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聖女沉淪記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李麗薇愁眉深鎖、失魂落魄地漫步在一條暗黑的巷道內。

  原本今晚可以快快樂樂地和男友游正德共度他二十五歲的生日的,沒想到竟
會落得如此收場。

  李麗薇是一個相當美麗迷人的女人,從高中時代便不乏男人的追求。

  游正德經過了長久的追求,終於擊敗眾情敵,搏得美人的歡心。

  這三年來,兩人的感情一直相當的穩定,但由於李麗薇還是有很多的追求者
,游正德哪裡放心得下?

  所以便說服了她,和他同居在一起,甚至也找到同一家公司工作。

  當然,這三年來,游正德常常向李麗薇提出性的需求,但李麗薇雖然不是個
相當保守的人,卻一直不願讓游正德突破最後一道防線。

  因為她始終認為能夠在洞房花燭夜把處女之身獻給老公,這樣的獻身才有意
義。

  因此縱使游正德軟硬兼施、死纏爛打,頂多也只能達到三壘打的境界。

  為此游正德對於李麗薇這種迂腐的觀念,始終感到頭痛。

  今天是游正德二十五歲的生日,游正德精心設計了一頓精緻的燭光晚餐,倆
人果然在花前月下,兩情綣繾。

  游正德趁此良機,開始為李麗薇寬衣解帶,希望今天晚上能夠達成他生日的
願望。

  游正德一面深吻著李麗薇,一面脫去她套裝的上衣,露出光滑白皙的肌膚。

  李麗薇「嚶嚀」一聲,深情地回吻著。

  游正德心花怒放,脫下了她的迷你裙和高跟鞋,李麗薇身上僅剩下胸罩和內
褲了。

  游正德舔著李麗薇的耳朵,伸手解開了她的胸罩,露出了豐滿圓潤的乳房。

  李麗薇緊閉雙眼,雙手想要推開他,可是又受不了游正德的舔吻,游正德一
邊揉捏著她的乳房,一邊開始拉下她的內褲。

  「啊…」

  不要李麗薇低吟著。

  游正德不停地捻捏著她的乳頭,另一隻手也開始撫摸著她的陰唇和陰核。

  「哦…」

  李麗薇感到一股電流直衝腦際,不禁仰起頭髮出甜美的哼聲。

  不多久,游正德感到李麗薇的陰戶已經漸漸溼潤了,於是他立刻拉下褲襠的
拉鏈,掏出了硬梆梆的肉棒,龜頭抵向她的陰戶。

  李麗薇感到一陣錯愕,急忙掙扎著身體,嬌嚷著:「正德!不要這樣!不可
以!」

  游正德箭在弦上,哪裡肯停?

