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赤裸的誘惑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他曾經陷在肉體的交歡裡,不可自拔,但她卻如一朵蓮花般,令他如癡如狂,
然而,幸運之神卻不眷顧他。

  他望著片中的女主角,從羞澀的推卻到飢渴的眼神,男人撕掉她的衣服,她尖
叫,露出扭曲的滿足的臉孔,兩個交纏的肉體,令他愛恨交織。他的身體不自主的
起了反應,他急需發洩,尋找最刺激的快感。

  儘管已是半夜三點,他忍不住撥了通電話給艾咪,想起她的裸體坐在自己身上
扭動,他想一囗咬下她的奶子,聽她的蕩婦般的尖叫電話是留言。艾咪不在,這更
使得他妒火中燒,艾咪又在哪兒尋歡。

  他只好打電話給俊傑,叫他來喝酒。

俊傑在大哥大那邊發出嘲笑說:「你吳世華哪有可能釣不到馬子,你今天發什麼神
經病啊?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敝人馬上到府服務。」

  「喂!不是啦,我這裡真的沒有馬子。我叫你來喝酒的,幹嘛老想著那檔子事
。」

  「喝酒沒女人,多無聊啊!」

  俊傑講完就訊號中斷了,也不知來不來。吳世華翻出上次聚會喝剩的酒,開始
一人喝悶酒。過了一個小時,俊傑果然出現了,不僅帶了酒,還帶了個女人。

  那女人一看便知道是pub裡的炮友,屁股長得還可以,臉蛋兒平淡無奇,吳
世華心想:「笨蛋,要釣也不釣正點一點的,破壞老子喝酒的雅興。」一旁的陳俊
傑似乎看出他的心事,也不愧這二人天生一對哥兩好,臭味完全相投,只見陳俊傑
詭異的一笑,獨自進房裡去了。房裡立刻傳來女人的浪叫。

  吳世華心想,俊傑剛才喝了龍蝦血了嗎?這麼厲害,馬上把這女人操得要死不
活,他媽的,哪兒帶來的小淫娃,叫得還真帶勁。

  過了半小時,吳世華有點心癢,沒想到這二人還真能搞,也起身去拿攝影機,
心想,反正不錄白不錄,錄了也不吃虧,雖然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留著給陳俊傑
看也可以。

  於是,他偷偷踮著腳尖走到房門囗,陳俊傑果然很老道的留了門縫。吳世華將
攝影機湊上去,透過鏡頭,正見那女人騎在陳俊傑的身上,左右搖晃。

  「沒想到這女人在鏡頭裡這麼媚!」吳世華心裡起了真正的性,開始認真瞧著
眼前的演出。

  但是,鏡頭裡的女人竟對著他笑,而且不時擺出邀請姿態,一會兒努力服務俊
傑,一會兒勾引世華。

  正當吳世華納悶的時候,女人走近開了門,搶下攝影機擱在一旁,並且一把勁
的去脫吳世華的褲子,蹲下來便吸。

  吳世華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不一會兒陳俊傑也湊了上來,三人立刻上演一齣
肉搏戰。

  隔天醒來,女人已經不見了,桌上留著俊傑寫的紙條:這騷貨帶勁吧!她也喜
歡玩party,但不留痕跡。她答應我讓你拍,我答應她事後把帶子抽走。

  「這個死俊傑,又不知道在背後說我什麼壞話!」吳世華搖了搖頭,把紙條丟
在桌上,順手拿了昨晚喝剩的酒,又喝了一囗。

  他跌坐在沙發上,意識到自己牙都還沒刷,就又喝了酒。什麼時候上了酒癮?
什麼時候開始有了集體性交的習慣?頭很痛。

  俊傑其實真的是好兄弟。他很清楚,吳世華須要看著別人作愛才能勃起,才能
有性愛的快感,也果真是好哥兒們每次總是賣力演出,搞得保險套丟滿地。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嗜好?吳世華不想去分析。打一開始是好奇、好玩,後來卻
玩上了癮,尤其是買了攝影機後,更喜歡把所有雜交的鏡頭保存下來。

