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網站偶爾會很緩慢,我們已更換了線路徹底排除了緩慢的問題,若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廣告】友站番號最齊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後窗偷窺少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嗷,嗷寶貝快快我要舔你屁眼」

  「嗯不嗎你得叫我一聲姑奶奶,我才給你舔。」

  「好好我叫我叫姑奶奶姑奶奶嗷快快」

  「嗚」

  在一個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見五指,從一所四合院內西側的一間房內傳出了
斷續的嬌吟蕩語,嚴遮的窗簾下漏出些許微光來。咦!好像有什東西擋了一些能
知道如此真實的經歷呢?

  我家就在這間四合小院後面,我住的小平房後窗開朝這小院。我今年剛好十
八歲,正是性慾旺盛的時期,對女人有說不出的渴望。而這小院子住了一對年輕
夫婦,女的叫王艷,那時才二十三歲,長相屬中等偏上的那一種,不過個子卻有
一米七,身材豐滿而苗條,大腿修長筆直,特別是那一對豐滿的肥乳。國人的乳
房一般都嬌小,而王艷的乳房卻令許多女人羨慕不已,因此,王艷也就順理成章
地成為我的第一個淫慾對像。

  王艷結婚那天,我是第一次見到她,那是五月的一天,她穿著婚紗,儻胸半
露,令我垂涎欲滴。

  她結婚的第三天晚上,我便從我的後窗戶翻出,扒在她的新房窗外偷窺. 那
晚,天很熱,天上圓月朦矓,微星暗淡,只有新房透過窗簾射出的亮光能照亮我
的房子和新房之間的狹窄空隙,這條窄空隙通向王艷的小院裡. 可能王艷想不到
會有人在她家後窗外偷看,所以窗簾也未拉嚴實,使得我能窺視到王艷的嬌股玉
體.

  雪亮的日光燈下,粉紅色的紗帳下,王艷已經脫下超短裙,白色的三角褲頭
緊緊地包裹著她那肥碩的豐臀,窄細的柳腰、平坦的小腹,隱約可以透過三角褲
衩看見她微黑的陰,上身只穿一條絲質短汗衫。

  她走到靠在窗戶的床邊,抬起右腳,翹在床沿上,正好面對著我,彎腰捲脫
肉色長筒絲襪. 一席烏黑長髮低垂,低開的胸襟大敞著,噢!MYGOD !王艷那豐
滿肥碩的玉乳完全呈現在我的眼前(我這時還從未真正看過年輕女人的乳房,只
是用眼角偷窺過餵奶的女人的乳房),那兩粒乳頭真想叫人撲上去含住不放。

  她脫下絲襪後,穿上紅色塑料拖鞋走出去。

  我早已激動得只喘粗氣了,襠部的燈籠褲早已支起了一個帳篷。

  我繞到她家小院衛生間後面,衛生間的通氣窗大敞著。我伸頭一望,噢!好
傢夥,王艷已經脫了絲質短汗衫,白嫩玉搓般的乳房鮮嫩誘人,暗紅色的乳頭已
經勃起,真想叫人撲上去猛吮幾口。

  這時,她伸手將燈關掉,隱約的微光下,我看見她脫下三角褲衩,只聽「嘩
嘩」的洗澡沖水響。

  突然,燈一下亮了,衛生間的門同時也打開了,王艷那嬌美雪白的裸體呈現
在我的眼前。鮮嫩的奶子、冰清的玉腿上水珠顫停,有如鮮藕出池、綠葉呈露,
鮮甜可口,叫人饞涎欲滴。

  王艷似被驚嚇,下意識地摀住儻胸玉乳。一見來人,她立馬繡拳出擊。

  「色鬼,嚇我一跳。」王艷猛捶來人的胸膛︰「你來幹嗎?」

  原來是王艷的新婚丈夫。

  「幹嗎?你說還能幹嗎?還不是和你洗鴛鴦浴。」

  王艷丈夫一把撮住王艷的繡拳,猛親她的小嘴,嘖嘖有聲;同時,一手摟住
她的柳腰,一手扶摸她的豐臀。好一會兒,兩人才分開.

  「大色鬼,剛才是什硬梆梆的頂著我的肚子?」王艷媚目淫光漣漣.

