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拆穿淫賤惡女的陰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不知不覺林峰從踏上水上花園至今已經超過六個月了,這天,美麗的小阿姨正用靈巧的長舌把林峰舔得醉生夢死,突然一陣急促的鈴聲響起……

『少爺嗎?我是懷叔。』

『哦,懷叔啊,您好,我是小峰,有事嗎?』

『你身邊有沒有人?』

『唔……這個……請稍等……』

懷叔是林峰老爸的司機,名為主僕實為益友,林峰還沒出世就跟了林父。據說林峰的父親對他有救命之恩,相當忠心,林峰也對懷叔十分尊敬。

懷叔剛才的語氣令林峰有些不安,心想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急忙示意小阿姨去隔壁,秋萍噘著小嘴本想撒會嬌,撇眼見林峰一臉嚴肅不怒而威,伸伸舌頭乖乖的起身迴避。

『懷叔,出了什麼事?』

『老爺最近身體大不如前,昨夜竟在樓梯上暈倒,不過現在沒事了。』

『怎麼會這樣,半年前不是好好的嗎?』

『我……我也說不清,總之,請少爺最好回來一趟……』

林峰風馳電掣般往家裡趕,秋萍阿姨使盡渾身解數硬是套不出半點口風。林峰自幼喪母,孤獨一直是他童年忠實的夥伴,也許正因為這樣,造就林峰少年老成,行事作風非常慎密。林氏集團的主席健康狀況惡化這事被傳開絕對不是件好事。

『爸,您怎麼了?』

林峰風風火火衝進家門天已經快黑了,一眼看到老爸正躺在按摩椅上看書。健康狀況似乎沒懷叔說得那麼嚴重,但父子情深,仍忍不住落下淚來。

『爸沒事,這不好好的,懷叔真是的,沒必要告訴你嘛。』

『什麼啊,上樓梯暈倒了還說沒事?』

『呵呵,傻兒子,爸真的沒事,陳醫生看過了,有點低血壓,休息一陣就沒事了。』

父子倆半年多除了水上花園開張慶典見過一次外,平時都是通通電話。當下有說有笑,直聊了近兩個小時。林峰仔細端詳發現父親確實除了眼圈有些凹之外並無大礙,心中一塊石頭落地。

林峰的父親中年得子,對林峰甚是溺愛,好久不見愛子於是叫林峰留下多住幾天。林峰考慮水上花園那邊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欣然應諾。

『咦,徐媽呢?』

林峰這才發現一直在林家幫傭的徐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個約30歲的豐膩少婦。

『唉!徐媽辭工了,說外孫沒人帶,子女都叫自己回家享享兒孫福,也是人之常情,我只好同意了。』

『哦!這樣啊,徐媽小時候可把我當親兒子一般。』

『別感歎了,我已經準備了一份厚禮過幾天叫人送去,以後你也可以常去看看她嘛。』

『噢……』

『這個阿姨來我們家一兩個月了,我們五百年前還是一家呢,也姓林。』

『林嫂好,以後請多費心照顧老爸。』

林嫂個子高挑,身材豐滿,頭髮在腦後束了個髻,黑色長裙上係一塊碎花圍腰,腳蹬半高跟黑布鞋,手臂和露在外面的小腿看起來白皙細膩。

林峰心裡不太舒服,倒不完全是因為徐媽走了,而是總覺得林嫂那白白淨淨的膚色不像能做粗活的人,擔心是否能像徐媽一樣盡心照顧父親。

父子倆喝了壺茶後又來了名女士,名叫梅媛。林峰前陣子已經知道最近有個女人和父親走得比較近。不過父親今日把她叫過來倒讓林峰有些意外,不在兒子面前避嫌看來父親很喜歡這個女人啊。

