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現代奇幻] 我妹妹的同學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這是很久前的事了。
  父母長期呆在澳洲,我印象中好象沒跟父母見過幾次。家裡主要由從四川來的一位中年婦女照看,做做飯,洗洗衣,張姨從小將我帶大。張姨名叫張瓊,屬於美麗又事業有成的白領,據說曾經與我母親一起追求過我父親,結果父親娶了我媽,張瓊一直未嫁,我父母到澳洲繼承遺產並在澳洲做生意,張瓊就成了義務母親,負責照理我一切。
  我家就我與妹妹兩個孩子。我大妹妹整整七歲,她出生在香港但一直隨父母在澳洲。大概在妹妹八歲時,父母讓他回到中國,說是先領略些中國文化,讓她在北京的一所小學讀書,那時我正好進高中,生活中突然增加這樣一個洋氣的小妞,自然也充滿了樂趣。
  妹妹中文名叫嬌櫟。我們都叫她嬌嬌。小姑娘活潑可愛,性格外向,對任何事情都充滿了好奇。當然,我也很喜歡帶她出去玩,尤其是同學聚會。因為她確實很漂亮,出去看到別人喜歡的目光,心理上得到一些小小的滿足。嬌嬌獨立性很強,自己的事情基本上從不讓別人插手,除了我之外自己住的房間也從不讓別人進。嬌嬌總是一個人睡覺,而且喜歡裸睡。四川傭人告訴我說家裡增加一人一點也沒增加工作量,看來是父母教育有方吧。嬌嬌小時還有許多有趣的故事因為時間的關係都淡忘了,但總忘不了小時她那可愛的模樣。
  嬌嬌很喜歡我,而且對我百依百順。記得一個下雨天,窗外雷雨交加,嬌嬌嚇得驚恐萬狀地跑到我臥室,鉆進我被子,以後她就常要跟我睡,偶爾還要一起與我洗澡,一起逛街。我總覺得我潛意識中有一種占有她的欲望,但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人性。一直到後來他變成大姑娘了,偶爾鉆進我被子,與一個裸體美女同臥,讓我躁動萬分,但一想到是自己的親妹妹,我還是能把持得住的。我們可以說都了解彼此之間身體的任何地方,我們也互相撫摸,甚至接吻,但都沒有越過更進一步的界限。
  其實在讀初中我就為自己的性而睏擾,也就在初中就開始了自己的手淫生活。是張瓊使自己成為了一個男人。張瓊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在我父親結婚後她也曾談過幾個男朋友,不知甚麼原因最後都分手了。記得小時侯常躺在她懷裡入睡,到小學後我很少與她同睡一張床,但她常來我家住,晚上也總是在我房間旁另一間房睡,我想大概是為了更好地照顧我吧。因為她從來不象一般父母樣嚴厲,所以從小我就只是把她當作一個朋友、玩伴。
  十七歲那年,在一個夏夜,我實在為自己的性沖動而難受,那時感覺好象任何異性都美妙而富誘惑。我進到她的睡房,她靜靜呼吸寧靜地躺在那裡,潔白的身體因窗外的月光而更加聖潔細膩,我脫掉身上一切衣物,鉆進了她的被窩,她驚醒見是我,嚇呆了,她怎麼也沒想到我會做這樣的事情,當她想嚴厲地呵斥我時,我早象發情的馬貼到了她身上,在我的手亂抓嘴亂啃的過程中,她的身體慢慢松弛下來然後顫動起來,她顯然是承認了現實,手誘導著我進入到她裡面,這是我真正和女人的第一次,也是最不知道自己幹甚麼的一次。事後,我軟軟地爬在她身上,她默默地流淚,但沒更多地責怪我。
  以後,凡是我有欲望我就進到她房間,每次她都完全按我的要求承受,自從我第一次強迫後,她再不象過去似長輩那樣教育我,到更象一個默默無聞的大姐姐,她的話少多了,可來我家的次數更多了。
  我們一直持續著,直到有一天,嬌嬌晚上到我房間,見我不在,聽到隔壁有聲響,她推門而入,見到床上的我們,先是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後是變白了臉,最後是沖到羞愧交加同樣蒼白著臉的張瓊身邊,一邊哭一邊用她那粉拳打著張瓊。張瓊任她打鬧,乘我抓住嬌嬌手時默默穿衣。
  我大聲責怪嬌嬌:我們的事你來幹甚麼?
  嬌嬌哭著跑進自己房間。張瓊整理好衣服,理理頭髮,輕聲說:別怪嬌嬌,是我們不對。
  我生氣地說:誰規定我們不能作愛?她一個黃毛丫頭知道甚麼?你不準走。
  張瓊見我生氣了,愛撫地摟著我,嘆了口氣,想說甚麼又收了回去。靠在我那當時還不寬大的肩上。沈默了許久,張瓊幽幽道:我先回自己家去吧?
  我一口回絕:不行。她早去拿了睡衣給我套上。我也漸漸冷靜下來。她見我安靜了許多,用手撫弄著我頭髮,再次柔聲懇切:我先回去,等明天再說,行不行。
  我盯著她黑黑的眼珠:那我們以後還見面嗎?
  她柔情地說:當然,不很容易嗎?你去看看嬌嬌。啊?
  張瓊走後,我到嬌嬌的房間,見我進來,她本來呆坐著的猛地鉆進被窩。我站在那裡,不知該說甚麼,沒法給她解釋。嬌嬌雖然不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她知道我們赤身裸體摟在一起肯定沒做好事,更要命的是嬌嬌唯一不喜歡的人就是張瓊。
  我的沈默幫了我。嬌嬌半天見我沒動靜,把頭從被窩裡伸出來。見我傻傻站在那裡撲哧一聲笑了,然後又揪起嘴:你們幹甚麼?
