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量 BT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新作上架最快!(每天更新百部AV)



請使用轉址到網站新介面模板瀏覽, 3600 秒后,
会转跳到 ==> https://18av.mm-cg.com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媽媽是高級妓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媽媽是高級妓女







  大家好,我叫林小明,是跟媽媽姓的。今年16歲,是一所私立國中四年級

的學生,我對女人的愛好是熟女,漂亮的熟女。當然,我的媽媽就是這樣一個非

常漂亮的熟女:媽媽叫林麗雅,今年34歲,身高174CM,有柒了一頭的棕

色大波浪秀發,兩個乳房又大又挺,腰圍比較小,屁股也是又圓又翹,而且還有

一雙修長白晳的大腿,平時最愛穿長腿白絲襪和細跟高跟鞋。

   

  我爸爸在我7歲數時去了美國,之後就沒有了音訊,後來聽人說是跟了一個

非常有錢的富婆,媽媽爲此傷了心,也沒有談過男朋友,但卻穿著越來越時尚、

大膽甚至是暴露;有時我看到公車上有人揩她的油,她也不生氣,反而無所謂的

樣子。

   

  至於我媽媽是做妓女的(而且是高級妓女),我也是去年才知道的,之前我

常問她在什麽地方上班,她總是淡淡地說在某某公司當公關小姐,如果再細問什

麽,她就會發火;而且她也沒有帶我去過她上班的地方。所以,我之前也很相信

她的話,但因爲一次跟蹤,我才知道了實情。

         

                               一、這就是工作

  

  前年的一個夏天,媽媽接到電話後,對我說:「小明,媽媽公司有事,可能

會晚一點才能回來,你自己到冰箱裏找到什麽東西吃吧。」

   

  「哦,那你要早點回來。」我答到。



  「知道啦,不過你都這麽大了該自己照顧自己了」媽媽笑笑地說到,然後回

到她的房間。(注:媽媽上班的公司可真奇怪,媽媽每次去上班大多都會換上不

同的制服:有空姐的、文秘人員的,化妝品推銷員的,護士的,等等,反正好多

種,有次我問她的制服爲什麽會有這麽多種,她卻笑笑說:「以後你長大了就知

道了。」(不知道這次她會換上哪套。)



  我跟著媽媽來到她的房間,道到:「今天,你要穿跟套制服上班呀?」



  「嗯,穿這套黑色的文職套裝!」(這是一套很緊身的職業女裙套裝,配上

白色的腿襪很性感的)

  

  說著媽媽當著我的面,很大方地脫下家居服、乳罩和小內褲,又在衣櫃裏直

接選了一件白襯衣穿上,連內褲都沒有穿,就直接穿上了白色的絲質長腿襪和黑

色細高跟鞋。

   

  (因爲爸爸的背叛,媽媽對我的溺愛有點過了頭,上衛生間、洗澡、換衣服

都不背著我。但是不許我摸乳房和下身,只是有時淡淡地說:「兒子你都上國中

了還看媽媽換衣服,你們同學知道會笑話你的!」,我卻在一旁看著不作聲,心

裏暗笑著:我能看這樣漂亮性感的女人換衣服,我的同學知道要羨慕死我才對)

  

  因爲媽媽沒有穿內衣褲,我的下面已經硬了起來,而我還故作鎮定地問:

「媽媽,你今天怎麽不穿內衣呀?」

  

  「小孩子管大人的事這麽多做什麽?快去做功課。」媽媽有點不高興了。



  我只好默默地走開了。媽媽對著鏡子補了補裝,往胸脯和屁股上噴了點香水,

便急忙出了門。

  

  我正準備做功課,卻看到媽媽的手機沒有帶,我於是就追出門想把手機給她。

  

  我追到門口的時候,卻看到媽媽已經上了輛出租車。沒辦法,我也只好招了

一輛車跟著她。媽媽坐的出租車東轉西轉地到快出市區了,我好奇地想:媽媽的

公司在很偏遠的地方呀?這時,車來到一個好像廢棄的一個化工廠前停下了,我

的好奇心更強了,我決定看看媽媽上班的地方。我遠遠地叫出租車停下後,看見

媽媽進了工廠大門旁邊的小門。我悄悄地跟了上去。

  

  這個工廠還有點大,我跟著媽媽來到了一間小平房前,媽媽推門就進去了。

  

  我去伏窗下聽著裏面的對話。

  

  「哈哈,林小姐來啦!」裏面傳出一個老頭兒熱情的聲音。

  

  「是呀,李大爺,你老召我,我還不得快點呀!呵呵~ 」媽媽也熱情地回應

著。

  

  這時,我忍不住從窗縫裏看了看:這是一間不大的屋子,有點樣值班室,東

西也很少,只有一個很小的電視機、一張長木椅和單人床,一個小桌上有一部電

話,很起來還算整潔幹淨。接下來的鏡頭,讓我吃了一驚:一個60多歲的老頭

兒樓著媽媽的細腰慢慢地坐在了長木椅上,而媽媽卻嬌媚地有點發騷一樣在那老

頭懷裏扭著。頓時,我的腦子裏全是空白。

  

  「林小姐,真想死我了!讓我先吸吸的大奶子!」說著,老頭兒快速地解開

媽媽的外套扣子和襯衣扣子,媽媽的一對乳房像兩只小白兔一樣一下地跳了出來

(我好像明白了媽媽爲什麽不穿乳罩)。老頭一手捏著一個乳房,長著花白胡子

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吸著另一個乳房。而媽媽卻淫蕩誇張地叫著:「李大爺,輕點,

我的奶子快讓你捏破了,吸爛了!」

  

  而老頭兒沒有理會媽媽,卻更加賣力了。這時我的下面已經硬了。

  

  老頭兒大概吸了5分鍾,才停下來,雙手捏著乳房,用嘴去親媽媽的嘴唇。

  

  媽媽卻一點也不抗拒,反而心甘情願地跟老頭作著濕吻,還把她小巧的舌頭

伸到老頭兒嘴裏舔著老頭的舌頭,當時我就差點射了。

  

  他們這樣吻了一會兒,老頭才放開媽媽,說著:「來,婊子,給我吹一下!」

  

  媽媽淫蕩地笑笑說:「討厭,每次興奮了就叫人家婊子!」,然後跪在老頭

的跨前,溫柔地拉來老頭的褲子拉鏈,掏出老二,忘情地吮吸起來。

  

  老頭深吸一中氣說:「唉呀,林小姐,我這人你還不清楚嗎?就喜歡這樣。

但沒有半點看不起你的意思呀!」

  

  媽媽吐出老二說:「跟你開個玩笑嘛!呵呵!」,然後又一口含起老頭的老

二認真吸起來。

  

  老頭這時將雙手背到腦後,很享受地說道:「不知道爲什麽,從我第一次上

你,我就只喜歡你了,再年輕的婊子我都看不上。我這輩子的積蓄,在你這個小

妖精身上才一年時間就花了一大半了。不過,我覺得值!呵呵~~~~」

  

  媽媽聽到老頭的話,什麽也沒說,只是妖媚地給老頭眨了眨眼睛,然後是兩

下深喉!

  

  「爽!真他媽爽!好了,現在我要玩玩你的小浪穴了!呵呵~~」

  

  這時,媽媽吐出老二,一根細細的唾液絲線從媽媽的嘴唇連到龜頭上,這境

像真是淫蕩到了極點。媽媽誇張的呻吟著,很淫蕩地手扶著桌子撅著屁股分開修

長的雙腿,老頭在媽媽後面掀起套裙,媽媽又圓又翹的大白臀部和美腿暴露無遺,

老頭一頭紮到股間,一邊舔一邊用手指播進媽媽的陰道摳,說道:「小婊子,你

還真是聽話,叫你放空檔(指不穿內衣褲)來,你還照辦了!好!讓老子好好舔

舔!」

  

  「李大爺,嗯~~~ 我也真服了你,嗯~~~ 都不讓人家穿內衣褲嗯~~~ 來讓

你玩,剛才都讓開出租車的司機嗯~~~ 看了個夠!」媽媽一邊呻吟著,一邊跟老

頭講述著剛才的事。

  

  「呵呵,那怕什麽?你還怕男人看呀!你是個給錢就讓人操的婊子!」

  

  「嗯~~~ ,我就是千騎百操的婊子,嗯~~~ 嗯~~~ 你也來操我呀!快呀!

