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一個晚上給老闆操了兩炮後老公在她的小淫穴再發射了五炮 ( 壹萬字 )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快要下班的時,二十八歲的高靜怡接到她那三十歲丈夫王偉濤給她的來電。電話裡王偉濤急切的問:“寶貝,下班了嗎?我可都等著急了。”

今天王偉濤剛從新加坡公幹回來,他和高靜怡說好他們晚上要好好瘋狂一下。所以,高靜怡有些無奈的說:“真對不起,今天有個客戶著急要一些資料,所以我一會還要加班,可能要晚些回去了。”

王偉濤說:“哦,這樣呀,那好吧,你趕緊忙吧,我等你就是了。”

高靜怡說:“哦,老公!你真的很好!”

王偉濤有些沮喪的說:“寶貝,我又給你帶回了很多性感的內衣和絲襪,一會回來一定要穿給我看呀。”

高靜怡的臉立刻紅了,小聲的說:“討厭啦,你最壞了,好吧,我回去一定穿給你看,讓你看個夠。”

高靜怡放下電話,來到了更衣室。   

其實今天晚上公司是要舉行一個酒會。因為前幾天外地的總公司的領導過來考察了,所以公司打算舉行個酒會。一來是和總公司的領導加強感情,一來高靜怡也為自己的升職鋪路,所以他們各個部門的經理和主管都要求留了下來,一起參加。

高靜怡也只好說自己要加班了。

高靜怡脫掉自己的襯衫和緊身的套裙,然後是乳罩和T字內褲和褲襪,拿出了準備好了的一條晚禮裙。

高靜怡沒有穿內衣,直接穿了一條黑色的無襠褲襪,然後穿上了晚禮裙。

高靜怡有些緊張,雖然,她是經常不穿內衣的參加酒會聚會的,但每次還是有些莫名的緊張和興奮。

高靜怡來到酒店,進入酒會的大廳。已經來了很多人了,公司和總公司的領導,同事,還有一些和公司合作的其他公司的領導,很是熱鬧。

高靜怡端了杯紅酒,走入了人群中,深V字領口的吊帶晚禮裙,露著高靜怡深深的乳溝,加上沒有帶乳罩,兩個乳房隨高靜怡的走動而上下顫動著。

下身的裙子一側有一條高高的開叉,在高靜怡走動或坐下的時候,一條裹著褲襪的大腿會完全的展示出來,一直到大腿跟。

身邊的男人立刻都注意到了高靜怡,立刻都興奮的盯著高靜怡的一舉、一動,圍著高靜怡和高靜怡親熱的攀談起來。

其中一個姓喬的最熱情,他是總公司的一個經理,負責這次考察的日常安排。

喬建邦邊和高靜怡攀談邊興奮的盯著高靜怡的乳溝。這時,一個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走了過來。

喬建邦看到後立刻滿臉歡笑的向高靜怡引見起來,說:“這位是總公司的陳總。”

陳雲南點點頭,看了一眼喬建邦。他立刻知趣的說:“哦,陳總,那你們聊吧,我還有事。”

喬建邦說完,他有些不情願的走開了。

陳雲南和高靜怡坐在一個角落的沙發裡聊了起來。

由於高靜怡是坐著,她那深V字領口暴露出來的乳溝更多了,而且已經可以看到兩個乳房的邊緣了。

高靜怡下身的開叉也是大大的被撐開了,裹著褲襪的大腿全展現在陳雲南的面前,一直露到了髖部。

陳雲南興奮的盯著高靜怡,一邊沒有邊際的聊著。

這時,音樂響了起來,燈光也暗了下來。

陳雲南拉著高靜怡來到舞池,和其他人一起開始跳起了舞。開始還沒甚麼,但隨著燈光進一步的變暗以後,高靜怡感覺陳雲南把高靜怡摟的越來、越緊了。

高靜怡的兩個乳房緊緊的帖在陳雲南的胸前,兩個乳房受到擠壓,幾乎要從V字領口跳出來了。

陳雲南的手摸著高靜怡的後背,小聲的說:“好光滑的後背,你好性感,是不是沒有帶乳罩呀?”

