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女禦林軍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烏龍嶺之役,是宋江同方臘之間決定性的一戰。雙方在這片戰場上投入了自
己最精銳的兵力和最大限度的裝備。盡管這一仗方臘和宋江的人員損失相當,但
由於戰役的最終勝利,梁山泊的英雄們最終掌握了整個戰局的主動權。從此,盡
管方臘義軍也進行了頑強的抵抗,給宋江的部隊帶來了巨大的損失,卻再也無法
挽回敗局,戰火終於燒到了方臘的老巢杭州。

  就象每次農民起義一樣,失敗義軍的下場是很慘的,不光是命丟了,什麽也
無法留下,包括他們的妻子和孩子,都將墜入無邊的地獄。而那些直接參與戰爭
的女兵和女將的下場就最加悲慘,前文講到的王慶的妻子段三娘就是一例,而歷
史上無論哪一次起義中的女將,除了作為勝利者活下來的,或者是在勝利的戰斗
中犧牲的,都無一例外地以最恥辱的方式死在敵人的手中。

  方臘義軍也不例外。當戰斗發展到杭州城下時義軍已經沒有了足夠的兵力抵
擋官軍的進攻,不得不把守衛京師的禦林軍調上城墻協助防守,但即使是這樣,
也沒能擋住宋江絕對優勢兵力的狂攻。

  就在雙方在城墻上進行爭奪的時候,一支宋軍從小路繞過城墻,悄悄地接近
了方臘藏身的老巢方臘洞。這支兵人數不少,足有兩千多人,由梁山大將“鎮三
山”黃信率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到了方臘洞所在的山腳下。此時,方臘洞
只剩下了方臘夫婦和方臘的二十一名妃嬪,還有二百名女禦林軍由禦妹方百花率
領。

  這只女禦林軍是經過嚴格挑選組織起來的,大多是義軍的姐妹和女兒,除了
三員女將外,全部是二十歲上下的姑娘。

  建立這支隊伍的主要目的有兩個,一個是負責方臘內宮的防衛,還有另一個
更主要的目的,是為了獎勵那些有功的未婚將士,所以她們一個個都是百裡挑一
的美人。正因為她們僅只是一支象徵性的軍隊,並不承擔作戰任務,所以除了方
百花和幾員女將外,實際上沒有什麽戰斗力。

  黃信的軍隊在山腳下一出現,就被警戒的女兵發現了,急忙來報告方臘。方
臘與方百花正在焦急地等待前方的消息,聽到報告,急忙出洞來看,只見山下黑
壓壓的一片都是宋軍。

  方臘知道大勢去矣,不由長嘆了一聲:“天亡我也!”說著拔劍就要自刎。

  方百花急忙攔住:“皇兄,不可,我們還沒完呢。”

  “沒完?!你看,這山下黑壓壓的一群,十倍於我們,又都是久經沙場的老
兵,憑這二百來人,如何抵擋?”

  “皇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你自己拿了傳國玉璽先走,我同姐妹們
在這裡攔住宋軍。”

  “那你們怎麽辦?”

  “不要管我們!皇兄乃義軍的大旗,有皇兄就有義軍。只要逃得出去,你可
以再圖大業!等天下大定,莫要忘了我們二百姐妹。”

  說完,方百花扯著方臘回到洞中,讓他換上便裝,把皇帝的金印往他手裡一
塞,送他從洞後密道逃走。

  然後,方百花轉回洞前,將二百女禦林軍召集在洞前:

  “姐妹們!眼下的形勢,你們都看見了,逃是逃不了了,剩下的就只有兩條
路,一條是投降,另一條,是和宋軍拚到底。我身為禦妹,自當為國盡忠,你們
姐妹有願留下跟我幹的,我方百花感激不盡,有願降者,我也不怨你們。”

  “娘娘,養軍千裡,用在一時。平日裡,我們禦林軍受皇上深恩眷顧,如今
國家有難,我們自當捨命向前。有什麽要我們做的你就說吧!我願和娘娘生死與
共。”

  “我留下!”

  “我也願留!”

  “……”

  “姐妹們,你們都願留下,百花這裡謝過了。”說完,方百花跪在地上,深
施一禮。眾女兵一見慌忙跪倒,女軍師吳水仙伸手將百花攙起:“娘娘不可,摺
殺我們了,有什麽話就說吧。”


                (二)

  “好,我已送皇上自山後逃走,好為咱義軍保存下一點香火。如今,我們要
擋住宋江的兵馬,不讓他們去追皇上,把宋軍在這裡拖的時間越長越好。”

  “願聽娘娘吩咐!”

