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嬌妻被人偷偷騎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黃海是家計算機公司的程序員,兩個月前他和女友結了婚。如今的他正在享受蜜月的溫馨和甜蜜,整日和嬌妻沈浸在性愛的海洋中。挑逗和刺激自然是免不了的,偶爾他還會作出過激的動作來,搞得嬌妻嗔罵不已。但黃海心裡明白,她是怪在眉頭,愛在心頭。這使得黃海心裡有一種大膽的惡念頭在滋長。
這不,今天晚上,他又心血來潮了,新婚伊始,哪有不做愛的?盡管昨天強烈地克制,非常地小心,但今天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大伯的兒子今天出差去了,家裡只剩大伯一人。入夜,黃海靜靜地躲在客廳的沙發後面,直等到大伯回了房,剛鎖上門,黃海就像狼一樣地沖進了他和嬌妻的房間。
激戰正酣時,黃海的腦子裡又迸發出一個惡作劇的想法來。
他忽地停了下來,雙手放開了嬌妻的玉乳,轉而一手摟住她的腰,一手抱住她的豐臀,盡力保持下體的姿勢,使陰莖牢牢地深插在嬌妻濕熱的陰道裡不至於滑出,而後他直起身子,一使勁,站了起來,將嬌妻抱在懷裡。
“阿勇!你這是干什麼!?”嬌妻嚇了一跳,在陌生的環境裡做愛,小心翼翼的她對這突如其來的大膽舉動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啊!快放下我!會被人看見的!那窗簾沒拉——啊!”
“現在又沒人,沒事的!”黃海似乎被妻子的驚慌逗得興起了,他感覺到妻子的雙腿正緊緊地夾著他的腰,蜜穴驟然緊縮,上身也緊緊地貼著他,一對豐滿的乳房擠得他心花怒放。
“那我們換個外面看不到的地方!”黃海眼看妻子順從地緊貼著他並用玉手套住他的脖子以保持平衡,他干脆用雙手托住嬌妻的屁股,一轉身竟向房門走去!用這種姿勢走路,可苦了女方啦!一顛一顛的,大陰莖直頂得嬌妻的陰戶欲水橫流。剛從欲仙欲死的感覺中稍微清醒過來,妻子才發覺已經到了客廳。
“討厭啊......!怎麼把人家抱到這邊來!嗯......喔......!被家裡人看到怎麼辦!......阿勇....不要....!”嬌妻真的急了。
“放心吧!大伯兒子出差了,大伯早就睡熟啦!”黃海大膽得已經刹不住車了。他托住嬌妻的香臀,使勁抖動著。看著妻子晃動的雙乳和驚慌的眼神,他快不能自已了。
“啊~~!又頂到了!啊~~!不、不要!不要在這——”嬌妻像是在哀求一樣。
“怕被別人看到啊?那就再換個地方好了。”
說完他又抱著嬌妻且戰且走走到曬衣服的陽台,陽台對面是一座大公園,這個戰斗環境不但是風景優美還很涼爽哩! 就是天晚光線暗了點。
“阿勇!怎麼又把人家抱到這邊來?!快放我下來,會被別人看到啦!”這回妻子真急了,慌張地扭動著想掙脫開。
面對那麼好的風景黃海根本不理會嬌妻的哀求,還是抱著她猛力地抽插她的蜜穴,想不到妻子怕被別人看到一緊張小穴縮得更緊了,一股淫水順著他的肉棒涔涔地流下來,弄濕了地板。干了一會兒他的雙手實在是太酸了,於是就把嬌妻放了下來,接著把她轉過身去,讓她高翹起屁股,從後面打上騎馬射箭這一招。
“討厭啊......!阿勇....人家......快高潮了!不要在這啦!......嗯嗯....啊!”
此時陽台外盡是嬌妻的淫叫聲和撞擊美臀的肉聲,黃海興奮得好象巴不得有人聽見似的。
“阿勇....高....高潮了!啊......!”
