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年輕夫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為什麼都那麼激烈的在做愛呢?
有一本專門報導色情的女性雜誌就寫說,以一年的時間來看,大概每天晚上都有一次。

但是我家裡的兄嫂啊!幾乎每天晚上,葚至只要一逮到機會,不管是早上、中午、還是
晚上,就跟吃三餐一樣的一次也不肯錯過呢!

我那個嫂子千江子啊!是一個對性事相當渴求的女人,她做起愛來的那份狠勁是會讓人
嚇一跳的。

雖然她不是哥哥喜歡的那一種型,可是卻有一副好材。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在床上很蕩很
耐幹的女人,因此每天早上哥哥都會遲到。

「沒事的,只不過遲到那麼一下下嘛....而且這樣更能證明你對我的愛嘛!」

有的時後我會悄悄的走到他們寢室外面,由半開的門縫偷偷地看一下。有時剛好看到哥
哥正在對著梳妝台的鏡子打領帶,看樣子正在忙著準備上班。但是他的褲子卻是半脫著,
嫂子千江子正跪在他的膝蓋邊,並從內褲裡掏出哥哥的陽物,用兩手握著,在自己的臉
頰上不停的摩擦著,這一幕真是令人吃驚。

這時已經七點多了,這個時候對普通薪水階級的人而言,是該出門上班的時間了。而像
嫂子這無理的強留住哥哥,還有她那份嗲勁,我真是看呆了。

他們一點也沒留意到正有人從門縫裡看著他們,他們還這麼大膽的......。

千江子她捧著哥哥那已經充份膨脹的陽物,一會用嘴吸吮著一會兒又塞進嘴裡咬著、親
吻著。那樣子有點色情狂一樣的激動嚇人,但是這一幕太精彩了,我目不轉睛的繼續欣
賞著。

這時哥哥怎麼辦呢!哥哥眼看著自己的陽物不斷地脹大,而且妻子千江子又不肯罷休的
正搓揉著它,甚至於大聲的啃著它。

此時眼光無限淫蕩的千江子,突然站了起來並快速的脫去裙子及內褲,而且那粉紅色的
襯衫也一併脫了下來。

從梳妝台的鏡子中,我看到千江子那濃密的陰毛,還有私處上似乎也溢滿了淫水。這時
我看到哥哥的手伸了過去,於是千江子她抬起一腳靠放在梳妝台上,然後彎腰抬起屁股,
做出一副快來幹我的姿態。

這時我聽到哥哥說:

「就這樣子,妳不嫌不夠力啊!就幹了喲!」

「噯!是啦....就這樣了啦....快快....快一點給我你的肉棒....快....快幹......」

「但是早苗已快起來了吧!萬一.......」

「沒問題的啦!怕什麼....不會被....快....親愛的....快啦....求你....快幹我......」

哥哥就以剛剛褲子及內褲都推脫到腳邊的姿勢對著嫂子千江子,並抬起嫂子那又白又大的
屁股,然後插了進去。

當哥哥抬起千江子的屁股時,我剛好將她的私處看了個仔細。

原來在她豐滿的身體裡,竟也配著一副大號的性器,在濃密的陰毛下面,有二片厚的陰唇,
真是令人驚心動魄的大號性器。

哥哥那兇猛的東西正在挺進進攻呀!因我看到千江子用一隻手正在幫忙塞進去時,另一隻
手則壓在梳妝台上以支撐身體,沒錯,哥哥正從後面幹著她。

我看著千江子前面垂著的大奶子不停地激烈地晃動著,天啊!天崩地裂的淫叫聲,不用看
就知道他們幹的有多激烈了。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於是小聲地掙扎摸索的走到玄關,然後出門上班去。還好我只遲到半
小時左右,當然遲到也是因為他們這對激動的夫婦的關係。

有時候哥哥也會因感冒而在家休息,可是那鐵定是因為千江子的糾纏而來不及上班才這麼說的。

我有時也會想,哥哥居然有法子應付千江子的日日夜夜的求愛,哥哥他真是很厲害呢!

他們結婚這一年多以來,雖然一直都沉浸在熱情的性慾當中,可是也有冷戰的時候。

冷戰的原因是哥哥參加公司的年度慰勞旅行時,不知是與溫泉藝妓還是公司的女同事有溫存
激烈的一夜,而使嫂子醋勁大發,終至一發不可收拾。

他們大概冷戰了大二個星期左右,大概彼此都耐不住沒有性愛的煎熬吧!終於又回到以前的
生活了,而且比以前幹的更兇呢!