  急忙抱緊李麗薇赤裸的嬌軀,在她耳邊低聲道:「薇,給我吧!我保證絕對
不會辜負妳的!」

  龜頭即刻向前壓去。

  李麗薇驚叫一聲:「我不要嘛!」

  拼命掙扎想脫離他的懷抱,可是她越是掙扎,游正德就越加抱緊,龜頭不顧
一切地插進去。

  李麗薇尖叫一聲,也不知從哪裡生出的力氣,雙手用力把游正德推開,接著
「啪」的一聲巨響,賞了游正德好大一個耳光。

  游正德摀著痛頰,悻悻地瞪著李麗薇。

  李麗薇身體縮在一起,怯怯地說:「正德,不要這樣子…」

  游正德咬緊牙關,恨恨地說:「今天是我的生日,難道都不能達成我的願望
嗎?」

  李麗薇用手遮著乳房和下體,羞紅著臉說:「你是知道我的原則的,不是嗎
?」

  游正德生氣地大吼:「反正我一定會娶妳的!幹嘛一定要等到結婚那一天?
簡直是笑死人了!」

  李麗薇眼中泛著淚光說:「對不起,這是我唯一的堅持,你如果愛我,就不
要勉強我。好嗎?」

  在一起三年了,卻一直不能得到她的身體,游正德越想越氣,大叫一聲,立
即反身奪門而出。

  此時李麗薇再也按耐不住,淚水終於潰決而出。

  已經三個小時了,游正德始終沒有回來,李麗薇望著牆上的時鐘。

  「半夜兩點了,正德怎麼還不回來?」

  李麗薇越來越擔心游正德的安危。

  猶豫了一下,於是披上了衣服出去。

  四處找尋了很久,依然找不到游正德。

  李麗薇心中十分焦慮,心中一直想著他有可能會去哪裡,不知不覺走進了這
條暗黑的巷道。

  突然間一雙強壯的手臂從後面把李麗薇緊緊地抱住,李麗薇大吃一驚,全身
拼命掙扎,卻一點也動彈不得。

  想叫出聲音,卻又被後面那人摀住嘴巴。

  只聽到背後那男人淫猥地說:「嘿…大美人,我跟蹤妳好久了,妳在找男人
幹妳是嗎?讓我們來為妳服務吧!保證幹的妳爽歪歪的…」

  李麗薇驚恐到了極點,極力掙扎想擺脫糾纏。

  「妳這個大美人的身體軟綿綿的,而且香!」

  「嘿嘿…讓我看看妳的雞巴是不是想要了!」

  不知何時冒出了另一個男人,在李麗薇的前面蹲下撩起裙子。

  「啊!不要啊!」

  因為被男人抱緊又摀住嘴巴,李麗薇只能扭動屁股掙扎。

  「哦,穿的是半透明的三角褲耶!雞巴快看到了!」

  前面那男人從三角褲上撫摸花園,發出很大的聲音。

  「快脫下三角褲吧!我想快一點幹她!」

  背後那男人不斷催促。

  前面那人淫笑一聲,伸手拉到三角褲的蕾絲邊。

  「不要!不要哇!」

  李麗薇心中吶喊著拼命掙扎。

  前面那人用力一扯,立即把三角褲撕裂開來。

  看到了黝黑的陰毛及粉紅色的陰部,前面那男人不禁發出了淫猥的驚呼聲。

  後面那男人也立即扯下了李麗薇的胸罩,粗野地揉捏著那一對豐滿的乳房。

  李麗薇又羞又驚,尖聲大叫。

  後面那人嚇了一跳,立即又摀住她的嘴巴,向前面那男人說:「快!速戰速
決!」

  前面那男人一手抬起了她的左腿,另一手解開自己的褲襠,露出了粗紅的肉
棒。

  李麗薇嚇得不斷流淚,卻又叫不出聲,只能拼命掙扎。

  前面那男人用龜頭抵住李麗薇的陰部,用力一挺。

  李麗薇只感到陰部一陣劇痛。

  前面那男人邊抽插著,邊喘氣說:「哇!好緊!從沒幹過這麼緊的女人,一
定是處女錯不了!」

  後面那男人一聽,不禁大叫:「什麼?處女?操你媽的!被你賺到了!」氣
不過,便又開始揉捏著她的乳房。

  李麗薇痛得快暈眩過去,但是那男人始終不停止他的動作,想要叫出聲音,
卻覺得自己已經痛得沒氣力了。

  「哇!好爽!好爽!」

  那男人口中不斷低嚷著,肉棒依然抽插不停。

  過沒多久,那男人一聲低吼,一陣陣的精液直噴入李麗薇的陰道裡。

  後面那男人急著說:「快換手!快換手!」

  前面那男人無力地抽出肉棒,看到李麗薇的陰部流著陰血,便說:「這個女
人果然是處女!」

  後面那男人一把將李麗薇推在地上,抱起她雪白的屁股,勃起已久的肉棒猛
然從後面插進她的肉洞中。

  「啊!」

  李麗薇痛苦地叫了一聲,整個臉埋在地上,赤裸裸的嬌軀任由那男人為所欲
為。

  前面那男人意猶未盡,抓住李麗薇的長髮,一把將她的臉蛋拉起,淫笑著說
:「幫我舔一舔吧!」

  李麗薇痛苦地猛搖頭,但那男人不知憐香惜玉,將她的嘴巴硬生生扳開來,
剛射過精的肉棒又插入了她的口中。

  李麗薇前後都被插入肉棒,身心都覺得痛苦難當,全身被幹得一點力氣也沒
有,只能無助地流著眼淚,任由兩名惡徒的擺佈。

  正當兩名惡徒抽插得如癡如醉之時,突然有一個身影兀立在黑暗的巷道中,
大叫:「好啊!我是警察,我在這裡等你們好久了!通通不許動!」

  那兩個男人不由得大吃一驚,連褲子也來不及穿,連忙連滾帶爬地逃之夭夭
了。

  李麗薇赤裸著嬌軀,橫陳在這條黑暗的巷道內,傷心的淚水流個不停。

  一輩子守身如玉,沒想到最後竟把貞操斷送在這兩個男人手中,早知如此,
今晚把處女給男友不就得了?

  李麗薇越想越難過,終於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朦朧的淚眼中,只見一個女人的臉孔靠向自己,關心地問:「小姐,妳還好
嗎?」

  「我…我…」

  李麗薇抽搐著說不出話來。

  那個女人看一看李麗薇,嘆說:「好可惜,像妳這麼標緻的女人,就這樣被
兩個臭男人蹧踏了,如果妳想報警的話,我可以送妳去。」

  李麗薇垂淚問說:「妳…妳不就是警察嗎?」

  那女人哈哈笑說:「我是警察?別逗了!我可是天生八字和警察相剋呢!剛
剛我自稱是警察,是想嚇跑那兩個臭男人而已。」

  那女人看了李麗薇一眼,說:「不然這樣吧!妳住哪裡?我先送妳回去好了
。」

  李麗薇痛苦地點點頭,那女人便脫下身上的外衣讓她穿上,扶著李麗薇一步
一步走回家。

  到了燈光稍亮的地方,李麗薇才看清楚那女人的樣子。

  她是個身材高挑的女人,染了一頭深褐色的頭髮,年紀大概比李麗薇大個幾
歲。

  最特別的是她化了一個相當妖豔的濃妝,一看便知道是一名風塵女子。

  李麗薇突然看到了她的妝扮,似乎有點愣住了,與她妖媚的目光相接,才又
紅著臉低下頭去。

  那個女人哈哈笑著說:「我知道妳心裡面在想什麼,妳想,我是不是妓女,
對不對?」

  「不!沒有!」

  李麗薇拼命搖頭否認。

  那女人笑著說:「都臉紅了還不承認?沒關係啦!我本來就是個妓女。」

  「哦。」

  李麗薇心虛地應了一聲。

  那女人說:「像妳這種正經的女人,可能瞧不起我們這種女人,不過呢,大
家都是靠勞力來賺錢,我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好丟臉的!」