嗯~~~ 嗯~~~ 嗯~~~ 」,媽媽好像故意刺激著老頭的神經。

  

  這時,老頭將媽媽給吸大的老二,一下子全根播入陰道,飛快地操起來,但

是最多二十下就不動了,長長地叫了一聲,便伏到媽媽的背上,嘴裏出著大氣,

看樣子是射了。這時,我也忍不住了,把精射到了窗台下的牆上。

  

  「唉,老了,老了啊,不行了~~~ 呵呵!」老頭淡淡地說著。

  

  「呵呵,李大爺,你還是要多注意身體,要不然,幾下就硬不起來了,還怎

麽照顧我的生意呀?呵呵~ 」媽媽溫柔地回應著。媽媽也沒有摧老頭兒下來,反

而前後輕輕地搖著,讓老頭在她背上溫存式地休息。然後過了5分鍾,他們擁抱

著坐到小床上,而媽媽也沒有扣鈕子,就那樣敞著,老頭也不客氣地捏著媽媽的

乳房。

  

  「林小姐呀!你是我見過的小姐中,最有職業道德的!跟你們公司宣傳的完

全一樣呀!不愧是高級妓女!」

  

  「李大爺,你給了錢,還入了公司的高級會員,我當然要全心爲你服務,讓

你爽啦~ 」媽媽大方地說道。

  

  「不過呢,你這麽漂亮,這麽好的女人做這個太可惜了!」

  

  「哦?真的嗎?那你娶我呀!呵呵~~~ 」媽媽逗著老頭。

  

  「呵呵,你麽高檔的老婆我可養不起!一個月收入就有3萬!夠我幹六七年

的了!」

  

  「呵呵,」媽媽回應地笑了笑又說:「對了,李大爺你說說哪裏來的錢入會

呀,4萬塊對你來說可能不是個小數吧,而且每次給我的服務費小費什麽的也要

一兩千呀!」

  

  「唉!你我來往時間也不短了,我實話告訴你吧,我那口子出車禍保險公司

給陪了7萬,再加上我守這個破廠子每個月600塊錢,我沒有子女,也沒有別

的愛好,就入會了!而且就看上你了,別人我還不要!哈哈~~」

  

  「呵!李大爺你還真是個情種呀!」媽媽誇張地逗著老頭。

  

  「林小姐,今天我還想玩一下你們公司新宣傳冊上說的仙人酒,可以吧?你

給我介紹介紹吧」

  

  「可以呀。仙人酒就是把你的精液兌上啤酒,然後我把這酒當著你的面慢慢

喝下去。」

  

  「哇,還有這麽刺激的玩法,要多少錢呀?」

  

  「999塊,不便宜哦,要玩嗎?」

  

  「玩!大不了我多存二個月的錢再找你!可是~~~~」

  

  「呵呵,可是什麽?」

  

  「我恐怕沒力氣再射一次呀。」

  

  「對呀,這怎麽辦呢?」媽媽認真地想了想,又說:「沒關系,你把我小肉

穴裏射的精液摳出來就行了~ 」

  

  「這樣行嗎?太難爲你了吧」

  

  「沒關系,你是我的老客戶了嘛」

  

  這時,媽媽掀起裙子,蹲下,讓老頭拿了一個紙杯接到媽媽的小穴面,媽媽

就開始向尿尿一樣地把老頭的精液拉到紙杯裏面。

  

  「好了,兌酒吧。」媽媽溫柔地說到。

  

  「我這裏沒有啤酒,只有二鍋頭呀。」

  

  「好吧,就二鍋頭吧。」

  

  這時,老頭把杯子遞給媽媽,又拿來二鍋頭倒到杯裏,然後很得意地坐到椅

子上,媽媽就跪在老頭的跨前地上,一邊向老頭抛媚眼,一邊呻吟著,一小口一

小口地把這仙人酒喝到肚子裏,整個過程有2分鍾。

  

  「唉,白酒太烈了,我很少喝,受不了!」媽媽喝完後說到。

  

  「呵呵,今天又麻煩你了!行了。」老頭說到。

  

  「那簽單了嗎?」

  

  「好吧。」

  

  媽媽從手提包裏出一份紙單,在上面寫了一會兒,然後很職業正規地說:

「李大爺,我本次爲你做了「全品豎箫」、「浪漫濕吻」、「星球對碰」和「仙

人酒」4項服務,費用一共是2499元,請你核實簽字。謝謝~~」

  

  「好好,嗯~~~ 」老頭把字很快簽了。

  

  「李大爺,我可以穿衣服了嗎?」(靠!媽媽也太有職業道德了吧,這麽好

的服務態度?!)

  

  「穿吧。」

  

  媽媽在老頭同意後,把扣子扣好,然後全身上下細心整理了一番,把單子的

一份交給了老頭,另一份放進了手提包。媽媽走出門時,老頭還色色地在媽媽豐

滿有彈性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媽媽詳裝生氣地說了聲討厭,老頭卻傻傻

地笑了笑。

  

  看著媽媽出門了,我趕快找了一個角落藏了起來。等著媽媽走遠了,我才出

了工廠的門。今天發生的事對我來說太突然了,我真是很接受不了:我心目中的

媽媽本來是很偉大、很漂亮、很純潔的,可是媽媽卻是做妓女的,我感覺好像有

無數的小螞蟻在臉上爬,太難堪了,太丟面子了!我怎麽會有一個當妓女的媽媽

呀?

  

              二、媽媽的坦白

  

  我難受地回到了家,媽媽卻還沒有回來,我雖然很難受,但心裏卻有另外一

種很刺激的感覺,我也說不清楚那是什麽。媽媽剛才爲那老頭淫蕩地服務的鏡頭

在我頭腦中揮之不去,而且還越來越強力地刺激著我的神精:難道我也像剛才那

個老頭一樣享用媽媽的肉體?不會的!不是的!不可能!我自己的理性和邪性在

對碰著。這時,傳來了開門的聲音,媽媽回來了。

  

  「兒子,你有沒有吃東西呀?餓不餓?」媽媽邊向我所坐的沙發走來,一邊

在關心地問我。

  

  她還是剛才那身打扮。我心想著:天呢,她怎麽可能裝得那麽好?剛才還是

一個給錢就可以操的婊子,現在卻是一個盡職慈祥漂亮的母親?!她就是一個婊

子!對!沒錯!

  

  「哦,你的手機沒有帶吧?」我隔了半天才回應她。

  

  「是嗎?我走得急忘記帶了。」(哼!賣肉那麽急幹什麽?真是個賤貨!)

  

  「我剛才,嗯~~~ ,我想給你把手機~~~ 送去,所以,就跟你到了,嗯,

你~~工作的~~~ 那個~~地~~方」,我壓著怒火,吞吞吐吐地竟然把跟蹤她的

事說了出來,我的心要跳到嗓子眼了!我真不敢相信自己那麽直接地說出了那話。

  

  媽媽站在我身邊,眼睛大大地盯著我,一下呆若木雞。

  

  「什麽?你說什麽?你跟我到了什麽地方」,媽媽像要瘋了一樣大聲急促地

問我,「你都看到了什麽?啊?你快說?!」

  

  媽媽說完後一下全身無力地癱坐在了對面的沙發上,我低著頭,心髒要跳出

來了一樣,我知道我的臉肯定紅肯出奇,難過、憤怒和興奮煎熬著我。媽媽陰著

臉,慢慢地低頭哭了起來,但沒有聲音。我們就這樣沈默了幾分鍾,媽媽漸漸地

停止了哭泣,面無表情地仰著天花板。

  

  這時,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麽好,我滿心矛盾地清清嗓子,小聲吞吞吐吐地說

「媽媽,嗯~~~ ,我知道我不該跟蹤你,嗯~~~ 但是開始我真的是想把手機帶

給你,沒想到看到了一些我不該看的事,我~~~ 」

  

  「不怪你,孩子,都是媽媽不好,媽媽對不起你!」,媽媽打斷了我的話,

郁郁地,輕聲說:「你知道的,媽媽是個爭強好勝的人,自從你爸那個負心狗丟

了我們母子後,我們的生活就從天上掉到了地下。

   

  但是,我不甘心被周圍的人笑話看不起,所以我要賺錢!賺很多錢!我們要

住電梯公寓,吃山珍海味,穿全身名牌!但是,媽媽一個小文員,哪裏去找那麽

多錢呢?所以,我去應聘了XXX公司的高級~ 妓女。」

  

  「可是,媽媽,你怎麽可以做這麽下賤的工作呢?!」我忍不住大聲說到。

  

  「唉,媽媽也是沒有辦法呀。」媽媽謙意地說。

  

  「反正以後,你不準再做這個了!」我站起來指著媽媽喊道。

  

  「唉,兒子,我不做這個,那我們拿什麽錢來供樓?拿什麽錢來給你交學費

(我就讀的私立學校很貴,一學年就要2萬塊)?你想過沒有呀?啊?」

  

  「我們可以不住這裏,我也可以不讀私立學校!」我怒喊首。

  

  「不行!我已經被人抛棄了!已經讓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看了笑話,我不能再

回去過那種生活了!不行!我受不了!」

  

  「什麽不行?!有什麽不行?!我看你是過慣了這種有錢生活!過慣了隨便

被人操的生活!」我發怒地喊著。

  

  這時,媽媽站起來,直直地瞪著,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的一巴掌狠狠地落

到了我的臉上。我則呆呆地看著媽媽,一下沖到了我的房間裏,反鎖上門,撲到

床上大聲哭了起來。我感到我的一切都要崩潰了。

  