  「你自己摸摸不就知道了?小淫妹。」

  王艷伸手往他襠裡一撈。

  「哎呦!輕點,死蕩婦,用那大勁幹嗎?捏壞了,我看你怎辦!」

  「嘻嘻!不就兩個蛋嗎?」王艷淫笑著,輕揉著他的兩顆睪丸。

  王艷丈夫已經急不可待,三下兩下脫下上衣,又彎下腰脫下大褲衩。頓時一
根雄赳赳、氣昂昂的大雞巴露了出來,紫紅色的龜頭在燈光照射下發出淫蕩的亮
光。

  王艷一把撈住那兩個毛茸茸的「雞蛋」,面帶淫笑著說︰「小公雞還又兩個
蛋!嘻嘻」

  王艷丈夫伸手將王艷兩個肥嘟嘟的奶子抓住,鮮紅的奶頭凸立著,他搓揉了
兩下,然後一口含住左乳頭啜吮著。

  「嘻嘻好癢癢」王艷蕩笑著,一手抓住大雞巴不住地上下聳動著。

  「嗚噢嘖嘖」王艷丈夫爽得只哼哼。

  兩人玩了一時摸奶掐蛋的淫戲,王艷丈夫先住手,色迷迷地對王艷說︰「大
奶婆,我借了幾盤四級片,快洗洗澡好去看。」

  王艷戀戀不捨地鬆開抓著大雞巴的玉手,和丈夫兩人匆忙洗浴。然後,王艷
被她丈夫一把抱住,淫笑著走出衛生間.

  窗外的我,此時大雞巴早已被我搓得通紅,我的心跳估計有每分鐘一百四十
下。我眼見王艷兩人進了房間,便竄到衛生間,見王艷脫下的淺藍色半透明三角
褲衩、紫色乳罩和肉色長筒絲襪胡亂地扔在洗衣機上,我上前一把抓住那幾件小
衣物,匆匆回到王艷臥室後窗下。

  伸頭一窺,只見王艷夫妻倆已脫得精光地躺在床上,王艷被丈夫摟在懷裡,
肥碩的乳房似皮球一般被揉來揉去;同時,王艷的小手也未閒著,正牢牢地抓著
丈夫的大雞巴不住地玩弄著。前面的34寸彩電正放映著一男一女在做「活塞運
動」,哼哼唧唧聲不斷地從揚聲器中傳出,散發著誘人的春吟。

  我是第一次看見真人赤裸身體淫戲,年輕的心早已熱血澎湃,真恨不得撲上
去和王艷玩弄一回。我將王艷底褲貼陰部的部位放在口中咂吸著她毛分泌的液體,
濃欲的女人體臭和微鹹的淫水味道刺激著我的神經,我用王艷的乳罩來回手淫著。

  這時,屏幕上出現了金髮女郎在含吮男主角大雞巴的鏡頭,金髮女郎正翹著
肥碩的玉臀朝著男主角的臉,低下頭不住的玩弄著男主角的雞巴;男主角也不閒
著,伸出一隻手在玩弄金髮女郎的屁眼和小肉穴。鏡頭拉得很近,連金髮女郎的
淫水流出都看得一清二楚,淫蕩異常。

  王艷丈夫淫笑著對王艷說︰「大奶婆,來,我們也來試試。」

  王艷媚眼如絲,口中嗯唧著,半推半就,也學金髮女郎一樣,將大屁股朝著
她丈夫的臉翹著,低下頭來含吮那堅挺的雞巴。明亮的燈光下,王艷秀髮披散、
粉面暈紅,紅潤的櫻口將紫紅的大龜頭含住,不住的吮吸、吸咂,還不時用嫩舌
尖舔弄龜頭邊緣及卵囊袋,一隻玉手不住的撫摸她丈夫的會陰及屁眼,弄得她丈
夫屁股亂顫,顯然十分快活。

  王艷丈夫正在閉目享受時,忽然見王艷中斷了口交,不由地睜開雙眼,見王
艷媚目直盯著自己,大屁股不住的晃動,他立即心領神會了,於是,伸手往王艷
陰部一撈,王艷頓時渾身一顫,他又伸出手來,燈光下,他的手被濕漉漉的黏液
沾滿了。

  他將手伸到自己的鼻端聞了一下,然後又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王艷不由地淫
笑說︰「色鬼,好吃嗎?嘻嘻」

  王艷丈夫色咪咪地將手上的淫水舔了個一乾二淨,然後說︰「小蕩婦,來,
轉個身,讓老公我仔細看看你的小穴。」

  王艷又半推半就地任由丈夫將自己轉個身,這下,王艷翹著的大屁股朝著壁
燈,也就朝著後窗口,我也就看見她那迷人的肉穴了。我的雞巴更加堅挺了,我
拚命的搓弄雞巴,藉以緩解色感。