  坦白說,李麗薇對這種風塵女子,一向沒什麼好感,縱使這次被這種女人救
了一次,但心中難免有些疙瘩,再加上自己被強姦了,心情難過之下,也就不想
多說什麼話。

  那女人見李麗薇不想說話,低笑了一下,也就不再多說什麼話,默默地扶著
李麗薇走著。

  好在李麗薇的家就在附近,沒過多久便到了住處。

  那女人望了望房子的外觀後,笑著說「送妳到家囉!自己好好保重吧!」

  「謝謝妳。」

  李麗薇低聲著說。

  那女人說:「別客氣!都是女人嘛,本就該互相幫忙。」

  望了李麗薇一眼,說:「我叫施窈窕,我想,像我這種女人,妳大概也不會
想認識吧?總之,後會『無』期吧!」

  說完,向李麗薇揮揮手瀟灑地離開了。

  當游正德知道李麗薇被強姦了,不禁感到又驚又怒,本想報警處理,但想到
可能會再受到二度傷害,終於還是忍住不打算報警。

  但這次的巨變,讓兩人的身心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尤其是李麗薇個性變得鬱鬱寡歡,眉頭不時深鎖,也變得十分沉默。

  原本無所不談的一對情侶,也變得越來越沉寂,常常共處一室幾個小時,卻
說不到幾句話。

  游正德相當清楚,這是李麗薇的過渡時期,他也很想幫助她遠離傷痛,但他
縱使主動和李麗薇說話,她卻常常用沉默或低泣來回應,日子久了以後,游正德
也覺得快被李麗薇逼瘋了。

  為了不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看到李麗薇的撲剋臉,為了讓自己有喘氣的空間,
游正德原本內勤的辦公室工作,便請調擔任外務員。

  李麗薇也明白游正德的用意,她也很希望能早日脫離陰霾,但一想到那天晚
上的可怕遭遇,李麗薇根本就控製不住自己情緒,常常一個人暗自哭泣或發呆。

  事情已經過了三個月了,李麗薇始終無法脫離陰霾,而游正德擔任外務的工
作,似乎挺順手的,幾乎忙得一整天都不會進辦公室,甚至都很晚才會回家,而
那時李麗薇也常常在啜泣中睡著了。

  兩人明明同居在一起,卻似乎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機會碰在一起了。

  這天,李麗薇心中感到格外地鬱悶,好想找個人聊聊,卻不知找誰才好,於
是到了下午,便提早請了個假回家。

  才剛走到家門口,便看到門前除了游正德的鞋子外,還有一雙亮紅色的高跟
鞋。

  「奇怪?這個時候,正德怎麼會在家?還有,這雙高跟鞋是誰的?」

  李麗薇心中感到十分疑惑,便壓低聲音拿了鑰匙開門進去。

  房門半掩,門內傳出男子的呻吟聲。

  李麗薇心中大疑,低聲走了過去,由門縫朝房內一看,竟看到了一個令李麗
薇氣絕的畫面。

  只看到床上有一對精赤條條的男女,男的坐在床上,讓女的含著他高聳的肉
棒,那女人賣力地吞吐著男人的龜頭,不時嬌媚地抬頭看著那男人陶醉其中的表
情。

  「怎…怎麼會這樣?」

  李麗薇看到了這一幕活色生香的畫面,差一點要暈眩過去。

  那名男子不正是游正德嗎?

