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鄰居蕩婦李太太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自小我就有大男子主義,從來就認為男的就應該比女人強。但是自從我漸漸成人後,一方面因為成熟對女性發生的強烈的嚮往,一方面卻又從不肯向她們低頭求歡。但是,最終,我的本能打敗了我自己……

  我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幹著一份體面的工作,雖然沒有擔任什麼職務,但我內心時常還是為自己驕傲的。我比那些為了發財或者為了陞官而願意拋棄一切包括自尊的人,更在意自我的道德約束。在鄰居和同事們的眼中,我溫和高尚,書生意氣,有時有一點理想主義,當然我還有一點幼稚,因為年青嘛。
  這天上午,我回到獨租的頂樓公寓,一個挺高的女人站在樓道裡等人。我打量了她一眼,波浪曲長髮染黃了一些,穿一件紅色緊身上衣,短皮裙和肉色絲襪,那皮質的感覺在我心裡騰得一下攪動了什麼似的,她轉過頭來瞥了我一眼,我才發現她過肩長髮披擋不住的臉上塗抹的有些妖艷,大約有三十四、五歲。我慌得不敢看她穿什麼鞋子,就問道:「你……找誰?」

  「我等人。」她指了指我對門,帶著明顯的外地口音普通話,顯得很粗俗。但這粗俗與她的白晰妖艷結合成一種說不出的誘惑。

  「我是他們的朋友。」她又補充了一句。我打開自己的房門,故意找機會再看著她,說:「要不到我家來坐坐?」

  「不用了,馬上就回來。」

  雖然我明知她不會接受,但仍有些失望。後來日子裡,我總是通過貓眼偷看她在對門進進出出,並留心她的情況。原來,她是我對門李先生從外地帶回來的準太太,三十多歲的李先生離婚了,整天在外不知道幹些什麼行當,人卻長得很壯實,我只碰見過他幾次,見面打個招呼而已。

  經常和李先生的情人打麻將的女人們在一起議論說,她也姓李,似乎以前做過一陣子小姐。我心想,難怪渾身揮不去騷姿媚態,說了聲,難怪不像個正經女人,就走開了。

  而李太太似乎也不在乎別人知道她的底細。她總是將頭髮打理得十分時髦,穿衣服不是露著兩白得耀眼的胳膊,就是用她那雙修長的惹目的腿攬住你的目光。其實,她身上的氣質比周圍的家庭主婦們獨有魅力,李太太這風月場上的尤物,也知道男人們心底裡從來就願意討好像她這樣的女人。所以,她的神情總是那樣帶著幾分瞧不起。

  雖然平時幾個鄰居一說起來就稱:李太太是個騷貨,我也附和罵道:淫婦。但我總是在上下樓的時候希望有機會看到她。但即使碰上了,卻又說不出什麼話來。是呀,像我這樣的形象與像她那樣的女人搭訕,實在是開不了口。

  那是一個中午,我回到家,注意到對門緊閉著,我進了自己的房間,剛掩上門。我聽見有人上樓的聲音。我馬上低頭把眼睛湊在貓眼上,看到李太太漫不經心地一步一步上到門前,她波浪般長髮散披在後背上,裸露的兩條胳膊白得出奇,十分肉感,穿著皮短裙,和一雙紅色的船頭涼拖鞋,腳趾間有紅有白,讓人癢癢的不知道要幹什麼才好,突然間我覺得自己有點躁熱,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心裡擱得慌。

  乘她敲門之機,我悄悄地打開一點房門,然後全身趴在地上,從開著的門縫裡向外望去:李太太沒敲開門,只好蹲下來去夠藏在合金門裡房門底下的鑰匙,黑亮的皮裙緊緊地裹在她略略翹起並衝向我的屁股上,兩隻肉腳踮起腳尖,露出嫩嫩的腳心,而這一切離我只有兩尺遠!

