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一個女孩的AV女優之路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在我與那位黑道大哥短暫的關係期間,會稍為接觸到他的一些朋友。(老實
說,在他被關的頭幾個月,其中一些朋友會突然來騷擾我。雖然最後幾乎都沒怎
樣,不過,真的是老虎不在貓發威啊)

    其中一位朋友叫阿成,五十多歲,精明短小的中年男子。我只知道他的事業
偏向色情,細節不甚清楚,應該是有弄幾個應召站,而他也有在投入拍國產a片
的事業。別的不說,前陣子很紅的萱萱、小敏的a片等等,他都有份。(我可沒
說他是老闆或導演,只是他都算是有參與的)

    我會知道是因為在萱萱那片a片剛發片的那陣子,我有一天接到他的電話。

    先裝熟了半天,原來是希望說服我也再去拍!><(現在的我哪可能啊)

    大概在黑道大哥被關後半年左右,我那時找到一個很不怎麼樣的工作,和幾
位女生合租一間小套房,大家生活都很拮據。他出現在我的家門口,在我下班回
家要進門前攔住我。

    「珊珊,我有很重要的事想找你談談。」他很誠懇的樣子。

    「什麼事?」我仍有點被嚇到,也想不出他想談什麼。

    「這裡不要談,你吃過沒?我帶你去吃飯。」他硬拉著我。

    他帶我坐上他的黑色奔馳車,司機載著我們到了一家法國餐廳。一路上他東
扯西扯的亂寒暄。我好奇心愈來愈強。

    到了餐廳,他堅持要請我,大大方方幫我點了一客至少七、八百塊的套餐。

    「到底什麼事啦?」我迫不及待地說。

    「珊珊,我就明講了。」他邊吃著前菜邊說:「你知道楊思敏嗎?」

    「知道啊,拍限製級電影的啊,怎樣?」我漫不經心地說。

    「她拍的那部' 金瓶梅' ,你知道她拿了多少錢?」

    「我哪知道?」我回答。

    他比了一個數字,對那時的我來說是天價的數字。

    「很多啊,可是,你的重點是要講什麼?」我問。

    他放下刀叉,開門見山地說,「你要不要考慮拍a片?」

    我本能地搖頭。

    他揚手示意,開始遊說著:「你先別急著拒絕,我的想法你要聽完。我手上
有一個劇本,我也找到有人出錢了,也有一個很有經驗的導演,其它的角色都有
了,只缺一個女主角而已。」

    「那不要找我啊。」我仍搖著頭。

    「你的條件太好了。臉很清純,可是身材很好,你只要脫衣服,保證每個男
人都流鼻血。只要好好宣傳,保證大賣。我們會先幫你換個髮型,你演完以後再
換回來,而且拍片時會化妝,這樣走在路上,人家頂多覺得你很像,不敢真的認
定你是誰。」

    我還是一臉不要。

    他熱切地繼續說著:「最重要的,是你只要在xx天以內拍完,我們先給你
xx這個數字。然後,因為我真得很想好好栽培你,你每賣出去一支帶子,你還
可以再抽xx比率。市面上沒人有這種行情的啦。你好好考慮,我不騙你,這真
得是很好的機會。」

    我仍搖著頭,但心下已經動搖了。xx金額真得是個很大的數字,在每個月
勉強付的出生活費和房租的時代,那誘惑真得大到無法形容。我想只有真正窮過
的人才會知道我那時的心情!

    他又繼續說著,並且保證安全,全程會用套子,男主角都有去性病檢查……

    等等。然後又講起影片的類型,是沒有馬賽剋的,會用肉色的保險套。(我
之前都還不曉得有這種東西)

    只要不特寫陰莖,就不會被觀眾發現;然後賣的方式則是用什麼什麼方法,
掛羊頭賣狗肉的方法逃過新聞局,要賣到哪裡哪裡,預計已經至少確定會賣到哪
裡,也就是我至少確定可以再多拿xx元……

    那餐他等於是在發表他的a片經營心得,我聽的目瞪口呆。

    最後他說:「珊珊,我們也都是朋友,我絕對不會強迫你,你只要點頭,你
一切要求我們都全力配合。很多人也是從這條路開始紅的,你看舒淇,你看楊思
敏,即使你不想走演藝圈,也可以當作賺錢……你考慮一下,我過幾天打電話問
你意思。」

