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斷了腿的小女生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當我第一眼見到小月的時候,我怎麼也想不到我會和她——一個已斷了腿的
小女生發生肉體上的結合,我也從來不知道一個身體殘廢而心理健康的女孩子的
心思。

  事情還得從我參加工作開始說起,大學畢業後我在一家效益並不很好的國營
單位上班,我並不是學計算機專業的,但工作經常用到它(我是學實用美術設計
的),而且我很有興趣學,因此兩年後,我的計算機已經小有名氣了。為了讓自
己多份收入,我想找份兼職做。正在這時一個同事說她有個朋友想找個家教,於
是我去了。

  第一次到小月家,我只知道小月是個十七歲的女孩子,她的父母對我很客氣,
當時我很奇怪為什麼沒見到小月,直到她母親把我帶進她的房間時,我吃了一驚,
小月坐在床上,邊上放著一個輪椅車,屋子布置的很別緻,沒有少女常有的偶像
的貼圖,有的只是田徑的圖片,很多很多。小月長的不是很漂亮的那種,但很清
秀,還帶有很濃的哀愁,一雙眼睛很大也很黑,嘴唇薄而小巧,身體很削瘦可胸
部卻很豐滿,我想,要不是那該死的車禍壓斷了她的小腿,她一定已經有很多男
人追求了。初次的見面我並沒有就開始講那些無味的DOS 、WINDOWS ,我只是給
她講了很多笑話(我很有幽默感的),現在記不清了,只記得那天小月很開心,
只記得我走時她母親說真謝謝我,因為她們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聽到小月的笑聲了。

  隨著我給小月帶課的時間的延續,小月似乎已經把我當成她能夠和外界溝通
的唯一的途徑,她和我在一齊很愛笑,也很欣賞我會那麼多她不知道的東西,有
次竟很坦率的半開玩笑的說很喜歡我,如果自己很健康會做我的女朋友。我也只
是當玩笑,告訴她生活沒必要那麼悲觀。

  不過真正的事情還得從那個晚上說起,那天小月的父親加班,母親也出去串
門了。我給小月講計算機,可講了半個多小時就覺得小月似乎很難受樣子,我問
了幾次她都不說,我說休息一下吧,小月臉漲的通紅,才小聲對我說:" 豐哥
(我讓她這麼叫的,我不想糟蹋老師這個名詞),我想上廁所。" " 那就去吧!
" 說完了我才發現自己說時忘了她是個下肢無法行走的人,我試探著說:" 我背
你去?" 小月害羞的點點頭,我輕輕的把小月抱了起來,小月把頭埋在我的懷裡,
我一下子聞到了一個少女的那種體香,感受到一對少女豐滿的乳房緊緊的壓在我
的胸前,我深吸了一口氣,把她抱到衛生間,把坐式馬桶蓋打開後,我才發現真
是不知怎麼辦了,這時小月輕輕說:" 豐哥,你就把我當妹妹吧,我……" " 你
不會認為我……" 我激動的說" 不會" 小月話音很小但很堅決。我於是讓她坐在
馬桶上,將她的皮帶解開,那一刻我永生難忘,把她的長褲脫下來,但沒有一次
就脫光,也許是我想看看她的內褲樣子,小月穿的是那種很保守的內褲,比較長,
我於是又急忙把她的內褲脫了下來,做得很慢很慢,小月只是靠著我,很乖,象
個小綿羊,當我的手接觸到了她的雪白的臀部時,情不自禁地放膽用手摸了一上,
小月的身體抽搐了一下,並沒有絲毫的反抗,於是我大膽的用手在她的屁股上輕
輕的撫摸,我想我並不是一個下流的人,只是面對一個懷春的少女,面對此情此
景男人都會這樣。小月開始輕輕的顫抖,我就勢把她的內褲又往下推了一段,手
指也從她的滑嫩而豐滿的兩屁之間向前摸進,那是一叢軟軟的短短的陰毛,我用
手指輕輕的理著它們,輕輕地揉著她的會陰部,另一只手同時輕撫著她的長長的
秀發,:" 豐哥,別這樣,別……" 這種聲音不但阻止不了我反而更刺激了我,
我的食指往後一滑,那是一瓣可愛的菊花,洞很小也很光滑,我在上面很溫柔的
轉圈撫玩著,小月隨著我的節奏呻吟著,我知道她已經大半被征服了,於是我突
然手往下一沖,一把抓住了她那最神秘的處女地,小月輕輕叫了一聲,開始扭動
著身體反抗,我的一支胳膊緊緊的擁住了她,另一只手一點不放松的輕輕分開她
的陰唇,用手指來回戳動著,我感到我的手指上已經沾滿了濃濃的愛液,她的小
小的嫩穴也完全被這種沾液沖滿了。

