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的表嫂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的表嫂 第(七)章
我在表嫂的身上大力地抽插著,大滴大滴的汗珠 從我的臉上劈裡啪啦地砸到她的臉上,表嫂不時 地用手幫我揩一揩。
可能是怕我累了,表嫂起身將我仰面推倒,她 兩腿蹲在地上,雙手扶著我的肩,時而上下時而左 右時而劃著圓圈以各種方式用她那滑潤的陰道套弄吸吮 我那已經有些頂不住了的陰莖。
由于被表嫂的蜜汁浸透了,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口 進出時發出噗哧噗哧的響聲。
弄得我簡直太舒服了,愈發刺激得我無法再堅持下 去,再看表嫂張著嘴氣喘籲籲,“嗯呀嗯呀”的呻吟 已變成“啊啊”的叫聲,我知她也快到高潮了,可我實 在挺不住了,精口一鬆,只來得及哼了兩聲,,精液已如 決堤的洪水一泄而出。
表嫂卻如同脫了僵的戰馬在我身上狂奔,嘴裡短 促地叫著什麼,屁股使勁地扭動著以加大陰道對陰 莖的刺激,但此時我的小弟弟已經疲軟,一不留意,又 軟又小的“雞雞”從表嫂那肌肉豐厚濕滑溫暖的陰道中脫落而出。
表嫂的動作嘎然止住,臉上露出明顯的意猶未盡的神情。
隨後表嫂很快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用力甩了甩頭,兩手 把散亂的濕發向後一挔,然後站起來對我說:“走吧,去 沖洗一下,該回去睡覺了。”
我看表嫂沒太盡興的樣子,慌忙從地上爬起來,在 後面追著表嫂小心翼翼地問:“怎麼表嫂你沒太舒服 是嗎?”
表嫂擰開水龍頭,一邊洗一邊嘆口氣說:“哎-,你 呀到底還是個孩子,還嫩點。”
我聽了真恨不得有個地縫兒鑽進去,這分明是在說我 還不夠資格做一個真正的男人嘛。
我羞得無言以對,轉過身背對著表嫂默默地沖著淋浴。
過了一會,表嫂從後面親熱地摟住我,把她的臉貼 到我的臉上,柔聲細氣地說:“不高興了是嗎?
表嫂其實說的是真的,你還是個孩子,等再過幾年,小 溪肯定是一個高大威武的男人。”
說完她又眼盯著我問:“我問你個問題,你是真心 喜歡表嫂呢還是只是想隨便玩玩表嫂?”
我一聽這話有點急了,剛要開口表白,表嫂伸手捂 住我的嘴說:“行了,不用說了,表嫂都清楚。”
這時我看出她一臉的得意,剛才的掃興神態已經不見了。

“ 那…表嫂該我問你了。”
我又來勁了。

“問什麼?”
“你剛才在外邊的時候為什麼喊疼啊?”

表嫂扭過臉不好意思地說:“你呀,又粗心又魯 莽,都……都插到表嫂的肛門裡去了。”
“啊?我說怎麼那樣緊嘛。
後來怎麼又沒事了?”
“後來就舒服了嘛。”
和表嫂一邊往回走一邊悄悄地告訴她:“我聽 說其實肛門也可以玩,那叫後亭花……”我話還 沒說 完,表嫂過來裝著要掐我的脖子,同時咬牙 切齒地說:“你這個小壞蛋,掐死你!”
我撒開腿一溜煙地跑了。
回到屋裡,我和表嫂躡手躡腳地躺到榻榻米上,我 睡在最裡面,隔著表哥是表嫂,然後是飛飛,姨媽睡 在最外面,挨著拉門。
雖然這時屋裡已是鼾聲一片,此起彼伏,但我真的 累了,頭一沾枕頭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被赤身露體捆在一把椅子 上,表哥把同樣赤身露體的表嫂按在床上,手裡拿著 騎馬用的皮鞭狠狠的抽打表嫂,嘴裡還恨恨地罵著:“你這個賤貨,居然敢讓我當烏龜,我肏死這個賤貨!”