據我的觀察,嫂子千江子是個頤指氣使的人,她時常命令哥哥,儘管如此較成熟穩重的哥哥
也常常忍耐她的無理要求。

我忘了是什麼時候的事,有一天半夜裡,我聽到千江子發出了很大的聲音,那時我正快睡著
時,時間是午夜二點多了。

(發生了什麼事,這麼晚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呀!我跟平常一樣豎起了耳朵注意的聽著。

我聽到潑水聲,這聲音應該是來至浴室。這棟大樓有自動給水裝置,是不需要自己燒熱水的。
但是半夜二點中還在洗澡,真是令人不敢認同。睜開眼睛起身後,披了一件衣服,我走出房
門朝浴室的方向走去。從浴室裡傳來了他們夫婦的聲音。

有二個搖晃的影子,看樣子哥哥醉得很厲害呢!

「........明白嗎?所以今天晚上不幹!」

彷彿正在爭論著什麼。

「那麼你的意思是你討厭女人的月經嘛!所以你今天晚上也不跟我睡覺了!」

千江子用她那高八度的嗓門大聲的說著,又高又大的聲音震著玻璃,也震撼著我的耳朵。

「我不是這個意思嘛!只是....我只是覺得既然是月經來了,那麼我們就利用這個時間好
好的休息一下。而且如果可以不要泡澡的話,就用淋浴的比較好。」

「原來你也是個木頭、老古闆。那是已經過時的迷信喲!它根本就不影響你幹我的。」

氣勢凌人的千江子毫不服輸的說著。

「我....我沒有那個興趣.....」

「誰跟你談興趣呀!我是在跟你談愛情,如果你還是無法了解的話,那你今天晚上到別的
地方去睡吧!」

「喂!妳怎麼這樣無理取鬧呀!況且我們也沒有別的房間啊!」

「哼!有啊....你妹妹那間不是嗎?」

「哼!妳這是......」

「兄妹睡在一起也不是什麼大新聞呀!」

嫂子她不懷好意的說著。

(終於戰爭結束,真的是一個無理的女人。)

我不禁搖搖頭,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間。

哥哥真是可憐,我這樣的想著。

哥哥他該不會真的來跟我睡吧!我想著想著就倒在床上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以後......我一睜開眼睛就發現我的旁邊躺了一個人。

雖然我的床是雙人床,可是一直都不曾睡過二個人,所以一旦躺了二個人在上面,就覺得床
變小了。

終究哥哥是斗不過千江子,只好真的跑來我這裡委曲一夜......。

(啊....是哥哥,那麼就不需要拘束。)

我一邊想著一邊再度睡下,但是我決定背對哥哥,沒看到臉的話就不會有邪念了,我想......。

儘管如此,我發現自己睡不著了。

哥哥跟我睡在一起,這是從出生到現在的第一次呢?

背對著哥哥躺著的我,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左右,我正睡著,突然

「啪」的一聲,有一隻手隨著大聲的喘息而打了過來,嚇了我一跳,當然我知道這是哥哥的手......。

他睡的正熟,也許他不知道自己的旁邊......。

他的手抓著我,我的心跳快了起來。沒辦法既然他已經睡在我旁邊了,我也就只有任他抓著了,
反正是自己的哥哥嘛!接著發生了什麼,原來他是故意的,我想。

哥哥他慢慢的將我的手拉近了那裡,他大口的喘著氣,喉頭裡也嚥著口水。

哦!那時我的手有了奇妙而熱熱的感覺,原來接觸到一個肉塊。

(啊......這..這個....是什麼......)

想也不用想,就是千江子時時刻刻離不開的寶貝....哥哥的陽具。

這個熱烘烘的東西,我曾經在門縫裡偷看到它,那一天的事又浮上了腦子裡,我的身體不禁震了
一下,然後我很自然的用力緊握哥哥的陽具。

這個老是擔心餵不飽千江子的肉棒....唉!可憐的哥哥,哥哥他故意讓我握著他那勃起的陰莖,
莫非......這時我的乳頭癢了起來,我開始興奮......。

雖然這有點不應該,可是我覺得我並不反對哥哥他對我這麼做。

哥哥他抓著我的手動了起來,他讓我幫他摩擦他的寶貝。我抓著這個粗大的東西,用五根手指頭
慢慢的、輕輕的、溫柔的搓揉著它。

哥哥為了報答我吧!他也將手伸進了我的睡衣中,他用手指頭從我內褲的邊邊,鑽進了我的下體。
然後他溫柔的撫摸著私處烈縫,當他的指頭被挾在那二片肉中間時。

(不行!哥哥不可以那樣做......)

