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音樂教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輪姦遊戲嗎?雖然不能真的那樣做,可以做到差不多的樣子。但是真的做 到輪姦遊戲,我的復職沒有問題吧?」
在新司的追問下,野村也騎虎難下的回答說:「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野村和羽生還不相信新司真的認識那個美女。
「不過,還是要羽生做證人,不能以後說讓我復職是一句玩笑話。」
「你已經說太多了,現在拿出她是妳的奴隸的證據!我跟著你去公寓,然後 說那是一句玩笑話,就沒有意思了。」
新司聽到以後,從口袋裡拿出遙控器放在桌子上。
「今天是調教暴露以外,還要調教肛門,把電動性具塞入她的肛門裡,讓她 跳舞看看吧!」
就在新司壓下開關的剎那,坐在沙發上的美女突然抬起屁股,握緊拳頭,咬 緊牙關,像要忍耐什麼似的開始搖動屁股。
「繼續下去會讓其他客人疑惑,就在這裡停止吧!」新司關掉開關,美女無 力的垂下頭坐在沙發上。
「如果還不相信的話,給你們看很有趣的東西吧!」
新司從西裝內口袋拿出幾張照片時,二個人的眼睛都驚訝的睜大。
照片上的女人就是那個美女,但一絲不掛的像模特兒一樣擺姿勢,或雙手綁 在背後站在鋼琴前。也有黑毛掩蓋恥丘的照片,和剃過毛露出幼女般沒有一根毛 的照相。但每一張照片上的表情都為羞恥難過的樣子,絕不像是表演。
「這是我們第一次玩的紀念照片,羞恥的表情很逼真吧!有這樣的證明還不 相信嗎?」新司從他們手裡拿回照片,像一個勝利者。
「看這種樣子不是說謊。」
「我們承認那個女人受到妳的調教。」
野村和羽生都承認自己是打敗了,但還是心裡有疑惑。
「真不明白,像你這樣的男人,怎麼能把那樣的美女弄到手的?」
「說起新司的優點,只有像馬一樣的那個東西了。難道是她愛上妳的大傢夥 了嗎?」
新司說:「從開始知道是遊戲就不好玩了。這樣吧,一句話不說,你們就把 她綁起來,讓你們再嚐一次七年前輪姦時的滋味。」
「傻瓜!你不要大聲叫,櫃檯那邊會聽到的。」
「那是年輕時犯的過錯,以後不準在有人的地方說這件事。」
二個人急忙阻止新司說下去,但心裡都開始異常興奮。
在缺乏理智的高中時代,能把一個穿學生製服的少女輪姦,可是現在成為有 將來的白領階級,就沒有勇氣做那種危險行為了。但也因此,對被禁止的行為產 生強烈願望,更何況對方是勝過演員的美女。充滿氣質的美貌,和不相配的誘惑 性服裝,如果是被迫的,自然能了解狀況。
在保證安全下能參觀類似強姦的行為,或參加輪姦遊戲付出任何代價也不可 惜,更何況對方是比明星更美的女人,不配合高雅面貌的挑撥性服裝,知道是受 到新司的強迫也就不能怪她了。在輪姦遊戲的機會後,和新司一起調教這個美女 也不是夢想,想到這裡興奮的顫抖。
「事後她不會去控告吧?只要沒有後遺症,你復職的問題我會想辦法的。」
經過野村追問,新司挺起胸脯回答:「不要小看我,我可是她的飼主,奴隸 怎會控告主人。我和她先走一步,還要繼續調教,你們悄悄跟到公寓來吧!」
百合一個人等的時間大約三十分左右。不過,受到淫邪眼光的視姦,還要跳 扭屁股舞,她已經完全沒有時間觀念了。
等到新司回來時,用很小的聲音訴怨:「我快要羞死了,辦完事就快一點讓 我回去……」
「把自已的乳房或大腿給大家看,妳的陰戶也已經濕淋淋了吧?」
受到新司的揶揄,百合興奮的美麗臉孔更紅潤。在男人好色的限光集中在她 的乳房或大腿上時,除強烈羞恥感以外,還從身體裡產坐異常的快感使下體麻痺 能使被虐待的官能騷癢的暴露的快感,必然會催促花蜜湧出。如果讓她繼續坐在 這裡,花蜜會順著陷入肉縫裡的繩子流到大腿上,說不定會弄濕沙發了。
「在回去之前,讓妳多享受一下暴露狂的快感。」新司在百合的身邊坐下, 準備要解開上衣最後一顆鈕扣。
「饒了我吧,千萬不要那樣……」
「妳還想跳扭屁股舞嗎?」說完威脅的話,新司開始撫摸乳房。
「那些人是為了看妳的暴露度增加每天晚上來這裡的,讓他們的期盼落空, 太可憐了吧!」新司一面說,一面解開最後的鈕扣,形成前面完全暴露的狀態。
「在到達公寓之前要完全暴出乳房。妳只要掩飾一點,我就壓下開關。」
新司這樣命令後,抓住百合的手臂站起來。
一群客人、老闆、以及野村和羽生等,都像作夢一樣的看著百合完全暴露出 乳房,和新司手挽手走出去的樣子。
「記在我的帳上。」新司對老闆說一聲,然後對野村和羽生擺一下手,享受 名演員退出舞台時的快感走出去。
深夜在街上走的行人雖然較少,但並不是完全沒有人,從前面過來的人,或 對迷你裙的背影引起好奇心的男人追過去回頭看,看到上衣完全撇開的美女,露 出雪白豐滿的乳房,沒有一個不做出驚訝的表情。
雖然是在深夜,幾乎是半赤裸上身的樣子,使百合感受強烈羞恥外,陷在肉 縫裡的繩子走路時磨擦到敏感的陰核,下體完全麻痺,如果不是靠在新司身上, 幾乎無法走路。
這時侯新司看到百合的雪白大腿上流下花蜜:「妳真是淫邪的女人,在街上 露出乳房會那樣高興嗎?還要流出淫水。既然這樣喜歡裸體散步,就多走點路, 讓妳高興一下吧。」
轉入巷子裡後,除路燈的暗光外,前後都沒有看到人影,新司把百合拉到路 燈下,回頭看到野村和羽生跟來,就小聲命令百合說:
「現在不用擔心有人看到,只露出乳房妳還不會滿足吧?把裙子拉到腰上, 把屁股完全露出來。」