高靜怡的臉立刻紅了。

陳雲南見高靜怡沒有回答,知道自己猜對了,他的手繼續向下摸去,很快摸到了高靜怡的屁股上。高靜怡被裙子緊緊包裹的屁股,被他忽輕忽重的摸著。

陳雲南一邊摸著高靜怡的屁股,一邊小聲的說:“你的屁股好有彈性,好光滑,一定也沒有穿內褲吧,你好風騷呀,沒想到會在分公司遇到你這麼風騷的少婦。”

高靜怡更害羞了,低聲說:“嗯!不要嘛,別摸了,哦!會被別人看到的啊,陳總!你好壞啊。”

陳雲南笑了笑,放開了高靜怡。但隨即拉著高靜怡的手離開了大廳,高靜怡發現那個喬建邦在一旁也緊緊的盯著她,看著她被陳雲南拉走。

陳雲南拉著高靜怡來到一個偏僻走廊的拐角處,這裡有一個衛生間。

陳雲南擁著高靜怡進入了女衛生間,空間不大,他們進入了最裡面的一個間隔。

陳雲南把間隔的小門鎖上,然後猛的抱住高靜怡,開始瘋狂的親吻起高靜怡來。他一邊親、一邊隔著吊帶揉著高靜怡的乳房,他的手則伸進開叉,摸著高靜怡的大腿。

高靜怡的身體完全任由陳雲南擺佈了,享受著陳雲南的親吻和撫摸,但是她的小嘴郤作出緊張而興奮的說:“啊!不!陳總!不要!不可以!你好壞!”

陳雲南的手緊握住高靜怡的一雙小手,另一隻手緊摟住高靜怡嬌軟纖細的腰肢,開始輕柔地親吻她的脖頸,時而用舌頭輕輕地舔,時而用嘴唇在她小耳朵上輕輕地吹,酥酥地挑逗著高靜怡地性慾。

高靜怡的掙扎一直是無力的,她心中明明想要反抗,但全身卻酥酥、軟軟,一絲力量都使不出來。

高靜怡的腰肢扭動起來,似乎在抵抗,又似乎在迎合,嘴裡喃喃地嬌喘著說:“啊!嗯!不!不要!陳總!快!快放開我!啊!啊!”

沒想到,陳雲南居然放開了高靜怡。雖然高靜怡有些納悶,但還是很自然的開始整理被弄亂的長髮。

但陳雲南突然趁著高靜怡整理飄柔發際的時候,他握住高靜怡的脖項,使高靜怡的頭無法掙扎。在高靜怡還來不及呻吟出聲的時候,嘴唇緊貼上去,吻住了她嬌豔的嘴兒,高靜怡嬌柔地逸出:“啊!”的一聲。

而在高靜怡開口的同時,陳雲南狡猾的舌頭乘機鑽入高靜怡的嘴裡,急切地汲取高靜怡口中的蜜汁。   

在陳雲南持續的舔吮熱吻之下,高靜怡漸漸棄守,一面乘著接吻的空隙不斷呼出絲絲誘人的呻吟:“啊!啊!嗯!”

高靜怡一面把白嫩的手臂環上陳雲南粗壯的頸脖,陳雲南的強吻漸漸變成兩人間親密膠合的互吻,舌頭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淫靡的氣氛頓時迷漫整個狹小的間隔。

陳雲南看高靜怡開始配合,欣喜若狂,猝然伸出右手朝高靜怡高聳的乳峰摸去,瞬間一隻誘人的聳乳便已在他手的掌握之中。

高靜怡全身一麻,嬌唇間吐的嬌喘已是相當急迫的說:“啊!不要!那裡!那裡不行!不要摸那!那裡!啊!啊!”

陳雲南恣意地揉弄著高靜怡高聳的乳峰。真是誘人的少婦,陳雲南能感覺出那嫩乳的驚人彈性。另一隻手也不甘落後,滑落在高靜怡豐滿的臀丘上按擠揉捏,逼出懷中嬌麗的聲聲嬌吟。   陳雲南興奮的扯掉高靜怡的吊帶,兩隻手直接握住了高靜怡柔嫩的乳房。

當高靜怡那敏感的乳房被男人溫熱的手掌直接握住的刹那,她的小嘴:“啊!”地驚叫了出來,瞬間高靜怡感覺自己的乳尖翹立勃起,硬硬地頂在陳雲南的掌中,似乎在迎接他陳雲南揉弄。