    說完他就去付帳,就離開了,連主菜都沒吃。

    我一個人坐著靜靜地吃著,但心裡反覆的掙扎,讓我更難享受美食。

    我我回去和室友、那時要好的朋友討論。有贊成、有反對的。但說實話,大
家都為生活辛苦,自己終究要作自己的決定。

    過了兩天,我仍沒辦法下定決心。

    那天晚上,我接到阿成的電話。

    「珊珊,怎麼樣?」他問。

    「成哥,我真的沒辦法決定。」我回答。

    「沒關係,我瞭解你的掙扎。這樣吧,你明天先來我們棚裡,我帶你看看環
境,認識一下其它演員,你隨時想走都可以。如果感覺都還好,我們就下禮拜開
拍,ok?」

    他這樣順水推舟,實在真的很難拒絕,而且他又再補了一句:「我跟出資的
人談過了,你條件實在太好,他們希望明天可以當面看一下你本人,如果沒問題
的話,他們同意要把價碼再加到xx元。」

    就這樣,我半推半就的同意了。

    第二天,我穿著休閒服到了約定的地點。是一個租來的攝影棚。阿成先和我
弄了一陣子的一些技術性問題,例如我需要去作體檢,我需要準備這個那個,之
後就帶我在片場一一握手

    「導演,就是她,珊珊。」

    「哦哦,好,好,果然贊,這應該會紅沒問題。」導演很熱情地跟我握手。

    我仍有點被動的沒說什麼,心下仍舊不太適應。

    接著,我和兩位男主角見面。兩位據說都是之前拍片的經驗不少。一位叫賢
哥,矮壯黝黑型,大概二十出頭,像是那種猛男秀裡的人;一位他們叫卒仔,高
高瘦瘦,面貌倒挺清秀。他們很有禮貌的跟我握手,隨口聊了幾句,讚美我的外
貌等。

    阿成帶我晃了一圈後,帶我到旁邊的一個小房間,拿了一袋衣服給我。

    「珊珊,聽我的話,把這套穿上,在這裡等一下,我打電話請許老闆來。」

    「成哥,先說好,我不是妓女,我沒說要跟老闆作愛,如果他要硬上,我會
翻臉的。」我醜話說在前頭。

    「不會不會,珊珊,我知道,許老闆不會的。他不是這種人,你放心好了。

    只是那套衣服可能有點暴露,你就穿,只是展示一下你的身材。」

    他出去了,留下我一個人在房裡。

    我將門反鎖,打開那袋。是一套情趣式的護士服。造型是護士服,但質料是
半透明的蕾絲,而下擺只有到大腿以上;還有一件丁字褲。

    我照著換上了,坐著等在房間裡,心裡不知該如何作想。

    約十分鐘,阿成敲門,問著是否可進來。

    他打開了門,身後跟著許老闆。阿成畢恭畢敬地幫老闆拿椅子等,我則尷尬
地站著,不知要說什麼。

    「你就是珊!你好,你好,嗯,不錯,不錯。」許老闆笑咪咪地打量著我。

    「珊珊今年xx歲,三圍是xx xx xx……」阿成把昨天問我的資料
報給許老闆。

    「珊珊,把胸罩脫掉,讓許老闆看一下。」

    我遲疑了一下。阿成一直猛示意著,要我快脫。我只好把拉煉往下拉,將胸
罩解開,兩手害羞地扶著乳房。這種裸露給不相關的人看的感覺,真的是奇怪到
了極點,有一陣很強的寒冷。

    「很好,很好。」許老闆似是很滿意。「珊珊小姐,很高興跟你合作,希望
阿成可以好好照顧你。錢的話,希望你可以滿意。」

    「嗯,謝謝許老闆。」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很快地把胸罩穿回去。

    許老闆站起身來,笑咪咪地跟我道別,經過我時,一把塞了一包紅包到我手
中,並順手摸了我的胸部一把,然後就離去了。

    我有點呆在原地。事實上我現在會覺得該生氣的,但當下倒還蠻順理成章。

    大老闆好像就該這樣。

    我看了看紅包裡面,是三萬塊。那比我一個月的收入還多。

    我換回衣服,回到片場,阿成正在等我。

    「珊珊,太好了,許老闆很高興,你的片酬加定了!」他也笑的燦爛。「這
是劇本跟服裝,你先拿回去看看,沒問題的話,我們下週一開拍,ok?有空時
找賢哥跟卒仔研究一下,互相切磋一下。我再跟你聯絡……」

