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加速Hack世界(序章 + 01~10) (2/4)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五章

  一個穿著圍裙的可愛小女孩在門口迎接我,她茶紅色的頭發綁成了短雙馬尾,
小小的臉蛋上綴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正用和發色相同的眼睛甜甜地看著我,小巧
的鼻尖上還有些許淡淡的雀斑。此刻她正對著我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歡迎回
來,大哥哥。」

  「你是誰?」

  「好久不見,請多多指教,我是住在中野的齊藤朋子,這幾天要在這裏打擾
了。」紅發的小蘿莉繞著我打量了一圈,「你就是觀月大哥哥吧,果然很帥氣呢。」

  我用眼神詢問坐在餐廳的春雪,見他微微點頭,才向她回禮。

  「觀月大哥哥,快來嘗嘗我做得餅幹。」自稱朋子的小女孩拉著我坐到了春
雪的旁邊,然後從烤箱中拿出剛烤好的餅幹。頓時,一股濃郁的奶香味飄散在房
間內,味道和小女孩身上的味道有點像,小女孩身上的味道要更甜一些,讓人想
要含在嘴裏。

  「很好吃哦。」我還沒說什麽,春雪就已經拿起了餅幹吃了起來,並且毫不
吝啬地給出好評。

  「真的嗎,太好了。」小蘿莉臉上露出開心的表情,突然想起什麽再次跑進
了廚房,「還有其他口味的餅幹,請稍等下。」

  「觀月表哥,你有沒有覺得事情太巧了。」見她跑進了廚房,春雪小聲地說。

  「哦,我知道啊。」

  「沒錯,突然有個表妹來借宿,還是在媽媽……哎,你知道?」春雪一副吃
驚的樣子。

  「嗯,之前在齊藤阿姨家住過一段時間。」我毫不在意地說道,心中卻在腹
誹沙耶阿姨是不是因爲想躲開我才出差去的。難得有個發洩的途徑,又得重新找
嗎……

  「既然在知道的話,爲什麽剛才不拆穿她呢?」

  「有什麽關系,反正對方那麽小的一隻,就看看她耍什麽把戲。」

  「你還真是悠然啊……」

  談話到此爲止,自稱朋子的小蘿莉,實則是紅之王的上月由仁子端上另一盤
餅幹供我們品嘗。

  晚飯之後,照例春雪先去泡澡,我則在打電玩。

  就在我要幹掉第二關boss飛緣魔的時候,浴室突然傳來一聲尖叫。我趕忙跑
過去,卻見仁子裹著浴巾從浴室中沖出來,滿臉的殺氣。

  我往浴室裏查看,隻有春雪還光著身子坐在浴缸中,難道剛才發生了浴室殺?
春雪還真是豔福不淺呢。

  「不是你想的那樣,隻是……總之,先幫我攔住她。」春雪看我一臉的壞笑,
又解釋不清,隻好先向我求救。

  我點點頭,換來春雪安心一歎。

  「讓開!讓開!我要殺了他!」

  仁子一臉兇神惡煞地沖過來,身上還是隻裹著浴巾,不過卻裝上了神經連接
裝置。

  我一把抱住氣勢洶洶沖過來的她,身材高大的我稍一用力就把她舉起。可即
使這樣她也不老實,身體不住地扭動,想要掙脫我的掌控。不得已之下,我隻能
把她死死按在沙發上,用雙手控制她的四肢。

  「別亂動啊。」

  「色狼,變態,快點放開我!」仁子使勁掙紮,還對我拳打腳踢。

  可惜她畢竟年紀小,力氣也弱,打在我身上並不能造成疼痛,反倒是她在我
懷中不停扭動的身體不時磨蹭我的下體,讓我下體充血腫脹,直直地頂在她的小
屁股上。

  像是察覺到什麽,仁子身體一僵,顫抖著伸出右手摸向自己的身後,杵在她
身後的巨大棒子很容易就能摸到。她的小手隔著褲子在我的棒子上摸索了一陣,
好一陣才明白那個東西是什麽。