林峰悄悄打量了一下,見此女頗有些姿色,皮膚身材保養得當,舉止談吐也相當得體。心裡也升起幾分好感,思量著父親找個這樣的伴倒也不錯。

自從接到懷叔的電話後,林峰一直心急如焚,直到現在才發覺很疲倦。於是向父親、梅媛阿姨告別後回到房間倒頭就睡。

睡了兩、三個小時才爬起來給秋萍阿姨打了個電話,說過幾日就回去,小阿姨在那邊又撒了半天嬌這才掛上電話。林峰這才感到飢腸轆轆,主要是先前擔心父親,故一路賓士,晚飯都沒吃,於是輕輕走出房間去廚房找吃的。

才剛邁出房門就聽到了一些聲音,林峰自然非常熟悉這種聲音,有點不可思議。父親從前在自己面前可是相當注重家長威儀的,好奇心起,悄悄踱到父親房門前,一看房門居然沒鎖。

是了,平時自己不在家,沒人會不敲門自個進入父親房間,可能久而久之沒太在意吧。林峰輕輕推開一條縫。

只見梅媛阿姨全身赤裸,正坐在父親胯上,豐膩的屁股賣力扭動,雙手揉搓著自己堅挺的乳房。嘴裡不停發出淫蕩的聲音,父親也喘著氣拚命上頂,即將進入高潮的樣子。好一副男女交歡圖,看梅媛阿姨現在這番浪蕩模樣,和剛才可是天壤之別。林峰吐吐舌頭微笑著後退幾步,小心的下到一樓,逕直走進廚房。

從小就養成自立的習慣,天色已晚林峰也不想打擾林嫂,自個去冰箱翻找一通。一個託盤內盛著七、八個燉盅,林峰打開蓋,發覺是燉熟的血鴿,看起來味道不錯。拿了兩盅放進微波爐,燒鍋開水煮了點通心粉。

就在此時,聽到有人下樓的腳步聲,林峰出來一看正是梅媛阿姨,父親還在養神吧?林峰心裡暗笑。

『梅阿姨要走了嗎?』

『是啊,你爸有點累,我叫他歇著不用送我了。』

(哦!被你的屁股磨了那麼久肯定累壞了。)

『那我送阿姨回去吧!』

『不用了,你也挺累的,阿姨叫計程車就行。』

林峰也不再勉強,微笑著將梅媛送出家門。梅媛回頭瞥了林峰一眼,笑了笑轉身走了……

林峰覺得梅媛那眼神隱藏著什麼東西,總之自己有一點點反感。搖了搖頭,折身進了廚房。重新擰開火把通心粉煮熟,又煎了兩個蛋,微波爐裡的血鴿燉盅也好了。

一通亂嚼將食物全部掃光,林峰立感體力充沛,把盤子一股腦收進水池,回到一樓客廳看電視去了。

電視正上演某綜藝節目,各種清涼美女頻頻亮相。林峰很驚奇自己下體竟然會如此不安分。心裡連連罵到是不是見鬼了,居然電視畫面上的美女都能令自己產生興奮。最近性生活也都有啊?不至於剛剛偷看老爸和梅媛阿姨性交讓自己興奮吧?要興奮也不該等到現在才有反應啊?

腦子裡正亂猜著,忽然鼻子一熱一股粘腥液體從鼻孔裡幾乎是噴出來。林峰大步衝進廚房用冷水澆了澆,又把鼻血全部洗去,體內有種莫名其妙的燥熱,肉棒竟然硬了起來,尋思這事有點不正常。

看了一眼剛才扔進水池的盤子林峰若有所悟,打開冰箱門掃視一遍,把目光鎖定在燉血鴿上。林峰又拿了一盅倒在碗裡仔細觀察,挑出一些剁碎的藥材……

『淫羊藿』、『兔蒔籽』、『海狗腎』……媽的,這些全是藥效極烈的壯陽藥。林峰開始覺得事情絕對不那麼簡單,父親有心臟病史,不該如此大補的。那麼……是不是有人故意……林峰一陣心驚肉跳,想起早上懷叔吞吞吐吐的口氣,疑慮頓生,撥響了懷叔的手機……

