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騎士的血脈 更新~第7部完 (2/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五章 另一場對決
  清晨起來,利奇先刷牙洗臉,做完這些之後,他和以往一樣跑去廚房。
  今天的主食仍舊是魚,不過是十幾條黑魚,這種魚肉質異常緊密,身體更圓,而且比冷
水鮭的外表更滑、皮質更韌,最重要的是,這些黑魚全都是活的,不像鮭魚都是死魚,料理
起來難度要大得多。
  利奇手腳飛快,他迅速把十幾條黑魚全都開膛破肚,當然用來開膛的就是紙刀,練了三
天他才找到感覺,現在已經熟練許多了。
  魚的內臟全都翻出來扔掉,挖掉魚鰓,刮去魚鱗。
  利奇刮魚鱗的時候用的是手,這也是一種訓練,雖然這段時間他都在莉娜的指點之下重
新構築自己的武技,不過以前的近身格殺技巧,他同樣也不打算完全扔下。
  一方面是有些可惜,因為這套戰術用到現在,已讓他無數次從生死搏殺之中倖存下來,
本身已經證明了它的價值。
  另外一方面,他何嘗又不是想將近身格殺當作是一張暗牌來用。
  利奇的手異常輕柔撫過魚身,就像是在撫摸女人的身體一樣,但是他的手掌邊緣卻是魚
鱗紛飛,比用刀背刮魚鱗還要輕鬆容易。
  取過一把新的紙刀,「唰唰唰」三刀,一條圓滾滾的黑魚就被分成了三片,當中那片顯露
出完整魚骨的模樣。
  看著自己的傑作,利奇頗為滿意,不管是刀法還是對鬥氣的運用,他都已經找到竅門了。
  艾斯波爾送給他的那把騎士刀,限定了他的刀法只能是抹削為主,所以他現在練的也全
都是這類手法。
  小心翼翼把那兩邊飽滿的魚肉輕輕貼在一旁碎冰上,魚肉被冰鎮過之後會收緊,等一會
兒他還要片成魚片,當中那根帶肉的魚骨頭放在一邊,這東西抹了岩鹽之後,不管是烤還是
煎炸,都是一等一的美味。
  只是片刻功夫,利奇就把十幾條黑魚全都剖開了。
  現在天氣有些熱,弄下來的內臟,時間稍微長一些就會發臭,所以利奇抱著垃圾桶下了
樓。
  倒垃圾的地方在鎮外,垃圾車進不了小鎮,現在這個小鎮完全變成了一個大工地。以前
因為是臨時駐地,所以上面的人並沒有花心思對小鎮進行大的改變,甚至為了保證將來鎮民
遷回來的時候不會有怨言,所以一些礙事而且明顯可以派做別的用場的建築物,全都被保留
了下來。
  但是這一次,知道觀察團中的一位重要人物即將來到這座小鎮,小鎮頓時變得熱鬧起來。
  雖然不是將小鎮完全推倒重建,畢竟時間太緊而且經費也有限,不過對小鎮大加改造是
免不了的。
  大片的房子被推倒,主要是為了擴建馬路,作為軍隊駐地,這座小鎮原來的道路太過狹
窄了一些,只要有兩輛裝備車相向而行,絕對會被堵住。此外,這座小鎮礙事礙眼的建築物
也太多,可是能夠駐紮士兵的房子卻又太少,像105小隊這樣的騎士小隊,居然也要四、五
個人擠一間房間。
  利奇看了一眼四周新砌起的一排院牆,東側還有一幢新的三層樓房子正在加班加點地建
造之中,造好之後,又可以讓每個人擁有一間房間了。
  不過對利奇來說並沒什麼關係,就算有自己的房間,他也很少派得上用場。
  利奇抱著垃圾桶往鎮外而去,到鎮口的時候,他看到一輛馬車和他擦肩而過。
  等到他倒完垃圾回來,就看到那輛馬車已經停在營地門口,那位天才少女正在幾個殷勤