  「真是惡心的大變態,果然你們一家都是變態,流著變態的血液。」她像是
被燙到一樣縮回了手,掙紮得更加劇烈。

  「所以你就不要亂動啊。」

  「你死定了,我要讓你知道我绯紅之雨(Scarlet Rain)的厲害。」甜美的
嗓音不複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類似大叔的糟糕聲線。

  「哦,原來你是紅之王啊,讓我試試你吧。」

  「知道了我的身份還敢應戰,意外地是個有膽的家夥啊。」

  我拿出數據線,在對方的默許下連上了雙方的神經連接裝置。

               Burst Link

  黃昏下的廢棄大樓,夕陽的餘晖將萬物都染成橘紅色,绯紅之雨也不例外,
隻有我的黑武士依舊漆黑一片,就像月球背面永遠也驅散不了的黑暗一樣。

  初始形態下的紅之王小小的一隻,完全看不出是屹立在整個遊戲世界的少數
幾個人,不過在對方召喚出強化外裝之後就完全不一樣了。

  「Invincible. 」紅之王一上來就召喚出自己的強化外裝,紅色的鋼鐵裝甲
在绯紅之雨的周圍憑空出現,把她裹進中心的駕駛倉,然後釘死在地面,組成了
一架體型巨大的戰爭機器,簡直就是貨真價實的不懂要塞。

  「好好嘗嘗我不動要塞的威力吧。」

  绯紅之雨的強化裝甲上外深處兩個導彈艙,艙門展開後露出裏面密密麻麻的
彈頭,紅光一閃,無數的導彈向我襲來,場面相當的壯觀。

  被導彈追著的我隻能拼命向前沖,也隻有這樣才能接近紅之王的不動要塞,
像這樣的遠程火力點也之後接近之後才有幹掉對方的機會。雖然我的目的並不是
戰勝對方,不過既然沒什麽損失的話,認真地玩玩好了。

  「不愧是紅之王,果然很強啊。」戰鬥結束之後,我不無遺憾地說道。

  「你也不錯,能在我手下撐那麽長時間已經很難得了。」

  「哪裏,哪裏,你真是謬贊了……」

  「喂!這種沒營養的話趕緊結束,你還不快點放開我!」紅之王再次暴走,
口中發出粗野的聲音。

  雖然在Burst 世界中已經經過了一場艱難的戰鬥,但現實中隻過去了幾秒鍾,
兩邊時間流速的不一緻性會讓人産生一種錯覺,漸漸地難以分別到底哪邊才是真
正的現實。就好像現在,我依舊抱著對方,堅硬的下體頂在對方柔軟的小屁股上。

  「啊!抱歉抱歉!」我放開對方,一邊道歉一邊檢查Brain Hack是否已經植
入了對方的神經連接裝置中。

  很好,病毒已經成功植入。

  得到自由的紅之王沒有這麽饒過我,坐在沙發上的她用光潔的雙腿踢我,由
于位置的關系,她隻能踢到我的大腿。柔軟的腳掌並不能給我造成傷害,但挨了
幾下之後還是很疼,我就再次把她壓在身下,用雙手抓住她的小腳。

  「都已經放開你了,怎麽還要踢我?」

  「你以爲這樣就能贖清你的罪過嗎!給我好好地反省吧。」

  她不停地用腿前蹬,不過因爲被我抓住雙腳的原因,就算她再怎麽用力也無
法踢傷我。慌亂之中,她踢到了我的下體,不過力道不重,反而很舒服,和平時
的快感有著微妙的區別。

  她也看到我舒爽的表情,錯誤地認爲她抓住了我弱點,開始重點攻擊我的胯
下,但因爲我的掌控和她逐漸衰竭的體力,針對我下體的動作越來越輕柔,更像
是在按摩。隻不過這點刺激隻能讓我的肉棒更加堅挺,對欲望的釋放起不到任何
作用,我的火氣漸漸被撩上來了。

  動作許久之後的紅之王終于發現我臉上的表情怎麽也不像是痛苦,而且她也
用腳掌感覺到我下體的堅硬。再聯想對戰之前的情景,她立馬就明白自己的腳掌
一直接觸的是什麽東西,臉上不禁露出惡心的表情,雙腿用力,就想收回雙腳。

