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日本皇后被奸記之血洗東京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日本皇后被奸記之血洗東京


作者:風塵大少
2004/07/13發表於:情色海岸線
排版:mhbwm

***********************************
  熱烈慶祝情色海岸線的恢復。在這些日子裡,情色海岸線的管理員作出了不
懈的努力,會員兄弟們盼著回家的路。現在好啦,兄弟們回家啦!這是一篇意淫
小日本的文章,本大少還是那句話:做個愛國的淫民,日本男子人人可殺之!日
本女子人人可奸之!
***********************************

  今天是不同尋常的日子。

  海牙國際法庭外人山人海,標語鋪天蓋地,人們都情緒激動,高喊著口號。
明顯分為二派的人群相互推搡,毆打。

  一派人數較少的人群聲嘶力竭用擴音器呼喊:

  「嚴懲兇手!」

  「槍斃殺人狂!」

  「無恥的強姦!」

  另一派人多勢眾,一浪高過一浪:「抗日殺豬,天經地義!」

  更為高桿的是,他們還讓一隊美少女跳起了健身舞,還唱著《英雄之歌》:
「英雄英雄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要是讓我嫁給你,世界變得更美麗!」數
千名防暴警察組成人盾擋住蜂擁的人流,氣氛之火爆熱烈緊張讓人吃驚,令人不
得不產生疑問,今天海牙國際法庭審判的是何許人物?掀起這驚濤駭浪!


                (一)

  我身著筆挺的中國軍服,在二名外籍憲兵的押送下,昂然走上了被告席。一
時間,早已等候多時的各國記者紛紛把相機對準我,鎂光燈閃爍不停。旁觀席上
傳來一陣喧嘩聲,為防止意外,能旁聽的人士都是世界知名人士,然而他們今天
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是他,是他,那個傳說中的惡魔!」

  「天啊,他好帥哦,啊,他看到我了!」

  「可惜,他是……」一旁酸溜溜的語氣。

  「不,他是英雄,一個真正的英雄,你不能誹謗他!」

  「肅靜!肅靜!」主審我的國際大法庭大法官瑞士人勞爾敲著法槌,勞爾苦
笑了一下,他從沒審理過類似今天這樣的案子,深厚的政治背景,幾個大國的幕
後角逐,庭外的怒吼,庭內的爭議,都對他的一言一行形成了巨大的壓力,稍有
不慎,他就會有滅頂之災,要是有選擇,他真不願接手這燙手的案子。

  他打量一下那位受審的年輕中國軍人,俊逸的臉上剛毅的神情,一點也看不
出慌亂之色。「真是可怕的中國軍人,任何國家與之為敵都將是惡夢。」勞爾想
道。

  「被告人對本法官及檢控官提出的任何問題,你必須如實回答。」

  「姓名?」傑克問道。

  「方軍!」不待法官下問,我一口溜兒自報家門。

  「本人,中國國藉,漢族,中國人民解放軍某突擊隊中校軍官。」

  「你被指控屠殺人類罪,暴力強姦罪,對此,你有何辯解?」

  「對不起,對上訴指控,本人一概否認!」我冷靜地回答。

  「他撒謊!他撒謊!」原告席上幾個人跳了起來,其中還有女人的悲泣聲。
我不屑地看了他們一眼,心神又回到了半個月前。


                (二)

  20**年,小日本的猖獗態度終於激起了中國政府及人民的憤怒,迅猛發
起了代號「滅日」的軍事行動,首先用中子彈乾淨徹底毀滅了日本號稱三小時消
滅中國海軍的「十十艦隊」。

  在這種情況下,生怕惹火上身的美國見勢不對,慌不迭從日本抽腿,撤往夏
威夷,宣佈中立。失去美國支撐的小日本在我英勇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頻頻打擊
下,就像被踢中睪丸的男人一樣,毫無還手之力。

  前進!前進!登陸日本!消滅日本!我中國人民解放軍以排山倒海之勢,如
秋風掃落葉一般,橫掃日本,將日軍分割包圍。打蛇打七寸,我所在的A集團軍
鋒芒直指小日本心臟——東京。一路上所向無敵,日本軍部緊急從北海道調過來
的日本精銳主力第七裝甲師也在我軍鐵拳下土崩瓦解,潰不成軍。