騎士的簇擁下從馬車上下來,在她的身後還跟著好幾個騎士,這些人手�全都抱著大大小小
的紙箱子。
  門口有這麼大的動靜,營地�面的人當然全都驚動了,所有的人都跑了出來。
  動作最大的莫過於羅賓,只看到她從樓上跳了下來,幾步跑到翠絲麗的面前就是一個用
力的擁抱:「你總算是來了,我把房間都收拾好了。」
  和羅賓的熱情相對應的是莉娜冷冷的聲音:「你也太急了一些吧,正式的命令還沒有下來
呢。」
  翠絲麗並沒有搭理莉娜,她輕輕放開羅賓,逕自走到隊長嘉利小姐面前,她伸出右手頗
為大方地說道:「很榮幸能夠和你共事,我可能要在你的小隊待上不短的時間,還要請你多關
照。」
  對於這位天才少女的到來,嘉利原本是非常反對的,不過自從莉娜回來告訴她,已經和
翠絲麗做成交易之後,她反倒不在意了。
  和翠絲麗握了握手,嘉利看了一眼後面,面無表情地問道:「能夠告訴我,這些紙箱子�
面放了些什麼嗎?」
  翠絲麗微微有些尷尬,她確實沒有想到,105小隊的居住條件居然這樣差,羅賓根本沒
有和她提起過。
  翠絲麗從身後的一位騎士手�取過一個紙箱打開,�面果然是放得滿滿的書:「非常抱
歉,我事先不知道這�的地方如此擁擠,我會另外找地方放這些書。」
  「就放在我那兒吧。」蘭蒂站出來解圍,她的裝備室可以說是這�唯一能夠擠得出一些
地方的房間。
  「大家一起幫忙吧。」嘉利說道。
  既然隊長發話,大家自然一起動手,很快一大堆東西從裝備室�面被搬了出來,主要是
戰甲構架之類的東西,因為它們最占地方。
  因為一時之間沒地方放,所以這些東西只能放在院子�,為了防潮,地上鋪上七、八層
油布,從裝備室�面搬出來的東西,全都小心翼翼放在了油布上,上面再用大塊的油綢遮蓋
起來。
  現在已經過了雨季,暫時用不著擔心會遇到大雨,只要渡過這最困難的幾個月,新的大
樓就可以造好了。
  裝備室�面清空出來的地方,正好可以放得下一個輕便的書架,紙箱子�面的那些書,
被一本一本取了出來。
  利奇一一看過來,他對這些書很好奇。
  這些書很精緻,全都是銅版紙印刷,很多書�面還有精美的插圖,每一本的價格都不菲,
問題是書的種類很雜,什麼內容都有,從歷史到地理,從音樂到繪畫,從生物礦產到戰甲製
造,簡直就像是一個小型圖書館,但是唯獨沒有功法、武技之類的東西。
  「這些有什麼用?」利奇低聲問莉娜,他很懷疑那位天才少女有沒有把所有的書全都看
過一遍,如果這些書只是拿來擺樣子的話,那位天才少女可就太虛榮、太沒意思了。
  莉娜一點都沒有回答的意思,而是轉過頭抬高嗓門說道:「別裝作沒有聽見,有興趣回答
的話,你就開口。」
  莉娜的不客氣讓那些獻殷勤的男騎士個個義憤填膺,不過翠絲麗並沒有任何反應,而是
笑了笑走到利奇身邊。
  她原本就想拉近和利奇之間的關係,事實上她很想和105小隊的每一個人搞好關係,甚
至包括以前的「仇人」莉娜。
  「作為一個軍人,當然要精通歷史和地理,戰爭其實很少有新的東西,大部分戰術都是
以前用過的,多看一些,多記一些,就算沒有名將的天賦,不懂得活學活用,至少在遭遇進
攻的時候可以多個心眼。」翠絲麗說道
  「你的話太理想化了。」只要翠絲麗說的東西,莉娜都會反對:「戰爭雖然沒有什麼新鮮
的東西,但是沒有一場戰爭是一模一樣的,就像下棋一樣,完全看下棋人的手段,如果看書