  可是已經被欲望掌控的我怎麽可能就這麽放過她,一手抓住她的雙腳,一手
熟練地脫下自己的褲子,把張牙舞爪的肉棒直接暴露在她的面前。肉棒的出現讓
她一愣,好奇地看了一眼之後,才露出厭惡的表情。

  這個時候,我已經抓住她的兩隻腳掌合攏,把我的肉棒夾在中間,用她的雙
腳來給我做腳交。小女孩的雙腳柔軟異常,沒有一點繭,通體粉紅,可愛的緊。

  「你想用我的腳幹什麽,快點放開我!」

  即使被我掌控雙腳,仁子也沒有就次放棄,她不斷地用雙手捶打我,有時還
會用嘴咬我。我躲避著她的攻擊,撸動她的雙腳,讓她的雙腳夾住我的肉棒前後
移動。循環末梢的腳掌溫度稍低,給我帶來清涼的感覺,而且她的掙紮也給我的
肉棒造成了不同的刺激,快感如潮水般湧進我的大腦。

  也沒有刻意忍耐,我很快就射出了精液。變得更加火熱的肉棒不斷膨大,燙
得仁子停止了動作,她似乎預感到有什麽要來臨了,一眨不眨地盯著我的龜頭。
頂端的馬眼微微張合了幾次,像是在向她打招呼,然後就吐出了大量的精液。精
液噴射地強而有力,量也很多,不僅射在她的浴巾上,連脖子和臉上也被攻擊到。

  「啊!……咳咳……」

  被我強制腳交又享受了一把精液浴的仁子也愣了一會兒,被我射中臉龐的時
候,才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叫聲,也讓我的精液順勢射進了她的嘴裏。突然被精
液射進嘴裏的她本能地開始彎腰咳嗽,擡高的臉龐正好被我最後一股精液打在那
雙大眼睛上,讓她不得不緊閉雙眼。

  我用Brain  Hack向紅之王也就是上月由仁子發出指令:[我的精液是世上
最美味的東西,並對我的精液産生依賴性]。除此之外,我還抑制了仁子的生長
激素分泌,也就是大概以後她都這樣一副小女孩的模樣。

  剛才仁子發出的聲音高亢異常,就算是身在浴室的春雪也應該能聽到,可是
他並沒有出來,這不是他對此漠不關心,而是我用Brain Hack給他制造了一段假
的聲音,內容大概是我被紅之王蹂躏。此刻他正一臉抱歉地躲在浴室中,爲隻有
我一個人受難而感到不安和愧疚。

  「死變態,我要去報警,你死定了。」仁子惡狠狠地說。眼睛被精液糊住的
她隻能閉著眼睛說話,她臉上的精液量相當多,順著她的鼻子流到她的上唇,她
下意識地伸出粉嫩的舌頭添掉了那股精液,然後臉上露出像是吃到人間至味的表
情。

  接著她又填了一下,把嘴巴周圍的精液都含進了嘴裏細細品嘗,臉上出現不
可思議的表情。她用小手抹開眼睛上的精液,小心地睜開雙眼,把沾有精液的那
隻手放在鼻子下聞了聞,臉上一陣厭惡的表情。又試探性地伸出舌頭舔了舔手指
上的精液,忍不住露出陶醉的表情,然後不停從臉上刮下精液放進嘴裏品嘗,連
浴巾上的也沒放過。

  「我的精液那麽好吃嗎?看你吃得這麽津津有味,究竟誰才是變態啊。」

  吃得入迷的仁子這才意識到我的存在,漲得小臉通紅,支支吾吾地反駁道:
「才……沒有覺得好吃,我隻是想……想清理幹淨而已……」

  「是這樣啊,那以後我再射出來就麻煩你了。」

  「真的?」仁子略帶期望地問,卻見我一臉揶揄的笑容,羞得低下頭,「那
種東西,我才不稀罕呢……」

  估計春雪大概要出來,我隻好提醒她:「好了好了,你快整理一下,春雪快
要出來了。」

  經過剛才的鬧劇,仁子身上的浴巾早已松散,露出了早春的風光。平坦的胸
部上露出淺淺的粉色邊緣,下擺光潔的縫隙也隱約可見。

  仁子愣了一下,來回看了我和她的身體幾次,才驚叫著捂住自己的身體,背
過身體整理身上的浴巾,整理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轉過頭問我:「那剛才的事情你
要怎麽負責?」