「啊……不要……」百合發出尖叫聲,因為肛門裡的電動性具隨著沉悶的電 動聲開始蠕動。
「妳若大聲叫,房子裡的人會聽到,妳露出屁股我就解開繩子。在妳答應以 前,就乖乖的扭屁股吧!」
在新司警告她不準叫後,百合把嘴唇咬的快要流血了,想忍耐那種淫邪的刺 激,但還是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的屁股扭動。
「饒了我吧……我聽你的話,快停止吧……」
當屁股裡的東西停止蠕動,百合只好慢慢拉起裙子。
在路燈下露出有繩子陷入肉縫裡的下體,想到不知何時會有人看到,身體都 幾乎站不穩。在這樣的恐懼和羞恥中,被虐待狂的官能開始炙熱,流到大腿上的 花蜜量也增加。
「妳真是無藥可救的暴露狂,流出這樣多……」從百合的屁股上解開繩子的 新司又突然說:「好久沒有做母狗調教,就這樣露出屁股爬到路口吧!」
「這樣……太過分了,不知什麼時候有人出來。求求你,在公寓裡我願意做 任何事……」
「當然,回到公寓後,會要妳做更羞恥的事。就因為在這種地方,才這樣就 饒了妳。快一點趴下,不然就用這個繩子綁起來,赤裸的拉到大街上!」
新司手裡拿繩子在雪白的屁股上抽打。
「啊!……」
百合不敢大聲叫,她比痛苦更擔心自己屁股發出來的響聲會不會讓房子裡的 人聽到,這樣的恐懼感使她趕快採取母狗一樣的姿勢。
「有人來了我會告訴妳,膝蓋著地會磨破,所以要把屁股更挺高一點,就這 樣向前爬。」
繩子再度打在豐滿的屁股上,在沉寂的深夜裡發出清脆的聲音,百合不由得 高舉屁股慢慢向前爬。
「妳這樣的姿勢真美,如果大家知道高雅的音樂教師露出乳房和屁股在街上 爬,一定會不相信。喂!妳要扭屁股。」
繩子第三次在百合的屁股上發出清脆響聲時,從百合咬緊牙關的嘴裡,冒出 壓低的痛苦哼聲。也在這樣用力時,雞蛋形的電動性具從肛門出來掉在地上。
「哦,母狗還會下蛋,以後會給妳做母雞調教的。」
新司撿起性具用紙包好後,放在口袋裡。可是,被摺磨的百合根本沒有聽到 他的聲音,當然更不會知道,還有二個人在偷偷看。
「我去買香煙,妳要乖乖的等。」
新司說完出去後,已經過十分鐘,一絲不掛的裸體,雙手綁在背後,百合這 樣萎縮的蹲在練琴房的角落,同時有不祥的預感使她極度不安。
赤裸的雙手綁在背後,已經是家常便飯,但新司一定有另外的企圖。當房門 開啟,從新司背後進來二個陌生男人時,百合知道自己的不祥預感成為事實。
「他們是誰……讓他們出去,快出去!」
「不要這樣冷淡嘛,他們就是我剛才見面的朋友。因為妳在那種地方露出乳 房,才驚奇的跟過來。」
「你說什麼……那麼……」百合一時說不出話來。
「是啊,一切都被他們看到了,妳露出屁股像狗一樣爬也看到了。所以他們 說,既然是這樣的被虐待狂,大家一起來摺磨,妳一定會更高興,所以他們要做 輪姦遊戲。」
「怎麼會這樣……可是,你沒有答應吧?」百合露出哀求的眼光看著新司。
「我是不願意的,可是妳以前常要求我,要做嚴格調教,早一點做到標準的 被虐待狂奴隸。我認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陌生男人輪姦,所以答應了。在路上能 演出母狗爬的動作,在密室裡扮演輪姦遊戲的女主角,應該不算什麼吧?」
聽到新司說出殘忍的話,百合的臉色立刻蒼白。百合對新司嚴酷的調教還能 忍耐,就是因為新司對百合偏執的愛情,雖然有時利用別人來協助調教,也絕不 會讓別人沾污百合的肉體。
不知新司為何突然改變心意,可是被姦淫的本人只要不同意,所謂的遊戲和 真正的輪姦就沒有兩樣。
「實在太過份!你要把我羞辱到什麼程度,才能滿意了?」百合氣的嘴唇顫 抖。
可是,新司還用愉快的口吻說:「妳能認真的生氣就太好了,被強姦的女人 分開大腿說:『請來吧!』就沒有任何味道,妳還是儘量的反抗吧!」
新司對野村和羽生貶眨眼,他們就開始脫西裝上衣。
「不要過來!不能過來!」看到二個男人拉開領帶走過來,百合急忙站起。
雙手被綁在背後,沒有辦法掩飾前面,可是二個男人的眼光完全盯在搖晃的 豐滿乳房以及微凸的恥丘上。
「哦!把那裡剃光是為證明被虐待狂的奴隸嗎?」
「不……」
「要在街上露出乳房或屁股那樣的暴露狂,大概想經常讓肉縫露出來吧?」
百合開始逃跑,可是雙手失去自由,只有在練琴房裡逃避。
野村立刻追上去,「快逃啊,被抓到就要輪姦了。」一面說,一面在眼前扭 動的雪白屁股上打一掌。
「現在可不是怕羞的時侯,要更用力搖動乳房跑啊!」羽生一面說,一面抓 住搖擺的豐滿乳房,或摸無毛的恥丘,讓百合更增加恐懼心。
百合發出悲叫聲奔跑,沒多久因為身體不能保持平衡在地氈上摔倒,野村和 羽生立刻撲上去,把她的身體轉過去仰臥,各自抱住一條大腿。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皮膚光滑的叫人舒服。」
二個人各自撫摸大腿,或用臉在大腿根上磨擦,然後向左右分開。百合拼命 掙扎,但無論如何也抵不過暴露出獸性的二個男人的力量。
趁這時候脫光衣服的新司,在百合分開的大腿間跪下,他的肉棒向上挺立。
「新司的傢夥仍舊是那麼了不起,真難得沒有把她的東西弄壞。」
「為了向你的巨大傢夥表示敬意,把今天的第一位讓給你。」
新司聽到他們的話心情很複雜,但還是把巨大龜頭頂在百合的內縫上。
「啊……求求你們不要這樣……」知道現在是最後的緊要關頭,百合拼命抗 拒,但那樣的動作只會增加男人們的虐待慾望。
