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木頭我想我愛你(1-10) (2/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九章

  濃重的喘息自緊抿的唇瓣低低逸出,石皓然沈著臉,極力壓抑著,卻抑止不
了逐漸被挑起的欲火。

  濕熱的柔唇在強健的體魄一一吮下濕痕,舌尖在胸膛繞著圈,輕彈著胸前突
起,齒尖若有似無地掃過早已挺立的小點,手指也挑弄著另一邊的凸起,拇指在
頂端輾轉畫圈,甚至輕彈著緊繃的男性小點。

  而她另一隻手也往下,握住男性昂揚,滑溜的手心來回磨蹭幾下,灼熱在手
中頓時又漲大幾分。

  江淩綠勾起唇角,擡起臀瓣,讓昂揚抵著花口滑動,薄薄的丁宇褲阻擋男性
進入,可緊繃的身體卻感受到花口的美妙,手中的男性不由得興奮地悸動一下。

  「這麽興奮,怎麽,這麽喜歡嗎?」舌尖舔過突起,美眸往上挑視他,看他
閉上眼,極力調整呼吸,想控制欲望,她不由得挑眉。

  小嘴往上在他的下颚一咬,握住男性的手微一收緊。

  「唔!」調整的氣息頓時混亂,知道她是故意的,石皓然緊閉著眼,不想看
見她得意的模樣。

  「這麽不想看我啊?」她輕啃著方正的下巴,舌尖舔過緊抿的唇,見他別過
臉,她眯了眯眸。不讓她親是吧?

  她轉眸看到放在旁邊的冰桶,挑起一個冰塊,放進嘴裏,然後俯下身,將含
著冰塊的唇覆上他的胸口。

  忽然的冰涼讓他震了下身體,乳頭被冰涼的液體含住,他忍不住睜開眼,看
到她吐出冰塊,讓微溶的冰在胸口滑動,張嘴含住乳尖,再放開,以舌尖挪動著
冰塊,在乳尖四周滑動。

