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新妻少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什麼?羽欣要結婚了?」乍聽到這個消息,邱明傑簡直難以置信,「她不是還在讀高中嗎?」

他「做」出了一副驚訝的模樣。

其實以明傑在社會上的歷練,天大的事也能表現得不動聲色。然而羽欣畢竟是他的表妹,而且在親戚當中,他們家和羽欣家由於地緣關係,往來也最為密切。如果沒有一點震驚的反應,反倒說不過去了。

雖然對他來說,那確實是如同晴天?靂.心目中,那個清純可人、天真無邪的女孩子,突然就要嫁作人婦。現實的反差,令人一時無法接受。

「今年就畢業了,」明傑的母親將果汁機裡紫色的濃稠夜體倒進桌上的玻璃杯,推到明傑面前。「就是等她畢業後結婚。」

「怎麼會那麼突然?男方是怎麼樣的人?」退休之後,母親開始對這些養生食材感興趣。雖然味道總是令明傑不敢恭維,但父母能夠重視健康總是好的。許久回家一次的明傑也不好?冷水,只好附和著一塊喝。

「好像是華夏貿易的職員吧。」母親歎了口氣,「唉,還不是年輕人衝動嘛。上個月驗出來懷孕,把你舅舅氣的…唉,雖然舅舅那邊是希望打掉,可羽欣死活不肯。男生那邊也過來求情,最後才勉強答應下來。」

「男方家裡的情況怎麼樣?媽有看過嗎?」記得過年的時候才跟羽欣見過面,回想起來真的是一點跡象也沒有。才短短兩三個月,就有那樣翻天覆地的發展。

「那個男的哦,在他小時候爸爸就拋棄他們母子,靠他媽媽一個人養活家裡的三個姐弟。現在小孩都長大了,也有了工作,生活還算過得去。」

「那舅舅怎麼會答應呢?」明傑皺起眉頭。舅舅那裡雖然稱不上什麼大企業,但終究也是一間公司的老闆,怎麼捨得羽欣嫁出去受苦。

「不答應又能怎麼樣呢?感情這種事情…上禮拜我和你舅媽去看過那個男生,老老實實,人也挺誠懇。」停頓了一下,「不過舅舅也說啦,羽欣有她自己的選擇。他不會干預,也沒辦法管,要她好自為之。」

「唉唉,古時候講究要門當戶對,其實不就是夫妻的金錢觀念嘛。」明傑說道,「如果兩個人對金錢的看法一樣,那麼不管是一起花錢還是一起窮,也沒什麼不好的。就怕一個對錢不怎麼計較,一個省得要死,那才痛苦呢。」

「嗯,盡會說別人,你自己怎麼樣呢?都要三十了還沒女朋友。工作雖然重要,可也差不多要定下來了。上次王太太說她有個侄女,剛從國外回來,看你有沒有興趣認識一下…」

「媽,有機會我會注意啦。」明傑不耐煩地應著。這也是他之所以少回家的原因之一。雖然在工作上並不是真的那麼忙碌,然而一回到家裡就要面對這些嘮刀。即使他已經在爾虞我詐的事業戰場上廝殺多年,但在父母的眼裡,好像永遠都是那個長不大的小孩。要不是母親節的緣故,明傑可能再過一陣子才回來。

當然某種程度上,明傑在家人面前的表現也要付一部分的責任。

下午,明傑到舅舅家。受母親所托,要和舅媽討論一些關於婚禮方面的事情。雖然這些在電話裡面談過也就可以了,但明傑想來看看這個表妹。

鈴聲過後,從對講機裡傳來羽欣的聲音。不久,大門便打了開來。

羽欣穿著一件居家的休閒服,根本就還是一個小女生的模樣,看不出來再兩個月就要?上婚紗成為新娘了。更難想像這樣可愛天真的女孩子,肚子裡已經有了一個小生命。

當然明傑也不是懵懂無知的少年。男人是怎麼樣把肉棒肏進屄裡,送出精子,然後造成懷孕,他自然也一清二楚。那個時候的羽欣是什麼表情呢?明傑越想越心有不甘。

在一眾表姊妹裡,就屬羽欣最漂亮,和他的交情也最好,明傑幾乎可以說是看著她長大。打從牙牙學語到走路,寒暑假的作業,一起借漫畫書等等,一幕幕的回憶好像昨天才發生的事。