  “姐妹們,可知我們的結果麽?”

  “知道,既跟了娘娘,早將生死置之度外。”

  “我們都是女人,如果落到宋軍的手裡,那便如何?”

  “娘娘別這麽說,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就算投降,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
倒不如拚個魚死網破。最多到時候尋個自盡,別讓他們活捉了就是。”

  百花輕輕搖了搖頭:“咱們人少,又沒打過仗,如果宋軍想殺我們,不費吹
灰之力。可咱們現在要作的,不是死,而是盡量拖延時間,好讓皇上能逃得遠遠
的,讓宋軍再追不上他才行。只有我們活著,才能作得到哇。”

  “娘娘的意思是?”

  “我已經作好了準備,讓他們不想殺我,而是想活捉我。反正是個死,怎麽
死,死在哪裡都一樣。再說,就算自盡了,他們也不會放過咱們的屍體。”

  “娘娘,我們聽你的,你怎麽樣,我們就怎麽樣!”

  方百花看著面前的這群姑娘,止不住流下了眼淚,因為這些姐妹是要同自己
一道,想方設法誘敵人將活活捉了去,遭受最可怕的淩辱殘殺的。

  “那好,你們學就著我的樣子,用身體擾亂他們的心神,也許能多拖一些時
間。”說完,她伸手脫下了自己的上衣,只留下一件小小的紅肚兜兒,又將羅裙
齊著大腿的中間撕掉下半截,然後從羅裙下面脫去了自己的褻褲。

  姑娘們看見百花半裸的樣子,又想想將在戰場上和法場上可能發生在自己身
上的事情,臉都紅了,也有的和百花一樣,低聲啜泣起來。她們站了許久,都下
不了決心解開自己的扣子,最後只得找身邊的同伴,學著方百花的樣子,互相撕
衣,然後拿起刀槍,準備作戰。她們的心裡“別別”地亂跳,一群年輕的姑娘,
還沒有出閣,就將自己的身體暴露給敵人,她們怎能不感到羞恥。

  黃信領兵沖到傳說中的方臘洞下,把陣式擺開,防止山上有人逃走,然後才
慢慢搜上山來。走到山腰,看到洞外的鹿砦。黃信把劍一擺,命隊伍向山洞包抄
過來。

看看近了,猛聽梆子聲響亮,鹿砦後箭如飛蝗般射將過來,把兵丁傷了二、
三十個。好在山上都是女兵,力氣小,訓練也不足,所以才沒有造成太大損失。

  黃信是久經戰陣的,一看那箭,就知道是些老弱殘兵射的,立刻告訴手下兵
丁:“兄弟們不要怕,方臘已經無兵可用了,上面的人不是女人就是孩子,擋不
住我們的,沖啊!”

  士兵們一聽,立刻來了勁兒,冒著箭矢不顧一切地向山上沖來。

  箭畢竟是箭,雖然準頭差點兒,但近了照樣傷人,黃信手下就有三十多人被
當場射中要害而死,另有百十人受傷,不過,人馬還是沖到了鹿砦前。此時,裡
面的箭也射不出來了,因為她們已經沒有箭了,只得隔著鹿砦用長矛向外亂捅。

  隔著鹿砦,宋軍看見了裡面的數百名年輕的女人,一個個梳洗得又幹凈又漂
亮,光著雪白的脊梁,露著修長的大腿,這宋軍也是久不沾女人的,如何見得這
般香艷的陣式,登時就手腳發軟,茫然不知所措,被那群女人一陣亂捅,一下子
就死了幾十個,這個時候,才有人醒過夢來,急忙舉了藤牌抵擋。過了一會兒,
後面撓鉤手上來,躲得老遠,拉開鹿茸砦,然後一窩蜂沖了進去。

  等兩下一交手,才發現那群女兵雖然武藝糙了點兒,可勇猛無畏,刀砍過來
了也不躲,照樣拿著家夥往你腦袋上招呼。那些宋兵武藝強多了,但根本就不想
殺了她們,所以反而得抽回兵器來躲閃。不過,真一交手,雙方的死亡就少了,
因為宋軍的目的是想盡量活捉幾個美麗的女俘去享用,而女兵們的目的則是拖延
時間。