  " 月,我愛你!" 這句話就象一枚定海神針,小月不掙扎了,只是無力的抱
著我喘息著。我開始揉捏著她的陰蒂,不斷的撫摸著她的大腿根部,偶爾會用我
的整個手掌握住她的小小的陰戶,小月這時緊緊的擁著我,兩只手本能的伸進我
的衣服裡撫摸著我的上體,我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欲望,把褲子的拉練解開,把
小月的小手放了進去,小月喔了一聲但沒有把手拿開,當小月清涼的小手握住我
那灼熱而堅硬的陰莖時,我的手指也瘋狂的揉著小月的花心。

  " 月,用嘴含住好嗎?我好難受。" 我輕輕的咿語著。

  因為只有這樣我才有一些發洩的感覺,我全身的血都沸騰了,象要暴了似的。
也許是我知道在我面前是一個完全干淨純潔的少女吧!突然我覺得陽具一熱,啊!
那是小月的小嘴,我的雞巴在她的口中漲大著,我見到那個櫻桃小嘴在為我含吮
著陽具,而且是那麼的盡心,小月閉著雙眼,滿臉已泛起了桃紅,我輕輕的把我
的肉棒從她的嘴裡抽出又緩緩的插了進去,這時我聽到很悅耳的吮吸聲,是天底
下最好聽的音樂。我又睜開了我的雙眼,看到了我紅紅的粗大的肉棒在小月的小
嘴中一進一出,分外好看,於是又把小月的另一只手抓住放在了我下面的兩個蛋
蛋上,小月輕輕的撫摸著它們,我雙手抓住小月的頭部往我的下體上按著……

  " 啊!……" 我大叫了一聲,濃濃的白色的精液一股腦全射進了小月的嘴裡,
我急忙拿了出來,這時我看到小月張著嘴,嘴中含著我的白色的精液,不知所措
的呆了。

  " 月,吞下去,這些都是我的愛。" 說完我輕輕的吻著她的面頰。我看到小
月的小嘴閉上了,慢慢的吞了下去。我一把將她摟在懷裡。

  " 豐哥,我愛你,真的,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我……" 小月哭泣著說。

  我只是把她緊緊的抱著說:" 我也愛你。" ……

  從那一晚上之後,我就正式的進入了一個少女的心扉,可以說我在精神上已
經擁有她了,我並不急於和她做愛,我想應該把她留到一個最有意義的日子。

  以後還是象以前一樣,我每周一、三、五晚上都會去給小月教計算機,不過
只是比以前多了一些內容——能愛撫這個已經懷春的少女。每次小月都會在我進
來後把門反鎖上,她的父母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正常,也許是因為小月以前做事
有些古怪,也許是他們的確認為我是一個正人君子吧。

