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駕駛生涯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李明的服裝店的店面不是太大,有二十來平米再加上店後五、六平米的小倉
庫,也就這麼大了。但座落在縣裡最旺的區域,生意做得火紅一月賺一萬幾千的
不是問題。對於夫妻店來說,這樣的收入是挺不錯的了。

  有一天,李明給我的呼機留言,說有幾件服裝次品要我幫他拿去省城的服裝
批發市場給退了,由於店裡的客人多抽不出身來拿給我,所以叫我親自去一躺他
店裡拿。我看了下時間離發車時間還有三個多小時,就打了輛摩的去他店裡。

  一到店裡,只見客人有如過江之鯽,人來人往,他們夫妻倆在店裡跑來跑去
不停地向客人兜生意,李明見了我也只是點了下頭。我見他們在忙,只好站到一
邊去等他們忙完再說。

  等客人走了七七八八後,李明就對他老婆說:“阿雲,你到後面倉庫把要退
的衣服拿給阿全兄弟,客人我來招呼。”

  阿雲今天穿了套粉紅色的套裝裙,裙腳只到大腿的一半。她走來走去地招呼
客人,兩條白生生的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看得我心癢癢的。只見沒穿絲襪腳上
穿著一對粉紅色的高跟皮涼鞋,我還有一個重大發現就是她好像沒有穿內褲,因
為在緊包著她屁股上的裙子沒見到有內褲的痕跡,難道她裡面什麼都有沒穿?一
有這樣的想法,我下面本來安份的兄弟開始不老實起來了。

  聽到老公這麼說,阿雲停下手上的活,用眼直勾勾的望著我說:“喂,你跟
著我進去幫手拿啊!”說完她就轉身去了店後的倉庫。

  “她跟自家人都是這樣說話的,你別見怪。咱們是哥們兒嘛。啊!”李明拍
了一下我的肩膀,跟我打著哈哈的說。

  我笑了笑告訴他沒關係,就跟著阿雲去了倉庫。倉庫裡面亮了支光管,阿雲
已經在裡面彎著腰找要退的服裝。裡面的服裝堆積如山,我走了進去順手把門帶
上栓好門栓。

  “美女,今天穿著裙子好性感哦!怎麼穿了裙子就連內褲也不穿啊?這樣不
衛生的哦!”我笑嘻嘻的問。

  “誰說沒穿的,我穿的是最新潮的丁字褲。你還是大城市裡的人呢,連我們
這些鄉巴佬也不如。”她只顧著找要退的服裝,看也沒看我一眼的答我。

  “是最新潮的嗎?我還沒見過呢,讓我摸摸看。我又不是女人專家,不了解
嘛!”我的手已經伸到她裙子裡摸著她的大腿根了。

  “真的嗎?怎麼前陣子又跟著我老公去外面了解女人啦!”她轉過臉瞅著我
似笑非笑的說。

  “那有的事,沒你的同意我敢嗎?”我一邊說慌,一邊隔著那條小小的丁字
褲摸著她的會陰。

  “還說沒有呢,我老公睡著了說夢話時我聽得清清楚楚的,錢還是他幫你出
的呢!有這事吧?”看來李明那小子不太可靠,以後有什麼行動都不能跟他一起
去,免得我又要給人捉住痛腳了。

  給她說穿了,我只好紅著臉跟她打著哈哈說:“我是有正常需要的男人嘛。
你又說介紹你表妹給我做女朋友,到現在還沒行動,我只好到外面去解決了。”

  “我們現在正忙嘛,等過了這陣子再說。”

  “對,我們現在正忙著。”我說。她不解的望了我一眼,就繼續找要退的服
裝。

  看來她不明我的話中有話。她說的‘我們現在正忙’是說他們夫妻倆在忙;
我說的‘我們現在正忙’是說她在忙著找服裝,我忙著把我手上的中指插入她的
陰道。她不明就算了。我繼續用中指不停地在她陰道裡攪動,陰道裡的水開始多
起來了。她這時閉上眼睛,任由我用中指攪動她的陰道,我知道她正在享受我給
她帶來的快感。