  二十架龍式直升機空降在日本皇宮廣場,我帶領突擊隊,控制了廣場的制高
點,日本殘存軍隊瘋狂地試圖阻止我們的行動,他們成群結隊悍不畏死地高喊:
「天皇萬歲!」向我們發動了一波次一波次自殺式的攻擊。

  「殺!一個不留,這些日本雜種!」機炮手張雷咬牙切齒,雙眼血紅,從他
炮管裡噴出的死亡火焰讓日本人屍積如山血流成河。張雷是南京人。日本人的抵
抗漸漸沉寂下來,我站起身正待下令搜索時,「滋」一顆流彈擦過我的手臂,
「隊長!」劉成一個虎撲,把我護在身下。這時,一片喊殺聲又從前方傳來。

  「隊長,你看!」小戰士王波手指著前方,驚叫著,我瞇眼注視前方,衝來
的一群人中有老人婦女和兒童。他們手中端著步槍,拿著手雷,每個人的臉扭曲
著,充滿著狂熱。

  「射擊!」我冷冷地吐出二個字。

  「這,他們是老人婦女和孩子呀!」王波遲疑著說。

  「廢話!他們是瘋子,是垃圾,是披著人皮的畜牲!」我一把扯過他手中的
機槍狂掃著,隊員們也紛紛效仿,哀號聲,慘叫聲,腦漿崩裂聲,幾分鐘過後,
廣場上佈滿了日本人的屍體,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他(她)們以極其奇怪的姿式
躺在地上,我毫不憐憫地踩在他們的屍體上,叫小黃給我拍了照,留做紀念。

  沒想到這張照片,被後來的國際法庭做為我屠殺無辜的罪證,不過我並不後
悔,這些日本人在我看來比狗都不如。

  「小陳,你和老虎帶小隊到皇宮仔細搜搜,別放走一個,特別是日本天皇和
皇后,一定要活捉!」我記起了這次突擊使命,戰士們七手八腳把日本皇宮頂上
那早已破碎不堪的膏藥旗扯了下來,換上嶄新的五星紅旗,我們肅立著,高聲唱
著國歌《義勇軍進行曲》。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組成我們新的長城!」這首在抗
日戰爭唱遍祖國大江南北的歌響徹雲霄,每個突擊隊員的臉上洋溢著自豪感,中
國軍人的軍靴踏在了日本的皇宮,與我們世代為敵的小日本終於滅亡了,這就是
螳臂擋車的下場!


                (三)

  「隊長,我們在一個密室抓到三個俘虜,他們說是日本天皇和皇后,還有小
犬那狗日的!」

  我精神大振,這是天大的好消息,「帶上來!」戰士們推推搡搡地將三個男
女推到我面前。

  「跪下!」

  「朕是日本天皇旺八,你……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日本天皇竟然用
漢語抗議,這日本天皇長得面貌平庸,我上瞧下瞧也看不出他是所謂天狗大神後
代的一絲毫特徵。

  「跪下!」二名戰士用槍托砸在他的膝彎,他不由自主地跪下了,又待爬起
來,二名漢子摁著他不使他動,他滿臉是屈辱的神色。曾幾何時,天皇向誰下過
跪?更何況是他一向鄙視的「支那人」!

  我抽出手槍,抵上他的太陽穴,本想叫囂的日本天皇額上的青筋「突突」直
跳,汗水從他的頭髮滲出來,他從眼前的解放軍軍官那冷酷的眼神中,他看到了
殺機。「啪!」我扣動了板機,「啊!」一聲慘叫,旺八天皇精神頓然崩潰了,
他如同被打斷脊樑的一條癩皮狗癱軟在地上,哆嗦著。

  我嘲諷地說:「看你那個鳥樣!是空槍,哈,哈!」

  「不,不,不要殺天皇,要殺殺我吧!」焦急的女聲傳來,我這才正視其他
二人,那個叫小犬的首相褲襠裡散發著臭味,被我方纔的舉動,嚇得大小便失禁
了。那日本皇后倒還勇敢,直直地盯著我,作為日本一代國後,她還算堅強。她
看上去才三十歲的美麗女人,穿著日本的傳統服裝和服。

  「殺你?豈不便宣了你!」國家民族遭受過的深重災難湧上心頭,一幕幕一
樁樁一件件,無不令人髮指!彷彿那些死去的中國同胞的冤魂帶著血淚在我耳邊
怒吼,「為我報仇!為我報仇!」我一咬牙,要讓小日本永世蒙羞!永世不得翻
身!即使我身敗名裂與魔鬼同行!

