彎曲,陰道脹得慢慢地,李春嬌就覺得身體一
緊,陰道裡一陣抽搐,一股隔熱流射進了裡面,然後蔓延四溢。

  王海就在李春嬌高潮極限的時候,把精液恰到好處地射了進去,王海把陰莖
慢慢拔了出來,李春嬌不由自主地發出了最後的幾聲呻吟,淫水和精液,還有破
處的血水夾雜在一起,慢慢地流了出來。李春嬌躺在床上,還未從高潮的興奮中
反過味,旁邊三個正在手淫的男人紛紛過來對著李春嬌的身體手淫,把精液射在
李春嬌的腹部和前胸。

  李春嬌回過神來看著自己周圍四個男人猙獰的面孔,邪惡的淫笑,回想起剛
被人強姦時自己淫蕩下賤的狀態,不禁失聲痛哭。四個男人滿意的出去了。

  過了一會,李春嬌的情緒慢慢的穩定了,用被單擦掉身上的精液,把脫下的
衣服穿好,內褲已經不知哪去了,沒有穿,陰部也已經有些紅腫,略顯疼痛。李
春嬌踉蹌的走出了別墅,屈辱的淚水在李春嬌的臉上不停地流躺著。無助地向著
遠方走著。


















0.018347024917603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