  大概過了幾個小時,媽媽走到我的房門前輕輕地敲了敲門,說:「兒子~~,

對不起,是媽媽錯了,我不該打你,是媽媽對不起你,我們好好談談,好嗎?」

  

  說完媽媽也沒有說什麽了,我也沒有理會她,還是蜷在床上。

  

  過了一會兒,我想小便,就起來打開門,沒想到,媽媽還站在門口。我不敢,

也不好意思看她的眼睛。片刻,媽媽雙手扶在我的肩上,輕柔地說:「兒子,你

要知道,媽媽做什麽都是爲了你呀。只要~~只要你同意媽媽還做這個,不管你要

求媽媽做什麽~~都可以~.」

  

  我聽到媽媽這麽說,剛才那種莫明的興奮又出現了,我心裏一下又亂七八糟

地了。我慢慢擡起頭看著媽媽,媽媽竟然很嬌媚地看著我,我一下感覺口幹舌燥,

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真的是做什麽,做什麽都,都可以嗎?」我小聲問。

  

  「嗯~~」,媽媽竟然對我更嬌媚地笑回答道。

  

  這時,我感到一種最原始的沖動已經占據了我的大腦,我把目光從她的臉上

移到了她那又大又挺的胸脯上,就這麽直直地盯著,我感覺要射了。

  

  「呵呵,兒子,媽媽知道你平時最想摸媽媽的身體,媽媽今天就答應你。你

喜歡媽媽的乳房吧?」,媽媽竟然輕松地說出了這麽露骨的話,但我卻不知道怎

麽回答,仍然直直地盯著。

  

  「你喜歡就解開扣子,看看吧。」

  

  「我,我,我不,不敢。」

  

  「呵呵,我的兒子現在已經是個大人了,自己喜歡的東西,要自己來拿呀,

要不然,媽媽也沒辦法哦。」(天呐,媽媽竟然在刺激我的興奮神精!)

  

  但是,我還是不敢。這時,媽媽伸出自己的雙手放到她性感的胸脯上,很輕

挑地說:「不好意思呐?那媽媽來幫你開個頭吧」。

  

  說著媽媽,一顆一顆地解開了胸前的扣子,當解到最後一顆時,媽媽停了下

來,妖媚地看著我說:「你來解最後一顆。」我擡起發抖的雙手,一下解開了最

後一顆扣子,媽媽的雙乳第一次這麽近的呈現在我的面前,我差點興奮得暈了過

去。

  

  「呵呵,想摸的話,就摸摸看。」(媽媽太輕挑!)

  

  我一次伸出雙後,抓住那一對又白又大又挺的乳房,用力捏起來。

  

  「哎喲,你輕點呀,嗯~~~ 嗯~~~ 嗯~~~ 」,她一邊呻吟一邊說。

  

  就這樣,我捏著媽媽的乳房過了一會兒。

  

  「好了,等等,我們坐到沙發上歇一會兒吧」,我努力鎮定地說。

  

  媽媽走到沙發上坐下,我卻站在媽媽面前把注意力從乳房轉到了媽媽修長白

皙的美腿上。我跪在媽媽的前面,摸著媽媽穿著長腿白絲襪的美腿。

  

  「嘻嘻,小東西,看不出來,你還懂得玩女人呀?老實說,是不是在外面玩

過了?」媽媽看著我興奮得玩她美腿說道。

  

  「沒有呀,我只喜歡媽媽的,我沒有在外面玩過。」我急急地說「呵呵,兒

子的嘴還真會說話呀,我就是一個老太婆了,你會喜歡我?」媽媽逗著我說。

  

  「真的。」

  

  這時,我已經將手伸進了媽媽的裙子裏,便說:「媽媽,我可以看看你下面

嗎?」

  

  媽媽沒有說什麽,只是笑著把裙子掀起到腰上,媽媽的下體就全面表示在我

的眼前:中間一豎很少的陰毛,看起來很幹淨的樣子,有淺褐色的大陰唇,下面

的小陰唇竟然還是嫩嫩的肉紅色,再下面就是小巧幹淨的屁眼。

  

  媽媽這時說:「兒子,你就是從中間的那個小肉穴裏出生的哦!」

  

  我忍不住一口就吸住她的整個下陰,媽媽嗯地一聲說:「孩子,媽媽髒,不

能吸的!」,說著就想把我的頭推開。

  

  「不,嗯~~~ ,媽媽的身體不髒,嗯~~~ 我喜歡,嗯~~~ 我要吸~ 」,我一

邊吸著一邊說。

  

  「嗯~~~ ,好兒子,嗯~~~ 你喜歡吸,媽媽就給你,嗯~~~ 」

  

  這時,我下面已經硬得不行了,我便脫下褲子,想學著剛才那老頭那樣,將

我的老二插到媽媽的小穴裏去。這時,媽媽一下起身推開我說:「不行,我們是

母子,不能那麽做,這是亂倫,不行!快起來!」

  

  「你不是什麽都答應我嗎?!」

  

  「可是,我沒說你可以操我啊。」

  

  「不行,媽媽你騙人。別人都可以操你,我爲什麽不能操你,我就要!」

  

  「不行,就是不行。」

  

  媽媽和我就推拉了起來。

  

  「你實在想也可以,但是你要好好學習。如果,這次半期考試你能拿第一,

我就讓你操。」媽媽給我開出了條件。

  

  「好,這可是你說的!」

  

  「媽媽說話算話。」

  

  「可是,我現在很急,怎麽辦呢?」我幫我的老二問道。

  

  「呵呵,好辦,媽媽有辦法讓兒子爽!」,說完媽媽站起在,跪在我的前面,

一口就含住老二,認真地吸起來。這時,我哪裏受得了媽媽這個架勢,媽媽最多

給我吸了10下,我就一下把精液全部瀉到她嘴裏。媽媽卻嗚了一聲,竟然把精

液全部吞了下去,我一下癱軟在沙發上。

  

             三、最幸福的獎勵

  

  自從媽媽給我「品箫」後,我們母子的關系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媽媽原來

只是媽媽,而現在卻跟我像情人一樣,很刺激。有時她在做飯時我就悄悄地跑到

她背後,捏她的奶子,摸她的小穴,興起時幹脆拉下她的小內褲一陣亂吸;當然,

媽媽也爲了方便我,一般在家都會穿著暴露,而且也不穿內衣褲。

  

  一天晚飯後,我倚在媽媽身邊一起看電視,我的手當然是伸在懷裏,捏著她

的乳房了。看了一會兒電視後,我感覺了一點無聊,就問:「媽媽,今天晚上你

要去上班嗎?」

  

  「今天不去了。」

  

  「爲什麽呢?很多時候你晚上都是要出去的呀,今天怎麽不呢。」

  

  「今天是我的休息日」

  

  「休息日?做這個的,除開月經期,還有休息日呀?」我奇怪地問。

  

  「你以爲你老媽是一般的站街女呀?你老媽在的這個公司是很正規的。」

  

  「很正規?怎麽個正規法?你原來不願跟我講,現在總該跟我詳細說說了吧。」

  

  「嗯,好吧,今晚反正沒事就給你說說吧。」

  

  媽媽就從公司對她們這些高級妓女的管理到給客戶服務收費,從公司給他們

的福利到客戶等級很詳細的給我說了一遍。

  

  「那你爲什麽能忍受那天那老頭呀,他很惡心的。」我好奇地問道。

  

  「媽媽在正式做這個之前,公司對我進行過培訓的,那不算什麽的。雖然不

想給他做,但是沒辦法呀,他是公司的金牌會員。不過呢,他就是愛婊子婊子地

叫,人不是很討厭,做得也快,不纏人。」

  

  「哦,那你是不是還有點喜歡那老頭呢?」我逗著媽媽說。

  

  「好哇,你個小屁孩也敢取笑媽媽呀,看我不打死你。」媽媽祥裝生氣地拍

著我的背。

  

  「對了,媽媽,你每次都讓你的客人射在你的小穴裏呀?」

  

  「對,基本上客人要求這樣,都可以的。」

  

  「那你不怕染上病嗎?」

  

  「不怕,因爲公司要求每位有權內射的客戶,半個月到公司指定的醫院做檢

查。而且,公司對我們做這個的每個星期做檢查。如果發現有病,不論是員工還

是客戶,一律除名。」

  

  「哦,怪不得。那如果,金牌客戶不要求內射,還是要做檢查嗎?」

  

  「還是要做的,要不然就視爲自願放棄金牌客戶身份。」

  

  「那你不怕懷孕嗎?媽媽?」

  

  「呵呵,傻孩子,媽媽加入公司時有上了節育環呀。」

  

  「哦。」

  

  「媽媽,你什麽時候開始做這個的?」

  

  「大概在四年前。」

  

  「我怎麽一點也不知道呀?」

  

  「呵呵,你爲什麽會知道呢?」

  

                ……

  

  就這樣,我跟媽媽聊了很晚,媽媽也問了我比如:第一次射精是什麽時候?

