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租屋紀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個六樓加蓋的樓層、不到四坪大的雅房。

    夏天陽光直曬有夠熱;冬天北風吹來真是冷!

    如果不是房租便宜,再加上兩旁的雅房有兩位小姐住在隔壁,我真是想另外
其她的地方住。

    九九年的台北夏夜,到了凌晨一點了還是睡不著。

    隔壁的趙姐忽然敲響我的門. 趕緊穿好休閒褲邊想:什麼事情到這麼晚還來
找我?

    開門就看到趙姐驚慌失措的說:「我房間的玻璃窗被打破了…,能不能幫我
看一下…。」

    當然義不容辭的到趙姐的房間,從破掉的窗戶往外看,一片漆黑的防火巷根
本沒人,而且這裡是六樓耶,就算被人從一樓丟石頭,怎麼可能打的到窗戶?

    我把疑問向趙姐說一遍,趙姐說:「我也不清楚,而且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本文來自
跟房東講過,她也是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待了快十分鐘也沒有異樣,我說:「只能先把窗簾拉上,等明天早上再去把
玻璃補回來了,如果後面還有異樣,就趕緊敲我的門叫我來。」

    趙姐直道謝謝的送我到我房間門口,唉!也不過在隔壁而已。

    躺在床上才想到,剛剛怎沒注意看趙姐的房間呢?

    平白錯過一次觀賞女性閨房的機會,今晚只能在遺憾中睡過了…。

    咚咚咚!

    一連串的敲門聲把我從睡夢中打醒,看鬧鐘,也才一點半耶。

    正想破口大罵,趙姐的聲音傳來:「請你來一下好不好…,窗戶那裡好像有
聲音…」

    我才想到睡前趙姐發生的事,馬上沖到趙姐房間往窗外看到底誰是賊. 不過,
還是看不到什麼東西說,真是擾人清夢。

    不過這次我不想再放過任何機會了。

    我對趙姐說:「這樣也不是辦法,不然今晚我在這陪你好了。」

    但是心中還是七上八下的,萬一被她拒絕,那怎麼辦?

    趙姐說:「只是這樣麻煩你,我會不好意思…」。

    沒想到答案竟然是如我所願。

    也許在之前,每當在走廊或陽台相遇時的彼此的寒暄問暖當中建立了好形象
吧…

    她躺在床上,雖然穿著睡袍,依然將曼妙的身材,一覽無遺的收在眼底。

    躺在她的旁邊,小弟弟早就向著她敬禮. 我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旁邊躺著一
個女人,怎麼可能會沒反應?

    況且我躺上來時,趙姐也沒加以拒絕,應該也算是一種暗示吧?

    廿分鐘過去,就好像漫長的一世紀. 套句莎士比亞的名言:「Tobeornottobe

,that ‘sthequestion. 」

    最後,決定拋開所有的顧慮. 轉身向著右邊,面向背對著我的趙姐。

    雙手搭上了她的腰,傳來了輕微的顫抖。早知道趙姐沒有睡著。

    漸漸的往上摸到雙乳,輕輕的揉著。

    我猜趙姐大概想裝睡,另外,也許是隔著衣服的關係,沒有其他反應。

    左手已經被我身體壓在下方了,不方便移動,只能順勢將我的休閒褲拉下。

    右手開始將扣子一個個打開來,將睡袍順利往後拉開. 右手緊接著覆上趙姐
的右乳房,伴隨趙姐的悸恸,終於開始真正的接觸. 雖然陽台上晾著的內衣,顯
示趙姐是B罩杯。

    在床上的此時此刻,才能真正感受到的B杯的存在。

    對於小乳房,當然不能用對付小娟(另一雅房的室友)或小翠(女友)那種
對大乳房時壓時揉的手法。 成人

    當下採取另一種攻勢:對著敏感的乳頭或捏或彈。

    果然我的戰略是對的,趙姐開始發出呻吟聲。

    趙姐的右手突然搭在我的右手。

    彷彿是要阻止我動作,但是推掉我右手的力道好像只是形式性的而已。

    我輕輕的將他的右手提到我的髋骨,暗示他撫摸我沒穿褲子的臀部。

    而我也發覺夾在趙姐大腿的老二開始分泌。

    這樣的姿勢,讓我想到兩條狗在街上進行交配的樣子,只是我們是躺著的。

    趙姐的黃色內褲,被我褪掉後,老二更是毫無隔閡的被趙姐的兩條腿夾在陰
戶的下方,我並沒有順勢讓老二進入陰道,因為在對小娟或小翠時,我知道這樣
子會讓他們有期待被插入的感覺提高。

    安置好老二後,雙手也對B杯的雙乳展開攻勢。


    就這樣,三點的接觸,讓趙姐的提防開始崩潰了,因為我也受不了了。

    光只是雙手對趙姐乳頭的撥彈,就發現趙姐已經在拉床單。

    配合用老二在陰戶前的前後摩擦,更是讓趙姐的呻吟連連. 趙姐,你可知道
我每次在走廊或陽台上看到你,就會幻想你在床上吟叫的樣子?