『少爺,我一直不太好和老爺說,我覺得那個梅媛有點不對勁……』

『懷叔能不能查查那女人的底細?』

『好的,少爺開口了我就盡力去查,請放心吧……』

『謝謝懷叔,這事暫時不要叫任何人知道。』

林峰在客廳踱來踱去,暫時忘卻了肉棒脹疼的感覺。幾經分析覺得新來的傭人林嫂應該和這事有關聯,還是去探探口風比較好……

林嫂的房間就在一樓,林峰輕巧的滑到林嫂房門前,隱約飄出一些聲音,像是和某個人打電話。林峰只聽到幾個詞,似乎林嫂在找什麼東西但沒有找到。

『咦!林嫂,怎麼不去客廳打電話,要在這裡呢?』

『啊……我……我想不打擾少……少爺了!』

林嫂一邊慌張支吾著,一邊將一個小巧的手機往枕頭下一塞。

『你知道我在客廳?應該不知道吧?既然不知道何來打擾之說呢?』

『………………』

『林嫂以前是做什麼的?一直在幫傭?』

『是……的,一直都給人幫傭……少爺……』

『那你哪裡學到的藥材知識?』

『說什麼?……我……聽不懂……』

『那恕我賣弄,林氏集團以開發旅遊業為主,我們家旗下的產業有30%和飲食有關,碰巧我知道一些知識,比如說滋補藥膳!其實我對壯陽補腎的藥方也略有研究……』

『………………』

林嫂目瞪口呆,半晌說不出話來,眼前這個年輕人給她一種非常恐怖的感覺,渾身散發的那種精明幹練和實際年齡一點也不相配。

『把你的手伸出來……』

林峰喝到,言語中自然而然一種不可抗拒的威嚴。林嫂戰戰兢兢把一雙手伸了出來……

『好美的一雙手啊,白皙光滑,柔若無骨。我瞧瞧……嗯,無名指曾經戴過戒指,看這壓痕……顯示戒指的材質非常好,未給手指皮膚帶來任何損傷,四個九的足金吧?』

林嫂臉色變得寡白,林峰眼光如炬,在他面前似乎什麼也隱瞞不了,但仍做最後抵抗……

『啊……少爺,我真的……不知你說什麼……』

『撒謊!……給我老實點,你這手平時根本就少接觸洗滌劑,顯示你以前不是幫傭,為什麼撒謊?你來這幹嘛?』

『嗚……少爺,我真的是普通傭人啊……哇,你擰疼我了……』

『媽的,臭婊子,不見棺材不落淚……』

林峰氣往上衝,心中基本猜到了幾分。扯過一根帶子把林嫂雙手綁個結實,順手把林嫂的嘴也堵了。

『我問一句你點頭或搖頭示意……你事先就認識梅媛?……那些燉盅是你配製的?……你是梅媛專門安排進林家的?……』

林嫂既不點頭也不搖頭,蜷在地上嗚嗚咽咽的哭個不停。林峰暫時也沒有辦法,心想懷叔以前和黑社會關係密切,是否把他找來商量商量。

側頭見林嫂剛才因掙扎而衣裳不整,腫脹的乳房把睡衣領口蹦開,深深的乳溝暴露在衣領下。睡褲也拉扯下一截,微微隆起的小腹隨呼吸此起彼伏。拖鞋早飛到不知什麼地方了,兩截小腿和白嫩的腳掌裸露出來。林峰剛剛喝了兩盅加了藥材的血鴿,此時見眼前一具白花花豐滿的肉體,慾火馬上被挑到頂點。