  那種又冰又熱的感覺刺激著他,石皓然不由得咬牙,被铐住的手緊握成拳,
青筋都浮了起來。

  感覺到他身體的激動,江淩綠得意地勾唇,舌尖滑動著冰塊,讓冰涼的水漬
往下移動,在結實的腹肌上繞了一圈。

  他的呼吸變得更急促,黑眸染上火花,注視著她的舉動,看她將已變得小塊
的冰塊含住,美眸輕挑他一眼。

  他頓時明白她想幹什麽。「江……哦!」

  含著冰塊的小嘴突然吮住男性頂端,突然的刺激讓他拱起身體,男性在冰熱
交替的刺激下更形勃發。

  小手握住男性末端,按撫著他的敏感,小嘴含住昂揚,吞吐間,冰塊逐漸融
化,混合著唾液,將灼熱染上淫靡的晶瑩。

  冰塊融了,而舌尖卻仍冰涼,隨著含吮,小舌煽情地舔過粗長,甚至往下吮
過末端兩旁。

  「唔嗯……」勃發的情欲讓他再也無法壓抑,粗吟不住逸出,石皓然閉上眼,
舒暢地享受著被小嘴包覆的快意。

  感覺到男性的悸動,她舔得更用力,吸含時吮出暖昧又勾人的水聲,按壓著
末端的手指猛然輕刺男人的敏感帶。

  「啊!」他輕顫,愉悅讓男性更加滾燙,幾乎快爆發時,她卻突然松開手,
小嘴也離開昂揚。

  「唔……」就差一步,即將崩潰的前一刻,掌控他的唇和手突然離開,石皓
然不禁痛苦地睜開眼,臉龐因情欲而微紅,灼熱的黑眸幾乎是饑渴地看著她。

  江淩綠舔著唇瓣,極富女人味的臉蛋在此刻更是嬌媚無比,她的唇瓣染著他
興奮滴出的體液,而她則探出舌尖舔進嘴裏。

  這挑逗的動作讓他瘋狂。

  「要我嗎?」臀瓣壓向昂揚,柔穴早在挑逗他時也敏感地泛出濕潤,花口輕
掃過男性頂端,滿意地聽到他逸出的喘息。

  勾著笑,手指慢條斯理地解開襯衫鈕扣,露出被黑色內衣包覆的飽滿酥胸,
手指拉下內衣肩帶,讓指尖在胸乳間移動,然後把罩杯往下勾,粉嫩的乳尖在微
涼的空氣裏挺立。

  而濕潤的花穴則在昂揚下挪動,一再地勾引他,要引發他的沖動,要他爲她
失控。

  他緊盯著她,眸光在她挑逗的舉止下越形火熱。

  她俯下身,唇瓣吮位他的唇,而這次他沒躲開,她唇畔的笑容加深,濕軟的
小舌探入他嘴裏。

  粉舌一進入,立即惹來他激烈的反應,唇舌熱切地纏住她,幾乎是狂熱地掠
奪她的甜美。

  江淩綠輕吟,在他火熱的吻下幾乎快無法呼吸,隻能張開小嘴任他侵略,唇
舌熱情地與他相吮。

  灼熱的火舌吞噬著小嘴,男性昂揚在柔穴的輕蹭下,石皓然突然擡起窄臀,
讓頂端猛然擠入花心。

  「啊!」他突然的進入惹來一聲嬌吟,輕薄的丁宇褲還是阻擋不了男性的侵
入,被擠到一旁,深陷進花唇裏,他的粗魯讓她感到一陣麻疼,小腹敏感地收縮,
花壁也隨之收緊。

  「唔……」花穴的緊窒深深吸咬著男性,石皓然再也隱忍不住欲望,結實有
力的臀部不住往上頂弄,戳刺著迷人水穴。

  他粗魯的進出讓丁宇褲更陷進花肉,江淩綠不禁感到又麻又疼,交織成讓人
酥軟的快感。

  「討厭!你好粗魯。」她輕咬他的唇,嘴裏說著討厭,可俏臀卻跟著往上挪
動,壓擠著進出的男性。

  而眉眼則漾著得意,看他因她而失控,心頭就有說不出的愉悅,她迷戀他的
身體,他不也無法抗拒她?

  明明喜歡她,卻還拒絕她,哼!最後還不是臣服在她身下?他呀,永遠別想
逃出她的手掌心。

  讓她江淩綠喜歡上了,就別想逃!

  她霸道地想著,坐起身子,小手放到汗濕的胸膛上,她擡起圓臀,妖媚地上
下移動,吞吐著男性。

  這個動作讓昂揚進得更深,濕熱的花壁跟著進出而擠出稠液,潤澤著碩長的
進出。

  而她的手指拈住兩隻突起,在指腹裏輾轉扭捏磨蹭,挑逗他的敏感,手指輕
扯著乳尖,性感的聲音有著誘惑。「阿皓,你喜歡我,對不對?」

  俏臀停下動作,不再吞吐男性,而濕漉的花壁仍收縮著。

  「唔……」石皓然難耐地瞪著她。

  她對他笑,小臉因情欲而更妩媚動人,手指在他胸口輕繞著圈。「你是我的,
對不對?」

  他不吭聲,喉結因渴望而滾動。

  江淩綠挑眉。「不回答嗎?」她起身,濕軟的花壁一點一點地、緩慢地離開
昂揚。

  該死!這女人……

  石皓然怒瞪她,極力想用意志力抗拒,不想讓她得逞,不想如她所願。

  額頭因爲壓抑而沁出汗水,灼熱的身體輕顫,他用力閉上眼,呼吸因隱忍而
加重。

  突然,離去的濕潤又往下,緊窒的花穴瞬間將灼熱吞入,稚嫩的花肉立即又
包覆住男性。

  「嗯……」這突來的刺激讓他呻吟,瀕臨崩潰的昂揚差點經不起緊窒的包裹
而提早繳械。

  「嘻,逗你玩的。」小臉噙著惡劣的笑,手指畫過他汗濕的胸膛。「我可還
沒滿足,怎麽舍得離開呢?」

  感受到體內男性勃發的悸動,看到他額際冒出的青筋,江淩綠在心裏更是笑
得好得意。

  再忍嘛!她看他多能忍?

  這女人……石皓然被逼得理智盡失,窄臀憤然往上,狠狠撞擊柔穴,一次又
一次用力地貫穿她。

  見他徹底失控了,江淩綠嬌媚地笑著,妖娆地迎合他,緊窒的花壁不斷地吞
吐著男性,直到爆發的那一刻到來。

  她緊緊擁著他,小嘴吻住他,將屬于他的一切全數吞噬,不放過一絲一毫,
不管是他的心,還是他的身體……全都是她的!

  即使經過荒唐又激烈的一夜,可養成的習慣還是讓石皓然在規律的時間裏睜
開困倦的眼。

  垂下眸,就見江淩綠趴睡在他身上,即使睡著,手腳卻仍緊緊抱著他,像他
是她的所有物一樣。

  手上的鐵铐昨晚就被她解開,他看著被磨破皮的手腕,一圈紅痕環繞,甚至
還有幹掉的血漬。

  這點皮肉傷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當她解開他身上的束縛時,他不是推開
她,而是激烈地壓倒她,在她嬌美的姿態下,一次又一次地淪陷,如她所願,徹
底在她身下失控。

  他的理智、冷靜,在面對她時總是蕩然無存,她才會這麽有恃無恐,一點也
不怕他對她怎樣。

  她說得對,她的任性是他寵出來的,她能對他任性耍賴,是他的縱容給予她
的權利。

  想到這,石皓然不由得扯出一抹苦笑,臉龐有著無奈,對這個霸道又任性的
女人,他是真的萬般無奈。

  放也放不開,忘也忘不掉,想不在意她也不行,對她生氣她又不害怕,她是
真的吃定他了!

  而這也是他寵溺下的結果,是他給予的疼寵,讓她對他恣意索求,而他,樂
意寵她、讓她。

  看她笑,看她放肆,看她肆無忌憚,看她過得快樂,他也跟著快樂,因爲他
的心裏、眼裏隻有她。

  從很久很久以前……或許,在她慘白著臉,問他要不要娶她時,他的心裏就
住進了她。而她呢?

  石皓然盯著江淩綠的睡顔,想到她昨晚的話,她的喜歡是真是假?又會維持
多久?是不是興緻過去了,就不再喜歡了?