  我瞪她一眼:小孩子不知道的事情少管。
  “我就不許你跟她睡,不準與她好,你從來就沒那樣抱我睡過。你不喜歡我。”說罷又委屈地流起淚來。
  我松了口氣,原來是因為這個生氣而哭。我走到她床邊坐下。把她緊緊摟在懷裡,撫摸著她細膩的手臂,說:“哥哥天底下最喜歡的就是嬌嬌。”
  “真的?”
  “對天發誓”
  “那你陪我睡覺。象剛才那樣。”
  我脫光衣服,躺在她邊上,她象一條美人魚樣纏到我身上,弄得我情緒一陣陣騷動,但我努力剋製著。過了會兒,她偷偷看了我一眼,輕聲問:“張姨走了?”
  我假裝生氣:“你那樣不喜歡她,她能不走。”
  嬌嬌嘟著嘴:“誰叫你喜歡她都不理我。”
  “我從小就跟她睡的”
  “那也不行,我不喜歡你跟她睡,我要你陪嬌嬌。”她好象又想起了甚麼“我進去時你爬在她身上做甚麼?”
  “睡吧,我睏了。”我臉一熱,閉上眼。
  她摟緊我好象松手我就離開了:“我要你以後天天陪我。”
  “那你對張姨要好些”。
  她白了我一眼,沒多說話。
  我與張瓊的生活如常一樣。只是隨著我年紀長大,她越來越依賴我,有時沒人她也會依偎到我身邊輕聲問:“晚上來我房間嗎?”她越這樣我對她越粗暴,她也不引以為怪。越對她不好,她越是依賴,性成了她不可缺的東西了,而對我而言,說實話,她真的已引不起我任何興趣和沖動了。
  大學期間斷斷續續有過許多學姐學妹回家,尤其是不在這所城市的外地同學偶爾也帶回家住上幾天,但想想家裡有兩個懷著仇視眼光的女人,哪位女生來了也無法安逸和自在,加上也沒有特別動心的,也就都分手了。
  研究生畢業,我到父親投資也是張瓊負責管理的一個公司上班,因特殊身份,加上張瓊在公司負責日常管理,我實際上沒甚麼太多具體事務,交了個公司最漂亮的女大學生趙雪(因故用筆名)作女朋友,沒甚麼值得炫耀的業績,倒也沒甚麼工作業務失誤。
  嬌嬌還有一年該高中畢業了。她變成了一個真正的漂亮女孩。眉宇間有了成熟女性的媚力。如果女朋友不在她也會偷偷鉆進我被窩,纏著讓我講公司的事,外面世界的事,只是現在睡時,她總穿上睡衣。每當她那突起的硬硬的小乳房蹭在我身上時,都讓我格外激動和亢奮。我們會象過去一樣輕輕撫摸對方,我每次都會有意無意摸她的乳房和大腿跟敏感的部位,讓她一陣陣的顫栗,然後她都會哽咽著爬在我懷裡抽泣,我們都明白彼此的需要,但都不願做不屬於我們之間的的事。尤其對她,那時一種刻骨銘心的刺激和壓抑。
  一個星期六下午,女朋友要逛街,我讓她找別人陪,我得馬上回家去,因為嬌嬌讓我必須下午趕回家,還神神密密地不告訴我甚麼事情。遠在嬌嬌的房間就聽見房間裡有說有笑,我推門就進,嬌嬌還有兩個女孩正高興地說著甚麼,猛一見我,三人聲音嘎然而止,接著是嬌嬌一聲嬌呼:“哥哥,算你守信用。”她拉起一個白白靜靜的女孩:“這是我的好同學,小雅”。
  小雅紅紅的小嘴一抿,略帶羞澀地說:“您好。”嬌嬌又指著另一個豐滿的女孩說:“這是小薇。”小薇甜甜一笑,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我向她們問好,然後問嬌嬌甚麼事非得回來說。嬌嬌看看兩位女伴,說:“我們商量好了,準備去度假,正式邀請你參加”,我一聽就拒絕。嬌嬌馬上不高興了,但隨之跑過來哀求。見到那麼漂亮的女孩子求你,沒有甚麼不能答應的,何況她又是我疼愛的妹妹。原來嬌嬌她準備放暑假去澳洲看父母,結果因父母正好去歐洲辦事,順道回來看我們,嬌嬌的澳洲沒法成行,她就約幾個好友到大連去玩。當然得我出錢了,只好同意陪她們一道去了。正好女朋友也沒去過大連就一塊去吧。
  我總是反思,其實在我心中對於忠貞有時真是吃不準,如果沒有眼前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一塊去旅遊,我還真未必同意陪嬌嬌旅行。潛意識中有一種想占有她們的欲望,但隨即又被旅遊的興奮把自己情緒調起來了。一聽旅遊,女朋友當然高興,再得告訴張瓊,畢竟她是公司的頂頭上司,沒想張瓊死命反對,先是講這段時間業務離不開我,然後又提出一大堆理由,說著說著竟哭了起來。我當然知道她反對的原因。她知道我有意疏遠她,但在公司上班天天能見著,她還有所寄托,一聽離開20多天,又是與那麼多漂亮女孩子同行,她的失落可想而知。最後好說歹說,連騙帶哄才算同意,但條件是沒走的這些天要去她住所陪陪她。