  李麗薇的心情由驚恐轉為憤怒,由憤怒又轉為悲傷,想要衝上前去喝止,但
兩腳想走卻似乎一步也走不動,張嘴想喊也喊不出聲音。

  那女人舔肉棒舔得正過癮,突然不經意地向門縫望過來,看到有個女人的身
影,吃了一驚,這才停止了動作,隨口叫了聲:「是誰在那邊?」

  李麗薇嚇了一跳,不假思索地立刻拔腿就跑。

  跑了好一陣子,越想越傷心,終於忍不住內心的傷痛,「哇」地一聲痛哭了
起來。

  一路上邊跑邊哭,也顧不得路人的側目。

  也不知過了多久,才停止了腳步,但是淚水始終流個不停。

  突然間覺得好疲倦,好想好好地睡一覺,最好一睡不起,什麼事都可以忘記
了。

  脫著疲憊的腳步,望著已漸西沉的夕陽,李麗薇雖然有家,卻不敢也不願回
去。

  她不想再看到那一幕骯髒齷齪的畫面,於是便走進了一家小旅社投宿了。

  在女服務生的帶領下,她來到了一間小房間。

  將房間的門鎖鎖住,她將身上的外衣裙脫去時,想到幾個小時前那一幕,心
中悲痛之下,不禁又垂下淚來。

  在身心俱疲之下,沒多久便不知不覺睡著了。

  可是沒多久,她被隔壁房的說話聲給吵醒了。

  這家旅社的房間是用木闆隔間的,且頂上並未完全密封,所以只要隔壁有聲
響,另外兩間就可以聽到。

  李麗薇所住的這間是最後一間,談話聲是從前面的那一間所傳來。

  「糟糕!警察怎麼突然來臨檢了?怎麼辦?」

  一個女人驚恐的說話聲。

  「什麼?警察來了?」

  男人也緊張了起來。

  「怎麼辦?我又不能衝下樓去」女人焦急地說。

  「不能下樓,那只好到後面那間房間去躲一下!」

  男人說。

  李麗薇一聽到是要到她這兒來避難,心中也急了起來。

  過不久,門外果然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李麗薇猶豫片刻,終於還是去把門打開了。

  女人一閃就進了房間內,依靠在門邊喘著氣。

  「啊!妳…妳是…」

  施李麗薇一見到這個女人,立即認出她就是施窈窕。

  施窈窕驚魂未甫地望了李麗薇一眼,也認出了李麗薇:「哦!原來是妳!」

  從門上聽到沒有了腳步聲,這才喘了一口氣,說:「看來這些吃飽沒事幹的
警察離開了,好險好險!」

  望了李麗薇一眼,淡淡地說:「這次謝謝妳了!上次我救妳一次,這次妳救
我一次,咱們誰也不欠誰囉!」

  說了聲「拜拜」正要離開時,李麗薇突然說:「施…施…嗯,施小姐…」

  施窈窕微笑道:「我叫『施窈窕』,你忘記了對不對?」

  李麗薇紅著臉說:「對不起,上次認識得太匆促了,有點記不住…」

  施窈窕淡笑說:「沒關係,沒人會想知道妓女叫什麼名字的。」

  李麗薇急著說:「我沒有那個意思!對不起!」

  施窈窕見李麗薇說話誠懇,便笑著說:「好,我知道,我逗妳的!這種小旅
社常常暗藏春色,妳是個正經的女人,小心別被誤認是妓女了。拜拜!」

  李麗薇見施窈窕要開門出去,突然脫口說:「妳…妳陪我聊聊好不好?」

  若在平常,李麗薇是不可能會和風塵女子打交道的,但是現在卻很渴望著找
個人說說話。

  施窈窕微笑說:「妳看來心事重重的…好吧!我陪妳聊聊吧!」

  於是兩人便相偕到附近一家咖啡廳去,才剛坐下,李麗薇便忍不住心中的苦
悶,流著淚細細道著這幾個月來的苦。

  施窈窕也是個稱職的聽眾,專注地聽著李麗薇的心事,並且給予適時的安慰
和鼓勵。

  李麗薇如同遇上了難得的知己,巨細靡遺地傾吐著女人的心事。

  講到貞操被毀的事,更是淚如雨下。

  施窈窕溫和地安慰著李麗薇,向空中嘆了口氣說:「妳知道我什麼時候毀了
貞操嗎?」

  李麗薇含著眼淚搖搖頭。

  施窈窕黯然著說:「十歲那年,我繼父趁我老媽不在,把我強姦了。」

  「啊…」

  李麗薇不禁輕嘆一聲。

  施窈窕說:「後來,繼父又強姦了我好幾次,害得我根本就不敢回家,只好
留落在外…」

  「我本來想,只要我有一雙手,自己一個人也可以自立更生,沒想到…」

  「沒想到,世界上的男人居然都那麼壞,我到一家公司去應徵,那裡的老闆
見我年幼可欺,居然在飲料裡放了安眠藥,把我迷倒後強姦了我,又威脅我要當
他的性奴隸,否則就要把我賣到泰國去賣淫,就這樣,我當了他三年的性奴隸…
……」

  「啊!真是太可惡了!」

  李麗薇為施窈窕的遭遇感到不平:「當時你應該報警的…」

  施窈窕苦笑著說:「沒用的!他有錢有勢,警察都和他有掛勾!坦白說,那
段時間我被好幾個警察當玩物玩弄呢!」

  「哦!」

  李麗薇聽到了這麼黑暗的一面,想到施窈窕當時所受的苦,忍不住垂下淚來
:「當時都沒有人肯救妳嗎?」

  「救?哼!男人都把我當玩具玩弄我,怎會肯救我?我是被玩膩了,他們才
放我自由的。」

  「真是太可怕了!」

  和施窈窕的遭遇比起來,李麗薇覺得自己的苦,根本就不算什麼了,她開始
同情起施窈窕,關心地問:「那後來呢?」

  「後來?」

  施窈窕苦笑著:「我一個女孩子家,也沒有一技之長,家也不敢回,唯一比
較行的,就是這三年來學到取悅男人的性技巧,所以,只好當妓女了…」

  「唉…」

  李麗薇和施窈窕對望一眼,兩人的心中都流露著相同的感慨。

  施窈窕笑著說:「和妳聊了這麼久,還不曉得妳的芳名呢!」

  李麗薇說:「啊!對不起,我叫『李麗薇』,妳叫我小薇就可以了。」

  「小薇…」

  施窈窕笑著說:「很高興和妳聊天,都快三更半夜了,我送妳回去吧!」

  李麗薇頓時轉為愁容:「我…我還不想回去…」

  施窈窕望了她一眼,說:「好吧!不然到我家裡坐坐如何?」

  李麗薇不禁高興地點點頭。

  於是兩人結了帳,叫了輛計程車而去。

  施窈窕住在一棟大廈的十五樓,一間小套房裝潢得很精緻很漂亮。

  兩人在咖啡廳聊開後,感情迅速地提升,洗過澡後便一起躺在床上聊個不停
,一直到了即將天亮,兩人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當李麗薇醒來時,已是下午兩點多了,施窈窕不知去了哪裡,只在梳妝台上
貼了張紙條,上面寫著:

  「小薇:

     見妳睡得很熟,不好意思叫醒妳。我出去工作了,浴室裡有
新的牙刷毛巾讓妳使用,冰箱裡的食物可微波來吃。如果覺得無聊的話,
櫃子裡有雜誌和錄影帶讓妳打發時間,等我回來哦!