在這種緊張又刺激的氣氛下,妻子很快地就高潮了。
“高潮了?不會吧!我才剛熱身完而已耶!更何況這裡風景那麼優美。再多做一會兒吧!” 黃海還不罷休。
“老公……嗯嗯……好舒服……啊……但在這裡不、不好——”新婚妻子眯起眼睛,顯然也被弄得有些語無倫次和無所顧忌了。她不斷發出低沈的呻吟聲,雖然這些句子在這新婚的幾個月裡黃海都聽慣了,但仍抗拒不了這樣的誘惑。重提火槍,他又對準了妻子玉門,不覺間已經加快自己粗腰的勁度,把自己引以為豪的巨大肉棒又插入她的陰道裡,直頂上她的子宮。
“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被壓在身下的嬌妻發出著呻吟聲,黃海一邊用手搓弄她的乳房,一邊使勁地抽插著她。
“啪叽啪叽……啪滋噗滋”大雞巴在陰道裡抽動時,發出美妙的聲音。“好老婆……你多學一下……那些片中的女主角……”雙手按著嬌妻柔軟健美的豐乳上面,大拇指捏弄著她的嫩紅的乳頭,把她弄得氣喘籲籲。老婆的雙頰飛紅,喘著氣說:“你想我……我變成……A…A級片的……女主角……嗎?好壞!”
她緊緊地咬著牙,雪白的屁股前後地挺動著,使黃海的肉棒在她的穴內進進出出得更快了,發出一陣陣淫浪的肉聲。“啊……啊……好老公……我來了……高潮了……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太棒了。”她全身都浪起來,一頭長發像波浪般的甩動,豐滿的乳房掙脫開黃海的雙手,上下跳動。
黃海挺動腰部,讓肉棒在她穴內跳動著,繼續不斷的刺激她,把她的大腿向兩旁分開,猛力的抽動,肉棒吞吐的快感讓她連續不斷的高潮。她兩手撐持著陽台的圍欄,緊閉雙眼。黃海的肉棒在她的穴內來回抽插,帶著她紅嫩的陰肉翻進翻出,弄得她不停的扭動身體,不斷的發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著淫水,由她的腿間流到陽台地上。
“啊……不行了……老公……你太強了……啊……我快死了……”妻子嬌聲地浪叫起來,蜜穴內的肉緊緊夾住他的粗棒,不斷往裡吸,讓肉棒再次深地插在她體內,這時一股興奮難忍的感覺從黃海陽具傳到全身,他再也忍不住,把熱滾滾的精液射進嬌妻的陰道裡。
嬌妻整個上身仰起,背緊貼著他的胸膛,全身是汗,乳白黏狀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裡倒流了出來,流在地上。黃海低頭輕吻著她的秀發,輕咬著她的耳根。她軟軟的倚靠在在他胸脯上,不停的喘息著。
“我愛你,李甜甜!”黃海輕聲道,一邊伸出雙手摟住她汗淋淋的背,下巴輕靠在她的肩上。
好一會兒,嬌妻才轉過身來,嬌打了他幾下。“哼!都是你,壞死啦!害得人家這麼累!”而後忍不住與他相視而笑。
      
黃海最喜歡李甜甜的笑容,笑起來有個小酒渦,加上白淨的肌膚和清美秀麗的美貌。她叫做李甜甜,除了樣貌出眾之外,身裁發育得很好,十六歲時已經有副頗為驕人的身段,裙下之臣很多,從黃海和她相識到結婚,他所知道的不下三十個男生追求過她。
  
嬌妻的一個熱吻讓黃海從回憶中清醒過來。他連忙摟住她的香臀,想回應她一個吻。可李甜甜卻扭過身子去,伏在陽台的欄桿上,光著身子欣賞起外面的夜色來,故意不理他了。從後面看著她那高翹著的豐臀,以及那還在垂滴著愛液的毛茸茸的蜜穴口,黃海笑著輕拍了一下嬌妻的屁股,心中暗想,幸好現在沒人,不然嬌妻這種媚態讓人看見了該怎麼得了噢!他轉身往裡屋走,一邊笑著搖了搖頭。
可是,就在這時,黃海突然發現,與陽台相連的客廳裡好象有一個人影閃過!那影子似乎一直在那個緊挨著陽台門的窗口窺視他與嬌妻,見到他轉過身來,才倏地蹲了下去!