說著他扒去衣服,雙手握著幹面棍一樣長的大屌 沖著表嫂捅下去,表嫂閉緊雙腿拚命抗拒,表哥便 使勁打表嫂的耳光,直到嘴角被打出血來了,他才停 下來,然後又去掰開表嫂的雙腿,硬是把他的驢雞巴一樣 的大屌塞進了表嫂的陰門。
表嫂被戳疼了,就喊我去救她,可我被捆綁在那裡 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表哥發著狠狂肏表嫂。
我急了,使勁一掙脫,人卻從睡夢中醒來。
奇怪的是夢中最後的那幅場景現在卻實實在在 發生在我的身邊。
****************************************************
我的表嫂 第(八)章
和夢境不同的是週圍一片漆黑,我無法看到什麼,只 能聽到顯然由于剋製而被壓得很低的聲音--男女交織 在一起的呻吟聲和喘氣聲。
這樣近距離地體驗別人做愛對我來講還是頭一次,剎 那間我的睡意全無,大腦神經中樞的性興奮立刻發動- 陰莖勃起、血液沸騰,心跳加快,同時因擔心表哥表嫂發現我醒著,我只好繃緊全身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好像沒有多長時間,表哥就在衝刺了,他們倆人 下部撞擊的聲音頻率明顯加快,表哥在呼呼喘著粗 氣,就像一個快到達終點的長跑選手;而表嫂則不時 發出類似哭泣的聲音,宛如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
伴著表哥幾聲“喔…喔…“的低叫,我明白他們搞完了。
我摸了一下自己的陰莖,黑夜中依然高昂著頭,從尿道 口不斷湧出的黏液順著硬直的陰莖體一直流到陰莖根部。
這時表嫂起身去洗手間沖洗,表哥原地沒動,很快表 嫂就回來了,輕聲叫表哥去洗。
我聽到表哥進洗手間沖水的聲響,突然想到他晚上喝 完酒就睡了,現在可能要認真洗一洗。
我一陣衝動難以抑製,伸手摸到表嫂翻身就上,黑暗 中表嫂微微哆嗦了一下,待明白是我以後,使勁向下推 我,還咬著我的耳朵說:“下去!他等會馬上就回來。”
我默不作答,只一心要做快活事,硬梆梆的雞巴 頂向我早已熟悉的地方,卻發現那裡兩腿緊閉,根 本無法插入。
睡夢中表嫂是以這種方式對付表哥的,然而現在 卻是在對付我。
我已經慾火中燒,不能後退,便用食指使勁插進表嫂 緊閉的雙腿之間,摳她的陰蒂。
也不知是因為疼還是因為舒服,表嫂輕輕“噢”地 叫了一聲,雙腿鬆開了,我緊接著急促地揉搓陰蒂,表 嫂又“噢”了一聲,她貼著我的耳邊說:“輕一點,有點疼……唉,你呀……”
表嫂在說這話的時候,我感覺下面她的雙腿自動張 開了,我不假思索地馬上將堅硬的雞巴捅入表嫂的陰 道。
身邊便睡著姨媽和飛飛,表哥還在不遠處的洗手間 裡,在這一環境裡和表嫂性交既緊張又興奮,十分的 刺激。
表嫂在我身下默不作聲,不知是害怕還是根本沒有 快感,而我在上面只一個勁地猛抽狂插,直到陰莖根 部有麻麻的的感覺,我知道要到頂了。
當我的陰莖在表嫂的陰道內陣陣回縮著射出股股濃 精時,表哥剛好推開洗手間的門,往睡覺的地方這邊 走,我大氣不敢出一下,靜靜地體驗完射精的美妙感覺 之後,悄悄滑下表嫂的身體,也顧不得雞巴上還有很多黏呼呼的東西,趕緊提上內褲。
這時表哥已走到身邊,我來不及回原處,只好將錯 就錯,一動不動地裝睡。
表哥的手碰到我,嘟囔了一句:“小溪這傢夥,睡 覺不老實,都佔了我的地方了。”
說完他走到裡面睡到了我原來睡的地方,我心裡 一陣高興,伸出手去找表嫂的手,可表嫂這時已經 轉過身去把背朝向了我。
我不知此時她在想什麼,猜她是否又因為我的一 時衝動和魯莽而不高興了,腦子裡亂哄哄的,加 上剛才又累了一回,很快迷迷糊糊地又睡著了。
在日本的觀光結束了,我也開學了,重新開始了住校生活。
我發現自己對校內女生的態度有了轉變。
以前她門的胸部、臀部和大腿是我的目光經常光 顧的地方,而現在我卻不感興趣了。
很顯然是由於表嫂佔據了我心中的原因。
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我好想表嫂。
本來我可以週末去姨媽家看她的,但一想到除了表 嫂,還有一大家子人,難以跟表嫂單獨相處,也只好 忍著吧。
一天午飯後我突發奇想:今天下午沒課,我為什 麼不可以去表嫂的公司找找她呢?
