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科學幻想]要不要買呀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次看到那張相片的時候,是在一個盛夏的放學途中,一位不算善類的傢夥,突然跑到我面前拿給我看的。記得當時是暑假,而我們的課外活動也正好最熱絡的時候………

我念的這所學校是出了名的名校,也就是說校規是出了名的嚴苛,嚴格到就連念到二年級以後,校方也不太贊成我們出來做課外活動。雖然上不上課外活動沒什麼關係,不過大家卻反而都會準時參加。

(或許因為課外活動,並不像平常上課那麼令人緊張的緣故吧!)還是只是因為在平常的時候,大家都已經習慣準時上課的生活規律,所以同學們就自然而然把它當成平常上課羅!(當然羅,我也不是為了某種原因才來參加的啦………)

「喂,到底買不買啊!每次叫你的時候,你怎麼老是慢半拍呀?」

「這、這個嘛………」

「我只不過是問你要不要買而已,用不著想這麼久吧!你的主記憶體是不是只有8位元而已啊?」

「才不是主記憶體,應該是CPU才對吧?」

「是嗎?算了,管它的!從外太空看下來什麼都不是。你到底是買還是不買?」

「又來了!每次都說什麼從太空看下來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這是一張露出內衣的女人照片,地點好像是在更衣室,看它的拍攝角度,應該是從遠處拿長鏡頭偷拍的樣子。可是………這照片裡的女生………

照片裡的這位女生,把一頭長到膝蓋的秀髮盤起在頭上,好像正要穿製服上衣的樣子;雖然她看起來還很小,卻有一對既誘人又結實的乳房;看她的表情,好像正跟旁邊的另一個人在聊天,眼睛水亮亮的閃著;手中的這張照片,雖然只不過是一張普通的相紙,但是卻充斥著她身上的那種香氣。

上杉公佳同學………我和她………

「怎麼會!?這個是?」(怒)

不光只是同班同學而已,我對上杉同學還是………

「嘿嘿嘿,不告訴你是從哪兒拍到的!不錯吧,要不要啊?」

好想要哦!這就是我來參加校外教學的另外一個最大的目的了。

「不過這個上杉同學也真奇怪,外表這麼幼齒,身體卻是這麼地成熟,尤其是那對尖挺的香乳………你看,辣不辣啊?」

「混帳!」

碰!

「哎呀你這小子!竟敢在我面前裝清純!」

「如何?五百塊錢就好!喂喂,你不是在暗戀鈴木同學嗎?對不對?」

(他怎麼會知道?)原來他並沒有那麼壞。

「拿去,明天見羅!」

由君同學丟下那張照片,掉頭就走了。我現在終於知道他是一個表裡不一的人,平常老是在別人面前說那句口頭禪〝從外太空看下來什麼都不是〝其實他還蠻瞭解我的耶!唯一的缺點,就是一出了事就跑來找我救火,真是煩死了。

我立刻把那張照片撕碎,放到口袋裡面………

在功課方面,如果是那種背誦的一般課目,像是數理、英文還是國文等等,只要有念就可輕鬆過關,拿到好成績。但在其他方面,譬如體育,或者是音樂、美術等等,還有那種需要分析理解後再寫出心得的問答題,那我可就完蛋了………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小小的腦袋已經被背誦的東西填滿了,所以裝不下其它的東西吧,應該是………

在我的記憶當中,好像也不曾因為成績的好壞而影響心情,反倒是覺得這種無聊平淡的生活有些枯燥,這也可說是我最大的煩惱吧。

不過她………上杉同學就不一樣了。

她不但功課特好,就連其他方面都是一流,脾氣又棒,簡直是一個完美無瑕的女孩。這樣邊想這件事情,邊不自覺地到達家門口………

這3房1廳的公寓裡就跟往常一樣,除了我之外別無他人。老爸老媽兩人在國外工作,原本住在一起的乾姐也跑出去跟別人同居,所以說,雖然房屋可容納4個人,實際上卻只是表象。

「啊………這、這是什麼啊?」

房門開著,桌子抽屜也被拉出,到處亂成一團,而在桌前的是一個超級巨大的奇怪機器,這個機器大到能把一個大人裝進去,尤其是那個像水糟般超大的東西更是壯觀。到底是誰是把這玩意兒放在我房間的啊?該不會又是乾姐隨便亂買什麼減肥機器吧!