    終於讓我在這時候讓幻想變成真實。

    我真的受不了了,調整姿勢,把槍口對準趙姐的陰道口,預備進行前進突刺。

    趙姐發現,立刻把右手托住我的髋骨往後推,把老二推離原本濕潤的地方。

    我很訝異,難道我的真實又要回歸幻想了嗎?

    趙姐坐起身子,把睡袍拉上身體,用伴隨呻吟的口吻對我說:「再下去,會
出事的,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我只好也起身回答:「那也算男朋友,一個星期只來找你一到兩次而已,更 成人
何況,不要再騙我了,那只是你的情夫,你是他們家庭的第三者,你們之間只有
非正常的關係而已。」

    趙姐很訝異的看著我說不出話來,我也知道他想問什麼. 我說:「你可能忽
略了,我們兩個房間只是木闆隔間,你和他在電話中吵架的談話我大緻都能聽到,
從談話內容和平時的表現,就能知道個大概一二。」

    趙姐的眼角開始泛著淚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我真是哪壺不開提哪
壺。

    我問趙姐:「難道你對我沒感覺嗎?」

    趙姐答:「要是沒有…,怎會讓你躺在我床上…」

    我說:「那就好了,我對你也是同樣的感覺,只要不讓你情夫知道我們的事
情就好了,可是你也要答應我,這事情也不能讓我女友知道。」

    趙姐問:「是你常帶到你房間的那個小女生嗎?」 成人


    我答:「他不小了,他大學快要畢業了,只是外表看起來很幼小而已。」

    趙姐說:「你很壞耶,想要兩個都有」

    我說:「你不也一樣,何況我本來就不是好人。」

    趙姐聽到我的自我解嘲,才有了一點點笑容。

    看到她的笑容,我說:「你笑起來真的很美耶。」

    慢慢的,兩條舌頭交叠在一起纏綿. 雙方都是帶著偷情的味道。

    說起來不怕大家笑,或許是談話轉移注意力太久,也會許是偷情的緊張,老
二始終半軟不硬的。

    我開始緊張起來,摸著小潤穴的右手,動作隨著情緒越來越粗魯。

    趙姐似乎有所發現,要我坐在床沿。

    而她也下了床,跪在我前面,在我兩腿之間開始吸吻老二。

    看著小弟弟在她嘴裡進出,一股酥麻的感覺沿著脊髓而上。


    我感動的差點要哭出來,因為小翠嫌髒而從來不為我口交。

    這讓我覺得,趙姐應該不只是外貿公司的職員,這麼簡單的身分而已。

    她口交熟練的技巧,推測或許在這之前,可能是…或許是…?

    但是大腦想不了這麼多,馬上被即將解放的感覺一湧而上。

    察覺情形不妙,迅速把趙姐的嘴推離小弟弟。

    弟弟在趙姐櫻桃小嘴的套弄中不只迅速脹大,差點在她面前洩了精。

    如此一來,當然不能馬上提槍上馬. 要求趙姐在床上躺下,換我來為趙姐服
務。

    或許是「閱人無數」?陰唇明顯比小翠及小娟來的黑及大。

    俯身在趙姐的兩腿之間,舌尖繞轉著趙姐的花蕊。

    沿著陰戶流下來的體液,毫不保留的送到喉嚨深處…!
成人

    而雙手也沒空著,穿過趙姐弓起來腿,手指對著乳頭進行彈捏攻勢。

    趙姐的呻吟,沒多久在三點的聯合攻勢下,轉變為浪淫聲。

    是時候了,趙姐從床頭櫃拿出了雨衣,坐起身來為老二穿上。

    當然我不會不長眼,在這時候提出怎麼會備有雨衣的傻問題. 提槍直抵洞口,
突破陰唇的包圍而直達深處。

    我和趙姐在抵達深處的同時叫了出來。

    我和她雙雙緊緊的抱著對方,都在享受這時刻的感受及感動。

    在後面的十幾分鐘的交合運動,過程中的感受我真的無法逐一形容。

    除了我往前挺進的動作外,也發現到趙姐扭動腰部迎合我的動作。

    到了最後的最後,也搞不清楚是我在搞她,還是她在搞我。

    隨著她閉起了雙眼、淫叫聲慢慢減小,確定趙姐到達高潮後,老二才經不住 成人

酥麻的感覺,在趙姐的陰道中解放了熱滾滾的精華. (當然,還是射在套子裡)