    就這樣,他走了。

    我在原地有點不知所措。這時,賢哥跟卒仔很恰巧地走了過來。

    「珊珊小姐,一切都還好嗎?」賢哥問。

    「嗯……我有點不知道現在要幹什麼。」我老實地回答。

    他們互相看了一眼,笑了出來。「你第一次拍片嗎?」賢哥問。

    「嗯。」我說。

    他的表情變的怪怪的:「那阿成有沒有跟你說排演的事?」

    「排演?他叫我禮拜一開拍……」我疑惑的說。

    「沒有啦,珊珊小姐,我們一般來說,在拍片前,會先實際排練一次性愛的
部份。」賢哥說。

    「你是說……先實際作……?」我疑惑地問。

    「沒錯,就是照著劇本來一次,因為如果沒有事前排過,當場狀況會很多,
反而會NG比較多次。」他說。

    一直都沒講話的卒仔也插話了:「嗯,所以我們通常會男、女優都事前找一
天,找個不錯的飯店,實際排練一次。」

    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不是在騙我,但情勢上好像難以拒絕他們。於是約了次
日的晚上,在一家片場附近的飯店。他們還表示飯店錢算在拍片的預算內,不用
出錢。

    我那天帶著奇怪的心情回到了家。

    一方面覺得好像被半推半就的硬逼要拍,一方面那筆錢真得誘惑實在太大。

    光那三萬塊在包包裡,感覺就好踏實,好富有!

    我回到了家,泡了一個很舒服的熱水澡,打開音樂,拿出劇本,好奇地閱讀
著。

    劇本其實很俗套。我飾演一個高中老師,(最好是阿賢看起來像高中生啦)

    約談兩位學生狂罵,並打了其中一名一巴掌,結果兩位學生跟蹤我回家,強
押我進家門,在家裡輪流硬上我,拍了裸照;第二天到辦公室來,在辦公室裡以
裸照要求再做一次……

    老實說,我覺得劇本蠻爛的,而且不需要太多場景,連演員都只有我和那兩
個男的而已;而劇本後面附了一份合約裡面,居然還清楚的記載:口交幾次,插
入幾次,無肛交,要射在哪裡……

    規範的清清楚楚,也明記怎樣怎樣可以拒拍,怎樣退錢、以及片酬等等。

    那個劇本沒別的內容,純粹就是個標準的a片。不過,我當下已經是有點真
得要拍了的心理準備,就沒特別再多想了。

    第二天晚上很快就到了。我換好戲服,帶著換洗衣物到了飯店。心情複雜而
緊張到了極點。

    到了所在的房間,我敲門進了房。阿賢和卒仔兩人都穿著T-shirt和
短褲正在聊天著。看到我來了,很開心的迎接我。

    「會不會很緊張?」阿賢似是看穿了我一樣。

    「嗯。」我點點頭。

    他拿了罐罐裝的調酒給我:「來吧,讓自己放鬆一點。」

    水果調酒的確讓人在微醺裡放鬆。

    阿賢拉著我到沙發坐下,坐在他們之間。卒仔不知從哪弄來了一台vcd機
器,接到電視。

    「珊珊,我們先不急著開始。」阿賢說:「我找了一片av女優的片子,想
先讓你看,看完我們再討論,好嗎?」

    屏幕放出來,是一個叫「有賀美穗」的av女優。

    (ps一下:這篇原稿是那幾天寫的,不然我之前沒聽過這個av女優,之
後也沒再看過,不可能會記得名字)

    片名是什麼什麼女秘書的,一堆日文。她是個長髮,胸部很大,叫聲很淫蕩
狂野的av女優,皮膚有點黑。

    我們坐在那看了第一段,情節是女優不知道怎樣跟一個男的爭論了起來,然
後在沙發上被強暴……

    我坐在那看,沒任何興奮的感覺,只是一直緊張著。阿賢和卒仔倒是目不轉
睛地盯著屏幕,在男優射精在女優的乳房上時按了暫停。

    「珊珊,我挑了這片是因為你的身材跟這個女優很像,都是奶大腰細型的。

    你胸部大概只比她小一點點,好好取角度的話,效果也會很驚人。「阿賢轉
頭對我說。

    「所以,裡面我會覺得有些角度我們應該要表現出來,像是狗爬式、從背後
的,大奶垂下效果最好,或者是……」他像是專業的導演一樣,冷靜地分析著影
片的拍攝手法。

    「另外,這個女優一開始是不願意被干,但後來叫的很大聲,這是她的功力
所在,你到時記住,叫聲要全力叫出來,不要有任何保留,不要去想有人在看,
順著你的感覺叫出來,就會是很棒的片子,可以一次ok。」他繼續說著。