                        窈窕姐  留」


  李麗薇會心地微微一笑,梳洗完畢後,便把冰箱中的餐食放入微波爐中,拿
起遙控器打開電視,轉來轉去沒有一個好看的頻道,便打開櫃子想看看有什麼雜
誌或錄影帶。

  只見櫃子裡排了一整排沒有標示片名的錄影帶,旁邊也堆了一整疊雜誌。

  李麗薇順手拿出最上面的一本出來,竟看到封面上印有兩個全身赤裸的金髮
美女吐舌接吻的煽情畫面。

  李麗薇頓時雙頰緋紅:「怎…怎麼是這種雜誌?」

  翻開雜誌,只見裡面盡是女人互相愛輔親吻的色情畫面,豐乳陰部,盡露無
遺。

  李麗薇感到一陣燥熱,又拿起另一本雜誌翻閱,這次沒有圖片只有文字,但
她一字一句詳讀,卻發現盡是不堪入目的色情描述。

  李麗薇喘了一口大氣,紅著臉一本本地隨意翻看,這才發現每一本都是色情
雜誌,盡是不堪入目的圖片、寫真、小說或漫畫,看得李麗薇心頭又羞又癢。

  「窈窕姐怎麼都看這種不營養的書呢?」

  把雜誌放回原位,這時微波爐發出「鐺」的一聲,李麗薇取出食物,又拿出
一捲錄影帶放入錄影機中:「看看有什麼好看的片子吧!」

  李麗薇坐在床上邊吃邊看,只見電視螢幕上,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正在幫
一個男人口交,發出「嘖嘖」的聲音。

  李麗薇「啊」地驚叫一聲,口中的食物差點噴出。

  害羞地把視線再移到電視畫面,這時這對男女已經全身脫光,打起肉搏戰來
了。

  女人如癡如醉地呻吟著,叫得李麗薇心裡頭癢癢的,覺得下體似乎流出了濕
濕的黏液。

  李麗薇看了幾分鐘後,紅著臉取出了錄影帶:「怎麼都是色情的東西?」

  吞了吞口水,又看了看其他一整排的錄影帶:「應該…應該有比較正常的帶
子吧?」

  於是便又放入了第二捲錄影帶。

  果不其然,第二捲帶子也是淫穢的內容,李麗薇陸續再放第三捲、第四捲…

  施窈窕到了晚上十點多才回到家,用鑰匙開門進去,便看到床上放了一堆或
開或合的色情雜誌,而李麗薇全身赤裸,嬌軀橫陳,兩手分別貼在自己的乳房及
陰部上,一臉倦容地呼呼大睡。

  看到李麗薇雪白光滑的肌膚,修長勻稱的雙腿及體態撩人的睡姿,施窈窕吃
吃笑著,關上門,立即脫下了全身的衣物,然後上床去輕輕移開她遮住陰部的手
,雙唇貼在她的大腿根上吻著濕濕的花瓣。

