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涵的遊戲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涵小心地站上了房間的椅子,將書櫃上的一個小木盒拿了下來。

木盒上有著一把黃銅色的小鎖,似乎在說明裡面的東西不能隨便讓人看到。

盯著手上拿著的小木盒吞了吞口水,女孩的雙頰突然泛起一陣紅暈。

她猶如要將腦內想法驅出的搖了搖頭,接著將那小木盒擺在一旁的書桌上。

「姆…喉嚨好乾」她打開房門去了廚房。

大口灌了一杯開水之後,涵向在客廳看電視的父親道了晚安。

回到房間的她小心地鎖起房門。

她的手指「啪」的按下電燈開關,四周變得漆黑又安靜。

涵在昏暗的房間裡摸到了小木盒,她輕輕地和它一起坐到了床上。

從門外透進來的電視螢光照不清楚少女的表情,不過她咚咚的心跳聲卻讓人聽得非常清楚。

涵抱著小木盒坐了一會兒誡誘誧誣,磁禡禚禛解下了她戴著的小銀項鍊,原來項鍊的墜子便是小木盒的鑰匙。

女孩打開了小木盒,將裡面的東西一件件的擺在床上。

幾捆麻繩、一副不鏽鋼手銬、一個馬具式塞口球(不要問我這是什麼,附眼罩)、一根粉紅色的電動按摩棒。

按摩棒當然不是拿來按摩的,好吧,某方面來說也算是啦。

國中正是對於性愛開始感到好奇的年紀。

涵開始自己發洩性慾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不過最近她覺得,如果只照以往的方式來好像有些無法滿足。

在國三大考的壓力下(起碼她自己是這麼想的),她覺得自己需要一些更…激烈的方式,來發洩她的壓力。

幸好這是個網路的時代。

涵立刻在網路上找了一家有人推薦的情趣用品拍賣,一邊看著「便利商店取貨,絕對不帶情趣字眼…讓您買得放心,拿得安心!…」之類的廣告台詞,一邊甩著馬尾點著她的頭和右手手指。