  一天正好嬌嬌、小雅、小薇都在,正好吃飯,大家就坐在一起吃,自從上次見過後,小雅和小薇到家來得更勤了,彼此也熟悉了許多。但當我宣布與女朋友一起參加時,小雅和小薇明顯失望,嬌嬌看看她們也不高興地說:“雪姐不是要上班嘛,她去幹嘛。”我知道嬌嬌是對我哪位女朋友都不會喜歡的。那一刻說實話我也好象覺得小雪去是多余的,但畢竟她是一個活潑青春、百分百的大美女,成熟、性感,怎麼看也覺得比眼前這些黃毛丫頭更有魅力。見她們都不多說話,我也只好插開話說別的。吃完飯,趙雪去看她媽回來,我們正在客廳聊天,嬌嬌從樓上下來,站在樓梯說:“哥,你來,我找你有事。”趙雪對她笑笑,對這蠻橫的小妹,誰也不敢得罪。嬌嬌理也不理她,過來拉著我向樓上她房間走。到嬌嬌房間,小薇已經走了,小雅雙腿盤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我進去,她馬上坐正。嬌嬌一進們就嚷開了:“哥,我們商量過了,你不能帶雪姐去。”
  我瞪她一眼:“為甚麼?”“我們只邀請你。”“我邀請她,我帶她去關你甚麼事。”我也生氣了,對她剛才對趙雪的態度不滿發泄。嬌嬌一見我真生氣眼框裡馬上淚水撲塔撲塔流下來,一見她哭我心軟了。嬌嬌一見我態度軟下來,立即走到我身邊,嗚咽著說:“你老向著別人一點也不喜歡我。”我不理她,我知道她的脾氣,一會兒就好,走到小雅身邊坐下,看著小雅,她臉微微一紅,我說:“小雅,如果是你,我不帶你一塊走,你傷不傷心。”小雅狡頡一笑,看了嬌嬌一眼:“我又不是雪姐,我怎麼知道?”嬌嬌這時也走過來偎到我腿上,說:“你帶上雪姐,最不高興的就她了,你問她?哼!”小雅臉騰地紅了,連忙申辯:“誰說的,你胡說!”嬌嬌吃吃一樂:“傻子都看得出你喜歡我哥”她又半認真半開玩笑地說:“不過我可告訴你,誰也別想搶走我哥。”見到兩個小丫頭斗嘴,我倒十分高興,細看,羞態的小雅清純、可愛,白白的皮膚更襯得她黑白分明的眼睛水汪汪地迷人,我忽然被她迷住了。心靈一動,望著小雅:“你說,不讓我帶小雪我就不帶。”嬌嬌一聽就不高興了,瞥了小雅一眼,但馬上又高興了:“你說呀,說不帶。”
  小雅擡頭看了我一眼,又嬌羞地低下頭,看得我心裡一陣震顫。嬌嬌好象發現了我的變化,警惕地看了我一眼,貼到我懷裡,緊緊摟著我的左手。小雅一擡頭見我還看著她立即低下頭去。這時門外響起敲門聲,聽見趙雪的聲音:“嬌嬌,我能進來嗎?”嬌嬌皺皺眉,我推推她,瞪了她一眼,嬌嬌老大不願意地說:“你進來吧!門又沒鎖。”
  趙雪推門笑盈盈地進來。我心中一聲嘆息,趙雪確實是太漂亮了。小雅一見她好象泄氣了,嬌嬌每次見到她也失去了自信。趙雪坐在沙發旁地毯上,笑著問:“你們說甚麼呢,真熱鬧。”同時美目看一眼小雅又看著我,我忙介紹說:“這是嬌嬌的同學小雅。”趙雪向小雅打完招呼,對我說:“你們事情說完了嗎?”嬌嬌不高興地說:“又催我哥走啊!”趙雪對嬌嬌一笑:“哪能呢。”她已經習慣了嬌嬌對我的親昵舉動和嬌嬌的說話方式,依然微笑著,確實,她是嬌嬌對我認識的女孩子中態度最好的一位。我說道:“我們正在商量旅遊的事,其實也沒甚麼好說的,說走就走了,每年我們不到處旅遊幾次,這次也一樣。”“是嗎,這次可不一樣,每次嬌嬌也沒象這次神秘。”趙雪說著又看著小雅:“何況這次還有嬌嬌的同學一起玩,真得計劃好。”看著小雅局促不安的樣子,心裡升起一種莫名的柔情。還沒等我開口,嬌嬌對著趙雪說:“雪姐,你先去休息吧,我和哥哥再聊一會兒,反正你對我們的談話又不感興趣。”趙雪看著我:“你不是說一塊遊泳嗎?”我親昵地看著她:“寶貝,你先去,我馬上來。”趙雪站起身,嚷道:“你可記得說的話,一會兒就來啊。”
  目送趙雪走出房間,我好象沒了剛才說話的興緻,房間也沒了剛才的氛圍。嬌嬌在一旁嘀咕:“就不帶她去,漂亮又怎麼著。”我看著小雅,笑道:“小雅,你還沒說意見呢”。小雅恢復了平靜,哧地一笑,在燈光下,紅而濕潤的嘴唇間露出兩排整齊的白晶晶的牙齒:“你捨得不帶雪姐呀”轉而又感嘆:“雪姐真的是漂亮。”嬌嬌白了她一眼:“我看你就比她漂亮。”
  這時正好媽媽在澳洲打來電話,妹妹一聽高興地從我身上跳起,去聽電話。我看著小雅意味深長一笑,小雅似乎感覺到甚麼,身子一硬。正好嬌嬌背對著我們聽電話,我惡作劇般地象小雅身體靠了靠,小雅渾身緊張地盯著前面的電視,我的手從後伸到她另一個肩,小雅身體微微發顫,我感覺得到她身上散發出的處子的清香,我喜歡女孩子這種身體的反映,我手抓起一只她的手,她企圖掙紮,但馬上放棄,看著她不知所措的樣子,我柔聲問她:“十幾歲了?”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輕輕道:“十七。”我另一只手伸到她短裙下的大腿,她身體又開始發顫,同時哀求般地看了我一眼。我湊過頭去,嘴在她唇邊點了一下,然後輕摟著她靠向我,在她耳邊呵了口氣,悄悄說:“我不帶趙雪,你會對我好嗎?”她努力掙紮了一下,身體稍離開一點,低頭不語。我又湊過去,重問了一遍。她還是不語。我笑笑說:“點點頭或搖搖頭”。她點點頭,擡頭見我笑又想搖頭但又不願搖頭。我見她難受的樣子,笑著說:“算了,不難為你,跟你開玩笑。”這時嬌嬌扭頭見到我們的樣子,馬上邊接電話邊走過來,說:“來,你跟媽媽說話吧。”