  施窈窕的舌頭輕巧地捲舔著李麗薇的陰唇,沒多久,李麗薇發出呻吟聲後,
漸漸睜開了雙眼。

  施窈窕吃吃笑著把臉貼過來:「讓姐姐好好地愛妳吧…」把自己的嘴貼在李
麗薇的嘴唇上。

  「啊…窈窕姐,不可以這樣…」

  李麗薇閉著眼睛輕輕搖頭。

  施窈窕一面撫摸李麗薇的乳房,又把她櫻桃般的乳頭含在嘴裡。

  李麗薇的身體微微顫抖,從半啟的嘴裡發出甜美的哼聲。

  「小薇…舒服嗎?」

  李麗薇輕輕點頭,被同性愛撫,還是生平第一次。

  在色情雜誌上看到同性戀的畫面,心裡就很難相信會有這種事情,沒想到自
己現在卻正在進行同性戀。

  「啊…啊…唔…」

  被舔到敏感的肉芽時,李麗薇的上半身用力向後挺,隨著甜美的哼聲,閉合
的肉縫逐漸開啟。

  「啊…啊…啊…」

  施窈窕的舌頭巧妙地從肉芽到肉縫來回愛撫幾次後,李麗薇忍不住發出浪叫
聲。

  「小薇的這裡太美了…」

  每當施窈窕的舌頭巧妙地活動時,李麗薇的乳房便隨之起伏,發出啜泣般的
聲音。

  「小薇,我們一起來吧…」

  施窈窕騎在李麗薇的臉上,採六九的姿勢。

  「啊…窈窕姐…」

  李麗薇伸出舌頭,在肉縫上愛撫。

  「啊…啊…啊…」

  施窈窕仰起頭,但立刻又用力吻就在眼前的濕淋淋的花瓣。

  兩個人同時像著迷似地一味口交,把一切的不安和矜持完全拋諸腦後了。

  纏綿了許久,兩個人緊緊地抱在一起。

  施窈窕依然化著濃妝的臉蛋不斷地摩擦著李麗薇的臉蛋。

  李麗薇在施窈窕的帶領下,達到了三次的高潮,但心中卻有著無比的不安。

  「窈…窈窕姐,我們這種行為正常嗎?」

  施窈窕愛撫著李麗薇的乳房,笑著說:「在我看來,同性戀最正常不過了,
只有女人和女人,才能真正的相親相愛,男人只會欺負女人、玩弄女人罷了…」

  「可是…」

  李麗薇低聲說:「正德他一直對我很好的…」

  施窈窕輕笑著說:「對妳好,卻為什麼在妳最低潮的時候,不願陪妳走過來
?對妳好,又為什麼要背著妳和別的女人亂搞呢?男人啊,只要一把女人弄到手
,原形就畢露了!」

  李麗薇聽得心中一陣難過,忍不住又垂下淚來。

  施窈窕舔著李麗薇的淚水,低聲說:「小薇,妳這就住下來吧!別再讓那臭
男人欺負妳了…」

  李麗薇猶豫著說:「可是,正德他不會答應的。」

  施窈窕說:「幹麼要他同意?妳不要再回去,他也找不到妳的。」

  李麗薇搖頭說:「行不通的!我和他是在同一家公司工作,還是見得到面的
!」

  施窈窕在她耳邊低聲說:「別去工作了,妳就乖乖留下來,讓我養妳吧!」

  李麗薇紅著臉說:「這…這怎麼可能嘛!要人家不上班讓妳養?太荒謬了啦
…」

  施窈窕念頭一轉說:「不然…妳跟我一起工作不就好了?」

  李麗薇一聽,不禁跳了起來:「不!我不可能做那種事的!打死也不幹!」

  施窈窕說:「我只是建議而已,妳幹麼那麼激動?原來…妳一直瞧不起我這
個當妓女的女人!」

  李麗薇急著說:「不!我沒有這個意思!我…我只是不想當妓女…」說著不
禁哭了起來。

  「好,乖!別哭了!這件事以後再說,反正妳就先給我住下來就是了!」拉
著李麗薇的手說:「走!我們去洗澡吧!」

  兩個女人便光著身體走進了浴室,過不久,便從浴室中傳出了李麗薇的浪叫
聲…
  於是,李麗薇就這樣和施窈窕同居在一起,過著同性戀的生活。

  施窈窕為了要開發李麗薇的性觀念,不但常常一起搞同性戀,又給她灌輸了
很多淫亂的思想。

  一開始施窈窕出去上班後,會要求李麗薇在家,仔細地閱讀那些色情雜誌和
錄影帶,還要她從裡面去學習性愛的技巧。

  李麗薇從雜誌和錄影帶,以及施窈窕的教導之下,不但學到了很多同性戀的
姿勢和技巧,施窈窕更會戴上假陽具,要李麗薇學習如何幫男人口交及做愛的技
巧。

  她又灌輸李麗薇「和男人做愛是在玩弄男人、報復男人」的觀念,完全推翻
了李麗薇原來的貞操觀。

  過了不久,施窈窕便開始每天為李麗薇化上妖豔淫靡的濃妝,然後帶她一起
去工作。

  每當她和嫖客做愛時,會要求她在一旁實際觀摩學習如何「玩弄男人」。

  到了後來,她便開始要求李麗薇也得加入玩弄男人的行列。

  施窈窕會帶領李麗薇,一起在公園裡勾引高中生或業務員,舔他們的肉棒,
吃下精液或把精液射在臉上,甚至讓男人把勃起的肉棒插進肉洞中射進精液。

  施窈窕見李麗薇學習得差不多了,便要李麗薇開始自己應付男人。

  她要求李麗薇一定要化濃妝、穿著暴露去勾引好色的男人,無條件地讓男人
姦淫,藉以達到「玩弄男人」的目的。

  辦完事後,施窈窕便會背著李麗薇,向這些男人索取交易費。

  由於李麗薇長得實在很漂亮,身材又棒,而且服務的品質又好,男人都很願
意在辦完事後把錢給施窈窕,甚至會問施窈窕明天李麗薇會在哪裡出沒,然後再
去姦淫李麗薇。

  施窈窕便靠著李麗薇的肉體,收取了白花花的鈔票,而李麗薇也在施窈窕淫
蕩的性觀念教導下,迷迷糊糊地當了妓女而不自知。

  有一天半夜,兩個女人邊在床上搞同性戀,邊看新租來的色情錄影帶。

  施窈窕看到片中女主角同時被兩個男人姦淫的畫面,突發奇想說:「小薇,
看到沒有?妳也可以像她這樣,一次玩兩個男人啊!」