  王艷丈夫兩手扶住她的玉臀,又叫王艷兩腿張開跨在他身上,然後,掰開她
的肥臀,又將濕淋淋的陰毛撥開,貼在屁股上,頓時,褐色的屁眼、暗紅的陰唇
暴露出來。

  王艷的屁眼不住的收縮著,淫穴也不住的分泌著透明的黏液,順著雪白、豐
滿的大腿流下去,都流到腿彎處了。王艷丈夫一見,忙的低頭,從腿彎處向上一
直舔到大腿根,一絲淫液也沒浪費. 然後,嘴裡發出「嘖嘖」聲,似在品味。

  王艷大概被丈夫舔得淫性大發了,竟然一口咬住他的雞巴,王艷丈夫不由地
「哎喲」一聲︰「騷婆娘,你幹嗎?」

  「嘻嘻,我想吃大香腸了!」

  「啪!」王艷丈夫在王艷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那就快點吃吧!要是咬
斷了,我看你怎辦?」

  「咬斷了,我再找一個,看不把你氣死!」說完,王艷已經一口將大雞巴又
含進嘴裡舔食起來。(誰知這句戲言,日後竟成真,叫我落得美女享受,這是後
話,暫且不提。)王艷丈夫這時也停嘴不說,仔細的去研究老婆的小穴起來。

  粉紅的陰門已經打開,嫩肉泡在晶瑩透明的淫水中,分外誘人。王艷丈夫用
兩手食指和中指撥開兩片濕答答的小陰唇,右手中指沾了點淫液,塗抹在王艷的
屁眼上;同時,他低下頭,嘴湊上去,對準王艷的嫩穴猛吸一口,將那溢出的淫
汁全吸肚裡. 然後,用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分開淫穴,右手食指緩緩地插入王艷小
穴中,王艷不由地屁股抖了起來。

  王艷丈夫手指在她嫩穴中來回插抽幾下,王艷便呻吟起來,淫水又開始往外
冒了。

  王艷丈夫弄了一手的淫水,他不捨得浪費,一滴都不剩,全都吸乾。他右手
食指蘸了點淫水,在王艷的屁眼上來回磨蹭了幾下,然後緩緩地擦入王艷的屁眼
中,王艷猛地哼唧幾聲,肥臀劇烈的搖晃了幾下,她丈夫的手指已全根沒入。

  「噢老公,輕點嗯動動嗯」王艷快活的哼唧著。

  「小騷婦,看你浪的嘻嘻」王艷丈夫淫笑著,同時用左手大拇指輕揉王艷的
陰蒂「舒服嗎?」

  「噢嗯大雞巴啊癢嗯唔」王艷被丈夫玩得媚目如絲,看著眼前握在手中的堅
硬如鐵的雞巴,忍不住一口含在口中吮吸起來。

  我看著這近在咫尺的活春宮,手飛快的來回聳動雞巴,想像自己正在舔王艷
的騷穴,同時,將王艷一隻長筒絲襪襪頭含在口中,吮吸她的腳汗水;一隻長筒
絲襪套在雞巴上摩擦。

  屋內,王艷丈夫一邊玩弄王艷的小穴、肛門,一邊不住的舔食著她流出的淫
液。而王艷也在玩弄丈夫的大雞巴,如幼兒含唆冰棒一樣,弄得大肉棒上儘是王
艷的口水。

  我看著這一切,陡然覺得會陰處一麻,一種爽感頓時從龜頭經會陰、肛門上
達腦門,又瞬間傳遍全身,大量的濃精頓時從龜頭馬眼中射出,被王艷的絲襪兜
住,成了一團. 我感到慾火略微發洩了一些,雞巴也漸漸地萎縮下來。

  我又偷偷地將王艷的絲襪、內褲送回浴室,然後再回到王艷臥室後窗下。

  此時,王艷夫妻二人已經調換了姿勢︰王艷仰面朝天躺在床上,兩條粉嘟嘟
的玉腿正被她丈夫兩隻手抬壓分開貼在她的小腹上,黑漆漆的陰毛下隱約顯露出
粉紅色的陰唇,陰毛上沾滿了她的淫水,如同露珠一樣誘人。一根堅挺的大肉棒
正在這片黑森林中上下來回穿梭抽插著,發出「吱吱」的淫水聲和「啪啪」的肉
體撞擊聲。王艷正半閉媚目、朱唇微啟、粉面暈紅,些許青絲半遮嬌顏,晶瑩如
玉、粉嫩如雪地乳房正隨著肉體的交合不住的亂顫,發出炫目的乳波。