  「來人!把他們押到皇宮的新聞廳,我要直播最特別的節目!」

  「頭,上頭吩咐過,捉到他們立即上交,不要虐待他們!」我停住腳步。

  「這裡我是最高長官!我說了算!以後發生的任何事、任何後果由本隊長負
責,與你們無關,執行命令!」


                (四)

  「小犬!」

  「小的在,小的在……」嚇壞了的小犬匍伏在地上,搖尾乞憐。

  「你修改教科書,參拜供奉東條畜牲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殺我漁民,竊
我國土!你該當伺罪!」

  「饒命,饒命啊!冒犯天國,我也是迫不得已,全是右翼勢力逼的呀…我…
我其實是最愛和平的……我的一百代祖上……也…也是中國人……他…他是……
唐朝……的一個丞相……的家奴……後來隨遣唐使逃……逃到日本的。」

  「呸!你這龜相,怪不得這麼賤,原來是逃奴之後,死有餘辜!現在給你活
命的機會,你要不要啊?」

  「要……要……你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把你和你的天皇的衣服全脫了!」

  「哈咿……哈咿!」小犬口頭應承著,汗流滿面,他怕死,可是叫他剝掉天
皇衣服,實在叫他下不了手。

  「不想做?是嗎?」我冷笑一聲,做個手勢,部下立即抽出皮帶,對著小犬
蒙頭照臉一頓好抽。小犬嚎叫著,在皮帶下滾來滾去,我在心底歎息一聲,日本
的武土道精神一代不如一代!怕死的精神倒是加強了!

  「閣下,求求你!啊……嗚……不……不要打了……好痛……不要……好。
我……脫……」小犬告饒道,被打得像豬頭的臉上,橫七豎八的是皮帶抽出的淤
血。

  「小犬,你敢脫朕!你敢!」那個日本旺八天皇被我指示手下,將他的嘴用
臭襪堵上,迫使他趴在茶几上面,然後四肢分別綁在茶几的四個腳上。

  「對不起了……陛下……臣得罪了!」小犬哭喪著臉,為了活命,再也不顧
君臣之情,他先脫光自已的衣物,再將天皇的褲子扒掉,露出那短小的肉棒以及
肥嫩白暫的屁股。

  「哇!好短好小!沒本錢啊!」

  「看不見哦……那是蚯蚓吧?」

  「我跟你打賭,他的皇后一定還沒破處!」

  「不會吧?」

  戰土們嘻嘻哈哈指點著,放聲嘲諷著。


                (五)

  被綁著的旺八天皇的臉脹成豬肝色,我愜意地欣賞著他的表情。

  「現在,你就用你的玩意好好伺侯你的天皇!讓尊貴的天皇欲仙欲死!這樣
你就能活命!」我微笑著,當然,我的微笑在貪生怕死的小犬看來如同魔鬼一般
可怕,他機械木然地用手搓硬自己的肉棒,然後對準天皇的屁眼。

  「不!小犬,你敢!你是大日本帝國的叛逆!」那個日本皇后眼含珠淚,厲
聲嬌叱。小犬聞聲渾身一顫,躊躇了一下。

  「啪!」我一記耳光甩在日本皇后美麗的臉上,「婊子!你還以為還有大日
本帝國麼?你以為你能逃脫中國人民的懲罰麼?現在該你們付出代價了!現在,
就讓我來伺侯你吧!婊子皇后!」

  我一把將她抱住,兩手用力摟住她的細腰。這時,日本皇后的眼中流出驚慌
害怕的神色,她開始反抗了,一雙玉手企圖抓破我的臉,我一拳就打在她小腹,
日本皇后痛得彎下腰嗚咽著,我毫無憐香惜玉之情,雙手用力扯破她的衣服,直
到她的上半身完全裸呈在我的眼前:那一對瑩白如玉豐挺的乳峰一下彈跳出來。