嘿!就拿眼前的婦人降降火也無妨。林峰一臉淫笑地把林嫂抱在床上,不顧林嫂掙扎伸手將她的睡褲扯下露出兩隻豐滿的腿,走上前分開雙腿,肥厚的陰唇暴露出來。

就當著林嫂的面站著脫下了褲子,被藥材刺激得堅硬的肉棒青筋勃起,林峰將龜頭放在陰唇門口上下摩擦。

林嫂恐懼的看著林峰,可惜掙扎無效,眼睜睜的看著林峰將一根又粗又長的肉棒強行推進自己陰道。乾涸的陰道一滴水都沒有,但林峰受藥材刺激根本顧不得許多,站在床沿將林嫂兩隻肥腿提起來架在肩膀上就狠命抽插起來。

這麼機械性的抽插了幾十下,林嫂的陰道也條件放射分泌出一些淫水。林嫂屬於那種比較豐滿的女人,不過皮膚很白,林峰感覺肉棒就像在棉花叢中不停的拔出又刺入,似乎眼前這具陰道是個無底洞,不論肉棒怎麼使力都不能到盡頭。

龜頭已腫脹得發出紫色,這種藥真是很猛烈啊!林峰幹了二十多分鐘一點疲憊都沒有,只覺下體脹得難受。陰道有些鬆弛,哪裡能和小阿姨的小穴相比。比較豐滿的女人就是水多,淫水順著林嫂的洞口淚淚流淌下來,有一部分流在屁眼處。

林峰將手指插進林嫂肛門進行擴充動作,儘管林嫂痛得全身扭動,但林峰毫無憐花惜玉之意。將堅硬如鐵的肉棒插進林嫂肛門內,腰部不停聳動,肉棒兇狠的在直腸壁內衝撞。粗大的肉棒將直腸壁的粘膜颳破,帶出纍纍血絲。

估計林嫂的嘴巴沒堵住的話肯定會像殺豬一樣慘叫,林峰在林嫂的肛門裡發洩了半個多小時才有射精的感覺,將一股濃精射進腸道內。

混濁的精液順著屁眼流淌出來,林峰也累得精疲力盡,肉棒卻依然很堅硬。心想父親有心臟病,這些女人不明擺著想要父親的命嗎?一時火起抓住林嫂頭髮拖過來把嘴上的布拿掉。

『騷貨,你敢咬一下我就把你拖到大街上給人看……』

林峰一邊把肉棒塞進林嫂嘴裡一邊罵道。林嫂眼淚早哭幹了,也被林峰剛才一陣瘋狂的蠻幹嚇怕了,睜著一雙紅腫的眼睛急忙含住肉棒上下套弄。

林峰側身把林嫂剛才塞進枕頭底下的手機掏出來,按了重撥鍵看清楚電話號碼,撥通懷叔電話。

『懷叔,請想法給我查一下這個手機是誰的,號碼是……』

通完話林峰將手機扔在一邊,雙手捧住林嫂的臉,認真享受起林嫂的口技。林嫂生怕再遭罪,非常賣力的給林峰作著口交,一根肉棒被口水反覆塗抹了無數遍,林峰瘋狂過後藥性散發了一些,漸漸有了點發自內心的快感。

以前和其他女人上床的時候還是比較紳士的,今天性交是破天荒的野蠻,似乎也有種說不清的刺激。林嫂的嘴早就酸了,舌頭幾乎抽筋,林峰也再次到了不得不射的地步。

強行將肉棒往林嫂喉嚨深處抽插了幾十下,把精液灌進林嫂的口腔內,並強迫林嫂將精液全部吞進胃裡,滿足的笑容寫在臉上。

也許林峰的父親畢竟年紀大了,所以用這種補藥效果沒那麼強烈,但林峰卻身強力壯,所以連連射精仍雄風依舊……

林峰腦子裡想著如何了結這事,身體卻一次又一次的在林嫂身上發洩,林嫂的乳房又大又圓,雖然不夠堅挺但肉感十足,林峰在林嫂的乳溝裡又射得一塌糊塗。看看鐘錶,林峰已足足蹂躪了林嫂四個多小時,精囊裡儲存的精液全射光了,這才滿足了慾望。