  “喂,你不要那麼大力拉我的內褲啊。這褲子好貴的呀,批發價也要五十多
塊一條啊!”她突然張開眼睛對我放話。然後推開我插在她陰道裡的手,把已經
找到的服裝放到一個大膠袋裡遞給我,我沒有接。

  “喂,美女,我現在好想啊,你給我搞搞嘛!”我色急的對她說。

  “我上輩子欠了你什麼啦,把你那東西給我拿出來!”她又向我發命令了,
她這樣的命令我是從來都是不敢不聽的。

  我馬上拉開褲鏈,把脹大了的陽具掏了出來。我還以為她會馬上脫掉衣服讓
我在這裡就地正法,誰知她一見我掏出陽具,就馬上把膠袋放好,蹲下來一手抓
住我的陽具張開口把陽具叼在嘴裡。一陣無比舒服的感覺由龜頭一直傳到我的大
腦,真想不到她會幫我含。

  “怎麼一股味的,你昨晚沒洗澡啊?”她邊含著我的陽具,邊用含糊的聲音
問我。

  “有啊,我天天都洗澡的,我是個講衛生的人。”我答了她一句。

  “你們男人就是這樣,做啥事都馬馬虎虎的,洗澡也不洗乾淨點。下次再這
樣我再也不給你含了。聽清楚沒有?”她又給我下達命令了。

  “知道啦,美女。喂,技術不錯嘛!在哪學的啊?”我非常滿意她的含功。

  “我前兩天在黃片裡學來的,你是我的第一個實驗品。”她壞笑著回答我。

  “你這人的心也太黑了吧,拿我來當實驗品,一點道德也不講。”我抗議的
說。“喂,你怎麼整根吞下去啊。哦……你……你可要小心點呀,別……別咬斷
了,不然的話大家以後的日子都不好過耶!哦……”我的龜頭插在她的喉嚨裡,
她每呼吸一下喉嚨就夾一下我的龜頭,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感在我腦子裡遊蕩著,
實在是太舒服啦。

  她帶著一種徵求意見的語氣問我:“舒不舒服啊?”說這話時,她嘴巴已經
放開了我的陽具,然後站起來背向著我,雙手扶著牆腰微微的彎下來,屁股向上
翹起,接著說:“喂,快點搞啦,沒時間了。小心點拉裙子,別弄皺了,等一下
出去給人看見了就不好了。”

  我聽她這麼說,就小心地把她的裙子拉起來,然後要把她那條小得不能再小
的粉紅色丁字褲脫下來。

  “喂,別把內褲脫下來啦,把後面拉到一邊去不就行了嘛。上次在車上我不
是教過你的嗎?怎的這麼快就忘了。”她轉過頭對我說。

  我本來是想把她的內褲脫下來,搞完之後就把褲子放到自己口袋裡拿回家裡
作為留念的,見她這麼說,也只好按她的意思去辦了。

  當我的陽具還沒有完全整根插進去,她的屁股馬上就往後一頂,把我的陽具
整根套進陰道裡。我接著用雙手把她的屁股向前一推,再把陽具往前一挺,整根
的插入陰道。就這樣我們不停地重複同樣的動作,我插你一下,你頂我一下的。

  我們正搞得興緻勃勃的時候,突然從店面上傳來了李明叫他老婆的聲音。

  “阿雲,搞好了沒有啊!來了很多客人啊!你快點在裡面把事搞好了出來招
呼客人啊!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啊!”

  阿雲用不耐煩的語氣大聲地對她老公說:“我還沒搞好,正忙著呢,你別來
煩我!”接著小聲地對我說:“我老公在催我了,你快點來嘛。喂,別射在裡面
呀,你那些東西等一下流出來會弄髒我內褲的。”

  “不行啊,美女。不在裡面射不行啊,我一拔出來馬上就射不出來了呀!”
我一面辛勤的工作,一面回答她。

  “那……那你快出來了嗎?”她喘息著問。

  “快……快出來了,來……來了。”我喘著氣答她。

  她一聽見我要出來了,馬上一手推開我,轉身蹲下來一口把我的陽具整根含
在嘴裡。我的龜頭被她含在喉嚨裡死死的夾住,剛才她幫我含的時候,我差點就
忍不住要射,到現在我那裡還能忍得住不射出來啊!結果我把這兩天的存貨都交
給了阿雲,放在她口裡由她接管。她不敢把精液吐出來,怕她老公進來拿貨時發
現,所以就把精液都吞到肚子裡了。