  黃信跟著隊伍上得山來,見了那些女兵,知道這一定是方臘的衛隊,這方臘
一定躲在洞中,插翅難飛了,所以,就沒考慮時間的問題,見自己的手下在設法
捉活的,就由他去吧。

  還別說,雖然武藝差得遠,可真想活捉她們也難,因為這裡的地面太小,女
兵們的陣形又收縮在洞前的一點點地方,所以黃信無法投入更多的兵力去助戰,
因此,大部分地方都是單打獨斗,這樣,想馬上就擒將得手是不太容易的,好在
雙方實力相差太多,最後的結果不會有什麽改變,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三)

  雙方斗了有兩刻鐘,終於有四、五十個女兵被捉住了,但剩下的女兵幹脆退
一步收縮到洞裡,只在洞口上一個挨一個站了四、五個人,手執長矛抵抗,其他
女兵則或站或蹲在她們後面,用長矛從她們之間的縫隙中,或從她們兩腿之間伸
出來,活象個大刺猬一樣,宋軍拿他們毫無辦法。

  黃信見了罵道:“廢物,不會把她們兵器鎖住奪下來嗎?”

  聽了這話,一群使雙戟雙鉤的軍卒過來,用手中的兵器將對方的長矛一鎖,
然後用力一扯,後面接應的馬上抓住那長矛的矛桿,硬生生將兵刃搶了下來。但
這也難以馬上奏效,因為女兵們的身後,另一些長矛又傳了過來,一直摺騰了半
晌,直到洞裡的兵刃都用盡了,再傳不出來,宋軍才可以捉人了。

  前面的幾個女兵看見宋軍過來,急忙揮起粉拳亂打,但一是不如男人有勁,
再說人家是兩三個人捉一個,所以立刻就被扭住胳膊拖了出來,使繩子捆了,另
一批宋軍卻來捉第二排的女兵。

  不知洞裡誰喊了一聲:“姐妹們,互相抱緊,別讓敵人輕易得手。”

  馬上,橫排的女兵們就相互挽住,後一排的女兵卻抱住她們的腰肢,形成一
個肉團。這一來,那景象可就有得瞧了,這邊宋軍抓著第一排女兵,費了很大的
勁兒才把她們緊挽的手臂拉開,卻還得兩個抓手,兩個捉腳地向外拽,裡面的女
兵則摟著前面女兵的腰向裡拖,仿佛拔河一樣。剩下的一百四、五十個女兵就這
樣被一個個,一排排地捉幹凈了,時間卻又過去不少。

  才要往裡沖,見三個同樣半裸的漂亮女人瘋虎一般沖了出來,把已經進了洞
的三幾十個宋軍一股腦兒砍翻了,嚇得後面的宋軍沒命地跑了出來。黃信見了她
們的武藝,知道這三個一定是女將,派兵丁上去徒增死傷,便自己擎了寶劍,來
戰三女將。這洞中比較窄,容易防守,所以,見宋兵逃出,三女將也不追趕,反
而退回洞裡,成縱隊守在那裡等候黃信。

  頭一個是武藝最差的女軍師吳水仙,二十一、二歲,也使一口寶劍,見黃信
劍來,不躲不閃,使出同歸於盡的招法,與黃信打在一處。黃信可不想同她一齊
死,又想活捉她,所以只得慢慢與她耗時間。

  終於尋得一個機會將她的寶劍打落,伸手抓住了她肩頭的肚兜兒帶子,急速
後退,想趁後面的兩個女將的刀槍趕到之前把水仙拖出洞外。誰知肚兜兒的帶子
極細,這一扯便把肚兜扯掉了,露出胸前粉雕一般兩顆小乳,人卻沒有被捉住,
反而趁機從後面又接過一口寶劍,重新與黃信打在一處,把黃信後悔透了。

  第二次黃信則十分小心在意,又尋一個機會,將她寶劍逼在一邊,搶上去一
只手抓住她拿劍的手腕,另一只手捉住她的一頭秀發,再向後一躍,終於把她拖
出洞來,交與軍卒捆了,重又仗劍殺入洞中。

  黃信遇見的第二員女將是個二十歲上下的少婦,“她可能是女禦林軍中唯一
不是處女的。”,黃信這樣想。

  兩人一交手,黃信就發現她的武藝不弱,雖然同自己比還有差距,但比起吳
水仙來就強得多了。黃信想把她們全都活捉,所以不肯下殺手,只是盡量尋找打
掉她們兵刃的機會,但這女將刁滑得緊,黃信與她打了有四、五十個回合,仍尋
不出明顯的破綻來,不禁有些著急,開始動了殺機。

  正在這時,那女人退後一步,嘲弄道:“怎麽?急眼啦?遇見俺周素貞,不
急的少。”

  聽得這名字,黃信心中一動:“你叫周素貞?可是那奸賊方冕的小妾?”