「表哥,」羽欣展露天真燦爛的笑容,看來之前的風風雨雨已經平復,「好久不見。」

「感覺好像沒多久,又好像很久了一樣,」明傑感慨地說著,「舅舅他們在嗎?」

「他們去爬山了,要到五點才回來,先進來坐一下吧。」

屋子裡還是熟悉的陳設,明傑習慣地坐在面對電視沙發上。而羽欣也用遙控器選擇節目,抱著抱枕隨性地盤坐在旁邊。

「聽說羽欣要結婚了。」

「嗯。」

「還真是嚇了一跳呢,」明傑趁著說話望向羽欣,實際上卻是偷偷打量著那張可愛的臉蛋,以及曲線玲瓏的小屁股,「什麼時候認識的,我都不知道。」

「沒有啦…只是之前一直不好意思說…」羽欣說道,「對了表哥怎麼還沒有交女朋友啊?媽媽還一直要幫你介紹呢。」

「沒辦法啊,都找不到像羽欣那麼漂亮的啊。」

「嘿嘿…」羽欣吐著舌頭,猛然想起了什麼起身,「對了,我去泡茶。」

「謝謝。」

從羽欣手上接過茶杯之後,明傑佯裝若無其事地聊起了關於她男友的事,以及未來的打算。

不久之後舅舅和舅媽回來,留明傑下來吃頓便飯。從舅舅的口氣和神情看來,似乎對此還是不太能夠釋懷,婚禮幾乎都是舅媽做安排。

「有愛什麼事都能剋服嗎…」離開之後,明傑喃喃自語。

之後兩個月,明傑藉著打點婚禮,大小事都往羽欣家跑。也見過了羽欣的丈夫林國興。不得不承認國興是那種典型的好男人,對羽欣相當溫柔體貼。而且對工作也有相當的熱忱,認真勤奮有創見,是職場上的好夥伴。

明傑總算有點明白,為什麼母親和舅媽對羽欣的事情上選擇支持她。在看男人將來的成就上,女性有著某種敏銳的直覺。

婚禮辦得樸素簡單,男女兩方來的賓客也不多。化妝之後,?上婚紗的羽欣成熟許多。今晚之後,這個男人就可以咨意張開她的雙腳,享受那具青春甜美的肉體。光是這麼想像,明傑感到萬般難受。

之後兩人在郊外的社區貸款買下了一個單位,雖然比舅舅的房子小了許多,但這是他們共築愛的小巢。明傑時常來拜訪,或幫家裡帶來一些衣服和食品,又或者自掏腰包買一些簡便的禮物,和國興也漸漸熟稔起來。

一年後,羽欣順利生下了一個女嬰,叫做鬱婷。而國興也升上了課長,有了薪資加給,生活開始漸入佳境。然而因為破格升等的緣故,國興在業務上,也較過去吃重。

第一章

在國興上班之後,羽欣開始一天的打掃工作。讓國興可以無後顧之憂地衝刺,是羽欣最大的願望。同年齡的女孩正在享受青春,咨意遊樂的時候,她卻得為一日的家計所煩惱。當只要想起國興溫柔的笑容,以及小婷可愛的模樣,一股幸福的暖意就充滿她的腦海。

這時公寓的門鈴響了起來。

「范羽欣!包裹!」伴隨著摩托車引擎熄火,門外的快遞小弟扯開喉嚨大聲叫喊。

「請等一下。」穿著圍裙的羽欣急忙放下手邊的掃帚,打開門準備簽收,全然不知道到在快遞小弟的帽沿下,閃過一絲狡獪的眼神。

就在門一打開的時候,從旁邊一個人影馬上閃了進來。羽欣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她的嘴巴就被摀住。而那快遞小弟也隨即跟著搶進屋子裡,隨手將門拉起鎖上。