高靜怡全身像電流擊打般傳過陣陣的酥麻,並直達雙腿間的私秘處,被禮裙緊緊束住的豐潤大腿不停地廝磨扭動。

高靜怡的掙扎對陳雲南更加起了催情的作用,他赤紅的雙眼緊盯著高靜怡從開叉處露出的被褲襪包裹著的大腿,平素雪白的肌膚已然漲紅潔潤,一手從高靜怡絞扭的大腿間穿擠而上,強硬地朝高靜怡最誘人的中心進發。

陳雲南的大手順利捂住了高靜怡的私處,手指上下滑動挑動高靜怡豐腴鼓凸的陰唇,炙熱潮濕的觸覺令他雄風大起。

“啊!嗯!不!要!”高靜怡的嬌叫助長了陳雲南的欲望。他的右手瘋狂地揉弄高靜怡的乳房同時,他的左手手指開始緊密磨擦高靜怡的陰唇。

高靜怡全身誘人地掙扎扭動,聲聲嬌喘著說:“嗯!不要!不要啊!陳總!求求你!啊!”。

陳雲南輕易地將高靜怡推倒身旁的坐便上,脫掉了高靜怡身上的晚禮裙,在高靜怡的:“啊!啊!”的驚叫聲中,兩隻聳挺白嫩的乳房彈跳而出,乳頭早已是充血勃起,羞怯地不停顫動。高靜怡的大腿在黑色無襠褲襪的包裹下更加的性感,黑色的陰毛整齊的展現著。

陳雲南重重地壓在高靜怡柔軟的胴體上,一手揉弄乳房的同時,嘴唇已緊緊含住另一隻嫩乳的尖峰。

高靜怡俏臉暈紅,嬌喘籲籲,情不自禁地摟住陳雲南在自己胸前拱動頭頸,修長的玉腿也纏繞上他的雄腰,嬌軀不由自主地扭曲擺動,也許是想擺脫,也許高靜怡是想獲得更多的溫柔。

陳雲南的手指靈活地撫捏著高靜怡大腿中間兩片濡濕粉嫩的陰唇,在一次上下滑動間突然往泥濘滑膩的小穴口一頂,在高靜怡:“啊!”的一聲長長的蕩人心魂的呻吟聲中,粗壯頎長的手指應聲而沒,全部沒入了高靜怡那緊窄溫潤的陰道深處。

高靜怡的雙手猛地摟緊還在自己胸前肆虐的頭頸,隨後無力地攤開,在陳雲南手指的抽插下,櫻唇一聲聲地嬌喘不已,雙腿不停地踢蹬著,下身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攪動水井般的聲音。   

陳雲南一邊視姦高靜怡赤裸的胴體,一邊迅速扒掉自己身上衣服。高靜怡微睜著眼,赫然發現已經是中年男人的陳雲南竟然還有一身強勁的體魄,虎背熊腰,手臂和胸前肌肉虯結,發達的胸肌,粗壯的大腿間高挺出一條長長的黑褐色大肉棒,殺氣騰騰的樣子,太駭人了。

高靜怡嬌弱地驚呼地說:“啊!”逐漸消褪的紅暈驟然又逼上俏臉,又羞又怕,緊緊地閉上眼,不敢再看。

陳雲南騰地壓上去,托住高靜怡渾圓白嫩的屁股,將翹起的陽具對準早已濕淋淋的陰戶。  火熱碩大的龜頭緊抵嫩穴口顫慄抖動,高靜怡只覺穴內如有蟻爬,空虛難過。

渾身癱軟的高靜怡無力抵抗,艱難求饒的嬌語地說:“求求你!不!要!”

陳雲南用輕佻的言語在高靜怡耳邊挑逗著說:“剛才很爽了吧?接下來還會更爽喲!”

陳雲南的動作卻不再調戲,畢竟自己也漲得太難過。他的陽具劃開薄唇,順著滑溜的淫水強勁地直達高靜怡陰道深處。

一股充實而痛楚的感覺傳來,高靜怡雙手不由自主地死死摟抱住陳雲南的雄腰,臉孔因而慘白,全身顫抖,大腿緊緊夾住,試圖阻止他的抽動,嬌豔的檀口驚喘地說:“啊!哎唷!痛!啊!”