  “正是。可有什麽話說?”

  “我且捉了你,自有話說。”說完,黃信掄劍又上,不過,這一回可不想殺
她,只想活捉。

  為什麽?因為黃信與王英原本在同一山寨作正副寨主,本來關係就比較近,
王英又是黃信的小舅子,所以更是親如兄弟一般。王英夫婦被方冕雙雙殺死後,
黃信十分悲憤,發誓要為小舅子兩口兒報仇。可惜方冕在與梁山兄弟的戰斗中陣
亡,方冕妻解氏也自盡死了,所以黃信心中一直不能滿足。

  當初他就聽說方冕還有一房小妾在杭州的宮中作女官,不想在此遇見,正好
捉了來替扈三娘償命,所以就定下心來務求生擒。

  黃信的武藝畢竟比周素貞高得多,所以雖然多花了些時間,黃信仍然在百十
回合後一劍敲落了周素貞的單刀,然後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拉入懷中,用胳膊當胸
一夾,拖出洞外,叫軍兵們綁了,自己卻站在洞口喘氣。

  為什麽不打了?因為從方才的打斗他就感覺到,這三個女將的武功一個強似
一個,最後這一個應該是武藝最好的,自己為了活捉吳水仙和周素貞,花了太長
的時間和氣力,怕這會兒進去失手,所以要休息一下,捎帶著註意一下這第三員
女將的身份。

  “哎!裡面的女將,報個名來,你爺爺劍下不死無名之鬼!”

  “本姑娘乃禦妹公主方百花是也,來將通名!”

  “你爺爺鎮三山黃信,放仔細了,看爺爺來捉你。”黃信感覺休息得差不多
了,便重新加入戰陣中。他沒想到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方百花,看上去她也不過二
十一、二歲,人生得比一般女子高些,容貌秀麗,透出一股高雅的氣質。這方百
花是方臘的妹妹,也是方冕的妹妹,正好將她同周素英一起殺了,為受盡淩辱而
死的扈三娘報仇。


                (四)

  黃信同方百花之間的打斗花了近一個時辰的時間,不分上下。

  其實方百花的武藝已可進入一流高手的行列,與黃信至少是不分上下。但她
身為女子,力量畢竟差一些,靠得是身體靈活,所以在外面空曠之處交手,與黃
信尚有一搏,但如果黃信手下的其他人插手,只怕轉眼就要被人家或捉或殺了,
這同方百花原來的目的完全相反,所以她只得退進洞中防守。這樣一來,她身體
靈活的優勢就無法發揮,而黃信的力量則占了上風,因而最後的結局也就不言而
喻了。

  打了良久,黃信自己感到有些累了,再打下去怕會吃虧,於是故意賣了個破
綻,誘使方百花一口大刀砍將入來。黃信向旁一閃,讓過刀頭,用手抓住刀桿,
順勢一奪,方百花刀已經使的老了,對此毫無思想準備,人往前一趔趄,刀不由
自主地松了手。

  黃信已經搶在她身側,伸手摟住即將摔倒的方百花的柳腰,這回是悠哉遊哉
地出得山洞,命人將方百花捆了,然後把劍一擺:

  “弟兄們,此處就是方臘老巢,與我仔細些搜,務必將方臘捉拿歸案。”兵
士們得令,一小群,一小群地進了山洞。不一時,紛紛出來報告,未見方臘的蹤
影,只抓住了二十一個年輕的女人,可能是方臘的小妾,還有一個上吊死了的,
可能是方臘的老婆。黃信這回有些急了,自己進洞一趟,確實不見方臘。

