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美女賭神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像平常一樣滽漟漺滼,賑賏賓賕星期五晚上,我都會和朋友一起相約到賭場去玩玩樸剋牌或輪盤。我最喜歡去的賭場是這家叫「泰勒俱樂部」慢慱慵慴,蜷蜞蝕蜵因為在這邊不但贏的機會比較大,同時也喜歡這裡的氣氛。這裡的老闆泰勒跟我蠻熟的。如果我跟他抱怨說今天的手氣不好賒赫趖趕,蒛蒡菃蒿他通常會讓我免費玩個幾局。當然我也不是笨蛋,想要在賭場贏錢賺錢那簡直是天方夜譚。只是當作單純來這邊享受錢來錢去的刺激感罷了。



就像是往常的禮拜五晚上暠暟暨暢,漏漭滻漷我懷著一股莫名興奮的心情約了兩個朋友,小陳和小王一起到「泰勒俱樂部」。我們約好只是小賭一下。噢,對了他們都叫我小胡。通常一到賭場後我們就會各賭各的。有時候我會在賭場裡遇到那個叫小真的女孩,她是賭場的服務生。有時我會買酒請她喝,偶而我也會帶她回家來一段露水鴛鴦。為什麼說是偶而呢?因為我不想和她有任何的瓜葛,但是說真的她床上功夫的確是棒極了。



跟小陳和小王直接約在俱樂部裡見面,我就開車經過市中心到泰勒俱樂部。市中心的夜晚是相當的熱鬧。還好交通沒有塞得很厲害。所以我大約只花了十幾分鐘就到了俱樂部的停車場。遠遠的聽到吃角子老虎叮叮鼕鼕的聲響,還有男男女女尖叫喧嘩的聲音。這簡直是人間最美好的樂音。我只能說一句話…賭神來啦!



進了賭場,我逕自的走到樸剋牌桌前準備來一手。點了杯飲料就開始賭了起來。第一手似乎出師不利,輸了幾個銅闆。接下來加碼再玩,第三回就讓我將前面輸的都贏了回來。還給了發牌小姐一些小費。又玩了幾局後我想需要換換手氣。大口的將飲料喝光就站了起來環顧四周。一眼看到小陳和小王向我走了過來。他們邊喝飲料外表一副光鮮的模樣。我倒很想知道他們已經來多久了?



「嗨,小胡。手氣如何呢?」小王關心的問。



「還不錯啦,玩了幾把手氣還可以。那您們呢?什麼時候到的?」我回應著。



「噢,我們才剛到十分鐘左右。你有看到雅倫過來這邊嗎?」小陳問道。



雅倫是個非常神秘的女人,好像是個賭場老手。她總是獨自帶著兩個保鑣來賭博,她的神秘與低調在這裡相當的出名。因為每次她都會贏賭場不少的錢。算起來她是泰勒這邊最不受歡迎的客人。泰勒常常想辦法在門口就不讓她進來。但是她總是有辦法混進來。很多人相信她一定是會幻術,泰勒還說她可能是一個女巫。我常會嘲笑泰勒,輸錢就說人家是女巫。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女巫?



「沒有。我沒看到她。剛剛你有看到嗎?」我的腦海裡閃過許多的念頭。假如我能在泰勒這邊公開贏雅倫幾手的話。那我就是俱樂部裡的名人了,就算稱為賭神也不為過。所以我下定決心要挑戰雅倫,感覺起來要贏她好像不會太睏難。



「我剛剛去拿飲料時她好像是坐在12號的撲剋桌玩牌,而且似乎已經玩了好一會。」小王說。



我大概只跟雅倫這女人講過兩次話,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我的感覺她不過是個慵懶的老女人,有時候還覺得蠻令人倒胃口的。也許她不太在意別人的觀感,不過我現在決定要向她挑戰,讓自己成為俱樂部的撲剋牌賭神。



我靜靜的站在牌桌前將我的籌碼拿回來。然後朝著12號桌走過去。小陳和小王四處張望的跟在我後面。我快速的越過人群來到12號賭桌前。這邊圍了一大群看熱鬧的人。人群中坐了一個灰白頭髮的老女人。她穿著一襲吉普賽模樣的衣服,但是我知道她不是吉普賽人。她的面前擺了一堆應該是賭贏的籌碼。身旁依然站了兩個穿著黑衣保鑣樣的男人。這時候雅倫站起來準備離開,一個滿臉酒氣的男人伸手搭著咪咪的肩膀,我看他應該不是她的老公。咪咪從桌上拿了幾個籌碼給他。很明顯的他不過是想搭訕要點錢罷。這是我在這裡看到唯一敢跟她動手動腳的傢夥。
雅倫順手喝了口飲料就起身離開。一群人在嘆息聲中作鳥獸散開。她的保鑣跟著她走到吧檯前面坐了下來。