  一次,小月在我身邊撒著姣,我看著她的雙眸,比以前多了一些,是欲望。
少了一些,是對自己不幸的哀愁。

  " 我要坐在你身上學" 小月笑著說。

  我把小月輕輕的抱在我的懷裡,當她豐滿的屁股壓在我的雙腿上時,我的小
弟弟很快的勃起了。

  " 月,經常會想我嗎?" " 想,我昨天還夢著你了,你真好,我真的很愛你
的……" 還沒等她說完,我已經用我的雙唇壓住了她的香唇,我的舌頭貪婪的在
她的嘴裡舔舐著,她的潔白的牙齒,她的濕濕的溫溫而小巧的舌頭,舔著她口腔
中的一切,吞咽著她口中的玉液瓊漿,小月在我懷中發出了低低的呻吟,我又用
唇輕撫著她的耳垂,它們都很性感,但不是那種色情網頁上的性感,是很甜的那
種。

  " 豐,我愛你,不要離開我,我……" 我吻著她的面部,頭髮……我的左手
也慢慢的解開她的衣扣,一件,兩件,很快我就碰到了她豐滿的雪白的乳房,很
光滑。小月並沒有帶著那該死的胸罩,後來她和我說她只在我來的時候不帶,因
為她已預感到要發生些什麼,她想讓我好好的看看她。我小心的用手掌托著它,
手指逐漸地摸向她的小小的乳頭,當我的手指捏住它時,小月渾身抖動著,就象
打了個寒顫,小月的乳頭不是很大,就象她的耳垂,軟軟的,柔柔的。我來回戳
著它,手掌也逐漸的加大了力,在它的乳房上捏著,我看到剛才豐滿結實的乳房
被我的手壓迫了很小的一塊,由於這種壓迫使乳頭的粉紅色開始加深,當我把手
放開時,她又成了一大塊讓我心動的富有彈性的奶子,我就這樣來回玩弄著,看
著小月興奮的表情,還有低低的叫聲,我真的覺得有什麼比征服一個少女更爽的
事情。

  " 很舒服吧,很需要嗎?" 小月使勁的點著頭,一只手抓著我的腿,很用力,
可我沒有痛覺,只有一種快感。我一口含住了小月的乳房,她情不能自已的叫了
一聲,這一下嚇了我一跳,小月也很快把自己的手壓在了嘴上,怕屋外的父母聽
到了,我停了一下,發覺沒有動靜就開始使勁的吮著她的奶子,我用舌頭轉著圈
舔著她的乳頭,盡量不讓自己的牙齒弄疼了她,張開了大口把她整個左乳全吸了
進去,很用力的吸著,吮著。小月突然把我緊緊抱住,一口死死的咬住我的右肩,
隨著我的用力,她也竟咬著我,我明白她太興奮了,太想大聲叫了,我的這種痛
又深深的促使我很盡力的舔、揉、輕咬著她的白白的奶子。

  " 這邊有些疼了,換一個好嗎。" 小月在我耳邊低語著。

  我又開始撫玩著她的右乳,這時我才看到小月的左乳已被我咬得很多的紅紅
的道道,但在白晰的膚色襯托下格外的美麗,銷魂。她的乳頭已變得很堅挺,我
想和我此時的雞巴一樣,紅紅的,硬硬的,很想進入一個洞裡。小月的乳暈很小,
整個乳房往上翹著,似乎是對任何撫摸它的男性的不屈的挑戰。我開始覺得有點
累了,我把小月抱起,很小心的放在了電腦桌旁的床上,這樣我可以同時用兩個
手玩弄著她的兩個乳房,我的嘴來回在兩個奶子吸吮著,雙手撫摸著她整個上身、
腹部,可每次到了腰部時我會又向上移動著。

