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重生之小綠帽(1-4) (2/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4你瞞我瞞
   滿意地看著數碼相機中自己的杰作,侯子又把沾滿蘇糖花蜜的白色丁字褲半揣進衣兜,袋口還漏出了白色的帶子,臨走時還惡作劇般捏了一把蘇糖豐滿的乳肉才滿意地離開。別墅庭院中,“怎麽樣了,滿足了吧”鄭洋洋輕輕地錘了一下侯子的胸膛“你快去幫阿蜜姐清理一下吧”侯子得意地抖了抖衣服,一條帶子隨之飄動。“哼!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鄭洋洋轉身回房,侯子從背后摟住鄭洋洋,頭靠在她肩上,輕輕說“辛苦你了”。“行了行了,快回去吧,別被秦風懷疑了。”侯子抬頭看了看沒有沒有開燈的主臥,“他早睡著了,我先走了,你早點休息”。鄭洋洋目送男友離開。看了下一片漆黑的主臥,輕歎:都是身不由己啊
回到房間,掀開薄被,鄭洋洋躺在蘇糖旁邊,發現蘇糖蜷成一團。鄭洋洋伸出手,輕輕地揉起閨蜜的美乳,“你自己沒有嗎”蘇糖雙臂捂胸,但纖巧的玉臂完全遮擋不住乳肉,半遮半掩極爲誘惑,幸好侯子不在場,不然說不得又是要獸性大發了。“不裝睡了?我的沒有你的好玩嘛,開卷說他最喜歡你的奶子了”蘇糖被鄭洋洋粗鄙而直白的話嚇了一跳“侯子只是把我當成你了”蘇糖假裝不知道侯子裝醉“好了,我都知道,不過你再不清理,就不怕懷孕了,走我們洗個鴛鴦浴,水都放好了”鄭洋洋扶起蘇糖,不在意地說道。感受到還停留在小腹里的熱流,蘇糖臉上升起一道暈紅。兩人泡在溫熱的水中,相顧無言,抱著閨蜜,全身心的放松讓她暫時忘卻剛才的噩夢。“阿蜜,我不介意的,侯子他一開始也只是把我當成你的替代品而已,你不用擔心我的。”鄭洋洋靠在蘇糖肩上,訴說著,可愛的臉蛋上布滿淚痕。面對閨蜜的軟弱與誤會,蘇糖百口莫辯。她的心很亂,對秦風的愧疚,對閨蜜的憐惜,對侯子的恨與自己都未察覺的絲絲眷戀互相交織在一起。“都別提了,就當什麽都沒有發生過好嗎”蘇糖摟住鄭洋洋的螓首,想爲今天的事情劃上一個句號。鄭洋洋感受著來自蘇糖的溫暖,輕輕地嗯了一聲。
第二天,秦風一見到蘇糖就上前將其緊緊摟住“老婆,別再離開我了”,出于愧疚,蘇糖對秦風的擁抱有些抗拒,感受到蘇糖微弱的反應,秦風是摟得更緊了,生怕下一秒鍾,蘇糖就會離他而去。在旁邊的鄭洋洋笑了笑“大清早就這麽恩愛,阿蜜你跟我多睡幾天,保證他再也不敢欺負你了”。蘇糖語氣輕松“哼,才不要”。接著兩人回了趟父母家,逗弄了一下可愛的小秦果。“這麽喜歡就也生一個呗,別來禍害你妹妹”王豔梅語帶嫌棄,蘇糖毫不介意,多年以來早已習慣了這種來自親媽的嫌棄“我倒是願意生,就看秦風的了”秦風看著蘇糖眼底對小孩子的喜愛,心中愧疚含糊應付“好啊,不過要等過段時間,倒是媽你什麽時候再生一個”王豔梅隨手敲了一下蘇糖的額頭“瞎說!”“媽,你干嘛打我”蘇糖還開心地逗著小秦果,突然禍從天降“打你順手啊”“我都被你打傻了”“你本來就傻”按照以往,被王豔梅嫌棄的蘇糖往往會撲向秦風懷里撒嬌,但這時候的蘇糖卻只是抱著妹妹小聲地對母親進行誹謗,也不管她聽不聽得懂。
婚禮后,兩人還沒有太多時間品味甜蜜的婚后生活,僅是休了幾天假,秦風就不得不趕往公司處理事務。“老公,要不我們辭職吧,就算繼續賣烤串也好”蘇糖攬著秦風的腰,對他埋怨。有那麽一瞬間,秦風真的被蘇糖說動了,但是理智告訴他,他早就已經深陷泥塘了,就算侯老大能讓他離開,其他人真的會同意嗎?幾年前的單飛經曆已經說明一切了。“我還要給我們的孩子賺奶粉錢呢”秦風不想讓蘇糖承受這份壓力,打趣道。蘇糖心中歎息,嗯了一聲,枕在丈夫的臂彎,兩人滿懷心事,難以入眠。