  我的棒棒不由自主地硬了起來,隔著褲子在地闆上摩擦著。我乾脆扒下一半褲子,露出自己的屁股,自己用力地抓著。

  像我這樣的高尚青年,就這樣在妖艷的李太太不經意地誘惑下做出這樣無恥下賤的舉動,我深深體會到羞辱和可恥,但耳邊又傳來李太太用力掏鑰匙的嬌喘聲聲,在恥辱和聲覺的雙重刺激下,我像狗一樣的地爆發了,我可憐地望著李太太打開門,走進去,我乖乖地跟著她的腳步抽動身體,聽到李太太「咚」地一聲冷冷的關門聲,體味著無盡的悲哀和恥責。

  從此,我無可救藥地迷戀上了李太太。隔三五天就要躲在門後,在李太太發出的各種聲音中作賤自己。甚至在城市中的小巷看到一些不知羞恥的神氣的妓女,也不由地想到李太太是否曾經也像她們一樣?甚至想到如果被這些骯髒下賤的妓女玩弄,我不由得臉都紅了,而自己的身體卻暴露自己的本性地勃起。

  這天也是這樣整天意淫般地渡過,傍晚我就早早地上了床,昏昏睡去。半夜裡突然被隔壁的聲音吵醒了。仔細聽,原來是李太太在與人吵架。再聽一會兒,應該說是李太太在大聲訓斥一個男的,李太太的聲音屬女中音,性感卻不失嚴厲。男的聲音偶爾才嘀咕幾個音節,卻馬上招來更嚴厲的斥責。可這個男的不是李先生!

  這麼晚了,難道李太太真的是個淫婦?我在半夢半醒狀態下的身體,不知為何奇怪地硬了起來。黑乎乎的視界似乎更能激發我對慾望的追求。我脫光自己的內衣,赤裸裸地下了床,輕輕地打開房門,趴在李太太的門前,翹起自己光光的屁股,聆聽房內的訓斥聲。

  李太太在說什麼我一句也沒聽清,我只沉迷在她那嚴厲和主子般的語氣中。室外可能被暴露的刺激和平時從未體驗過的下賤感讓我暈頭轉向。李太太和那個男的好像就在門背後,那個男的聲音似乎在低聲討好李太太。然後她們就發出一種十分含糊的聲音,並漸漸有了較強的喘息聲。

  我像傻了一樣拚命地舔李太太門前的腳墊,那是李太太夫婦進門前蹭鞋底的,一邊有一下沒一下的拍打自己的屁股。我開始覺得自己真的是很淫賤:一個自覺高尚的青年卻自己主動地象動物一樣裸露在一個淫亂騷婦的門前,匍匐在她的腳墊上弄得一次又一次高潮......

  不知不覺聽見有人輕輕地叫了一聲,過了一會兒有個女人的聲音低聲喝道:「你在這裡找死呀。」我剛要睜開眼睛,右肩就被人用力踢了一腳。我一下子就從夢中驚醒了,恐慌地看到李太太正叉著雙腿站在我的頭上,而我正光溜溜地睡在她的門口,那個部位還是粘濕的一片。

  「我,我.....」又羞又慌的我手足無措,慌忙跌跌撞撞地爬起來,就趕緊衝回自己的房中,拚命把門關上。一顆心在喉嚨口跳個不停:完了完了,這下全完了,腦子裡亂糟糟的。

  只聽見李太太罵了聲「神經病」,又進去了。過了一會兒,對門出來兩個人,我連忙從貓眼裡望去:一個是李太太,另一個是陌生男人,因為天色尚早,看不清面孔。李太太說:「沒事,可以走了。」那個男的一邊東張西望,一邊同李太太輕聲地告別,就匆匆地下了樓。

  漸漸地沒了聲音,李太太站了一會兒,轉過身來敲我的門。我嚇呆了,沒反應。李太太低聲而堅決地命令道:「開門!」這樣不開門也不是個事呀,唉,到了這一步,我只有匆忙穿上睡衣,讓李太太進來,又心虛地趕緊把門關上。
  李太太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眼神看著我,帶著十二分的鄙視。我低著頭,偷偷瞄了她一眼,又把眼光垂下來,只看見她長睡衣下的光腳丫子和拖鞋。

  「對不起,我……」我剛一開口,李太太身子一擰,往沙發上一坐,翹起二郎腿,用不屑的語氣說:「沒想你這樣的讀書人,也會做這樣的事。不錯,我是什麼都賣過,一天沒男人就不行,剛才你也看見了,我就是不要臉女人。你們斯文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變態!」 
 
  我的耳根都紅了,眼光卻盯著李太太晃來晃去的兩隻腳,李太太的譏諷卻讓我的身體深處有了反應。可能是我那付耷拉模樣更激起李太太的不滿,她越說越生氣,啪地狠狠打了我一巴掌:「你媽的,老娘越想越氣,你在我門口搞什麼名堂?」用力一腳踢過來,我渾身乏力,一下子跪倒在李太太的腳下。