  “怎的這麼難吃呀!”她一邊皺了皺眉頭對我說,一邊拿了張紙巾出來,要
我幫她擦擦嘴邊的精液。我們整理了一下儀容,就出了倉庫。臨出去前我死磨著
她,要她把內褲脫下來給我。

  阿雲望著我說:“你這個臭小子,剛才脫我內褲時我就猜到你又想使壞了。
看,我沒猜錯了吧?我告訴你,不行!脫了給你,我穿什麼啊?沒有褲子蓋住那
裡,不衛生的。你別再磨我了,不行就不行。”聽她說得那麼堅決,我也不再磨
她了。

  一個女人太過精明,往往吃虧的是跟她黏在一起的男人。不知各位有沒有同
感?

李明見我們走出來了,就用怪責的語氣對他老婆說:“怎麼拿幾套衣服都要
半個多小時啊?耽誤我們自己的時間不要緊,你可別耽誤了阿全兄弟的發車時間
啊。如果讓人家誤點了,那多不好意思啊!”

  “裡面那麼多貨,又不告訴我放在哪裡,怎麼快得起來啊!也不知道我在裡
面有多辛苦。以後你自己去拿,別來麻煩我!!”阿雲突然向她老公發起潑來。

  李明那小子本來就是個怕老婆的人,一見老婆對他發潑,馬上打著哈哈笑咪
咪的對她說:“別生氣嘛。對不起啦老婆。是我不對,我知道你在裡面辛苦了,
先坐下來再喝口水,休息一下。”說完這話,李明用無奈的眼神望著我。

  “也要讓你知道才好,我在裡面有多辛苦多難受。”阿雲坐在凳子上接住李
明遞過來的水杯,對著她老公說,眼睛卻直勾勾的瞅著我。我知道她這話是衝著
我說的,但李明不明白,還以為他老婆不再生氣了,高興得直跟老婆打哈哈。

  我看了看錶,離發車的時間不遠了,就跟他們夫妻倆道別,拿著那幾套服裝
打了輛摩的去了縣車站。到了縣車站,我告訴我搭檔我今天不怎麼精神,要他開
前半程,我休息一下,下半程我來開。老實說雖然那事只幹了半小時,還是有點
疲勞的,在疲勞之下開著個鐵老虎,在馬路上跑可不是好玩的,我可是個有職業
道德的司機。

  過了幾天,李明把我拉到一旁笑咪咪的對我說:“哥們兒,給你介紹個妞怎
樣?”

  一聽他放這樣的話,本來沒什麼精神的我,馬上提起精神,瞪大眼睛急急的
問:“好啊!漂不漂亮的?身材怎樣,在哪間髮廊啊?”

  “喂,兄弟。你這樣說話可不行哦。咱們是鐵杆哥們兒,那些爛貨做哥哥的
能隨便介紹給自家兄弟嗎?人家可是良家婦女來的哦!喂,兄弟,你要那些爛貨
也可以,做哥哥的立馬就帶你去,介紹就不必了。這‘介紹’和‘帶’的意思你
可要聽明白哦!”李明半帶生氣半帶開玩笑的對我說,我馬上向我的李明大哥道
歉。

  李明搖了搖手表示沒關係,接著說:“我老婆昨晚問我,你有沒有女朋友,
想把她的表妹曉美介紹給你做女朋友,叫我問你願不願意。我老婆還說,看你的
人品還不錯又老實,是個可以託付終身的人。怎樣啊,願意不?”

  阿雲這女人還真精明,把這事叫她老公開口跟我說,這樣李明就不會懷疑我
跟他老婆有一腿了。

  “是不是你上次跟我說,看得你心癢癢的那個表妹啊?”我問。

  “對,對,對,就是她。兄弟啊,我老實告訴你,那妞的身材相貌可真是好
得沒法說。我老婆的長相還過得去吧?但她比我老婆還要出色很多。再加上她的
家勢,她家可是咱縣裡的首富哦!我們縣裡最大的服裝店就是她家開的,她老爸
在省城裡也開了個服裝店,是搞批發的。我估計她老爸最少也有五百萬的身家,
在縣政府裡有幾位大人物還是他們家的常客吶!她是家裡的獨苗,將來她家的物
業、金錢一定是她來承繼的。我說老弟啊,這財色兼收的好事不常有啊!珍惜機
會啊!”