  而隻是喜歡,對他而言是不夠的,他要的更多,她的全部,她的一切,她的
所有,他全想占有。

  他對她不僅僅隻是喜歡,她不懂,他的占有欲也很深,一直以來他總是放任
她,從不抓住她。

  他總是在等,等她回頭看他,等她回首握住他的手,他一直在等她,等到無
法再等了,他才毅然決定松手。

  松手,並不是放棄,而是想讓她真正地注意他,不再將他的存在視爲理所當
然,不再忽視他的一切。

  他要她明白,他不是一直屬于她,他也是會因等待而疲累的。

  黑眸泛著壓抑的苦澀,石皓然輕歎口氣,「淩綠,我該相信你嗎?」他的個
性固執,一旦決定占有,他就不會再放手。

  因此,對她口中的喜歡,他才會遲疑,才會害怕,才會不敢接愛,他怕一旦
他接愛了,而後她後悔了……

  石皓然閉上眼,他怕自己會因她而受傷,可是更怕的是心裏的占有欲會讓自
己放不開手而傷了她。

  她可懂他心裏的恐懼?不,她不會懂,不然她也不會做出那麽瘋狂的事了…


  石皓然睜開取,看著椅把上的手機,伸手準備拿住手機,可一隻小手卻比他
還快。

  「想幹嘛?」江淩綠懶洋洋地擡起小臉,將手機抓緊放在胸口,美眸輕佻地
勾向他。「你這個科技白癡就算拿到手機也不會用啦!」就怕他惱羞成怒把她的
手機摔了。

  石皓然歎氣,面對她,他永遠隻有歎息的份。「淩綠,別鬧了,我不會受你
威脅的。」

  「我知道。」江淩綠對他笑,嬌胴慵懶地趴在他身上,手指畫過他的臉。
「你不在意自己丟臉給別人看,可是……你在意我被人看光吧?」一句話說出她
比誰都明白他有多在乎地。

  石皓然抿唇,被她說中他的想法,他是不在意自己,可他在乎她。

  見他不語,江淩綠知道自己說對了,小臉的笑容更燦爛,像隻偷到腥的小野
貓。她開心地擡頭親他的嘴,一臉得意。「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我,木頭,你愛慘
我了對不對?」

  對,他是愛慘她了!

  石皓然不否認,他抓住她的手,神情認真。「你什麽都知道,什麽都懂,然
後呢?你想證明什麽?」

  「證明你是屬于我的呀!」江淩綠擡起下巴,理所當然地看著他。「我說過
了,我喜歡你。」

  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她又追加一句。「我知道你不相信。」

  「你要我怎麽相信?」他看著她,向來穩重的臉龐有著無奈,也有一絲疲累。
「你的心太自由了!」

  她像隻鳥兒,總是想飛就飛,而他,則像顆樹,隻能看著她飛,偶爾奢求她
會在樹枝上歇息,讓他有機會看她。

  「你會留在小鎮,是因爲江婆婆在這裏,可是江婆婆總有離開的一天,到時,
你也會離開這小鎮,不會再留下。」

  「誰說的?」江淩綠沒好氣地看著他,唇瓣輕撇,「隻要你把我抓緊,我就
會留下呀!」

  「什麽?」他因她的話而怔愣。

  江淩綠往上翻了一下眼,受不了地給他一記沒慧根的眼神。「木頭,說你是
木頭你還真的是木頭!怕我走,你就要努力增加自己的魅力,讓我爲你著迷到天
荒地老,這樣我就不會離開啦!」

  頓了頓,知道他的木頭腦子一定想不通,她幹脆一次說清楚。

  「我說喜歡你是真的,至少現在,」我喜歡你「是真的,至于以後嘛……爲
什麽要去想以後?以後那麽久,那麽長遠,搞不好到那時先變心的人是你也不一
定。」

  石皓然皺眉。

  「皺什麽眉?」江淩綠瞪他,爲他懷疑她的話而不高興。「這又不是不可能,
你也不是不知道小鎮裏那麽多女人喜歡你。」

  連單小芙那個機車女都對他崇拜得要死,還對他的身體流口水。

  哼,流到死吧!這個養眼的肉體是屬于她的。

  江淩綠很霸道地往他臉上親了好幾下,印下濕熱的口水印,親完還不夠,還
磨牙道:「啧,怎麽想我都覺得你變心的可能性很大。」

  「你在胡說什麽?」石皓然被她奇怪的話弄得哭笑不得,明明是很認真的事,
可被她一講倒顯得他想太多,顧慮太多。

  「事實呀!」江淩綠努著嘴,猶豫了下,最後還是將手裏的手機對他晃了晃。
「好啦,我老實跟你講啦!說拍下床戲是騙你的啦!」

  她誠實地坦白,不打算拿這來威脅他了。

  石皓然再次怔愣,驚訝又疑惑地看她。「爲什麽要告訴我?」她不是想拿這
威脅他嗎?而且這麽誠實也不像她。

  「爲了要讓你開始相信我呀!」爲了讓他有安全感,讓他相信她,江淩綠頭
一次對男人這麽用心良苦。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喜歡,覺得我隻是自尊心作祟,好嘛,那就讓時間來
證明羅!既然這樣,爲了讓你相信,我就得坦白羅,從今以後,我不會對你說謊。」
她的語氣帶點不正經,可是眼神卻很認真。

  「怎樣?」江淩綠咬著唇瓣,像個想得到稱贊的小女孩,緊張地看著他。
「要不要賭一次?就從相信我開始。」

  石皓然緊緊盯著她,見她雖然勾著笑,可他看到她眼裏的緊張,像怕會得到
否定的回答。這麽沒有自信的她,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猶豫的心不由得漸漸穩定,或許,他該賭一次。

  「我……」他張唇。

  「砰!」房門卻在此時被用力踢開。

  「江淩綠!你這女人快點從我哥哥身上離開!」

                ***

                第十章

  關鍵時刻被打斷,江淩綠差點就飙髒話了,就差一點點……就差那到一點點,
她就快把木頭拐到手了!