“阿蜜姐,新婚快樂啊,這是我給你們的賀禮,一定要打開看看哦”在辦公室里,侯子拿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盒放到蘇糖桌前,然后轉身離開。蘇糖見侯子語氣輕佻,眼睛還很不規矩地亂瞄,全然沒有之前對她的客氣,心下便知這所謂賀禮怕是來者不善,見辦公室只有自己,就小心的打開包裝。盡管早有預料,但是盒子中的禮物還是嚇了蘇糖一跳,盒子靜靜躺著一張照片,還有一張房卡,照片中一個女子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盡管沒有照到臉,但蘇糖很清楚,照片中的女子就是自己。“今晚不見不散”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短信,蘇糖握著做工精致的房卡,沈默半晌,最后撥通了秦風的電話“老公,你現在在哪里?”“在家里收拾行李,今天關姨突然讓我到北京敲定一份合作意向,可能要出差幾天,今天就要出發。怎麽了?”“沒事,就是想你了。老公照顧好自己”挂斷了電話,蘇糖呆呆地看著手中的房卡,淚珠悄然滑落。
夜幕降臨,蘇糖站在酒店房門外,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心跳快速平靜下來,“哔”蘇糖打開房門,里面一片漆黑,房間內空無一人。打開燈,蘇糖小心踱步進去,床上有一本純白色的相冊,翻開相冊,第一頁就是自己的單人婚紗照,照片中的蘇糖面帶幸福的微笑,身著
白紗,宛如從上天降臨凡間的天使,第二頁卻是新婚之夜和侯子的床照,突然從聖潔轉向淫糜,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情在同一人身上盡顯。看著照片中滿面淚痕,雪肌泛暈顯得很是狼狽的自己,蘇糖手足無措地合上相冊,慌忙地把它扔到地下。藏身在隔壁房間的侯子看著蘇糖的反應哈哈一笑,起身過去。房門被打開了,?蘇糖馬上從提包中取出防狼噴霧,來人正是侯子,侯子見蘇糖緊張的樣子,笑了笑,拉開手邊的椅子坐了下來。“阿蜜姐,別緊張,我找你過來只是想跟你聊聊而已”蘇糖對侯子的說法嗤之以鼻“聊一下用得著讓你媽把秦風喊到北京去出差?”“既然知道我不只是想聊聊,你還過來?”蘇糖被侯子的強詞奪理給堵得語氣一窒,也不想跟他再多費口舌“把照片還給我吧,你威脅不了我的,這些照片影響不了秦風對我的感情”多年的相處讓蘇糖相信兩人之間不會因爲一些豔照而感情破裂,侯子詫異地看著蘇糖,似是被蘇糖的話逗樂了,捂著肚子直笑。“你笑什麽,失心瘋了?我先走了”“阿蜜姐,你黃色小說看多了吧,誰跟你說我拍照就是爲了威脅你了?你思想太肮髒了吧,那可是我們愛的紀念哦。好了,時間緊迫,阿蜜姐你先去洗個澡,我先吃點東西,爲了等你過來我可是一直都沒吃東西呢”侯子站起身,撿起被丟在地上的白色相簿,拍了拍其上並不存在的灰,若無其事地對著蘇糖發號指令。“神經!”蘇糖拿起手提包,想要離開。“阿蜜姐,你隨時可以走哦,但是風哥就說不定哪天走了,你可別忘了我們家是做什麽的”侯子雙手攤開相冊,長身而立氣質溫和儒雅,可是說出的話卻猶如寒冰,一下子凍住了蘇糖的雙腳。“好了,乖,去洗澡吧,大熱天穿這麽嚴實干嘛,都出汗了,我先下去吃東西了”侯子拍了拍蘇糖女式西褲下的翹臀,出了房間。侯子回來時,蘇糖已經身著浴衣地坐在床邊發呆,侯子看著蘇糖那浴衣遮掩不住的玲珑曲線,不禁心頭一熱,向前一撲,抱住六神無主的蘇糖,“你放過我好不好”蘇糖還在做著無謂的掙紮。侯子只是用行動告訴她的想法是如何的天真,把蘇糖摁在床上,輕輕一拉她的浴衣腰帶,浴衣便從中間散開,露出一大片光滑白嫩的肌膚。“可以先洗個澡麽?我有一點點潔癖”感受到侯子猛烈的攻勢,蘇糖想要只想在拖延一下,哪怕只有一小會兒。“好啊”侯子答應得十分爽快,倒是讓蘇糖有些驚訝。