我在心裡這樣的叫著,可是一方面我卻蠕動著身體,想讓BB口對著手指,使它插入的更深一點。

但是當時可能太慌忙了,卻讓身體退了一下,而使得哥哥的細長手指去碰到了我的陰蒂,於是他
挑逗起我的陰蒂來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身體居然一下一下的震動了起來,真的很舒服。

「哦....那裡....再用力....快..哥哥......」

我為自己敢這樣清楚的要求而吃了一驚。當哥哥把手指再往裡插送時,我想起哥哥那一根像火一
樣熱且堅硬如鐵的大肉棒,那插入的滋味......。

「哦....怎麼....早苗妳已經醒了......」

哥哥他明知故問,我看不出他的慌張,於是大膽的對他說:

「算了吧!哥哥你的心情做妹妹的我完全了解喲!而且今天就讓我代替嫂子來讓你爽吧!」

這麼大膽的話竟然不經大腦的就溜了出來。

接著我便牽引著哥哥的手,到我的濃密黑森林地帶。

「早苗,可以嗎?是真的嗎?」

哥哥的聲音透著無比的興奮,接著他的唇吻著我的臉,並小力的吸吮著我的耳朵,哦!這些動作
真的讓我振奮得全身痙攣起來。

我將哥哥的手拉到自己的陰戶處讓他撫摸,這算是我的回答了。

當手指滑向稍為濕潤的私處時,不經意的他碰到了那如豆大小般的陰核,被這麼撫摸的感覺傳進
子宮時,不時的從裡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此時我的快感也愈來愈強烈。

當這些淫水汨汨的溢滿了哥哥的手指時,哥哥相當溫柔的蠕動著他的手。然後他又用二根手指頭
挾起我的陰蒂,輕輕的往上拉著,這樣刺激的結果更讓人慾火難耐。

「哦....好爽....哥哥.....再用點力啊........」

那快感湧上了喉頭,我的聲音也顫抖了起來,身體好像被火燃燒著一樣,這房間也倒像一間溫室
一樣。我真的興奮到極點了,連身邊的人是自己的哥哥也忘了,只是普通的男女在交媾吧!

「嗯....別看人家的臉嘛!哥哥....別嘛!」

「好吧!我又不是故意的......」

哥哥的手指就像蜘蛛一樣的動作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在我私處上游走。而我早已爽的亂了氣息,
全身的快感使我不斷地震動著我的身體,這該不是在做夢吧!

「喂....哥....幫我看一下,我的花心快溶化了喲!快....快嘛!幫人家看看嘛!」

我的話不禁使哥哥心蕩神馳了起來,接著他打開了床邊的小燈。

「噯....快溶化了的是哪裡呀!讓我好好檢查一下。」

於是我仰躺著,張開雙腿讓光照在我的陰戶上面。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大膽的要求哥哥這麼做,這是一種相當複雜的情緒。

「私處已經興奮得腫脹了喲!而且顏色也很鮮紅,還有這一堆陰毛也長的很......。」

他這樣說著,又將手指插了進去,並且不停的抽出後又插入,就這樣上上下下的玩弄起來。

「啊......太棒了....真的....哥哥......」

我情不自禁的抓住了哥哥的手,這樣的喊叫著。

一會兒哥哥他熄了燈。

「早苗只要一下下,我從前面插入好嗎?或者妳還是就像這樣就好,我決不勉強妳。」

我想啊!幹我吧!我拼命的點頭。

「但是輕點喲!這樣總是對千江子不太好嘛!」

「哼!那種女人不要提她!」

哥哥說著氣話,然後他將那硬梆梆的陽物

「嘟」的一聲插入了我柔軟的陰戶中。緊接著

「啪啪」的他正在挺進著,只有這樣就夠令人銷魂的了。

「啊....不行了......不行了....棒啊!」

伴著這令人銷魂的喊叫聲,我的雙手也不停的在哥哥的腰上亂掀亂摸著。

「喂....早苗我需向裡一點插入了。」

「哦....好..好..快一點,我早就受不了了....快....用力......」

哥哥他全身壓在我身上,一邊插入律動著,他一邊吻著我的唇。慢慢的利用腰力一進一退的幹著
我。哥哥那粗大的龜頭正一次一次的衝撞著我的子宮壁,它也不停的摩擦著我的陰壁,這種感覺
好像墜入了五裡雲霧中飄飄欲仙。