  「什麽負責,明明就是你……」

  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仁子打斷了:「如果你不想負責的話,我就報警了,就
算不能把你送進監獄,也會讓你頭疼很長時間的吧。」

  「你這是在訛詐啊……算了,是我錯了行不行,對不起。」

  「光道歉怎麽行,要答應我一個要求才能放過你!」

  「好吧。」

  「那這次就原諒你了,大哥哥~~」仁子再次恢複到天使模式,甜甜地說道。

  等到春雪出來的時候,仁子才堪堪整理好自己的浴巾。

  「泡澡好舒服啊。」春雪舒服地歎口氣,用隱蔽的眼神詢問我。

  我朝著春雪露出微笑,示意無事,然後對仁子說:「春雪已經洗完,你快點
去洗吧。」

  我排到最後洗澡,雖說今天沒怎麽出汗,但剛才在仁子腳上射了一發,身上
出了不少汗,泡個澡確實很舒服。

  就在我舒服地歎氣時,浴室的門突然被打開,身上依然隻裹著浴巾的仁子闖
了進來,她的臉上難得地出現難爲情的神色:「大哥哥,剛才說好你要答應我一
個要求的……」

  這麽快就來了嗎,看來給她設定的依賴性過強了。

  「說吧,是什麽要求?」

  仁子雙手垂在捏弄著浴巾的下擺,紅著臉,低聲吞吞吐吐地說:「之前的…
…東西能再讓我嘗一次嗎?」

  「什麽東西?」

  「就、就是之前讓我吃的那個啊。」

  「所以說,那個到底是什麽啊?你不說明白,我可什麽都不知道哦。」

  「你小子在耍我是吧,快點給老娘精液!」仁子像是變了個人似的,臉上露
出兇惡的表情,向浴缸走來。

  「那就麻煩你弄出來了哦,怎麽說也是你自己的要求。」我放松地躺在浴缸
裏,舒服地歎了口氣,下體慢慢充血從水面上露出淺淺的龜頭,不時點出圈圈漣
漪。

  仁子裹著毛巾默默地走進浴缸,坐在我的對面,厭惡又略帶好奇地看著我的
肉棒,顫抖著伸出右手,又往回縮了一下,最終還是在水中摸上了我的肉棒。她
先是用小手比了一下我的尺寸,發現一隻手根本掌握不來,換成雙手握住肉棒,
結果這樣還是漏出小半棒身和碩大的龜頭,臉上忍不住露出吃驚的表情。

  我得意一笑,肉棒完全勃起了,整個龜頭都浮出了水面,朝著仁子的小臉露
出猙獰的獠牙。

  仁子的雙手握著我的肉棒有些不知所措,她盯著我的臉龐,試著輕捏我的肉
棒,見我並沒有很舒服就換著敵方輕捏。她的小手柔軟異常,捏在肉棒上不會造
成疼痛,反而有些快感,隻有在捏到龜頭的冠部的時候才會有些痛感,雖然很輕
微但已能夠讓我露出異樣的表情。

  可惜仁子錯當成舒服的表情,轉而一個勁地刺激我的龜頭冠部,讓我感覺很
難受,隻好出言阻止。

  「你這樣我一輩子也舍不出來哦。」我扶住她的雙手,讓她握住我的棒身緩
緩套弄,「要這樣才行,速度快點也不可以,隻是不要一上來就刺激龜頭,那裏
對男人來說很脆弱的。」

  我試著放開仁子的手,她也會自己套弄,一開始還是在緩緩套弄,速度不斷
加快,漸漸讓我有了快感。

  「這樣可以嗎,大哥哥?」仁子套弄著我的肉棒,對我甜甜一笑。

  「不愧是紅之王,做的真不錯。」我贊賞得摸了摸她的腦袋。

  「少得意了,快點給老娘把精液射出來。」仁子臉上神情一變,惡狠狠地說。

  「甘甜的果實從來通過幸苦的耕耘得來,你還得好好努力才行啊。」我靠在
浴缸壁上,閉上眼,舒服地歎口氣。就第一次而言,仁子具有相當的天賦,她一
邊套弄著我的肉棒,一邊觀察著我臉上的表情,嘗試著摸索出讓人更舒服的方法。

