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那個少年幾乎無時無刻隣居的家都是為了那回事 ( 捌仟字 )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方月媚從小就比較有語言天分,她高中時是唸文科,後來順理成章的考取了澳理工學院的師範,現在性福中學的高中英語教師。

方月媚和一個大她五歲的工程師結了婚。現在,他們的女兒已經六歲了,她現在是跟她爺爺在英國上學前班。而丈夫的工作經常出差,技術專長的他總是一去就是兩個月。

三十二歲的方月媚有時真的覺得生活很無聊,幾年教師生涯下來,她也不用費力備課了,回到家就是不停的收拾她的小窩。

今年,方月媚家旁邊搬來了一個鄰居,男主人叫黃志順,女的叫李金花。倆口子經營一個服裝店,男的常常出去進貨,女的則在店舖看守門面。他們有一個兒子,叫黃志平,今年上高一了,個子有一米七十高,皮膚白白的,說話也靦腆。

新搬來的鄰居很忙,一天到晚,方月媚只看見黃志平一人在家。

那一天,方月媚從黃志平家門口經過,她聽見黃志平的媽媽喊著說:“方老師,等一下。”

方月媚尋聲望去,見李金花追過來,說:“方老師,下班了。還沒吃飯吧?”

方月媚說:“是啊,黃太太。”

方月媚的丈夫又出差已經一個星期了,有時犯懶她就不炒菜。

李金花說:“你總這麼對付也不是辦法!正好我家老黃也不在家,我做了幾個拿手菜,今晚在我家吃吧!”

方月媚說:“噢,不了,我做也快!”

李金花不由分說,卻把方月媚拽了去,說:“鄰裡鄰居的,你可別客氣。”

黃家的裡面很寬敞,看的出兩個人很忙,家裡並沒有太收拾。方月媚看到黃志平悄無聲息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李金花看到靦腆的孩子有些嗔怪的說:“志平,方老師來了怎麼不問好?”

一桌飯菜已經準備好了,很豐盛。圍著桌子坐下,黃志平坐在方月媚左邊。方月媚看看他可比自己高出半頭,嘴上的茸毛還很輕。

方月媚想:“呵呵,嘴上毛這麼輕,可能陰毛還沒長多少吧?”

方月媚不知她怎麼冒出這麼個想法,自己兀自有些臉紅。

李金花張羅著,說:“方老師,你別客氣,都是家常菜。”

方月媚回過神來,說:“嫂子,你們這平時總是忙生意,還做得這麼多好菜。”

方月媚想到李金花平時這麼忙,怎麼會作這麼多菜,又這麼巧又請了她來?方月媚仍然有點睏惑。

李金花說:“是啊,你看,我和我丈夫平時總是忙著服裝店,志平也沒人照顧,學習很一般。”

慢慢的談開,方月媚才明白,原來李金花耽心孩子的教育,希望方月媚能輔導輔導孩子的學習。

黃志平不在方月媚教的班級裡,但她仍很容易瞭解了他的情況。黃志平的月考名次排在中游,可是通過比較方月媚發現黃志平的理科成績比較突出,就是英語和語文總考不及格。這樣,方月媚到是可以輔導的。

對於一個高中生,英語學習要保有一定的單詞量,語法要求有點複雜深入,口語聽力要求越來、越高了。這樣,黃志平常常到方月媚家來輔導英語,李金花覺得可以放心了。

有時方月媚下班以後在家做飯,黃志平就來了。於是,他就和方月媚一起吃。李金花回家買菜有時也會多買些,帶些送給方月媚。不像黃志平的靦腆,李金花很會說話,方月媚總是卻之不恭。

方月媚製定了一個學習計畫,給黃志平選了一個單詞本,讓他看課本上的語法,打實基礎。

李金花見到方月媚高興地說黃志平自從和她學習英語,似乎對英語的興趣濃了許多,常常拿著單詞本背,不像從前總也不見他學英語。

黃志平有點悶,常常要方月媚問他才有話。可是,方月媚常常感到他閃爍的目光不經意間偷偷的落在她的魅力之處。也不知怎的,每當有這種感覺時,方月媚就會覺得身上熱熱的。

今天天氣好熱,方月媚下了班,進洗澡間洗了一下。丈夫不在家,方月媚也常常保持洗澡的習慣,有時是下班後,有時是臨睡前。

溫熱的水沖在身上,說不出的舒服。不過兩腿間那空空的感覺,使方月媚不由自主的夾緊雙腿,手用力的按在飽滿的胸脯上。恍惚之間,一陣無名的躁動襲擊著方月媚,下體真想承受壓迫。