我對著雅倫大搖大擺的走過去,我的動作吸引了一些人訝異的目光。他們的眼神透著難以置信的表情。當我在雅倫旁邊的椅子坐下來時,她的兩個保鑣突然站了起來。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她看了我一眼後又繼續喝著她的飲料。



「雅倫女士,我要向妳挑戰。」我相當自信的對著這個神秘的女人說話。



「什麼?」這個老女人笑著回應著。



「我要跟妳單挑三局樸剋牌。我想我們兩人都是『賭神』級數,或許妳可能比我厲害,但是我仔細考慮過還是給妳一個可以挑戰的機會。」我很尊重的對她下戰書。
雅倫只是笑著繼續喝她的飲料。



「好吧。我想如果真的要比的話,我們應該找個隱密的地方。」她轉身告訴吧檯小弟跟他們老闆泰勒說我們希望使用俱樂部專用的貴賓室。小弟拿起對講機轉身小聲的說了一些話。



我知道這邊的貴賓室很少使用,好像上次是一年前在這邊辦了一次比賽曾經使用過吧。原本以為泰勒會邀請我參加代表隊,結果他只邀請了雅倫。後來還贏得了冠軍,當時辦慶功酒會時,我是第一次和雅倫說話。



「怎麼私密法?」我疑惑的問:「假若妳的私人保鑣可以進來,那怎麼算得上是私密比賽。」望著那兩個黑衣男人就是渾身的不自在。



「喔,我剛剛也注意到你和小陳,小王在一起,你也可以帶他們一起進來啊。」



奇怪她怎麼會知道他們的名字呢?
我可以確信她應該是不會認識他們才對,因為他們並不常來「泰勒俱樂部」。我站起來走到小陳和小王坐的位置邊。咦?小真剛好也在這邊,我們相互給了一個微笑。她真的是很漂亮。我拉著小陳的手臂走回去,這時候雅倫的身旁已經擠滿了人群。



「小胡,你要幹嘛?」小王在我身後問著。



我跟他說我準備要挑戰雅倫成為「泰勒俱樂部」的賭王時。小陳和小王滿臉懷疑的模樣,就好像我會輸光所有的家產一樣。我笑著對他們說沒有比怎麼會知道結果?他們還沒領教過我真正的賭術。我相信我一定會贏光她手上的現金,這時候泰勒出現在我們面前。



「好吧,我的貴賓室可以借你們用,但是你們不準賭得太大,知道嗎?」泰勒看著我和雅倫。



我們同時點頭同意,泰勒帶著我們走進一間特別的包廂。門口玻璃上寫著:「泰勒貴賓室」。



泰勒打開門讓我們走進貴賓室。豪華氣派的裝潢馬上吸引著我的目光。地闆上鋪著高級的綠色地毯。泰勒打開燈光,映入我們眼前的是絢爛的壁畫。房間中央是一張原木做成的賭桌。應該是相當高級昂貴的材質。六張高級的皮椅環繞在桌子四周。我們走到桌子前面坐了下來,我和雅倫面對面的坐著。小陳和小王坐在我的兩旁,
雅倫的保鑣也坐在她身旁。



「好吧,第一手我們要賭多少?」我輕鬆的提問。



「我們不要賭錢如何…」雅倫提出很奇怪的建議。我搞不清楚她想幹嘛,所以我只能小心的聽她說話。她接著說:「好吧,就像你知道的我會神奇的魔法。我比較想對輸的人施用我的魔法,這樣可以試試我的法力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哈哈大笑了起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我可以不用輸掉任何的錢。對雅倫這麼厲害的對手,我自然願意遵守她的規則。



「你不用太在意。這世界是不可能有魔法的。」我相當自信的在內心竊笑。



「噢,真是這樣嗎?那我們就來試看看。三戰兩勝。假如你輸的話,那麼……」她想了一下繼續說道
「那我要馬上用魔法改變你的性別。」她笑著眨眨眼。我笑得更大聲。她在說什麼啊?