  正被施窈窕舔肉芽的李麗薇,呻吟說:「不…不要啦!人家不敢…」

  施窈窕冷冷地說:「越是不敢,就越要突破啊!而且妳別忘了,妳第一次的
性經驗,就是同時被兩個男人姦淫啊!不是嗎?」

  說到李麗薇的傷痛處,她不禁顫了一下。

  「在哪邊跌倒的,就在哪邊爬起來!去試試看!窈窕姐相信這次妳一定能走
出被強姦的陰霾的!」

  李麗薇根本沒有反對的權利,施窈窕便開始幫李麗薇上妝。

  粉餅厚厚地抹在臉上,搽上紅得發亮的唇膏,塗上深藍色的眼影,十足的妖
媚淫蕩。

  再穿上完全透明的黑色胸罩、內褲和吊帶襪,李麗薇簡直就變成了一個淫蕩
的妓女。

  施窈窕很滿意李麗薇這次的妝扮。

  在施窈窕的催促之下,李麗薇穿上了十分暴露的衣裙和高跟鞋,開始出去勾
引男人。

  為了要李麗薇從跌倒中站起來,施窈窕要求她一定要去當初被強姦的地方尋
找獵物。

  李麗薇來到了當初這條黑暗的巷道,心中還是有些許的恐懼:「就是這裡!
改變了我一生的地方…」

  猶豫了好一陣子,李麗薇還是決定走進了巷道之中。

  巷道內異常地安靜,只聽得到李麗薇高跟鞋踩在路上的聲響。

  李麗薇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地走著。

  才剛走了幾十公尺,只見前方出現了一個黑影:「嘿嘿!好辣的女人啊!今
天真是賺到了!」

  「嘿嘿…今晚可以玩這個辣妹,真是太棒了!」

  李麗薇聽到後面又傳出另一個男人的說話聲。

  兩個男人,把李麗薇前後擋住了路,李麗薇心中雖然害怕,卻也沒有叫出聲
音。

  前面那男人說:「雖然這裡蠻暗的,但我可以看出妳穿得有夠淫蕩,妳是妓
女嗎?還是一個想要男人幹妳的小蕩婦呢?」

  李麗薇雖然害怕,但還是低聲說:「我…我不是妓女…」

  「那麼…妳是想要男人幹妳的小蕩婦囉?嘿嘿嘿…」

  後面那個男人淫笑著。

  李麗薇面對兩個色狼的言語挑逗,只能低頭不語。

  兩個男人見李麗薇對於自己的言詞挑逗毫不抗拒,更是心花怒放,便開始大
膽地去撫摸她的乳房和陰部。

  李麗薇低頭咬著唇,忍受著兩個男人在自己身上亂摸。

  男人見李麗薇毫不反抗,於是更加大膽地探入胸罩和內褲中揉捏著乳房和陰
唇,並在李麗薇耳邊說些猥褻的話。

  李麗薇在兩個男人的猥褻之下,開始有了性感,並且發出呻吟聲。

  這兩個男人本想在暗巷中強姦李麗薇,但既然她如此乖巧合作,他們便決定
到亮一點的巷口去,可以一邊姦淫她,一邊看她淫蕩的模樣。

  於是兩個男人一左一右邊扶著李麗薇走向巷口,邊在她身上盡情地猥褻,並
且強迫李麗薇和他們做淫穢的交談。

  「同時玩弄妳的陰唇和陰核,是不是很舒服?」

  「是…是…」

  「妳是不是很想舔我們的龜頭呢?」

  「我…我很想…」

  「那妳會不會吃下我們的精液呢?」

  「我…我會吃的…」

  「吃?吃什麼?妳要說出完整的話,否則我們可不給妳哦!」

  「我…我會吃下你們的精液的…」

  「還要舔哪裡?」

  「舔…哦…舔你們的龜頭…」

  就這樣邊逼李麗薇說出淫蕩的話,邊猥褻著她走到巷口。

  巷口有微光,兩個男人看到李麗薇妖豔淫蕩的化妝和性感暴露的穿著後,不
覺驚嘆。

  「哇!好淫蕩的打扮!」

  「又騷又漂亮的女人…真是賺到了!」

  「沒錯!以前在這裡幹到了一個處女,現在可以幹到這種淫蕩美女,都是賺
到了!」

  兩個男人七手八腳地脫下她的胸罩和內褲,只留下吊帶襪,使她看起來更加
淫蕩,然後拼命地搓揉著她的乳房和挖弄濕淋淋的肉洞。

  李麗薇雖然正被猥褻著,但心中卻十分震驚。

  因為她剛剛聽到了他們說的一句話:「以前在這裡幹到了一個處女」。

  李麗薇心中大為震驚:「這兩個男人…原來當時強姦我、奪走我處女的,就
是這兩個男人…」

  李麗薇開始掙扎了起來。

  但是李麗薇之前淫蕩的行為,讓兩個男人以為李麗薇的掙扎只不過是在助性
,於是更加興奮地玩弄她的肉體,並且拼命地狂吻著她的嘴唇和臉蛋。

  李麗薇無法抗拒,也不能喊出聲,全身又被猥褻快感連連之下,終於停止了
反抗:「哪邊跌倒的,就從哪邊站起來。」

  想通了這點,李麗薇便開始發出甜美的哼聲,並且回吻男人的唇。

  兩個男人立即脫下褲子,露出了高聳的肉棒。

  一人用龜頭在她的花瓣上摩擦,另一人用肉棒拍打她化了妖豔濃妝的臉頰。

  「淫蕩的母狗!這樣給妳摩擦很舒服吧?」

  龜頭順著花瓣上下移動。

  「啊…啊…好…太好了…」

  「小母狗,這個舒服的地方叫什麼?」

  「是陰戶…是我的陰戶……啊…好…」

  李麗薇不由得扭動屁股。

  「小母狗想要我的大雞巴嗎?」

  男人的聲音因興奮而沙啞。

  「想要…想要你的陰莖…」

  兩人一人搓揉一個乳房:「想要的話,就說:『求求你快把大雞巴插入我小
母狗的陰戶裡吧!』

  「求求你們…我快忍不住了…」

  李麗薇說到這裡,做一下深呼吸,以性感的聲音哀求:「求求你…把你粗大
的雞巴插入我小母狗的陰戶裡吧!啊…唔…」

  「要插進去了!小母狗,我要插進去了…」