(是…搶劫嗎?)從來沒想過會遇到這種事,羽欣害怕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嘿嘿嘿…真是水嫩的妞啊。」在羽欣背後的那人說著,從腰間拿出一柄野戰匕首,鋒利的刀片抵在羽欣雪白的脖子上,寒冷的金屬觸感彷彿可以直接感受到那割破皮膚的刺痛,「別亂動啊,太太。」

羽欣感覺到捂著她的嘴的手鬆了開來,但在利刃的威脅之下,她感到手腳好像不聽自己使喚般無力。

「你…你們要做什麼?不要!」當她發現自己被拖往客廳,雙手被拉到背後用膠布捆垹時,羽欣發出了哀求。但兩人充耳不聞,前面那個戴著帽子的男子,露出了淫穢的笑意。

「太太可真是年輕啊,就算說是高中生人家也會相信吧。」

「叫的聲音也很好聽。」身後的一雙大手伸進圍裙底下,穿過那絲質的無袖上衣,直接揉弄羽欣渾圓的乳房。為了泌乳的方便,加上今天早上沒有什麼事,因此脫去了乳罩輕鬆一下。不意馬上就可以肉體接觸,後方的男子感到慾望高漲。

羽欣的乳房是一手剛好可以握住的大小,形狀則是像皮球般圓潤。生產後脹大了一些,也增加了飽實的感覺。若形容過去像布丁一樣的話,現在則像是鼓滿的水袋。

「不要…啊…不要碰!」羽欣發出了哀叫。鼓脹後相當敏感的乳房在那一雙大手揉捏的力道下令她感到有些疼痛,而且好像有些乳汁被擠了出來。

「什麼東西濕濕的,」男子將一隻手抽了出來,發現上面沾著白色的乳汁,興奮地說著,「是奶耶,這奶奶能擠出奶來。」

「干!真是賺到了!」戴帽的男子迫不及待地將圍裙脫掉,果不其然在那乳房的位置,被乳汁浸濕了一片。不待讚歎,立刻將那衣服向上翻起,淌著誘人汁夜的乳肉便裸露在空氣中,「手讓開,我要扱.」

熟悉的扱吮感從一邊的乳頭傳來,感受到乳房中的乳汁被汲取,而另一邊的乳頭則是被手指無情地捏擠著。受到男子粗暴的對待,羽欣哭得淚流滿面。

「別只顧著扱啊,人家太太急著想要了,」

「不…不要啊!放開我!」羽欣急著掙扎起來,但雙手受製的她根本就不可能對兩個男人有所妨礙.

「太太你要怨的話,就去怨你的老公吧。」身後的男子雙手握住那一對玉兔,將羽欣的身體向上拉起。將她背後的雙手卡在腹部,而胯下那堅挺的部位抵上豐臀,享受著掙扎所帶來的摩擦感。

「國興…國興他…做了什麼…」

「德仔,少多嘴。」戴帽的男子說道,「太太你就別問了吧,知道又有什麼用呢,只不過是多難過而已,多傷風景啊。現在應該是好好享受的時候。」

「國興…到底他…啊…」不等羽欣發問,戴帽的男子猛力將運動褲連同小內褲一起扯了下來,分開那一雙修長的腿。「不要…那裡不可以…」

「變態!放開我…啊…」羽欣用力搖晃著身體,無奈力氣卻比不過身後的男人。一雙腳胡亂踢動,也只是給對方增加了淫樂的性趣。

戴帽的男子撥開羽欣細柔的芳草,露出嬌艷誘人的蜜縫。他蹲了下來,將頭埋進羽欣的雙腿間,伸出舌頭朝那慾望的門戶舔了下去。濕軟的舌頭沿著花瓣的邊緣滑動,羽欣升起一股難以形容的感受,好希望將所有的委屈、恐懼,就這麼從下體噴發出來。在她這麼想像的時候,身體也好像有所回應,幾許愛夜從蜜縫裡泌了出來。