看過多少A片?等等,我們母子彼此之間的了解也增多了。

  

  在媽媽許下給我的諾言後,通過自己的努力學習,我滿懷信心地考完了中期

考試,但是只得了第二名,可就差第一名0。5分,真是倒黴!我想這下完了,

沒戲了。我懷著失落的心情回到家,媽媽還沒有回來。

  

  我在沙發沈悶了一會兒,門外傳來了媽媽高跟鞋的腳步聲,她回來了,我怎

麽給她交待呢?

  

  「兒子,成績單帶回來了嗎?考得怎麽樣?」

  

  我不知道該說什麽。

  

  「考得怎麽樣呀?怎麽不說話?我在問你呐?」,媽媽說著話,向我走來。

  

  我低著頭把成績單遞給了她,她瞪著她漂亮的大眼睛細細地看著,一面慢慢

地坐下來。過了一會兒,媽媽安慰著我說:「沒得到第一名也沒關系,你的總分

不是只跟第一名差一點點嗎?沒關系的,下次再努努力吧。」說完,媽媽就起身,

也沒有再說什麽,扭著她那性感的身體到廚房去了。

  

  就這樣,我默默地吃完飯就回到房間做功課去了。

  

  大概要到10點的時候,媽媽推來門,來到我的身後說:「來吃點水果吧」。

  

  我轉過身,媽媽的打扮讓我眼睛一亮:一頭柒過的棕色大波浪秀發披在肩上,

臉上化了點淡妝,一件緊身花袖白色蕾絲襯衣透出裏面淡粉紅色的蕾絲乳罩,好

像紅紅的小乳頭都能看到,下身好像穿的得跟上身一套的花邊白色蕾絲短裙,美

腿上套著淡肉色的長腿襪,最要命的是,媽媽竟然穿著一雙白色細跟高跟鞋。媽

媽這身打扮又純又豔,太美了!

  

  我就這樣呆呆地打量著媽媽的全身上下。

  

  「呵呵,傻孩子,我叫你吃水果,不是叫你看我。」

  

  「哦~~」,我惺惺地回過神來。

  

  「兒子,其實,媽媽知道你沒有拿到第一名,很失望,但我知道你已經盡力

了,所以,媽媽願意給你。就當作是下次第一名的提前獎勵吧。」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喜出望外地說:「真~~~ 真的嗎?」

  

  「嗯~~」,媽媽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發說。

  

  這裏我一把抱起媽媽就開始亂摸,媽媽卻推開我說:「不要急嘛,媽媽都答

應讓你了,你還怕媽媽跑了不成?」

  

  媽媽把我帶到她的房間,讓我坐在床上,她卻跪在我的前面,幽幽地說:

「兒子,媽媽做了這個工作,很對不起你。媽媽也沒什麽好補償你的,所以媽媽

今天就把你當成金牌客戶,讓兒子爽個透。不過兒子,你要記住,媽媽這一切都

是爲了你,所以你要爭氣好好學習,將來有了出息,媽媽也就甘心了,知道嗎?」

  

  我緊張和興奮地不知道該說什麽好。媽媽又開口說:「兒子,從現在開始我

就是你的妓女,想怎麽叫我都可以,做什麽都可以。」

  

  這時,我又想起了媽媽被那個老頭操的鏡頭,興奮的同時有點生氣,又有點

刺激,所以鼓起勇氣說:「過來給我吸我的雞巴!」

  

  「是,先生~ 」,暈!媽媽竟然這麽順從地叫我先生。

  

  媽媽解開我的拉鏈,掏出我的老二,認真地吸起來。噢,媽媽的口技可真棒,

好爽啊!媽媽一邊吸一邊用淫蕩的眼神看著我,我興奮地想罵她,便罵道:「林

麗雅,你這個婊子,你是個給錢就讓人操的騷貨!給我淫叫幾聲,快點!」

  

  「噢~~~ ,啊~~~ ,我就是個給錢就讓人操的婊子,來操我啊~~」(媽媽還

真配合)

  

  「婊子,站起來,把衣服給我解開,把你的大奶子晃給我看!」

  

  媽媽站起來,一邊扭著身體一邊解著扣子,緊身花袖白色蕾絲襯衣敞開後,

媽媽裝著發騷地自己揉兩個大奶子,然後慢慢地把乳罩解開,抓著兩個奶子晃起

來。

  

  「對,就這樣再用力晃!」我說道。

  

  媽媽聽話地加快了兩個奶子的晃動速度。

  

  「婊子,把你的裙子撩起來!把你的浪肉穴露出來讓我玩!」

  

  媽媽把花邊白色蕾絲短裙撩了起來,拉開丁字褲。

  

  我迫不及待地把我的老二插進了媽媽的小穴,前後抽插起來。媽媽的小穴竟

然很緊,我就問:「媽媽,你生了我,又做這個這個這麽久,你的下面怎麽還是

很緊呢?」

  

  「噢~~~ ,被男人操得多了,當然就緊了~~」(靠!媽媽竟然這麽淫蕩地逗

我?!)

  

  「我要操死你這個蕩婦,媽媽這個婊子,你是個爛貨!」我用力地操著媽媽,

發出「啪~ 啪~ 啪~ 」肉與肉撞擊的聲音。媽媽也淫蕩地呻吟著,最後五十下,

我就把一泡精液全部射到了媽媽的小穴深處。

  

  「兒子,爽不爽呀?」媽媽淫蕩地問我。

  

  「爽了!爽了!」我無力的說著,「媽媽,我還想玩玩你的小穴,可是又操

不動了~ 」

  

  「呵呵,兒子的胃口還不小呐?好,只要你想得出來玩法,媽媽就讓你玩。」

  

  「媽媽,我想讓你像日本AV女優一樣噴出淫水給我看!」我拔出老二,豪

不客氣地一邊用手指摳著媽媽的小穴,一邊用說到。

  

  「好呀,噢~~~ ,兒子。噢~~~ 你用中指和無名指,噢~~~ ,來掏媽媽的小

穴,噢~~~ 」媽媽喘著氣,呻吟著說。

  

  我當然照做了,這時,我的兩根手指以很快的速度掏著媽媽的小穴,媽媽則

放聲地呻吟著,突然說:「兒子,噢~~~ 用力,噢~~~ 媽媽,噢~~~ 要噴出來了

~~」她話還沒說完,一大股淫水混著我的精液就從她的小穴噴射而出。

   

  由於我的臉離得近,我的臉上都濺上了幾滴淫水,而且媽媽噴得最遠的一滴

竟然射到了近一米外的地板上,真是量又大又足!媽媽也在忘情呻吟中達到了高

潮。

  

  後來,我們什麽也沒說,都累了吧。我把媽媽脫得一絲不挂,摟著睡著了。

  

              四、媽媽升職了

  

  我和媽媽就這樣過著又像母子,又像夫妻一樣的生活著。但媽媽只允許我一

周最多操她兩次,說是我還在長身體,不能由著性致來而傷害健康,要不然就不

許再碰她,我當然只好聽命了。

  

  一天,媽媽回家突然高興地跟我說:「兒子,媽媽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媽媽

升職了!公司的新董事長升我做了‘新員培訓督導’,以後就可以輕輕松松拿月

底薪5萬了!」(注:新職員培訓督導就是專門負責培訓公司新招進妓女的教練,

不過卻要被公司的什麽董事長、總經理的公司高層隨叫隨到,想操就操)

  

  「升職了?太好了!媽媽就不用一兩天就出去做事了嗎?」我高興的說。

  

  「是呀」媽媽也很興奮地說。

  

  「那媽媽就可以有很多時間陪我了?」

  

  「哼!陪你?還不是多點時間被你操。」媽媽用妖媚的語氣說道。

  

  「媽媽,既然你現在多點時間被我操了,你就做我的老婆吧?」

  

  「什麽?做你的老婆?呵呵,你還真想得出來呀~~呵呵」媽媽笑開了花,接

著說:「媽媽在家的時候隨時被你操,而且媽媽還要照顧你的飲食起居什麽的一

大堆事情。而你照顧過媽媽嗎?你這個小懶蟲連自己的襪子都沒有自己洗過一次,

連換個燈泡都不會吧?呵呵~~」

  

  「媽媽,那我從明天起就照顧你,家裏的什麽事都由我來做,媽媽你就什麽

我的老婆吧。我是認真的。」

  

  「兒子,今天你是怎麽了,盡說些奇怪的話呀?」

  

  「我真的是認真的。」

  

  「呵呵,兒子呀,你說說,你可以在媽媽的肉體上做你想的事,爲什麽還想

要媽媽當你的老婆呢?媽媽現在是不是你的老婆還有什麽分別嗎?」

  

  「有分別!我是想媽媽把我當起自己的丈夫來看待,而不僅僅是兒子來照顧。

媽媽我真的愛你,你就答應我吧?」

  