    「這樣,有一點概念了嗎?我們要不要來試試走一下劇本?」

    「哦……都可以啊。」老實說,我還是很緊張。

    「那去換衣服吧。」他笑笑。

    我到了廁所,換上了戲服。是一件白色的襯衫,灰色的窄裙,標準的OL打
扮。

    我穿好了走了出來。阿賢和卒仔則都穿上了看起來怎樣都不像的高中製服。

    「珊珊,你現在要想,「我是一個女老師,一個外表威嚴,骨子裡淫蕩的女
老師「」阿賢說著。

    「來,先試著入戲一下……現在開始,忘記你的身份,你是戲裡的林雨珊老
師,我是你班上的明賢。」

    「我是林雨珊……」我試著說服我自己。

    「老師,請問你是教什麼的?」阿賢說。

    「啊?我……我不知道……」我沒反應過來。

    「這樣不行,重來,老師,請問你教哪一科?你是哪一科老師?」

    「嗯……國文……」我有點懂了。

    「我是誰?」

    「你是我班上的學生,明賢。」

    「我平常表現怎麼樣?」

    「很糟,愛逃課,不唸書又打架。」我說。

    他很滿意的點點頭。「那我們開始吧。我們從第一場有性愛場面的戲開始,
假裝現在場景是辦公室裡。」

    我拿起劇本,開始照著念:「明賢,你這次考試是不是又作弊!我警告你多
少次了!」

    「作弊就作弊啊,又怎樣?我就是聽不懂啊!」

    「你還說的一付你沒錯的樣子!信不信我記你過!」

    「來啊,來記啊,你這個死婊子,你記我過,我就操你!」

    「你……!」照著劇本,我大怒之下打了他一巴掌。

    阿賢摸著臉頰,瞪著我。「你有種再打一次,老師……」

    我又再打了他另一巴掌。

    他看著我,眼神似是冒出了火,忽然兩步衝了過來,從背後一把勒住我的脖
子。

    「明賢,你幹什麼!」我喊著。

    他的手絲毫不放鬆,一手抓住我的胸部,開始解開扣子:「老師……今天要
好好教訓你……」

    (嗯,劇本有對話的。文字只寫到這裡,接下來就沒固定對話了,劇本上只
有粗略的動作描述,而細部就是自由發揮了)

    他把我襯杉的扣子解開,露出我的胸罩。

    「老師,你胸部好大,一定很好摸……」他很入戲的淫笑著。

    「快放開我……」我這時已經分不清是不是在入戲了。

    他勒住我脖子的手一放,兩手用力把我的襯衫脫掉,接著把我的胸罩一扯,
露出了乳房。他一把環抱住我,一手開始瘋狂地揉著我的乳房,一手開始解自己
的衣服。沒多久就全裸了!