「妳不是和他每天晚上都幹嗎?不要像第一次那樣拼命叫了。」
「不,這樣才像真的強姦,等輪到我們幹時,妳就更大聲的叫聲吧!」
聽到野村和羽生的話,新司在心裡想:『哼,不會再讓你們幹的!能讓你們 看就應該感激不盡的了……』
新司這樣在心裡發出嘲笑,同時下體向前挺進。
「啊……」雙手綁在背後的裸體上身向後仰,被野村和羽生抱住的大腿,雙 腳尖向上翹。
在暴露狂的調教時濕淋淋的肉洞,因連續的恐懼完全乾枯,野村和羽生瞪大 眼睛看巨大肉棒把花瓣捲入插進的模樣。
新司把羽生抱住的腿搶過來扛在肩上,想像在七年前以同樣的姿勢被羽生強 姦的美少女,加強抽插的動作。
「百合,是這樣粗暴的姦淫還會有快感,經過幾次這樣姦淫,才變成這樣變 態的女人。」
但和新司相反的,百合不停的發出痛苦的哼聲,沒有充分的前戲就被插入, 而且新司的東西實在太大了。
讓二個人充份的參觀肉棒把花瓣捲入或翻起,在肉洞裡出沒的樣子後,新司 才發出吼叫射精。
這時侯野村和羽生爭先恐後的開始脫衣服。
「我要先幹,讓久保復職的是我,你不過是證人而已。」
新司一面穿衣服,一面露出冷笑,對爭先的野村說:「你們不要誤會,說過 讓你們幫忙,但沒有說也讓你們幹。」
「這……」
「不能這樣吧,這樣太殘忍了。」
二個人都提出抗議。
「以前我也有過這樣的感覺。」
羽生沒有聽出新司的嘲諷,鼓起嘴巴抗議:「你剛才說過,她是被粗暴的姦 淫才會有快感,我們要她達到目的,你為什麼阻止?」
「如果繼續讓別人姦淫,她會變成強姦願望症。她雖是我的奴隸,但我不能 隨便讓別人幹我的女人。」
「你不要說出這種無情的話嘛,你和我的關係不同啊!而且,你不是想復職 嗎?」
「當然你要設法使我復職,是你親口答應的。再說……」新司說到這裡停一 下,看一眼悲慘啜泣的百合繼續說:「你們想不想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會變成 變態?」
「……」
「她在七年前被三個年輕男人輪姦。」
百合知道新司想要說出最不願意讓人知道的秘密,發出悲慘的聲音:「不要 說……千萬不能說……」
新司不理會百合的哀求:「據說三個人都戴太陽眼鏡,所以看不清面貌,是 在放學的路上被帶進汽車裡,開到建造中的房子裡受到輪姦。這一次的經驗使她 潛在的被虐待狂慾望的性格甦醒,如今已經是不受到羞辱,虐待就不會有性感的 女人了。」
「……」
野村和羽生表情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雖然七年的歲月使一個清純的美少女變成十分性感的成熟女人,但眼前這個 赤裸的美女,應該可以確定就是他們為紀念高中畢業輪姦的少女。今晚的行為雖 然是遊戲,但七年前的行為很明顯是犯罪。如今還記得聽到警車的警笛聲驚慌逃 走,以後怕被發覺食慾都沒有的感覺。
七年後的今天也許已經過了追訴時效,但這種事被公開出來,對他們的將來 當然會有很大影響。百合好像還沒有發覺他們就是那一次的強姦者,但想到新司 隨時有揭穿的可能,現在已經不是玩輪姦遊戲的時侯了。
「原來如此,因為受到輪姦才有被虐待狂的甦醒。」
「這樣說來,她是讓感謝那個三人幫了。」
新司看到野村和羽生開始穿衣服,一面解開捆綁百合的繩子一面說。
「客人們已經沒有玩遊戲的意思了,我給妳介紹,去穿衣服吧!」
百合像逃跑一樣的跑出房間時,野村壓低聲音說:「她還不知道當時約三人 幫就是我們吧?」
「已經告訴她其中的一人是我,到目前為止還不知道另外二個人。」新司故 意用神秘的口吻說。
「她告訴我很有趣的事。當時在外面經過的巡邏車,原來是救護車。最傻的 是我,進入寶山什麼也沒有做,不但逃走,以後幾個月還為沒有犯的罪過恐懼, 因為不知道她根本就沒有報警。」
經過新司這樣用挖舌的口吻說後,野村皺起眉頭問道:「所以,你要我怎麼 辦?」
「既然給我復職,希望能得到股長的職務。我雖是高中畢業,但在工作上不 會輸給任何人。我會保證不告訴百合當時的強姦者是誰,你是將來的董事長,當 然不希望有這種醜聞吧?」
新司說話的口吻很客氣,但也有著不容他不答應的威力。
「知道了,我會和人事部商量的。」
看到野村不得不答應的樣子,新司感到非常痛快。
 
第五章 被虐待的報仇
六月的第一個星期天,久保新司搬到吉川百合的公寓。而且不久後,以股長 的職務復職,這時候的新司和工人時代完全不同,變成勤奮工作的人。
新司的工作是在野村建設公司興建的千葉縣公寓的工地負責人,因前任為疾 病住院,讓他接任這個工作。
由於不可能從吉祥寺的公寓通勤,從星期二到星期五要住在公司在當地準備 的宿捨。星期一到公司協調設計施工成材料,星期二早晨出發到工地,到星期六 回來。因此,只有從週末到星期天能和百合在一起,但開始勤奮工作的新司也不 以為苦。
白天是埋頭工作,夜晚又調教百合的話,身體會受不了。百合也一樣,一面 到高中教書,一面接受調教,還是這種生活比較適合。
而且調教也從過去的殘忍變成享受樂趣的軟性調教,雖然也繼續進行肛門調 教,但浣腸不合他的興趣沒有做,同時也不須要公開暴露的調教,如今也停止。
對百合而言,這種情形可以說是意外的幸運,既然不能從新司的手裡逃脫, 就不如繼續保持這種狀態,使她擔心的是新司為復職演出輪姦遊戲的後遺症。
那一天新司介紹給她野村和羽生二位朋友,可是在異常行為之後難為情,二 個人都很快離去。這時候新司才對她說明玩這個遊戲的經過,為復職的目的,不 得已在事先沒有說明就演出那場戲,還說只讓他們幫忙。沒有讓他們姦淫百合就 是最好的證據。
