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文

短篇作品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是我大哥老狼常常掛在嘴邊的話。
  自從我跟了他之後,他就常常拿這句話來告訴我。
  「只要你進入了黑社會,就必須做你不願意做的事,不能做你想做的事。」耳提面命地一遍又一遍地說。
  連今天,大哥要去討債也在門口說了一次才進去。
  「大哥,我實在拿不出來。」能夠讓我大哥出動的case,每次都是這樣說。這次這一位叫家榮的,同樣也是千篇一律的話。
  雖然債主委託我們的要求不高,超過三成之後的錢,就全是我們的。但大哥總是能討多少就討多少,絕不留情面。
  「上星期已經給你很大的寬限了,我有說過要讓你沉到太平洋嗎?」大哥臉色一擺,真夠讓人害怕的。
  我大哥光是體格不說,身高一米八,全身都是肉,雖然算不上是肌肉,也是有三成的肌肉。臉上一道刀疤從光滑的頭頂上延伸至左頰,說話的時候兩頰晃動的樣子就像是臉上寫了壞人兩字。再加上一副墨鏡,把凶狠的眼神遮住,多了點深沉的感覺。
  大哥虎軀一振,身上的肉如波浪般傳開。光是這種架勢,就算不被嚇死,也壓死你。
  「老大……大哥……饒饒了我吧……」果然沒錯,才說一句話,他就嚇得結結巴巴了。
  「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你這個人真是豬狗不如。」大哥又說話了。這次拿出倫理道德,連天命都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大哥呀,真的拿不出錢來,要不只剩一條命。」這下子耍賴了,他明明知道他的爛命根本不值一塊錢。
  「你不要以為我這麼好騙,我可以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大哥折了折手指,科科作響。
  「要不然,我把我的女兒送給你。」旁邊一個小女孩被她拉到我面前來。「你要對她做什麼都可以。」
  「你還算是個人嗎?」看來大哥生氣了。「有責任不自己擔,倒是叫你女兒來承擔?」
  其實之前已經討回四成了,對委託人已經可以交待,大哥不敢逼得太過頭,一直都給這個傢伙寬限了半年。
  「你這算盤打得好呀。自己養不起女兒,倒是想讓我們幫你養。」大哥打量著這個小女孩。她的身高大約一米三,一頭長髮及腰,兩眼汪汪地看著我們,手緊緊的抓著她父親的褲管。身上穿著XX國小制服,上身是白色國小襯衫制服,下著是深藍色的及膝百折裙。假以時日,應該是位美女。
  「大哥呀,我這個女兒不一般的……」
  怎麼不一般,然不成可以飛天?
  「她是名器……」家榮的靠近大哥的耳朵輕輕的說,但我在旁邊仍然聽得到。
  「什麼?」大哥一臉驚訝的表情。「她還這麼小,你怎麼知道?難道?」
  「沒錯,嘿嘿嘿……」家榮一臉猥瑣地笑。
  「你真是個畜生。」大哥又開罵了。「連女兒也不放過。」
  「要不是這樣,怎麼會知道她是名器?」
  「名氣?這小女孩很出名嗎?」我問了之後,又後悔了。
  因為我看到大哥臉上有三條垂直的黑線。
  「小艾,不懂就不要亂說。名器是指女人的屄,可以讓男人欲仙欲死流連忘返的那一種。」
  「喔……」我點了點頭,大哥果然是博學多聞。
  我突然想到,那如果要知道一個女人是不是名器,那不就要試過,難不成……
  「那家榮知道他女兒是名器,豈不是試奸過女兒了?」
  「所以我說他不是人,是畜生。」大哥一臉不耐煩地說。「別再問一些不重要的事。」
  「你說你女兒是名器,嘴巴說說我們就相信了嗎?」大哥轉頭面對家榮。「你以為我們是三歲小孩?」
  「大哥,試試就知道。」家榮拍了拍她女兒的肩。
  「冰丫頭,躺在桌上,讓叔叔看看妳的小屄屄。」她聽到了家榮的命令,卻一點動作也沒有。只是兩眼汪汪地看著她父親,搖著頭。
  「乖,聽爸爸的話,不這麼做的話,爸爸會被那個壞人殺的。」
  「喂……」大哥聽到家榮說他是壞人,不由得出聲抗議。
  「我是說,冰丫頭,讓叔叔看看,才會放過爸爸,你不希望爸爸死掉吧?」
  她聽了話,點了點頭,躺在桌子上,兩手把眼睛遮住。藍色學生裙被她父親掀開,接著拉下她的內褲,打開兩腿呈M字形,露出了光滑的恥丘,以及粉紅色的小肉縫。
  兩腿肌肉的僵直地抖著,平坦的胸部隨著急促呼吸起伏,顯示出她的緊張。
  家榮似乎不在意她的感受,在我們眼前掰開了她粉嫩的大陰唇,輕輕地拉開陰蒂上的肉折,讓小穴上方的陰蒂能露出。
  「這就是名器……龍珠穴。」家榮指著上面的粉紅色小陰蒂。「你看這樣的形狀,像不像雙龍搶珠。」
  老大拉下了眼前的墨鏡。兩眼直盯著小女孩的粉紅小穴。這時,每個人都不發一語,一股沉默的氣氛瀰漫在屋子裡。
  「呃……」大哥打破了沉默。「我記得龍珠穴不是指穴前有顆珠。」