像是察覺到舔弄有了效果,戴帽的男子動作更為積極。舌尖撥進蜜縫的開口,口水混和著愛夜,再向上撩撥起肉芽。

身後的德仔則是饒有興緻地玩弄著乳肉,時而輕捏著乳頭。用手指沾起泌出的乳汁,塗抹在羽欣的乳房或臉頰上。嘗過女性的歡愉的羽欣,在兩人聯手的挑弄下,感到心慌意亂。

「求…求求你們…停下來…」羽欣勉力地掙扎著,可是她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聽使喚。下身傳來搔癢難耐的灼熱,竟有想要索求那舌頭更為深入的念頭。這種不知羞恥的想法,令羽欣羞愧欲絕,但蜜縫中卻也難以抑止地泌出暖熱的夜體,滴落在地上。

那舌頭玩弄著蜜縫的時候,羽欣竟情不自竟地扭動雪臀,想引導舌頭觸碰裡面的地方。然而戴帽的男子卻是一副從容不迫的姿態,一面品嚐著羽欣甜美的花瓣。等待羽欣的扭動漸緩的時候,再度撩撥起蜜縫和肉芽。

反之身後的男子卻是難以自持,對那一雙奶子不住地揉捏,那因脹乳而敏銳的乳房不斷發送熾熱的快感。羽欣覺得自己已經快要無法思考了,只想放聲痛哭,把身體交給這兩個男人。

「看來是差不多了。」戴帽的男子砸砸嘴,那飽含熱氣的柔肉,已是一片濕淋淋。而羽欣喘著混濁的氣息,身體也無力的癱軟著。

「啊…啊…」頭腦一片混亂的羽欣,全然沒有注意到戴帽的男子邊舔弄著蜜縫,一面解下自己的褲頭。淫慾的舌頭在粘膜上滑動,美麗的漣漪不住敲打她的理智。就在她昏昏沉沉的當頭,赫然驚覺那原本舔弄著蜜縫的濕滑軟肉已經離開。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粗熱、雄偉的肉棒。

「啊!不行!」羽欣拚命扯回殘存的理智,想要逃離那根可怕的肉棒。但男子卻全然不給她任何機會,分開蜜縫一插而入

「啊…」發出悶絕的低鳴,羽欣絕望地嗚咽著。感到蜜縫裡被充實地塞入,她屈起了腳指,甚至有種自暴自棄的念頭。身體火熱得發燙,雪白的肌膚暈染著粉紅。

「有夠爽!真難想像是生過孩子的媽媽啊!」戴帽的男子感到自己的龜頭在那粘膜的通道裡被擠壓,即使有足夠的潤滑,卻還是寸步難行。

「干!真受不了!」身後的男子也抽空解開褲頭,讓自己的肉棒擠進兩片臀肉當中。在此同時,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男子從身後將羽欣向前推了一下。

「啊!」在兩人的力量下,緊窄的蜜縫一下子被撐開貫穿,那肉棒好像要頂開柔嫩的子宮口,直衝喉頭。花瓣一般嬌柔的嘴唇喘著氣,但兄暴的肉棒卻沒給她喘息的機會,開始激烈的抽動。

「不要!不要……不要……」羽欣哭叫著,拚命想讓自己後退,意圖逃離那貫穿自己的粗大肉棒。但身後的男子卻配合地往前推動,另一挺火熱的肉槍按在股間,羽欣更是感到力不從心。

巨大的肉棒再次深深地插入她的身體裡,接再緩慢地抽出。那種無法抗拒的無力感逐漸擴大,羽欣覺得好像要窒息一般。

就在這時候,肉棒改變了抽插的方法。那鼓脹的龜頭先是在蜜縫淺處攪動,再冷不防刺進子宮深處。羽欣只覺得一頂一頂搗進屄心,身體好似被電流竄過般發麻。和丈夫那溫柔的抽插不同,每一下都帶著獸性,誓要搗出最深處的慾望。

「不…不要…好可怕…啊!啊!」羽欣發現連自己的聲音竟也無法控製地發出愉悅的嬌吟,肉棒在她身體裡灼燒著熾熱的性慾,那快感沖漸漸散了理智,「啊…啊…」

「覺得爽了吧!我們兄弟在道上也是出了名的哦。」戴帽的男子說著,將羽欣的雙腿盤在腰間,開始急遽而猛烈的抽動。而德仔的肉棒頓失慰藉,只好拿她反垹的雙手代替。在羽欣狂亂的叫喊下,戴帽的男子更是狂暴地抽插。