有如對宣佈絞刑的罪人,在脖子套上繩索吊起之前才免除刑法,這種無情的 作法雖不能原諒,但比執行絞刑好一些。因為這一次的演戲而復職的新司,變成 勤奮工作的人,也因此不再殘忍調教,百合想到這裡也就能認命了。
可是,野村是新司的上司,在工作上好像也受到羽生的照顧,更大的弱點就 是他們知道七年前發生的事件。
百合對新司說過她的不安,但新司沒有放在心上。
「野村和羽生都是非常在意體面的精英上班族,沒有我的同意,不會做出什 麼事。」
正如新司所說,半月來平安過去,百合的不安也逐漸減少。可是,就在新司 第三次出發到工地的星期二夜晚,那二個人來到百合的公寓。
從門上的魚眼鏡看到二個人臉色立刻緊張,沒有取下鎖鍊,就用嚴肅的口吻 問有什麼事。
「上一次是很冒昧。今天沒有什麼重要的事,只是久保君託我來看一看。」
「他大概不放心留下妳這樣的美女一個人在家。因為妳是在咖啡廳或路上完 全暴露出乳房或屁股的人。」
聽到他們的話,百合非常狼狽。如果被其他的人聽到,就不能在公寓繼續住 下去了。
「不要大聲說,請進來再說吧……」
百合以顫抖的手取下鎖鍊,讓二個客人進入客廳間練琴房裡,她所依賴的是 新司說不用擔心他們的話,但這樣的依賴也立刻落空。
「我去倒茶……」
百合想走出去時,野村和羽生從左右抓住百合的手。
「不用麻煩了……」
「請坐下來談吧。」
跟客氣的口吻相反,強迫拉百合在沙發上坐下,二個人也緊靠在百合身上坐 下。
「我們有一件事想請教妳,能不能告訴我們妳和久保是怎麼樣開始發生關係 的?」
「像妳這樣有教養的美女,為什麼會和工人來往?」
這是百合最不希望讓別人知道的問題,只好用冷淡的口吻掩飾內心的動搖: 「那種事和你們沒有關係吧!」
「有很大關係。把久保君介紹工作,和讓他復職的都是我。我做他的上司, 有義務詳細調查部下的身世。實際上,我還知道他就是七年前輪姦妳的三人幫之 一。」
「什麼!」
野村緊緊靠在百合的身上,感覺出她的身體在顫抖,愉快的說下去:
「上一次久保說可以輪姦時,我們本來是不肯的。但他為說服我們,說七年 前的高中時代,受到妳無情的拒絕,所以和同學一起輪姦。那一次的經驗使妳的 變態性格甦醒,現在已經變成要綁起來像強姦一樣的性交才會有快感的女人。這 樣把我們的慾火煽動起來,到最後關頭又不答應,他真是卑劣的人。」
野村把自己的事隱瞞起來說久保的壞話。
「我也知道為妳這個房間做隔音設備時,見到妳以後開始交往。這是從工程 的老闆以及公寓管理員的嘴問出來的。」
再從新司為表示優越感不小心說的「我掌握她的弱點……」等判斷,得到以 下的結論:
「因隔音設備見到過去強姦的美女教師,久保在工程結束那一天又來到妳的 房間再度強姦,利用妳的這種弱點,讓妳變成變態奴隸,沒有錯吧?」
聽到野村的話,百合的身體顫抖得更厲害:「不知你在說什麼?那是無聊的 推測,如果沒有其他的事請走吧!」
「妳只要誠實回答,我們馬上就走。我只是想如道事實而已,七年前的事件 暫且不說,進入社會後,還有無恥的行為就不能不管了。讓那樣的人復職會影響 到我的聲譽,如果強姦是事實,就須要再度開除他了。」
這樣一來,百合更陷入不得不否定事實的立場。
「我承認做隔音設備時認識久保,但沒有強姦。如果那是事實,我怎麼可能 和那樣的男人同居?」
「被害人袒護加害人,真是很奇妙。他是個為復職而唆使我們輪姦妳的卑劣 男人,妳是因為有被強姦的弱點才不得不和他同居吧?」
「不想控告也沒有關係,老師,妳被同一個男人強姦二次還不敢吭聲,是因 為怕大家知道吧?我會保守秘密,妳就誠實回答。」一面催促回答,一面從裙子 上摸百合的大腿。
「不要這樣!再繼續下去我就告訴他了。」百合甩開二個人的手,豎起眉毛 抗議。
諷刺的是平時感到厭惡的新司,是現在唯一能依賴的人。至少新司是真正愛 他,而這二個人的目的只在百合的肉體。
「就是妳說的那個他,上次對我說,只要給他復職,不但能看妳的裸體,還 可以隨便摸。」
二個人的手又伸過來拉起百合的裙子,百合因為在家裡就沒有穿褲襪,乳白 色的性感大腿全部露出,尖叫一聲就站起來向門奔去。還沒有到達門,就被野村 從背後摟住。
這時候羽生說:「記得繩子在這裡。」
打開櫃子,然後發出歡呼聲:「哇!有這樣多的道具,可以夠開一間成人玩 具店了。」
百合看到羽生拿繩子走過來,在野村的懷抱裡發出尖叫聲:「不要……來人 啊!」
「妳自已知道,大聲叫是沒有用的。誰叫妳做什麼隔音設備,所以才會有這 種遭遇。」
「老師,妳不是要像強姦一樣玩弄才會有性感吧?我們會為妳服務,亦應該 感謝我們。」
二個人把百合推倒在地上,開始脫她的衣服。
十分鐘後,赤裸的百合雙手綁在背後,在鋼琴前分開大腿站立,和以前新司 強迫拍紀念照時一樣,修長的雙腿大大的分開,雙腳固定在鋼琴柱上。不同的只 是還沒有脫下三角褲,腳底下有許多羽生從櫃子拿來的種種假陽具,好像待命排 列在那裡等待。
特別注重體面而膽小的野村和羽生,敢做出很可能是犯罪的行為,不只是被 百合的美所引誘,更為報復新司,因為他們平時根本沒有把新司放在眼裡。
那一天,受到新司的煽動想要強姦的美麗音樂教師,知道是七年前他們強姦 的美少女,一時非常恐慌,慾火也消失,很快離去,但滿肚子的委屈始終無法發 洩。
尤其野村怕揭穿過去的罪行,接受新司的要求以股長的待遇讓他復職,但他 一直有受騙的感覺,為了報復就和羽生商量偷吃新司的美肉。