隨著陰莖的插入運作,陰道中也不停的湧出了熱且粘的淫水,而且很快的就弄濕了陰毛,一堆耶!

哥哥每挺進一次,我的身體就放電一次。

「啊....啊....棒....真棒......」

我不禁淫蕩的呻吟著,並且兩手耐不住而狂亂的抓著。

「哦......吻我......幹我......」

哥哥他把陽具抽出一些,只留龜頭在裡面,接著又再度挺進,就這樣重覆著。

當龜頭碰觸到子宮壁時,有一種奇妙的感覺襲擊而來,令人心神蕩樣,接著私處口就更緊縮著,把
龜頭緊緊的含著,配合著它的律動。我的身體像被觸電一樣的顫抖著,配合著那正要登上最高峰的
龜頭的律動。哥哥繼續使著腰力,激昂的在操作著一抽一送之間。

我彷彿嫌這樣等待的時間太長,我再也忍不住了。

「啊....不行.....我耐不住了.......」

我呻吟的叫著,自己也不知道在叫些什麼。

哥哥不停的一邊扭著腰在挺進,一邊用手搓揉著我的乳頭。一會兒輕一會兒又重,因為他這樣的在
刺激我的乳房,我又禁不住的情慾高漲,呻吟聲也就愈來愈大了。

「啊....啊....快用力..快....哦..啊......」

我自己也被這淫蕩的叫床聲嚇了一跳。但是這一波波淫蕩的聲浪卻刺激著哥哥的肉棒更賣力的幹我呢!

我也覺得自己的聲音太大了,所以只好將手指伸入自己的口中含著以減低音量。

哥哥果真像我想的那樣的賣力地在挺進。

「啊....啊......」

不只是淫叫聲,就連我急促的喘息聲都能讓哥哥燃燒。被淫水吞食的大肉棒正兇猛的朝著最頂端衝陷著。

為了配合哥哥的律動,我也挺腰迎合著,一起為陰莖能插入最裡面而努力。

「啊....不..不行....射了......」

我感覺到哥哥的雙手用力一按,然後抽出

「咻」的射出又熱又濃的陽精在我的肚皮上。

「嗯....嗯......」

哥哥也呻吟著。

終於兩個人都順利的達到了高潮。

過了好一會兒,我的身體才停止痙攣,且慢慢的恢復平靜。而哥哥的急促喘息聲也在我耳暗慢慢的均勻了。

早上睜開眼睛時,哥哥已經不在了。



那天晚上,雖然我跟哥哥有了性關係,但是哥哥好像又跟嫂子千江子回復到他們原來的生活了。雖然我有一種被捉弄的感覺,可是面對他們夫婦時,我只能沉默的看著一切。

想想我當然也是希望他們夫妻的關係能夠變好,他們畢竟是我的兄嫂。而且我自己也相當的了解,不能再讓哥哥上我的床來交媾了。

很幸運的是發生了那天晚上的事以後,哥哥居然完全無事的樣子,仍以自然的態度來跟我相處,而且千江子好像一點都沒發覺到我跟哥哥的事。

但是又過了一個月左右,有一天深夜裡,哥哥又跑到我的房間來....。

(又來了......我想......)

「哥哥怎麼了,不要喲!」

那時我正看完午夜場的電視節目後,換上睡衣正準備上床睡覺時。

我仔細的看了一看他,好像喝了很多酒的樣子,看起來有一點醉了。

「跟朋友打麻將忘了時間,千江子不讓我進房。」

我不禁想著,又要舊事重演了。

雖然明明是不關我的事,可是面對那麼一個容易歇斯底裡的人,唉!莫非我只能像那一天晚上那樣,不要拒絕而且跟他睡在一起嗎?
















0.014322042465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