  隨著王艷丈夫的努力抽插,王艷漸漸發出了迷人的呻吟聲,小腹不住的顫抖
著,修長的玉腿在抽搐,粉嫩的腳趾頭不住的亂動顫抖。

  「啊嗯啊啊雞巴快點喔」王艷終於發出了淫叫。

  「騷婆娘我我叫你叫看我不戳死你」王艷丈夫喘著粗氣,屁股飛快的聳動著,
大雞巴如同機器活塞一樣來回插抽著。

  窗外的我此時眼睛早已癡呆了!直勾勾地盯著王艷那早已濕漉漉的毛,剛射
完精後軟了下來的雞巴不由地再度硬挺起來,脹得我覺得陰囊有些痛,屁眼緊縮
著,我不由地又掏出雞巴手淫,幻想著雞巴插在王艷的嫩穴裡.

  「哦喔」忽然王艷丈夫在王艷的淫蕩叫床聲和狂插猛抽中發出悶吼聲。緊接
著見他身體猛抖幾下,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樣停止聳動,整根雞巴盡沒王艷的騷
穴中不再抽插了。大約過了十秒鐘,他長舒一口氣,倒在了王艷身側。

  王艷的腿正撇開著,只見她的肉慢慢吐出了沾滿騷水的軟嗒嗒的肉棒,白色
濁精從微開著的陰道口流出,沿著會陰、肛門滴到床上。

  「怎啦?這快就完了,哼真沒用!」王艷睜開媚目,不高興的說.

  「老婆,別急,我用手來幫你。」王艷丈夫忙媚笑說.

  「不行,你得用嘴!」王艷嬌聲道。

  「好,好,我用嘴。」王艷丈夫沒辦法,只好起身,將頭埋入王艷胯下,開
始舔弄王艷的騷.

  就在王艷丈夫埋頭苦舔的一霎,王艷忽然張開秀目,朝我在的後窗微笑了一
下,頓時,把我嚇得龜頭一麻,大量的精子又狂瀉一牆。我顧不得收拾殘餘的精
液,匆匆溜回自己的房間,關上窗戶,心不住的狂跳。

  這一夜我都在提心吊膽,沒睡好覺,快天亮時,迷糊了一會,結果作了一個
惡夢,夢見王艷和她丈夫到我家,對我父母說昨晚我偷看她夫妻做愛,我都覺得
沒臉見人了就在這時,忽聽有人喊我的名字,才知是一場夢而已,這才長舒了一
口氣,然而卻渾身被冷汗濕透了。

  匆匆吃完飯,便裝模作樣地拿起書,準備複習應考,其實,我的心裡全都是
王艷的奶子、騷.

  就這樣,一天過去了。傍晚,媽叫我去買些醬油,天!真是冤家路窄,剛出
門就碰見王艷,她穿著白底碎桃紅花的長睡袍,肥碩的乳房隨著她輕盈的腳步不
住的顫抖,可愛的玉足穿著一雙綠色的拖鞋,每個腳趾頭都那肉感、潔白中帶有
粉紅. 我的心頓時隨著她的玉乳的顫動而狂跳不止。

  當時,小巷子只有我和她兩人,我緊張的呆在門口,手緊攥著硬幣,手心都
汗漉漉的。

  王艷邁著輕盈的步伐走來,她看見我,宛然一笑,輕啟朱唇,說︰「小易,
你幹嗎去?」

  我的心頓時如同皮球一樣,從高空落下,又「砰」的彈多高。王艷竟然肯和
我講話,那就代表她昨晚沒發現我在偷看,所以我的緊張心情頓時鬆弛下來;但
美人珠語綸音,又叫我受寵若驚,心又砰砰的跳起來。

  「沒沒什我我媽叫我去買點醬油」我有點結結巴巴的。

  「嘻嘻」王艷笑了,笑得我的心都有點癡了,我的雞巴不由地硬起來。

  王艷這時已經走到了我身邊,她低眼往我襠部一掃,又四下望了一下,低聲
說︰「你昨晚干什了?」

  「轟!」我的頭腦一下炸開了,完了,我的腦海中只閃了一個念頭,今後還
怎在這巷子住,還有什臉見人我的腦子頓時成了一鍋粥。

  就在我傻愣的一瞬間,王艷做了一個我既沒意料到、也是直至今日我都深刻
在腦海裡的動作︰她竟然伸手到我的短褲裡,實實在在地一把撮住我已經堅挺的
大肉棒,她湊到我耳邊輕聲說︰「你在偷看我,是不是?