他們二個都是很慎重的人,已經想好如何能使百合屈從。
「真是令人陶醉的身體,無論面貌和肉體都沒有一點缺陷。」
「讓久保獨佔太可惜了,以後也要常常給我們樂趣才是。」
二個人都暴露出在假面具下的本性。
「這種事讓他知道了,絕不肯答應。就是他不說話我也要控告,讓你們在社 會上無法立足。」
二個人對百合的抗議嗤之以鼻。
「俗語說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妳被強姦二次不吭聲,還有控告的勇氣嗎? 而且,今天是上次遊戲的延續,妳就是控告也不能成為事件。」
蹲在百合腳下的野村,撫摸著美麗的大腿,羽生用自己的臉在百合另一條大 腿上磨擦。
「本來是久保提出來做輪姦遊戲,而我們是被他騙的人。所以妳我都是被害 人,應該相好才是。」
「忘記對妳說,久保給我們看過妳的赤裸照片,有的是剃毛前,有的是剃毛 後的。久保雖然說是紀念照片,但我們馬上知道那是用來控製妳不敢說被強姦用 的。」
「如果是遊戲,就做不出那樣逼真的表情,其中的一張就和現在是相同的姿 勢。鋼琴後有很大的日曆,能看出是五月。」
「把強姦的紀念照拿來炫耀,久保那小子也太粗心大意了。」
「那小子用這個照片恐嚇妳,讓妳做奴隸,還來和妳同居,是不是這樣?快 坦白吧!」
二個人摸足豐滿大腿後,開始撫摸上下有繩索握綁的豐滿乳房。
知道他們確實看過那些照片後,百合已經沒有爭辯的力覺。但承認的話,等 於是給這二個人保證,對她做什麼都不會控告。
百合無力的搖頭時,二個男人口口聲聲說:「讓她舒服一點,也許會想說實 話了。」說完就正式愛撫具備少女的新鮮感,與成熟女人魅力的肉體。
一個人壓下電動假陽具的開關,在豐滿的大腿上磨擦;另一個人伸出舌頭舔 雪白的脖子和耳垂。對二十五歲的成熟肉體來說,即使對方是只會使她產坐厭惡 感的男人,二個人這樣不停的愛撫時,就是心裡不願意也會產生反應。心裡想到 被這些討厭的男人捆綁手腳玩弄時,經過新司調教的變態官能,立刻火熱的燃燒 起來。
「啊……不要……快放了我吧!」
百合這樣哀求時,她的雪白三角褲上已經滲出花蜜。
「看她已經這樣濕淋淋了,還說要放了她。」
「三角褲濕了一定很不舒服,給妳脫下來吧!」
「不要……干萬不能脫我的內褲……」
百合的哀求落空,三角褲拉下一半,在暴露出來的恥丘上,曾經消失的恥毛 又開始恢復原形。和新司同居以後就不再要求她剃毛了。
「哦!從那以後就沒有剃毛了。」
「光溜溜的肉縫很可愛,但這樣長出一點的景色也不錯。」
二個人同時撫摸剛長出來的春草,使百合厭惡的發出哼聲,然後又用手指撥 開花瓣。
「不要……不要看!」
「無論是顏色和形狀,都會讓人產生攝影慾望,難怪久保要拍紀念照片。根 據前例,我也須要拍下身世調查照片,但我不像久保那樣沒頭腦,不會拿給別人 看的。」
百合看到野村從口袋裡拿出小型照相機,臉色立刻變灰白,這種照片會讓他 們掌握到控製她的大權。
「不要,我不要拍照……」
這時候,羽生從地上拿起假陽具說:「今天因為有助手,能比久保拍到更好 的場面,把那裡拉開,或插入假陽具的樣子都可以拍到了。」
「不能啊……」
但假陽具的頭對正百合的花瓣上時,拼命的扭動屁股想躲避。可是,雙手被 綁,雙腿分開栓住的情形下,沒有任何辦法阻止插入假陽具。
「不……不要!」在濕淋淋的肉洞裡插入假陽具時,百合為阻止那個東西繼 續伸入,拼命的收縮陰道。
「哦,來得真緊,不像是經過新司的大傢夥多次插入的樣子。」
受到羽生感嘆聲的吸引,野村手裡的照相機更接近插入假陽具的陰戶。
「啊!不要!我承認,所以千萬……不能照相……」在肉洞裡插入比刀子更 可怕的兇器,百合拼命的說出屈服的話。
「妳要承認什麼?說清楚一點。」
受到野村的催促,百合斷斷續續說出來:「是……隔音設備完工的那一天, 新司把我姦淫……」
「要說詳細,如何強姦讓妳變成奴隸?」羽生開始抽插假陽具追問。
「噢!!……不……不能那樣動。」
「這是為了讓妳容易回答,才給妳性感,若不坦白出來就要拍照了。」
大腿分開站立,還用假陽具玩弄陰戶,那種屈辱感叉點燃被虐待狂的變態快 感。百合在自暴自柔和自我虐待的心情下,把七年前的輪姦事件,或完成隔音設 備那一天,再受到新司強姦的過程說出來。
「我也猜想到這種情形,他還吹牛說,不但強姦妳,要妳做他的奴隸,還拿 走一百萬元,這些都不是假的吧?」羽生用假陽具在百合的肉洞裡搖動,要求她 坦白。
「唔……是那樣,我承認,所以饒了我吧……」
野村聽到以後,好像很滿意的把照相機放在鋼琴上:「這是說久保不但犯強 姦罪,還有強盜罪。現在知道他是那樣無恥的男人,就不得不把他開除了。這次 等他從工地回來,要他立刻辭職。」
「不能這樣……」
不知野村是不是認真的,但百合知道他確實有這個權利。如果新司被開除, 而且是因為百合說出來的……只是恢復以前的狀態還好,說不定會引起更惡劣的 情形。
「還是告他吧?他關進牢裡以後,妳就能解脫奴隸的身份,妳是恨不得他早 一點死吧?」
「不,我現在沒有恨他。求求你們,就當作沒有聽到剛才的話,不要告他或 開除他。」
對哀求的百合,野村擺出賜恩的態度說:「看妳這樣哀求,當然可以答應。 不過,妳心裡也有了準備吧?」
「……」
自從脫光衣服失去自由就想到,可是這樣露骨的要求時,百合再度產生恐懼 和屈辱感。
羽生在旁邊繼續用假陽具在肉洞裡抽插,用另一隻手撫摸乳房:「不願意的 話,也就不勉強,但要拍紀念照片。」