  結果……屠嬌嬌!她頭一次這麽討厭這個女人!

  在門被踢開的那一刹那,石皓然立即抓起棉被將自己和江淩綠包住,手臂穩
穩地環住細肩,將她守在懷裏。

  他沈著臉,不悅地看向妹妹。「嬌嬌,你的規矩是這樣的嗎?」連門也沒敲
就像個流氓似地踢門進來?

  看到兄長闆起臉,屠嬌嬌淩盛的氣勢就弱下來,她縮了縮肩,揚起討好的笑。
「哥,不是啦,我隻是生氣……」話沒說完,就瞄到江淩綠臉上的笑,她立即瞪
過去。

  「江淩綠,快離開我哥!」

  「嬌嬌!」石皓然不悅地皺眉。

  「不管啦!」屠嬌嬌兩手叉腰,「我給你們三分鍾把衣服穿好。」說完,她
用力關上門。

  「這丫頭,都嫁人當螞了,脾氣還這麽壞!」石皓然搖頭。

  江淩綠才不理她,閣雜人等一離開,她立即追問。「喂,你剛才的話還沒說
完。」

  「我……」

  「喂!剩兩分羅!」門闆被用力踢了兩下。

  屠——嬌——嬌!

  江淩綠咬牙切齒,石皓然推開她,從地上撿起她的衣服丟給她。「把衣服穿
上吧!時間一到,嬌嬌會馬上沖進來的。」

  「可是……」她還沒聽到重要的話。

  「最後一分鍾!」門外傳來最後警告。

  杠!江淩綠也火了,抓起衣服快速穿上,兩人衣服才剛穿好,房門立即被踢
開。

  「屠嬌嬌,你亂什麽亂?」江淩綠回頭不爽地吼。

  雖然挺著大肚子,可屠嬌嬌一點都不像孕婦,她快步走向自己兄長,很占有
欲地抱住兄長的手臂。「哥,扶我。」

  見妹妹走這麽快,石皓然心髒快了好幾下,急忙伸手扶住她,臉龐帶著斥責。
「嬌嬌,你是孕婦還走這麽快?」

  「哼,她還踢好幾次門呢!」江淩綠冷哼。

  石皓然也瞪向妹妹,「嬌嬌……」

  屠嬌嬌急急打斷他,皺著眉看他。「哥,不要告訴我你跟小綠和好了?」

  「我……」

  「對,我們和好了。」其實還沒,就差最後一步,不過她知道石皓然不會拆
她的台,不管什麽時候,他最先顧的就是她的面子。「我跟你哥已經正式在一起
了。」

  「哥,真的嗎?」屠嬌嬌不理她,豎決地質問兄長。

  石皓然看向江淩綠,見她警告地瞪他,又看妹妹快氣瘋的樣子,他就覺得太
陽穴隱隱作痛。雖然知道小妹爲他抱不平,可他要是否認了,難看的是江淩綠…
…想到這,他隻得點頭。

  看到兄長點頭,屠嬌嬌氣得直跺腳。「不準!我不許你跟小綠在一起!」

  看到石皓然點頭,江淩綠突然覺得一肚子的火都消了,她的態度更跩,小臉
勾起得意的笑。「你憑什到不準?」

  屠嬌嬌依然不甩她,扯著兄長的手,著急地嚷:「哥,你這個笨蛋!」

  「喂!誰準你罵他?」聽到石皓然被罵,江淩綠可不爽了。「屠嬌嬌,你這
個當人妹妹的罵自己哥哥笨蛋,你懂不懂得尊敬兄長呀?」

  木頭再笨也隻有她能罵,娃屠的罵屁呀!

  「你閉嘴啦!」她在和哥哥說話,姓江的插什麽嘴?

  「嬌嬌,你是孕婦,別這麽激動。」石皓然皺眉,怕妹妹動了胎氣。

  「哥,你叫我怎麽能不激動?」她氣得都快吐血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女
人的個性,你現在跟她在一起,沒多久後一定會被她抛棄的啦!她怎麽可能會喜
歡你?」

  「屠嬌嬌!」江淩綠突然朝她吼。「你有不滿就沖著我來,不要對石皓然說
些有的沒的!」

  屠嬌嬌急忙閉嘴,怕自己的話傷了兄長,她怯怯地咬唇。「哥,對不起,我
不是……」

  「沒關系,我知道。」石皓然不在意地微笑,伸手輕摸小妹的頭發。「我知
道你是關心我,不過,嬌嬌,這是我和淩綠的事,你別插手。」

  「我怎麽可以不插手?」屠嬌嬌瞪了瞪江淩綠,「江淩綠根本不適合你,哥,
你應該跟小靜在一起,她很喜歡你,你們在一起才適合呀!」

  「嬌嬌,你知道我對小靜隻是……」

  「我知道,可是感情可以培養的嘛!」屠嬌嬌一臉固執,不放棄地繼續對兄
長道:「哥,小靜才是適合你的好女人呀!」

  夠了!「好女人」三個字讓江淩綠忍無可忍了。

  她走上前抱住石皓然的另一隻手臂,擡起下巴跟屠嬌嬌宣示。「嬌嬌,你死
心吧!你哥跟好女人無緣,他這輩子注定要跟我這個壞女人在一起了。」哼哼,
氣死這個大肚婆,誰教她要來破壞她的好事?