  心想,好玩嗎?不知道。

  吳世華取出鑰匙,開了鎖.瀏覽一捲一捲的錄影帶,成績還真不錯,有些女人
早就從他腦袋消失了,根本想不起長相,吳世華覺得有趣,把帶子拿出來看,一看
又過了一天。

  這一天,卻讓吳世華覺得很鬱悶。片子中的女人,看起來都是非常的熟悉,但
片中的自己,卻陌生的叫人害怕。

  這是什麼感覺!他在害怕什麼?

  是玩膩了嗎?吳世華自己也無法判斷。俊傑曾警告他,玩火會自焚,但艾咪卻
說,人生要及時行樂想到艾咪,艾咪的舌頭、艾咪的奶子、艾咪的雙腿,盡管是在
眾多男人面前,她一樣的撩人、一樣的自然,一樣的享樂,叫吳世華好嫉妒,好想
撕裂她,叫她求饒。

  艾咪總是懂得如何挑起他的性慾,但艾咪不屬於也,精確一點說,艾咪總是懂
得挑起每一個男人的性慾,包括他。或許是大男人心態作祟,這種感覺並不好受。

  吳世華覺得百般聊賴,連長壽煙也沒了滋味。他只好隨便披了件外套,悻悻然
的往外走去。

  吳世華漫無目的的走在路上,一個個裸女如電影畫面般從腦際晃過,也覺得頭
昏,肚子餓得緊,想趕快找家店坐.雙腿往前一跨,忽然碰著了東西,晃了一下,
幾乎跌倒。

  「對不起!」一個很兒童的聲音。

  「妳蹲在這裡幹嘛!」吳世華老實不客氣的囗氣。

  「我跌倒了!」又是很兒童的聲音。

  「爬起來啊!」吳世華覺得好笑。

  「爬不起來啊,好痛!」

  這個兒童聲音抬起頭來,令吳世華心頭為之一震--好清澈的大眼,在夜裡竟閃
閃發光呢!不在世間的女孩。

  一剎時.吳世華心中所有的鬱悶全消了,他溫柔的說:「我抱妳!」不等女孩
答應,便蹲下來抱起女孩,女孩輕輕偎著他,二人便在這人行道上走著走著。

  「你要去那裡啊?」女孩終於開囗了。

  「我不知道妳要去那裡?」吳世華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也只覺得這種感覺好
好,不想放她下來。

  「我肚子餓了,想吃東西。」

  「吃什麼了?」

  「隨便找一家坐。」

  「那就最近這一家。」

  「好啊!」

  吳世華二話不說,抱著女孩便往咖啡店裡走,整個店的客人都在看他們,一股
奇異的感覺擁上心頭,他忽然覺得擁有這個女孩是一種好幸福的感覺。

  女孩坐下後,首先自我介紹:「我是李梅生,敢問救命恩人尊姓大名?」

  「吳世華。」

  「小女子這廂謝過!」

  「不客氣。」

  不知為什麼.吳世華以前是很討厭這種遊戲的,但這女孩一點都不給人矯柔造
作的感覺,不管是嬌是喜,都教人看了舒服,彷彿什麼煩惱都可以拋到九宵雲外。

  這一夜,二人聊得很愉快。李梅生是剛上任的國中老師,經常被學生捉弄,但
從她的描述聽起來,學生應該是很喜歡她的.故意逗她。也難怪,誰會不喜歡這麼
可愛的老師呢?換成是吳世華,他包會故意調皮搗蛋,好引起老師的注意。

  從比以後,二人經常相約會見面。李梅生總是嘰哩呱啦講個不停,吳世華則在
一旁靜靜的聽。

  和李梅生在一起,吳世華不敢有性衝動,雖然好幾次手淫的時候,是用她做女
主角,但面對現實,可人的她,吳世華總是不敢冒瀆。

  吳世華什麼事都告訴她,二人無所不聊,唯獨集體做愛的習慣,他絕囗不提!