「當然,也要久保辭職。實際上這也是妳害他的,不要怨我們。」
這樣受到恐嚇,同時最敏感的部份,不停的受到刺激,百合自暴自棄的說: 「好吧,我聽你們的話,但不能告訴新司。」
解開捆綁腳的繩子後,二個男人首先命令她用嘴服務。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會舔的女人,看樣子是經過很好的訓練。」野村脫 光衣服坐在沙發上,看到百合雙手仍舊綁在背後,跪在前面,臉頰凹下搖動頭的 樣子很滿意的說。
百合因為身體前傾,只好把屁股舉起時,也脫光衣服的羽生在百合的肛門上 用乳膏揉搓。
「摸一下屁股的洞,前面便濕淋淋了,看樣子這裡也經過相當的調教。」
被羽生指出淫水湧出的情形,百合的臉紅到耳根。因為新司的調教,肛門受 到玩弄時產生痛苦或厭惡感的同時,也會有難以剋製的快感。
「昨天見到久保時,他還自傲的說,能在這裡插入普通的假陽具,最近就能 在這裡舉行開通儀式。是不是真的?我要試試看。」
羽生在假陽具塗上乳膏,用力插入縮緊的肛門裡。
「啊!……」百合忍不住從嘴裡吐出野村的肉棒發出慘叫聲。
「那小子說的沒有錯,沒有裂開就吞進去了。看這種情形,是可以把肉棒插 入。」
羽生緩慢的抽插假陽具時,野村用自己的龜頭在百合的嘴上磨擦說:「用假 陽具大概已經不能滿足,還是由我給妳舉行開通儀式吧!」
「你說什麼……」
百合知道他們的目標是在奪取肛門的處女,臉色立刻大變,百合知道新司因 為沒有能佔有百合的處女,希望能獲得後面的處女。
「如果讓他知道這種事,絕不會答應的。求求你們……千萬不要這樣……」
百合這樣哀求時,野村又把肉棒插入百合的嘴裡,羽生搖動插在肛門裡的假 陽具。
「後面是沒有處女膜的。只要妳不說,他就不會知道。」
「妳剛才說過什麼都答應的,還是想把屁股插入假陽具,用嘴舔肉棒的樣子 拍下來嗎?」
看到羽生從鋼琴上拿來照相機,百合不得不認命。
實際上,照相機理根本沒有軟片,這種照片有正負兩面的作用,可以用來脅 逼,但也會留下犯罪的證據。膽小的野村和羽生了只是用照相機來恐嚇,但百合 當然不會知道。
「快像剛才那樣放在嘴裡舔,不認真的弄就要照相。」
百合受到野村的恐嚇,只好放棄抵抗,再度把勃起的肉棒含在嘴裡。這時候 羽生拔出假陽具,在自己的肉捧塗上乳膏對正菊花門。七年前是野村佔有前面的 處女,所以今天把姦淫後面處女的權利給了羽生。
「肛門不能這樣用力,要放鬆括約肌。」羽生一面說,一面抱住百合的細腰 用力同前挺。
「唔……唔……」因為嘴裡有野村的東西,只能發出沉悶的哼聲,眼睛流下 淚珠。
「以前調教得很好,連根都進去了,現在完成開通儀式。」
羽生滿足的說完就開始緩慢抽插時,野村抓住發出痛苦哼聲的百合的頭髮, 用力上下搖動。
利用她的弱點被卑劣的男人同時沾污前面的嘴,和後面的肛門……想到自己 這樣悲慘的情況時,在身體裡產生倒錯牲的性感火焰。
窄小肛門的處女被開通的痛苦,也變成變態的喜悅,百合不知不覺的配合羽 生的動作扭動屁股。
「噢,這種感覺叫人受不了。」羽生開始加快抽插速度,抱緊屁股把精液射 入肛門裡。
幾乎在同時,野村也發出吼聲,在百合的嘴裡射出。
忍耐噁吐感吞下野村射出的東西,羽生才把捆綁百合繩子的雙手。
當二個男人等待恢復體力做下一次凌辱的時間裡,也沒有讓百合休息。為使 男人的眼睛和耳朵享受,百合被迫赤裸的彈奏鋼琴。赤裸身體坐在鋼琴前,男人 們要求演奏古典樂曲。
「若以這種樣子舉行音樂會,聽眾一定會爆滿,為普及古典音樂,願不願效 力?」
「在演奏後加上手淫的餘興,這樣的話就是不懂古典音樂的人也會來的。」
從忍耐著心裡的悲傷彈鋼琴的百合左右,野村和羽生撫摸著豐滿的乳房和大 腿。在百合實在忍受不住停止彈鋼琴的手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二個男人急忙 收回手,聽百合說每天晚上到這時侯新司會打電話來,露出不安的表情。
因為膽小,只要面對意外的事件,就會慌張。
「妳要不想開除他,就絕對不能讓他發覺我們在這裡。」
對緊張的野村,百合也以同樣的表情點頭,她當然也不希望新司知道。
百合以顫抖的手拿起話筒,聽到最近變溫柔的新司的聲音:「喂……是百合 嗎?沒有特別的事吧?現在做什麼呢?」
「我……在彈鋼琴。」百合盡量用平靜的口吻回答,就是新司在公寓時,百 合也從不間斷練鋼琴,所以誠實的回答也不會引起他的懷疑。
「妳真是愛鋼琴,我能做到的話,真想用我的力量替妳開音樂會。」
對新司說出真情的話,百合不由得含淚回答:「你有這樣的想法我就很高興 了。」
「這樣分開以後,我才知道我是真正的愛妳。能不能和我結婚?等我回去時 再回答,仔細想想吧,為贖回以前的罪過,我一定會讓妳得到幸福。再見,多保 重!」
在百合還沒回答之前電話就掛斷了,大概是因為向看成奴隸的女人正式的求 婚,新司對自己的變化感到迷惑的關係。
百合放下電話時,在一邊偷偷聽的野村和羽生聳聳肩說:「這是怎麼回事? 簡直像一般的情侶,飼主竟然向奴隸求婚了。」
「不,他那種人一定是財產為目的才想結婚。」
百合說:「不是的!他已經是恢復誠實的人了,可能還會打電話來,請你們 回去吧!」
百合加強口氣,意外的新司向她求婚,使百合覺得有百萬大軍在支持她。說 起來,野村的立場也是很軟弱的。
「今天的事我不會告訴他,可是還來糾纏我,我就把一切對他說明白。如果 不想失去社會上的地位,就不要再糾纏我了。」