  「淩綠!」看到她故意想惹怒小妹,石皓然皺眉。

  江淩綠輕哼一聲,不想讓他生氣,乖乖閉上嘴巴,別開臉。

  屠嬌嬌咬牙,擡頭看看兄長,石皓然臉上雖然有著不悅,可是一點都不排斥
讓江淩綠接近,擺明就是接受姓江的了。不!她絕不贊成!

  「江淩綠,你想都別想,我絕對不會讓我哥跟你在一起的!」屠嬌嬌撂下狠
話。

  江淩綠轉頭,小臉勾起笑容。「好呀,那我就看你怎麽阻止!」

  哼,木頭是她的,誰也別想破壞!

  爲了宣示主權,江淩綠光明正大地向小鎮宣告,石皓然是她的男人,誰也別
想艱她搶。

          她的宣告引起小鎮的熱烈討論——

  流氓女警長VS。日本小甜心,這場爭奪戰不知誰會勝出?

  呵呵……當然是她江淩綠,因爲木頭的心在她身上呀!

  不給日本妞任何接近石皓然的機會,她每天都到屠家吃飯,到了晚上當然就
拐木頭上她的床了。

  至于屠嬌嬌……哼,她才不怕她,不管那個有戀兄情結的女人怎麽做,日本
妞都無法偷走石皓然的心。因爲……木頭可是愛慘她了。

  想到這,江淩綠就笑得愉悅,半個月過去了,日本妞似乎知道自己輸了,也
不再纏著木頭。勝利的滋味真甜美,現在的阻礙就剩下——

  江淩綠走進屠家道館,看看坐在沙發上的大肚婆。

  屠嬌嬌擡眸,對她挑眉。「吃飯時間還沒到,來我家幹嘛?」

  「找我男人。」雙手環胸,江淩綠也回得直接。

  屠嬌嬌放下手上的報紙,小手輕撫著圓潤的肚子,垂眸像在思索什麽。

  江淩綠聳肩,舉步走向屠嬌嬌對面的沙發坐下,雙腿交疊,好整以暇地看著
她。「想說什麽?咱們就一次談清楚吧!」

  屠嬌嬌揚眸,美豔的臉蛋有著難得的嚴肅。「小綠,我是認真的,你不適合
我哥。」

  對她的話江淩綠一點都不意外,她笑了笑,可眼神卻很淩厲。「我也是認真
的,我要跟石皓然在一起。」

  屠嬌嬌定定地看著她。「爲什麽?」

  「當然是因爲喜歡羅!」不然她吃飽沒事幹嗎?

  「對我哥而言喜歡是不夠的。」屠嬌嬌歎口氣,「你知道我哥對你不是隻有
喜歡。」

  「我當然知道。」想到石皓然,江淩綠臉上的笑更深。「我對他也不是隻有
喜歡。」

  「哦?」屠嬌嬌訝異地揚眸。「你愛我哥?」

  「我想是吧!」江淩綠不正經地回答。

  而她的漫不經心則讓屠嬌嬌沈下臉。「我哥守在你身邊那麽久,以前你不喜
歡,現在卻說喜歡,還說有可能愛?小綠,你的變化會不會太大了?還是你隻是
因爲女人的自尊心……」

  「他像空氣。」江淩綠淡淡打斷她的話。「他的存在我已習慣,就像空氣一
樣,能自由呼吸是種習慣,直到某天,他不在我身邊,我才發現我能自由呼吸不
是因爲空氣,而是因爲他。」

  她起身,潇灑地將手插進口袋,「我呀,被寵壞了,我需要他寵我,他不寵
我,我會覺得寂寞,我會覺得難受,我會想伸手緊緊抓住他,你問我愛不愛他?
我想,我愛他。」

  「一輩子嗎?」怔了好一會兒,屠嬌嬌才開口問。

  「誰知道?」江淩綠笑著聳肩。「一輩子那麽久,誰能預抖?可至少現在,
此時此刻,我可以告訴你,我不能沒有他。」

  「是嗎?」屠嬌嬌眼眸半掩,唇瓣也勾起了。

  「這樣你滿意了嗎?戀兄情結的妹妹。」說了這些惡心話,江淩綠也覺得很
不自在,她摸摸鼻子,看看四周。「你哥呢?今天道館怎麽這麽安靜?」

  那堆日本人通常都很吵!