  男人發出野獸般的吼聲,肉棒插入李麗薇濕淋淋的陰戶裡。

  「啊…啊…啊…好…」

  在被插入的剎那,李麗薇覺得自己的性慾快速提昇,雖然是短暫的瞬間,類
似感動的心情掠過李麗薇的腦海中。

  「淫蕩的小母狗!好好舔吧!」

  另一個男人抓住李麗薇的頭髮,拉起她化了濃妝的臉蛋,將陰莖插入李麗薇
塗上妖豔唇膏的嘴裡。

  「啊…唔…」

  李麗薇痛苦地發出聲,但立刻張開嘴唇將肉棒含進去。

  「小母狗,這樣被我們同時玩弄有什麼感覺呢?」

  那男人讓李麗薇快速地吞吐著自己的肉棒。

  「唔……唔…唔…」

  李麗薇的嘴快速動作。

  另一個男人吼叫著,粗暴地猛烈抽插。

  濕淋淋的黏膜纏繞在陰莖上,拔出插進、插進拔出,將李麗薇的性感逐漸推
上絕頂。

  「啊…啊…」

  李麗薇淫蕩地扭動著屁股,紅唇和舌頭也拼命地舔弄著另一根肉棒,強烈的
快感使得李麗薇忍不住發出性感的啜泣聲,盡情地發揮著和施窈窕學到的性愛技
巧。

  「啊…喔…唔…」

  後面那男人的屁股猛烈旋轉,發出野獸般的吼叫聲,精液向李麗薇的子宮噴
射。

  「啊…啊…啊…」

  甜美的快感從子宮傳達腦頂,然後又摺回子宮。

  「唔…啊…」

  李麗薇就這樣不斷地發出淫蕩的啜泣聲。

  「啊…我也忍不住了!妳的嘴要快一點!」

  聽到前面那男人的命令,李麗薇加快吞吐的速度。

  「啊…我要射了…」

  前面男人仰起了上身,龜頭噴出的精液在李麗薇的嘴裡噴射出來後,又射向
她濃妝的粉頰和額頭上。

  兩個男人看到精液在李麗薇臉上慢慢流動的淫蕩模樣,皆興奮地要求李麗薇
將龜頭上殘留的精液舔乾淨。

  在微弱的燈光照射下,穿著吊帶襪,化著濃妝,滿臉精液的淫蕩女人,正握
住兩人的肉棒,專心地舔著兩人龜頭上的精液吞下去。

  這時遠遠一個男人走來,看到巷口微光下這種場景,不禁失聲說:「啊!你
們在幹什麼?」

  李麗薇一聽到說話聲,心中突然大震了一下,急忙吐出口中的肉棒,叫著說
:「啊!是正德!是你嗎?」

  那個男人聽了,也大感震驚:「這…是小薇的聲音…小薇…」

  游正德仔細一看,看到了兩個男人和李麗薇的猥褻畫面,大為抓狂,氣得七
竅冒煙:「你…你們敢欺負我的小薇?」

  不顧一切撲上前去和兩個男人扭打在一起。

  李麗薇害怕地大叫:「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來人啊…」

  在警察局裡,那兩個男人被戴上了手銬,李麗薇和游正德在另一個房間中隔
桌相對而坐,默默不語。

  警察經過仔細的調查,明白這兩個男人是強姦李麗薇的嫌犯,也調查出李麗
薇就是常在晚上打扮妖豔淫蕩,勾引男人做愛的淫蕩女人。

  也經過一些男性證人的指證,指出施窈窕就是收取和李麗薇做愛後交易費的
女人。

  看著濃裝豔抹的李麗薇,游正德痛苦地問:「妳…妳為什麼要作賤自己?妳
可知道,妳失蹤後,我快急死了!登報紙尋人廣告、上網協尋,還報了警,都一
直找不到妳,我差點要自殺了!妳知道嗎?」

  李麗薇雖低著頭,但還是冷冷地說:「我失蹤了,你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和別
的女人親熱了,應該會更開心的,不是嗎?」

  游正德皺眉說:「妳在胡說些什麼?妳是我心中的唯一,我怎會找別的女人
?」

  李麗薇「哼」的一聲:「別裝了!我有看到,有一個女人在我們的房間裡幫
你口交的…」

  游正德愣了一下,慚愧地說:「對不起,是我不好。妳不願我碰妳,我是男
人,也會有性的需求的。那個女人是妓女,只不過是我單純發洩性慾的對象而已
。妳失蹤後我快急死了,根本不會有心情找妓女的。妳看到的,是我唯一的一次
!我發誓!」

  看到游正德堅定的表情,李麗薇知道他沒有說謊,不禁傷心地垂下淚來。

  這時,警察帶著施窈窕走了進來。

  李麗薇看到施窈窕,氣憤地哭著:「原來…原來妳一直把我當妓女、當妳的
搖錢樹!我被妳騙得好慘!喔…」

  施窈窕說:「小薇,妳還不相信窈窕姐的為人嗎?我絕對沒把妳當搖錢樹!
向姦淫妳的男人收的錢,我都幫妳存起來了,一毛錢也沒花呢!」

  說完,從口袋中取出一本存款簿交給李麗薇。

  李麗薇看到存款簿上,的確是自己的名字,心中一軟,又哭了出來。

  游正德惡狠狠地瞪著施窈窕,大吼:「妳這個可惡的女人!把我的小薇害成
這樣!我…我真想打死妳!」

  施窈窕不屑地白了游正德一眼:「裝模作樣的臭男人!你才是害了小薇的人
!小薇和我在一起,可比和你在一起快樂多了!」

  「妳…」

  游正德氣得緊握雙拳要揍人了。

  「喂!這裡是警察局耶!都給我控製一點!」

  警察說:「現在要問李小姐的口供了,其他人通通出去吧!」

  李麗薇微微抬起頭,看著游正德和施窈窕走出去時的背影。

  離開警察局後,究竟是該重回游正德的懷抱,還是繼續和施窈窕在一起呢?

  李麗薇不禁嘆了一口氣。
















0.017604112625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