意外的遭遇到百合的反攻,野村和羽生都啞口無言。本來開始恢復的精力也 消失,可能不會真的告訴新司,但現在需要收兵重整旗鼓。
走出百合的公寓後,野村和羽生走進壽司店。
「俗語說,有二就有三,運氣確實不好。」
「七年前是被巡邏車……不,救護車的干擾,上一次的遊戲上久保的當,這 這一次是從工地打來求婚電話。」
二個人在櫃檯邊的位置坐下,一面吃壽司一面嘀咕。
羽生露出不安的態度說:「真的不會有問題吧?」
「我說過,被強姦二次都沒有控告,還和強姦的男人同居接受調教,這樣的 女人不會告的。鬧開了,女人更沒有面子,就是發生萬一的狀況,我們還可以主 張那是遊戲。」
「她也許不會告,但問題在新司,他是真愛上她了,知道以後就麻煩了。」
「你有多心症,為了復職想要我們輪姦女人的是他。而且,七年前的已經是 時效,而久保單獨強姦的是不久前的事。他就是知道了,正在為復職努力工作的 他,不可能做出自挖墳墓的事,她也怕久保被開除,所以不會告的。來,喝吧, 為勝利乾杯!」
膽量特別小的羽生這才拿起酒杯。
「說起來那個電話來得真不巧,你能為她的肛門舉行開通典禮,可是我只有 讓她舔而已。」
這一次輪到羽生安慰他了:「你在七年前得到她的處女,不要要求太多,而 且又不是沒有明天。」
「當然,從下週開始,在久保去工地的星期二找百合,在他回來的星期天, 捆綁的痕跡也消失了。」
「說起來新司也夠倒黴,他努力調教肛門,好像為的是我們。」
「那是欺騙我們的報酬,真是活該。」
壽司店的老闆在櫃抬豎起耳朵聽他們的談話,他還清楚的記得野村和羽生, 同時從他們的談話中概略能推斷出二個人的關係。
那天晚上壽司店的老闆和酒店老闆一起跟蹤,從咖啡店出來的百合和新司, 但被眼前這二個人搶先末能達成目的。
從野村和羽生的談話,壽司店老闆敏感的發現,百合在七年前和一次黃金週 末,加上今晚三次都是受到不同組合的男人姦淫。
說起黃金週末,就是新司第一次來這個店裡。原來那個年輕小子是強姦後立 刻到我這個店裡,看樣子這裡是最適合慶祝強姦的地方了。他們說有二次就會有 三次,那麼輪到我在自己的店裡舉杯慶祝了。
到第二天夜晚,又有二個男人來找百合,從門上的魚眼鏡看到壽司店和酒店 老闆時,從百合的後背掠過一陣寒意。
自從和新司斗舌後,這二個虐待狂嗜好的中年男人,好像已經放棄,偶爾在 外面遇到也不會提起以前的事。可是,現在新司出去,昨天又發生那種事,他他 們來的目的絕不會是好事。
「有什麼事?已經不準你們來這裡了。」
留下鎖鍊,百合從門縫用警告的口吻說時,他們果然提出百合最擔心的事: 「昨晚是意外的災難呀!」
「妳一定受到很大打擊,我們二個人是來安慰妳的。」
「我不知你們在說什麼,沒有事就請回去吧……」百合做出不知道的樣子, 但聲音還是顫抖。
「昨晚約二個人就可以,而我們就吃閉門羹。我們知道那二個人對妳做了什 麼事。」
「他們昨晚離開這裡後,到我的店裡很得意的說,妳在七年前和黃金週末都 被強姦。」
「啊……連這種事也……」聽到壽司店老闆的話,百合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自從昨天來了那個卑劣的男人,就擔心有一天會讓外人知道,但沒有想到會這樣 快,而且又是最可怕的人。
「先讓我們進去再說吧!這種事被別人知道,妳也不大好吧?」
百合連抗辯的氣力也消失,取下門上的鐵鍊。
男人進入房裡後,主客的地位立刻顛倒,抓住百合的手臂拉進練琴房裡。
「我很久就知道妳一定是有弱點抓在男人的手裡,聽到昨晚他們的談話就清 楚了。他們還說發生二次的事,會有第三次,所以這一次妳也認命吧!」
「所以,我們監視妳的行動,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換句話說,他們的判斷 是正確的。」
又對絕望的百合像宣判死刑般的說:「他們說,對妳舉行肛門的開通儀式, 而那是妳的男人留下來的最大願望。當他知道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如果出了人命,新聞記者都會來這裡,妳想隱瞞的秘密都會公開出來。」
百合當然已經知道他們的話代表什麼意思,於是跪在二個坐在沙發上的男人 前哀求說:「求求你們,不要告訴他,我就……」
百合說不下去,壽司店老闆接下來說:「妳就答應我們的任何要求嗎?」
「是……」
「不愧是老師,能很快進入狀況,只要妳乖乖的聽話,就不會告訴妳的男人 和昨晚的那二個人,這樣就四面八方都穩當了。」
酒店老闆接著說:「立刻脫光衣服向我們道歉吧!」
「我為什麼道歉?我沒有做過需要向你們道歉的事。」
「妳不能說沒有,妳是被強姦幾次,又變成奴隸的女人。可是,這一個月以 來不準我們來,今晚就要處罰這個罪過。」
「不過,我們是不想做出強姦那種危險的事,要妳親口說出為謝罪,讓我們 玩弄到滿意為止。」
對無理的要求,百合不服氣的咬緊嘴唇。但恐嚇她把昨晚的事告訴新司時, 對二個此昨晚的男人更卑劣的中年男人,說出他們要求的話:
「過去對你們隱瞞我被強姦幾次,和受到要脅接受奴隸調教的事,實在很對 不起。還有,這一個月不準你們來公寓,也要表示道歉。為彌補罪過,今晚請盡 情的玩弄我到滿意為止吧!」
十分鐘後,百合雙手高舉被吊在約三公尺高的垂吊健康器上,修長的右腿雖 然著地,但左膝用繩子捆綁,吊起來時幾乎碰到腰上,在大腿根露出微微開啟的 花瓣和鮮紅色的嫩肉。