可是表嫂的公司在哪裡呢?噢對,先打個電話問問。
我先打電話給姨媽謊偁自己有個急事要問一下表 嫂,要她告訴我表嫂的電話號碼。
然後一個電話打過去,表嫂嚇了一跳,說作夢也沒 有想到我會打電話給她。
我在電話裡講了好多如何如何想她的話,表嫂 聽了好像挺感動。
我趁機說打算現在去她公司那邊看看她,表嫂猶 豫了一下後讓我等她快下班的時候再過去,並告 訴了我公司的地理位置。我放下電話後,高興得差 點跳起來。
離表嫂下班的鐘點還早,我簡直不知該如何打發這 段時間。

哎,我忽然想到乾脆上街去給表嫂買個禮物。
逛了好多個店,我選中了一只18K金的項鍊,墜兒是 一對金童玉女正在接吻的圖案,滿有意思。
等我趕到表嫂公司的所在地時,離公司下班時間還 有大約1個小時。
我索性站在公司一樓的大廳裡等。
服務小姐見了問我找誰,我告訴她以後,她打電話 給表嫂,還在電話裡開著玩笑說:“喂,你有沒有搞 錯,哪裡有什麼表弟,是一個小帥哥在等你耶。”

表嫂來到大廳,我看她肩上胯著她的小皮包,一副 要撤的神態,便問:“你是不是還沒下班?”
表嫂使勁點點頭:“就是啊,誰叫你來這麼早,我 只好請假提前一些走了。”
和表嫂並肩走在大街上,我心裡美滋滋的。
表嫂本來長得就漂亮,身材也好,再佩上合身的 洋式套裝,愈發顯得端莊秀美,很惹旁人的眼光,我 也因此自覺傲氣了不少。
我們邊走邊閒聊著,不知不覺走了很遠的路,才 感到肚子餓了。
走進一家粉麵店,每人要了一碗海鮮麵吃起來。
我先吃完,等表嫂也放下筷子,我從衣服口袋裡掏出 項鍊遞給表嫂並告訴她是送她的禮物。
表嫂接過項鍊,歪著腦袋,眼睛睜得大大的,盯了我 半晌:謝謝你,小溪。
“ 可是……你哪來的錢買這個?”
我滿不在乎地說:“我從爸媽給我的生活費裡挪出 的,沒關係,我只要在學校吃飯節省一點就可以了。”
表嫂聽我說完,感動得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
她沒再說什麼,把項鍊小心翼翼的收進皮包裡。
夜幕降臨,街燈亮起來了。
我問表嫂是不是馬上回家,表嫂回答說再和我待一會。
我擔心回去晚了,姨媽一家人要起疑心,表嫂讓我放 心,說她已經從公司打電話回去講今晚有應酬。
我聽了噗哧一笑,表嫂問我笑什麼,我說表嫂也學 會說謊話了,她無可奈何地搖著頭說:“唉,還不是 因為你。”

表嫂問我還想去哪裡,我想了想說:“去看電影吧。”
於是我跟表嫂走進了一家電影院。
電影院裡人不多,總共才十來個觀眾。
我和表嫂坐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裡,離其他觀眾很遠。
一落座,我就很自然地把表嫂摟住,她也很順從地 把頭歪在我的肩上,我想外人看此時的我們肯定像一 對戀人。
我全然不去關心銀幕上在放映什麼電影,只把嘴 貼向表嫂的雙唇,這回她沒有躲閃,接住我的嘴 就是一陣醉人心田的深吻。
我的唇和她的唇、我的舌頭和她的舌頭、我的口水 和她的口水完全交融在一起。
****************************************************
我的表嫂 第(九)章
和表嫂這一陣撼人肺腑的熱吻終於使我明白了現 在的她才算動了真情,也讓我懂得了女人最難攻 破的地方其實不是下面的洞穴,而是上面的那雙朱唇。
自然我也很忘情地和表嫂接吻,手也當然不會閑 著,現在不用再在外圍做什麼試探了,索性長驅直 入一下子就伸進表嫂套裝上衣裡,把胸罩輕輕拉到乳 峰之上,從乳頭開始一點點地將手指爬遍她的乳房。