  過了兩天,我來到張瓊的別墅。她在郊區離市區還有30多公裡的路程。她知道了我要去,所以讓人準備好了我愛吃的飯菜。吃完飯,她打發走了家裡的傭人,靜靜地依偎著我看電視,我撫摸著她的乳房,柔聲地說:“嬌嬌不希望小雪跟我們一塊旅遊,在那段時間你安排她到國外走一躺吧。不然我真沒辦法開口。”她看了我一眼,不做聲。我熱情地吻了她一會兒,又提起同樣的話題,她不悅地說:“你到我這來就為這事。”我趕忙叫冤。同時撩起她睡衣,手遊劃到她的腹部,並順勢慢慢下移到我十分熟悉的毛毛的三角區,她身體熱了起來,但我手停在那裡只是輕輕撫摸,她發出一聲低吟,出了一口粗氣,幽怨地說:“我真是前世欠了你們家的。”同時用她的手抓住我的手外下送,我邊吻著她邊手伸進了她熱濕的裡面。她呻吟起來,閉上眼嘴唇輕輕咬著我的耳朵。隨著我手動,她身體扭曲起來,叫了一身雙腿緊緊夾著我,我推開她,讓她躺在地上,脫光了最後一寸衣物,她見我還不緊不慢的樣子,盯著我脫衣的每個動作,她知道我不讓她幫我,她只能是靜靜等著的。我從頭到下吻著她,她的臉因舒適而泛著迷人的紅暈。最後她實在忍不住了,懇求地說:“來吧,我要,我受不了啦。”
  ……
  我們靜靜躺在地毯上,她回過神來,偎緊我:“你真會要我命的。”我摟緊她,真心地說:“我是你一手帶大的,我真的不願看見你不高興。”她感動地抱緊我,閉上眼睛喃喃自語:“我真想永遠這樣,現在我真的很快樂。”她睜開眼,看著我:“你準備甚麼時間與小雪結婚?小雪向我談過兩次。她是一個難得的好女孩,唉,有她陪著你我也放心了。”我坐起,然後拉起她一起向浴室走邊說:“現在不是很好嗎。等我事業有成再說吧。”張瓊默默不語,靜了一會兒冒出一句:“隨你吧,只希望你能想到我偶爾來看看我就知足了。”接著又問:“你們準備哪天動身?”我高興地問:“願意幫我了?”她無奈地笑笑:“你說東我還敢往西呀。”
  剛上班趙雪就打來電話:“公司派我去法國談一筆業務,我不想去,你跟張姨說說,派別人去吧。我們不是計劃去旅遊嗎?”“張姨哪能管你們公司具體事務,而且業務需要嘛。”我安慰她。趙雪不高興了:“你甚麼意思?是不是不想我去呀,難怪天天跟嬌嬌神秘兮兮的,你去不去說?”我只好同意午餐時間陪她去張瓊處。張瓊請我們午餐,聽完趙雪的話她笑了:“小雪呀,姨可不能幫你去說,畢竟公司是派你工作,而你不去的理由是玩。”趙雪一聽急了,看了我一眼,我只好幫她求情,當然也不可能有別的結果。
  在公司門口等著趙雪,約好一起吃飯,她出來時顯然還不高興,我哄著她:“你別開車了,我帶你兜兜風,然後去吃飯。”我內心確實覺得有點對不起她。吃完飯回家,進門就看見嬌嬌和小雅、小薇在唧唧喳喳說話,見到我們,嬌嬌高興地撲到我懷裡高興地嚷著:“我們終於放假嘍,帶我們出去宵夜。”她見趙雪神色不對,悄悄問:“她怎麼啦。”我忙說:“小雪今天得到公司通知,後天要去法國出差”說罷我看一眼小雅,她馬上低下頭,嬌嬌張大嘴幾乎沒合攏,看看趙雪又看看我,詭秘一笑但馬上想到甚麼,不高興起來。趙雪見到她們反而鎮定了,她笑著說:“正好我去法國辦事兼度假,幾個朋友都在巴黎,你們自己去玩吧。”說著走進房間去。我問嬌嬌:“怎麼又不高興啦?”她狠狠瞪了我一眼:“我知道是誰支開她的。”我根本就不理她耍性子,我早已期待著我們的這次旅遊。
大連是世界上我喜歡的城市之一。不僅喜歡這兒的海和城市,也喜歡這兒的人。我有許多業務上的朋友都來自大連。
  到大連幾天了,也沒有甚麼具體的旅遊安排。女孩子們興趣也不在目的地本身而在於玩的過程中。帶著幾個女孩一起玩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尤其是她們又那麼漂亮。小雅一直有意躲著我,嬌嬌也是形影不離地跟著,所以我也很難有機會單獨接觸小雅。倒是小薇有意無意往我身邊湊,由於我當時腦子裡面只有小雅,別的人和事真不太在意。
  第一次見小雅穿泳衣出現我看呆了。白如羔脂的皮膚,修長的大腿,橢圓形的臉上大大的眼睛。最難得的是她天生有一種優雅的氣質,或許是這種獨特的氣質是我迷上她的原因吧。小雅有164的身高,長長的黑頭髮,如果說有甚麼不完美的話那就是還不夠豐滿的乳房和一張娃娃臉。當時小雅見我的神態,臉一紅,跳進水裡。在蘭色的水中,她那潔白的身體柔軟而靈巧地在水中漂浮,身體的輪廓映襯得分外誘人。