其間林嫂被折磨得林峰問什麼她就老老實實的答什麼,林峰一邊玩弄林嫂的肉體一邊將整件事串聯想了一遍,懷叔也告知林嫂先前打的電話就是梅媛的。林峰心中早已清楚只是等待證實而已,又警告林嫂一番後才拖著虛脫的身體回到房間。

『少爺,你看是不是立刻通知老爺!』

『不急,爸那倔脾氣你最清楚了,我們現在還沒有直指梅媛的證據。』

林峰心中有了主意,輕聲向懷叔吩咐了一番。

安排完畢後已經天亮了,林峰抓緊時間睡了幾個鐘頭。中午林峰的父親接到電話,幾個老友請他一起去打橋牌,林父非常喜歡打橋牌,自然答應,其實這一切都是林峰安排的。林父剛被懷叔接走,就有兩個年輕人拎著皮箱閃身進入林宅。

『林先生嗎?我們是懷叔的人。』

『謝謝你們幫忙,那就請開始吧!』

兩個年輕人跟隨林峰進了客廳,迅速打開皮箱,將各種儀器拿出安裝,看起來相當熟練,不一會就安裝完畢,倆人調試一通後向林峰點頭示意。

『只要摁下這個按鈕就可以了?』

『是的,我敢保證,就連蒼蠅拍翅膀的聲音都可以全部錄下來。』

『多謝多謝,事情完了請二位賞光吃頓飯……』

林峰送走兩個年輕人,躺在床上閉目養神,接下來就看懷叔的表演了。

昨天林峰已強迫林嫂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原來林嫂從前確實不是幫傭,一直都在藥品倉庫做保管員,難怪肌膚如此白皙。一切都是受梅媛指使,不過她確實不知道林父有心臟病史,罪魁禍首是梅媛。

懷叔將林父送到目的地後,立刻驅車趕往梅媛的住所。平時大都是他去接梅媛,所以今天以林父的名義接人的時候梅媛一點也沒懷疑。化了妝後就坐著林父的轎車隨懷叔走了……

『梅媛阿姨好啊!你今天好漂亮……』

『?……你父親呢?』

梅媛發現林峰的語氣有些輕佻,眼神也不懷好意,心中暗暗吃驚。

『爸爸去朋友那裡玩橋牌了,要很晚才回來。我們可以溝通很長時間……』

林峰把溝通兩個字說得別有一番味道,一邊看著梅媛的表情。梅媛有些不自然了,鼻尖微微冒汗,強作鎮定坐在一張單人沙發上。見林峰走進自己身邊緊挨著坐在沙發扶手,眼睛色瞇瞇的把自己從頭盯到腳。

『怎麼你爸的司機說是他找我有事呢?』

『哦!那是我安排的,開門見山吧,今天把梅媛阿姨請過來是想談談我爸的事。』

『那……你想談什麼?』

『我知道林嫂是你特意安排進來的,也知道你指示她在我父親飲食裡做了手腳——』

『別開玩笑了,這事可不能隨便拿來說的。』

『唉!女人都這樣,不到最後關頭不鬆口。好吧,我老實告訴你,林嫂昨晚已經上了我的床。你是女人應該知道,像林嫂那種沒有頭腦的女人被男人征服後什麼都會透露的……』

『哈!笑話,沒有證據你想怎麼說都行嘍……』

『那也未必,你知道我可以花一大筆錢讓林嫂做證人的,到時候你保證脫不了干係。』

『是嗎?就算是真的,你想怎麼樣?』

『好!爽快……既然梅媛阿姨這麼說,我也不妨直說。那個老不死的,喔,對不起,是我的父親到現在也不肯把公司給我。我那些叔伯們哪裡比我強,可如今都身居高位。而我呢,名義上是接班人,現在卻只在林氏下屬的一個小地方做事……』