  「你你,真媽的變態,你還越說越來勁。」她注意到我的勃起的棒棒頂起了一個隆起。忽然她突然轉換了一種語氣:「變態的,爬過來,乖乖地跟老娘磕個頭,賠禮道歉!」我內心裡做了幾次自欺欺人的掙扎,就乖乖地爬到這個淫婦的跨下,邊磕邊說對不起。李太太得意地笑了,蹲下來問我:「你在我門口到底在幹什麼?」

  「我,我,我在想。你......玩弄我。」當我說出「玩弄」兩個字的時候,
身體禁不住顫抖了一下。

  「哈哈哈,被我玩弄?!」李太太笑得不得了:「你不是罵過我淫蕩嗎?我不是很無恥嗎?男人嘛,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不管是什麼樣的男人。我怎麼玩弄你呀?快說!」李太太的聲音突然嚴厲起來了,用斥責那個男人的口氣命令道:「你剛才不是光溜溜地躺在我門口嗎?現在老娘就在這裡,老老實實弄給我看!」

  巨大的心靈震動使我心跳急速加劇,做夢一樣,我渾身顫抖脫光了自己,像狗一樣的趴在李太太的腳下,雙手扒開自己的屁股,嘴裡吐血般地說道:「我是李太太的玩物,求求你打我的屁股吧?」

  啪啪,兩個有力的巴掌打在我的臉上,豐滿的胳膊上的白晰肉體晃了幾晃,性感得要命。

  「像你這樣的男人,還假惺惺地自視清高,我老早就瞧你不順眼了,平時正眼也不望我一下,私底下就這種德性。你只配舔我的腳。」李太太似乎來了靈感,伸出她翹起的右腳,湊到的我臉上。

  白而肉感的腳,每個趾頭上塗著艷麗而誘惑的顏色,保養得不是很好,一股腳上的味道提醒我要舔的是一個粗俗下賤女人的腳。我像瘋了一樣,閉上眼睛在心裡絕望地掙扎著,但女人腳上的臭味不斷地刺激我的慾望,這個蕩婦用腳趾頭戳了我的臉一下,就徹底擊敗我的抗拒,我乖乖地張開嘴,包住了她的幾個腳趾,用力吸吮著。

  我聽見這個騷貨從鼻子裡發出一聲冷哼,命令我:「舔都舔了,還怕羞呀,睜開眼睛看著我。」我無比羞恥地打開眼睛,從她腿部的性感曲線望上去,正遇到淫婦輕衊鄙視的目光,我禁不住用力抓緊自己的屁股,下身騰地猛烈地爆發了。

  顯然李太太注意到了,罵了一句「窩囊廢」,抽出腳,在我的沙發巾上擦乾,站起來正要出去,美妙的肉感身體在我的房間門口轉了一圈又扭過來對著我:「既然你想被我玩弄,我就成全你,老娘現在累了,今天晚上等我使喚。」
  我還沒有從前所未有的高潮中回味過來,忘記回答。淫婦狠狠踢了我一腳:「聽到沒有!」

  「是,是。」我低聲點頭,語氣與赤裸暴露在地的下賤情形完全一緻。
  白天是在渾渾噩噩中度過的,只知道對門上午沒什麼動靜,中午她下樓一趟,不久就帶著許多主婦麻友回來,打了一下午麻將。

  天漸漸黑了,對門突然開了,好幾個女人嘻嘻哈哈地出來,說著麻桌上的事,紛紛換了鞋子,都下樓了。到了夜裡,我都睡著了,不知道幾點鐘,我突然聽見李太太輕輕地敲我的門,我連忙開門,李太太說:「過來。」

  我就乖乖地進了她的房子。她命令我脫光自己的衣服,像狗一樣的爬著,跟著進了她的臥室。在昏暗的燈光下,李太太的短衣穿著和屁股以下裸露的長腿又讓我漸漸迷失。

  她一屁股坐在床上,叫我爬到她面前,把兩隻肉腳闆踏在我的臉上搓著,我奴顏脾膝的樣子無疑激發了她的思維,她低下頭:「一直期待被我這樣玩弄吧,哼,我就不信有男人不跪倒在我的裙下。你不過就是我多玩的一條狗而已。」
  「是,我就是你的玩物,你的狗。」

