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與校妓絲絲的山谷野戰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是傳媒學院繪畫專業的學生,每一屆這個專業的學生都要有許多次野外寫
生的活動。我們這一屆也一樣,大學前兩年中去了好多風景不錯的地方。但是記
憶最深刻的還是那次去嶗山寫生的經歷。

  這天,同學們背著畫板和書包,從學校坐大巴到嶗山北九水旅遊風景區,正
值七月,烈日高照。大巴上空調吹的好涼爽,一下大巴,炎炎的烈日曬的人睜不
開眼。溫度很高,空氣也比較潮濕,讓人渾身不自在。學校老師買好了票,一批
一批的同學通過入口,又坐上了景點的班車。

  汽車沿著蜿蜒的山路盤旋而上,路邊一米開外就是山溝,高低落差好幾十米,
坐在高高的車座上,看地有些頭暈目眩的,索性不看了。享受著空調的吹拂,閉
目養神,一路上坐車也有些累了,迷糊了一小會,車就到站了。下車,我們被安
排在一個臨街的旅店裡,由於我們專業有100多人,旅店條件有限,一個房間
八個人,上下鋪。本來也考慮到了,又不是來度假,條件差點也就將就著吧。可
是,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全專業的人都在一個旅館裡,這得旅館又不是市區的大酒
店,一棟二層小樓,內部許多小得房間,男生女生混合著住。當然不是男女住一
個房間,但是房間都是連著的,我們宿舍斜對面就是女生的房間,廁所只有兩個,
一個在旅館外面,另一個在旅館裡面,但是不分男女。本來藝術專業的女生夏天
穿的衣服就比較暴露,天一熱,能脫的都脫了,不能脫的也小得不可思議,這讓
一群身體強壯、慾火中燒的爺們怎麼抗拒的了。

  攜下行李,身上快要散架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脫了上衣,到洗手間嘩嘩
的洗了幾把臉,話說這水是嶗山的地下水,因為這裡還在山腳,旅館打了口井,
洗刷就用井水,炎炎夏日,能用涼爽的井水洗洗臉,就算沒有空調,也忍了。可
是溫度高,可以忍耐,下身燥熱就難以忍受了。每次從房間裡出來,都悄悄地瞟
一眼女生地房間,有時候門是開著的,能看到裡面女生穿著吊帶,仰面躺在床上
聊天、打牌或者玩手機。看不要緊,下面脹的好難受。藝術專業女生是出了名的
會浪,不僅衣著放蕩,最重要的是人長的沒得說,個個花枝招展,身材也是足夠
勁爆,一雙雙白花花的大腿,每天在你眼前晃來晃去,是個男人都不能淡定啊。
而且,據我所知,我們專業有幾個女生是有主的,市裡的有錢人有空就來學校找
幾個學生妹妹嘗嘗鮮,打打炮,尋找點生活的激情。

  旅途勞頓,來到已是中午,下午天氣太熱,而且上山的話,天黑之前回不來,
所以下午就在旅館休整。中午美美的睡了一覺,夢中還和專業裡一個炮友XXO
O一番,醒來下面還脹脹的,撐地毯子高高的。我趕緊起身,發現房間的同學都
出去了,外面一片吆喝聲,我從床上向外望,原來是圍著石桌,好幾堆人在打牌。
一個個美女和帥哥交錯排列,這姑娘們穿的,外人一看還以為是小姐呢。可便宜
了這群色狼,豐乳肥臀,左擁右簇,換作我被這麼一群姑娘圍著,我是不能淡定
啊。正望著,感覺小弟弟又不安分了。

  正好房間沒人,我反鎖了門,靠在床頭,掏出了早已堅硬如鐵的大棒棒。我
邊回味著今天一路上看到的美女,意淫著和專業裡那麼多美女做愛的畫面,手中
的雞巴也很給力,挺著大大的龜頭,一撅一撅的,我抓住龜頭下面冠狀溝處,不
停的套弄,一滴一滴的潤滑液隨著我的力道,從馬眼中吐出來,我用手指勻開,
塗滿整個大大的龜頭。我幻想著每一次跟女人交歡的場景,幻想著陰莖進入每個
姑娘下體的感覺,幻想著龜頭被姑娘吮吸著的快感,套弄的越來越快。弄了一會,
手都酸了,還沒有要射得意思,女人玩多了,光靠意淫,想射出來還真不容易。
我想了想,從床上起來,走到窗台,窗台挺高,我站著只能看到我上身,我伏在
窗台上,細細品味著打牌的每一個女生。手裡也不閒著,看到漂亮姑娘,就狠命
套弄幾下。