  她不斷地嘗試,由死闆的機械運動,改成以時快時慢的頻率給我套弄。過了
一會兒又變換了手型,讓肉棒得到不同的刺激,還不時刺激到龜頭冠部。到了最
後,她兩手用不同的速度套弄著我的肉棒,甚至還以不同的方向套弄我的肉棒。
這樣奇特的套弄方式快感非常強烈,我隻有動用了Hack程序才能忍住不射。

  久而久之,年幼的仁子體力不支,開始微微喘氣,水溫也已經冷卻。我托著
她的腿彎和背部,以公主抱的形式把她出了浴缸,她發出一聲可愛的嬌呼,雙手
忍不住摟住我的脖子。

  走出浴缸,我把她輕輕放在地上,雙手壓在她的肩膀上,讓她跪在地上。她
身上的毛巾離了水掉在了地上,正好被我用來墊在她的膝蓋下。我坐在浴缸邊上,
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從這個角度來看,赤裸的仁子嬌小的可憐,讓同時産生憐
愛和虐待兩種截然不同的沖動。

  仁子捂著自己平闆的胸部和光潔的下身,憤怒地喊道:「你這個變態想幹什
麽!」

  「水都涼了,再泡的話,會感冒吧。」

  「那爲什麽要把身上的毛巾拿掉,還不是要滿足你下流的欲望嗎!」

  「你這樣弄到明天早上也弄不出來哦,要再刺激點才行……比如說用嘴含著
試試看。」

  「用……嘴!你們這些變天都在想些什麽!」

  「我隻是想要完成和你約定而已啦。」

  「盡在狡辯!」仁子罵了我一聲,再次握住我的肉棒,湊上前聞了聞,發現
沒有異味之後,伸出粉嫩的舌尖試著舔了舔,然後張大嘴把龜頭全部含了進去。
可惜也到此爲止了,尚顯青澀並會永遠保持這個形態的她隻能把龜頭和下面一小
段含進嘴裏,剩下的部分隻能用手握住。

  仁子小巧的嘴巴包裹著我,柔軟的口腔和粉嫩的舌頭令我感到一陣舒爽,但
初次的她不谙于此,隻是一味地吮吸,快感總是無法到達阈值。她含著肉棒,嘴
巴漲鼓鼓的,臉上帶著厭惡還時不時露出難受的表情,那模樣在俯視著她的我看
來反而更有心裏上的快感。

  「不要隻是吸,舌頭也要動一下。」

  仁子鄙視地瞪了我一眼,可惜她鼓著腮幫向上仰視著的樣子誘惑異常,隻能
換來我哈哈笑。

  最終,她還是按照我的指導侍弄我的肉棒,粉嫩的小舌在口腔中扭動,舔弄
肉棒上不同的位置,技巧在飛快地提升,帶給我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射精的欲
望也越來越強烈。我雙手按住她的腦袋,狠狠地挺胯幾次,死命向前頂,然後肉
棒抽搐著射出了今天第二發精液。

  即使被我頂住咽喉,仁子細小的食道也無法全數容納我的精液,剩餘的部分
從她嘴巴和我肉棒的縫隙中流出,順著她平坦的胸部滴在浴室的地上。被我口爆
的仁子也因爲窒息不斷的痙攣,同時失去了對膀胱和尿道的控制,下體不自主地
流出尿液,和我的精液混在一起。

  整整過去了三十秒,我才射完,放開了雙眼泛白的仁子。

  「咳咳……」

  被我放開的仁子因爲誤入氣管的精液發出劇烈的咳嗽,將不少精液咳出,不
過還是有少量的精液沾殘留在氣管壁上,或被管壁吸收,或被運送到肺泡內吸收。
從此,永遠都會保持年幼形態的紅之王染上我的印記,再也無法洗去。