  「梅生一定會嚇死的。」他心想。

  自從認識梅生後,吳世華似乎對party的興趣減低不少,艾咪和俊傑邀請
了他好幾次,他竟然都拒絕了,當然,有些時候,還是心癢難搔,但到了現場,他
似乎冷靜多了,沒汁麼大表現,讓艾咪頗為不以為然。

  而第一次和李梅生發生關係,是因為,那天他們逛完sogo百貨,下起傾盆
大雨,二人都沒帶傘,淋了一身雨。

  吳世華送李梅生回,李梅生拿毛巾幫他擦頭髮。淋濕了的李梅生楚楚動人,吳
世華忍不住吻了她,沒想到李梅生也給以熱情的回應,二人擁吻了許久,吳世華再
也忍受不住,他竟然勃起了。他想侵入她、佔有她。

  吳世華抱起李梅生,就像第一天遇見一樣,走到床邊,吳世華脫去她的濕衣服
,李梅生整個臉都紅了,嬌羞的她更讓吳世華慾火焚身,當晚,他要了她的第一次
。而這也是第一次,是世華在做愛後想娶眼前的這個女人。

  李梅生對性雖然保守,但裸體的她,卻極為撩人,而她也總是努力的配合吳世
華,因此,二人過了相當火熱的一個月,幾乎難分難捨,吳世華笑說:「幸好是寒
假,不然我可能要去當妳的學生了。」

  「不行,你來我不能上課。」李梅生笑著回答。

  「為什麼?」

  「不告訴你!」

  「一定像我一樣,幻想著妳的裸體。」

  「哎呀!你好討厭。」李梅生又紅了臉。

  吳世華醉在這溫柔鄉裡,幸福得不得了,連俊傑都說,李梅生是不可多得的好
女孩,要世華好好把握。然而,命運對吳世華竟不這麼眷顧。

  一天,李梅生好意要幫吳世華整理房子,細心的她,把整間房子打掃得一塵不
染,想等吳世華回來後給他一個驚喜。誰知道,她卻意外的發現那批錄影帶。李梅
生簡直要瘋了,她哭了好久,然後獨自一人傷心的離去。

  吳世華回家後,發現散了一地的錄影帶,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他打電話給李梅
生,她不在。

  從此,他再也沒見過李梅生。無論他用盡任何方法,李梅生就是不理他。獨自
過了失魂落魄的半年,即使是艾咪的邀約,吳世華一點性趣也沒有。

  一天,俊傑帶來教他震驚的消息,聽說最近pub出現一個新辣妹,打炮功夫
一級捧,俊傑說,長得好像李梅生。

  忘不了那種痛入心肺的感覺,那天吳世華將所有的錄影帶全丟了,一個人無頭
緒的到處亂竄,尋找伊人的芳蹤。

  過了半年反覆的生活,雖然在最初曾經試著去尋找李梅生的下落,但在毫無進
展的情況之下,開始了另一種型態的生活。

  提不起對性愛或雜交的興趣,在生活中離開了酗酒和無節製的性愛,性的機能
卻恢復了正常;有時清晨醒過來,看到自己勃起的下半身,真不知道該讓自己表現
出高興或是悲傷的表情,在從前一直未曾分析過自己反而讓自己陷於麻木的反覆中
,而現在只剩一人獨處,沉澱的心緒便會映出從前心靈中的悲哀。

  雖然有時俊傑會主動拉世華到pub或是舞廳去放鬆心情,並且來讓他有更多
的機會去結交女孩子;艾咪也因為無法忍受世華的默視更是時常使出媚功來引誘世
華的性慾,但是結果往往是不了了之。

  過了這樣的一段時間,心裡仍然是想著李梅生嗎?那是愛嗎?或者只是對一個
在以前能夠引起自己的性慾和呵護感的女人的一種無法遺忘?握著酒杯,坐在pu
b的吧台前,吳世華脫離了周遭的吵雜一個人思考著;呵!已經好久沒有喝酒了吧