  李明不停地向我推銷他老婆的表妹,看來一定是阿雲答應他如果把這事說成
了,就給他一定程度的開放政策,不然那小子絕對不會這樣賣力。

  “哥們兒,做弟弟的說句不好聽的話您別介意。有這樣的好事,你小子會看
著這麼一大塊肥肉放在一邊不吃嗎?怎麼你的良心突然好起來了,你沒病吧?再
說,這樣的好事也輪不到我啊?”我覺得他說得有點誇張,所以就帶著不太信任
的語氣問他。

  “哎喲!兄弟耶,這你就不知道了。我哪有什麼良心啊,我早就想一口把她
吞下去了。可是我老婆整天就像看牛一樣的看著我,我一跟她表妹有點接觸,我
老婆就在旁邊給我搗亂,搞得我就像狗咬龜,沒處下手。”李明一臉無奈的望著
我說。接著又說:“你是大城市裡的人,再說你現在的工作一年賺十來萬不是問
題,絕對夠格追曉美。喂,兄弟,你哥哥我是沒這福氣啦。自己吃不到的東西不
如關照自家兄弟,肥水不流別人田嘛!你不上,外面很多人盯著呢,別浪費啊!
喂,我說到口都乾了,你還沒答我願不願意呢?”

  有這樣的好事,我哪會不答應的。再說,吃不到看看也好嘛,所以我就答應
了他。

  我們相約在縣裡唯一的小酒吧裡見面。當我走進酒吧時,李明兩夫妻和曉美
已經坐在裡面等我了。阿雲給我們互相簡單介紹各自的資料後,我認真的看了一
下曉美。這妞長的真不錯,大大的眼睛水靈靈的,薄薄的嘴唇說話來一張一合,
令人有無盡的幻想。膚色白裡透紅,長得嫩嫩的,從臉相來看也只二十歲剛到而
已。身材嘛,就是她不脫光給我看,我也看得出是有前有後那種,比阿雲還高出
一個頭。就一句話,好得沒法說。看來李明夫妻倆病沒騙我,都是說話算話那種
人,不是奸商。

  可是我聽到阿雲說出曉美的年紀的時候,我心裡就納悶起來。跟我同年同月
不要緊,怎麼就比我還大十天呢!要是讓我的朋友知道了,一定笑我找了個姐姐
做女朋友,那我多沒面子啊!不過這樣好的貨色還是先含在嘴裡的好,發現不對
版時再吐出來還不遲嘛,所以我沒有把我的介意表露出來。

  大家都是年輕人,場面不算尷尬,一兩句開場白後就都聊了起來。聊了一陣
子,阿雲和曉美去了洗手間,李明馬上問我的意見,我告訴他非常滿意。

  阿雲先回來,一坐下就笑著對我說:“臭小子,你有福氣啦。我表妹看上你
了,你死定啦。哈哈!”李明一聽到他老婆這麼說,就用羨慕的眼神看著我。聽
到阿雲話,也算是一場驚喜了。就這樣我和曉美開始交往了起來。

  經過兩月的交往,我和曉美的感情越來越好,這樣我和曉美的男女朋友關係
也就算是定了下來。我一到縣裡她就過來找我,還把我要換洗的髒衣服拿回家去
洗乾淨,再拿回來給我穿;家裡有什麼好東西吃都拿過來給我吃,讓我這個沒有
多少家庭溫暖的大老粗感到非常幸福。美中不足的是,我們認識兩個月了,我還
沒找到機會把她給槍斃了,雖然阿雲時不時的給我解決生理上的需要,但是對於
一個色狼來說還是感到可惜。

  不過機會是有的。曉美跟她在省城裡做服裝生意的老爸說,她要去看管省城
裡的生意,順便多陪陪在省城裡的男朋友,要他回縣裡跟她媽一起看管縣裡的生
意。她爸聽女兒這麼說就答應了,她父母都知道有我這樣一個人做他們女兒的男
朋友,只是大家沒機會見面而已。就這樣,曉美名正言順的住在我家裡。