  好半天,我才從木呆狀態中清醒過來,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在迷糊
中去買醬油,連找的零錢都是老闆主動喊我才想起來的。

  這一夜,我沒再去偷看王艷做愛,腦子裡全是下午王艷手摸我雞巴和所說的
話。我從沒受過如此地刺激,平時最多只是幻想美人的小穴而已,沒想到今天我
的性幻想偶像竟然會摸我的雞巴

  昏沉中,我睡著了。

  第二天,我醒來,發現褲頭潮了一大片。可我的頭腦卻清醒了,我知道王艷
不會對別人講我偷窺的事,可我卻被她出人意料的舉動而又陷入另一個怪圈中︰
她竟然會摸一個少男的雞巴!試想哪一個青春少年能經得起這種刺激呢?!她看
樣子挺喜歡我的,不然怎會摸我呢?!啊哈!我這下可以和美人親近了不過,她
是不是在戲弄我?

  這一天,我都在胡思亂想,一時高興、一時憂愁,直到吃過晚飯,我決定今
晚再去偷窺.

  等吃過晚飯,我就躲進我的小房裡,插上門,打開我的後窗,翻身進了王艷
家,貓身在她的後窗下,伸頭一看,王艷兩口子才吃過飯,王艷丈夫正在洗碗刷
鍋,王艷扭著柳腰來到臥室,有意無意的把後窗簾拉開,然後,從衣櫃裡拿出三
角褲衩、紅色胸罩、淺紫色長筒絲襪,然後聽她說︰「老公,等會我們去你表姐
那看看你姑,打算什時候回來?」

  「大概十點. 」

  「那我先洗澡了。」

  「哦。」

  「唉!老公,你借的碟片呢?」

  「不在影碟機裡嗎?」

  「噢!還是黃的。」

  「嘿嘿,老婆,你不想看嗎?」

  「哼!死不要臉的。」然後王艷又望了後窗一眼,便扭著細腰出去洗澡了。

  「天哪!」我在想︰「這王艷騷貨是在告訴我待會家裡沒人,我可以盡情的
玩了!」

  我的心有如怒海狂潮,手腳都有些軟了,幾乎挪不動腳. 我悄悄地移到王艷
家的浴室,見王艷正在洗澡,她一時翹著大屁股,那蓬頭對著毛穴洗弄,一會又
在洗腳丫子,肥碩的乳房上有些許水珠,襯托出紅潤的乳頭格外鮮艷誘人。

  看完王艷洗完澡,見她將脫下的衣服全放在洗衣機內,然後自言自語的說︰
「回來再洗吧。」然後便穿上衣服出去了。

  我又溜回她臥室後窗,見王艷已經在套絲襪了,她丈夫也正在穿衣服。等她
丈夫出去解手時,王艷拿出一把鑰匙,自言自語的說︰「房門鑰匙就放在窗戶台
上吧,省得拿著累人。」

  我看著她的一舉一動,更加清楚是王艷有意叫我玩弄她的內衣,還叫我能看
她丈夫借的黃色影碟。我的心如狂野的惡獸,似要撕裂胸腔奔出,我努力壓抑著
潮水般的衝動,耐心的等王艷夫婦出門.

  終於,王艷夫妻二人收拾好,拎著禮物,出門了。

  我等聽到房門「砰」的一聲關上時,立即如脫兔一般竄了出去。

  我第一就是竄到浴室,先將王艷脫下的三角褲頭、絲襪胸罩拿在手中,一瞄
眼,看見衛生紙簍裡有一片衛生棉墊,上面還沾有血跡和幾根鬈曲的陰毛,我立
即如獲至寶般的將它拿在手裡,然後,到窗戶台拿了鑰匙,開了房門,打開影碟
機,一邊玩弄王艷的小衣,一邊看黃色影碟。

  電視螢幕上,一位妙齡少婦正在玩弄一個少年的雞巴,少年的臉上滿是興奮
和緊張。少婦不住的撫摸著那根才出道的肉棒和卵袋,粉嫩的嬌顏充滿了淫蕩的
笑意。她解開自己的胸襟,肥嫩的奶子彈了出來,粉紅的乳頭早已勃起,她將乳
房湊到少年的面前,少年一把撮住她的乳房,一口含住,不住的嘖嘖吮吸。

  我脫下短褲,將王艷的一隻絲襪套在雞巴上,另一隻含在口中,吮吸她的腳
汗,胸罩包著睪丸並將帶子纏幾道,然後,拿那片衛生巾打手槍。

  就在我正興奮的時候,猛地,房門一下開了。

  這個世界在天旋地轉,天好像要塌了似的,我一陣恍惚,恍惚中聽到一個熟
悉的聲音︰「你在干什?」

  我一下清醒了,王艷的絲襪還叼在我嘴裡,我的手還在捋著雞巴,我的眼前
站著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王艷!!