  回過思緒,從店門口走進一對男女,吳世華一眼就盯住了那個女的,紅亮的緊
身衣緊貼的包裹著呼之欲出的性感身材,豐滿的胸部貼著男人的手臂帶著一種挑逗
的摩擦,在上滿濃妝的臉上稍微能認得出來,就是她了。

  李梅生,一樣的眼睛在黑暗中依然能看出光亮,只是現在佈著自己之前一般的
悲哀神色好不容易等到想見的人兒卻是這樣的情況,吳世華按捺著自己不動作,不
妒忌嗎?問著自己,不自覺的笑了,心裡好生氣,可是同情和難過卻壓過生氣的心
情趁著男人走開的機會,吳世華走近了過去。

  「梅生!好久不見了。」

  「是你?」李梅生看起來有點無措,稍微凝一下神,隨即又恢復原樣。

  「沒錯,聽朋友說在這邊可以找得到妳,所以就過來這邊找妳。」

  「喔!那我可沒什麼空來陪你,我還有幾個男伴在等著我,如果你很急的話,
我到是認識幾個不錯的姐妹可以介紹給你上床。」

  「不是這樣的!我承認我以前的確是有錯,但是至少在交往的過程中我並沒有
背叛的行為啊!今天我只是來確認一些事而已,我真正想看到的是以前的那個梅生
,那個單純無憂的妳,並不是妳現在這樣的不快樂模樣,我………。」

  「你怎樣啊?接著自以為是的告訴我你愛我你要娶我嗎?告訴你,我現在的生
活快樂的不得了,男人.錢我都不缺,你別自命為救世主。」

  「MAY!他是誰啊?」男人回到座位上並對這兩人的對立感到疑慮。

  「我以前的男人啦!你等一下喔,我跟他講一些事馬上就好。」說完兩人便帶
往走廊的另一邊。

  「梅生,不管妳怎麼想,我都只能說,我的心意還是沒有變。」吳世華並不給
梅生有說話的機會。

  「今天我只想跟妳講最後一句,妳現在的情形就跟當時的我一樣,不管妳是不
是在報復,我只能跟妳說,這是很傻的行為,妳最先傷害的一直都是自己!那再見
了,如果妳想找我,還是一樣的電話。」說完之後,吳世華轉身就離開了這間pu
b。

  靜靜的坐在沙發上,吳世華想著今晚的事,一聲聲的電話鈴聲響起,他伸手去
接了電話。

  「喂。」

  「喂!我是MAY!我現在想跟你作愛,如果要的話你馬上過來。」從電話的
另一邊可以聽出梅生微醺的聲音,在說完後電話馬上就被掛斷了。

  在匆忙的趕到旅館後,進入房間內看到的是只著浴衣躺在大床上的梅生,世華
輕輕的用手拍她的臉。

  「梅生!醒一醒。」

  「呵!你還是來了!啊,好快啊!這麼想跟我作愛嗎?」

  「妳喝醉了!先回去休息吧!」

  「我沒醉!剛才那個男的還誇我十分的熱情,你不是也想試試嗎?快一點!讓
我看看你這半年來有沒有進步?你怎麼不動作,喔!還是你喜歡女的主動?」

  梅生用力的緊抱著世華擁吻,一股淡淡的沐浴乳香傳到世華的鼻裡,梅生剛才
已經洗過澡了在激烈的動作中,梅生身上的浴巾全部掉了下來,雪白的嬌嫩肉體整
個的展現出來,而世華在梅生強迫的拉扯下,身上的衣物也幾乎全被扒下,兩具火
熱的軀體擁在一起,互相的磨擦,互相的親吻彼此,世華在幾個月的禁慾下,心中
的火燄雄雄的燃燒著,他一股作氣的進入了她的體內,就像當初一樣,在那溫暖並
柔滑的包圍下,兩個人隨著性的律動,吻遍了對方的全身。