「那假如我贏的話呢?」我半開玩笑的對她說。



「假如你贏的話……」她停頓了一下,我就好像可以看透她的內心一樣。「假如你贏的話,你可以決定自己的未來。包括你可以將小真娶回家,或者是你喜歡的任何一個人。」



她又一次的笑了,那是有點邪惡的笑容。我想這真是一個特別的賭局,但是雅倫的臉上好像看不出開玩笑的模樣。



「小胡,你同意這樣的方式嗎?」她又問了一次。



「好吧,沒有什麼不可以的。」我輕鬆自信的回答。



泰勒,我差點忘了他也在房間裡已經開始發牌了。我的牌還不賴。要贏應該不太難。要不是雅倫的賭注太怪異。我早就亮出底牌了。果然最後的結果是我小勝一籌。我笑著轉身看到小陳與小王也一臉笑容。我贏得太酷了。



第二局開始。我的牌好像不太好。沒法配出好的牌序。當我們一起亮牌,雅倫輕易的贏了這一局。這時候我開始感覺有點壓力。這局只玩了十分鐘,但是時間剛剛好。假如好好玩的話我應該要贏是沒有問題。



我拿起第三局的牌,自己試著不要露出笑容。我的牌真的是棒極了。好得讓我懷疑泰勒是不是有在偷偷的幫我?不過我知道泰勒是個相當誠實的傢夥。他也不會這樣做。換了幾次牌,我的牌依然還是很強。這讓我充滿了信心,真的是使人心花怒放。我愛死了這樣的賭局。我可以感覺到自己前額冒出的汗水。



當我亮出底牌時,全場真的是一陣靜默,只聽到吊扇嗡嗡的聲響。我開始想像雅倫輸的表情一定不太真實。當她看到我的底牌時臉上並沒有任何的反應,怎麼回事?我竟然開始焦慮了起來。我要求雅倫趕快亮牌,這時候牌桌上出現一付FULL-HOUSE,天啊2比1我竟然輸了。我頹然的倒坐回椅子上。
雅倫的保鑣笑得露出了牙齒。



「很好。」我主動的和咪咪在桌上握握手。準備起身離開我的位置,但是雅倫打斷了我的動作。



「小胡,怎麼樣?我看是你輸了吧。還記得我們的賭注嗎?」



「什麼?」



我開始擔心起她說的話。我一直認為她是開玩笑的。她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我身旁,拉著我站了起來。小陳和小王還坐在椅子上,雅倫的兩個保鑣也是。她緊緊的抓著我的手臂,帶著我往另一扇門走過去。她鬆開手將我推進去另一個房間,這是一間比剛剛小的房間。裡面沒有任何的傢俱,只有房間的中央有根柱子立在地闆上。她將房門輕輕的關起來。然後將我推到柱子的旁邊。



「準備好了嗎?」她問我。



這時候我的內心是相當的惶恐,她是不是跟我開玩笑?要把我變成女人嗎?這不可能是真的。



「準備好了嗎?妳精神不正常嗎?妳不可能有魔法的,親愛的女士。」我慢慢一句句的說讓她可以聽清楚。



她笑著將我綁在柱子上。我的手臂和腳被固定在金屬柱子。她走到我的面前盤腿坐在地上。她低下頭完全的藏在膝蓋上。嘴巴開始喃喃自語。我噗哧的笑了出來,她像是進入了某種催眠狀態。那模樣就像真的會把我變成女人一樣。我笑得更大聲,她開始對著我比劃了一些奇怪的動作。一直不斷的唸著讓人聽不懂的語言。



突然之間,我清楚的感覺到從柱子傳來一陣非常強烈的電流。我感覺自己的手開始輕微的震抖。的確是有股不知名的能量。很快的從手臂傳遍到全身上下。讓我的全身也都開始輕輕的抖動。



雅倫還是不斷地喃喃自語。震動似乎越來越大,而且感覺是越來越痛苦了。首先是我的手腳,接著擴展到全身的每一吋地方。我痛得閉起眼睛同時全身捲縮成一團。因為繩子綁住手腳的關係,我無法移動自己的身體。我可以清楚的聽到自己骨頭喀啦喀啦的聲響,同時感覺到扭曲擴張的痛苦,真的是相當詭異的聲音。就像自己全身骨頭都散了似的,也不知過了多久聲音停了,我的兩耳間傳來嗡嗡顫動的聲響,這時候痛苦幾乎是到了極點。