方月媚擦幹身子,她對著鏡子照了起來。雖然生了孩子,但她的身體素質比較好,產後的體形變化全都恢復了。比起大學時,乳房由於生過孩子更豐滿了,硬硬的有彈性。小腹微微突起,一點贅肉也沒有。方月媚的屁股很豐滿,特別是生了孩子後,襯托著腰線更苗條了。四肢修長,一直是自己引以為豪的。陰毛少而且薄,不知怎麼長的。

“叮呤!”門鈴的響聲把方月媚從自方月媚陶醉中拉了回來。她知道是黃志平來了。連忙去穿衣服。

可是,門鈴不停的響,像是有急事。方月媚匆忙穿起浴衣走到門前。透過門鏡,看見只有黃志平一個人站在門口,焦急的用手按在腿中間。

方月媚連忙開門。黃志平衝了進來。

方月媚想著:“吖!這孩子,遇見甚麼催命的事了。”

黃志平的胳膊正好觸到方月媚漲漲的乳房上,差點把方月媚撞倒,一句話也不說向廁所衝去。

方月媚不知發生了甚麼事,她趕快跟了過去。只見黃志平對著馬桶吱吱的撒尿,他太著急了,門也沒關上,一條粗粗的水線沖入馬桶,傳出持續有力的擊水聲。

隱約間,方月媚看見黃志平的牛子似乎不大,但很白。

憋的尿出掉了,黃志平嘴裡長長的出了口氣。這時他突然意識到方月媚看見了他撒尿的過程,臉騰的紅了起來。

方月媚笑著說:“志平,讓尿憋著了?”

黃志平不好意思的說:“方老師!”

方月媚問:“總是憋尿不好,怎麼不提前放掉。”

黃志平說:“今天上體育課,下課喝了好多水。走在路上就有尿,到家了才發現沒帶鑰匙,所以,我,所以,我。”

“哦!”方月媚都明白了,她對著鏡子梳起頭髮來,這麼多年方月媚仍是長頭髮,梳起來好費事。

方月媚問:“今天你們英語測驗的成績是不下來了?”

沒有人回音。方月媚回過頭,她看見黃志平正在發呆。突然,方月媚意識到,剛才她著急去開門,除了睡衣她甚麼也沒穿。睡衣綴著蕾絲花邊,質地是薄薄的真絲做成的,表面很滑。這一舉起手梳頭,細細的腰身和豐滿的臀部都落入了站在後面的黃志平的眼裡。

方月媚問:“看甚麼呢?”

黃志平顯然被自己的失態弄的不知所措,不知怎麼回答,而方月媚心底卻不覺泛起一股強烈的興奮。

方月媚命令的說:“去,把你的考捲拿來,我給你看一下。”

方月媚對於這麼個毛頭小孩,她越來、越覺得有種莫名的興奮,她不知道自己甚麼時候開始似乎很喜歡這個少年。

黃志平像找到了救命的稻草,連忙去尋他掉在門口的書包去了。

方月媚走進臥室,穿上胸罩和內褲。方月媚的內衣都是白色的,她喜歡白色。方月媚從來不買紅色,黑色甚麼的內衣,只穿白色。當拿起外衣時,方月媚遲疑了一下。跟著,她又披回睡衣,走回了客廳。

黃志平已經把考捲準備好了,坐在那不敢回頭的樣子。方月媚拿個凳子,坐在他旁邊。少男的氣息吸引了方月媚的嗅覺,似乎還帶著足球場上的汗濕、青草的味道。第一次,方月媚感到了這麼年輕的男孩,他的氣息。














黃志平這回的英語測試還不錯,說明他的單詞量有提高,但語法、短語和整個短文大意的把握上還不夠。方月媚給他重點指出了錯題的道理,黃志平領會很快。

他們並排坐的好近,黃志平聞到了方月媚沐浴後的芬芳。方月媚注意到他鼻子在偷偷的吸氣,很深、很深。

黃志平往方月媚身上靠了一點,她的頭髮還是濕濕的,輕輕的搔著小車的脖頸和耳朵。黃志平輕輕一哆嗦,胳膊又觸到了方月媚的豐滿的右側奶子上。乳房上那個觸點讓方月媚的神經敏感起來,她沒有躲,輕輕的保持著這種觸覺。

黃志平感覺到方月媚的乳房硬硬的,好有彈性,他不懂得那有乳罩幫忙的功勞,但就是這樣,他已經興奮得不得了了。

方月媚站起來,去倒了杯水給黃志平。一瞬間的離開,讓黃志平失望了一秒。倒水回來,把杯子放在桌上。

方月媚說:“喝點水吧!”