  「小屁孩懂什麽叫愛呀,還不是就愛媽媽這身上的肉?呵呵」

  

  「媽媽,你相信我,我真的愛你這個人,我是認真的。」

  

  「呵呵,你個子還沒有媽媽高呀,只能夠著媽媽的下巴。媽媽可不想要個矮

個子老公哦。」媽媽笑著逗我。

  

  「我今年才16歲,我還會長高呀。」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媽媽聽到我這麽說,笑得前仰後翻。

  

  「你不同意,我就離家出走!」我氣呼呼地說。

  

  「好好好,媽媽答應你。不過以後我們在外面的時候你要注意點。上次在公

車上你動手動腳的差點都被人看見了。知道嗎?」

  

  「好,那你叫叫我吧。」

  

  「叫你什麽?」媽媽明知故問。

  

  「你知道的~~」我撒嬌式地說。

  

  「好了,我的小老公,我的好兒子老公!這樣行了吧?」

  

  「呵呵,太好了,我的老婆媽媽」,我高興地在媽媽嘴唇上深深親了一口。

  

  「媽媽,說說你怎麽突然升職的?」,我好奇得問。

  

  「這是樣的……」,媽媽向我講述了她升職的原因和過程:原來媽媽所在的

公司的董事長因突發心髒病去世了,他才25歲的獨子何子杭就當上了這家資産

超過5個億公司的董事長。

   

  何子杭一直都媽媽的美色有想法:比如有幾次在公司裏,他看到媽媽去上洗

手間,就跟著,到了裏面,只要是沒人,就強吻媽媽的嘴唇、乳房,甚至是下陰。

但是媽媽礙於他是董事長的獨子,只好半推半就,但好在衛生間都人來人往,而

沒有操到媽媽。

   

  有一次衛生間很久沒有來人,何子杭就要硬來,媽媽只好說:他不是公司的

高級會員,是不能做的,公司的制度是很嚴格的,而且他老爸對他的管教也是很

嚴勵的,不允許他過早的涉足色情,所以如果被他老爸知道的話,他們兩個人就

慘了。另外,媽媽還答應他:等他繼承了家業,並給她升了職的話,就讓他玩個

夠。

   

  在媽媽的半哄半騙下,那時還不到20歲的小少爺也知難而退了,不過卻沒

有停止過吃媽媽的豆腐,媽媽也只好裝出笑臉敷衍著。可是媽媽怎麽也沒想到這

小子這麽快就撐權了。在何子杭當董事長的第二天,就把媽媽叫到了他的辦公室,

把媽媽往死地操了一頓,還玩了全套花樣。

  

  最後,何子杭答應給媽媽馬上升職,不過卻要媽媽自己去擺平其余的幾個公

司高層人士(當然也是幾個大股東),否則就不能馬上升職,理由是他剛撐權,

羽翼未豐不好太強硬,怕被這些元老以後把他給架空。

   

  當時,媽媽聽了這話還對何子杭的權謀之術和頭腦還真有些佩服。接下來,

媽媽就對幾個公司高層人士展來了公關:喜歡錢的就送錢,好色的就只好「送肉」

了。通過一次董事會,媽媽就當上了這個‘新員培訓督導’。

  

  聽完媽媽的講述,我心裏難過說:「媽媽,真不容易呀,你受苦了。」

  

  「你知道就好,媽媽這樣做,也是想多爲你找些錢,你不辜負媽媽就行了。」

  

  「你放心吧,媽媽,我會爲你爭氣的!我以後也找很多來孝敬你!」

  

  「媽媽相信你!」

  

  自從媽媽升職後,媽媽的上班時間跟一般公司的白領一樣了,都是朝九晚五,

不像原來沒有時間規律地出去上班。媽媽回到家以後我就會纏著她給我講些她當

天親身經曆的花邊故事,感覺太刺激了。

   

  我從心理上也慢慢接受了媽媽可能隨時被人操的實事,而且我對聽媽媽細講

她如何被陌生男人操的過程還很奇怪的感覺到越來越刺激。

   

  媽媽的收入增加了一倍,而工作卻比原來輕松了很多,所以看起來氣色更好

了,也更漂亮性感了,還買了一部近20萬的轎車以便上班和接送我上學使用。

   

  在我的要求下,媽媽也買了很多我喜歡的薄絲服裝在家裏穿,用她窈窕性感

的肉體使我每時都體會秀色可餐。我感到我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因爲我有這

麽漂亮性感又深愛我的媽媽老婆!可是好境不長,媽媽的一個讓這個美境掀起了

波瀾。

  

  一個周末,媽媽下班後,很殷切地爲我換上她第一次跟我做愛時穿的那套緊

身花袖白色蕾絲套裙,因爲她知道我就喜歡她那身打扮。

  

  「兒子,今天媽媽爲你穿了這套裙子,喜不喜歡?」,媽媽妖媚地問我。

  

  「老婆媽媽,我當然喜歡了,這套裙子對我來說太具有紀念意義了。」

  

  「呵呵,這次周二你操過媽媽一次,周五也操過一次,可惜你沒有機會了哦

~~」

  

  「媽媽,你在引誘我呀?」

  

  「沒有啊~~,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要遵守我們定的規則哦~ 」,媽媽的語言還

是很輕挑。

  

  「哼,那還說什麽~~」

  

  「但是,媽媽今天可以額外爲你一個機會……」

  

  「那我現在就要操你~~」,還沒等媽媽說完,我就坐到媽媽身邊,飛快地解

開了她的襯衣扣子,解開乳罩,抓兩只大乳房又吸又捏。

  

  「兒子,你先等等,」媽媽說想推開了我,「媽媽有個事要給你商量一下。」

  

  「什麽~~事~ 呀~ 」,仍吸著媽媽乳房,一邊含糊地問她。

  

  「你還想得起來,媽媽跟你說過的那個新上任的董事長嗎?」

  

  這時,我已經撩起了媽媽的裙子,隔著內褲,揉著媽媽的下服肉。

  

  「嗯~~,知~ 道~ ,叫何子杭的那個臭小子對吧?」

  

  「你怎麽罵人家是臭小子呢?」

  

  我把媽媽的內褲扒了下來,媽媽穿著一雙白色細高跟鞋和一雙白色長腿襪的

美腿再一次強烈起刺激著我,我的老二硬到了極點,一下掏出來在上面摸了一點

按摩油,就整要插進了媽媽的小淫穴,前前後後慢慢地操了起來。

  

  「我就罵他是臭小子!罵他臭小子還是輕的!我看他就是一個雜毛混蛋臭垃

圾!隨叫他打我老婆媽媽的主意,而且現在還隨時在操!哼!」

  

  「呵呵,原來我的兒子老公在吃醋呀?呵呵,可是操過媽媽的男人這麽多,

你這要罵到什麽時候呀?」,媽媽竟然無恥地逗著我。

  

  「你這個騷貨!我要操死你!」我有點生氣地用力操她了幾下。

  

  「兒子,不過,何子杭這個小夥子人還不錯,對我也很關照,你不要罵他了,

知道嗎?」(靠,媽媽竟然還爲那個何子杭說話?!)

  

  「好啦,我聽我媽媽老婆的。」

  

  「媽媽,嗯~~~ ,今天要跟你,嗯~~~ ,商量的這事,嗯~~~ ,就是他,嗯

~~~ 提出來的。」媽媽被我操得開始呻吟了。「兒子,嗯~~~ ,何子杭要我,嗯

~~~ ,搬到他那裏,嗯~~~ ,住,你願,嗯~~~ 願意嗎?」

  

  「什麽?!哦~~~ ,不行!不可能!」,我也被媽媽夾得爽起來。

  

  突然,媽媽一下把按下來,用女上男下的辦法動起來,還自己捏著自己的奶

子,叫起來:「兒子,哦~~~ 媽媽要到了,哦~~~ ,快~ ,向上頂,哦~~~ ,媽

媽的小肉穴!哦~~~ 」,這時,我和媽媽一起達到了高潮。

  

  我們相擁著休息了一會兒,媽媽開口問:「兒子,媽媽說的這事你同意嗎?」

  

  「不行~~,你是我的老婆,怎麽可以離開我搬到那個混蛋那裏住?那我算什

麽?!」我有點生氣了。

  

  「哎呀,媽媽這不是在跟你商量嗎?」,媽媽笑盈盈地說。

  

  「不行~~,不行~~,不需要商量!」我大聲地吼道。

  

  「兒子,你聽我說,何子杭人真的很好,對我真的是特別的關照,媽媽也總

該表示一下吧。再說,你也不小了,你跟差不多大的同齡人很多也在學校住,媽

媽離開你,你也可以培養一下生活自理的能力,媽媽總不能陪你一輩子吧?」

  

  「不聽不聽,我看你是變心了,你愛上那個混蛋了吧?你就是一個改不了本

性的騷貨!你就是一個臭婊子!」,媽媽的話讓我很生氣。

  