    這個夜,我頭一遭沒有回到我的房間睡。

    而趙姐,從此正式在我生命裡,開啟了新的章節…。

    —————————————————————————————————
———

    和趙姊共度一夜春宵後的幾天,每次走廊上相遇,都會不自覺的臉紅,反倒
是趙姊,與我見面還是一如往常,就像那天夜裡的事情不曾發生過一般。

    一周後的今天,下班後回到租屋處,面對著大樓的門口,翻著提包找鑰匙,
從後面追上來了一個穿西裝的中年人,直接用鑰匙將門打開,他反手把門拉上的
時候同時對望,就認出是趙姊的情夫。

    我示意我也是要進去,門由我關上,就這樣他超前我四個階梯的距離,一路

走上六樓的加蓋層,也是我租屋的地方。

    往走道上,見到趙姊的情夫輕敲她的房門,回房後,隱約聽到趙姊開門後的
驚喜聲音,想到稍後他們兩個又能盡情地交合,老二就不自覺地挺起來,小翠暑
假回去中部老家,遠水救不了近火。

    打開彩虹頻道,聽著喇叭傳來呻吟聲,欲火更是旺盛,只是想到這回和趙姊
作愛的是他的正牌情夫,就沒啥打手槍的情緒. ……

    晚間七點多,飯後站在陽台等消化,難得夏夜有那麼一絲涼風,站在陽台是
另一種享受。這時候趙姊剛送情夫出門,我們又在陽台打招呼。

    「吃過飯了嗎?」趙姊好像關心我地問著。

    「嗯,剛用完餐,在這裡吹一下風,房間有點悶。」

    趙姊說:「耶!那要不要到我房間坐一下,我房裡冷氣正強著。」
成人

    我想,冷氣我房裡也有呀……,難道吹你的冷氣就不會悶嗎?不過想歸想,
我還是想到趙姊的房間,看看有沒有機會再續前緣……

    「可是,你那位先生在,應該不方便吧!」我故意問著。

    趙姊說:「他已經回他家去了,剛剛才送他走,已經沒有關係. 」

    最後一句話,讓我覺得意有所指。

    「嗯,那就坐一下,不好意思喔。」

    進入趙姊的房間,床上有些凌亂,顯然剛剛一定有「大戰」過一場。趙姊脫
下外套,我還有點驚訝,外套下面只有一件單薄的青色睡衣。與其說睡衣,還不
如說是情趣內衣。上身部分較窄,可以襯托出趙姊的腰身和胸圍,兩邊的乳暈,
在薄紗之下若隱若現的。裙邊帶毛,一件普通款式的丁字褲呼之欲出。

    趙姊打開冰箱問道:「想喝什麼?」

    趙姊背著我彎下腰在冰箱裡面尋視著,又圓又大的臀部在我面前。如果這時
候順勢插進去,那種滋味一定很棒的,想到此處,老二又開始不安分了。

    最後趙姊指著海X根,再次問到:「啤酒好嗎?天氣熱的時候喝很過瘾」。

    我連忙點頭說好,視線差點收不回來,趙姊好像知道我在看什麼. 在梳妝台
前的椅子上坐下,趙姊就直接坐在床緣邊一起喝著啤酒。趙姊兩腳交叠,大腿有
一大半都露在裙外。

    先喝個三大口啤酒壯壯膽色,我開玩笑的問:「床上沒整哩,你們剛才有嘿
咻喔……」。

    「唷!吃醋啦!你現在才知道嗎?少來了,他來找我,你就該知道有這回事
啦」趙姊反而不掩飾的回答我。

    這樣豪放的女人,如果我再拐彎抹角,就太不上道了。

    我起身走到趙姊旁邊坐下,說:「這星期以來,我每天都好想你耶。」


    不知道是酒的關係,還是我說的太露骨,趙姊臉上一陣潮紅. 「不是想我吧?

    是想和我做吧!」

    我答:「隨你怎麼說,我現在就是想要你。」

    手掌貼在趙姊的大腿,沿路摸到三角地帶。

    摸著陷入溝槽的丁字褲,感覺已經濕漉漉。

    「嗯……嗯……喔……啊……」趙姊已經忍不住呻吟。

    「怎會這麼濕勒?這是之前濕到現在的吧?」我望著趙姊朦胧的眼神問著。

    趙姊答:「嗯……嗯……是啊……你。不要……嗎?」

    「當然要啊,可是你還行嗎?」,我的手持續隔著丁字褲揉著陰蒂。

    「老……實說. . 嗯……嗯……從剛。阿……阿。才那場,我……還沒滿足
……

    喔……還沒. 高。潮」

    「啥!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居然沒讓你滿足,那是不是男人啊?」我回答

著。

    趙姊說:「你別笑他,他是……嗯……給錢來……啊……享受的,當然很少
……

    喔……在意我……嗯……的感覺. 」

    趙姊慢慢站起來,走到梳妝台前,把丁字褲慢慢的褪下來。脫丁字褲的過程,
那種姿態真是誘惑極了。趙姊坐在小椅子上,然後把雙腳弓起來,讓腳掌與臀部
一同貼在椅子上。這樣的姿勢讓陰戶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面前,陰戶因為濕潤而
閃亮著。趙姊用一種亟帶誘惑的眼神,示意接下來換我。