方月媚站在黃志平的後面,她把左手搭在黃志平的左肩上。黃志平透過方月媚薄薄的睡衣,感覺到她成熟的氣息。

方月媚的乳房的壓力,小腹的墳起。她彎下腰,問:“志平還有沒有不懂的?”

顯然,方月媚如此的接近,讓黃志平的鼻息已經不穩了,而方月媚也有一種莫名的快樂,她想誘惑黃志平。

黃志平裝作撓癢癢,右手向後去夠自己的屁股,可是有意的碰在了方月媚的大腿和兩腿間的突起。

方月媚的陰阜很高,雖然陰毛不多,但穿內褲時也可以看到明顯的突起。黃志平的胳膊恰巧觸在那個孩童巴掌大的墳起處。

方月媚:“嗯”了一聲。是的,那種觸摸的壓力不正是剛剛洗澡時希望得到的嗎?

方月媚想對一個十六歲的高一男孩子,那一定是一種緻命的誘惑。而方月媚也沉迷於對他的誘惑之中。這種誘惑,越來越吸引著她。

上次的曖昧體驗讓黃志平和方月媚在心靈深處默契了很多。她不像過去只過問他的學業,也慢慢嘗試談談生活中的事。黃志平比過去健談多了,可過去那種靦腆始終是方月媚喜歡的。

今天,方月媚上午上完課,下午就沒有課了。她在學校沒甚麼事,想想就早點回家了,反正學校現在考勤抓的也不緊。

回到家,方月媚還是習慣性的把房子拾掇了一下,然後就下廚房做飯了。

白天方月媚上班時碰上李金花,說:“今天店裡好忙,要回來晚。”

方月媚說說:“那就讓志平在我那吃晚飯,我一個人也是做,兩個人也方便。”

李金花感謝著去上店裡了。

黃志平今天放學也早,天還亮的很。他一進門,方月媚已經做好飯了。

方月媚說:“志平,餓了沒有?今天還是在阿姨家吃晚飯,你媽媽肯定沒回來呢!”

黃志平還是那麼靦腆,說:“方老師,我總在你家吃飯,你煩不煩我?”

方月媚說:“傻孩子,你叔叔總是出差,我自己在家也沒意思。有你常來,阿姨高興呢!哦!對了,你以後在我家就別叫方老師,就叫阿姨吧!”

方月媚給黃志平和她重新定位。是的,這樣方月媚總覺得親近許多。

黃志平對這個稱呼很高興,說:“那我以後就叫你阿姨啦!”

方月媚一邊做飯,一邊對身邊的黃志平,說:“我做的好吃嗎?和你媽媽做的飯相比哪個好吃?”

黃志平說:“你做飯好吃,和我媽媽做的一樣好吃。”

方月媚說:“那我做好了,你就多吃點。你在長身體,男孩子要能吃飯才長得起來!”

吃過了飯,黃志平和方月媚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黃志平明顯的比過去健談多了。他告訴方月媚他平時喜歡踢足球,西甲、英超,喜歡的球星,平時踢球的趣事,滔滔不絕。

方月媚像個小姑娘安靜的聽著,第一次感覺到這個靦腆的小男孩,血液裡卻不乏原始的野性,那是一種有待開發的野性。同時,方月媚很關心黃志平的課外生活,想知道的更多。

方月媚說:“志平,有沒有談戀愛?”

黃志平的話多了起來,他說:“沒呢,我們男同學和女同學各玩各的,不過,我們會議論女同學。”

方月媚問:“你們都議論甚麼呢?”