  「兒子,你怎麽可這說媽媽!」

  

  「就是!就是!」,我已經氣憤到頂點,這時,媽媽一下無力地坐到了沙發

上。我們半天就這樣都扭著頭不說話。

  

  過了一會兒,媽媽低聲說:「好,媽媽承認是有點喜歡何子杭。」

  

  「什麽?媽媽你答應做我和老婆!怎麽這麽快就變了?!」

  

  「我也知道你喜歡媽媽,媽媽也喜歡你,但這不是真正的愛情,我們必定是

母子。而媽媽的內心也需要一個真正男人的愛!」

  

  「媽媽,你是騙子!你爲什麽要騙我?!」

  

  「兒子,你聽媽媽說,你想要操媽媽了,媽媽隨時都可以滿足你的,只要媽

媽有空,你給媽媽打個電話,媽媽就回來了。當然你想到媽媽那裏來也可以的。」

  

  「這個騙人臭婊子!爛婊子!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說完後,我怒氣沖

天地穿上外衣沖出門去了。

  

  我在街上一路狂奔,淚水已經蒙住了雙眼。因爲看不清,我撞了很多行人。

  

  這時,我想一口氣沖過一個路口,可是一片強光向我急速飛來,我只覺得一

股強大的推力頂來我的大腿側面,像打籃球時被對方力量型隊員狠狠地沖撞了一

下,身子一下向另一邊飛了起來,然後重重地摔到地上,頭腦沒有了知覺……

  

              五、重生的我

  

  當我再有知覺時,我只感到右腿巨痛,全身無力,掙不開眼睛。我只聽到一

個女人嘤嘤地哭泣,好像媽媽的聲音。我在哪裏?這是什麽地方?我吃力地從嘴

裏擠出:「媽~~媽~~,媽媽~~」。

   

  這時一個少年發出了渾厚聲音:「阿姨!你兒子好像醒了!」,我努力掙開

了眼睛:一個同我年齡相仿,相貌英俊的男孩,高興地看著我。

    

  這裏,媽媽也出現在了我的眼前,媽媽一下伏在我的身上哭著說:「兒子,

是媽媽錯了,媽媽不搬出去了!兒子你不要再做傻事了。如果你有個好歹,媽媽

也不活了~~嗚嗚」

  

  「媽媽,媽媽~~」,我只有無力的叫著她。

  

                ……

  

  當我被車撞了後,一個做在我家附近的男孩,也就是我剛剛蘇醒時看到的那

個男孩,恰好遇到我出事。所以,這個男孩好心地將有送到了醫院,並從我的衣

袋裏到我媽媽的一張名片,通知了我媽媽。

   

  這個好心的男孩叫龍全友,也是國中的學生,而且還跟我同年級,只不過他

是在附近一所普通的學校裏讀書。通過醫生的檢查,我還真是幸運:雖然被車撞

裂了腿骨,但並不嚴重,而且還輕微的腦震蕩都沒有!準確地說就是被撞暈了而

已,所以只需要休息一個月就沒事了。我在醫院接受觀測治療了5天,就回家休

養了。

   

  而龍全友還隔一兩天就來我家看望我,所以我們很快成爲了要好的朋友。我

在家休養的一個月裏,我雖然對媽媽不冷不熱,而媽媽卻也沒有怨言,還是很細

心地照顧我,但我看得出來媽媽的眼神多了一分失落,不知道是因爲沒有搬出跟

姓何的那小子住,還是因爲我出事而錯過了本該把握的機遇。

   

  所以,我也想明白很多事:媽媽雖然愛我,而且也心甘情願地用肉體來呵護

我,但是我們必定是母子。想要媽媽像愛一個男人一樣來愛我,那是不太可能的。

而媽媽天生一張漂亮臉蛋,又一副性感豐滿的肉體,最重要的是她經曆了幾年的

皮肉生活,而且連親兒子都可以享用她的肉體,她已經曆練出了一個很淫蕩的心

態,很喜歡被不同的男人操!

   

  所以,我現在不能再像原來一樣看待媽媽了:比如以後媽媽如果當面我的面

跟別的男人做愛,我雖然還是會吃醋,但我感到更多的是一種強大的刺激和興奮。

  

  我的身體恢複得差不多過後,就開始上學了。我對媽媽的態度也轉變好了很

多,回到了我出事前的樣子,但沒有提出要操她,她也沒有引誘過我。但媽媽對

此也感到很欣慰了。媽媽再也沒有提說過搬去跟那小子住的事,但是我卻想問問

這個事,因爲我的心態已經變了,變得更喜歡與別的男人一起分享媽媽性感的肉

體。

  

  「媽媽,現在姓何的那個小子還有沒有叫你搬去跟他住呀?」我突然很沈著

冷靜地問出這話,叫媽媽吃了一驚。

  

  「有是有,不過媽媽說了你出事的事,他也沒有說什麽了。但還是兩三天把

我叫到他的辦公室裏做。兒子,你放心,媽媽不會答應他的。」媽媽著急地回答。

  

  「媽媽,我想經曆了這次事故後,我想清楚了很多事。我想我可以接受你搬

到他那裏去住。」,我說得很沈著。

  

  「什麽,兒子,你不要在氣媽媽了。媽媽知道錯了……」

  

  「不!媽媽,我是認真的。你想呀,你這樣的一個天生尤物,我想一個人獨

自抓在手裏也是不太可能的事。就像沙子一樣,抓得越緊漏得越快,何況你呢?

呵呵,都說女人是水做的,水會漏得更快。」,我打斷了媽媽的話。

  

  媽媽對我突然說的這一席話,一下沒了反應,只是睜大眼睛呆呆地不知道該

說什麽。

  

  「不過,我有我的條件。」我繼續說道,「條件要姓何的那小子當面跟我談。」

  

  「條件?!什麽條件?」媽媽愣愣地問我。

  

  「好,我就先給你透露一下我的計劃:第一,你搬到姓何的那小子那裏住的

時間只是周一、周三和周五,除非你們公司有特殊的事,其余時間,你還是屬於

我。第二嘛,就是叫姓何的那小子最遲在1個月內,再給你升一次職。他要是再

扯東扯西,就什麽免談。他如果這件事都辦不了,我看那個董事長他也當得沒意

思了。當然這些話我要來講,你什麽都不要說。」

  

  媽媽聽完我的計劃,半天才回過神來,幽幽地說:「兒子,你長大了。有頭

腦了,懂得爲媽媽考慮事情了,媽媽好高興……」,說完就哭了起來。

  

  「好了~ ,好了~~,不要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呵呵」,我安慰著媽媽。

  

  當晚,我就跟媽媽恢複了肉體關系。

  

  第二天晚上,何子杭如約來到我家,媽媽則裝著什麽都不知道去了廚房。當

何子杭聽了我提出的條件後,也是一愣,然後說:「兄弟,看不出你還真會安排。

行!我答應你!」何子杭顯得很爽快。這時,我才注意到何子杭長相很有男人味,

跟我媽媽差不多的身高,炯炯有神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略帶黝黑的皮膚,看起

來竟然有幾分神似劉德華。我心想:怪不得媽媽說喜歡這小子!

  

  何子杭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又說到:「兄弟,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自己這麽

漂亮性感的媽媽要跟別人過了,當兒子的肯定難受想不通。不過你跟你媽的事,

你媽媽也跟我說了,所以我更能理解你的心情。」

  

  「什麽,我媽跟你說什麽了?~~」我顯得有點慌亂和不好意思。

  

  「行了,兄弟,這沒什麽。說實話,我要是有你這樣漂亮性感的媽媽,我也

早就把她給做了。兄弟,你是幸運的,我還真羨慕你呀~~呵呵。」

  

  「呵呵,是嗎~~~ 」我有點尴尬地笑了笑。

  

  「那我們的這些約定什麽時候生效?」,何子杭很有點談判風格。

  

  「嗯~~」,我想了一下,「就從現在起生效吧」,我心想快點生效,媽媽就

快點升職。

  

  「呵呵,不要後悔哦?」,何子杭陰笑著說。

  

  「後什麽悔?不後悔。」,我也裝了一副很輕松的樣子。不能長這小子志氣。

  

  「好!今天是周三,你這漂亮性感的媽媽要跟我走了~~,你應該沒意見吧?

兄弟?」(靠,我被這小子套了!)