  要說在社會上混久了,想要玩點新鮮刺激的,有錢有功夫的主,還是勸你們
回到校園。學校裡的姑娘,不僅長的漂亮,又鮮又嫩,臉蛋不比專門賣得差,而
且更清純,喜歡老牛啃嫩草的更不用說了。並且學校裡的姑娘比以往開放得多,
尤其藝術院校什麼的,各種技術也很可以。關鍵是有活力,更年輕,更會享受,
跟他們玩玩,感覺自己都年輕了好多。

  在窗台上,一邊偷窺美女,一邊手淫,感覺有些刺激。那些姑娘們,不是超
短裙就是超短褲,裙擺都到襠部了,一雙雙玉腿,圓圓潤潤,光滑誘人,有地小
裙子,風一吹,裙擺隨風拂動,可再怎麼吹,也看不到裙底的風光。這設計衣服
的真坑人,讓女人穿上不走光,男同胞門想看又看不到,但它又是那麼短,那麼
小,始終勾引你去看,好糾結啊,真想一把掀開那短短的裙子,把大雞巴塞進去,
讓你們浪,干她們幾炮,看你們還浪不。

  突然,我看到樹下那桌打牌的,其中一個男生悄悄地把手伸到了旁邊那個女
生的裙底,我揉了揉眼鏡確認沒看錯。桌上打牌還在繼續,那個男的也談笑自若,
手卻在石桌底下搞小動作。那個女的穿的一條黑色的小短裙,一雙白白的大腿十
分誘人。她輕輕地靠在男生身上,看他打牌。手伸進去的那一刻,女的一個激靈,
把他的手打掉了,瞪了那個男生一眼。那個男生一臉淫淫的壞笑,色色的望著那
個女生,靠近她的耳朵,小聲嘀咕了幾句,但是我聽不到。接著,那隻大手又向
女生裙底進攻,可這次女生沒有反抗,調整了下坐姿,讓男生的手能伸的更深。

  我看得熱血沸騰,光天化日,這也太瘋狂了,手裡的雞巴又硬了不少,使勁
擼了幾把,爽的大腦一片空白。繼續巡視著花枝招展的姑娘們,一個熟悉的臉蛋
兒進入我的視野。

  「絲絲,她怎麼會在這?!」我心裡嘀咕著。

  我和她斷絕聯繫一個多學期了,期間鬧過一點矛盾,互相都不肯讓步,本來
也沒什麼感情,只是互相滿足身體的需要,所以就斷了。一個多學期了,再也沒
遇見她那麼極品的女生。每次意淫,想到每次跟她性交,身體的反應最強烈。回
想著每次進入她緊緊地花蕊,撞擊著她豐滿的屁股,都不能自已的一通狂射。我
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幻想著她就在我眼前,就蹲在我雞巴前面,正在用紅潤的小
嘴給我口交,一陣劇烈的抽動,一股滾燙的濃精噴射而出,我閉著眼,享受蝕骨
的快感。是幾秒後,我緩過神來。看著眼前,我不禁暗罵。原來積攢了許久的精
液全射到雪白的牆面上,又隨著重力作用,滑出了一條條瀑布。「這不丟死人了,
這一道道的,太明顯了啊。」我暗罵到。趕緊拿衛生紙擦了擦,一片濕濕的牆面
散發著濃濃的腥味。

  好在還是爽了一把,看著軟軟的小弟弟,心裡盤算著怎麼能再和絲絲交歡就
好了,搞過不少女人,還是絲絲用的最舒服了。

  轉眼天黑了,吃過晚飯,我撥通了絲絲的電話。

  「喂,妹妹」

  「呵呵,哥哥怎麼想起我來了?」

  「好久沒有聯繫了,當然是想你了唄。」

  「最近怎麼樣啊,你是不是也在嶗山這裡呀?」

  「最近還行吧,就是沒有漂亮姑娘陪。我是在嶗山啊,下午看到你在打牌,
所以給你打電話。」

  「只是因為看見我,才想給我打電話麼?」

  「當然啊,你怎麼也來了,你不是我們專業的啊。」

  「我陪我朋友來的,玩玩,放鬆放鬆。」

  「哦,你有新伴兒了是吧。」我心裡頓時涼了半截,悻悻的問。

  「什麼呀,我陪我一姐們來得。宋雨涵,你們專業的。」

  「哦哦哦,我認得她。」我心裡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這雨涵也是出了名的愛沾花惹草、放蕩不羈的主兒,要是把她倆雙飛了,
下半輩子在深山老廟裡出家當和尚也無怨無悔了。」我心裡想像著,雨涵曼妙的
身姿和美麗的臉蛋兒浮現在我眼前。