這機器的外表上,有一排類似控製鈕的面闆,上頭有著多到數不完的按鈕,而在機器的中間處貼有這樣的標記。

《Clone Making Machine》

正當我要向前摸時,沒想到它竟然發出好像是啟動的聲音。

(感謝貴戶購買本公司出產的此產品,本機器是專門針對個體用戶使用,當您要使用本機器時,敬請先閱讀隨機附贈的使用說明書,然後再正確地使用………)

這?什麼啊?

(本套無性生殖複製係統,所採用的是按扭式作業方式,您只要照著本說明書中的指示依序按下配合的按扭,馬下就可以得到您想要的複製品。此外,若是您按錯按扭或是想重新開始所有的設定時,請先將所有的電源關閉再重新開啟………)

無性………無性生殖複製係統,真的還假的啊?是指不需要經過任何性行為,就可以製造出一個人嗎?雖然這種生殖方式大家都知道,但它到底………

用它來訂製一個,上杉同學吧!

這,可以嗎?

這時我就用那顫抖的手指,緩慢地朝面闆上最大的一個按鈕移去,輕輕地按下。

「哇啊啊!」

喀………喀………!機器突然停了下來。我兩眼往機器裡面看去,沒想到它正燃燒著鎂,並且發出極強的亮光,強到難以直視,就在這之後,那個像是要滿出的水槽內出現了一道迷你型的閃電,然後它又開始運轉起動,聲音也愈來愈大。我也不太確定到底是怎樣!?

嗯………
(啊………)
嗯………
(現在在幹嘛啊,好像在動耶!)
嗯………
(好像還不錯的樣子!!)
嗯………
(不管了,就隨它去好了!!)
嗯………
(哇拷!真是,真是吵死人了啦!!)
嗯………
(吵死人了,吵死人了!啊,這是?)
嗯………
(這個,這是什麼?)
嗯………
(啊、啊………)
嗯………(哇!)
嗯………
(………)
嗯………嗯………

………終於停下來了。

唉,果然還是不行,如預期一樣。什麼洩色體複製機,還敢放在我房間桌子前,真是的。不過到底是誰把它放在這的呢?怎麼可能會有人趁我不在,偷偷把這種東西搬進這門窗緊閉的房間裡啊………

不玩了不玩了!今天好累唷,還是先睡吧………要怎麼做才能運作,等明天從學校回來以後再說好了………


8�2(TUE.)

翌日清晨,我走在通往校外教學地點的路上。

「早∼安∼」

哇,上杉同學耶。

「哇啊!哦,早………安………」

我好像………其實我也沒做什麼壞事(可是,好像有耶?),但是我就是不敢正面直視她的臉,因此我的視線不經意地從上往下飄至她的………竟然飄到上杉同學的雙峰上!腦中不斷地浮現出昨天的那張照片,從由君同學那搶來的那張可以看到上杉同學玉乳的照片!今天她也穿的不多,充滿雅氣的臉龐,卻有著D罩杯的胸懷(或者應該是F才對?),那對珠圓玉潤的大肉彈真是太迷人了。

在我上學的時候,雖然有幾條路段能遇到上杉同學,但也有幾條可說是人煙稀少,所以有的時候(現在想想,我應該說是故意找某個時段,然後再來個不期而遇吧!),我就這樣常常跟她在路上不期而遇。然後呢………在走了數十公尺的路後,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條大馬路,我心想終於可以兩人一起走一段了。

「今天山添老師的現代國文是不是又要考試啊?」

「對、對啊!」

「真煩耶,山添老師出的考捲題目,根本就不知道要從哪答起,每次一看到題目,心就涼了一半………」

「對………對啊!」

「真討厭!為什麼連校外教學也要考試啊?」

本以為她會一直生氣,可是她卻很快就恢復原有的笑靨。

「對………對啊!」

我突然覺得,為什麼每當我跟上杉同學講話的時候,說出的話總是跟個白癡一樣呢?(趕快說點別的東西,快啊!)