  「去日本了。」拿起報紙,屠嬌嬌悠哉回答。

  「什麽?」江淩綠迅速瞪向她。「誰去日本?」

  「小靜他們要回去啦,我就叫我哥去送行,不過……小靜有說她會率領弟兄
將我哥打昏,一起打包帶走,哦,我哥的護照我也交給她了。」

  「什麽?」江淩綠驚怒地瞪著她。「屠嬌嬌你……」

  「哦,他們才剛出發。」屠嬌嬌看了看時間。「差不多有五分鍾了,不知道
車開了沒……」

  話沒說完,江淩綠就沖了出去。

  「皓然大哥真的不跟我去日本嗎?」黑川靜抓著石皓然的手,苦苦哀求。

  石皓然淡淡一笑。「我有空會去日本看你的。」

  黑川靜皺鼻,不甘心地咕哝,「我不覺得那女人適合你,至少我比她適合你。」

  她孩予氣的模樣讓石皓然笑了。「小靜,其實你不是真的喜歡我吧?」

  「什麽?」他的話讓黑川靜愣了下。

  「是這幾天嬌嬌對淩綠的態度讓我懷疑的,當然還有你。」石皓然勾著溫柔
的笑,黑眸閃過淡淡的睿智。

  「嬌嬌從來就不是會光明正大和人硬著來的人,她的個性愛耍陰的,可是這
幾天她卻和淩綠互相對嗆,這不是嬌嬌的個性,她若真的不想我跟淩綠在一起,
她隻會私下破壞,甚至不會讓任何人發現。」雖然不想承認,不過他那個精明的
妹妹就是這麽一個卑鄙的人。

  「因爲這樣所以我懷疑了,因爲懷疑她,所以我想到被她找來的你。」他看
向黑川靜。

  「我?」黑川靜眨眼,不解地指著自己。

  「你雖然說喜歡我,可是隻有在淩綠面前你才會特別對我親昵,而平常你就
隻是一個愛搬嬌的小妹妹。」以前他沒想太多,可是懷疑了,他就開始觀察,也
發現一些奇怪的地方。

  「而且在淩綠宣告我和她的關系時,她對你挑釁地挑眉,你雖然表面在意,
可是你的眼神沒有怒意,而且我發現站在人群後的嬌嬌笑得很開心,一副詭計得
逞的模樣。」

  這下,他知道他那個精明的妹妹在搞什麽鬼了。

  當下他不知該說什麽,沒想到妹妹連他這個兄長也一起算計了,想生氣,可
又想到這是妹妹對他的關心,最後,隻能化爲無可奈何。

  對于他的話,黑川靜不承認也不否認,清秀的小臉笑得更甜,「皓然大哥,
我是真的喜歡你。」隻是她知道強摘的瓜不甜,不屬于她的,她黑川靜從來不強
求。

  石皓然笑了,疼愛地摸著她的頭。

  「石皓然——」突然,一道吼聲傳來。

  石皓然轉頭,就見江淩綠氣喘籲籲地跑來,然後霸道地將他護在身後。

  「淩綠,你做什麽?」她的動作讓他莫名其妙。

  江淩綠喘著氣,下巴擡起,向黑川靜冷哼。「日本妞,你別打什麽歪主意,
我不會讓你帶他去日本的!」

  「淩綠,你別胡鬧。」石皓然被她的話惹笑了,黑眸抹過一抹溫柔,「我隻
是送小靜上車。」

  「拜托,你這木頭,難道不知道日本妞想把你打……」

  黑川靜突然上前抓住石皓然,擡頭用力往他的嘴唇一親。

  石皓然愣住了,江淩綠的話也愕然頓住。

  「皓然大哥,拜拜!」黑川靜對他眨眼,然後轉頭看向江淩綠。「好好把握
皓然大哥,不然我可是會隨時來把他搶走的!」

  說完,她跳上車,然後朝兩人揮手,還不忘送個飛吻。「皓然大哥,有空要
來日本找我玩哦!」

  遊覽車漸漸駛離,江淩綠氣急敗壞地瞪著石皓然。「你……姓石的,你幹嘛
不閃?」

  「我不知道她會……」

  「閉嘴!」她氣得跳腳,「你是不是故意要讓她親到?是不是上次在小溪邊
親不夠,現在還想再回味一次?」

  「不是……」知道她在吃醋,石皓然不由得笑了。

  「你還敢笑?」看他笑,江淩綠更火。

  「淩……唔!」她突然沖上前用力吻他的嘴,「可惡,我要消毒!」

  她一邊吼著,一邊用力啃著他的唇舌。

  而他沒反抗,縱容她任性的舉止。縱容她早已成了他改也改不掉的習慣,而
且看到她吃醋,他不否認自己很開心。

  想著她說的喜歡,臉龐不由得泛起一抹醉人的溫柔。

  也許,他可以期待,等她的喜歡變成愛,這次,他願意再等待一次,等她說
愛他……

                尾聲

  江淩綠偷偷地走到石皓然的房間打開門,就見那個壯碩的大男人抱著小嬰兒,
手裏拿著奶瓶,溫柔地喂著小孩喝奶。

  她停下腳步,靠在門邊,唇瓣微微勾起。

  認真地和他在一起已經半年多了,她卻不覺得膩,也不再嫌他悶,好奇怪,
好像發現自己喜歡他後,就連隻是兩個人靜靜地坐在一起,她也覺得心情很好,
心頭甚至湧起一種幸福的感覺,抱著他、靠著他、親著他,都讓她覺得幸福,這
種感覺她以前從來沒有過。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她卻發現自己好像越來越喜歡他,就連看著他,都覺得
很幸福。