黃海心頭一緊,不安了起來。是誰呢?不會,不會是賊吧?他與嬌妻都一絲不掛的,卻遇到賊,這該如何是好呀?正在這時,黃海發現客廳的另一頭,他大伯的房門竟然開了一道縫!他記得大伯進屋睡覺時已經把門關上了。難道,難道說是大伯出來了?黃海一陣心慌,該不會說,那個黑影就是他的大伯吧?
黃海正在不知所措,嬌妻李甜甜卻毫不知情。可能她已經看夠了夜景,覺得瘋狂夠了,該回去休息了。於是她回過身來,輕拍了黃海一下,就挺著一對玉乳,與他擦肩而過,赤裸著全身,泰然自若地走進了陽台與客廳相連的門裡。
“李甜甜!你————!”黃海急了,喊出了聲。眼看嬌妻就站在那窗子的邊上,離那黑影子那麼近,他能不急嗎?“怎麼了?”李甜甜站住了回過身來看了看黃海,渾然不知情況。黃海這時想到,那門邊窗下有一張桌子,大伯一定就躲在桌子下面。而此時李甜甜那赤裸的下體,就正對著那張桌子!她那豐盈的大腿,白皙平滑的小腹,烏黑亮麗的陰毛,以及那還在流著愛液的蜜穴,連黃海看了都如癡如醉,更何況與之近在咫尺的大伯!他一定連血都噴出來了吧?
李甜甜以為黃海和她開玩笑呢,她故意沖他做了個鬼臉,很調皮地轉身回房去了。大概她的屁股也沒能幸免於難,也被大伯看了個爽。
黃海心裡一直冒汗,擔心如果大伯被李甜甜發現了,還不知要鬧出什麼事呢!直到李甜甜走回了房間,他才放下心來,連忙跟了回去。經過門邊的桌子時,他有意偷偷瞄了瞄桌下,呵!果然有個身影,必是大伯無疑了!他假裝不知道,也回了房間。
一切都恢復了平靜。李甜甜睡著了,可黃海卻無法入睡。他很奇怪,今晚除了擔心李甜甜發現大伯外,他好象就沒有怎麼生氣,甚至在嬌妻的裸體被人看見後,他竟然有了一絲刺激感。難道是那次在火車上的經歷讓他變得無所禁忌了?黃海開始懷疑起自己的為人來了。
“不行!不行!”他心中暗想,“這樣實在不行!我可不是壞男人。我要愛護妻子。”
迷迷糊湖中,他也睡著了。夜恢復了平靜。
       
第二天早上,黃海一覺醒來,發現只有自己一人躺在床上。李甜甜一定和昨天一樣,起來幫大伯做早飯了吧?他爬下了床,套好衣服,來到臥室門口,往廚房看去。呓?奇怪了,廚房裡空無一人,只有電飯煲在“突突”地冒著熱氣。
“人呢?都到哪去啦?”黃海心裡納悶。懷著好奇心,他走出了臥室。東瞧西看,客廳、廚房、陽台都沒有看見李甜甜,也沒有大伯的影子。
正在納悶間,黃海看見大伯慌張地從浴室裡走了出來,輕手輕腳地,還一步三回頭,好象做了什麼虧心事怕人發現似的。他看見了黃海,先是一陣不自然,而後強裝笑容,接著就逃也似的溜回他的房間去了。
“這一大早的,大伯又在搞什麼呀?”黃海心裡正奇怪呢,這時他聽見了浴室裡傳來了聲音。於是他走了過去,來到門邊,往裡一看。頓時,黃海呆住了。浴室裡,他的妻子李甜甜正站在水池前,彎著腰翹著臀,埋著頭在洗頭發呢!而李甜甜的身上正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短睡裙,裙下就是兩條白皙豐滿的大腿,性感暴露極了。她一邊搓洗著頭發一邊哼著歌,很投入,而對身後發生的一切,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李甜甜的睡裙本來就半透明,再加上有點濕,就越發顯得透明了!黃海仔細一看,更不得了!怎麼了?李甜甜的整個臀部,每一寸肌膚都看得清清楚楚!難道她沒穿內褲!?黃海心中一驚,李甜甜平時不是個隨意放縱的人呀!今天怎麼?當他更仔細地看時,黃海這才發現了原因,原來李甜甜的內褲已經被丟在了地上,而且被揉捏成一團。
今天這是怎麼啦?自己的嬌妻竟毫無戒備地站在別人的浴室裡,無知地向後暴露著性感的下體。假如這時有人站在她身後,甚至蹲下去欣賞她的屁股和陰部,她都不會發現。
這時,黃海想起了剛才大伯的異常舉動,心裡一陣不安。難道、難道說,剛才大伯在偷窺李甜甜?天哪!如果真是那樣,那不是什麼都被大伯給看光了嗎!?