有用的話,莫瑞納一戰也就不會那麼慘烈了。」
  翠絲麗微微一笑,並不打算和莉娜爭論,她指了指其他的書:「我喜歡音樂,音樂能夠讓
感覺變得更加強烈,不管是憂傷、喜悅、憤怒或者其他的情感,我什麼樂器都會一些,有時
候也會自己演奏。我同樣也喜歡繪畫、雕塑,用繪畫可以將一瞬間的動作捕捉下來,很多東
西記在腦子�面,不如記錄在紙上。」
  她又指了指最後一大堆書籍,這類書的數量最多,不過也最雜,生物、數學、工藝學、
礦產、甚至包括縫紉、織造、編織,一大堆偏門的東西。
  「你不是和艾斯波爾很熟嗎?我和艾斯波爾也很熟,這些就是他開給我的清單,他之所
以能夠成為一個神工,就是因為看了這麼多書。」
  「你不是一個騎士嗎?」利奇感到異常詫異,難道這個天才少女真正的理想是成為一個
像艾斯波爾那樣的神工?
  「我一向認為,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我需要什麼。」翠絲麗微笑著說道。
  聽到這番話,利奇頓時感到一陣愕然,最近這段時間,隨著他對那把騎士刀瞭解得越深,
他越發感覺到艾斯波爾的高明,那個老頭比他更加清楚他需要些什麼。
  「自己最清楚自己需要什麼。」利奇咀嚼著這番話的味道。
  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不是聰明到極點,就是愚蠢到極點,他看了一眼那些書,艾斯波爾
既然願意列出清單,說明那個老頭也認可這番話。
  莉娜是一貫喜歡抬杠的,她早已經走了過來,不屑地冷笑著說道:「在我看來,你還是在
炫耀,我不相信你一天能夠看完一本書。就算做得到,你隨身帶上十幾本書,也足夠看上半
個月,何必要帶這麼多書?你不嫌麻煩,別人還嫌累贅呢!」
  翠絲麗可以完全無視莉娜,不過她不想把關係搞得那樣僵。
  同樣她也希望有一個競爭對手,莉娜是不錯的選擇。
  「我從來不死看書,看書也講究靈感,有時候我會突然對某件事特別感興趣,我就會去
翻書,尋找我想要知道的東西,這樣記住的東西才不會忘記。」翠絲麗先化解了莉娜的攻擊,
然後才悠然地說道:「你知道的,我的目標是成為劍聖,所以我研究了所有的劍聖,發現他們
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智慧超絕。他們有的是思想深邃的哲學家,有的是博學廣知的學
者,甚至還有一位機謀萬千的軍事家,這不可能是一種巧合。」
  莉娜微微一愣,她不知道翠絲麗怎麼把話題扯到了劍聖上去,不過這一次她沒有打斷,
對於以前的她來說,成為劍聖近乎於一種夢想,共和國建立以來,還沒有出過一個劍聖。
  但是現在她卻有點心動了,她有把握在三十歲之前成為輝煌騎士,擁有聖皇血脈的她,
想要成為天階騎士也不難,輝煌騎士晉升天階騎士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需要的是實力的
累積,可天階之上的那個尊位她就沒有什麼把握了。
  她有這個心思,可沒有這個把握。
  所以對莉娜來說,能夠多知道一些有關劍聖的事總是好的。她也知道,翠絲麗從五歲開
始就在零零星星地收集有關劍聖的資料,擁有了天才少女的名聲之後,翠絲麗更是直接從帝
國檔案庫�發現了一些官方收集的情報。