  我們住在臨海的一棟別墅,是我家世交的大連居所。平時也沒有太多的外人,每天洗完海浴回到別墅遊泳池是我最高興的時候,因為只有這時我可以借嬉鬧而抱抱小雅,乘機撫摸她那細膩的身子。每次當我靠近她,她既想躲但又想嘗試靠近我,心裡想接近但又怕受傷害,加上每次剛靠近小雅,嬌嬌就貼過來,使我總是無功而返。
  一天下午,正好嬌嬌、小雅、小薇要去海邊玩,我正好來個朋友,她們就自己去了。過了一會,小雅忽然回來,說取點東西。她剛上樓我對朋友打過招呼,就跟了上去,小雅剛準備出門我進門並順手把門關上,小雅臉騰地紅了,然後馬上又變白。她輕輕問:“哥哥,有甚麼事嗎?”她和小薇都隨嬌嬌叫我哥哥。我盡量裝做松弛笑道:“幹嘛老躲我?”她恢復了平靜,撲哧笑了:“沒有呀,我們不是天天在一起嗎。”我幾步跨到她面前,她緊張地低下頭。看著她因緊張呼吸急促而一起一浮的胸脯,我順手摟住了她的腰,她頓時渾身顫栗,哀求地看了我一眼又垂下頭,見她那樣,我心一軟,摟她的手松弛了下來,感受著她身體散發出來的幽幽的處子體香,我心裡嘆了口氣,加上大廳朋友還等著我談事我也只好作罷。我笑了:“幹麻緊張,我要吃你呀。你自己說的要好好待我的。不喜歡我?”“不是,不是,我…我真的很害怕。”她不敢看我的眼睛,盯著我的衣服扣,手不自在地擰自己的裙角。乘她不註意我突然湊上去,嘴貼上她唇,她一顫,渾身軟倒在我手臂,我的舌頭頂進她唇裡,她死死咬著牙齒,雙手拼命去推我。我嘴唇在她紅潤的雙唇吸了一遍,然後放開了她,她不言語默默地走出門去。
  一直到晚上吃飯,小雅都不多說話,坐著也發楞,氣得嬌嬌老數落她發呆。吃完飯在海邊散步玩了會,我提議回去遊泳,大家興高采烈響應,只有小雅不言語,見此我挺生氣,心裡也很失落。我們三人下水遊泳,小雅說不舒服坐在池邊看大家遊。我故意與小薇談得火熱。小雅默默看著大家,當我看她時她就把目光移開,很讓我惱火。終於,我把小薇擠到池邊,小薇今天特別高興,她笑著說:“我不跟你玩了,你不講規矩”,我邊撲向她邊笑著:“怎麼不講規矩,你自己怕了。”說著從後面摟住想逃跑的小薇,她撲騰著轉過身,順勢貼進我懷裡。她是一個發育完全成熟的女孩,雖然小小年紀,但豐滿的乳房挺立圓潤,抱著她猛地激起了我的欲望,畢竟好些天沒接觸異性,這樣一個充滿朝氣漂亮的女孩貼在自己懷裡,頓時沖動了。她感覺到了我身體的變化,因為我下面緊緊頂住了她,而我又不敢松手,否則讓小雅看見我下面身體的變化實在不雅。嬌嬌向我們這邊遊來,邊遊邊嚷:“你們怎麼不吭聲了?”小薇臉上返起紅暈,她的身體也開始發生變化,她用雙腿緊緊夾住我下面借著水勢上下起伏。我能感覺到從她身體中的熱能正隨著她下體流溢,她幾乎是軟倒在我懷裡,對嬌嬌的呼喊她已無法聽見。我也得到從未有過的舒服和愉悅,這時我才細細打量懷裡的小薇,她真是比小雅還有魅力的女孩,她顯得更成熟,這不僅從她的身體,而是通過她的眼神和她的身體的感應。此時此刻,我真的忘了嬌嬌和池邊的小雅。
  嬌嬌終於遊到我們身邊,她從後面激起水花打到我們這邊,我和小薇幾乎是同時松開對方,然後一起向嬌嬌澆水。嬌嬌躲著向池邊遊,我這才顧得看池邊坐著的小雅,她幽怨地瞪著我,然後又轉移目光盯向嬌嬌。剛才水裡的這種感受是我從來沒經歷過的,那種刺激和享受害得我一直喜歡在水裡作愛。
  說實話,水中的經歷使我重新開始關註小薇,甚至在我心裡也會不自覺的將小薇和小雅進行比較,真是很難說我更喜歡誰多些。都是那麼漂亮、清純、富有朝氣,她們的可愛跟女朋友小雪的美麗絕對不是同樣的東西,那種天生純潔和身體真正的反映,是成熟女性所沒有的。但我知道,在我內心深處更喜歡小雅多些,為甚麼呢,也許是她那種天生麗質和身體顫栗時給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吧。我開始苦惱起來。
  “哥哥,你好象有心事,有甚麼不高興了?”到底是長期一起生活的妹妹,還是嬌嬌首先感覺到了我微小的變化,當我們都坐在客廳休息時,嬌嬌問。我開心一笑:“跟你們在一起開心得很,有甚麼不愉快?”嬌嬌關心地偎到我懷裡,摸摸我額頭,柔情的看著我。小薇似乎羨慕地看著嬌嬌,當與我目光相遇時眼中流溢出恬美的光澤。小雅似乎也平靜了許多,笑著說:“我們明天去逛街吧,天天在海邊都玩膩了。”嬌嬌一聲驚呼:“好啊,贊成,小薇,你說呢?”小薇看了我一眼,笑著說:“哥哥怎麼安排,我就怎麼做罷”。嬌嬌不高興地瞪她一眼:“就你會拍馬屁。”小薇臉騰地一紅,也不跟她計較。我忙說:“既然小雅有這雅興,我們明天就去逛街吧。”