  「你這個……咳咳……家夥,想要弄死我嗎……」氣息漸順的仁子,一邊咳
嗽,一邊指責我。

  剛剛在她嘴裏爽了一發的我隻能尴尬地一笑。

  見我沒什麽表示,仁子哼了一聲,將注意力轉到她漏出的精液上:「那麽多
精液沒有好好品嘗就吞下去了,真是太浪費了。」

  她用手聚攏殘留在自己身上的精液,聚在掌心,一口吞下,然後仔細地品嘗,
臉上露出陶醉的神情。等到精液被口中分泌的口水稀釋到味道很淡的時候,她才
不舍地將之咽下。然後她一臉複雜地望著地上的尿液,那是她剛才因爲窒息失禁
而流下的尿液,上面還漂浮著尚未液化的精絲。

  搖擺不定的仁子望著地上的尿液,臉上的表情不停變換。她擡起頭看了我一
眼,發現我正在清理著下體,終于臉一紅,快速地俯下身子。

  居然能夠坐到這種程度,我吃驚地感歎著,肉棒再次勃起。

  仁子把混著精液的尿液全部吸入嘴中後,緩緩擡起身子,惡心和滿足兩種不
同的表情在臉上交替出現。然後就看見一臉吃驚的我,她臉一紅,羞恥的心情湧
上心間,隻想著快點離開這裏,最後光著屁股跑出了浴室。

  我好整以暇地關掉了視野錄像程序,然後清理完身體,離開浴室,發現仁子
把自己鎖在沙耶阿姨的房子裏,也不去逗弄她,就在客廳裏打地鋪睡覺。

  第二天早上,在上學之前都沒看見仁子,看來今天早上是不可能再見到她了。

  「早上好。」

  「早上好,master. 」

  黑雪姬一臉正常地和我打招呼,似乎已經忘記了昨天發生在廁所和教室裏的
事情,我也樂得如此,假裝什麽都沒發生和她開始閑聊。

  等到上課的時候,我用匿名身份再次給她發了一份信,然後屏蔽了她的聽覺
五分鍾。

  「如果不想一直聽不見的話,午休時請在老地方等我。如果不來的話,嘿嘿
……」

  收到信息的黑雪姬,一臉慌張地四處張望,期間盯著我的時間最多,很顯然
她在懷疑我。但她無法找到任何證據,對我的懷疑也隻是直覺。我甚至捏造了
「隻要一碰到對方,對方就會高潮」的設定,就是爲了將我和威脅黑雪姬並猥亵
她的那個人區分開。

  毫無頭緒的黑雪姬午休時間隻好乖乖地去了我指定的敵方,我同樣屏蔽了對
方的視覺。

  「你究竟是誰,想要幹什麽?」

  什麽都看不到的黑雪姬四處張望,妄圖能夠發現的位置。

  我沒說話,從口袋裏拿出手铐,把黑雪姬推坐在馬桶蓋上,趁她沒反應過來
之前,把她的左手和左腳鎖在一起,右手和右腳鎖在一起。這樣,她就隻能彎著
腰面對我,因爲同側的手腳鎖在一起也無法進行劇烈的反抗。

  「我不會放過你的,快點放開我。」

  「你以這種姿勢說這種話真是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哦。」我摸著她結實的大腿,
用變聲後有些尖細的聲音說道。

  黑雪姬的臉上浮現羞怒的紅色,爲了使自己不叫出聲,她咬著自己的下嘴唇,
什麽都看不見的眼睛瞪著正在撫弄她大腿的我。

  「今天的學生會副會長想要用什麽方式高潮?」

  我慢慢移動自己的手,劃過她的大腿根,來到她柔軟的蜜唇處,隔著黑色的
褲襪和內褲輕輕地揉弄。

  「才不要什麽高潮,快點放開我!」黑雪姬用帶著命令的口氣喝道,隻是原
本應該強硬的聲音中帶上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媚意。這是我這幾天來的成果——黑
雪姬的身體,僅僅是她的身體開始對刺激有了反應,表示著她能夠享受高潮帶來
的快感並期待著它。