  黃信想,這些女人是離方臘最近的一群人,應該知道方臘的去向,便準備在
她們身上找尋答案。

  出得洞來,見洞門前的空地上,倒著那二百多個半裸的少女,全都四馬倒躦
蹄捆著,一排一排地側倒著擺成十幾排,三員女將單獨擺在最前面,而那二十來
個方臘的小妾則用繩串在一起,坐在一邊的地上。

  那些女兵本來就穿得不多,打斗和掙紮時,有的掙斷了肚兜兒帶子,有的幹
脆就被扯掉了肚兜兒,露著胸前堅挺的處女乳房,而她們下面本來就只穿了撕得
極短的羅裙,躺在地上,大部分露出了整條大腿,而有些則有意無意地被撩到腰
間,暴露著雪也似的玉臀兒和兩腿間那一團茸毛。

  三個女將中,吳水仙的肚兜兒已是被黃信扯掉了,周素貞則被撩著羅裙,只
有方百花還暫時保持著身體的重要部位沒有失守。

  黃信倒也懶得去管這些女俘,只把註意力放在方臘的小妾身上。他以為,如
果有人知道方臘在哪兒,那就應該是他的妻妾,誰知這二十一個少婦竟然一問三
不知。

  書中暗表,她們確實不知方臘的行蹤,可誰會相信呢?黃信看得出,這些少
婦並不是那種女中豪傑,應該不難問出口供來,只要嚇一嚇她們就行,於是,他
便從中找出那個二十二、三歲,看上去最不合作的少婦,想來一個殺雞嚇唬猴。

  這少婦生得裊裊婷婷,面如美玉,眉目清秀,十分美貌(本來嘛,長得難看
方臘也不會要她),穿一身翠色宮衣宮裙,雙手被反綁著,挺著個尖尖的胸脯,
站在那裡真是亭亭玉立,可惜落在敵人手裡,再美的東西也無法保全。

  黃信叫手下把她從串在一起的人堆裡解下來拖到他跟前,然後對她說:“你
可知道方臘是朝廷要犯,知情不舉該是什麽罪過。如果你們肯說出來,本將自當
替你擔待,就算難免獲罪,也當免去淩遲之苦,如何?”

  “呸!我生是方臘的人,死是方臘的鬼,怎會出賣自己的丈夫!”

  “如此就休怪本將無情了!來呀,把這賤人跣剝了,與我綁在鹿砦之上!”

  “喳!”答應一聲,早有四個兵丁迫不及待地擁上來,就把那少婦釵環首飾
都拔了,全身衣裳都脫光,露出雪也似一身白肉,頭朝下四肢攤開地捆在鹿砦之
上。

  黃信把寶劍擎在手裡,向那少婦問道:“我且問你,方臘現在何處?”

  “你殺吧,我不知道!”

  黃信將那少婦的陰毛向兩邊捋了捋,把私處露得清楚了,卻走到她身後,舉
劍望那腿襠子裡只一劍,便由私處直劈到頸窩,一腔子五臟六腑都流到地上,登
時血腥味和糞便的臭味直沖出來。黃信回頭再看,那剩下的二十個少婦早都嚇得
癱在地上,體似篩糠,屎尿橫流。

  黃信卻來扯起那個約麽只有十六、七歲的最小的少婦,瞪著眼睛惡狠狠地問
道:“可知方臘在何處?”

  那少婦早嚇得小臉臘黃,連囫圇話都說不出來了:“爺,我真,真,真的不
知道,皇上每天一早到前洞與公主議事,到晚才回,我等身在內宮,無令是不能
出來的,怎麽知道皇上去了哪裡?”

  “皇上?什麽屁皇上,是賊!我問你,公主是誰?”黃信把那少婦撲通往地
上一扔,心裡一想,看來她說得不錯,就沖她們嚇得那副熊樣子,要是真知道方
臘的去向,是不可能不說的。那麽……這個公主是誰呢?


                (五)

  “是我!”方百花一旁聽到,深為自己這群窩囊嫂子害臊,見黃信問,知道
也瞞不住,便自己應承下來。

  “那你一定知道方臘的下落了?”黃信問。

  “自然,只有我一人知道。”

  “快說!”

  “休想!”

  “那就看我如何收拾你。”

  黃信說著,便要向方百花動手,正在這時,洞中跑出來一個小校:“報!將
軍,發現一個秘洞!”