陳雲南的肉棒直達高靜怡穴心的時候,陳雲南的喉頭也吼出一聲,說:“啊!太舒服了!神仙般的感覺!”

陳雲南感覺著自己的肉棒好像被甚麼東西緊緊的包圍住,灼熱緊窄、溫潤滑膩,肉壁還在微微蠕動著,吸吮自己的龜頭,又麻、又酥。

陳雲南想:“結婚幾年了的少婦,她那小嫩穴還是很緊,肉棒插在裡面很舒服。”   

陳雲南小聲的罵著說:“他媽的,便宜了你老公了,他整天都有這樣的小嫩穴來抽插。你真是太風騷了,今天我也要好好幹你一次。”

高靜怡只覺侵入自己體內的肉棒,火熱、粗大、堅硬、刁鑽,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待主人發號施令,自個就蠢動了起來,自己緊緊夾住也無具於事,令高靜怡無法控製地發出聲聲嬌喘。

於是,陳雲南開始快速抽插,陽具次次抽出穴口,又次次頂至穴底,愈發火熱粗大。幾百次抽出頂入,高靜怡原本的淫聲浪叫,已化作哭喊連連的說:“哎!喲!陳總!你!哦!太硬了!啊!啊!好爽!頂得好深啊!美!好美!我!我要死了。”

陳雲南看著沉迷浪叫的高靜怡,狡猾地笑了,功夫不負有心,真是美翻天了。他依然沉穩而有力地鞭撻著婦人敏感的花心,頭一低,含住了婦人在迎合扭動間晃顫跳脫的一隻乳尖。

高靜怡說:“啊!啊!要泄!泄出來了!我要死了!”

陳雲南突然的一個配合,龜頭深刺猛撞高靜怡的子宮口,牙齒輕輕在咬在她翹挺的乳尖上。  高靜怡的穴兒突地緊縮,子宮口颳擦緊吸住男人粗碩的龜頭,陳雲南感覺滾滾熱浪衝擊龜頭,麻癢舒美,精關難守,他快意地將龜頭死死頂在小穴深處,低吼一聲,濃稠的精液急射而出。

高靜怡只覺緊抵花心的龜頭猛地射出強勁熱流,那股酥麻歡暢直達心坎,她:“啊!”地大叫一聲,整個人兒似乎輕飄飄的飛了起來,然後癱軟下來,嬌喘籲籲,目澀神迷。

陳雲南喘氣地欣賞著高靜怡被幹完以後的樣子。他看到他的精液還在不斷的從高靜怡的陰道裡流出來。

陳雲南滿意的穿好衣服,再次在高靜怡的乳房和大腿還有屁股上框吻親舔了一遍,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衛生間。

高靜怡無力的站起來,擦乾淨自己的下身,穿好衣服,在衛生間的鏡子前仔細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樣子,才放心的回到了酒會的大廳裡。

此時的酒會已經進入了尾聲,剛才還在瘋狂的幹高靜怡的陳雲南,此時正在一個臨時的主席台上講著話。讓高靜怡突然覺得有些可笑。

高靜怡被嚇了一跳,不知甚麼時候,喬建邦已經站在了高靜怡的身後,說:“美女,你終於出現了,剛才去哪裡了,我一直都在找你!”

喬建邦還是興奮的盯著高靜怡,不過她感覺喬建邦那眼神有些奇怪。

酒會結束了,高靜怡和幾個女孩子正商量著如何回去,這時喬建邦和幾個男同事走了過來。

喬建邦說:“剛才有高層在,大家是不是都有些拘謹,沒有盡興呀,不如我們自己再開個私人聚會吧,就到我的公寓去好了。”

喬建邦一邊說、一邊用期待著看著高靜怡,雖然高靜怡還是想早點回家,但還是被女孩子拉著一起去了。高靜怡看到喬建邦滿意的笑了。

來到喬建邦的公寓,大家立刻放鬆了起來,唱的唱、跳的跳,喬建邦給了高靜怡一杯紅酒,邊喝邊和她聊了起來。

高靜怡之所以沒有和大家一起唱一起跳,完全是因為剛剛被陳雲南幹完,身體根本沒有恢復力氣。她和喬建邦聊天的時候,暴露在外面的大腿還不時的顫動一下。

盡興的時候時間過的都會很快,大家很快就都瘋累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大家開始陸續的起身告辭,很快房間裡就剩下了高靜怡和喬建邦兩個人。  