  " 豐哥,我要你,我要……" " 想和我做愛嗎?想不想?讓我擁有你的身體
" 小月不斷的點著頭。

  " 說出來,我想聽到你的聲音。" " 我不會,我……" " 說:我想和豐哥做
愛,我想你進入我的身體,我想你操我。" 我變態的低叫著。

  " 我想和豐哥做愛,我想你進入我的身體,我想……" 後面的話我根本就聽
不清,我想她到底是個處女,能說出這些已經很難了,我把她的腰帶解開,將小
月的褲子熟練的脫下,但只脫到膝部。一是我愛這樣有些神秘感,另則是小月小
腿已沒有了。我開始隔著她的內褲挑逗著她,我用手在她的檔部緩慢的撫摸著,
輕揉著,又用嘴唇舔著她大腿的內側,小月的頭左右使勁的擺動著,我把邊上的
被子打開,蓋在她的頭上。

  " 想叫就叫吧。" " 豐哥,別摺磨我了,我要你,你占有我吧,我想要。"
小月扯下被子對我說。

  我把她的內褲也脫了下來,小月的陰戶很美的,陰唇厚實而柔軟,向內褶起
就象個小女孩的咪咪,它被一層淡淡的細毛覆蓋著。我輕柔的分開它的粉紅色的
大陰唇,輕輕地舔了幾下,然後將她的陰戶向上拉開看到了一個紅色的小突起,
那是她的陰蒂,為了不弄疼她,我把手指在口中含了一下,輕觸在那可愛的陰蒂
上,慢慢地挑逗著、撥弄著。同時我的嘴在她兩腿間的內側吻著,舔著,用舌頭
在上面畫著各種圖形。

  小月的身體象蛇一樣扭動著,我看見她的手緊緊地抓著床單。我繼續玩弄著
她的陰部,我開始用舌給那道紅紅的小縫一些刺激,小月情不自禁地繃緊身體努
力挺著陰部,極力想靠近我的雙唇。我一口含住了她的陰唇,用舌頭分開她的大
陰唇,小月的雙腿開始努力的主動分開,我來回在她的陰蒂上滑動著,她的陰蒂
慢慢地變得堅硬起來,就象一顆紅色的小珍珠,我用力的舔著,極力將它摁回到
包皮中,小月緊張的將臀部挺向空中,我絲毫一放的含著她的整個陰部,我的口
中一下了就被她的陰精充滿了,我的雙手也不斷的在她的乳房上瘋狂的的捏著,
如果說剛才還是一種愛撫的話,這時的我就象是摧殘揉擰著一朵花瓣,小月在被
摧殘中使勁的叫著。我的舌頭使勁伸向她的陰道,極力插的更深,這時我感覺小
月的手壓著我的頭,她真的是太想讓我插進那個小洞了。

  " 豐哥,進來吧,我需要" 我快速的脫下了自己的褲子,將它們扔在了一邊。
為了減輕插入時的不順,我把那早已是滾燙的雞巴拿到月的嘴邊。

  " 小月,把嘴張開。" 小月很溫順地張開了小嘴,我把我那粗大的陽具一下
了塞了進去,由於一下子插的太深,小月嘔了幾聲,還過很快她就很自如的開始
吸吮品嘗了起來,我的雞巴一會兒就凝著小月的口水,看著她那麼貪婪的舔著,
看著她嘴邊的白白我的愛液,我的臉上泛起了滿足的笑容,一個十七歲成熟的少
女太需要性了,但是只和她所深愛的人才願做任何可能原來認為很下流、骯髒的
事,這就是女人。我此時的手也不停的揉著她的陰部,但手指並沒有插入,因為
我想用我的強壯的陽具來撐開這個小小的門縫。

  看看也差不多了,我把陰莖從小月的嘴裡拿了出來,把她的雙腿分開,我知
道處女的陰道是很緊的,於是用手指先把她的陰唇分來,我的龜頭很快在她的陰
道口邊停了下來,我不斷的用龜頭在她的陰道口上下來回摩擦著,小月咿咿嗚嗚
的哼著,看著她臉上充滿渴望的神情,我用手扶著我的硬雞巴緩緩的差了進去,
剛開始還是很順的,我就覺得好象自己的陰莖頭部被套上了一個環,那種感覺我
至今都難以忘記,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男人們總想操一個處女的原因吧。我看到小
月臉上有點痛苦的表情。