  我在她蜜唇上方一處軟中帶硬的點上不輕不重地按了一下,引得她一聲悶哼。

  「既然你不選的話,我就來安排吧。」我拿出一粒用神經裝置控制的無線跳
蛋,放在黑雪姬的外陰部,用膠帶固定好,打開了電源,振動強度調至輕度。

  下體收到的振動帶給未經人事的黑雪姬相當的快感,可是她強忍著不發出聲
音,不過她同樣也沒有精力反抗或是斥責我。

  在黑雪姬和下體的快感抗爭的同時,我取出已經勃起的肉棒,用龜頭準確地
擊中了她緊閉的嘴唇。嘴唇被不明物體碰觸,她的頭猛地向後一縮,用力地嗅著
肉棒周圍的空氣,看來是肉棒上輕微的腥臭味引起了她的注意。

  「副會長知道剛才親你的是什麽嘛?」

  「什麽……東西?」雖然很不情願和我交流,但黑雪姬還是開口詢問,盡管
她可能已經知道了答案。

  「肉棒哦!」我發出一聲奸笑,伸手撫弄她光滑細嫩的臉龐,「副會長還是
第一次接吻吧,初吻獻給了肉棒,真是出乎意料的體驗呢。」

  得知真相的黑雪姬滿臉厭惡,暗琥珀色的大眼睛瞬間蓄滿了眼淚,仿佛洩氣
了一般,身體軟下去了。

  我抓住這個機會,掰開黑雪姬的嘴巴,把肉棒頂了進去。雖然她因爲打擊而
疏于反抗,但我還是調低了她能夠使出的力量,並密切地監視她的想法,一旦她
想要咬下去的時候就會被我提前得知。

  被強制口交的黑雪姬開始反抗,但由于力量被限制,手腳又被綁縛,她隻能
在我的掌控下扭動身體或是擺動頭部,想要把我的肉棒甩出來。我自然不會讓她
如意,甚至還賦予她口交也能産生快感的奇特體質。

  上下兩處都能感到快感的倒錯感覺很快就擊敗了被強制束縛的黑雪姬,和以
往突如其來的高潮不一樣,她這次能清楚地體驗快感積蓄的過程,而且還是口腔
和下體兩處。幾次咬斷肉棒的意圖被輕松化解掉後,她再也提不起力氣反抗。

  事實上,黑雪姬隻是被動地張著嘴承受我的侵犯,既不用力吮吸,也不用舌
頭舔舐我的肉棒,和仁子的主動侍奉差多了。可即使這樣,看著她臉上快要崩壞
的表情已經讓我心理上無比滿足。

  雙倍的快感很達到黑雪姬性高潮的阈值,她的臉上浮現不正常的酡紅,身體
不自覺地繃緊痙攣,雙眼泛白,柔軟的舌頭死命地向外頂著我的肉棒,想要通過
嘴巴得到更多的氧氣。這次高潮的快感和刺激設定爲正常的四倍,所以黑雪姬才
會有這麽強烈的反應。我相信體驗過如此激烈的高潮後,她總有一天會沈迷在性
愛遊戲中,那個時候我就能夠真正得到她。

  我也不再忍耐,控制自己的後台讓自己射精。噴薄的精液從肉棒中射出,擊
在黑雪姬的口腔中,被她無意識地咽下肚。射到一半,我從她的嘴中拔出肉棒,
把剩餘的部分射在她的臉上。黏稠的精液很快塗滿了她的臉龐,讓她連眼睛都睜
不開,這個時候她還處在高潮的痙攣中,根本無暇清理自己的面部。

  呈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下身貼著跳蛋,癱坐在馬桶蓋上,雙手被鎖在雙腳上,
全身在不斷痙攣還泛著潮紅,臉上糊著大量黏稠的精液的學生會副會長,她大口
大口地喘著氣,臉上的精液順著她精緻的精緻好看的臉龐往下流到她的上嘴唇,
被她無意識地添進嘴裏,然後吞到肚子裏。如此美麗的畫面,我自然要拍下來留
作紀念。

  一看時間,離午休結束還有半個小時,我就徑自返回了教室,丟下了下身貼
著跳蛋還沈浸在高潮的餘韻中而微微顫抖的黑雪姬。臨走的時候,我還留下一道
指令,讓她的高潮結束之後一直都會有種空虛感。