  日本皇后尖叫著,企圖雙手遮掩胸部,卻是徒勞無力。

  「小犬,還不快點!」我大喝一聲,小犬嚇得「啊」一聲狂喊,挺著胯下之
物往前一戳,「撲」的一下,戳入了天皇的屁眼。我看到日本天皇的臉上頓時露
出恐懼及痛苦的神情,也看到他的肛因為異物的進入而撐大,並且流出一絲血
跡。畢竟這是他屁眼開苞的頭一次呀!他被堵住的嘴「嗚嚕嗚嚕」地似乎在說著
什麼,口沫順著嘴角下淌。

  緊接著,我把已無力反抗的日本皇后拖在他的面前,然後當著他的面,雙手
毫不客氣地蹂躪這位以端莊矜持聞名於世的日本皇后的奶子,右手下探,「嘶」
的裂帛聲,硬生生扯碎她的內褲,露出濃密的陰毛,鮮嫩的陰唇若隱若現。

  「不……不……不要啊……」日本皇后哭泣著,央求著,她修長雪白的雙腿
蜷縮著,拚命遮住自已的私處。

               (待續)

(六)

  「啪!」我又是一記耳光狠狠甩在她臉上。

  日本皇后抽嚥著,汗水淚水沾著零亂的髮絲襯著嬌柔。我用膝蓋硬分開她的
雙腿,掏出手槍戳入她的雙腿,直頂進去轉動著,她的雙腿不停地抖動著。她可
以清楚地感受到冰冷又堅硬的槍管在自已的下身的情形,她不能接受這殘酷的現
實,慘叫一聲,陷入了迷迷糊糊的狀態。

  日本天皇痛苦地承受著自已的首相小犬的雞姦,又看著自己心受的皇后讓人
辱弄,他的眼角崩裂了,血如泉湧。他的屁股在小犬的撞擊下不自然地擺動著,
他嘶鳴著,試圖掙扎著,然而他的手足被結實地縛在茶几上,他的嘴讓臭襪堵塞
了,這種場景就算是歷代天皇看見了也會氣的在墳墓裡打滾!


  「這是為了南京千千萬萬被辱殺的女性同胞!」

  「這是為了全中國死難的三千萬同胞!這就是報應!」

  我讓兄弟們把鏡頭對著我們,解開拉鏈,在解除褲子的束縛之後,我的龍槍
傲然彈跳而起,代替了我的手槍槍管,直接滑入了日本皇后的下身。

  「唔,好緊,你的天皇一定很少用過吧!」

  我緊緊壓迫著她的身體,開始快速地抽送,每次抽送就像練刺刀刺殺一般,
「捅,捅,捅,」捅到她的子宮深處,深深地刺入,而後抽出,只留下龜頭在裡
面,再狂暴下插。

  「不……不要……天……天皇啊……不要……求你……啊……」在我粗暴的
動作下,日本皇后的頭高高地往後仰去,露出她雪白的脖子,尖叫著,喘息著。

  「不!天啦!天神……啊……啊……哦……好痛……」

  「這是左權將軍的!」

  「這是張自忠將軍的!」

  「這是全世界人民的!」我一句句念著,帶著滿腔的怒火,瘋狂地抽送著,
我的肉棒抽插著日本皇室的「尊嚴」!觸及他們的靈魂和肉體!

  「頭好利害,幹得日本皇后翻白眼了,哇,日本娘們的皮膚好白……」

  「你小子想了吧?等頭干玩了,你去喝點湯。」


                (七)

  在我週而復始的姦淫下,日本皇后愈來愈沒有能力拒絕我的進入,她似乎放
棄了一切似的,攤開四肢任由我衝鋒陷陣,暢其所欲。我垂頭一口,咬上她的奶
頭,留下一排牙印,她也不動彈一下,那雙迷茫絕望的美眸望著上空,看來她是
想用這種方式來麻木自已。

  但我依然大起大落,依然可以感受到皇后在我的肉棒搗弄下她的陰道的吸吮
和抽痙,那溫潤膩滑的觸感帶給我無比的刺激和快感。我低頭一看,在我和日本
皇后交接處,濕漉漉的陰毛粘成一團,穢物斑斑。皇后的私處紅腫不堪,她尊貴
的玉穴平日只見識過天皇的短蚯蚓,何曾迎接過中國軍人的巨炮!