「啊,今天好熱哦,上杉………」

哇啊,我怎麼又問這麼愚蠢的問題,白癡!

「你應該穿短袖比較好………」看吧,又是一句廢話,智障!不過呢,雖然我的表現是那麼地丟臉,但她卻還是如此地溫柔,一點厭煩的感覺也沒有,總是露出她那迷人的笑容對著我。

「我很怕太陽曬耶!你看,只要稍微曬一下就紅成這樣,所以出門的時候都要做相當的準備,真不知該怎麼辦?」

「好,好像是耶!你要小心點哦!」

「啊?」我,我又說什麼了,唉,真是的!

「不舒服啊,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啊,沒有,是………是嗎?沒事啦!」

我的腦中又突然一片空白,所以就匆匆忙忙地跑開,使得上杉同學一臉驚愕的目送著我逃走。我怎麼又跟個害羞的小和尚般,又做出這麼丟臉的事啊!

那天,雖然上的是校外教學課程,但是我怎麼也聽不進老師講的任何內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山添老師的考試問題還是一樣的難,考試結束之後,老師要我們自己改自己的考捲,結果我一看,竟然是一張空白的考捲………

「啊………」

於是,我就帶著這份難過的心情走回去了。


8�2(EVENING)

「哇∼」

「完、完成了!」

這個,複製機器裡面是………!

「真,真的成功了!?」

沒錯,就是昨晚那台不斷發出怪聲,震耳欲聾的機器裡面,竟、竟然出現裸體的(剛出生嘛!)………上杉同學,是上杉同學耶!

「啊………啊………啊………啊………」

外形開始起變化了,到底是………

「啊………啊………啊………啊………」

我還以為故障了,沒想到………沒想到居然會成功!這………躺在我面前的竟然是胴體畢露的她,完了,我的血液怎麼急速衝進下半身。

「啊………啊………啊………啊………」

這台機器竟然把我心裡所想的東西複製出來,而且還這麼真實………它又開始發出怪聲了,上面的蓋子突然打開,裡面的複製人一下彈起,她那誘人的身體就重重地壓在我的身上。接下來,她的雙眼………慢慢地睜開。

「哇,哇,她看著我!」

這突如其來的感覺真令人百思不解,不過沒多久我就清醒過來,她撐起上半身,趁我還沒完全回神的時候朝著我猛親!

(嗚………哇………啊………啊………哇………啊………啊………)

突如其來的這個吻,讓我的兩眼直冒金星般的,精神為之一振,就好像她直接吻著我的鼻子;事實上雖然不是這樣,不過這難以抗拒的強吻,簡直………真是難以形容,好棒,好棒的一個狂吻啊!(老實說,她只不過是輕輕把嘴唇靠在我的唇上罷了。)

我的初吻就在這一個充滿薄荷的房間內被奪走了!只是,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嗯………」

我看來看去,總是覺得這個複製品跟真正的上杉同學有些不同。(然而事實上也是如此,因為真正的上杉是不會和我做這種事的啦!)這種複製真人的機器神奇得令人難以理解,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未來無性生殖複製機吧。

(說真的,這種無性生殖複製機,到底能複製百份之幾的本性到另外一個的身上呢?要是想在這本書裡做完全的解說是不可能,我只能簡單地說,應可以複製大部份的原性吧!)

「嗯………嗯啊………」

這………這香甜誘人的空氣………(我好像………快要控製不住了!)我已經,瘋狂的無法剋製了!(不行,受不了………哇啊!!)

到底是誰把這奇怪的機器搬進來的?沒想到竟然可以如此輕易地就複製出想要的對象………這在法律道德上難道不會出問題嗎?不管了,我現在只要享受眼前的幸福快樂就夠了,其他的以後再說吧。

「嗯啊!」

跳開剛才的疑慮,換我來控製主導權,用我那靈活的舌尖開始展開攻勢!而她也欣然地由主動進攻,轉變成慵懶地接受我的舌戰攻勢。

這是一場唾液的激戰,利用舌頭的作戰方式。該怎麼稱呼作戰的名稱呢?舌戰、蛇戰、法式接吻賽、親吻、口水交流、合而為一、兩個嘴巴的友好行為、還是其它的稱呼呢?我也找不出個適當的形容詞,總之,就是這樣的一種動作啦!