  

  「嗯~~~ ,當然!我說話算話~~」,我心是雖然有點舍不得媽媽,但也不能

讓這小子小看了。

  

  「好!兄弟,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以後大學畢業了,如果你願意的話,就

來我的公司,月薪5萬起!OK?」,何子杭顯得義氣、豪氣十足,難怪媽媽對

他有感覺。

  

  這時,媽媽聽到我們談得很好了,就來到客廳的,坐到何子杭的旁邊,看了

看我,又看了看何子杭。媽媽見我對她了點頭,然後說:「既然你們都談好了,

我也不說什麽了。小明,媽媽明天下班就回來了,今天你自己一個人可以嗎?」

  

  由於何子杭在面前,我只好說:「沒問題,你明天早點回來就行了。」

  

  「我知道了。你也早點睡吧。」

  

  就這樣,媽媽在我嘴上親了一下,就被摟著腰,不時回頭看看我,最後還是

坐上何子杭的奔馳600走了。

  

  媽媽跟何子杭走後,我望著窗外的夜光只好發呆了,這時門玲響了。

  

              六、媽媽的新愛

  

  我聽到門玲便就開門,結果是我的好朋友龍全友來了。

  

  進門後,龍全友東看西看,我就奇怪地問他:「你幹什麽呀?像做賊似的?」

  

  「林阿姨呢?怎麽沒看見她呀?」,龍全友問我。

  

  「哦~~,哦~~,她,她們公司有事出去了~ 」,我只好搪塞一下。

  

  「這樣呀~~」,龍全友眼裏透出了一些失望。我心想:他心裏在搞什麽鬼?

不過自從我身體和精力恢複後,我就注意看全友看我媽媽的眼神有些怪,是那種

半是好色半是尊敬的眼神。而且有一次我媽媽留他下來吃飯,他爲了偷看我媽媽

穿著淺肉色絲襪大腿的神秘帶,故意把筷子掉到桌下,檢了半天才檢起來。

   

  而媽媽這個風月老手怎麽會不知道他的想法呢?因爲不想給全友留下淫蕩的

第一印象,媽媽只好翹起二郎腿,把那性感修長的美腿夾起來。誰知道全友不但

沒有收斂,反而用火辣辣的眼神尋找看媽媽身體的每一個機會。

   

  媽媽出於全友救過我,又跟我是好朋友,只好裝出不知道的樣子,既不給他

機會,也不故意避開他,但我看得出來,媽媽的眼神裏有一種興奮。

   

  我們在一起聊了一下各自功課的進度,罵了罵討厭的老師和同學,談得很開

心。

  

  快11點的時候,全友又問我:「林阿姨還不回來嗎?」

  

  「哦,可能她今天不回來了吧」,我惺惺地說。

  

  「嗯~~,今天林阿姨不在,我可以問你個事嗎?」,全友有點不安地說。

  

  「問吧。」

  

  「問了,你可不許生氣呀」

  

  「怎麽會呢?」

  

  「當然,如果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哎?~ 我說你怎麽搞得婆婆媽媽的呀?」

  

  「哦」,全友清了清嗓子問道:「林阿姨到底是做什麽工作的呀?」

  

  「這個~~,哦~ ,就是~ 那個~ 公關,就是~ 陪公司的客戶吃吃飯什麽的」

全友突然問我這個問題,搞得我一下緊張起來,我只有吞吞吐吐地回答了他。

  

  「可是,嗯~~,我看到這個上面,嗯~~,怎麽有林阿姨的,嗯~~,名字呀」

說著,全友從衣包裏拿出一張紙單(這可能就是媽媽說沒有找到的那張爲客戶服

務後的簽字的單子,媽媽就靠這些單子去公司拿報酬的。可是媽媽怎麽這麽不小

心給弄丟了呢?而且還讓全友檢到了!)。

  

  我接過紙單,看看全友,又看看紙單,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全友看見的尴尬的表情,連忙說:「對不起,小明,我不是故意的。」然後

站起來說:「對不起,就當我都沒問,什麽都不知道,對不起。這麽晚了,我該

走了。」

  

  全友朝著大門走去,正當他要開門時,我說:「等等,全友!」

  

  全友停在了那裏,回過頭來看著我。

  

  「全友,這紙單你在哪裏找到的?」,我惺惺地問。

  

  「嗯~~~ ,就在這門後。」,全友指了指大門。

  

  「你真的很想知道我媽媽是做什麽的嗎?」

  

  「是~ ,可是你不想說的話……」

  

  「全友,你先坐過來吧。」我打斷了他的話。

  

  全友坐在對面的沙發上後,我清清嗓子說:「全友,你救過我,又是我的好

兄弟。既然你真的很想知道,我就告訴你,不過你不能向別人傳。要不然,我媽

媽肯定會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好,我發誓不會說出去一個字。」全友興奮向我保證。

  

  接下來,我就向全友說了媽媽的大概情況。全友聽得面紅耳赤。

  

  「林阿姨這麽漂亮的一個女人怎麽會做這種工作!」,全友聽完後,感慨萬

分。

  

  「開始我跟你的法想一樣。但是現在我不這樣想了。」

  

  「那你現在怎麽想的?」

  

  「也許你對我媽還不夠了解吧。我媽媽其實骨子裏很騷,很喜歡嘗試跟不同

的男人發生不同的性愛。再說,我媽媽這麽個天生尤物如果就爲我那個負心的老

爸守活寡,不是太可惜了嗎?」

  

  「那你跟你媽媽,已經那個了?」

  

  「對,我媽媽用她肉體說服了我允許她繼續做這個工作。」

  

  全友聽了我的話,驚得半天合不了嘴。

  

  「行了,你也別那麽吃驚了。現在這樣的事雖然不是很多,但也不會只有這

一個吧。」

  

  「哦~~,可能吧。」,全友紅著臉說。

  

  我們又一起聊了一些別的事,但我看很出全友一直沈浸在剛我那些讓他吃驚

臉紅的故事中。當我送他出門時,他突然說:「小明,我想~ ,我可不可以~~」,

又接著說:「哦~ 沒什麽~ ,我走了~~」。

   

  呵呵,全友這小子想說什麽我能不清楚嗎?雖然他很想說想玩我媽,但是沒

有親口說出來,我也沒辦法。我總不能問他是不是喜歡我媽媽,想操我媽媽吧?

我想,全友今晚肯定沒法入睡了。

  

  過了兩天的一個下午放學的時候,龍全友在校門口突然找到,說有件事要求

我。呵呵,我當然知道是什麽事了,可是我卻裝出什麽都不知道,好逗逗他。全

友把我約到一個小面館裏說了他的想法。

  

  「小明,嗯~~~ ,我很喜歡,嗯~~~ ,林阿姨,我~~~我~~我想~~」,

全友吞吞吐吐地開始說話了。

  

  「哎呀,我,我,我,我什麽我呀?你變口吃了?呵呵」,我逗著他。

  

  「嗯~~~ ,我想好好看看林阿姨,你看可以嗎?」

  

  「看她,可以呀,不過你來我家幾乎每次都看得到她呀?」我繼續逗著他。

  

  「我是說,嗯~~~ ,我很想看看林阿姨的身體,嗯~~~ ,可以嗎?小明。」

  

  「呵呵,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吧,呵呵」

  

  「小明,你不要生氣呀,我是真的喜歡林阿姨。」

  

  「我生什麽氣呀,我要是生這種氣,早就在認識你之前就氣死了。」

  

  「那你看……」,全友期盼地看著我。

  

  「可以呀,誰叫我們是好兄弟呢?不過我媽的收費很高呀,你也看過我媽媽

給客人的服務單,這費用……」我仍然在逗他。

  

  「我有錢」,全友急忙說:「這裏我存了兩年,準備用來買新腳踏車的錢,

有300塊,我就看10分鍾。如果不夠我再想想辦法。」

  

  「哈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起來。

  

  「小明你在笑我錢少是嗎?」,全友愣愣地問。

  

  「哈哈~~,我是笑你的錢給多了。」

  

  「給多了?」,全友被我搞糊塗了。

  

  「你想想啊~~,你救過我,又是我的好兄弟,你想看看我媽媽的裸體,要是

收了你的錢,我過意得去,我媽也過意不去呀。」

  

  「真的嗎?小明」

  

  「當然了!」

  

  「那你看,今天晚上可以嗎?」

  

  「今天是星期二,行,你晚上8點來吧,我媽應該在。」

  

  「好好好……」,全友高興到了極點。

  

  「對啦,你幹脆跟你家裏說說,晚上就在我家過夜吧。」

  

  「真的可以嗎?」

  

  「是的~~~ ,你先回家去跟你家裏人說說吧。晚上見。」

  

  跟全友分別後,我回到家,見媽媽已經回到家了。媽媽正在做晚飯。我從後

面摟著媽媽,捏著她的大奶子。因爲剛才跟全友的對話,我的老二有點硬了,就

掏出來,頂在媽媽黑溥絲褲上,然後我覺得不過瘾,叫媽媽用她肉乎乎的下陰部

和大腿來夾著老二來回磨。

  

  「兒子,怎麽今天回來就這麽興奮呀?想操媽媽了?」,媽媽一邊做飯,一

邊用下陰部磨著我的老二問我。

  

  「媽媽,你今天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麽事呀?」

  

  「全友說他喜歡你。」

  

  「什麽喜歡我?有沒有搞錯,玩在的小屁孩都是怎麽了?」,媽媽說著露出

興奮的神情。

  

  「他還說想看你脫衣服,看你的光身子。」

  