  看到莉娜不再冷言冷語,翠絲麗感到相當滿意,這正是她要的。
  她非常希望她辛苦收集的這些有關劍聖的情報,能夠打動莉娜。
  「王牌、榮譽、輝煌、天階、劍聖,每一級想要得到突破,都有特定的要求,王牌晉升
榮譽,需要的只是控制,對身體的控制、對力量的控制、對鬥氣的控制、對一切的控制;榮
譽晉升輝煌,需要的是精神力方面的突破;輝煌晉升天階,需要借助聖皇直系血裔的力量,
有一個傳說,每一個騎士的身上都隱藏著本源血脈,只有聖皇直系血裔能夠讓本源血脈蘇醒,
只有那些本源血脈蘇醒的天階騎士,才是真正的騎士。」
  這些是說給利奇和其他人聽的,翠絲麗希望打動的並不只是莉娜一個人,這些對莉娜和
羅賓來說並不是什麼秘密,黛娜十之八九也知道,但是其他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這些雖然
算不上什麼指點,不過知道每一步突破的關鍵,至少能夠早做準備。
  「唯獨天階晉升劍聖需要什麼條件,從來沒有被流傳下來,每一位劍聖對此都三緘其口,
或者說,他們只是口耳相傳,卻從來不落在文字上。」翠絲麗手指輕輕點了點腦袋:「我有一
種猜測,突破的關鍵可能在這�。」
  「你已經有底了?」莉娜難得沒有抬杠,而是用商量正事的口吻和翠絲麗說話。
  「還很模糊,智慧的範疇太廣了,定義也太籠統,智力、閱歷、知識、思想......這些都
可以稱得上是智慧的一部分。」翠絲麗當然巴不得莉娜能夠這樣正正經經,所以立刻順著和
莉娜討論起來。
  「應該用不著全面發展,哲學家、學者、軍事家只要成為其中的一個,就可以了。應該
沒有哪個劍聖是全才吧。」莉娜說道。
  利奇一直都沒有開口,突然他鬼使神差地插了進來:「或許也可以是個圖書管理員。」
  莉娜渾身一震,她當然知道利奇指的是什麼。
  這是利奇和莉娜兩個人的秘密,翠絲麗再天才也不可能知道這件事,她非常認真得想了
半天,最終不太肯定地說道:「或許......也有可能吧。圖書管理員未必就不是智慧超絕的人物,
很可能只是低調,不想顯露出來。」
  ※※※※
  晚上,利奇和黛娜名正言順睡到地下室去了,因為營地的房間不夠。羅賓和翠絲麗佔用
了原來的那個房間。
  這樣一來,不但黛娜必須搬出來,原來住在一起的嘉利也不得不搬了出來,所以此刻地
下室�面有四個人。
  黛娜仍舊沒有辦法適應多人一起做愛,所以顯得有些拘謹。
  不過她畢竟已為人婦,她和利奇天天做愛,比蜜月�面的新婚夫妻還頻繁,現在的她就
算想要拒絕,也沒有當初的硬氣。
  利奇倒也不太敢放肆,嘉利是一個矜持的女人,黛娜是他的師傅,一向令他敬畏,和她
們兩個人在一起,練功的味道絕對要超過做愛的味道。
  和以往一樣,第一個上的肯定是蘭蒂,但是接下來該由誰上,兩個女人就開始謙讓起來。
  「要我給你下命令嗎?」嘉利拿出了隊長的身分。
  「我看你怎麼下這樣的命令。」黛娜輕笑了起來,她從來不怕嘉利,在床上更是如此。
  「你是先鋒官,每一次作戰都是你頂在前面,你不先上,誰先上?」嘉利理直氣壯。
  「在這�,你是前輩,前輩應該給後輩示範。」黛娜一步不讓。
  看到兩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利奇突然一把將她們全都撲倒在地。
  「想幹什麼?」