黃志平說:“甚麼都說,談漂亮女孩子唄!我們班的賈曉鳳可漂亮了。”

方月媚說:“哦,那個女孩我知道,一米六多,梳著短髮,一雙大眼睛水靈靈,總愛穿牛仔褲,小小年紀凹凸畢現,絕不輸給妙齡女郎,而與年齡相伴的純潔模樣更是獨有風情。”

黃志平得意忘行的說:“我知道的可多了,別看她在我們班裡高不可攀,人家都說她在外面可風騷了。”

方月媚輕輕的摟住黃志平,讓他靠在她的胸上,同時用手輕輕的撫摸黃志平的臉頰,說:“呵呵,你怎麼知道人家騷啊?”

突然,黃志平覺得自己失言,不好意思起來

方月媚見此安慰黃志平,說:“沒事,你和阿姨甚麼都可以談。你看,無論以後你有甚麼樣的問題都可以和阿姨說,好不好?”

黃志平說:“嗯,阿姨,你真好。”

方月媚問:“我知道你們男孩子在一起會談女孩,呵呵,是不對女孩子很好奇,可卻有好多不懂啊?”

黃志平咽了口唾沫,說:“阿姨!你說我可不可以問你特別的問題?”

方月媚搬過黃志平的肩膀,直接看著黃志平的雙眼,說:“哦?當然可以,甚麼都可以問。”

方月媚自己也不知為甚麼,她期待著黃志平問點甚麼。

黃志平還在猶豫的說:“嗯,我還沒想好,想好了再問你。”

方月媚很自然的把黃志平摟在懷裡,說:“呵呵,你這孩子,像個姑娘似的。”

方月媚指引著黃志平側躺在沙發上,頭則枕在方月媚的大腿上,說:“來,你把腳放在沙發上吧,這樣舒服點。”

周圍的空氣變得那麼曖昧,方月媚的心咚咚的跳,她輕輕的拍打著黃志平的後背,問:“志平,阿姨好不好?”

黃志平的臉向著方月媚的小肚子,一直手壓在自己身下,一隻手則自然的摟著她的腰。

黃志平的聲有些變調說:“阿姨,你真好!”

方月媚無意識的看著前面的電視畫面,她把手放在黃志平的臉上,發現那兒燙燙的。

方月媚說:“志平,阿姨問你個問題吧?”

黃志平說:“哦,阿姨你問吧。”

黃志平顯然對這麼個姿勢很是受用,他的手在方月媚的後面上下摸索著。

方月媚把坐姿調整了一下,讓自己半躺在寬大的真皮沙發裡,黃志平的臉依然埋在她的腿裡,手卻伴隨著她的移動正好墊在了她豐滿的屁股下。

方月媚笑著說:“你的手壓不壓挺啊?”。

黃志平乞求著說:“好阿姨,就讓我放那吧,我不壓挺。”

方月媚說:“呵呵,你不嫌壓就放那兒吧,舒服嗎?”

其實,方月媚也不知道她問的是黃志平哪裡舒服。

黃志平說:“舒服,阿姨,你好香。”

方月媚趴在黃志平的耳朵上,小聲問:“以前聞過嗎?”

方月媚說話呼出的熱氣,讓黃志平一哆嗦。黃志平的手已經開使不老實起來,在下面頂方月媚的屁股,說:“沒有!”

方月媚抬起屁股,把黃志平的手放出來。拿到眼前仔細端詳。黃志平的手剛才被壓的不過血,有點白。手掌很大,手背的下側生著變粗的茸毛。

方月媚把黃志平的手放在嘴上輕輕的吻起來,柋的手指則輕輕的撥弄方月媚的嘴唇。

黃志平躺的有點累了,坐起來想換個姿勢,說:“阿姨,你剛才不是要問我問題嗎?”

方月媚說:“哦,是啊,來,坐阿姨腿上好不好?”

方月媚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求,她有點後悔,因為方月媚擔心黃志平會拒絕。但是答案讓方月媚舒了一口氣。

跟著,黃志平面對著方月媚騎跨在她的大腿上,把頭伏在她的長髮裡。方月媚感到黃志平在她的耳邊急促的呼氣。

方月媚輕輕的撫摸黃志平的後背,感覺就像抱一個大兒子。可是,他不是,他已是一個半大男人了。

黃志平的手在方月媚的後背摸索著,他摸到了她後背那條胸罩的帶子。他的手在別的地方摸一會,就又回到那兒逗留。

方月媚對黃志平說:“志平,坐好,讓阿姨好好看看。”