  「想什麼呢,怎麼不說話啊。」電話裡傳來絲絲的嬌嗔。

  「哦,走神了,不好意思,呵呵。」

  「想什麼呢,你個小色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打著什麼算盤。」

  「沒有沒有,這是來寫生的,又不是度蜜月,我給你打電話也就是覺得好久
沒聯繫了,再有當初也是我的不好,傷了你的心。

  「以前的事別提了吧,我也沒怪你。」絲絲沈默了一會說到。

  「那就好,心裡一直有點愧疚,算了,不提了。」

  「嗯,你在哪呢,我們出去走走吧,嶗山的夜晚好迷人啊。」

  「好啊,我在旅館門口等你。」

  掛了電話,我七手八腳的套上衣服短褲,穿著一雙鞋拖就奔下樓去。這真是
天賜良機啊,難道絲絲也有需要,還是只是走走,這黑燈瞎火、夜色茫茫的,不
發生點什麼,我還是爺們兒麼。

  心裡意淫著,絲絲終於來了。

  一頭棕色長髮,髮梢卷卷的披在性感的鎖骨和肩膀上,白色的小吊帶托著挺
挺的雙乳,一條小短裙隨風起舞,兩條玉腿長長的,真誘人啊。

  「傻站著幹嘛啊,看呆了啊?!」絲絲笑著說。

  「哦,沒有沒有,最近腦袋愛犯迷糊,嘿嘿。」

  「得了吧你,你們這些色狼,還能瞞得過我?」

  「我有那麼壞麼,走,去前面走走吧。」

  說著,我們輕緩的走著,深山的夜晚很安靜,沒有城市的燈紅酒綠和熙熙攘
攘的人群。只有拂面的山風、嘰嘰喳喳的鳥叫還有嘀嘀咕咕的蟲鳴。白天綠綠的
山峰,現在只能看到黑濛濛的一片山體。四周好幾座山峰,我們處於山腳,一個
小盆地。路漸漸窄了,回頭望去,發現離開旅館好遠了,燈光都依稀不見了。

  我們倆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回憶從前的日子,感覺時光過得好快,轉眼快
要畢業了,幾年的時間如白駒過隙,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說著說著,有些傷感,交往時間不長,我們之間談不上愛情,但是心裡有種
淡淡的傾慕之情,只是一種朦朧的喜歡。