「嗯………」

我倆的氣息由不同的頻率轉換成同一個頻道,她濕潤的舌尖正與我飢渴的舌尖彼此交談著,就好像我的嘴裡正吸吮著這世上最甘甜的液體,並想把它佔為己有。就這樣,同一的呼吸頻道,加上舌頭的膠著激戰,兩個人再也難以分開………

在一場難分難捨的舌戰之後,我暫且先休息了一下,當我努力抽出陷入深淵的舌頭時,心中發出一陣雖滿足卻不太過癮的回音。

「呼………」

而她則像是還不滿足的樣子,將她的額頭輕輕地靠在我的額頭上,張大她那水汪汪的雙眼,一副渴望的眼神望著我。

她………這時的她像是在說話似地(我也不知道有沒有?)。而我只是癡癡地看著她,根本就沒有去注意周圍的聲響,一心一意地只想緊緊地抱住她,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在她身旁就夠了。顫抖的雙手不由自主地將她抱在床邊………然後用我那雙像是瘋狂猛獸的手,快速地脫去我身上的一切束縛。

(等一下哦,馬上就脫好!)心想著,不要離開我,這個可愛的女孩。

短暫的等待後,現在站在她面前的我,已經是個血脈賁張、毫無假像修飾的一個男人。也許是緊張或不好意思的綠故,她面前的我已經………全身血液直衝下體。我將她壓倒在床上,用顫抖不停的手指移向她的雙腿間………

(哇………好濕哦………)

女孩子都是這麼濕嗎?這種事情或許算是一種基本常識吧,但是對於不曾體驗過的我來說就不同了。第一次親吻如此美麗的女子,第一次這麼靠近心愛女人的胸部,而現在又能親身接觸到這裡………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第一次,簡直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般。

說到第一次經驗,在我面前的她也應該是一樣吧!雖然不知道真正她的本人到底是怎麼樣,不過眼前的她是我才創造出來的一個人,所以應該沒錯。

(上杉,對不起了,就把我當成破籠而出的野獸吧!)

可是,可是………我想在相同的情況之下,所有的男人對於我所做的一切,應該都可以理解與原諒,說不定還會比我可怕也不一定?

啊,真的好濕!原來………女人都是這樣子!比手指還熱的溫度………

我再把她扶起於床邊坐正,彎下我那僵硬的身子,並且撐開她緊靠在一起的兩腿,現在,出現在我眼前的就是………

(好………好美哦………)

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原來,女孩子的這裡是長這樣的啊!

雖然我早聽說過這裡的神秘與誘人,但卻沒想到,它比傳聞的還棒!這個部份的名稱是什麼呢?像是被割開的蚌殼,既柔軟又溫暖,兩片柔肉紅潤恰似舌頭,太美了!它的魅力緊緊地吸引著我的雙眼!

我毫不思索地就伸出手指,慢慢地靠近它,然後再輕輕地朝左右撥開………我發現原來它不光只有這一層而已,我還看到最深處的地方有個狀似薄餅,又像薄黏膜的一層。

(這就是所謂的處女膜嗎?)

我原本還以為它應該是一片類似大鼓表面的東西呢,沒想到它竟然會是這個樣子………這更引起了我的好奇心。當我的好奇心不斷湧出的同時,下體早已按捺不住,整個好比石頭般地堅硬挺拔………只要輕輕地握住,都會感到無比的興奮,受不了………!

(不行,我已經受不了了!!)

但,但是………一定要忍耐下去!我不想讓她因為這股刺痛的感覺而抗拒我,我一定要做到最令她舒服的準備運動才行。

(忍耐住,一定要強忍下去,加油啊!)

可是我還是剋製不住,面對著她,我以幾近野獸般地狂野動作拉開她雙腿展開進攻,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我了。

「啊………啊啊!」











0.0181410312653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