只見侯子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脫光,盡管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了,侯子全身勻稱的肌肉分布依舊讓蘇糖暗吞口水,這無關情欲,只是根植在我們基因深處對美的向往而已,而那雙腿間的甩棍但是讓蘇糖暗啐一口,真惡心。發現蘇糖正在偷偷地看自己,侯子得意地扭了一下,俯下身,一把就將蘇糖公主抱起,蘇糖的浴衣隨之滑落,整個人如同一只光溜溜的小白羊“你干嘛,不是說好先洗澡的嗎!”蘇糖連忙用手遮住關鍵點。“我們一起再洗一次啊”侯子邪惡笑道。浴室中,蘇糖的雙乳被重點進攻著,她的肌膚本就滑膩,抹了浴液之后,更是滑不溜秋的。侯子站在蘇糖身后,巨大的龜頭已經埋在蘇糖臀溝中,不時地刮蹭到蘇糖的敏感點是往往會引起對方一聲嬌呼。“阿蜜,你的這對奶子多大啊?”“3…8…e”兩顆小紅豆被身后人輕輕地揉捏著,蘇糖語氣軟糯,渾身乏力。“呵呵,被人玩一下豆豆就敏感成這樣,真是個騷貨”“才不是,唔…”蘇糖強忍欲望,剛剛想硬氣地反駁侯子對自己的汙蔑,只是話音未落,小乳頭就被重重一揪,頓時力氣被抽取大半,只能扶著身后人的腰,癱在他懷里喘著粗氣。聞著佳人吐出的芳香氣息,侯子再也按耐不住,低頭噙住美人芳唇,舌頭伸入,搜刮著她香甜的唾液。蘇糖早已被挑逗地意亂神迷,被動地回應著男人的熱情。侯子見此,豈不知時機已到,悄悄地扶正位置,腰部發力一挺。“嗚!”蘇糖含混的高呼一聲,盡管不是第一次被侯子插入,但蘇糖的小穴還遠遠未能習慣如此粗大之物,之前和秦風在一起時,就像是在過家家,是無法和侯子相比。“好痛,快拔出去吧”“哈哈,阿蜜姐,慢慢就習慣了,不過秦風真的小啊,和你都在一起六年了,還那麽緊”侯子一時志得意滿,誤把之前蘇糖的迫于其威脅的順從認做對蘇糖的征服。蘇糖想起六年來,秦風一直在自己身邊,陪自己一起笑一起哭,不久前還結爲了夫妻,從此相濡以沫,休戚相關,而自己現在被侯子強奸,愛人還被侮辱,頓時悲從中來,強抑住已到嘴邊的呻吟,流下傷心的淚水。侯子一看,就知道自己操之過急,說錯話了,但此時已經騎馬難下了,于是當機立斷,馬力全開。一只手反剪蘇糖的雙手,另一只手重重地拍在蘇糖的翹臀上,蘇糖痛呼一聲“啊!”“小騷貨,不是不會叫嗎?怎麽一被人打屁股就會叫了?”說著又是一巴掌,同時下身動作越來越快。蘇糖上半身雙手被人反剪,下半身又被干得腿軟,全身上下動彈不得,被侯子牢牢控制住,臀部還像小孩子一樣被人隨意抽打,內心的屈辱與悲切和身體的快感一下子爆發出來“我不是騷貨…”伴隨著哭聲,蘇糖小腹一陣痙攣,顯然是高潮了。侯子見此,頓時大喜過望,乘勝追擊“還說不騷?不騷被人打一下屁股就會高潮?不騷長這麽大的奶子還那麽敏感?”“嗚!別說了!”蘇糖精致秀美的臉已滿是淚痕,再次被侯子的身心攻擊到高潮。蘇糖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而侯子如同絕世劍客,每一劍都直指要害。侯子抽出還未發出最終劍氣的絕世神劍,轉過蘇糖癱軟的身子,輕輕地摟著蘇糖“阿蜜姐,那些話都是爲了增加情趣說的,一切都是我的錯,別哭了”“我不是…”“嗯,你不是,今天也是我強奸你的,你沒辦法反抗的”“嗯,嗚嗚嗚嗚”蘇糖伏在侯子肩上哭了起來。
    “阿蜜,早上好”蘇糖剛睜開朦胧的睡眼,眼前的男子就笑著跟自己打招呼,自己昨晚在這男子身在高潮,最后還被他全裸地摟著睡。“阿蜜,我想強奸你了”“我沒有辦法反抗的,想怎麽樣不都是你說了算嗎”“嗯,我說了算,把一切交給我吧”
一個被兩度強奸的人妻的心態變化太難把握了,最后處理成一個斯德哥爾摩症吧,之后也方便,一開始把蘇糖和秦風的感情設計得太深了,所以處理得有點難。之后就是開始調教虐心啦。還有本章名已經說明了男主一直的態度了,也說明了其他人在本章的態度。
明明記得昨天發出去了,今天一看沒有記錄……郁悶



















0.013538122177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