  「呵呵,說這些幹嘛,早著呢。」我說到。

  「是嘛,其實你人不錯的,只是我們之間不可能。做朋友好了。」

  我清楚她這麼說的原因,心裡憐惜之情油然而生。我輕輕的攬她入懷。

  絲絲順從的偎依在我的懷裡。

  「叫我出來不會就是來談這些傷感的東西的吧?」絲絲勾人的眼神調皮的望
著我,語氣也悄悄的轉悲為喜,一副頑皮的樣子。

  「還是你瞭解我,上午在旅館房間裡射了一回,我們專業這些女生真叫人遭
不住,太會浪了,看到你也在那,就想起以前我們翻雲覆雨的情景,所以就想約
你--」

  「我就知道,你還是那麼壞,哼!」死死嬌嗔道。

  我攬著她的胳膊稍稍緊了緊,絲絲也感受到了我身體的變化,下身的棒棒已
經頂在了她翹翹的小屁股上。

  「你瞧你,真沒出息,讓我幫你吧。」絲絲一臉壞笑。

  她蹲下身子,熟練的解開我的短褲,褪到腳上,輕柔的翻開內褲,我的陰莖
早已矗立起來。

  絲絲涼涼的小手輕輕的握住它,上上下下的大量著。

  「還是這麼大哦,今天讓它舒服舒服。」

  絲絲勾魂的眼神盯著我,手中的碩大陽具緩緩地插進自己嘴中。只感覺一陣
酥麻的暖暖的感覺,絲絲的香舌附在我的龜頭上。

  「哦--好舒服,舔舔它。」

  絲絲的口技十分了得,多少次被她吹的一射再射。她動作很輕柔,好像一個
嬰兒在舔棒棒糖。碩大的龜頭紅的發紫,在她的口中進進出出,香舌上上下下舔
弄著,整個龜頭被她的小嘴包裹的暖暖的,麻麻的。她的舌尖一會輕輕的鑽龜頭
的馬眼,一會摩擦下面的繫帶,一會又用嘴唇摩擦冠狀溝,一陣陣刺激衝擊我的
大腦。

  夜深了,周圍一片黑暗,只有蟲子嘰嘰的叫著。深山老林裡,也不會有人來。

  一陣陣山風吹來,吹的小弟弟涼涼的,又被絲絲的小嘴口交著,暖暖的,真
有冰火兩重天的感覺。絲絲手握著粗大的雞巴,頭一伸一伸,讓陰莖在口中進進
出出,嘴唇緊緊地摩擦著陰莖表面,口中的舌頭不時的鑽弄馬眼,摩擦碩大如蓬
的龜頭。

  「絲--哦--真受不了你這張小嘴,把哥哥的魂兒都吸沒了。」

  「呵呵,舒服嗎?一會也讓我舒服舒服。」

  我揉捏著她的乳房,摩挲著她的身體,絲絲喘息聲漸漸大了,情慾也被我挑
逗起來。

  「來,哥哥把我幹到月亮上去。」

  絲絲狠命的在我龜頭上吮了一口,我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等不及了是吧,看我干死你。」

  說著,一把拉起絲絲,讓她彎下腰,扶住前面的樹,我分開她的兩腿,掀起
她的短裙。

  「我靠,沒穿內褲,你這小浪貨,約我出來就沒安好心啊。」

  「人家早想要了,還是你的雞巴干我幹的爽哦。」

  我一聽,真要命,於是提槍上馬。

  我掰開她的臀肉,摸索著她的逼縫,一股黏黏的液體滴到我手上,原來已經
淫水氾濫了,我用手指摳弄著她的小嘴,沾了一手指地愛液,又伸進她上面的小
嘴,絲絲貪婪的吸吮著,舔吸著。

  真是浪的可以,我挺動腰部,巨大的龜頭撐開絲絲的陰戶。

  「哦--啊--再進來點--我要它--」

  我繼續用力,一寸寸的侵略著絲絲的下體,直到陰莖完完全全進入,我依然
不抽動,抓住絲絲的嬌軀,狠狠地推進,直到頂到她最深處。她屁股的肉緊緊地
貼在我身上,軟軟的,我下身也感受到了她愛液的溫暖。

  「哦--好大--好深--啊--」

  「爽嗎?哥哥要了你的命。」

  我感覺絲絲陰道裡的肉緊緊地吸附在我陰莖上,好像一張小嘴在吮吸,好溫
暖。

  我抽出來,又重複同樣的動作。絲絲被徹底的激活了,一個淫蕩的女人再也
顧不上矜持,只求更猛烈地抽插。

  我抓住她的屁股,下身不停抽送。屁股被我撞得一顫一顫,好舒服,好柔軟。
陰莖被陰道包裹著,暖暖的,一波一波的快感從交合處傳向我的身體,也刺激絲
絲的神經。

  「啊--好舒服--我愛你--愛死你了--用力啊--」

  絲絲的小短裙被我擼到腰上,上衣被我拉下來,露出豐滿的乳房。一個美人,
衣服被人扒下來,下身還和自己融合在一起,那種感覺別提有多刺激。

  絲絲扶著樹,上身彎下去,屁股被我抓住,猛烈地抽弄。

  「啊--用力啊--哦--好大--好爽哦--」

  我狠命的抽插,腦子裡浮現出專業裡其他那些美麗的姑娘。「穿的那麼少,
也就是讓男的抽插方便吧,一群浪貨,干他幾百下,看你們還敢發騷不」,我心
裡邪惡的想像著。

  「啊--用力啊--我要--我要嘛--」

  絲絲大聲地叫著,深入骨髓的快感衝擊著絲絲的大腦,一波一波劇烈的刺激
從她的花蕊當中傳遍全身。對面就是一座小山,周圍地勢較低窪,絲絲的淫叫聲
被無限的放大,整個小山谷都充斥著「嗯嗯--啊啊--」的叫床聲。