  像現在,她看到他放下奶瓶,將小嬰兒抱在胸口,黝黑的手掌輕撫著小貝比
的背,讓小貝比打一個飽嗝。

  明明是個大男人,可他一舉一動都很輕柔,臉上的溫柔讓她的心悸動,心頭
泛上一抹軟意。

  她走進房間。「嬌嬌又把女兒丟給你顧了?」

  「她剛好有事要忙。」石皓然微微一笑,手指被侄女握住,那小小的唇瓣愛
困地打個小小的呵欠,可愛的模樣讓兩人都笑了出來。

  石皓然將侄女放到嬰兒床上,溫柔地哄她睡覺。

  江淩綠將他的動作都看在眼裏,自從小貝比出生後,她才知道他很喜歡小孩,
小貝比幾乎都是他在顧,而他也樂在其中。

  看著那寬大的背影,看著他溫和的側臉,她不由得脫口而出:「我們也生一
個吧!」

  「嗯?」石皓然愕然轉頭。

  江淩綠紅著臉,話出口後她也窘了,可是卻一點都不後悔,「呃……」她不
自在地摸著鼻子,眼神四處亂瞟。

  「不過,你要先跟我求婚哦!」她羞窘地丟下這句,完全不敢看他,轉身就
跑了。

  看她害羞離開的模樣,石皓然不禁笑了,笑容裏有著說不出的滿足。這半年
來,他將她的一切全看在眼裏。

  他知道,雖然她沒說出口,可是她的眼神,她的一舉一動,都在告訴他——
她愛他。

  這一次,他等到了,等到了她的愛。

  番外篇:守候

  會注意到她,可能是她那雙總是泛著嘲諷的眼神。

  自小練武,他對周遭向來敏銳,雖然早已習慣旁人的注目,可那些眼神通常
都是無害的。

  直到某天,他察覺到一抹敵意。

  學武的本能讓他自然尋找,而後,發現了她。

  雖然周遭的人很多,可他還是一眼就看到她,然後心裏浮上訝異。

  他不認識她,她的敵意從何而來?

  他不懂,但就此之後便對她留意起來。

  他總是感受到她投來的視線,他不回視,僅在她收回目光時,才將眼睛投向
她,不意外地,又看到她被一個男生載走——

  他知道那是她的男友。

  對于她的事,他也聽到許多,小地方其實沒什麽秘密,加上她又引人注目,
多多少少會是別人談論的話題。

  他知道她叫江淩綠,是隔壁學校的校花,關于這,他不意外,她長得很漂亮,
雖然比不上他妹妹的嬌豔,可她身上的氣質卻極獨特,像春天的風,看似輕柔,
卻讓人捉摸不定。

  他知道她住在隔壁的小村座,聽說她父親是個酒鬼,母親受不了父親的打罵,
丟下小孩跟人跑了,而父親也去世了,最後由外婆撫養長大。

  她住的小村子觀念極封閉,看不起她跟人跑的母親和酒鬼父親,將她家的事
傳得極難聽。

  聽到這些傳聞,他對她多了同情,大人的事跟小孩無關,她不需要去承擔大
人的過錯。

  相較之下,他雖然是孤兒,可際遇比她好多了……是因爲這樣,所以她才敵
視他嗎?

  他猜測著,在她注意他時,他也偷偷注意著她的一切。

  直到某天,她突然不再出現在校門口。

  他疑惑,擔心她是不是出了什麽事,卻不知該找誰詢問,而對自己的擔憂也
覺得困惑。他們本來不相識,她也不一定要從前門離開學校,他的心怎會因爲看
不到她而沈悶呢?

  他不解,可幾天過去了,都沒看到她的身影,他的心情也一天比一天低落,
連練武都無法專心,被父親訓斥。

  奇怪了,他怎會在意那個陌生的女孩呢?

  他不懂,隻覺得自己莫名地在意她。

  這天,他仍然沒在校門口看到她,心裏有著失落,也爲自己的失落感到好笑,
搖搖頭,轉身離開學校。

  可才走幾步,卻在看到前面的身影時一愣。

  是她!

  他停住腳步,看到她捂著肚子靠在牆上,似乎很難過的樣子。

  她怎麽了嗎?