  王艷站在我面前,嬌顏繃著。我乍一見到她,不禁激動、興奮得渾身發抖,
雞巴挺得更硬了,她太性感了!

  「你在干什?啊?」王艷繃著臉問。

  「我我」我不由地緊張起來,連雞巴都忘了收起來,還保持著剛才手淫時的
樣子。

  「說!快說!你在幹嗎?」

  「我我」

  「你不說,我就喊人了!」

  「別!別喊我」

  「來」王艷張嘴欲喊。

  「我別喊我求求你了」我頓時嚇的跪在王艷腳下,哀求道。

  王艷就勢拉過一個椅子,坐在了我的面前,我頭低垂著,她那包裹在紫色絲
襪裡的一雙玉腳完全呈現在我面前。我不由地被王艷的玉腳所吸引了──平整的
腳趾,青色血管在雪白的腳面上隱隱欲現,大姆腳趾蓋上塗上一層淺粉紅色的趾
甲油,腳底玉肌粉紅誘人。我完全忘記了這是在干什,不由自主的低下頭聞起王
艷的腳丫子來。

  「你干什?」王艷似吃了一驚,腳一抬,踢了我一下,這才將我驚醒,意識
到現在是在哪。

  「你膽子不小,竟敢偷進我家幹這種事,看我不對別人講. 」王艷厲聲說.

  「艷姐千萬別」我嚇死了。

  「那你說,你在干什?」王艷嘴角似有笑意道。

  「我我在拿拿」我知道是到如今不說是不可能的了,可又沒臉開口。

  「拿什?」王艷一步一步進逼。

  「拿拿你的衣服手淫」我的聲音越講越小,最後兩個字幾乎連我自己都聽不
見。

  「干什?大點聲,我沒聽見!」王艷顯然沒聽見最後兩個字。

  我想,反正已經被當場捉住,最多就是一個死。於是,我就豁出去了,大聲
說︰「我拿你衣服手淫!」講過之後,我自己都有些吃驚自己的膽量。

  王艷沒說什,只是盯著我堅挺的雞巴一會,然後又問我︰「那你剛才低頭趴
在我腳上干什?」

  反正一次是死也是死,兩次是死也是死,我這回沒猶豫,說︰「我想舔你腳
丫子。」

  王艷的眼睛一亮,面上似有些驚疑,旋即,她又問︰「你說現在怎辦?你想
不想叫我喊人叫警察?你說. 」

  「別別千萬」我不由地又緊張起來。

  「好,不喊人也可以,不過」王艷的臉上笑意更加明顯起來。

  「不過什?」我緊張地追問,「只要你不喊人,干什我都意!」

  「好,這可是你說的。」王艷笑瞇瞇的說.

  她稍微沉吟了一會,緩起朱唇,微露貝齒道︰「你站在這手淫給我看。」

  「什?!」我見簡直不敢相信︰「你再說一次。」

  「你不意?」王艷笑臉一繃。

  「不不不」我忙笑臉解釋︰「我是怕我聽錯了。」

  「那我就再說一次,你給我豎著耳朵仔細聽好︰我?叫?你?站?在?這?
手?淫?給?我?看!」

  我的心在狂跳不已,在我的性幻想偶像面前手淫,這恐怕只是在夢裡才敢想
的,而且還是我的偶像自己提出來的。我的胸膛在劇烈地起伏著,我的臉也興奮
的通紅,我的大肉棒硬的亮髮光。

  「你不意?!」王艷威脅道︰「你要想想後果!」

  「我我意!我意!」我生怕美人反悔,忙不迭回應。

  「那你還不會做,馬上就九點了!」

  「我想提提個小小要求。」我望著王艷興奮的嬌顏,遲疑的說.