  「不,你跟我的其他男人不一樣,你會明白的。哼,我會讓你體驗到做為女人玩物的悲哀。尤其是像我這樣的浪騷女人,哈哈哈……」

  「是,你是我的主人,我的女神。」我在她的笑聲中低下了頭。

  「女神,哈哈哈,我很騷的,沒有男人我就活不了的,卻是你的女神。」李太太想笑,又忍住了,轉為嚴厲的語氣:「過來,把我的這裡舔乾淨。」她靠在床頭,分開自己的大腿,指指自己的赤裸無物的底裙下面。

  我老老實實地爬過去,把自己的頭塞進騷貨的襠下。一股強烈的複雜的騷味,我伸出舌頭去舔。誰知李太太等不急了,把我推翻仰臥,把她陰毛亂糟糟粘糊糊的騷戶壓在我的臉上,我努力地舔著吸,不時有一股股的稠液滑進我的喉嚨。
  「這就是女神的陰戶,你要好好的舔乾淨喲。」

  我想點頭或答應一聲,卻被李太太屁股一使勁,壓了回去。

  「你必須對我的陰戶保持崇敬,誰叫你是我的玩物呢。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剛才跟一個男人爽了一回。哈哈哈……」

  原來那些液體是精液!我感到萬分屈辱,強烈的被玩弄感湧上,我用力想翻身起來,那騷貨用她的騷穴蓋緊我的頭部,用手緊緊抓住我因羞辱而暴長的陰莖。

  「怎麼啦,不甘心呀,你就是這個命!」李太太顯然很瞭解男人,她刺激著我的性器,讓我屈服在她的淫威下。她鬆開身子,讓我粘糊糊的臉有了自由。
  「你自己選擇,現在要麼回去,要麼老老實實跪下來給我磕頭道歉。」
  暴起的性器像是邪惡的命令,非人的屈辱竟成了服從的緣由。我乖乖地爬下床給李太太跪下磕頭,並對她淫亂無比的騷穴道歉。

  「真是天生的奴才種。」騷婦不屑一顧地看著我:「我現在要你求我舔我骯髒的下身。」

  巨大的侮辱刺激使我一步步落入深淵。

  「李太太,求求你,讓我舔你的下身吧。」

  「我的肉縫裡有男人的東西耶。」

  「求求你,讓我舔吧」

  「舔什麼呀,既然下賤,既然求我,就要說清楚。」

  「舔你骯髒的肉縫,和……精液……」我幾乎是哭著說出口的。

  「要象狗一樣的舔,我每次被人搞完,你都要用嘴給我舔乾淨。」

  「是。」我自己爬向淫穴。

  「用心舔喲,以後有的男人幹完我,說不定也要你舔呢。哈哈哈……」

                (2)

  有一次很晚了,李太太和三個夜總會的小姐喝了不少酒還沒有睡意就一起打起了麻將,當時我也沒什麼事兒了就坐在一旁看。看著看著我就有點入神了,因為是夏天,她們都穿著高跟涼鞋,白白的腳露在外邊還不停的晃動,加上她們嫵媚的醉態,真是讓人心曠神怡。我坐在李太太旁邊,她的麻將水平可真是差,沒過四圈已經輸一百多了。

  「小軍給我倒點水。」她衝我說,我馬上把水倒好了。三陪女小蘭在一旁笑道:「你真聽話呀。」我說:「李太太這麼飄亮,我當然要聽她的話了。」李太太把眉毛挑了挑不屑的說:「真的嗎?你有那麼聽話?」我嘻皮笑臉的答應:「當然是真的了。我最聽姐姐您的話了。」

  「那好,剛才陪客人的時候,他一直要我和他跳舞,跳的我腳都疼死了你幫我按一按。」說完她就把腳伸到我的腿上,當時我也沒去多想就脫去她的高跟涼鞋,幫她按了起來,小蘭她們笑咪咪的瞅著我。

  我雖然有點不好意思可還是沒抵住這種誘惑,那一對小腳拿在我的手裡這種感覺真是難以形容,這不禁讓我想起一句詩「誰將換白玉,雕出軟鉤香。」這就是讓我魂係夢繞的,讓我心蕩神馳的,讓我為之發狂的金蓮玉鉤。就是對於一個蓋世英雄來說也難以抵抗呀何況我這個涉世未深的少年郎呢。珍惜每一刻,別讓它溜走。

  我不停的輕揉李太太的腳,話也不多說一句。可是這時候李太太突然把她的腳收回了,這種感覺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世界末日,我怔怔的瞅著她的腳。