  " 有點疼嗎?" " 還很漲。" 小月點了點頭" 忍一下,過了會很舒服的。"
小月點了點頭,此時我的陽具才進了不到一半,我用手又揉了一揉她的陰部,很
快我的小弟弟感受到了一層阻力,小月輕聲呻吟了一聲。

  我想這事一定要速戰速決,我深吸了一口氣,腰上一用力,只聽見月輕聲哀
鳴了一聲,我的雞巴已經全部插入了她的陰道,那種舒服是任何語言所難以形容
的,我趴在了她的身上,並不著急抽動,只是把月的屁股托起,用手指在她的肛
門上撫摸著,小月又慢慢興奮了起來,此時我開始抽動了起來,小月也隨著我抽
動的頻率搖著自己的臀部,她的狹小的陰道緊緊的握住了我的雞巴,雖然抽動時
我也覺得有點不適,但那種刺激很強烈,我操的越來越快起來,低頭看著自己的
雞巴在她的小穴裡來來去去,進出自如,真是爽極了。由於小月的陰道太緊,對
我的壓迫很強,我並沒有干很長時間就射了,當我對小月說我要射精想抽出來時,
小月緊緊地抱著我" 不要,我要你在我身體內射精,我要你的精子,我要你的一
切。" 於是從我的陰莖中射出的強勁的液注在她的陰道中噴射出來,射在了她的
子宮口,小月兩腿緊緊的夾著我的雞巴,很久都不讓它出來,我輕輕的撫摸著她
的身體,這時才發現在床單上有幾點很鮮紅的處女血,我吻著她,感覺到她已經
完全是我的性寵物了,事實也是這樣,從這天後小月真的離不開我,離不開性了,
我們會經常的做愛,我會在教課時中途停下來,躺在床上把褲子脫了讓她舔我的
雞巴、大腿、睾丸甚至是肛門,小月都會很開心的為我服務著,我會用手輕撫著
她的長髮,小月趴在我的兩腿間很陶醉地吮著我的雞巴,當我的性沖動來了時,
我就會把她抱到床上一把拆掉她的褲子,分開她的雙腿,使勁的插進她的小穴,
我會很瘋狂的操著她,然後讓她說一些能讓我興奮的話。

  " 豐哥,使勁操我吧,搞我吧,我願意你插我,我是你的奴隸,僕人。" 小
月有一點電受虐的傾向,每次這樣的粗暴都能讓她達到性高潮,會讓她昏死過去,
不停的說自己死了。

  所有這樣原因只有一個,她太愛我了,只要是我身上的東西她都願意品嘗。
女人是為了情而性,男人卻是為了性才愛,這可能是上帝的一種有意思的安排。

  我也知道在她十三歲發育後,她就渴望和自己所愛的男人瘋狂的做愛,沒想
到第二年就遇上了車禍,本來心已死的她又被我的成熟的性緻激活了,她的本性
也在我的面前表現的淋漓無比。有時我也會讓她象狗一樣趴在床上,我會坐在她
的身邊,用手輕輕撫摸她豐滿的屁股,大腿根部,然後從她的兩腿間的胯部伸過
去玩弄著她的陰部的任何一個部件,我又體會到一個女人臣服於男人的樂趣。

  不過,不久我就開始有點膩味這種陳舊的性愛,同時我的家教期也要到了,
可小月還依然是我的情人,我會經常看看她,和她做愛。我曾想把她娶回家,小
月卻並不同意,她不想托累我,不想受到我們家的反對,只是說希望我能經常陪
陪她,帶她出去玩一玩。後來她父母似乎覺得我和小月的關係不一般,但並沒有
阻止我們的來往,因為只有我的出現給小月生活帶來了歡樂。
















0.0103950500488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