  你別說,帶著三個漂亮的女孩逛街真的很風光,我甚至感覺比同一個漂亮的女孩作愛還能更滿足內心的愉悅。晚上一個朋友說好請吃飯,看見三個美女,也是馬上情緒高漲,吃完飯還非要請娛樂城跳舞。我知道,嬌嬌特別愛跳舞,果然,嬌嬌一聽雙眼就放出了光彩,高興地叫好。朋友一見,自然也興高采烈,他又叫來一位老闆,我們一起到娛樂城。我松了口氣,終於解放出來,不用一人陪三女了。我聽嬌嬌說過,小雅天生愛靜,絕不喜歡跳舞,而我也興趣不大,自然我們就只能在舞池邊坐著觀看了。
  當舞曲又響起時,借著昏暗的燈光,我左手伸進小雅的後背,一把將她摟到懷裡,又見到了那熟悉而刺激的顫栗,這次我沒等她反應,右手扶著她頭,然後我低頭直接嘴湊到她唇邊,她還是用牙來抵擋,但我壓得她喘不過氣,她只好微張開嘴呼吸,我舌尖順勢挺進了她那鮮甜的嘴裡,她急促呼吸著,我舌尖在她嘴裡遊蕩,當我舌尖將她舌引出嘴,我雙唇吸住她舌頭並拉入我嘴裡啜時,她雙手緊緊掐住我手臂,渾身軟綿綿地癱在了我懷裡。我將她身體平放在我腿上,左手扶著後背,右手輕輕伸進了她裙裡,當我手剛一觸到她那挺挺的乳頭,她身體震了一下,身體本能地向上坐,我用身體壓住她,不停地撫摸,她身體變成了間歇性的顫抖,她放棄了掙紮,雙手從我手臂滑下,緊緊拽著我衣角。我的手順著她的身體向下滑,然後從膝蓋慢慢向大腿摸去,當手觸到她褲衩邊大腿跟部時她身體痙攣了一下,我直接將手插進她褲裡面,茸茸的毛感覺直直的,當手摸到她陰唇邊,感覺熱浪沖擊,早已變成濕瀝瀝一片,沾沾的稠水不間斷地往外流,我真沒想到小雅她會如此敏感。她急促地呼吸,已經徹底軟倒了,當我嘴唇稍稍離開她嘴,她唇本能地向我嘴湊,她的身體上面完全緊貼向我。我似乎忘記了周圍的一起,小雅更是處於一種高度激動興奮的興奮狀態---
  猛然看見嬌嬌和朋友們走過來,我趕緊扶小雅坐起,並拉平她的裙子。
  嬌嬌顯然在舞池跳得高興,沒註意我們的變化,她忙著找水喝,小薇看出我和小雅之間肯定發生了甚麼事,但她默不作聲。我的朋友自然明白怎麼回事,馬上催著嬌嬌又去跳舞,嬌嬌高興地起身隨朋友又回到舞池,小薇的舞伴也邀小薇又去跳舞,小薇看來對舞伴不感興趣,但也不並拒絕只好應邀又去舞池。
  我對小雅微微一笑,小雅羞澀不語,水汪汪的眼睛在閃動的燈光中變得清澈透明,顯得格外大而亮。我剛把手伸到她後背,她馬上貼到我懷裡,仰起頭癡癡看著我。這是我見到的最迷人的一張臉最迷人的模樣。我柔情頓起,緊緊摟著她,用舌頭輕輕舔著她的唇,臉,右手伸進毛茸茸的腹底,我不想讓手更深入以免傷害她,她渾身發燙軟軟地隨我撫摸,她的愛液投過褲衩沁濕了她的裙子,又濕透了我的褲---
  我溫柔地說:“我們回去吧。”她溫順地點點頭。我深深吻了她一下,然後擡起頭。我頭都炸了:嬌嬌傻傻地站在我們前面,好象被我和小雅的親昵驚呆了,我和小雅剛才沈浸在兩人的溫馨之中,居然誰也沒註意周圍,我的朋友在嬌嬌後聳聳肩我明白他的意思。嬌嬌用帶著哭腔的聲音,懇求地望著我:“哥---我們回去吧。”
  腳一塌進別墅門,嬌嬌直接沖進了她房間啪地鎖上門。小雅也不言語直接走進她房間,只有小薇好象甚麼都沒發生一樣,坐到沙發上用遙控器找電視節目。
  我走到嬌嬌房門外敲著門,輕聲叫著嬌嬌開門,等候了許久,門突然打開,我剛一進門,嬌嬌猛撲到我懷裡嚎啕大哭。哭著哭著,嬌嬌忽然止住,她進到浴室一會兒走出來,站到我面前仍抽泣地說:“哥,是我不好,小雅真的是一個好女孩,我知道,她一直喜歡你的。”我感動得眼眶濕潤,緊緊抱住嬌嬌。她擡起淚眼:“哥,你今晚陪我睡,好嗎?象過去那樣。”我已經沒法用語言表達我的情感,拼命點頭:我的嬌嬌啊,你現在就是說甚麼我也不會拒絕的。
  趁嬌嬌安靜下來,我馬上抽空走出房間,快步走到正孤零零坐著看電視的小薇身邊,懇切地說:“小薇,我的好妹妹,你去看看小雅好嗎!”小薇擡頭看著我,我見淚水在她眼眶滾動,我顧不了許多,親了親她額頭,她關掉電視,去小雅房間。