  曉美剛到我家住第一天的中午,我們抱在一起躺在床上接吻,她閉著眼睛任
由我的舌頭在她口裡攪動,身體不停地顛抖著。我的手不停的在她身上來回撫摸
著,慢慢的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脫得一乾二淨。

  她那對豐滿的乳房挺立在胸前,比阿雲的還要大,乳暈和乳頭都是粉紅色,
乳頭小小的。可能是血緣的關係吧,她的膚色跟阿雲一樣的白,陰毛也比阿雲多
不了多少。我在她身上亂摸的手慢慢地伸向她的陰部,當我的手指就要插入陰道
時,她本來摟著我頭頸的雙手,突然伸到下面來捉住我的手,不讓我的手指插入
她的陰道。

  她閉上眼睛,羞紅著臉小聲地對我說:“別用手指來搞破。”

  我哪有不明白她的話之理,兩個多月來我連做夢都是想著這事,看來今天我
有罐頭開了。我馬上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跪在她兩腿間,把已經硬得不得了的
陽具插入陰道裡。當我的陽具剛插進去一小半,龜頭就告訴我,她那裡面有東西
擋住我不給我往裡插。我知道這是她的處女膜,馬上用力向前一挺,把整根陽具
插到她陰道裡。

  曉美“啊”的叫了一聲,雙手緊緊地捉住我的雙臂,連手指甲也扎入我的肌
肉。聽到她叫聲後我沒敢動,我怕把她搞痛了,我以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你不要那麼大力嘛,我好痛呀!你別再動了,等我適應一下你才再來。”
她張開眼睛紅著臉對我說。過了一會兒,她又小聲的對我說:“現在可以了,你
要輕點哦,我怕痛。”

  我的陽具被她那緊緊的、溫暖的陰道包圍著,她的子宮還一張一合地吸著我
的龜頭,我早就想抽插。我馬上動起來了,但我不敢那麼用力的抽插,只輕輕地
一下一下的來。抽插了二、三十下後,她裡面的水就多了起來,我馬上加快了步
伐,快速地在陰道裡抽插著,曉美閉著眼睛,不停地呻吟著。

  在我抽插了還不到兩百下,她突然用雙手把我頭頸緊緊的抱住,把舌頭伸入
我口裡攪動和我接起吻來。她雪白的雙腿交叉在一起緊纏著我的腰,把陰部向上
死死地頂著我的陽具,身體快速地顛抖著。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經來了,接著用力
地在抽插了十來下就把精液射在她陰道裡。

  我們不停地喘息著,我一翻身躺到一邊去休息。

  休息了一會兒,曉美把一隻手伸過來摟住我的頸,小聲的問我:“你以後會
不會不要我的?”

  “哪會啊!放著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不要,你以為我是瘋子啊!”我閉著眼
睛回答她。

  “我就怕你突然瘋了,不要我了。喂,你是不是跟我表姐有一腿啊?”她眼
睛盯著我問。

  “哪有的事!哪個混蛋告訴你的?”我瞪大眼睛說。

  她把另外一隻手伸過來,在我肚子上拍了一下說:“我表姐說的還真沒錯,
你這人啥都好,就是愛睜眼說瞎話。告訴你吧,我們認識第二天表姐就告訴我,
你跟她有一腿了。沒說錯吧?我看你還狡猾到什麼時候!”說完就把伸到我肚子
上的手往下一摸,在我的陽具上用力一抓,然後不停的套弄著。

  “不是吧?她還有什麼沒跟你說的,你一次說出來,好讓我都承認了,免得
你以後給我來個秋後算帳。”我無可奈何的說。

  “表姐還告訴我,你跟她在這裡,在她家裡,還有在她舖子的倉庫裡都有搞
過那事。喂,你老實告訴我,你跟她總共幹了多少回了?你們搞了多少回,你今
天得賠還我多少回,不然你今天別想睡覺!”她瞪著我說,手還是不停地套弄著
我開始脹大的陽具。一個女人發起潑來,還真是不可理喻。