二個男人身上只剩下一件內褲,環繞赤裸美女的身體,享受視覺與觸覺,二 個人的內褲前都一樣的隆起。
壽司店老闆抓住雪白的乳房說:「她的身體愈來愈性感,好像乳房也大了一 些。」
撫摸屁股的酒店老闆說:「屁股的肉也更肥了,這種屁股打起來最舒服。」 說完就在屁股上用手掌拍打。
有少女般新鮮感與成熟女人魅力的裸體,被男人們任意玩弄時,百合咬緊牙 關忍耐。可是在這種情形下還是會產生變態的性感,無法剋製體內湧出的強烈騷 癢感。
「還沒有摸到那裡時,連陰毛都濕了,真是變成無樂可救的被虐待狂了。」
壽司店老闆一面撫摸剛長出來的嫩草時,酒店老闆用不滿意的口吻說:「我 想對暴露狂的老師而言,還是光溜溜的比較好。剃毛是奴隸的證據,他為什麼不 繼續做下去?」
「他復職後變成正常人,也正式向我求婚,已不是你們這種變態的人了。」 這是百合最大限的抗議。
「強姦妳的男人向妳求婚,還會這樣高興,妳真是變態!」
「難得妳徹底調教成變態,他又恢復正常,真是可憐。可是我們以後會代替 他陪妳玩,聽說昨天那二個人是星期二來,我們就決定星期三和星期四,星期五 休息,星期六妳就可以假裝無事的迎接他回來了。」
酒店老闆一面說,一面在吊起一條腿的百合肛門上塗乳膏輕輕揉搓。
「啊……不能那樣……只有今晚一次。」
當肛門被玩弄得痛苦,皺起眉頭的百合哀求時,壽司店老闆立刻給她一個耳 光:「沒有那樣簡單,過去拿我們當作調教的工具,用一夜就想騙過去,沒有那 樣簡單。」
「但對我生氣是不對的,有話就找新司說。」
「我是可以對他說,說妳不但這裡的處女被他們搶走,連肛門的處女也被他 們搶走……」壽司店老闆把手指插入百合的陰戶裡,挖弄濕淋淋的肉嘲笑說。
「你說什麼!你說七年前強姦我的也是他們嗎?」
自從聽新司說和昨晚的二個人早就認識,百合心裡就有一點疑惑。現在知道 那是事實,就對他們更加憤怒和怨恨。
可是,把已經是時效的七年前事件拿出來,她會更受到屈辱而已,壽司店老 闆繼續弄玩陰戶說:「妳原來不知道,真是笨得可以!」
「在這裡舉行開通儀式是我的願望,妳為什麼先給了他呢?」揉搓肛門的酒 店老闆氣呼呼的說完,就把二根手指同時插入肛門裡。
「啊!……」
美女的慘叫聲更增加男人的虐待慾望。
「陰戶裡這樣濕淋淋的還叫什麼!妳這樣想要男人,就讓妳達到希望。妳就 這樣請求,說妳是沒有一天不能沒有男人,請用肉棒插入我的陰戶裡。」
壽司店的老闆一面脫內褲一面說時,酒店老闆也趕緊脫內褲。
「還有,要說妳是也喜歡肛門性交,請同時在前後插入吧!」
看到二個男人勃起的肉棒,百合發出絕望的呻吟。昨夜靠新司的電話只被奪 走肛門的處女,現在想到終於有新司以外的男人要沾污她時,心裡便產生莫大恐 慌,更不能親口要求同時姦淫前後二個洞。
「求求你們……不要讓我說那種殘忍的話吧!」
百合這樣用顫抖的聲音哀求時,不知為何酒店老闆走出去,很快就端回一盆 水:「妳不想性交,就玩浣腸遊戲吧!妳的男人不喜歡浣腸,我就替他讓妳好好 享受一次。」
百合看到他從皮包裡拿出浣腸器和甘油瓶臉色突變,上次的浣腸使她知道有 多麼痛苦。
「不要那樣!我說……所以不要浣腸……」百合拼命的說出屈服的話,她無 論如何也想避免浣腸的痛苦。
「真遺憾,已經準備好了呀!」酒店老闆說著伸手到皮包裡,壓下錄音機的 開關。
壽司店老闆在雪白的屁股上拍一掌催促:「不想浣腸就快說吧!」
百合不知道自己的話被錄音,忍受著屈辱說出來:
「我是一天不能沒有男人的女人,不僅喜歡前面的性交,也喜歡肛門性交。 請用粗大的肉棒……在前後的洞同時插進來吧!」
「已經有他向妳求婚,還能說出這種無恥的話。」
「真想讓那小子也聽到。」
聽到他們的話,百合忍受著羞恥哀求:「求求你們,千萬不要告訴他……」
「想保守秘密,就要好好的浪給我們看。」
二個男人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從前後對正目標用力插入。
「啊……」
酒店老闆從背後伸手到百合的胸上撫摸乳房,壽司店老闆則用手夾住百合的 臉,把舌頭插入花一般的嘴裡。二個男人終於達成姦淫美麗女教師的願望,開始 用力抽插,隔著薄薄的粘膜,有二根肉棒磨擦的可怕感覺,百合幾乎要昏過去。
壽司店老闆吻夠放開她的頭時,讓她把頭靠在舉起的手臂上,有氣無力的說 出哀求的話:「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這種話不是妳要說的,亦應該知道男人喜歡聽怎麼樣的話。」
「妳說的不能讓我們滿意,就要告訴妳的男人,說妳每天他不在時就叫來男 人性交。」
二個男人一面用話來刺激百合,一面加快動作。在無法剋製的情形下,變態 的性感被刺激的愈來愈強大。
「太好了……以前不知道前後同時插入是這樣舒服的。粗大的東西在身體裡 磨擦的感覺太妙了,好的我快要死了!」
百合毫無選擇的不顧一切說出中年男人喜歡聽的話,同時同高潮的絕頂爬上 去。
在肛門產生異常的感覺,百合從輕度的昏迷狀況醒過來。
「妳醒了,前後洞同時受到姦淫,還舒服的昏過去,妳真是淫亂的女人。」
百合仍舊吊在健康器上,壽司店老闆撫摸她的乳房,看他的肉棒萎縮,大概 已經在百合的陰戶裡射精。
「為了使妳清醒,正在給妳浣腸。」














0.0144169330597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