羽欣覺得那肉棒就像打樁機一樣,敲得她連思考的力氣都沒有了,快感的脈動一波波爆開。蜜壺裡像是要咬住肉棒一樣絞緊,不知是要扼止肉棒的動作,還是希望增加更多的磨擦。

「太太自己的屁股也開始搖了哦…」戴帽的男子淫笑著,「真是受不了,有夠騷,真想噴在裡面…」

聽到這句話,羽欣衰弱的精神驚恐了起來。「啊不…不要…快拔…啊…拔出…拔出去…」儘管使盡力氣身體激烈扭動,但上身懸空,盤在男子背後的雙腳被緊緊按住,根本無法擺脫肉棒的侵襲。

「太太還沒舒服,我怎麼能夠那麼自私只顧自己爽拔出來呢?」戴帽的男子一邊抽送一邊說,「太太,我搞得你舒不舒服啊?」

「啊、啊…快…快拔…」

「舒不舒服啊…太太…」戴帽的男子不死心地逼問著,「怎、麼、樣、啊!」

「舒、服…我…我…快死…了…舒服…啊!!」每一次的撞擊,都讓她感到彷彿快要昏厥。快感不斷地衝上頭腦,好像爆炸了一般。驀地羽欣全身痙攣,高潮的歡愉噴發而出。

在羽欣癱軟之後,戴帽的男子也鬆開羽欣的雙腳,將肉棒抽出,噴在那因汗水濕儒的潔白小腹上。

「能仔你乾爽了,再來輪到我了吧。」將羽欣的身體向前按低,那火熱得快要爆發的肉棒就這麼直接從身後插進那飽經蹂躪的柔肉中。

這時,二樓的房間傳來娃娃的哭聲。

「啊…是…小婷…」聽見小婷的哭聲,母親的本能喚回了羽欣一絲神智,「拜…拜託…求求你…讓我去看…小婷」

「好啊!」德仔一邊抽插著,一邊就抵著羽欣的身體往樓梯走,「太太你剛爽過也累了吧,我送你過去。」

「啊…不…不要…」羽欣喘著微弱的氣息,高潮的餘韻還在身體裡徘徊。但另一波抽插又開始撞擊那敏感的肉壁,「不…我自己…」

「太太就不要客氣了,小貝比要緊啊。」德仔抱起羽欣輕盈的身體,粗猛的肉棒仍留在蜜縫中,就這麼一步步走上樓梯。隨著上樓梯的腳步,一下一下撞進羽欣的蜜壺中。

從沒感到房間的距離那麼漫長,羽欣勉力地維持神智,終於支持到了小婷的房間。

在佈置了許多兒童飾品的小房間裡,小婷躺在嬰兒床哭著。渾然不知母親,就在自己面前受著禽獸的對待。

「小婷她…餓了…」羽欣哀求著,「讓……我…餵她…」

「好啊,太太。」德仔推著羽欣到嬰兒床邊,羽欣擠出一絲力氣,將小嬰兒偎在胸前。直到小婷扱吮著那個濕淋淋的乳頭,羽欣感到一陣安心。

「噫…嗯…」身後的德仔突然猛力的抽插,羽欣死命地忍住聲音,保持上身不要過於晃動。在這麼壓抑的環境下,羽欣竟覺得自己的身體比方才更加敏感。

快感的衝擊,簡直令她快要瘋了。

終於,小婷喝足了之後,再次安祥睡去。那德仔卻像怪物般有著無窮的精力,仍持續著抽送的動作。讓德仔推送出房門之後,按捺已久的快感終於爆發。羽欣已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頭腦暈眩,身體輕飄飄的。那肉棒接觸到的地方像是有無數的火花綻放,滾熱的快感一波波從股間散開。刺麻、酸癢的感覺像惱人的蟲子在蜜壺裡每個角落爬著,就待那堅硬熾熱的肉棒去止住。