  「驪珠迎龍,口窄膣細花心不深,插入時花心會迎向鈐口。光看是不行的,要試過才會知道是不是真貨。」
  「大哥如果要試的話,小的非常的歡迎。」
  「那麼就……」大哥轉頭望著我。「那個小艾,你過來……」
  「大哥,你真要我……」我嚇得戰戰競競地走去。
  「怕什麼,幫我拿個外套。」大哥笑著說。「看來還是我上場。」
  「啥?不是要我上場嗎?」
  「你說什麼?」
  「沒有,我幫大哥拿上衣。」
  大哥脫下了上衣,赤裸著上身,一步步向小女孩走去。每走一步肚皮就像一圈圈的泳圈隨著腳步晃動。
  小女孩看到大哥向她迎面而去,害怕得往後縮了幾步。
  「別怕別怕……」大哥用他的刀疤臉對著她笑了笑,露出了因為煙垢而顯得黃白相間的牙齒。「大哥哥會讓妳很舒服的。」
  「拜託溫柔一點。」家榮的樣子很擔心。
  「我看起來是會動粗的人嗎?」大哥轉頭對家榮說。「很多人都叫我金蛇郎君,因為我的舌頭就像有分叉一樣。你看……」
  大哥張開嘴巴,讓舌頭快速上下振動著。看來他外型雖然像是吞了一頭象的蛇,但舌頭可是像學了蛇拳般靈活。
  小女孩躺在桌上,兩手遮住了兩眼,不敢看大哥的樣子。任憑大哥把她的兩腳打開。
  大哥不客氣地,兩手把小肉唇撥開,伸出了舌頭,舔向肉唇上方那個鮮紅欲滴的陰核。
  「嗯……」小女孩感受到舔舐的觸感,不由得輕哼著。這也顯示出大哥的舌功了得。
  我在旁邊呆站著兩眼看著小女孩。她被大哥弄得輕哼連連,甚至原本的遮眼的兩手轉而捂向自己的嘴巴,大概是怕聲音太大而害羞。兩眼迷茫地望著上方,腰身不時扭動著。
  「嗯……」大哥一邊振動著舌頭,一邊不清不楚地說著。「有水……」
  我聽到大哥的話,才仔細一看。原來小女孩的小穴不知道何時已經濕水淋淋了,一條透明的水線一路往下滴到桌上。
  大哥抬起頭來,「淫水量是合格了,才不過一分鐘的時間就有這麼多的量。接下來就是試貨了。」
  大哥脫下了褲子,全身赤裸著把褲子交給了我。
  勃起的肉棒被小腹的肚皮蓋住大部分,只伸出一小截的紅色龜頭。淫笑的嘴臉讓上面肥油抖動著。
  小女孩被大哥兩腿分開,就這樣插了進去。
  「啊……」大哥發出了低吼。接著就一前一後的頂著小女孩。肚皮隨著動作而翻動著。
  「啊……好緊……」才抽插個三三下,大哥兩眼往上一吊,動作慢了下來,最後深深的頂了幾下,便停止了。
  這時,我們全都愣住了,因為這事還不到一分鐘。但因為怕大哥面子不保,都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
  「呃……」大哥又打破了沉默。「這次不算,我太久沒碰女人才會這麼快。」
  「是呀,像大哥這樣英明神武,失誤幾次算不了什麼。」我在旁邊打哈哈。
  大哥走到房間中心,蹲起馬步,「喔……」大叫一聲。
  兩手往前一伸,食指往上一指。「起……」
  很神奇地,原本疲軟的肉棒,就這樣往上抬頭起來。
  我就說大哥本來是深藏不露的,就算是射精完,也可以在一兩分鐘之內恢復雄風。
  「再來!」大哥把小女孩翻身過來趴在桌上,讓她把屁股抬高,露出光滑的粉紅小穴。
  這一次大哥慢慢地插入,也許是因為背後位,大哥向下彎的陰莖這次可以刮搔到她的G點。
  「啊……」她不由得輕聲吟叫著。
  隨著大哥腰部動作慢慢加快,而小女孩的聲音也愈來愈尖。
  也許是興致一高,大哥竟然兩手托起小女孩,讓她懸在半空中。
  這下子讓她無法借力閃躲,讓大哥的肉棒可以更為深入花心。
  小女孩一次又一次的被撞擊,兩手無力地晃動著。「啪……啪……啪……」肉與肉的撞擊聲一次又一次的拍響。
  「啊啊啊啊啊啊……」小女孩眉頭皺著叫了出來,但因為大哥的撞擊讓她的聲音斷斷續續的。
  大哥因為小女孩的聲音而倍感興奮,更是猛力的抽插。他的頭上一滴滴的汗珠流了下來,身體更是汗喘噓噓。
  小女孩搖著頭,兩手不自覺地擺動。
  接著,小女孩兩腳後彎叩著大哥的腰,便全身顫抖著。
  這時,大哥臉色轉成鐵青。
  「喔……怎麼吸力……」話才說到一半,大哥頂了幾次就停了下來。
  「怎麼了?大哥?是真的龍珠穴嗎?」我看大哥似乎又一次的快速繳械,似乎真的是遇到了名器。
  但是大哥卻不發一語,只是不斷的喘氣。
  「碰!」突然大門被撞開,隨即三個穿著防彈衣戴著頭盔的武裝警察衝了進來。
  「不准動!」武警們拿著槍。
  我們全都兩手舉起不敢亂動。
  「你為什麼要強姦幼女?」其中一個武警問了這句話。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哥說完就被上了手銬,推出了房間。
  我只能拿著大哥的衣服,跟著追過去。「大哥,你的衣服……」
  十秒奸一蘿,千里不停精。
  事了著衣去,監囚身與名。
  【完】



















0.014339923858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