過了短短三天,她就在小七打工仔的「謝謝光臨」聲中走出自動門,Mission Complete,涵在心中得意的笑著。

鏡頭回到昏暗的房間,客廳的電視聲還隱隱約約的在門外喧擾。

涵心想自己房間的聲音應該沒有人會注意到,注意力便集中到了擺在床上的那些…玩具上。

女孩慢慢褪下她粉黃色的睡褲,同時手指慢慢解開睡衣的鈕扣,房間內冰冷的空氣慢慢地降落在她潔白的肌膚上。

「果然還是有點冷呢…」涵的身體微微的顫抖,她感覺四周的冷空氣像是一雙雙的頑皮的手,輕巧卻溫柔的愛撫她的每一吋肌膚,有些陶醉,有些興奮。

內褲順著修長的腿滑落,涵爬上了床。

看著床上的那些晚上的新同伴,涵不禁慾火焚身,剛才喝的水已經不知道蒸發到哪裡去了。

她的雙手緊緊的抱著自己嬌小的身軀,她的手指順著細滑的肌膚由腰間滑向臀部,接著開始狂亂的在身體上到處遊走。

大腿、腳踝、鎖骨、乳房,每觸碰到一個地方都讓涵的慾火燒得更旺。

女孩由喉嚨深處發出一串含糊的呻吟,像是在發洩在她體內不斷滋長的欲望。

涵已經受不了了,她一把抓起身邊的麻繩。

雖然在碰觸到皮膚瞬間的刺痛讓她猶豫了一下,女孩還是狠狠地用麻繩在她乳房上下各繞了兩圈。

麻繩猶如蟒蛇捕捉獵物一般陷進了她的肌膚,佈滿了麻繩表面的小刺刺進了她白皙的肌膚,不過對現在的涵來說,反而像是被情人緊緊摟住一樣。

涵將一條麻繩的中點貼在自己的後頸,麻繩繞過了涵纖細的脖子,在她的胸口劃了一個X型後繼續向下交纏。

涵深深的吸了口氣,接著一邊收緊小腹一邊緩緩的呼氣。

她將麻繩密實地在她盈盈堪握的纖腰上反覆纏了好幾圈,纏到她的腰身好像被一隻巨手掐住一樣。

「呼…嗯哈…」涵發出滿足的呻吟聲。

她將餘下的兩股繩頭用大腿壓住,接著兩手在床上摸索著。

有了,涵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挾起了床上的按摩棒。

一絲絲透明的液體已經在涵的兩股間滲出。

涵的左手輕柔的貼上自己私處,一邊撫摸著洞口,一邊將食指伸了進去。

「嗯啊…哼呀…」猶如一股電流從腳心直通到頭頂,私處的快感讓涵腦袋瞬間一片空白。

她喘息著,手指慢慢的開始在裡面攪動,用指腹按摩著,用她的指甲尖輕輕的搔颳著肉壁。

「哈….哈…」涵不顧被大腿壓著的麻繩,雙腿緊緊的糾纏、交結。

她纖巧的腳趾扭曲著,像一群不斷受苦的犯人。

涵蜷曲著身子,她丟開了按摩棒,用她的手掌用力揉捏著那不太突出的乳房,她的手指搓揉著挺立已久的乳頭,從上面傳來的酥麻感讓女孩心神欲醉。

但是,纏繞在胸部的麻繩一直摩擦著女孩白嫩的皮膚,弄的涵又癢又麻,她的動作變得更加狂亂,想要對自己乳房施加痛楚來驅散這種感覺。

無意間,她的指甲猛力掐住了她粉紅色的乳頭。

「好痛!…」從乳頭傳來的劇烈疼痛,讓涵被快感支配的身體稍微清醒了一些。

她向脖子緊縮的肩膀漸漸放鬆,有一種剛運動完後肌肉感受到的酸麻感。

她將背部靠在柔軟的床上,如蝦子般蜷曲的雙腿也緩緩地舒展開來。

涵躺在床上喘息著,雙手輕輕撫弄著剛剛被自己摧殘的乳房。

她在乳頭上摸到一個不算淺的指甲印,她按摩著那敏感的地方,感覺從那上面傳來的些微刺痛和酥麻感。

突然她發現,將她緊緊綑著陷在肌膚裡的麻繩弄的自己很癢、很痛。

咬在身體上的麻繩彷彿帶著腐蝕性,慢慢地侵蝕著她的身體。

「還不夠…不能就這樣停止…」涵決定要趕在自己後悔以前,盡快的將束縛完成。

涵將滾到床邊的按摩棒撿起來,一口氣朝著自己的小穴插了下去。

「咿呀!…好像買太大了…」涵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

雖然按摩棒還有半根露在外面,可是涵已經覺得自己的陰道被撐大了一圈。

小穴的肉壁感覺到這龐大的入侵者,不由自主地夾得緊緊的,想把這不速之客給推出去,但是沒什麼用:因為涵的手指繼續把巨大的按摩棒往裡面推。

「嗚…好辛苦…」小穴的深處被按摩棒無情的撐開,「好像頂到內臟了一樣…」嘴上抱怨著,涵的雙手還是抓起了剛剛纏在腰上的麻繩,張開雙腿,將繩頭穿過按摩棒底部的小圓環。

接著抓住繩子的手用力往上一拉,「惡咳咳咳嗚…!…噁呃…」好像一把長槍捅進了下體的感覺,讓涵連眼淚都流了出來。

不過這樣一拉之後,按摩棒也幾乎整根沒進了涵的小穴裡。

涵忍著痛苦將從按摩棒底部伸出,像是兩個粉紅色觸角的固定器小心的夾住自己的陰蒂。

最後將穿過股間的繩子仔細地在腰上綁好。

涵躺在床上,大腿幾乎張成「一」字型的喘息著。

雖然說姿勢挺不雅觀,不過她也沒有辦法:只要一將兩腿稍微合起來,小穴裡面的惡魔按摩棒就會被擠壓的更進去,就像快要貫穿涵的子宮一樣。

「雖然我是不打算生小孩啦…不過也用不著這樣吧」涵自嘲的哈哈一笑,聽起來卻像是重症彌留的病人,從喉嚨深處發出來的呻吟聲,與她平常的清澈聲音大相逕庭。

休息了一會兒,涵終於忍耐著把雙腳併攏,在膝蓋及腳踝上橫橫豎豎地捆了好幾圈。

腳踝上延伸出一小段的繩子,涵將繩子牢牢地綁在手銬中間的鐵鍊上。

她兩根修長的大拇指也被一根較細的麻繩綁在一起。

涵試著掙扎了一下,她的身體從頭到腳已經被綑成了一根棍子,只能像隻泥鰍一樣的扭動了。

最後,涵拿起了頭部的拘束具。

拘束具散發著淡淡地皮革香氣,由幾條可調整鬆緊的皮帶組成,連結著紅色塞口球和皮革眼罩。

它縱橫交錯的皮帶可以包覆整個頭部,將皮帶收緊後視力和合上嘴巴的權利將被永久的剝奪。

涵拿著塞口球兩端的皮帶將它放到嘴唇邊,不過紅色的塞口球好像還是比涵雙唇間的距離大了一些。

涵吞了吞口水,雙手輕輕揉了揉她的下巴,接著用力將上下顎張開到極限。

塞口球勉強被推了進去,進去之後它就被牙齒牢牢卡著,涵的舌頭也被緊緊地壓在下面。

由於塞口球沒有孔洞,涵開始發現就連吞嚥口水,對現在的她而言也成了件奢侈的事。














0.013108968734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