喬建邦盯著高靜怡在酒精刺激下微紅的臉邊,說:“你很性感,真的,剛才所有的男人都在注意你。”

高靜怡說:“謝謝喬總,我看我也該告辭了。”

高靜怡起身想離開,但剛從沙發上站起來,立刻感覺頭一陣眩暈,立刻又起倒在沙發上。

高靜怡不知道是因為體力還沒有恢復,還是因為她酒喝多了。而喬建邦立刻關心的靠過來,小聲問高靜怡有沒有事,高靜怡微閉著雙眼,他盯著高靜怡隨著呼吸上下起伏的乳房。

喬建邦靠的高靜怡更近了,繼續小聲的問:“你好像很疲憊的樣子,我的小美人,是不是剛才在洗手間太累了?”

高靜怡聽到這裡,立刻緊張了,她想難道剛才和陳雲南做愛的事被他看到了。沒等高靜怡反應,喬建邦已經抱住了高靜怡,說:“我的寶貝,你真是太風騷了,當時我一邊看、一邊自己自慰,既舒服又難受,現在我也要好好的享用一下你這麼誘人的肉體。”

喬建邦說完,他開始瘋狂的親吻起高靜怡來。

高靜怡無力的呻吟著說:“啊!啊!不要!你!你怎麼看到的?”

喬建邦已經把手伸進了高靜怡的吊帶裡面,直接握住了高靜怡的一個乳房,說:“寶貝,你不知道的,我是悄悄進入你們做愛的間隔的旁邊的間隔的,站在坐便上正好從上面可以看到你和陳總做愛,你穿著褲襪被幹的樣子真是太淫蕩了,其實後來陳總看到我了,只是他沒有說而已,繼續的幹你,真的好刺激。”

高靜怡的臉更紅了,原來剛才自己被幹,而且還在被另一個男人欣賞著,她無話可說了。

而此時,高靜怡已經一絲不掛的躺在沙發上,只剩一條無襠褲襪裹在大腿上,高靜怡都沒有察覺自己的裙子如何被他脫掉的。

喬建邦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說:“寶貝,我也要幹穿著褲襪的你,你現在的樣子真是太淫蕩了。”

由於剛才高靜怡被幹已經太累了,現在她只好躺在沙發上任喬建邦所為。而喬建邦很直接,輕輕地把肉棒撥出了一些,抓住高靜怡的兩條長腿,一陣騰挪旋轉,隨著高靜怡:“啊!啊!”的叫聲,陰莖很順利的就完全插入了。

喬建邦興奮的看著高靜怡,高靜怡和他四眼對接,高靜怡水亮的雙眸頓時羞紅,緊緊閉上,不敢與他對視。

喬建邦把高靜怡豐滿的大腿撐起,使高靜怡修長圓潤的小腿架在自己的肩上。龜頭深抵在高靜怡的肉洞深處,雙手襲上誘人的美乳,輕柔而技巧地撫弄著。

高靜怡的乳頭被喬建邦肆意牽拉揉捏,但越是撫弄、越是挺立,她對喬建邦的蹂躪頑強不屈。高靜怡輕輕喘息著,感覺嫩乳在男人的玩弄中越發地漲起,酥麻中夾雜著絲絲的痛楚。

隨著高靜怡一聲痛叫:“啊!” 喬建邦突然握緊了手中的奶子,腰下使力,粗硬的肉棒抽動起來,一下、一下撞擊高靜怡敏感的花心。

喬建邦得意地用力抽送著,雙手抓揉高靜怡那彈性十足的乳房。

高靜怡俏臉暈紅、春色無邊,櫻唇微張嬌喘連連,圓臀輕扭回應,穴肉輕輕顫動,一縮、一縮地含緊男人進進出出的大肉棒。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喬建邦得意地問:“舒服吧?小騷貨。”

高靜怡緊閉雙眼,羞於回答。

喬建邦加緊抽插幾下,問:“乖寶貝,告訴我,舒不舒服?”

高靜怡沒有回答只是放浪地呻吟著:“啊!啊!”

喬建邦說:“說啊,舒服就說出來,說出來會更舒服!”  