  當我把精液暢快淋漓地灌入日本皇后的子宮時,才發現她已暈死了過去。我
站起來,仍然堅硬粗壯的肉棒向美麗的日本皇后示威,一滴滴精液陸續從馬眼噴
出,濺在日本皇后雪白的肉體上。我惡作劇地把它湊近皇后的臉龐,腥腥濃濃的
精液滴在皇后的嘴角,昏迷中的皇后呻吟一聲,無意識地張開小口,還伸出粉紅
的小舌舔了幾下。

  「真是天生的淫婦!」我罵了一聲,平息了一下心情。隨即看了看正被小犬
狂干後庭花的日本天皇,這位日本天皇也早已急怒攻心暈死了過去。而俯首貼耳
的小犬首相生怕我槍斃他似的,不敢稍有歇息,「嗨嗨」連聲,狂抽猛插天皇的
屁眼,那副醜態無法用筆來描敘。

  「好啦!你可以休息了!」小犬聞言,忙從天皇的肛門裡抽出肉棒,諂媚地
對我點頭哈腰,龜頭上還沾著一些黃白之物。王八天皇的肛門讓小犬戳得糞水血
水混成一團,看來沒好幾天的將息,他是不能走路了。我捂鼻心中一陣噁心。

  「大人,您交待的我都已辦到,您就饒了我這條狗命吧!」

  「很好,你完成的很好!」我抽出手槍,「砰」對著小犬就是一槍。小犬按
住胸口,死不瞑目似地望著我。

  「為什麼?你……你……」

  「小犬者,狗也!對一個背叛主子的畜牲講信用?笑話!」我吹了吹槍口的
青煙,回頭對大家說:「記住!對小日本千萬不能心軟,他們不是人,是披著人
皮的狼!呃,對了,直播成功了嗎?」

  「隊長,成功是成功了,可是上頭十分憤怒,說你捅這麼大的漏子,要送你
上軍事法庭,還說要槍斃你!」隊員們憂心忡忡地說。

  「我說過,我做的事,我自已負責!」我早已做好了思想準備。


                (八)

  我一手導演的精采場面迅即傳遍了全世界,這一天收看節目的日本國民徹底
崩潰了!他們尊貴的天皇和皇后被雞姦和強姦的鏡頭真實播出後,三千二百萬日
本人剖腹自殺,三千萬日本人成為精神病院的一員,剩下的日本國民無條件投降
了,並不願再成為日本國國民,加入了中華聯邦倭奴自治區。

  但是世界的與論一片嘩然,西方報刊紛紛抨擊中國軍官違反日內瓦公約的暴
行,美國白宮發表嚴正聲明,將此事與伊拉克虐俘事件相提並論。美國女發言人
海倫義正辭嚴地說:「難以置信,一個中國軍官竟然對一個國家的元首及其夫人
做出這種事情,是不可容忍的!我們要求嚴懲罪犯。」

  聯合國秘書長安西也譴責這一悲慘事件,並要求中國政府將其送交國際法庭
審判。

  世界各大報刊以顯要位置圖文並茂地熱炒此一事件。遭受過日本侵略的亞洲
國家朝鮮,韓國等國政府表示十分遺憾,但據《大韓日報》透露,當夜韓國總統
府青瓦台舉辦了一場盛大宴會,總統還興高采烈地跳起了朝鮮民間舞蹈。在朝韓
二國民間,歡天喜地,人們紛紛傳頌著一個中國人的名字,我的照片被他們搶購
一空,掛在他們的居室裡,他們教育孩子說:「這是中國了不起的民族英雄!」

  對日取得輝煌勝利的中國政府面對世界與論的巨大壓力作出了回應,「這只
是偏激的某軍官的個人所為,該軍官於事後自動赴軍事法庭報到,中國政府將盡
快將其交與國際法庭,以求澄清事件真相,但要求國際法庭尊重該軍官的一切合
法權利!」

  與此同時,中國國內民眾也爭論不休,一部分支持政府訣定,另一部分人則
聲稱該軍官對小日本的報復並不過分,是一個熱血男兒,是讓中國人揚眉吐氣的
民族英雄,一部分青年甚至聚集在天安門抗議政府交出英雄。

  更有甚者,來自世界各地雪片似的求愛信向中國國防部的郵箱飛來,世界級
影星夢麗娜,剛剛當選世界小姐的維娜,韓國第一美女金喜善等,她們在信中大
膽吐露對我的愛慕之情。願意成為我終身相伴的妻子或者情人。自然,也有一些
惡毒詛咒的信件。