  黑暗中,兩個人誰也不想開燈,就算睜開眼睛也看不到另一個人,只能從交握
的手感覺彼此的體溫。

  「我已經無法回復成過去的我了,我現在是一個不潔的女人,就算想要回頭,
但是已成立的事實是怎樣也無法改變的。」梅生在寂靜中出了聲音。

  「我們都只是犯了相同的錯誤而已,並沒有什麼是不可改變的,也沒有什麼是
不可挽救的,如果真要說那就是我們在這之間學會了許多東西,就算是要重新來過
也是可能的。」

  「可是記憶是無法重新來過的,在之前和這段時間內,我們做過的事並不會因
為重新來過而被忘記。」

  「相信彼此的情意!許多事都是可以剋服的,我已經失去太多了,現在我已經
不想在失去任何東西了。」

  「你可不可以先回去,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嗯……可是不管怎樣,妳所想的結果一定要告訴我!不要再一個人拋下我就
逃跑!答應我!」

  「好!我答應你,絕對會把結果告訴你!」

  「對了!你出去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開燈。」

  世華在黑暗中穿回自己的衣物,在離去的那一刻,兩個人用門外照進的微弱燈
光凝視著彼此的身影。

  「已經快有十天的經過了吧!當初真不該就這麼爽快的答應梅生離開的。」

  吳世華在心中暗罵著自己:「真是笨!至少也要把至少也要把聯絡的方法留下
來才能走的!要是又一次給人跑了,看這次要到那邊去找人出來?」

  下班回來後,還來不及吃晚餐,洗完澡後的吳世華哼著歌調,準備要到對街的
小館去吃飯,一打開門馬上就被蜷縮似的蹲在門口旁的嬌小身軀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呵!終於回來了,這個害死人的小妖精,再不出現還不知道要讓自己擔心多久?

  「為什麼不按門鈴進來?晚上一個人蹲在這裡很冷喔!」吳世華彎下身去輕撫
著那不肯起身的人兒。

  「我跌倒了。」一個好可憐的娃娃聲音傳了出來。

  「那爬起來啊。」一樣是笑意的語句,不過這次多了許多的溫柔。

  「爬不起來!好痛。」抬起頭來,一樣是相同的大眼睛,在夜中閃著晶瑩的眸
光,眼中帶著一絲可憐,一絲的試探,緊緊的揪著世華。

  「那我抱妳起來好了。」就如同第一次的相遇,世華不等待回答就低下身將梅
生抱起,兩人依偎著就這樣無目的的走著。

  「跟你說過!我絕對絕對不會嫁給你的!絕對不會。」

  「雖然從以前就知道妳很多話!可是妳一定要在這種時候吵嗎?」

  「可是剛剛你趁我沒辦法思考的時候騙我答應,我不管啦!人家絕對不要跟你
結婚啦。」

  「為什麼?都住一起這麼久了,也該有個結果吧!還是妳對我的能力不滿意?
那我馬上證明我絕對可以滿足妳。」

  「我才沒有你那麼色呢!啊!不要亂摸啦!咬你喔!我們現在這個樣子不是很
好嗎?每天在一起又沒有給彼此拘束,而且我………。」

  「啊!你這個色鬼!怎麼都沒讓說一聲就插進來了。」

  「別吵!沒人教妳這個時候不要亂講話來破壞氣氛嗎?而且我又沒逼妳把兩腳
張開,是妳擺著讓我進去的。」

  「你怎麼說這種話啊!討厭…嗯………。」

  「妳看!我不是很強嘛?那還彆扭個什麼勁啊!」

  「啊!我不管……反正……我不會嫁給你啊。」

  「沒關係!我又不要妳嫁,我娶你就好了。」

  後記:故事一旦開始進行就會有終局,但不完全是令人滿意的開展,除去了完
美設定後,剩下的就只是虛無的,無趣的邏輯的一連串讓人不可察覺的反覆而已。














0.0147809982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