  “你讓我休息一下嘛,我累得連站都站不起來了。”我哀求著說。

  她聽到我的哀求,不由得笑了起來。接著又說:“你又在說瞎話了。你自己
看,現在不是已經站起來了嗎?你來嘛,我好想找回剛才的感覺呀,剛才的感覺
令我好舒服哦。你快嘛!”說完她拉了我一下,這回輪到她來求我了。我就是喜
歡女人這樣的來求我,這樣會增加我的性慾。

  “你要來就在我上面來吧,我不想動了。”我說。

  “那你要教才行,我不會啊!”說完這句話,她就整個人趴在我身子上。我
抬起她的屁股,拿著已經脹大的陽具對準陰道口,讓她慢慢的坐下來。

  我的陽具被她的陰道整根的吞了進去,她呻吟了一聲說:“好舒服哦!”

  我不停地往上頂,她不停向下坐,我們來回重複同樣的動作。她的呻吟聲沒
有像剛才那樣矜持的小聲了,而是大聲的叫出來,聽得我心慌意亂的。

  一對豐滿、雪白的乳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看得我心癢癢的。我雙手抓住
她的乳房,玩弄著上面的乳頭。這時的我已經沒有感覺到剛才的疲勞了,只想把
陽具在她陰道裡多停留久一點。

  我們把同樣的動作做了兩、三百下後,她突然拼命地坐下來沒有再動,小聲
的告訴我,她剛才舒服的感覺又來了。這時我也射了出來。
我們再次休息了一會兒後,我告訴她,那種感覺叫高潮。她不明白什麼叫高
潮,要我解釋給她聽。等我解釋完後,她又說想感覺多一次什麼叫高潮。我馬上
告訴她第一次不能搞得太多,不然的話就對她的身體和下面不好。不這樣說不行
啊,繼續搞下去的話,我的小命會不保的。她覺得我說的話說得合情合理,就沒
有要求下去了,摟著我,連衣服也不穿就睡著了。

  當天的晚上我們臨睡前,在她強烈要求下我們又把那事辦了一回,她才滿足
的抱著我睡覺。男人和女人都一樣,一知道性愛的樂趣後就整天的想著那事。曉
美也不例外,一見我在家裡就纏著我跟她造愛。按她的話說,是先在家裡把我給
搞累了,免得我有精力在外面到處使壞。這招兒一定是阿雲這臭女人教她的,不
然她哪會這樣聰明?真後悔當初把阿雲給幹了。

  我下班一回到家裡,她就在衣櫃裡把我的內衣褲拿出來,再把我推進洗手間
洗澡,一洗完燥就馬上把我拖進房裡造愛。有時實在等不極了,我剛進門腳都還
沒站穩,她就把我按在客廳的沙發上,給我來個就地正法。

  有一天阿雲到省城來拿貨,到了晚上對我說今晚要和表妹說悄悄話,要我自
己到客房裡睡。聽她這麼說,我也只好如此了。

  睡到半夜,我的兄弟又不聽起話來了,連打飛機也打不下來。我想阿雲已經
睡著了,找曉美把這事先解決了。再說又不是沒跟阿雲搞過那事,讓她聽見也不
怕,最多給她拿來當作笑柄。

  於是我就走進了主人房,裡面黑黑的,我摸索著走到床邊,把曉美抱起來,
脫下她的內褲,把陽具整根的插入陰道裡造起愛來。

  做著做著,我覺得曉美怎麼一點呻吟聲也沒有?平常她的呻吟聲再小也不會
叫都不叫一聲的,可能是怕被她表姐聽到了吧。不管那麼多了,先解決眼前問題
再說!由於怕阿雲知道,所以我只抽插了五、六十下就射了出來。

  我趴在曉美身上輕輕地喘息著,“怎的這麼快就出來啊?我還沒好呢!”我
一聽到這聲音就知道壞了,因為這聲音不是曉美的!是阿雲在跟我說話,原來我
剛才是在跟阿雲造愛而不是曉美。

  “曉美呢,去哪了?”我驚慌的問。

  “我在這呢,找我嗎?”突然床頭的燈一亮,曉美一絲不掛的側躺在床上,
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著我。接著啐了我一口說:“你也太粗心了吧!連是不是自
己的女朋友還沒搞清楚,就扒下人家的褲子搞起來了。喂,你們搞好了沒有啊?
該輪到我了吧?我等了好久啦!”