表嫂被我捉到乳房,一口熱氣吐到我嘴裡,但舌尖 卻依然和我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嗓子眼裡發出“嗯… 嗯…”的呻吟。
我知道在公共場所是不能打持久戰的,於是趕快把 手伸進表嫂的裙子裡面,一摸才知道表嫂穿著連褲 襪。
表嫂很配合,雙手將長襪連同裡面的內褲一齊褪 到膝蓋處,背對著我坐到我的腿上,我用手摸了一 下表嫂的陰部,那裡已經濕得一塌糊塗,陰毛都黏連 在一起。
我驚喜表嫂今天興奮的速度有這樣快,趕緊像平時 小便撒尿那樣拉開褲鏈,掏出硬雞巴就往裡頂,可是第 一下沒找準方位,還是表嫂稍微動了動屁股,我的雞巴 這才噗哧一聲插進表嫂的嫩屄裡。
雖然離別的觀眾較遠,但我和表嫂都還比較 謹慎,不敢大動,有時是表嫂把臀部緊貼著我 的腿作圓周運動,有時是我雙手把表嫂稍微抬高 一點點,以留出些許的空間供我上下抽插。
我們都緊咬牙關忍著不出聲以免驚擾別人。
但就是這樣,後來還是進來一位,一屁股就坐在 我們的斜前方,和我們只有大約一、兩米遠。
我和表嫂都立即停止了動作,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等了一會,看那人坐得挺踏實,我的興緻全無,陰莖在 表嫂的陰道裡塌軟下來。
表嫂無言的悄悄提上內褲和長襪,用手理了理散 亂的頭髮,伏在我耳邊說:“我們走吧。”
我拉好褲鏈站起來,跟在表嫂後面走出電影院。
來到外面我和表嫂對面而視,彼此都露出 了會意卻是無奈的笑容。
我問表嫂:“回家嗎?”表嫂反問道:“你說呢?”
我此時沒有任何的不好意思,毫不含糊地回答:“我 還想和表嫂……”表嫂聽完笑了,沒作如何表示,只低 聲告訴我:“這附近是我上班轉車的地方,常看到有一 些情人旅館,咱們去找找。”
沒費多大功夫我們果然找到一家。
我因是頭一次進這種地方,有點縮頭縮腦,我看 表嫂也比我也好不到那裡。
幸虧沒碰到任何人,進到房間裡,心裡總算安靜下來。
房間不算大,但四面到處都是大玻璃鏡,無論 朝哪個方向看都能看到我們自己。
一張我從未見過的大床占據了房間大部分的地方。
表嫂把小皮包放到床對面的梳妝台上,一把拉我坐 到床邊,並摟過我說:“來,讓我好好看看你。”
然後啪啪兩聲在我的兩腮上各吻了一下,看得出,她 現在很放鬆。
我突然意識到現在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攪我們了,眼 前的天地只屬於我和表嫂倆個人。
我一陣衝動,褲襠裡的雞巴又支起了帳篷,於是 一把將表嫂推倒,整個身子壓了上去,表嫂卻雙手扶 住我的臉輕輕說了一句:“別忙。來,幫表嫂脫衣服。”
這聲音不高,但卻像命令一樣不可違背。
我笨手笨腳地幫表嫂脫去身上所有的衣服,又把自己 身上的衣服脫光。
然而不可思議的是經過這一番忙亂,剛才本已 勃起的陰莖現在卻軟塌塌地縮了回去,面對已赤 身露體的表嫂,我心裡愈著急雞巴愈不上勁。
表嫂一臉的若無其事,好像什麼也沒看到。
她拉我躺下,然後開始吻我。
表嫂交替著用唇和舌尖從我的脖子開始一直吻到 小腹,然後繞開最關鍵的中間部位又開始吻我的兩 條大腿,表嫂的唇和舌尖在我的身上爬來爬去,又柔 又輕,癢癢的、酥酥的,真要把靈魂都勾出來了。
沒等表嫂再去碰陰莖,它自己早已按耐不住,高高聳起。
表嫂這時才用她白嫩的玉手摸了摸我的大雞巴,然 後用舌尖在龜頭上舔一舔,興奮得我忍不住渾身抽搐 了幾下,表嫂又很欣賞似地邊看邊在陰莖體上親吻幾 下,最後一口將整個雞巴含進口中,用嘴唇上下套弄起來。