  第二天,很晚我才醒來,頭髮暈嘴發幹。嬌嬌裸著身子正目不轉睛地看著我,見我醒來,她甜甜一笑,然後起身給我倒了一杯水,我咕隆隆飲下。渾身覺得舒服了許多,嬌嬌爬到我身上,豐滿的乳房頂著我,她雙手放在我胸前,下巴擱在手上,盯著我。自她長大後,雖然她依然常跟我睡,但每次都穿著睡衣,今天又象小時候一樣赤裸了身體,我情不自禁起了反映,她似乎感覺到了,雖然她從沒經歷過男女之事,但畢竟明白男女性交,她已經不是小孩了。她將臉貼到我臉上,輕輕耳語:“摸摸我。”我手輕輕撫摸她柔滑的後背,她有意無意間讓她毛茸茸的下身貼在我早已挺立的的器官上。見我剋製的樣子,她幽幽地說:“你要不是我哥哥多好。”見我難受的樣子,她手滑下抓住了我下面挺立的身體,撫摸著,突然她鉆進被窩,臀部及整個陰部對著我,她一口含住了它,我一激靈,還沒等她嘴動,我只覺得一股透心的驚悸然後是舒暢地放射,她嘴裡動著,吸吞著,接著感覺到她濕潤滾燙的舌頭舔著。我看著她身體,不敢觸摸,我不想走得太深入,只好閉上眼。過了許久,嬌嬌扭身頭鉆出,情切切地看著我,喃喃道:“哥,我愛你。”我摟緊她,輕輕說:“我也愛你。”
  我洗完澡走進客廳,嬌嬌、小雅和小薇都坐在沙發上,好象甚麼也沒發生地聊著,見我下樓梯,六只眼一起盯著我。我看看小雅,她臉一紅,目光望向別處。我走向沙發,又看看嬌嬌,她溫柔甜甜一笑。只有小薇沒任何表情,我知道她很難受,但我沒辦法,也無法對她有任何表示。我剛坐下,嬌嬌撲到我懷裡:“哥,我們今天去海邊野炊,怎麼樣?”我高興地看著她們:“好啊。”
  海邊離別墅六百米遠,那兒有現成的燒烤工具,我們馬上準備野炊的食品,然後向海邊出發。我很自然地摟住小雅的腰,這次她沒拒絕,微靠在我肩一起向前走。嬌嬌也不象過去一樣跟著我,她和小薇走在前面,她們在前面走著,聊著,從不回頭。海邊的早晨,太陽出來海風含著濕潤,陣陣涼風吹打在臉上、身上,令人心曠神怡。小雅象一只小鳥樣偎著我,摟著溫順宜人的小雅,我感到這是到大連以來最美好的一天。
  太陽終於照到頭頂,小雅興緻勃勃地嚷著要下海。“我們沒帶泳衣。”小薇不無遺憾的說。嬌嬌興奮地叫:“好啊,我裸泳”,小薇和小雅一聽紅了臉,我也反對,我起身說:“我回去取吧。”海邊離別墅也就六百多米,我不習慣在幾個小女孩面前脫光。嬌嬌邊向海邊跑邊脫衣,同時叫著:“哥,別去了,多浪漫的旅遊。”說著她早已脫光了身子撲向大海。嬌嬌轉過頭叫道:“你們怎麼還站著,舒服極了。”我們三人誰也沒動,嬌嬌見狀從海裡跑過來,拉住小薇就脫衣,小薇咬咬牙,脫光了身子,我情不自禁地望向她,小薇的身體真是一流。小雅見我看著小薇,也毫不猶豫地脫光了衣物,嬌嬌和小薇從海裡伸出頭都叫我。我心想我怕甚麼,脫光了衣物,嬌嬌哈哈大笑,我呼叫著跑向大海。
  剛入海,三個女孩子互相叫著、遊著、嬉鬧著,誰也不好意思向我這邊靠,不一會兒嬌嬌遊向我,開始與我打鬧。一會兒,小雅和小薇也遊過來參加,但還是與我保持距離,終於,小薇遊向我。確實,要講身材,嬌嬌和小雅誰也比不過小薇。小薇遊到我身邊,猛地向我激起水花,逗得嬌嬌和小雅只叫好。我看她宣戰了,當然不客氣,遊到小薇身邊猛地拉她往海水裡拖,她掙紮著同時驚呼:“你們---過來---幫忙。”實際上在我的心裡有一種渴望,希望把她拉得遠遠的,我知道小雅和嬌嬌遊一會就沒有體力追我們了。小薇似乎明白我要幹甚麼,她雖然叫著但配合我向遠處遊去。遠遠看去,只件小雅拼命向我們這邊遊,無奈體力有限。嬌嬌和小雅停了下來,小薇向她們招手,好象還在讓她們快過來幫她,而她身體卻緊緊貼緊了我,這鬼丫頭。
  我們遊向淺水區。小薇停止了向她們招手,她一只手遊著,身體借著我的遊力,另一只手抓住了我早已不安生的下面。終於,我們踩到了海底,她猛地貼緊我,雙腿夾住我臀部,雙手摟住我肩,熱切地吻我,她的舉動早激起了我的情欲,我順著海水的起伏,摸索著她下面頂向她,海水中,她的體毛隨海水漂動,她下體的小洞清晰可見,我用勁頂進去,她嗚砑一聲摟緊了我。不用我用力,隨著海水的推動,我們很自然的進出,海面漂起一絲紅紅的血絲,那是她的處女血,一會又浮起白色的綢塊,那是我兩的液體,她閉上眼,淚水順著她的眼角留下。我終於將所有精液射進了她的體內,她呆呆地看著從兩人胸前漂起的白色綢塊,推開我,吃力地走到更淺的海水邊坐下。
  小雅終於遊到我身邊,嬌嬌緊隨其後。小雅再也無所顧忌,她撲到我懷裡摟緊我,然後看看傻傻坐在不遠處的小薇,焦急地盯著我:“你們做甚麼啦?”。我答非所問:“都太累了。”這時小薇突然哭起來,嬌嬌忙問:“怎麼啦?”小薇手一指我:“他欺負我。”我正發楞的同時她接著說:“把我差點嗆死了,我都遊不動了。你們又不來幫我,真讓他淹死我啊。”說著哭得更傷心了。嬌嬌一聽笑了:“誰叫你挑釁,啊?”小雅也樂了:“是啊,快把我遊斷氣了。”只有我明白小薇哭的真正理由,要說動心計,就是再來兩個小雅也不是她的對手啊。我走到小薇身邊,去扶她,真心地說:“真的讓你受苦了。我真誠地道歉。”小薇對我呸了一聲,眼角掛著淚珠樂了:“我願意。”嬌嬌說:“既然這樣就別哭了。哥,我累了。我們上岸吧。”