  他忍不住上前詢問。「同學,你不舒服嗎?」一走近,才看到她臉色發白,
還冒著冷汗。

  他心裏不由得擔憂,想上前扶她,又怕自己的行爲太唐突,隻好忍住沖動,
開口再問:「要我帶你去看醫生嗎?」

  她卻不回答,僅是靜靜地看他,好一會兒,她才開口拒絕。「不。」

  「可是……」

  「我懷孕了。」

  她突然脫口而出,他不由得一怔,然後看著她捂著肚子的手,並不信她的話,
她的模樣比較像腸胃不舒服。

  他正想開口時,她卻又冒出一句話。「你要娶我嗎?」

  這次,他錯愕了。

  然後他看到她眼裏閃過的笑意,頓時知道她在開他玩笑,他爲她的舉動疑惑,
可嘴巴卻不加思索地回應了——

  「我娶你。」

  話一出口,不隻她驚愕,連他也被自己的話嚇到了,可是不知怎地,他卻不
後悔自己脫口而出的話,甚至再重複一次。

  而他還未不及等到她的回覆,就昏過去了。

  他抱她到醫院,聽醫生說隻是腸胃炎,並不礙事,他松了口氣,而後她的月
事突然來了,他紅著臉,請護士幫忙她更換。

  他幫她辦理住院,打電話跟爸螞說一下,請爸螞通知她家人不用擔心,而他
則在一旁看顧她。

  到了晚上,她醒了過來。

  他和她說了一下話,看得出她臉上的不自在,可他視而不見,執意陪在她身
邊照顧她。

  爭不過他,她又閉眼睡去,可睡得卻不安穩。

  「阿嬷……阿嬷……」她呓語低喃,小臉有著不安,像是焦急找尋著什麽,
像個無助的小孩。

  他上前輕撫著她的臉,輕聲安撫她。「噓,別怕,我在這。」

  「阿嬷……」她伸手想抓住什麽,而他穩穩地握住她的手,另一手輕覆著她
的額頭。「乖,睡吧!」

  似是感受到他的溫柔,她停下呓語,安穩地睡著了。

  看著這樣的她,他心裏不由得泛起一抹柔軟,在這一瞬間,他突然明白自己
爲何在意她了。

  是她眼裏的寂寞吧?雖然她隱藏得很好,可是同是孤兒,他明了她的寂寞,
在他未被收養前,七歲前的他,也嘗過這種寂寞。

  她眼裏的寂寞勾動他的心,讓他注意起她,然後漸漸在意了,在這一刻,她
露出的脆弱,讓他的心整個軟了。

  想到自己說要娶她的話,他不由得笑了。

  這話是真的,在他明了自己的感情前,他的心就已爲他做了決定,可是他不
急。他們還小,而她,並未對他心動。

  而他可以等待,等她長大,等她明了,等她接受他。

  他開始守護著她,默默地。

  兩人第一次發生關系時,她醉了,突然吻住他,而他因爲她要離開,心裏不
舍,放縱自己多喝了幾杯,腦裏也多了幾許醉意。

  酒醉醒來,看到她的懊惱和錯愕,他不吭聲,爲她找個台階下。

  對她而言這是個不值一提的意外,可對他卻是值得珍惜的第一次,他擁抱了
自己喜歡的女孩。

  然後,她離開了小鎮。她放假時一定會回來,而他則等著她回來,一如往常
地,在她身後守候。

  直到她真的決定定居小鎮,他心裏有著說不出的快樂,他知道她這次回來,
就不會再離開了。

  可他沒想到她又喝醉了,而這次,因爲她決定在小鎮工作,這個消息讓他忘
了自律,也跟著喝得半醉,等到醒來時,兩人再次一起躺在床上。

  這次,他一樣看到她臉上的懊惱,而他心裏也有著無言。

  怎麽會這樣呢……看來以後他真的不能再碰酒了。

  他無聲地下了床,正在想該怎麽開口時,她卻先說話了。

            她說了之前他說的話——

  上床是個意外。

  聽到她的話,他心裏沈了沈,知道她的心裏仍然沒有他,臉龐有著落寞,隻
是背對著她,她沒看見。

  他附和著她,對她,他向來縱容。

  誰知她卻提出床伴的要求,他錯愕地看著她,看到她瞄到他的身體時眼裏閃
過的渴望。

  然後,他在心裏苦笑了。

  這女人不喜歡他,卻喜歡他的身體呀!

  他該拒絕嗎?可拒絕了,他要如何才能親近她呢?他向來木讷,不善言詞,
而她,總是不愛親近他這樣的個性。

  認識這幾年,她總是離他遠遠的,很少主動跟他接近。

  或許,這是一個機會。

  他想著,答應了她的提議,誰知四年過去,兩人除了身體外,彼此的關系仍
然沒長進——這個女人恣意地享愛他的溫柔,卻不打算給予回應!

  而他,等候了許多年,突然覺得累了,再這樣下去,她仍然不會屬于他,她
的目光一樣不會有他。

  或許,他不該再縱容了,不該再傻傻地等候了。

  他主動提出結束,冷淡地和她拉開距離,不再給予她他的寵愛。

  這次,他不再守候,他選擇放開。然後,等她自己追上,等她自己抓住他。

  看看和他的手交握的柔荑,石皓然微微一笑。

  「笑什麽?」江淩綠瞟他一眼。

  「沒什麽。」他搖頭,想松開她的手。

  她卻不讓他離開,小手用力握住他的,眉尖輕挑,下巴很跩、很霸道地擡起。
「別想我會放手。」

  「你這樣握著我怎麽吃烤肉?」他的神情很是無奈,隻是眼神卻很縱容,也
不再想掙脫她的手。

  她瞟他一眼,很自然地回道:「我喂你呀!」說著就叉起一塊肉片遞到他嘴
邊。

  她可還記恨去年的烤肉大會,他讓那個日本妞親昵喂食的事?

  看她的模樣,石皓然就知道她還記著去年的事,可他沒說出口,順著她的意
張嘴咬下肉片,然後看她滿意地勾起嘴角,他也跟著笑了。

  縱容她,愛她,寵她,早成爲他的習慣。

  如同相握的手一樣,她不放手,他也不放。

  這道春日的風兒,他會擁在懷裏——一輩子守護。

               《本書完》










變態好色但晚上不好好睡覺明天會很認真工作的壞叔叔 的評論:
美麗大方,好聊天笑容迷死人的神級新主播. ( 2018-12-03 04:04:09 )












0.017848014831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