一陣陣快感襲來,我不顧一切地在床上大喊大叫 著:“喔…喔…舒服…喔……”
就在我即將要狂泄的時候,表嫂卻停止了刺激我 的陰莖,重又轉回身來跟我臉對臉地接吻,同時輕 輕用手撫摸我的陰莖,這樣,要射精的感覺雖然暫時 消失了,但陰莖還是陣陣跳躍著,蠢蠢欲動。
這時表嫂在我的耳邊輕吻了一下說:“你來。”
我於是學著表嫂的樣子也把她全身吻遍,最後才去 吻她的芳草聖地。
由於是第一次吻表嫂的這裡,感覺又新鮮又刺激。
表嫂烏黑濃密但卻是軟軟的陰毛蹭著我的臉,而我 的舌尖在不停地進攻她叢林中的小高地。
先是輕輕地劃慢慢地掃,後來乾脆用嘴唇連吸帶拱。
這時的表嫂已經興奮得難以自製,身體像波浪似地 一起一伏,嘴裡含混不清的呻吟著。
這時我用手扒開她的小陰唇,把舌尖抵在陰道口 上下左右舔了舔,一股略鹹的滋味通過舌頭傳過來。
隨後我的嘴對著表嫂下面的那張“小嘴”使勁親 了起來,鹹鹹的滋味不斷湧入我的口中,表嫂在我 的頭上方劇烈地顫抖著,同時摸著我的頭聲音急促地 叫道:“…快…快來……”
我明白她的意思,直起身來把濕漉漉黏乎乎的粗 硬雞巴對準她粉撲撲亮晶晶的嫩屄,只把腰向前一 挺,陰莖便全根埋入表嫂的陰道。
表嫂從一被插入,就“啊、啊”地叫個不停,我 一邊使勁肏她一邊不顧一切地說著淫話:“喔…表 嫂…我…是我在肏你啊…喔…好爽…肏表嫂真爽…喔…”
表嫂一面被我肏一面又被我突然用這些淫話撩 撥,愈發興奮地不可收拾,她眉頭緊皺,面頰通 紅,嘴張的大大的,不住地喊:“啊……啊……不 行了……我不行了……”後面的幾個音帶著明顯的哭腔。
我也不行了,一邊射精一邊大喊著:“肏啊……肏 啊……肏表嫂……肏!……” 這次射精時間特別 長,我和表嫂都徹底充分地體驗了倆人同時達到高潮時 欲仙欲死的感覺。
用表嫂的話說:真是太美妙了,那時候就是死了也值得。
沖洗完出來時,我跟表嫂要分手了,誰也不願意 先走,最後約定一起轉身各走各的路,誰也不許回頭。
因為我們都知道一旦回頭就誰也走不成了。
回到學校,媽媽從國外打來電話,說打了幾次電 話也找不到我,問我去了哪裡,我敷衍說去外面書 店買些參考資料。
媽媽告訴我她和爸爸在國外申請下來了長期居住 資格,以後就是公司駐在結束了,也可以繼續在國 外生活,同時他們為我聯繫好了一家當地的學校,要 我馬上過去,還說機票和旅遊簽證已經為我辦好,有個 爸爸的朋友三天以後跟我一起過去,到了那邊再補辦正式簽證。
我聽了腦子裡亂糟糟的,因為這太突然了,我簡直 無法應對。
媽媽在電話裡一個勁地問我聽沒聽清楚,我只好說 聽清了。
第二天,我趁課間休息,給表嫂打了一個電話,表嫂 還沒等我開口,就忙不迭地說:”哎,小溪,我今天一 上班老闆就讓我跟他去出差,馬上就走,我回來再給你打 電話,啊,拜拜。
“說完就挂了電話。我楞楞地呆在了那裡。
直到走之前,我沒有再見到表嫂。
以後在國外,剛開始還有通信,後來連信也沒了。
是表嫂主動跟我斷了聯繫。
一次聽媽媽跟姨媽通電話時隱隱約約地知道一點表嫂 的情況,大緻情形是說表嫂在我離開後的那段時間裡懷 了孕,但表哥據推算說那不是他的種,倆人因為這個吵 翻了,後來離了婚,表嫂帶著飛飛走了,不知去向。
我猜那次懷孕可能跟我有關。
一股對表嫂的歉意油然而生,同時也令我更加思念表嫂。
但一切已經晚了,一切都已經於事無補。
我一個人呆坐在那裡禁不住愴然落淚。
(全文完)
















0.0153040885925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