  「噓,小聲點,別把狼引來。」我調侃她。

  「啊--爽死人家了,哦--你就是--就是條狼--」

  「哈哈,也是,那我就吃掉你個小蕩婦。」

  「快,我要你,啊--我要你干--干我--」

  絲絲陰道裡的小嘴狠狠地吸吮我的龜頭,本來從後面插進去快感就很強烈,
好幾次差點射進去,我分散分散注意力,環顧周圍的環境,茂盛的草叢,濃密的
樹叢,有條蛇什麼的還是挺危險的。

  繼續抽弄了幾十下,絲絲高潮了,一陣陣抖動傳來,絲絲身體收縮著,抽搐
著,一下下的侵略直達她的花蕊,舒服的她忘乎所以的大叫。嬌軀不停向後頂,
迎合著我的抽插,陰道內淫水氾濫,片刻之後,絲絲高潮已過,癱軟的身子被我
扶住,全身如同爛泥一般酥軟。

  我看了下表,我們出來都兩個小時了,同學會不會出來找我們呢,想到這裡,
下身加大了抽送的力度。趕緊結束吧,精液漲滿了,要噴射了。

  我狠命的抽插,上午射了一次,現在再做,耐久度確實比較好,猛烈地抽插
直爽的絲絲嬌聲呼救。

  「啊--救命--用力啊--我是你的人了--啊--快啊--」

  「騷貨,哥哥給你射到天上去。」

  一股暖流湧入尿道,我沒有再去忍耐,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射入絲絲陰道,只
覺得裡面輕輕地抖動著,好溫暖。

  「啊--好燙--你射了嗎--哦--」

  「是啊,哥哥的精液好喝麼?」

  我繼續抽送了幾下,混合著精液和愛液,陰道內潤滑無比,滾燙滾燙的,好
像著了火一樣。

  我抽出陰莖,一股精液順著絲絲的小嘴流了出來。

  「呀,你帶紙了嗎?」絲絲嬌呼。

  「沒啊,出來的急,什麼都沒拿。」

  「快快,都流到腿上了,怎麼弄啊?真壞你,非要給人射進去。」

  我抓起絲絲的玉手,五指併攏,接在小逼逼下面,我用手指掰開絲絲的小逼,
一股液體流了出來,我撫摸著絲絲的陰部,直到精液流的乾乾淨淨。絲絲的手掌
裡接了一小堆精液,她伸手要抹在樹上,被我一把攔住。

  「不想嘗嘗麼,可鮮了。」

  「你不使壞能死嗎?討厭。」

  說著甩在了地上,我悻悻的提起褲子。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還在回味著剛才一番激戰,小弟弟好久沒開葷了,今天
終於吃了頓人肉大餐,別提多爽了,有這樣的美人陪伴,死了也值了。

  「哥哥,你那玩意好厲害啊,比以前還厲害哦。」

  「廢話,憋了好幾個月,每天都要脹爆了。」

  「呵呵,明天我們一起去爬山吧,這裡景色好美呢。」

  「好啊,求之不得呢,不過你累了別叫我背你啊。」

  「哼,人家今晚伺候你那麼爽,你也不背著人家。」

  「好吧,小心肝兒。」

  說著,她跳到我背上,環著我的脖子。我手伸到後面,拖住她的屁股,偷偷
地摸了一下她的花叢。

  「討厭,再使壞以後不跟你做了。」

  我一聽,這可使不得,趕緊賠罪。走在夜路上,絲絲胸前的兩個肉球蹭著我
的背,好舒服,軟軟的,很有彈性,小弟弟又不爭氣的硬了。可是沒有辦法了,
前面不遠就是旅館了,喧鬧聲也大了起來,再放蕩也不能在人眼皮子地下做愛啊。

  「妹妹啊,聽說你是陪你同學來的?」

  「是啊,怎麼了?」

  「要不,明天我們一起爬山?」

  絲絲敲著我的腦袋,貼在我耳邊,壞壞的說道:

  哥哥,想來個雙飛麼……這篇文章到此結束,狼友們看的有感覺麼?喜歡的
話別忘了頂我哦,下部作品不久會跟大家見面的,想要體驗3P風景式嗎?記住
. . . .」   [全文完]






















0.016149997711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