    「老師,你身材那麼好,一定常常想被干吧……」他猥褻地說著。

    在模擬強暴氣氛的挑逗之下,我也開始融入做愛的情緒中。

    他把我的窄裙往上翻,把內褲往下拉,之後又緊緊抱著我裸著的上半身,狼
爪狠狠地揉弄我的乳房。

    「不要……你放開我……」我半掙扎、半淫蕩地喊著。

    「老師……來不及了……今天要好好幹你……「他念著。

    他手指往下抓,伸進我的陰道,開始不停地玩弄著,一手揉著我的乳房,又
將嘴湊過去含吮著。

    我更大聲的浪叫了起來:「不要……你快放開我……啊……」

    他不理會我的哀嚎,更狂亂地玩弄著我的乳房和陰部;我陰道開始分泌濕淋
淋的液體;他更猥褻地抽出手指,向我示威。

    「老師,這是什麼?你想要了哦……」他淫笑著。

    他忽然將我推倒坐在沙發上,兩手抓住我的頭,湊近他的弟弟:「老師,給
我含著!」他大聲喝令。

    我這時已分不清楚我們是在排戲還在做愛,也分不清楚我現在幫他口交算不
算虧到。在他的大力下,他硬將弟弟插入我的口中。

    「嗯……嗯……」他的弟弟插入到我口中深處,腰部挺動著。

    他的手扶住我的頭,我也只能用力地閉眼吞吐著。

    「啊……好舒服……老師你好會含……哦……真棒……」他邊吐息邊講著淫
語,我只能認份的含著。

    「想被干了吧?」他邊說著邊抽出弟弟,邊將我扶起,把我擺成a片中的姿
勢。手扶著地,腿伸直著,屁股蹺高,人呈一個倒v字形。

    「要帶套子……」我慌忙地提醒他。

    「有啦。老師你不要廢話。」他淫笑著,抓著我的腰,慢慢地插了進去。

    「啊!……啊!……」他起先慢速而大力地抽插,每一下都用力的撞擊我的
屁股。這種類狗爬式的淫蕩感與插入的快感融合成更強烈的感覺,在每一下抽插
中爆發。

    「啊啊啊啊啊……」我不停地隨著他規律的抽插而浪叫著。

    「老師,爽不爽?我在干你啊!」他口裡仍說著。

    「啊……啊……」

    「我說過要好好懲罰你的……哈哈……老師……你真的好淫蕩……」

    「討厭……明賢……啊……啊啊……」

    「知道厲害了吧?老師……」他吃力地喊著,不停地抽插著。

    「啊……啊……」高潮一波波湧來,我的手幾無招架之力。

    這時,我眼前出現一個人影。原來是卒仔。不知何時把衣服全脫了,出現在
我面前。

    「老師,也幫我含吧。」他說著,就把陽具湊到我的面前,抬起我的頭,而
我仍舊被阿賢從後面抽插著。

    「不要……啊……啊……不要……」我邊喘息著,邊用餘力搖著頭。

    「裝什麼清純啊……老師……」卒仔淫笑著,兩手摸上我的乳房:「奶子這
麼大,不知道給幾個人玩過了……」

    他不停地搓揉著我的乳房,而阿賢從背後則更大力地抽插著,形成一個極淫
亂的畫面。

    「好舒服……哦……老師……你真淫蕩……」阿賢吃力地低喊著。

    「老師,你奶好大,到底多大?快說!」卒仔在前面一搭一唱道。

    「不要……不要……啊……」我閉著眼浪叫著。

    「你不說?不說我等一下干死你!快說!」

    「啊……啊……不要……」我很可憐的一面被從背後抽插著,一面乳房被從
前面蹂躪著,根本無法言語。

    「老師……我要射了……啊……」阿賢悶哼著。

    「啊……啊……啊……」前後的刺激讓我也幾近眩昏。

    「啊!……」他抓住我的腰的手一緊,弟弟不停地在我裡面抽動。我也像是
失去理智地狂浪叫著,用盡力氣。

    他抽出弟弟,拿掉保險套給我看,「老師,射好多……」

    我還來不及反應,卒仔已經迫不及待地將我轉過來,一把推倒在地上,然後
也戴著套子插入我的陰道。

    「老師,我也來讓你爽。」他淫笑著,不停抽插著。

    「啊……不要……不要……」我已經沒什麼力氣呻吟。

    「老師,你這麼淫蕩,那裡卻很緊,幹起來很舒服……啊……」他呻吟著。

    比起阿賢,卒仔的弟弟比較細長,技巧也不若阿賢的凌厲。他抽插了一陣,
我的快感稍稍退下一點。這時阿賢卻走了過來,開始玩弄我的乳房。

    「老師,你看好,你以後敢動我們就是這種下場,知道嗎!」他邊喊著,邊
大力地蹂躪我的乳房。

    「阿賢……我看她根本很爽……」卒仔一邊抽插著,一邊勉力講著。

    「是啊,哈哈,淫到骨子裡了啊,老師!」阿賢淫笑著。

    「啊……你們……很過份……」我不知是在入戲、還是不是地說。

    卒仔的動作開始加快,臉上表情開始扭曲,「老師……我要射了……射在裡
面……啊……」

    他的弟弟也射精了!