我痛得哇哇大叫,希望有人可以聽到來幫我製止這個發瘋似的女人。我突然感覺肩膀似乎有一些頭髮垂落在上面。同時身上的衣服傳來悉悉唆唆的聲音,我的胸前好像有些奇怪的變化,而嗡嗡的聲響也慢慢的變小到停止。金屬柱子也恢復原有的冰涼平靜。我的身體頹然地往前傾斜,全身重量完全被綁著的手腳撐住了。



我慢慢的張開眼睛往前看。傾斜的身體讓眼睛被一簇烏黑的長髮絲遮住。眼前看到的是閃爍的光影。我站直了身體,讓髮絲散落在臉頰兩旁。深深的呼吸。突然之間我好像失去了平衡。我一定是變矮了。我不敢相信雅倫對我做了什麼。我看到她還是坐在地闆上,她的頭依然深埋在兩腿之間。我環顧房間四周。一切似乎沒有什麼變化。低頭看看自己的身體,我竟然是穿了件女人的衣服。不是古怪模樣的服裝,而是相當時髦的窄裙套裝,彈性的布料緊緊包覆著身體。我看到了一對女人的乳房挺在自己的胸前,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我嚥了一口大氣,忍著不要哭出來。我的下身穿著一件短到膝蓋上的窄裙。大腿上看不到原有的腳毛同時雙腿變得相當纖細。



我試著要看看自己的手臂,沒想到稍微移動綁住的繩子就掉了下來。我猜想應該是手腕也變細的關係。我用手將腳上的繩子解開。這時候我發現自己的腳上竟然穿著一雙細跟的高跟鞋。



我試著慢慢的移動雙腳,雖然以前不曾穿過高跟鞋,但是走起來還算蠻自然的。我慢慢的在房間裡來回的走動,試著忘記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但是我沒辦法停止不斷地注視確認自己的身體。我伸手輕輕的壓著裙子的前面,很明顯的我觸摸不到那裡有任何應該有的突起物。這感覺真的…真的是…真的是很怪異。



我在房間的角落看到一面鏡子,我很快的走過去站在鏡子前面。由於角落的光線不太好,我只能模糊的看到鏡子裡有個女人的影像。她有著一頭裯絲般的烏黑長髮。她的臉蛋相當的漂亮。五官也很勻稱標緻,大大的雙眼配上小巧的鼻子嘴吧。算得上是美女。女孩的上身穿著粉紅色的絲衫。相當時髦的款式。看著鏡中自己的胸部挺出的模樣。大小還算是蠻適中的。縱使沒有伸手去觸摸,我依然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乳房的晃動與重量。



「魔法是不是真的呢?」一個笑聲突然從我背後傳來讓我嚇了一大跳。我急促的呼吸讓胸前的晃動更加明顯。



「妳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我驚訝的問她。



從我嘴吧裡傳出的聲音根本不是我自己原有的音調。是相當柔媚高亢的女聲。原本以為只是外表的改變,說話應該還是自己原來的聲音。可是這一切都不是我想的那樣。



「我想這一切都很清楚了,你需要靜下來休息,我也同樣需要休息。」雅倫對著我走過來。



是她變高了嗎?不對,是我變矮了。



身高的改變讓我的眼界變低了,我想自己應該可以掌控這一切才對。她拉著我的手臂走到門口,我清楚的看到自己光滑白皙的手臂。我驚訝的呆住了,當她觸摸我的手臂時,我的皮膚竟然是那樣的敏感。我感受到皮膚的白嫩與光滑。就好像是冬天的白雪一般。



雅倫打開房門進到剛才賭博的房間。我不希望看到任何的人。當我看到小陳與小王還坐在椅子上,全身驚恐的震了一下。



小陳正與其中一個保鑣玩弄著樸剋牌。當我走進房間時他們同時抬起頭來凝視著我。幾雙眼睛死盯著我的身體。我笨拙的移動著腳步。我只聽到吊扇嗡嗡的聲音。我不敢抬頭看他們,兩眼直盯著地闆。我簡直羞得無地自容。大家都看得不發一語。雅倫帶著我穿過房間往大廳走去。



「我不要去那裡!!」我的嘴裡發出新的女聲。「每個人都會看到我現在的這模樣!!」我尖叫同時雙手抓著自己的胸部,輕輕的住胸部的感覺真的是相當怪異。



「沒有人會認識你的,相信我。」她說話的同時將門打了開來。



賭場的人頻頻回頭注視著走出貴賓室的雅倫和身旁的女孩。我們直接走到俱樂部的出口,夜晚的空氣是相當的冷冽。冰涼的感覺刺激著身上外露出來的肌膚。在陣陣冷風的吹襲下,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乳頭似乎挺豎了起來。好像變成女人後那裡就變得相當的敏感。