  「要求?你還敢提要求!」王艷的媚目一睜。

  「不不!我我是乞求。」

  「說吧,我看看是什再說. 」

  「我想舔你的腳丫子!」

  「哈哈哈」王艷大笑起來。

  我登時嚇得一聲不敢吭,傻呆呆的望著王艷在放肆地大笑。

  一會兒,王艷笑夠了,她重又望著我,說︰「你喜歡我的腳?」

  「是。」我有點心虛而遲疑小聲答道。

  「為什?」

  「我看著你的腳丫就興奮,我想了你的腳丫子很久了。要是能讓我舔你的腳
丫,你叫我干什我都答應。」

  「哼!是嗎?那我現在不叫你舔,你就什都不答應了?」

  「不不!我我」我不由地焦急起來,深怕王艷不快而生出其他變故來。

  就在這時,王艷抬起玉腿,將腳伸到我臉前,我忙不迭將這夢寐以求的玉足
捧在手裡,脫下她的涼鞋,一隻淺紫色絲襪裹在地美腳完全呈現在我面前,我不
敢相信這是事實,猛掐了自己一下,這才相信這是真的。

  我將頭湊到王艷的腳前,猛聞一下她的腳丫子,一股汗酸味撲鼻而來,刺激
著我的每一根神經,化作巨大動能直抵達我的會陰。王艷的腿抬起來,襠部窄小
的三角褲頭顯露在我眼前,豐腴白嫩的大腿也暴露出來,這一切怎能不刺激一個
少年的青春衝動之心。

  「艷姐,我想要你的絲襪,好留以後聞著就能想到你,好不好?」

  「好吧,不過你得把腳給我舔乾淨. 」

  「保證完成任務!」我的每一根神經都在歌唱、跳舞。

  脫下王艷的絲襪,她的一雙美腳任我在手裡把玩、捏弄、舔食,她只在閉目
享受著這一切。我一邊捏著她的左腳,一邊含唆、舔弄她的右腳趾頭、腳趾縫、
腳底闆。此時微鹹發酸的腳丫子在我嘴裡就是美味佳餚錦繡玉食,恨不能將她的
腳丫子全吞到肚裡才好。

  過了一會,王艷張開眼,說︰「好了,好了,快點手淫給我看,忙上沒時間
了!」

  我的心感到一陣羞恥,可這種衝動式的誘惑如同重錘在打擊著我的內心,在
一個充滿性誘惑力的女人面前手淫,這種初戀般的體會恐怕只有我碰到過. 她的
口氣如同主人對奴僕一樣,可我非但沒有一絲的反抗意識,反而感到激動,導緻
我的身體在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我的手握住自己的雞巴,龜頭眼早已分泌出透明的泌液,我的手不住的來回
搓動,手指颳動龜頭邊緣,不由地一陣激靈,屁眼不住的收縮,屁股緊繃發抖,
卵袋隨著手動而不住晃動打在大腿上。

  王艷臉上帶著淫笑,看著我手淫的動作,左手慢慢地插到自己懷裡,撫摸起
自己的奶子。

  「小流氓,你手淫就手淫,屁股亂抖什?」

  「我我」我正在喘著粗氣︰「我緊張」

  「緊張」王艷嘴角上的淫意更濃了,她伸出左腳,用腳趾頭挑起我的卵袋,
並不住的搓我的大腿︰「說,你現在想什呢?」

  「我,我在想你」我有些遲疑。

  「快說!」王艷不由地性急起來。

  「我想看你的奶子和。」

  「嘻嘻你天天都在偷看老娘,還沒看夠嗎?」王艷淫笑著。同時,將胸襟解
開,拉下紅色胸罩,一雙我怎看也看不夠的雪白肥嫩乳房頓時凸現在我眼前,我
的心跳最起碼也加快了一百次,我的頭腦這下全懵了,只有手淫、奶子、美腳、
射精別的都不顧了。

  「好看嗎?」王艷擠著粉紅的乳頭問道。

  「好看好看!」我都差點口水流下。

  「想吃嗎?」

  「想!」我想湊過去,可王艷卻用腳趾頭夾了我卵蛋一下。

  「哎喲!」我一痛,叫了出來,雞巴也軟了。

  「我叫你吃!」王艷幸災樂禍的笑著。

  這一痛,雞巴沒勁起來。我用手搓了幾回,沒見起色。這下我的臉哭喪著,
無奈地望著王艷.

  「我有辦法!」王艷起身,到衣櫥裡翻出一根食指粗細的塑膠棒和一個墨色
的細頸瓶。

  我有些莫名其妙,用不解地眼神望著她的行動。只見她面帶淫笑,左手握著
小瓶,擰開瓶蓋,將塑膠棒插入小瓶裡,攪了幾下,然後抽出,塑膠棒上閃閃發
光,似有一層油質.