喬建邦驟然把粗大的肉棒捅到底頂磨敏感的花心嫩肉,繼續誘惑高靜怡說出感受。

喬建邦猛頂幾下,說:“插得你很舒服,是吧?”

高靜怡在喬建邦溫柔的誘惑和抽插下終於,說:“嗯!嗯!是!是很舒服!我快死了!啊!”

喬建邦乘機問:“以後讓我經常抽插你,好嗎?”

高靜怡似乎還未喪失理智,說:“不!不行呀!我!我有丈夫!啊!啊!我!不能對不!不起丈夫!”

喬建邦繼續說:“舒服就要享受,又不妨礙你老公,況且你早就對不起你老公了。”   

高靜怡嬌羞地應回應的說:“還不是你!你幹的!好事!”

喬建邦說:“沒想到你平時那麼端莊穩重,內心卻是這麼的風騷淫蕩,看著你被陳總幹,我真上去打他一頓!”

喬建邦說到此處,一股醋勁使他發狠地用力頂弄了幾下。

高靜怡俏臉佈滿紅暈,聲若蚊呐,說:“啊!羞死人了!你的、好大、好長嘛!”

跟著,高靜怡紅著臉辯解著的說:“啊!啊!不要那麼用力,會痛!啊!都是他強迫我的。”

喬建邦又一次惡狠狠地深頂幾下,說:“死老頭子哪來的豔福可享用你這身美肉!哼。”  

高靜怡趕緊迎合的說:“啊!啊!我也看不上那死老頭兒。”

喬建邦不再說話,默默地在高靜怡豐腴的土地上耕耘著,不時地深頂幾下,換來高靜怡有氣無力的嬌聲浪吟:“啊!哦!啊!喔!啊!嗯!啊!”

喬建邦禁不住連聲叫爽,胯部靈活輕快地運動起來,一深、一淺地抽插著。

高靜怡臉蛋酡紅,美目緊閉,臀部輕柔地配合著扭動,櫻唇嬌喘籲籲地說:“啊!幹甚麼呀!你!你!壞死了!啊!”

喬建邦說:“寶貝,你舒服嗎?我真是爽死了!啊!”

喬建邦加快抽插,看著自己粗大的肉棒在高靜怡豐腴嬌嫩的陰唇。間忽隱忽現,不時地帶出高靜怡白濁的淫水,把肉棒浸淫得光滑濕亮,陣陣酥麻從肉棒傳來,舒服得哼起來。

高靜怡嬌弱地回應的說:“嗯!你!你!太厲害了!又粗!又長!每次都頂到我心尖兒了!啊!我會被你搞死的!啊!”

喬建邦漸漸加重的抽送,高靜怡被他粗長的肉棒征服。高靜怡早已身心蕩漾,迷醉地說著羞人話兒。

喬建邦說:“寶貝,我要你!不要再拒絕我!我要天天操你!操死你!”

喬建邦大力捏弄高靜怡高聳豐滿的乳房,粗壯的腰肢甩動著,狠命地撞擊高靜怡緊窄滑膩的陰道深處,好像要發洩滿腔的仇恨。

正當高靜怡被他幹的瘋狂的呻吟的時候,包裡的電話突然響了,高靜怡嚇的停了下來。  喬建邦立刻安慰高靜怡說沒關係,別緊張,同時停止的幹高靜怡,高靜怡趕緊把氣息調整過來,才按下不停唱歌的手機的接聽鍵。

高靜怡緊張的問:“喂,老公啊,甚麼事?”

話筒裡是王偉濤不滿的聲音,說:“親親老婆,你還在加班呀?”。

高靜怡緊張的說:“是啊,事情很多,我還要給客戶把資料送過去,可能還要晚一些回來,你別著急,我回來後立刻滿足你。”

王偉濤再次不滿的說:“你們老闆怎麼當的,成天叫人加班。”

喬建邦也清楚的聽到了,高靜怡只好趕緊阻止王偉濤說下去,高靜怡說:“老公,你不要這樣說嘛,老闆也經常親自加班的。”

王偉濤問:“好了,要幹到甚麼時候?”

高靜怡回答的說:“應該快了吧,你也還在等我嗎?”到。

喬建邦似乎看到高靜怡和王偉濤曖昧的交談,更加的吃醋了,居然忍不住挺動了一下肉棒,高靜怡:“啊”的叫了一聲,立即回頭瞪了喬建邦一眼。

王偉濤說:“我當然在等你呀,我在等你回來穿內衣給我看,然後好好的幹你!”