  「還沒按夠呀,今天太晚了我的腳就不洗了,你用嘴幫我洗洗吧。怎麼,不願意?剛才那個客人要給我舔我還嫌他嘴髒呢。」說完她又把那又雙迷人的小腳伸了過來:「你怎麼還在沙發坐著,跪下來給我舔呀。」她說的不緊不慢可是句句都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威嚴。我就像失了魂似的慢慢的跪了下來,雙手小心意意的捧起她的一隻腳舔了起來。

  「腳趾好好舔,還有腳趾甲裡的泥,都給我舔淨了。」她邊打著牌邊對我說。這好像就是天堂裡的聲音,我小心的舔著,舌頭在她腳趾縫裡不停的遊走,等到腳縫舔的差不多了就使勁用嘴吸她腳趾甲裡的泥,她的腳趾甲不是很髒只是穿了一天的高跟涼鞋趾甲裡都是灰塵,腳趾和腳縫都舔淨了就舔她的腳心和腳後跟。

  我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總之我舔的是那麼認真那麼專業,還得到了小蘭她們的誇獎,小蘭說:「你給女生舔過腳嗎,舔的可真不錯呀。」

  我只顧舔了就隨便支吾了一聲。李太太這時也看了看我,這一陣兒她贏了不少看來心情不錯,她抬手摸了摸我的頭說:「是呀舔的我挺舒服的,你真是條不錯的小狗呀。」

  旁邊的小紅和小靜可能是剛才喝的太多了一直沒有吱聲這時也不禁點了點頭,得到了大家的肯定我更加賣力了,李太太的腳上流滿了我的口水,腳趾都有點被我的口水泡的起皮兒了,真的就像剛用熱水洗過了似的,我舔的口乾了就喝一口水然後再繼續舔。

  大約舔了有一個鐘頭,這時李太太把她的小腳從我的嘴裡抽了出來,用腳趾把我的嘴踢開並停下了手中的牌對小蘭她們說:「怎麼樣你們輸了吧,按腳10塊,舔腳50,都拿錢吧。」小蘭她們說:「算你歷害,這小子真成你的腳奴了。」

  「還敢和我賭,不但麻將贏你們,賭什麼我都不怕。」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李太太是拿我和她們打賭呢。我跪在那直發愣真有種被捉弄的感覺,李太太用腳踢了我的臉一下:「怎麼了小狗,我拿你打賭你不高興了?」

  我怔怔的瞅著她說:「沒……有。」當時我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的,男人的尊嚴在女人的美腳面前簡直就是一錢不值,我真想永遠為她舔腳,我真想成為她腳下的一雙高跟鞋或者是一雙絲襪,當什麼男人,還得要他媽什麼尊嚴。她笑咪咪的看著我,眼珠轉了轉然後對小蘭她們說還敢不敢和她再賭一回。

  「有什麼不敢你還想賭什麼,」她們異口同聲的說,李太太衝她們耳語了幾句,然後對我說:「你給我舔了這麼久口渴嗎?」

  「剛才我喝水了不渴。」我話音沒落只見李太太的眼睛瞪了起來我知道我一定是說錯話了便急忙改口:「不過現在是有點渴了。」

  「那好我這有上等的燕窩你要不要。」我點了點頭,也許當時我的思想已經被某種力量控製住了,李太太咳了一下嗓子,然後衝她高跟涼鞋的中央吐了一口唾沫並對我呶了呶了嘴,我爬了過去抻出舌頭舔淨了,接著她又衝自己的腳背上吐了一口,然後把腳放到我的嘴邊,我也給舔乾淨了,這時李太太猛的抽了一下鼻子衝我說:「張開嘴!」接著一口濃濃的痰汁吐到了我的嘴裡。

  「嚥了。」她命令我說,然後又問我好不好吃,還想不想再吃,她一口接一口的衝我嘴裡吐著,這時小蘭她們大聲說好了好了,你想讓我們破產呀,一口痰十塊,就算十口吧。給你一百塊好了吧。李太太把錢收好了衝我輕笑了一下,穿上她那高跟涼鞋走出了房間去了洗手間。我還在咽她的痰汁呢,兩眼直直的好像還在剛才的情景中享受呢。

  「這些小子沒有一個跑得過她的手掌心的。」

  「你還發什麼愣呀,你這樣被她耍的小男孩兒也不知多少了,總害我們輸錢。」不一會兒李太太回來了,看著我發愣的樣子,她走到我面前啪使勁打了我一個耳光,這一聲在寂靜的深夜裡顯得十分的清脆。