    他慢慢的倒下來,躺在我旁邊。只有阿賢仍慢慢的在把玩我的乳房。

    我根本講不出話來,只是不停地大力喘著氣。我也意識到這是我人生第一次
3p,雖是拍戲,但我也搞不太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

    阿賢扶我進了浴室。

    我衝著水,腦中一片空白的沉思著。性愛的歡愉當然很好,但那種淪為玩物
的感覺很奇怪。我的性經驗早已很豐富,但那是少數,我突然覺得很髒的時候。

    不過我又告訴自己,這個時候要忍過去,不只那個錢,還有那種為生活堅持
下去的感覺。

    我裸身走了出去,一言不發地穿上我原來的衣服。

    他們都恢復了先前的君子,還很客氣的問我剛有沒有弄痛,會不會覺得不尊
重等等。

    「珊珊,你剛表現真的很棒,我們這支片一定會大賣的。到時開拍就用我們
剛那樣的對話就好了。」阿賢說。

    「嗯,珊珊,我跟你保證,你接下來會紅到一種無法相信的地步,真的。」

    卒仔也說了。

    「我合作過的那麼多女的,你無論技巧或外型、或是投入的情緒,都是數一
數二的。」阿賢說著。

    聽了這些話,我的心情稍為好一點。但我仍不停的想,我真得要拍嗎?真得
要這樣走下去嗎?我會不會有一天後悔卻發現來不及了?

    阿賢和卒仔跟我約第二天再度在飯店排練第二幕,我不置可否的應著。回到
了家,那一晚我輾轉難眠。

    天亮了,我打了電話給阿成。

    「什麼?!你不拍了?!那怎麼行?」他氣急敗壞地喊著。

    「阿成,我之前說好是再考慮的,你也說好的。」我說。

    「是沒錯,可是……我要怎麼跟許老闆交代?」他仍很生氣著。

    「你再找別人啊,可以啦,阿成,算我求你,我真的不想拍……」我好氣地
求他。

    「唉……」他思考著,歎聲連連,「這樣吧,珊珊,我今晚跟許老闆要一起
吃飯,你也一起來,你穿少一點讓他高興,看能不能解決這件事。」

    我聽懂他的言下之意。

    到了赴約的時間,我穿上一件黑色的套裝外套,裡面除了黑色胸罩外什麼都
沒穿,搭一件白紗式的短裙,裡面沒穿內褲。

    我請阿成來載我,我們到了許老闆開的餐廳,裡面一個最隱秘的包廂。

    許老闆聽到我不拍時當然勃然大怒。阿成在這時很機靈地接了:「許老闆,
那我先出去,珊珊會自己跟你解釋。」

    他出去,也把鎖帶上。

    許老闆看著我:「你要說什麼?」

    我把我的外套扣子解開,稍稍往後拉,露出雙肩以及裡面的胸罩。許老闆哈
哈一笑,「你這小妞真是聰明。」

    他走過來,一把將我的外套扯掉,手就揉上我的乳房。

    「許老闆……」我媚聲叫道。

    「好大的奶子,哈哈!留著我自己用好了。」他淫笑著,一手不停地玩弄乳
房,一手往下伸進裙子。

    「空的?」他吃了一驚,隨後淫笑更大聲了。

    我也報以勾魂的媚態。

    他把褲子脫了,我利用這空檔趕忙拿出我準備的套子,要幫他戴。他原本一
臉不願,但我蹲下、邊含著他的弟弟,邊偷偷幫他戴上之後,再度站起來,讓他
繼續淫弄著我的乳房。

    「你這個大乳牛、大奶妹,拍a片、明明就會很紅,還裝什麼處女,還敢不
拍……」他咕噥著,兩手凌亂地揉弄著。

    「許老闆……你懲罰我嘛……」我嬌聲道。

    「哈哈!廢話!要好好懲罰你!」他大笑,把我的裙子掀起,就這樣插了進
來。

    「啊……啊……許老闆……輕一點……啊……!」我言不由衷地喊著。

    「干……大奶妹,你真緊,真好幹,哦……「他很奮力地抽插著。

    雖然我幾乎感受不到那種衝刺的快感,我仍假意地配合著浪叫。

    「許老闆……不要……輕一點……我快被你干死了……啊……!」我假裝失
魂地叫著。

    「干……干……哦……我不行了……」他低罵著,就抽動幾下射精了。

    完事後,我整理了儀容,他也穿回了衣物。

    「許老闆,真的對不起,我真的不太適合拍……」我再度嬌聲地向他說。

    「沒關係,沒關係……」他像飽欲後的皇帝一樣昏庸地笑著。

    我們叫了阿成進來,很順利地吃完這餐。也結束了整個AV事件;當然,那
個第二次「排演」我是當然沒去的。

                                                 【全文完】

















0.014457941055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