跟著,當王偉濤聽到了高靜怡的叫聲,說:“你叫甚麼,怎麼了?”

高靜怡說:“哦,沒甚麼,不小心把水碰灑了,親愛的老公,你好壞,一會回去老婆讓你幹個夠,好了,我要抓緊工作了,再見!”

高靜怡實在堅持不住了,那邊還未說完,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按下終止通話鍵。高靜怡長長地籲出一口氣,瞄了依然插在自己身體裡的喬建邦一眼,說:“你真是害死我了!”

喬建邦立即挺動起來,快速地抽插著說:“小騷貨,回去還要接著讓你老公幹呀,你真是太騷了,你還是抓緊時間跟你老公說做愛吧!”

高靜怡紅暈滿臉,羞羞地用小手捶打喬建邦的胸膛,喬建邦嘻嘻笑著,俯下頭,叨住高靜怡硬翹的乳尖,用力地吸吮。

喬建邦不時用牙齒細細地咬著,下面的大肉棒加緊抽插,兩人的交接處發出滋滋的磨擦聲和水聲。

高靜怡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說:“啊!啊!呀!嗯!喬總!啊!嗯!”

高靜怡那嬌柔的聲音在喬建邦的耳邊更加刺激他的激情,她修長的雙腿盤起來夾在了喬建邦的腰上,兩個小腳丫勾在一起,腳尖變得向上方用力翹起,屁股脫離了的大乳房,抵在男人的腰胯處。

喬建邦勇猛地抽插著,高靜怡這個平時端莊嫵媚的美麗人兒,但姰一被男人的大肉棒抽插就會不斷發出嬌呻浪吟,真是浪入骨子去了,實在是一個美妙的尤物。

喬建邦雙手抓住高靜怡圓滑的兩側臀丘,用力把高靜怡抱起,高靜怡不由自主地抱住了他的雙肩。

看著高靜怡如癡如醉的神情,耳畔全是高靜怡消魂誘人的呻吟。她不停地嬌聲喊叫著,一浪高過一浪。

當身上的喬經抱著高靜怡來到他住所鄰街的一個露台的時候。他示意高靜怡向下看時,高靜怡立刻感覺下面在大街上來往的過路人的眼睛都在盯視著高靜怡無恥的淫行。

高靜怡:“啊!”地大叫一聲,把頭埋在喬建邦寬大的胸前,雙腿一陣猛夾,一大股淫水瞬間從兩人瘋狂交媾的地方流了下來。

喬建邦猛然把高靜怡按在牆壁上,抱緊高靜怡彈性十足的臀腿,狂吼著猛烈衝撞女人胯部。

喬建邦那堅硬的肉棒快速進出高靜怡柔軟濕透的陰道,陰莖似乎有種刺穿嫩肉和高靜怡腹部的感覺,龜頭在猛烈撞擊子宮頸的同時也感受到了無比的愉悅,快感閃電般地沖刷全身。

喬建邦感覺到了陰莖在高靜怡的肉洞內一陣陣的痙攣,龜頭也明顯得漲大了許多,馬上就要發射了。

喬建邦瘋狂地抱緊高靜怡渾圓的臀部,胯部在一次提起後突然有力地沉下去,漲至極點的肉棒強力刺穿了收緊的陰壁,直達底部頂在了正在痙攣抽搐的子宮口上,濃濁的精蟲急湧而出,全部射進了顫慄收縮的子宮內。

高靜怡哪裡受過這種刺激,她只覺喬建邦那一根大肉棒在體內疾速顫動,連續進出,次次插到身體最深處,那種酥麻的感覺實在難以忍受,不由連聲驚叫,語音淫蕩,再次到了今晚第二次的絕頂高潮。

瞬間,高靜怡櫻唇大張,鳳眼迷漓,雙手死死摟緊喬建邦的脖項,子宮壁一陣強烈的收縮,腔道內的肉壁也劇烈蠕動吸咬著喬建邦的龜頭,大股的愛液再次湧了出來,將男人的龜頭燙的暖洋洋熱乎乎的。

高潮後,喬建邦再無力支撐高靜怡的重量,輕輕地將高靜怡的臀腿放了下來,兩人同時落地,高靜怡癱坐在男人的大腿上,趴伏在他胸前細細喘息呻吟著。

喬建邦愛憐地輕撫著高靜怡高潮後汗濕而更加滑膩的胴體,無聲地品味著剛剛結束的極度快感。   

從快感的餘韻中逐漸恢復過來的高靜怡意識到今晚在會場已經與身上的男人交媾了數次,粉頰通紅,小手撫上男人俊朗的臉頰,嬌嗔地看著男人,一聲歎息的說:“你這個壞蛋,我要被你搞死了!”  