  我一翻身躺在她們倆中間,尷尬的回答她:“我才剛出來呢,讓我休息一下
吧!”

  “不行!你剛才跟表姐搞了一回,沒理由不和我來。你要賠還我一次,你來
嘛!”說這話時,曉美已經趴在我身上了。

  阿雲聽到曉美這麼說,就笑著對她說:“曉美,讓表姐幫幫你。”說完就坐
了起來,趴在我兩腿間,一口把我的陽具含在嘴裡。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舔動
著,還時不時的把我的陰囊含在嘴裡,令我本來軟著的陽具快速地脹大起來。

  阿雲的含功比上次在倉庫幫我含時,又更上一層樓了,沒幾下就把我的兄弟
搞得雄赳赳氣昂昂的。她見我的陽具可以進入狀態了,就對曉美說:“曉美,可
以了,已經硬啦!”

  “表姐,你幫我對準了哦,我要坐下來啦!”在阿雲的引導下,我的陽具整
根的被曉美套入她的陰道裡。曉美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就開始動作起來,她的屁
股一上一下的,用陰道來套弄我的陽具,她的呻吟聲也就慢慢的大起來。

  阿雲在我下面不停的使壞,用她的舌頭來舔我的陰囊。阿雲雪白的屁股向著
我,我把手伸過去用手指插入她的陰道裡攪動,以報復她在我下面的騷擾。曉美
看見了我的動作,好像不太高興,她邊繼續動作邊對我說:“老公,我要你雙手
抓住我的乳房來玩我的乳頭。”聽她這麼說,我只好按照她說的辦了。

  曉美在我上面動作了一百多下後,她的高潮來了。由於我才剛在阿雲裡面洩
過,所以我沒有射出來,陽具還是硬硬的。曉美見我的陽具還在硬著,也沒有離
開我身體的意思,她趴在我身上喘息著,感受著高潮後的餘韻。我的陽具還在她
的陰道裡,她的屁股慢慢的動作著用陰道來套弄我的陽具。

  阿雲在旁邊看得心裡早就發毛了,她看見表妹已經來了高潮,就對曉美說:
“曉美,你來了一次高潮啦,我剛才那次還沒來呢!你讓個位置給表姐,讓表姐
快活一下。”聽表姐這麼說,曉美皺了皺雙眉不情願地離開了我的身子,躺在一
旁休息。

  阿雲見表妹讓開位置,也不跟我客氣了,她馬上爬到我身上,拿住我的陽具
對準她的陰道坐了下來,把我的陽具整根套進陰道裡,然後把屁股抬起再快速的
往下坐。她快速地重複同樣的動作,急速的喘息著,還是沒把呻吟聲叫出來。

  我也跟隨她的節奏把陽具往上頂,她每向下坐一下我就往上頂一下。這時的
我只想著快點從性愛中達到高潮,我雙手用力蒂抓住阿雲那對可愛的乳房,下身
拼命的往上頂。當我頂了兩百下左右,我們的高潮同時到達了,我把精液射在阿
雲的陰道裡,她大喘著氣趴在我身上。過了一會兒,她離開我的身子躺到一邊去
睡著了。

  我休息了大概半小時後,曉美過來摟著我,並告訴我她要再來一次。因為我
剛才跟她表姐搞了兩次,她要我賠還她一次。已經休息好了的我,她不說這話我
也早就想跟她再渡雲雨了。我馬上就和曉美黏在一起瘋狂的造愛,當她來高潮後
不到一分鐘,我也把僅存的一點精液射在她陰道裡。我們摟抱在一起,滿足的睡
著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十二點多了,阿雲已經煮好午飯了。我們
三個人坐在一起吃飯,我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就問她們:“喂,你們兩人昨晚好
像是設個圈套讓我進去耶。是不是啊?”她們一聽到我這樣問都大笑了起來,曉
美還笑得把飯噴到我一臉都是。她們不用回答了,我知道我昨晚上當了。

  自此以後阿雲每到省城來拿貨,到了晚上都不客氣的走進我們的房裡,硬把
我們小倆口的雙人床變成三人床。



















0.013991117477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