一想到這,黃海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沒錯,剛才的大伯,一定就站在他現在站的位置,就是從同樣的角度窺視李甜甜的。
一氣之下,黃海走進了浴室。來到李甜甜身邊,看著嬌妻洗頭的樣子,他一時也想不出應該說些什麼。
還沒等黃海發作,正在洗發的李甜甜先開口了,顯然,她這下察覺到黃海了。
“討厭嘛!又來了。人家洗個頭都不得安寧!等下怎麼出去遊山玩水嘛!”李甜甜頭也沒擡地說,仍在洗發。
“啊?你、你倒先說起我來啦!”黃海心裡很不痛快,他沒好氣地說,“你看看你自己,啊,大清早的,怎麼穿成、穿成這樣?”他本想說她穿得太暴露了,可話到嘴邊,卻沒敢說出來。
“人家還不是為了爭取時間,想早點陪你出去玩,才起個大早來洗頭!”李甜甜似乎對丈夫的責怪有些不平,她略微擡起了頭,用手擰頭發裡的水。
黃海聽了,倒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不但不體貼人家,還嚇唬人家。趁人家洗頭看不見,門都不敲就闖進來,還抱著人家屁股亂摸,壞死了!”李甜甜像撒嬌一樣故意埋怨道。
黃海一聽,不對啊!自己才剛起床呀!他連嬌妻啥時起床都不知道,也沒有到過浴室,哪有什麼機會闖進來,更說不上抱她的屁股啊!?怎麼回事?
李甜甜又埋下頭去,重新沖洗頭發,依舊翹著性感的臀部,繼續抱怨著:“這是在別人家裡噎!人家叫你不要鬧了,你還不聽,硬把手伸到人家內褲裡,摸遍了屁股還不夠,你還弄人家那裡,從後面一直摸到下面,再摸到前面,搓人家陰毛就已經夠過分的啦,你還用手指摳人家的那個地方!害得人家癢死了,站都站不住!沒見過像你這麼壞的!”
“啊————?”黃海聽了,更是驚異不已。哪有這回事啊?他張大了嘴,一時沒能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有什麼好啊的!壞死了你!”李甜甜一邊沖水一邊繼續說,“你那樣搞人家,人家當然要分開腿,翹一點屁股你才好弄啦!所以站都站不穩嘛!”
黃海更加的驚詫和疑惑了。妻子嗔責的口氣,她所說的這一切,都不象是開玩笑,而他自己確實又不在當時現場。這說明了什麼?除了說明另有其人,還能說明什麼!?黃海心頭突然一震,在這間房子裡,除了他們夫妻兩,第三人就只有一個了!是他的大伯!難道真的是大伯!?