「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雅倫輕聲的對我說。「明天早上我就會跟你聯絡。」



這時侯她往自己的車子走去,我望著她的背影進到車子裡,緩緩的駛離停車場。



我獨自站在深夜裡真的是冷極了。我低頭翻動著肩上的皮包,赫然發現自己汽車的鑰匙就在裡面。趕緊快步的走到停車場,開了車門進到車子裡。呆坐在座椅上看著自己的身體好一會兒,雙手顫抖著撫摸自己的全身上下。感覺還算不錯。還好我只是被魔法改變性別,並沒有死掉或者是發生更糟糕的事。我嘆了一口氣就轉動鑰匙發動車子。這時候車窗突然發出扣扣的聲響,原來是小陳和小王。我搖下了車窗。



「怎麼了?」我說話的聲音竟然是帶了相當的嬌媚挑逗。自己簡直無法想像會這樣。



「小胡,可以撘個便車帶我門回家嗎?小王的同事把我們丟著先走了。沒車我們無法回家。」看來我是沒得選擇了。



「沒問題,上車吧。別太在意我現在的模樣喔。」我故作鎮定的裝著回答。



說真的要用這樣子面對老朋友,怎麼都自然不起來。說話聲還帶著微微的顫抖。只是這兩個傢夥似乎有意無意的老盯著我的胸部和大腿。



我們開了5分鐘就到了小陳的家。我將車子停下來準備讓他下車。這時候小陳突然冷不防的整個身體撲向駕駛座,同時要解開我下身的裙子,我簡直不敢相信他會這樣做!



我驚慌的看著他同時用力拍打著他的手臂,小王從後座拉住我的雙手並用椅套鬆緊帶將我的手綁住。小陳解開裙子的拉鍊嚇得我大聲尖叫。小王用手遮住我的嘴巴,小陳動作很快的拉下裙子,他的身體已經跨坐在駕駛座上。他將我抬了起來,同時拉下自己的長褲,他的老二已經躍然的昂揚而立。



天啊!他竟然要強暴我!?我是你的哥兒們啊!



我急切的想要喊叫出來,可是小王捂住了我的嘴巴,嘴裡只能傳出嗯啊的聲音…他的老二對著我兩腿間的凹陷處攻擊過來,連我自己都還沒仔細去瞧過的新裂縫。我清楚的感覺他直挺挺的插入我的身體。一股分裂的痛楚從下身傳了過來。這是我從來不曾有過的感覺。



我瘋狂的大叫,我要他馬上停止這樣的瘋狂行為,但是他更用力的插入。他的手臂緊抓著我的身體。這種感覺簡直是遭透了,我一點都不想要繼續下去,但他竟然連續不斷的抽插了幾分鐘。



突然之間,我感受到一股熱熱的液體從裂縫中流出。這時候他移動身體和小王交換了位置。而我則是全身虛弱的無法移動身體。小王也解開他的褲子,他的老二似乎又比小陳的更大。



他來回不斷的插入,讓我再一次的不斷大聲尖叫。



我的雙腿間相當的刺痛,最後小王也直挺挺的將液體噴灑在我的裂縫口處。然後就將長褲拉上穿好。這兩個傢夥沒講一句話直接下車走進小陳的家門口。我看著他們開門進去,自己竟然嚎啕大哭了起來。



我拿起面紙用力的擦拭著一身上噁心的液體,然後將裙子從地上拉起來穿上。我邊哭邊開著車回到我住的地方。一下車進到房間就矇頭哭著入睡,只希望這一切都是惡夢,明天醒來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當我一早醒來發覺自己還是穿著一身女性的套裝,打開電視一則新聞快報吸引了我的注意。昨晚市區發生了一件重大車禍,一個老女人在一群年輕人的槍戰中發生車禍死亡,這時候電視畫面照出死者躺在地上的模樣,旁邊是她身分證件的照片。天啊,竟然是雅倫……!?她說好今天早上會跟我連絡啊!但是現在她死了,那我要怎麼辦呢?我不要當一輩子的女人!我不會這麼倒楣的吧!?



我用手捂著臉大哭了起來。這時候門鈴響了起來,我傷心的站起來走到門前。慢慢的將門打開來,我看到小陳和小王就站在門口。


也許,我應該再去好好賭一局……



















0.017208099365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