黃志平向後靠了靠,用雙手環扣著方月媚的脖子,坐在她的大腿上,手一會摸摸她的脖頸,一會摸摸她的耳朵。

方月媚端詳著面前的男孩子,她第一次這麼仔細的端詳黃志平;方方的臉龐還帶著稚氣,向後梳的頭型顯得英姿勃發,濃濃的眉毛下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嘴唇不厚不薄,上面的茸毛看的很清楚。

黃志平上身穿著藍白相間的T恤,下身是一件鬆緊帶係的黑色純棉運動褲。周圍那種氛圍讓方月媚完全的沉醉了。

從進屋裡到現在天黑了,他們一直忘記了開燈,現在更不會去開了,只是電視畫面閃閃,把客廳裡照的忽明忽暗的。

黃志平和方月媚都忘情了。

方月媚問:“黃平,剛剛摸到甚麼了?”

黃志平說:“你的耳朵!”

而方月媚也不由自主的問:“不是說現在,更之前。”

黃志平把手放到方月媚胸罩的肩帶上,問:“阿姨,那是甚麼?”

方月媚小聲說:“想知道嗎?”

黃志平會意的把方月媚抱緊,手從她下面的衣襟探了進去。黃志平的手是溫熱的,摸著方月媚豐腴的後背,探摸著她的乳罩係帶。

方月媚抱緊黃志平的頭,甚麼也不顧了,她一口親在了黃志平的嘴上。稚嫩的嘴唇有些涼。可是方月媚覺得是那麼新鮮、那麼清香。

方月媚貪婪的嘬吸著黃志平的小嘴,甚至他的口涎。方月媚把自己的舌頭伸進了黃志平的嘴裡,與他的舌頭糾纏著。當方月媚把舌頭縮回來時,黃志平的舌頭卻進攻過來,方月媚教會了他親嘴。

黃志平的膽子大了起來,他的手已經移到方月媚的胸前了,隔著乳罩抓住了方月媚的奶子。可是黃志平到底是第一次,他的手在方月媚的衣服裡想伸進係著的奶罩裡去摸個真切,可怎麼都不得勁。

方月媚推開黃志平的嘴,看著他。黃志平的臉龐因為興奮紅紅的,散發著熱量。

黃志平說:“阿姨,喔,哦!我想!”

方月媚看著黃志平的臉,那麼吸引人的年輕的臉。她把自己外套的扣子解開,敞開了懷。潔白的乳罩落在了黃志平的眼裡,他睜大了眼睛,咽了口唾沫。

方月媚閉上眼睛,她拿著黃志平的手放在她的乳上。黃志平用手把她的胸罩向上一翻,方月媚的雙乳躍然而出。淡淡的乳暈,像小手指蓋那麼大的乳頭已經立起。黃志平用雙手笨笨的揉著,但她卻覺得好舒服。

方月媚把手摺到自己的背後,把按扣打開,胸罩鬆開了。

方月媚說:“志平,幫阿姨脫掉。”

黃志平歡快的答應著說:“哦!好的!”

黃志平幫方月媚把外套和胸罩都脫了,此時,她下身穿著剩下的套裙,上身已經光光了。

方月媚問:“以前看過嗎?”

黃志平說:“沒!阿姨,你真好。”

黃志平匍匐在方月媚的胸前,然後用嘴叼住了她的左邊乳頭,像一個嬰兒,真的,像一個嬰兒,大力的吸著方月媚的乳頭。

黃志平嘬起方月媚的乳頭,含在嘴裡,然後慢慢的拉起。方月媚看著自己的乳頭在黃志平嘴的牽引下似乎要離她而去。可是,黃志平一鬆口,乳頭又彈了回去。

黃志平歡快的弄著方月媚的乳房,兩隻手都不知用那個了,齊齊上陣,方月媚舒服極了,她的腿都快壓麻了。

方月媚驕嗔的說:“志平,下來,阿姨的腿都快被你壓摺了。”

黃志平戀戀不捨的從方月媚的腿上下來,然後說:“要不你坐我腿上吧!”

方月媚說:“不用,你還像開始那樣躺著吧!”

黃志平見遊戲沒停止,很高興的說:“好!”