  「啊?不會吧?」

  

  「真的,剛才他爲這事找過我。」

  

  「那你怎麽說。」

  

  「我只好答應他呀」

  

  「什麽,你答應了呀,你這孩子怎麽可以這樣?」

  

  「算了吧,媽媽,我看你也並不怕他看你吧。上次,他在餐桌下偷看你的下

面,你還不是張開大腿,讓他看了個夠的哦。」

  

  「你胡說,我沒有呀!再胡說,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我們就這樣打鬧了一會兒。

  

  「好了,媽媽,說真的,我已經答應他,他晚上8點鍾就來。」

  

  「嗯~~~ ,好吧。讓他看看也沒什麽。而且,媽媽也應該好好感謝一下人家

全友才是。」

  

  「那你去換套好看的衣服吧。」

  

  「知道啦,這還用你教我呀?」

  

  晚上還沒到8點,全友就來了。全友跟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媽媽則很大方

地跟全友打了個招呼,就進她的房間去了。

  

  「阿姨同意了嗎?」

  

  「你說呢?」

  

  「太好了~~」,全友很興奮。

  

  「全友,你喜歡我媽媽穿什麽像的衣服呢?」

  

  「隨便吧~~」,看樣子全友是不好意思說。

  

  「沒有叫隨便的衣服呀~ 」

  

  「那就穿護士的吧。」

  

  「媽~~,全友說想看護士裝。」,我大聲地朝媽媽的房間喊了一聲。

  

  「哦,知道了~ 」,媽媽回應了我。

  

  「小明,我好緊張呀。我的臉是不是很紅?」,全友不好意思地說。

  

  「第一次看美女跳脫衣舞,很正常。」

  

  過了一會兒,媽媽裝了一套粉紅色的護士出現在了我和全友面前。隨著我幫

她放音樂的節奏,媽媽妖媚地走到全友面前扭了起來。

  

  「全友,你真的喜歡阿姨嗎?」,媽媽一邊扭著豐滿的肉體一邊逗全友。

  

  「喜歡,當然喜歡~ 」,全友眼睛直直地盯著媽媽說。

  

  媽媽只面帶淫笑,什麽也沒說,隨著音樂的節奏,裝出自我陶醉的樣子,慢

慢解開扣子,慢慢解開衣帶,慢慢脫下裙子,看得全友直吞口水。

   

  不一會兒,媽媽性感的肉體上只留下了一套粉色蕾絲內衣:薄薄的乳罩絲料

透著小巧的乳頭,而透過絲質內褲連陰毛、陰唇都看得到。修長的美腿上套著淡

粉色的長腿襪。腳上搭配的是同色細高跟鞋。這時,媽媽把高跟鞋鞋尖的蹬著全

友的老二,全友興奮呻吟起來。媽媽又轉過身撅著屁股向全友展示她那若隱若現

的陰部。

  

  「全友,忍不住的話,你自己自慰呀。」,媽媽見全友興奮的樣子,很體貼

地說。

  

  「哦,好~~」,說著全友把老二一下掏出來自己玩捏著。

  

  媽媽轉過身,正面解開了乳罩,一對又大又挺的乳房跳了出來,接著又用富

有舞蹈動作地脫下了內褲。

  

  「阿姨,你的身體好美呀~~」,全友歎道。

  

  媽媽笑了笑,什麽也沒說,仍然扭著身體,向全友展示她性感肉體的每個部

位。可是過了好久,全友還是沒有射的樣子,他便說:「阿姨,我射不出來,可

能是太緊張了。」

  

  「哦??」媽媽用很淫蕩的語氣說。

  

  「媽媽,你就幫幫全友吧。」我說到。

  

  「好吧。全友阿姨幫你吸出來。」媽媽說。

  

  媽媽蹲下來,一把抓著全友的老二,開始吸起來,還很配合的呻吟。而全友

也不客氣地抓著媽媽的兩個大奶子捏起來。

  

  「阿姨,你真好~~我愛你~~」

  

  沒有兩下,全友就在媽媽的口中射了。媽媽便含著全友的精液去了衛生間。

全友則靠在沙發上出著大氣休息。媽媽再回到全友面前穿衣服時,全友的老二又

硬了起來,媽媽便問:「全友,你還想要呀?」

  

  「阿姨,我想要你這相地方。可以嗎?」說著就向媽媽的下陰部摸去,而媽

媽也沒有躲開。

  

  「全友,一下就來兩次對你身體不好哦。」,媽媽關切地說。

  

  「可是,我真很難過,很想再要一次。」

  

  「好吧,」媽媽說完後就跨坐到全友身上,用她的陰毛和陰唇去磨全友的老

二,用兩個大奶子去磨全友的臉,全友也不客氣地抓起大奶子吸起來。

  

  「兒子,去把按摩油拿來,幫媽媽下面抹點油。」

  

  於是,我用按摩油把媽媽的下陰抹一了一遍,還用兩根手指操起媽媽的小肉

穴來,媽媽卻說:「兒子,你別鬧了,全友還等著呢。」,說完就用小肉穴整根

吞下了全友的老二。

   

  由於全友的老二比較大,媽媽還嗯了一聲說:「全友的好大哦,抵到阿姨的

子宮口了。」他們就這樣上上下下的操了起來,我在一邊也沒親閑著,我的手便

在媽媽全身上下遊走。我也來了性勁,我掏出老二,站在沙發上,讓媽媽給我吸,

突然,全友噢地一聲射了,我也在媽媽的口裏射了。

   

  而媽媽顯然還沒有盡性,用力地磨下陰,不肯把全友的老二放出來,可是全

友的老二還是一下就軟弱地掉了出來。

   

  媽媽也不顧嘴邊還挂著我的精液便說:「兒子,去把媽媽的自慰器帶來。媽

媽今天被你們兩個小屁孩,搞得下不了台了。」

  

  由是,媽媽靠坐在沙發上,我和全友蹲在媽媽兩邊,一人擡起一只美腿。而

我並沒有馬上把假陽具插進媽媽的小穴裏,而是揉她的陰蒂,媽媽淫蕩的呻吟充

滿了整個客廳。

  

  「小明,你別逗媽媽了,快把自慰器給媽媽插進去。」

  

  「插到哪裏呀,媽媽你不說清楚,我怎麽插呀?」我還在逗她。

  

  「插到媽媽的浪肉穴裏,快~~~ 」,媽媽忘我地說。

  

  於是,我把假陽具一下整根操到了媽媽的肉穴裏,進進出出地玩起來。

  

  「兒子,快用你的手指掏媽媽的小穴,媽媽要到了。媽媽噴潮給你們看。」

  

  我當然照辦了。就在媽媽大聲淫叫馬上要射了的那一瞬間,全友一下拔出我

的手指,用他的口接住並吞下了媽媽的淫水和他精液的混合物。而且還在媽媽的

下陰部吸了好久。

  

  「全友,你爲什麽要吞阿姨的淫水呀?你不怕髒嗎?」,媽媽逗著全友。

  

  「只要是阿姨身上的東西,我都喜歡,才不髒呢。」,全友認真地說。

  

  「真的嗎?呵呵」,媽媽笑道。

  

  「你們倆少在那你打情罵俏地了,當我不存在呀?」我也逗逗他們。

  

  「喲,我的兒子吃媽媽的醋啦?」

  

  「我是說的真心話,小明你不要介意啊。」

  

  「我只是提醒你們不要太膩味了。」

  

  我們這調笑了一會兒,很快就12點了。當我告訴媽媽全友今天不用回家後,

媽媽竟然用一種萬種風情的眼神,對著全友說:「全友是想跟小明一起睡呢,還

是想跟阿姨睡呢?」

  

  「我很跟阿姨一起睡。」,經過跟媽媽發生了性關系後,全友變得大方了。

  

  「好哇,你這重色輕友的臭小子~ 」,我假裝生氣地罵全友。

  

  「好啦,兒子,全友是客人,你就自己睡吧。」媽媽竟然幫著全友說話。

  

  「唉,好吧,好我先去洗涑先睡了。」說完,我就去了衛生間,然後很快進

了自己房間睡覺了。而全友著摟著我媽小聲地聊天。

  

  睡到半夜,我起來方便的時候,聽見媽媽在房間裏歡快的呻吟,還有床響的

聲音。看來,全友這小子,今晚是不想睡覺了。第二天,我起床後,全友都走了,

我好奇地問媽媽他們做了幾次,媽媽開始還裝著害羞地說什麽就摟著摸了摸,在

我再三追問下,媽媽招供了:他們竟然又做了3次。我不相信,媽媽說她的小穴

都讓全友給操腫了,我扒開媽媽的內褲看了看,竟然真的有些紅紅地浮腫。

  

  我關心地問:「那你今天晚上怎麽應付何子杭呢?」,媽媽說:「這好辦,

用滴點紅藥水的衛生巾應該可以騙過他。」


















0.023186206817627__us__en-us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