  當然,這一切對於身在獄中的我是毫不知情的,軍人看守所給了我最好的待
遇。除了沒有自由。就像在渡假一般。

  直到一天夜裡,國防部長曹剛親自來到我的獄室,我緊張地向首長敬禮,曹
部長一眼不眨地看著我,半天不語,我也默默地直立著,「沒想到啊!你會做出
這樣驚天動地的大事!」曹部長嚴肅的臉綻開一絲笑容。

  「小伙子呀,你讓我們難辦啊!」他不待我回話,又板著臉向我宣佈:「根
據政府的訣定,將你移交國際法庭,你要實事求是地配合法庭,不要辱沒一個中
國軍人的尊嚴!」

  「是,首長!」我低沉地說。

  曹部長轉身欲走,又忍不住回頭望著我,「要是我像你一樣年輕,我也會像
你一樣去幹他娘的!同志,請原諒祖國,保重!我們會為你安排好一切的……」


                (九)

  「方軍!」

  勞爾法官的話傳入耳膜,我收回思緒,平靜無畏地望向審判席。

  「現在傳喚證人提供證詞,傳王波。」

  我心裡一跳,王波不是我的手下嗎,他怎麼來了?王波走了進來,他含有深
意地向我一笑。

  「王波,中國人民解放軍某集團軍突擊隊隊員,目擊證人,本人願如實公正
地向法庭作證。」

  「那好,王波,你的隊長叫你們槍殺手無寸鐵的婦孺嗎?」

  「沒有!我的隊長只是叫我們向持有武器的武裝人員開槍,他們全都持有攻
擊性武器,我們是自衛還擊,我們的隊長手臂還中彈了。」

  「那你們隊長強迫小犬雞姦日本天皇可是事實?」

  「這是捏造,那個日本天皇是個變態狂,他苦苦哀求我們將他捆綁,並要求
小犬和他做那種噁心的事。哎!這全怪我們的隊長尊重戰俘隱私,一時心軟就答
應了……」王波才說到這裡,就聽到原告席上傳來一陣怒吼,接著有人摔倒的聲
音,叫人急救聲。我詫異地望著王波,他平日裡老實本分,怎麼這麼會說話?

  「這是從日本皇后下身取出的精液!」主控官拿著一個玻璃試管晃來晃去,
裡面有些白濁的液體。我看著那試管直犯嘀咕,該死!這麼多精蟲射進小日本皇
後體內,會不會有小孩?小孩生下來怎麼辦?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侯,主控官得
意地對王波說:「你的長官強暴皇后,總該是事實吧!」

  「我要替我們隊長喊冤!」王波面向媒體,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

  「那個日本皇后更無恥!更變態!她竟然是個花癡!她對我們的隊長動手動
腳,說什麼我們隊長長的英俊,是她早已期待的夢中情人,她的老公天皇是個性
無能,於是,她就強暴了我們隊長。」

  「你說謊!她是個弱質女子,怎麼會強暴得了你們突擊隊隊長!?」主控官
氣得臉青面黑,駁斥道。

  「哎!你們不知道,那個日本皇后下賤地使用了春藥『撲鼻香』,任何貞烈
的男子聞了就會不由自主地失去控制,任她擺佈了,我們也沒辦法,不然我們隊
長就會……哎,我們隊長真慘,背這麼大的黑鍋!」王波聲淚俱下,主控官「咕
咚」一聲,翻著白眼倒下。

  「啊!」原告席上發出女子瘋狂的尖叫聲、跑步聲和追逐聲。整個法庭陷入
一片混亂,就在這時,幾個日本浪人裝束打扮的男子手裡拿著爆炸物瘋狂地向我
衝來。

  就在這緊要關頭,「砰砰」幾聲清脆槍響,那幾名日本人額上一個血洞,倒
斃於地,至死也沒機會拉響手雷。我望向觀眾席,正碰上一雙明亮智慧的眼神,
頓時,我心情激盪,是他!祖國沒有拋棄我!

  「鑒於原告方遭受重大刺激,導致精神錯亂,本法庭宣佈延期審理。另外,
由於被告生命受到嚴重威脅,應中國政府請求,本法庭暫將被告交與中國政府保
護,退庭!」

               (完)

















0.013628005981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