『看不出你很會做戲,表面看起來你們父子關係不錯。』

『逢場作戲誰不會呢?梅媛阿姨不也是一流高手,哈哈!』

『你究竟想說什麼?』

『很簡單,你的計劃我不會干預,那個老不死的,喔,對不起又失態了,是我的父親早死我就可以早接手林氏。到時候,絕對少不了你的好處,嘿嘿……』

『……我做事是為了錢,看不出你年紀輕輕就如此狠毒……』

『彼此彼此,雖然你本來就想將那老不死的至於死地,但這事真發生了未免引起懷疑。現在有了我,一切後果我都會妥當的安排,絕不留蛛絲馬跡,如此你拿了錢好好享福去吧!』

『看起來是個不錯的主意!』

『這麼說,梅媛阿姨同意了?那麼接下去我們是不是好好溝通一下……』

林峰將手伸進梅媛的頭髮裡輕輕撫摸,梅媛並沒有拒絕。也許畢竟有把柄握在林峰手裡,也許她也不想放過任何縱慾的機會,或者她另有目的……

『梅阿姨,其實我第一眼見到你就想和你上床。你可能不知道我特別喜歡成熟的女人,不然不會才回家就把林嫂給上了……』

林峰在梅媛的耳邊小聲嘀咕著,舔著小巧的耳朵。梅媛臉上發熱,耳朵癢癢的十分舒服,不禁閉上了雙眼。正迷離間猛然被林峰將頭按下直抵林峰胯間,梅媛當然知道男人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

梅媛張開嘴將龜頭含住,舌尖在馬眼處舔弄。直把林峰侍候得有如登天,本來以為小阿姨的靈巧長舌就是極品了,沒想到梅媛的口技絕對超過小阿姨。梅媛不單舌頭厲害,牙齒還能輕巧的隨吞吐去颳林峰的肉棒,癢癢的很刺激,搞得林峰差點就射了。

林峰把梅媛的上衣推上去露出雪白飽滿的乳房,自己面對梅媛跪下。把頭埋在梅媛雙乳間摩挲,一對柔軟的豪乳幾乎將林峰的臉埋住。用牙齒輕輕撕咬著乳頭,兩隻手輪流將乳房揉搓得變成各種形狀。不一會舌頭順著胸膛下滑到小腹,梅媛的身體輕輕扭動,似乎有了反應。

林峰把梅媛的裙子撩起,脫下短小的內褲,濃鬱的陰毛密密麻麻,看來性慾相當旺盛。用嘴掰開肥厚的陰唇,整個陰部暴露,舌頭輕巧裹住陰蒂舔吸起來。

『哦……啊……』

梅媛輕聲呻吟著,細弱蚊蠅,全身似乎沒了力氣癱軟在沙發裡。陰蒂在林峰舌頭的侍奉下逐漸堅硬,林峰側著頭配合梅媛陰唇形狀將舌頭深深的探進陰道內又攪又颳,淫水一陣陣的流淌出來。由於還想再套些話,所以林峰舔得格外賣力。

梅媛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大,一隻豐滿的大腿勾住林峰的脖子不停搖擺。

『嘿!你也想要了吧?』

林峰仍跪在地毯上,將梅媛的大腿拉開放在沙發扶手上。捏住鬼頭,『嗤』的一聲將肉棒整根刺入陰道內。腰部急速前後搖擺,碩大的肉棒在梅媛洞門大開的淫穴裡衝刺。

『唔……輕點……進去得太深了……』

梅媛迅速進入狀態,一雙肥美白皙的大腿高高離開扶手,翹起裹住林峰的腰部,隨節奏不停搖晃,林峰憋著一股蠻勁狠幹了20多分鐘,見梅媛的眼神從清澈漸漸變得迷離。

梅媛淫穴裡夾著林峰的肉棒,屁股拚命迎合,淫水還真多,順著會陰流淌到沙發上,林峰整個肉棒泡在淫水裡,一邊抽插一邊發出『撲哧』的聲音。

林峰不一會就累得直喘氣,於是和梅媛交換位置,自己坐在沙發上,用力抬著梅媛的屁股坐在腿上。龜頭剛進入洞門,雙手就使勁抓住梅媛的屁股往下一拉,隨著梅媛的叫喊肉棒插進陰道深處。