    用著連走帶爬的跪姿,將臉湊到到陰戶前,用力的吸聞著濕潤的陰戶,飄散
出來的氣味。那樣的香氣,讓老二硬到不行,我伸出了舌頭,用舌尖舔動著趙姊
的陰蒂。

    趙姊發出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喲……好……好……喔…


    啊」。 本文來自

    感覺陰蒂被我舔的又硬又腫,就把整個嘴唇貼上趙姊的陰唇,來個強力的K
ISS。

    對著趙姊肥厚的陰唇又吸又舔的,趙姊性奮的用兩只手將我的頭用力壓往陰
戶。

    「要……啊……啊……這樣……喔……我……受……不了……了……啊。嗯」

    趙姊再度狂叫著。

    我捲起了舌頭,成為空心條狀,盡量往陰道裡伸伸縮縮. 「啊……嗯……太
……

    棒……了……這樣……嗳呀……嗯……」

    慚愧的是,舌頭伸伸縮縮太久,舌頭也發痠了,只好改變愛撫方式。再次用
舌頭舔著陰蒂,右手伸出中指抽插著陰道。隨著抽插頻率的增快,愛液沿著中指
流了下來。

    「棒透……了……我……喔……嗯……感。覺好。唉呦……強……烈。阿…
…」
本文來自
    原來流下來的愛液,突然噴了一陣,趙姊的雙腿也一陣的痙癵. 「啊……我
……

    喔……我快要……來了……好棒……阿……喔呦……來了……

    來……了」

    在第三聲「來了」的時候,趙姊攤在椅子上,一陣陣的抽蓄後,無法動彈。

    只聽著趙姊嬌喘連連,一時之間沒法回神似地閉著眼睛,好像還停留在高潮
的那一刻。我也褪下了運動短褲,毫不客氣地坐上梳妝台,兩腿往外張開,露出
又熱又硬的雞巴。

    拉起趙姊的纖纖小手,握住早已腫脹到受不了的老二,雞巴傳來一陣涼快且
舒服的快感。或許是趙姊感受到手上傳來陰莖的熱度,張開了微閉的雙眼坐起身
來,趙姊左手不自主的套弄老二。我坐在梳妝台,趙姊坐在小椅上,這樣的高度
使我的下腹剛好對著趙姊的胸部。套弄的速度在短時間內逐漸加快,搞的整條陰

莖怒首昂揚. 這樣的快感讓我閉起了眼睛,盡情的享受趙姊的服務。

    我半呻吟地對趙姊說:「你的……手技……啊……真巧……真是……嗯……

    妙!……」。

    「這樣就滿足啦,還有更好的唷」趙姊剛說完,俯身用她的小嘴,將整個龜
頭含進去。

    不過趙姊沒直接用嘴套弄陰莖,只是單純的含著龜頭. 可是龜頭傳來陣陣的
輕揉包圍的感覺,原來是趙姊用舌頭左右般地舔動著嘴裡的龜頭. 「喔……喔…


    天哪!……太舒……服……啊……啊……」我真的呻吟出來了。

    後來,趙姊又加進用嘴套弄的動作,終於讓我受不了,老二漸漸傳來酸麻感,
是噴精的前兆。

    「啊……啊……不……好了……停……喔……停下來……啊……快要。嗯…



    高潮……嗯……了……」我呻吟的求饒著。

    趙姊依然不理會我的哀求,把套弄的速度提升到最高點. 快感持續擴大,以
緻於令我恍神的手足亂蹈,梳妝台上瓶瓶罐罐的化妝品震亂在桌面上。心想,完
了,這回糗大了,這麼快就被套弄出來,必須趕緊停下來,否則這麼早就繳械真
是太沒面子啦。

    但是想歸想,從所未有的快感讓我捨不得將陰莖抽離趙姊的櫻桃小嘴。最後,
龜頭累積了大量又酸又麻的能量,終於一股腦地將精液急射而出,分成五波匯入
趙姊的嘴中。一陣暈眩,且又讓我小喘著,這次的口交,讓我十分地盡興. 趙姊
小心翼翼的將頭往後仰,讓老二脫離趙姊的小嘴,並由手邊抽出五六張的衛生紙,
層層交叠地托在掌心上。

    我滿懷愧疚(太早繳械了)的看著趙姊,而趙姊也是小嘴微張地望著我,精
液沿著嘴角泊泊地流下來,滴到趙姊手上的衛生紙中。

    [ 全文完]














0.013380050659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