方月媚沒說甚麼,她伸手過去把黃志平的T恤撩了起來,他一配合就給脫了下來。

黃志平又側躺在了方月媚的身邊,而方月媚抱著他的上半身,這樣他還可以方便的把玩她的乳房。

方月媚輕輕的撫摸這黃志平的胸脯,她感覺著那年輕的肌膚,好滑。黃志平則一邊玩方月媚的乳房,一邊試探著侵犯她的小肚子,那對他仍是神秘。

方月媚順著黃志平的肚子,摸到了他的兩腿之間,隔著褲子,方月媚感覺到他的雞巴硬硬的翹著。

方月媚稍微用力捏了一下黃志平的陽具,他條件反射地把方月媚的手夾在了他的兩腿之間,身子一下僵了,頭埋在方月媚的肚子和大腿間。

過了好一陣,方月媚被黃志平的嘴輕咬得很興奮的叫著說:“咦,志平你怎麽硬了?”

黃志平想:“噢,死拉,糟,被她發現了!”

正當黃志平想縮,方月媚的手卻竟按在他雞巴上,笑著的說:「不用害羞,來,給阿姨看看吧」

方月媚拉開拉鍊,就把雞巴掏出來了,笑著說:“呵呵!很暖手啊!”

黃志平只能尷尬的點一點頭。

方月媚看著、看著,她慢慢便蹲下身子,跪了在黃志平跨下前,還很欣賞、愛惜的挨著雞巴。

方月媚說:“這樣熱烘烘的雞巴,真想品嚐一下啊!」

說著,方月媚就開始舔雞巴了,她舔了幾下,尤其撩著龜頭後,便含到嘴裡。方月媚一口吞下整支,又抽出大半,速度越來、越快,越吸、越大力。

方月媚的嘴濕濕、暖暖的,舌又靈巧的纏著雞巴,她舌頂著雞巴,頭晃來、晃去的吸,黃志平雞巴快己硬透了。

突然,方月媚站起身,跨上黃志平的跨下,手扶起雞巴就坐下去,嚇得黃志平叫著說:“阿姨,你想!想怎樣?」

方月媚問:“志平!你不想要嗎?」

黃志平被方月媚這樣一問,他立即語塞。方月媚就繼續坐下去,黃志平雞巴一下的就進入她的小騷穴裡。

方月媚感到黃志平的雞巴在她的體內,感覺很溫暖。方月媚開始擺動腰支,肉肉的身體、圓圓的屁股一下下撞下來,

方月媚一下嬌喘的說:“好舒服啊!啊!”

方月媚的玉手引領黃志平的雙手,伸到她的奶子上,黃志平己被那一對又圓又軟的奶子,迷住了,不自控的吸它起來。

方月媚把身子向前挨,奶子就壓著黃志平的臉,他很快沉沒在乳海了。黃志平的雙手用力抱緊,完全抱住了方月媚。她那一對柔軟、偉雄的雙乳壓在他的胸前。方月媚的贅肉,抱起來也十分舒服,抱得他想想放手。

方月媚的玉手也伸到背後,撫摸黃志平結實的背肌。她的嘴唇又吻到他嘴上,兩舌緊纏著、伸到對方口中,吸啜彼此的口水。

黃志平一直吻著的幹。而方月媚擺腰擺得更大,黃志平也往方月媚的頂,她的體重套下來,雞巴都撞進深處,深入她的小蕩穴內。

方月媚的奶子上晃下晃,小嘴也呻吟起來:“嗯!嗯!嗯!好舒服!”

方月媚不停猛坐下來,黃志平受不住了,便按著她的屁股,讓雞巴抽插到最深,把精液都射進她的小浪穴裡了。

方月媚也要高潮,她大聲叫著:“嗯!啊!哦!啊!喔!啊!」

方月媚全身繃緊,把黃志平抱得很實,她打了幾下大顫。

過了快一分鐘,方月媚才舒緩下來,而她剛回過神來,又笑著的吻黃志平,還在他那未完全軟掉的雞巴上,又左、右的擺動了十多下。

方月媚在黃志平耳邊說:“志平!好厲害啊,阿姨被你弄得舒服死了!」

之後,方月媚就和黃志平一起到浴室裡沖涼,然後在浴室和方月媚的房間裡各再做了一次,然後,黃志平才回家。

而當晚的黃志平卻整夜睡不下去,因為他感到實在太刺激,而且都沒這樣爽。自此今次後,黃志平幾乎無時無刻,不是想著那回事。他一到方月媚的家全都是為了那回事。



















0.015017986297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