梅媛這招『觀音坐蓮』可謂出神入化,屁股坐在林峰腿上,暗暗使力儘量控製陰道的肌肉向內收縮,緊緊夾住林峰的肉棒,同時屁股上下左右全方位扭動。林峰一向自豪自己的性技巧,但在這招面前也不得不低頭認輸。

在梅媛一流的性技巧下,林峰頑強堅持了20多分鐘,再也忍受不住。將梅媛推在地上,自己趕快站起來。肉棒頂在梅媛的臉上一陣摩擦,精液狂噴。

梅媛嘴角、鼻子、甚至眼皮上全是林峰的精液,自己也累得一塌糊塗。

『梅媛阿姨,你真是太厲害了……』林峰喘著氣。

『你也很不錯,很少男人能在我身體裡面停留10分鐘以上……喔!我累壞了……』

『那老不死的吃了強效補藥,被你這麼折騰,肯定掛得快。』

『是啊!這不正是你期望的?我未來的林董事長,咯咯……』

所有的聲音全部被錄下來,這一切梅媛並不知道……

林峰將錄到的錄音放了一遍,當然做了剪輯,只把梅媛關於承認準備謀害林父的那些資訊保留。父親陰沈著臉一言不發。林峰突然有一種心酸的感覺,被自己喜歡的女人算計,那種內心的痛苦林峰想像得出來。

很顯然,梅媛指使林嫂在父親的飲食中下了壯陽催情的藥材,同時施展上乘床上功夫。這樣有心臟病史的父親有很高概率引發心臟病,梅媛聰明之處在於催情的藥選擇了中藥。

因為中藥是屬於溫補的,即便林父病發倒在她胯下,從醫學的角度看也屬縱欲過度,在強烈的興奮中引發心臟病緻死,和她本人一點關係都沒有。不得不承認梅媛的計劃還是比較完美的,假如沒有林峰的話,假如沒出現一些巧合,這個計劃很可能最終實現。

『小峰,這事我們父子倆就當從未發生過吧……』

『什麼?爸,你準備就這麼放過梅媛?』

『不論怎麼說,她曾經給我帶來過快樂。』

『如果她真心對您好,把我的股份送給她一部分我都願意,但她是想要您的命啊。何況,受誰人主使我還沒查清。』

林父擺了擺手阻止林峰繼續說下去,好半天才悠悠的歎息道。

『畢竟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爸想給你積點德,你很好,很細心。不過爸要教你一個道理,在社會上立足凡事給人留條活路,對自己只有益處,記住要學會寬容……』

寬容?也許吧!不是每個人都能時常有寬容之心,特別是對自己不利的人。能做到這點的人一定很了不起,林峰微笑著向父親點點頭。父子倆瞬間恢復了平時的神態,居然烹了一壺功夫茶,邊品茶邊賞玩茶具,天南地北談笑風生。就如確實沒發生過任何煩心事似的,真是一對奇怪的父子……

不論是梅媛還是林嫂都未受到林家任何責難,這件事受誰人指示成了一個秘密。也許林父在早年商戰中不可避免得罪了一些對手,也許是現在的競爭對手,甚至有可能是自己家族的成員想下黑手。

總之,這事似乎到此就結束了。至於梅媛,不久後她自然就知道被林峰設了局,奇怪的是林家再也沒和她接觸過,就如從來不認識她這個人一樣。梅媛內心深處是否有過震撼,也許只有她自己才能明白了。

寬容是一種美德,能寬恕曾對自己不利的敵人更是需要付出許多勇氣。














0.014142036438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