  「過來。」王艷色咪咪的笑道。

  我有些遲疑,不知她想幹什。王艷見我不懂,不由地生起氣來。

  「還不過來!你想叫我喊人嗎?!」她用一種威脅的口氣喝道。

  我猶猶豫豫地走到她面前,她將手中的瓶子放下,摸摸我的卵蛋,然後,示
意我轉過身去,我依她轉身。

  「彎下腰,把屁股給我蹶起來!」

  我在疑惑中彎腰、翹起屁股,她用右手用力掰開我的屁股蛋,我感覺到我的
屁眼完全暴露在她臉前,一股害臊羞辱感如觸電般傳遍全身。

  「呦!還長不少毛哩!」王艷撥著我屁眼邊的黑毛,指頭在我的屁眼上微用
力地按揉著︰「今天拉屎沒有?」

  「沒拉。」我有些開始不知羞恥了,反而覺得一種從來未有過的興奮.

  王艷右手揉了我屁眼一會,然後貼著我的會陰部,撈到我的卵袋和雞巴,似
握健身球般地揉弄;同時,她用那根沾著油質的塑膠棒抵住我的屁眼來迴繞圈,
像要鑽進我屁眼似的。

  「屁眼放鬆!」王艷說︰「來,舔我的腳. 」

  她把腿伸過我兩腿之間,來到我的臉前,正好夠到我嘴。我忙將她的腳丫子
捧著,美美地含吮舔食她每一根腳趾頭. 同時,我感到她將那根塑膠棒緩緩地插
入我的屁眼裡. 她的右手在玩弄我的雞巴和卵袋;左手在插我的屁眼,還有一隻
腳丫子讓我舔。這種刺激極令人興奮,我的雞巴很快就勃起堅硬起來。

  王艷繼續玩弄我的屁眼、雞巴和卵袋一會兒。然後將腳丫子從我嘴裡抽回,
「啪」地一拍我的屁股蛋,說︰「去!死一邊給我手淫!快點!」

  我的大腦這時只有王艷的腳丫子、乳房和毛,令我腦袋一片混亂. 我憋紅了
臉,手飛快的聳動雞巴,不顧一切的「打飛機」,絲毫沒有什羞恥感。

  「你在想什?」王艷搬凳子坐在我左側,左手伸到我屁股縫裡,用那根塑膠
棒繼續抽插我的屁眼。

  「是不是在想我的奶子?還是我的?還是想幹我?你快說呀!不然我就不插
你屁眼了!」她看出我被她玩屁眼玩的很爽。

  「我我幹幹你的騷騷」我說出一句平時只敢在自己偷偷手淫時才敢咕嚕的話。

  我有些害怕的望了王艷一眼,我發現她反而笑意更淫了,我的膽子不由地大
了起來。

  「我操你肉,我要射在你的洞裡面」我繼續說.

  「大雞巴硬不硬?干你屁眼噢喔屁」

  我的雞巴被搓得通紅,龜頭呈紫紅色,卵蛋不住的打鞦韆。王艷用塑膠棒在
我屁眼裡一時快一時慢地抽插攪動,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感和刺激。

  「快點!快」我忍不住央求王艷插我屁眼的速度再快些。

  王艷淫笑著欣賞著我的手淫表演,應我的要求加快了插屁眼的速度。

  「怎樣?快射了嗎?」王艷問。

  「快快了」我氣喘噓噓的回答。手中「工作」可沒敢怠慢。

  「噢喔在飛快的「機械運動」中,我感到從龜頭和屁眼裡傳來陣陣儻麻,我
的屁股不由地抖動起來,會陰劇烈地收縮,雞巴猛地抖動起來,大股大股白色濃
精從龜頭眼裡飛出,劃出一道道白色弧線。

  王艷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的射精鏡頭,儻胸劇烈的起伏著,粉面通紅,喘著粗
氣。直到我射完最後一滴精液,好半天她才緩過神,她伸手抹了我龜頭眼上殘餘
的一滴精液,放到鼻端仔細的聞了聞,然後猛地將塑膠棒從我的屁眼裡抽出,頓
時我感到屁眼有一種空虛和失落感。

  「好了,快穿好衣服滾回去吧!」王艷拍拍我的屁股說.

  我有些遲鈍的穿好衣服,轉身要出去。這時,王艷忽然說︰「記著,明晚繼
續到這後窗戶,知道了嗎?」

  「知道了!」我如同注射了一針嗎啡,陡然有了精神,忙不迭地應道。

  「去吧。」

  打那以後,我每天都到王艷寢室後窗偷窺,王艷顯得更加淫蕩了,和她老公
完了許多花樣,還特意將騷對著後窗,自己含著她老公的雞巴,好讓我在窗外看
著她的小穴手淫。有時趁她老公不在家,我便到王艷家和她狂歡一場。

                                 【全文完】














0.0140969753265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