喬建邦看著高靜怡亦嗔亦羞嬌軟無力的誘人神情,真是感到快美無比,滿足地道:“累了嗎?剛才你到高潮的時候真是又漂亮、又嚇人,我的寶貝都要給你夾斷了!”

高靜怡無力的捶打男人的胸膛,不依地說:“你壞死了,來了那麼多次,我全身都麻了!”

喬建邦更加的滿意了,他的雙手輕柔地撫弄高靜怡酥軟而有彈性的乳房,大嘴湊上去,吻住了高靜怡那紅潤欲滴的櫻唇,高靜怡無聲地配合著,完全臣服在男人給予的快樂之中。

高靜怡和喬建邦你來高靜怡往唇舌交纏了一會兒,終於感覺已經太晚,此地不宜久留,於是分開了唇舌。

喬建邦先直起了身子,把仍然嬌軟無力的高靜怡帶起來,抱著高靜怡回到客廳的沙發上,幫高靜怡整理綾亂的衣裙。

穿戴好後,高靜怡恢復原先端莊嫵媚的幹練形像,但剛剛連續不斷的高潮的洗禮,使高靜怡全身充滿了濃濃的淫亂氣味,齊肩長髮還散亂,有幾縷還貼在汗濕的額前,俏臉還殘留著一抹羞紅,腰肢軟軟的似乎支撐不住豐腴圓潤的身子。

喬建邦吻吻了高靜怡的臉蛋,輕鬆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他的那一肉棒軟軟的,像冬眠的蛇再也沒有生機活力。

已經是凌晨了,喬建邦開車送高靜怡回家。高靜怡看到家裡沒有燈光,她想可能王偉濤早已經睡了。

但高靜怡還是讓喬建邦在離她家樓梯遠遠的就要車子停下。高靜怡也是忐忑不安,心虛地看了看四周確定無人看到才走進了樓梯。

高靜怡進了家後,客廳一片漆黑,高靜怡脫了鞋,輕輕摸索著向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高靜怡此時的想法是趕緊到洗手間洗澡去,免得被王偉濤看出來。

可電燈一下子全亮了,嚇的高靜怡差點叫出來。

王偉濤從背後一把抱住高靜怡,瘋狂的親吻著她,一邊不由分說的脫掉了高靜怡的裙子,高靜怡一絲不掛的站在王偉濤面前,但同時濃濃的酒味也向高靜怡撲面而來。

高靜怡這才發現他喝了不少酒,王偉濤抱起高靜怡,瘋狂的吮吸著高靜怡的身體。

可能此時他已經沒有仔細觀察高靜怡的心情了,高靜怡也立刻抱住王偉濤,一起倒在了沙發上。

王偉濤使勁咬著高靜怡的乳房,說:“老婆,你終於回來了,老公都要瘋了。”

高靜怡淫蕩的說:“啊!老公!老婆不是回來了嗎!啊!盡情的幹老婆吧!幹死我!我要。”

高靜怡陰道的淫水加上殘留的陳雲南和喬建邦的精液,讓高靜怡的陰道潤滑無比,王偉濤的大肉棒輕鬆的就插了進去。

在王偉濤的那一根憋了一夜的大肉棒,狠狠的插入高靜怡的小淫穴時,高靜怡感覺自己緊張的心情忽然放鬆了下來,她知道不用著急洗澡去清潔自己的身體了。

高靜怡很快就迎來了高潮,她用力地喊叫著說:“啊!啊!老公!用力!好舒服!老婆要!老公!用力!幹死我!”


這一夜,王偉濤在高靜怡的小淫穴裡足足發射了五炮,最後的一炮時,高靜怡己經看到了天明。

















0.013763904571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