  “哦!”黃信一聽,顧不得再與這群女俘糾纏,急忙跟著那小校回到洞中,
穿過秘洞,來到後山,這邊山連山,山靠山,樹木成林,雜草叢生,若是藏起個
把人來,沒有十萬人馬也別想找到。

  黃信是什麽人?聰明人!這一看,就知道方臘早從這裡跑了,也就明白這群
女兵女將為什麽打扮成這般不知羞恥的模樣來同自己周旋,深悔當初沒有痛下殺
手,早早結束了這場戰斗,為了活捉幾個女人,白白丟了一件大功勞。

  悔是悔,悔完了就是氣,有氣就得撒,黃信氣哼哼地回到洞前,把這群女俘
看了又看,半天說不出話來,臨了,終於咬牙切齒地說:“我把你們這些賤人!
我要把你們千人騎,萬人跨,叫你們死也不能瞑目!”

  “來呀!”

  “在!”

  “傳令下去,把這群賤人拖下去,哪一個捉到的,哪一個先上,別人自找對
象,輪流幹這群賤人,我要讓方臘戴上千頂、萬頂綠帽子,再也摘不下來!”

  “喳!”這群士兵立刻樂得北都找不到了。他們才不管什麽方臘不方臘呢,
每每有大功勞,都是當官的得去了,當兵最多跟著吃一頓肉,喝一頓酒而已,所
以他們犯不著為沒抓住方臘而氣憤,反倒是能得著機會玩兒玩兒女人,緩解一下
幾個月來的緊張情緒,卻是個大大的美事。

  “慢!”中軍官把人叫住。

  “怎麽?”黃信以為他要阻攔,因為軍法是禁止強奸的。

  “將軍是主將,應該等將軍先選過了再說。”

  “噢,我承情了。如此,這三個當官的女賊是我抓的,如果我選了別的,便
把這三個女賊將與他來換。”這倒也公平,當兵的也沒什麽意見。

  黃信卻叫手下:“且把這群賤人的鞋襪都脫了,待我看來。”

  脫鞋?是的,脫鞋。為什麽?因為這黃信有個怪癖,專門喜歡女人的腳,有
個名目叫做“蓮癖”。

  看過《水滸》的都知道,黃信對宋江談及王英時,曾說王英就只“有這般一
好”所以大家都以為黃信是個正人君子,而且在攻打這方臘洞的時候,面對這麽
多半裸的美女,幾乎所有人都抵敵不住那香艷陣式,只有黃信仿佛無動於衷,好
象他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其實滿不是那麽回事,這一切都只是因為黃信的嗜
好太強烈而已。

  這黃信愛腳,愛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無論什麽樣的美女,只要腳不好看,
就算脫光了往他胯下來摩也沒用,可如果她有一雙好腳,哪怕她是個無鹽嫫母,
黃信照樣興趣盎然。

  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王英就是一個。從前黃信和王英初起事的時候,關係
還只一般,後來兩人談起女人,就越談越近乎。雖然黃信有怪癖,王英卻非常認
同,因為王英也喜歡美足,不過不象黃信那麽特別就是了。

  那個時候,黃信還沒有成親,原因就是他要找一個生了一雙美足的女人,可
這女人的模樣,身段都好挑,就是腳不好挑,為什麽,誰也看不見吶,別看有些
人穿上鞋挺好,脫了鞋那腳又幹又柴,就什麽也不是了,就因為這個,黃信已經
快三十歲了,還是光棍一條。

  通過與黃信的談論,王英了解了他的怪癖,便主動把自己姐姐許給了黃信。
王英父母過世得早,就只留下一兒一女,姐姐比王英大一歲,因為父母不在,親
事一直耽擱著。

  黃信起初猶猶豫豫,可礙於結盟兄弟的面子又不好拒絕,王英看得出來,便
道:“哥哥不必吞吞吐吐,我與你立個字具,若洞房之夜,哥哥不滿意,盡可休
之。”

  黃信知道自己不能那麽作,但……也只得賭一把了。誰知到了洞房一看,那
王氏雖然二十有一,面貌也只一般偏上,卻當真生了一雙好漂亮的腳,就把黃信
喜得差點把房頂撞一個窟窿,從此兩口子相親相愛,黃信與王英之間的關係也就
異常親近。

  王英夫婦雙雙死於方冕之手,黃信少了一個知音,所以把方臘方冕兄弟恨得
什麽似的,這才要奸殺他們的妹妹和妻妾,以報王英夫婦之仇。

















0.018656015396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