  「想什麼呢,小狗,還在想我的腳呢?你今後就當的我小狗吧,給我好好舔腳。如果給我舔高興了我就賞你燕窩吃,我說什麼你都得服從聽到沒?」我跪在她面前顯得格外渺小,有什麼能讓我不屈服的理由呢,她在我心中就像是自由女神,引領著我走。我點點頭然後又對她的穿著高跟涼鞋的腳舔了起來。

  「好了,好了。」李太太似乎有些不耐煩了。她坐了下來,用高跟鞋底踩著我的頭對我說,我的腳已經舔好了,我的姐妹們她們的腳你也給好好舔舔,我們還要再打幾圈呢,你就在桌子底下爬著舔吧。小蘭,小紅,小靜也都把高跟涼鞋踢開了說:「李太太,還是你夠朋友,知道我們的腳也累了,讓你的小狗服侍我們。」

  「那有什麼,都是姐妹,我的小狗服侍你們也是應該,你願意不小狗?」
  「願意。」我忙不跌的回答。

  「那還不快點。」我爬到桌子下面看到滿眼的玉足我熱血澎湃,先把小蘭她們三個的腳趾一起含在嘴裡,一個一個的吮吸,小紅的腳趾總不停的動還使勁夾我的舌頭,她的腳最難伺候了,而且小紅有點汗腳,腳上有一股酸酸的味道。腳縫裡的酸味就更大了。

  我正專心的給小紅舔著呢。她說話了我的腳可是一周沒洗了這回好有你這個小狗服侍我,真是又乾淨又舒服呀。給她們仨個舔了好一會兒,我的舌頭都有點麻了,本想休息一會兒。

  這時李太太又說話了,我的鞋裡進了好多瓜子皮兒,你給我舔出來,別把我的鞋碰掉了,要不然有你好看,我又爬了過去伸出舌頭為李太太清理涼鞋,可是李太太腳心裡的瓜子皮兒我費了好大勁也沒弄出來。這時我小聲對李太太說,主人你能不能把腳起來點,我的舌頭夠不到。

  沒想到李太太柳眉倒立,杏眼圓睜,不由分說上來就打我兩記耳光:「你還敢要我把腳抬起來?」說完又是一頓耳光,李太太的手不大可是真有勁呀,這時她們三個還在一邊添油加醋,你的小狗也太不聽話了還敢和你這樣說話。

  李太太一聽就更來氣了,右手打累了就用左手。打得我臉火的疼。可是不敢躲,只希望李太太能消氣,這時小蘭又說了:「現在不管以後可怎麼得了呀。」李太太聽後,把臉一沉,看來你是真不想聽我話,那你今後也不用給我舔腳了。聽到這可嚇壞我了,我忙說:「不主人,我知道錯了,你罰我好了。」

  我忙低下頭用嘴把李太太的鞋脫了下來,然後送到她的手上,李太太接過她的高跟涼鞋笑了笑,你還可以調教,然後就用高跟涼鞋在我臉上使勁的抽了起來。有一下鞋跟颳在我的臉上,我情不自禁的叫出聲來,李太太說你怎麼還敢叫出聲來。說完抽的就更使勁了。這回我可一聲都不敢出了,生怕李太太更生氣。
  大約有半個小時李太太也打累了。李太太說今天就這樣吧,也太晚了。就這樣,以後只要李太太她們打麻將我就在一旁伺候著。有一次李太太她們打麻將打了八圈之後,李太太說咱們別打牌了,玩個新遊戲吧。小蘭說什麼新遊戲。李太太瞅了瞅我說,你們先看演示一下。

  「小狗你過來。跪下,把我的絲襪叼下來。」我爬過去用嘴叼了下來。李太太又說你把嘴張開。我張開了嘴跪在那不知道她又在玩什麼花樣。這時李太太把絲襪團成一團。往後退了兩步,然後拿著絲襪衝我的嘴瞄了瞄,扔了過來。我一口便給咬住了。李太太走到我面前啪啪打了我兩個耳光說這是賞你的,看到沒,看誰扔的準,如果誰的絲襪他沒咬住就算輸了。

  「好啊。」這時小蘭她們也都把絲襪脫了下來,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扔來起來。第一輪李太太勝了,只要她一扔我就一口咬住,這時小蘭不願意了,你的狗總討你歡心,你一扔他就只咬你的,不公平。這時李太太走上來不由分說就是五六個耳光。說你就把嘴張開就行了不準動。我只好乖乖跪在那張著嘴。她們幾個玩得可真開心時不時的發出笑聲……
【全文完】

















0.016062974929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