德仔抽插的速度並不如能仔那麼快。但都是狠狠地進,慢慢地磨出,好像要把分泌在粘膜上的愛夜都颳出來。羽欣的纖腰也隨著肉棒扭動,好讓肉棒去磨死蜜壺裡可惡的小蟲子。在德仔的玩弄下,羽欣不由自主地浪態百出,雪臀也不經意挺了起來。

德仔越發獸慾沸騰,深扱一口氣,逐漸加快了抽送的頻率。伴隨愛夜的攪動,肉棒抽插著蜜壺發出了噗噗的聲響。那蜜壺裡暖熱的粘膜包覆著龜頭,時松時緊地絞弄起來,讓德仔更是難以自持。

德仔低吼一聲,肉棒猛地直進直出強力抽送,下下抵進羽欣的屄心。羽欣只覺得自己蜜壺裡熱流翻悀,比起剛才的高潮更加激烈。全身就像被肉棒插得要衝上了天,肉壺裡劇烈的抽搐。臻首直搖,翻江倒海的快感淹沒身體。緊接著一股火熱的陰精悀出,只記得蜜壺拚命緊縮,發出語無倫次的叫喊。最後全身力氣像是被完全抽乾,失去了意識。

「羽欣!羽欣!發生了什麼事!」悠悠轉醒,明傑表哥的臉孔出現在眼前。

「表哥…」顧不得自己身上?著床單,緊摟著明傑。身體還未從驚嚇中回復,輕微地顫抖,淚水奪眶而出。

原來明傑的母親托他送奶粉過來。不意到這裡的時候,電鈴許久沒有人應,而門竟然沒上鎖。感覺事情不對勁,就進屋裡來看看。

聽羽欣說明經過之後,明傑為之憤慨,「真是可惡!我去報警,非要把這兩個傢夥抓起來!」

「可…可是…」羽欣哭得像淚人,「如…如果給爸媽知道的話,一定會叫我回家。而且…國興他也…明明是我的不對…我自己不小心…」

「難道就這麼算了嗎!」

「我不知道…」羽欣手足無措,「我真的不知道…」

「那這樣吧,羽欣你不要想太多。我有個朋友是婦科醫生,先讓她檢查看看好了。就算要報警,也總要先驗傷。而且給醫生看看,免得有什麼後遺症。小婷就一起抱過去吧,留她一個在家裡不好。」

明傑半哄半勸的,總算讓羽欣同意到診所。見到那位朋友是女醫生,態度也相當親切,羽欣總算是較為安心。

「林醫師怎麼樣?」

「真是的,也不懂得憐香惜玉。有輕微的擦傷,我開了消炎藥,以後不要玩得太激烈了。」

「不是那樣的…她是我的表妹,因為比較怕羞,所以才想說來你這裡…」

「我可沒說什麼啊…」林醫生露出詭譎的微笑,「小妹妹如果還有什麼事情的話,來我這裡吧,帳就記在明傑上。」

「都已經有老公了,還叫人家小妹妹,」明傑說道,「對了林醫生…能不能…開個…那個避孕的…」

「事後避孕藥是嗎?」林醫生偷瞄了羽欣一眼,再頗有深意地看著明傑,「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真的是不方便說。」明傑說道,「不過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希望羽欣她…可以安心一點…」

「就算是朋友,如果做奸犯科的話我也不會包庇你,」林醫生看著羽欣歎了口氣,「小妹妹有什麼委屈可以跟我說。」

「不,沒事…」羽欣低下了頭,閃躲林醫生的眼神。

「讓她靜一靜吧,」明傑說道,「有些事情要沉澱一下。」

回家途中,明傑的車突然轉到一間華麗的點心店。

「吃個聖代吧」明傑說道。

「可是我現在…吃不下…」

「羽欣吃點東西吧,不是最喜歡這間的巧剋力聖代嗎?」明傑歎了口氣,「我知道這事情對你的打擊很大,但悶在心裡難過也不是辦法。不管羽欣吷定怎麼樣,我都絕對支持的,吃個聖代放鬆心情,邊吃邊想吧。」

「嗯。」羽欣點了點頭。在這個時候,還有人可以依靠。原本窮途末路的心境,此時浮現了一絲堅強的希望。
















0.0150349140167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