  四人回到岸上,撐開遮陽傘,各自躺了下來,也許真的太累,很快我就進入夢鄉。等我醒來,太陽已西斜,臨近傍晚了。除了海水,四周顯得特別靜謐。不知誰在我全身蓋了一層細沙。我擡起頭,女孩子們一個也不見,不會出甚麼事情吧,心頭一震,趕緊坐起,很遠處除了別墅外就是樹林、沙灘和海水。我抓起褲子穿上,趕緊向別墅走去,剛走幾步,就聽身後樹林傳來叫聲,順聲看去,只見嬌嬌、小雅、小薇從樹林裡笑著跑出來。我松了口氣,就勢坐在沙灘上。
  嬌嬌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我身邊坐下,笑著說:“我們見你睡得真香就跑樹林裡玩去了。”我責怪地看她一眼,笑著著:“下次可別這樣,嚇死我了,真怕你們出事。”小雅起身說:“你餓了吧,我們給你留的晚餐呢,快吃吧。”
  真感覺疲倦,所以回到房間也懶懶地不想動。三個女孩子唧唧喳喳地說笑,我也懶得理她們。總算她們也睏了,嬌嬌提議睡覺,大家都同意。嬌嬌跳起跑向樓梯,我走在最後,小雅扭頭看我,我緊走幾步摟著她腰,到她房門口,我跟她道晚安,她臉紅地看看旁邊的小薇,熱切地看著我,我從她眼中看到了渴求,但實在睏乏,我向她拜拜。小雅失望地站在門口,我又向小薇道晚安,小薇知道小雅在身後門口註視著,道聲晚安進了自己房。我開門,見小雅還站在門口發楞,看樣子好象猶豫是不是到我房間,我向她招招手,她臉飛起彩虹,走過來,我摟住她,她將嘴湊過來,我們長長地接吻,然後我輕聲說:“你回去睡吧,我實在疲乏了。晚上別關門。啊?”她羞澀地點點頭,乖乖地回到自己房間。
  清晨,鳥聲把我從睡夢中喚醒,我看看窗外,天亮了。聽見遠處傳來海水拍打巖石的聲音,屋子安靜極了。我腦子一片空白,起身洗了個澡,好象清醒了許多,小雅裸體沙灘奔跑的形象突然出現在眼前,頓時覺得一種強烈的沖動,我輕步走出房間,女孩們都還熟睡著,我來到小雅的房間,輕輕一推,門開了,我鎖上門,走到床邊,小雅靜靜躺在皎潔的晨光中,黑黑的頭髮散亂地環護著她恬靜的臉,眼角似乎掛著柔美的笑意。薄薄的被子外露著半截白凈的胸脯和長長的脖子。圓渾的乳房頂著碎花的睡衣,胸部輕柔的隨呼吸一起一伏。我感受到詩意般的美麗。
  我走過去,脫光衣服,輕輕躺到她身邊,手剛一觸到她的臉,她醒了,看見我好象做夢般眨眨眼,定定神驚喜地撲進我懷裡,嘴唇貼到我嘴上,我們的舌頭立即交纏在一起。我慢慢褪下她的睡衣,當她意識到自己已赤裸著身體時,情不自禁身體又顫栗了起來,我輕輕撫摸著她放松著她的情緒,同時手溫柔地觸摸著她的全身,漸漸她放松了身體,我手放到她早已濕濕的下面,然後爬過去,掰開她的雙腿,用舌尖輕輕觸著她的陰唇,用舌尖往她那小小的洞裡頂,她的雙腿抖動著,雙手抓緊我的肩。隨後我又輕輕壓在她身上感受著她身體起伏和她那硬硬的乳房帶來的快感。我拿起她的手放到我下面讓它輕輕摸著,一會,我挺了起來,將小雅身體平放好,摸到她濕濕的洞邊,用下面摩擦著,她緊張地等待著,嘴唇緊閉,呼著粗氣。在她放松的一瞬間我頂了進去,在她還沒意識到怎麼回事本能的想夾緊雙腿時我已進去了,她身體扭了一下,我吸了一口氣腰部猛用力用勁往裡頂,她驚叫一聲身體象撕裂般地尖叫了一聲,雙手緊緊拽住了床沿。我稍稍停頓,然後慢慢在她身體裡面動,她咬著牙關淚水在眼眶裡閃爍。我只感到一股股潮水般的熱量包裹了我的身體。我開始抽插,她的僵硬的身體漸漸放松了,她的身體緊緊抽吸著,好象有一股力量把我引到無垠的深淵,她吸著我,一股巨大的熱流從腦後向下滑行,令人驚悸的快感流遍全身,突然象瀉閘的洪流,我頂到了她身體裡面發軟軟的,好象一個海綿的大洞,所有潮水般的洪流直接灌進了海綿的洞中間。我們同時死死摟緊了對方。
  許久,我拔出來,她的身下,早已被血跡、液跡侵透。她看著我,我看著她,忽然她猛地擡起身體摟緊我嗚嗚哭起來,片刻,她又吻著我含淚笑了。我扶著她下床,血夾著精液繼續順著她大腿跟留下,她扶著我蹣跚著與我走進浴室。
  當我和小雅從樓梯下來,見嬌嬌和小薇同時擡起頭盯著我們,看到小薇,心頭猛地升起深深的歉意。小雅緊緊抓著我好正常下樓梯,欣喜和幸福蕩漾在她臉上。 嬌嬌不滿而且不無嫉妒地看著小雅:“都幾點了,你們不餓我們還要吃飯呢。”我看看時間:天吶,都下午一點了。我抱歉地摟了摟嬌嬌,對她說:“對不起。”又對小薇說:“真對不起你。”不過我心裡真的是充滿了陽光。






















0.015769004821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