黃海傻愣在那兒。回想起這兩天來大伯看李甜甜那色迷迷的眼神,他的那些偷窺舉動,以及剛才看見大伯慌慌張張地從浴室逃出來的樣子,黃海這下終於明白了,對!是他!一定是大伯干的!黃海心中冒起一股怒火,頓時火冒三丈。沒錯,李甜甜這樣洗頭,對後面的情況毫不知情,她以為敢闖進來的一定是她的老公,所以她根本就不知到摸她的人是大伯。而大伯也正是鑽了這個空子,趁機輕薄她。不會錯的!黃海越想越肯定,越想越氣。
天哪!自己的嬌妻竟然被人公然非禮!而且是被他的親人非禮!黃海的腦子登時一陣嗡嗡作響。想到嬌妻那白皙性感的大腿,以及渾圓高翹的香臀,甚至亮黑誘人的陰毛,都被大伯下流地撫摸、玩弄過,黃海氣得把牙齒咬得咯咯響。
“人家都叫你適可而止了。你不但不聽,還脫掉人家的內褲,也不怕大伯看見。真是的!”李甜甜到現在好象還蒙在股裡,她洗好發,直起上身,隨手就拿起毛巾擦水。而這時黃海才看見了她的身體正面。他又吃了一驚:李甜甜的睡裙扣早已被解開數個,她那對嬌挺的玉乳已沖開束縛,高傲地挺露著,而乳白色的蕾絲胸罩也早已被粗魯地向上掀起,誘人地掛在圓錐似的雙乳峰上方,將白皙的乳峰和鮮紅的乳頭襯托得更加可人!
“你、你怎麼?”黃海簡直不敢想象,他一把摟住李甜甜的肩,“難道、難道說,你的胸部也————也被摸了?”
“討厭啦!又欺負人家!”李甜甜撒嬌似的輕捶了他的胸膛一下,露出迷人的微笑,“還裝蒜!壞死了!人家為了配合你插,干脆停下來,用手撐住水池邊,還主動不停地用屁股往後迎你的那根硬家夥。你倒好,不顧人家嬌喘連連,還趁機用空出的雙手偷襲人家的乳房,把人家胸部捏得好痛噢,乳頭都被弄硬了!”說完,她就轉身回去梳頭。
這話黃海不聽則已,一聽好象五雷轟頂一般!
“什麼!?你、你、你是說,他、他還插入了你體內!?”黃海簡直控制不住快爆發的情緒了,大聲質問道。
“吵死了!什麼你啊他啊的,當心別人聽到。”李甜甜繼續梳著頭,笑得更迷人了,“還裝!壞死了你!剛才人家求饒的時候,你不但不疼人家,還把人家拉起來,不讓人家伏在水池岸台上,害得人家站得直直的被你從後面搞,弄得人家又羞愧又刺激,差點就被你玩死啦!”
什麼!?這、這一切都是真的嗎?黃海實在無法接受。太過分了,大伯簡直太過分了!不但偷窺侄媳婦,輕薄侄媳婦,甚至還利用侄媳婦的不知情和她性交!下流無恥地將陰莖插入她的陰道!
黃海急得一把將李甜甜的身體轉了過來,倏地掀起了她的短睡裙,他驚呆了!在李甜甜那潔白扁平的小腹下,在那簇黑密的陰毛叢中,她那迷人的蜜穴口正在一張一翕,還未完全合上的陰唇隱約地泛著鮮紅,似乎在表明她的高潮還未完全退去。愛液和精液混合著,正涔涔地從陰道口滲出來,淌濕了陰毛和整個陰戶,並順著大腿內側往下流,甚至流到了小腿上!原本呈倒三角狀分布的茂盛的陰毛,因為愛液的滋潤而一根根附著在潔白的皮膚上,更加顯得黑亮誘人,掩映著微紅的蜜穴口,與上身堅挺誘紅的乳頭遙相呼應,充分揭示著剛才性交的激烈以及女體對高潮的滿足感。
“畜生!他竟然射在了裡面!”黃海這時已經出



















0.012735843658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