  等到上課鈴響起的時候,黑雪姬才堪堪趕回教室,她身上還穿著之前的褲襪,
不知道有沒有換過——經過我這兩天的亵玩之後,她應該會準備備用的褲襪和內
褲吧——臉上倒是幹淨了,隻是還有點紅,步子虛浮,一副軟綿綿的感覺,很可
能是剛才高潮的原因。

  班上不少同學都發現了黑雪姬的異常,關切詢問她,有苦難言的她隻能報以
微笑。

  回到座位的時候,黑雪姬望向我這邊,幾次欲言又止,顯然她對我仍然抱有
懷疑。雖然沒有切實有效的證據,但憑著直覺,她本能地覺得我有著巨大嫌疑,
即使不是始作俑者,也和這兩天猥亵她的不明人士有著脫不開的關系。這是她漫
遊在Brain Burst 世界中的漫長時間所形成的本能,也是她賴以成爲level 9 的
憑借。

  可即使被懷疑又能如何,作爲春雪表哥,又掌握著Brain Hack這樣犯規的程
序的我幾乎不可能被打敗。終有一天,黑雪姬會乖乖地屈從于我,任我品嘗她甜
美的肉體。

  事實上,事情的發展也像我所期望的那樣——有著完美外型,舉止優雅並且
作爲學校的焦點被衆人所憧憬的黑雪姬此刻正沈湎在情欲之中。雖然很不明顯,
但一直關注她的我能夠發現她的臉頰微微泛紅,還會不時夾緊雙腿,輕輕地磨蹭,
試圖用這種方式獲取快感。她皺著眉頭,一臉苦悶的樣子。

  如果之前的黑雪姬絕對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隻是在我的控制下,她無時無
刻不收到情欲的煎熬,來自身體的欲望削弱了她的意志力。原本高傲的她將會一
步步踏入我爲她設下的陷阱,成爲我的獵物。

  第一節課結束的時候,黑雪姬匆忙地跑出了教室,等到快上課的時候才回來。
原本我以爲她隻是去解決欲望,但她回來的時候臉上的春情並沒有減弱多少,依
舊是一副苦悶的樣子。

  等她落座之後,課程已經開始,老師正在布置闆書,教室裏靜悄悄的。我忽
然聽到若有若無的嗡嗡聲,這聲音毫無疑問來自我旁邊的黑雪姬,讓我想起午休
時還貼在她身上的跳蛋。難道剛才的課間休息,她並不是去自慰,而是去安置跳
蛋?!

  這個發現讓我激動無比,看來之前的部署已經有所成效,黑雪姬開始慢慢陷
入欲望的漩渦中。

  由于跳蛋的刺激,黑雪姬會不時渾身顫抖,因爲在大庭廣衆的教室中,她努
力控制自己不要露出迹象,但這一切自然無法逃過早已洞悉一切的我。出于對後
續計劃的考慮,我惡趣味地限制了她的高潮,即使她能夠感受到快感,但始終無
法高潮。

  持續感受到快感卻始終無法高潮的快感讓黑雪姬快要發瘋了,她有時輕咬自
己的食指,露出快要失神的可愛表情;有時會緊握自己的大腿,期待攀上巅峰的
那一刻;甚至有時會把右手伸進裙底,輕輕地撥弄自己的下身,妄圖能夠獲得高
潮。

  不過這一切都是無用的,被限制了高潮的黑雪姬隻能在無盡的快感中一次次
體驗快要接近巅峰卻戛然而止的失落。

  等到放學的時候,她的精神已經接近渙散,隻是憑借著驚人的意志力強撐,
竟讓其他人未曾發現異常。

  「master,我們走吧。」

  「……走?去哪?」像是運行緩慢的老機器一樣,黑雪姬頓了好幾秒才反問
道。

  「不是說好的嗎,今天要坐地鐵去春雪家和紅之王會面的。」

  「……是有這回事,我們走吧。」她用了好一會兒才整理好被快感弄得亂糟
糟的思緒,然後用手撐著站起來,露出了她如同水浸一般的下身。




















0.01626396179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