  「沒規矩。」
  嘉利和黛娜同時訓斥道,不過訓斥完了,她們立刻感覺到好笑,現在可不是白天,嘉利
的身分不再是隊長,黛娜更不是師傅。
  「你們兩個抱在一起,陰部貼著陰部。」利奇一邊說著,一邊將兩個女人扳轉過來。
  嘉利和黛娜照著做了,她們的感覺有些異樣,她們倆關係很好,卻從來沒有這樣親昵地
抱在一起過。
  而且女人擁抱女人的感覺,就是有些不同。
  她們倆都是正常的女人,和羅賓、翠絲麗這對百合完全沒有任何共同之處,所以互相擁
抱只會讓她們感覺尷尬,卻產生不了絲毫的性欲。
  不過很快,她們倆就知道利奇想要幹什麼了,就看到利奇高挺的陰莖就像是蜻蜓點水一
般,在她們倆的陰道口來回輕點著。
  「我早就感覺到,和你們倆合修一點用處都沒有,我根本用不了寒冰鬥氣和雷霆鬥氣,
同樣對你們來說,我的鬥氣也派不上用場,你們真正需要的只是那些異種能量。如果只是注
入那些能量的話,根本就用不著這麼麻煩。」
  利奇說到這�,腰部一挺就是一記猛刺,肥碩的陰莖一下子頂到了黛娜的陰道深處。
  黛娜躺在底下,雙腿大開,上半身被嘉利緊緊地抱住,一點都沒有躲閃的餘地,所以被
利奇一頂到底。
  利奇的龜頭之上聚攏了一點鬥氣,刺得黛娜一陣顫抖,她並不知道是利奇在使壞,以為
男女之間的性交原本就是這樣。
  一插到底,利奇將龜頭當作鑽頭,朝著�面連鑽幾下。
  可惜他很快就發現這招對付其他的女人有效,但是對付黛娜一點用處都沒有,黛娜要比
其他人結實得多,連子宮頸都比其他人硬實一些,想要頂開根本不可能。
  利奇只能放棄這個選擇,於是他開始大幅抽插起來,黛娜的陰道很緊,就算不用力緊箍,
想要抽插都不是那麼容易。
  不過他並不需要靠抽插來讓黛娜感到「滿足」,他的手段多著呢。
  利奇的手指在黛娜的陰蒂上輕輕按壓撥弄著,他用的不只是手指的技巧,更釋放出一點
鬥氣,輕輕地刺激著。
  雖然和黛娜做愛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不過他仍舊不太清楚黛娜的性敏感點在哪里,因為
平時黛娜只是和他合修,從來不允許他動其他的腦筋。
  現在總算有機會了。
  利奇輕輕摩挲著黛娜下半身,先從臀部開始,黛娜的臀部絕對不會讓他感覺滿意,雖然
很大也很挺,不過一點肥肉都沒有,幾乎全都是肌肉,而且是很硬的肌肉,如果說其他的女
騎士肌肉就像是岩石,她的簡直是鋼鐵。
  撫摸了一遍,利奇還用力拍打了兩下,他的拍打很講究,靠的是震動引發女人的性刺激
反應,被他打的女人不但不會感覺痛,只會越來越舒服。
  不過黛娜顯然不是這樣感覺,她的頭微微一抬,眼睛�面露出了一絲怒意。
  利奇打了寒顫,對於師傅的憤怒,他仍舊感到有些畏懼。
  他不敢再拍打了,或許以後和黛娜玩熟了之後再試試這類手段,現在還是乖一點吧。
  利奇的雙手順著黛娜的雙腿摸了一遍,然後轉到正面,先撫摸陰阜。
  黛娜的陰阜很飽滿,同樣也很硬,這�應該是軟肉,卻偏偏和肌肉沒有什麼兩樣。
  讓利奇感覺失望的是,其他女人被撫摸這�多少都會有點反應,但是黛娜並沒有。
  順勢往下摸過兩片肥厚的陰唇,這�總算有些感覺了,不過這也正常,如果這樣都沒有
感覺的話,黛娜就不是女人,而是木偶了。
  利奇的手指輕輕地在黛娜的肛門上點了一下。
  這下子反應就明顯了,利奇頓時感覺到黛娜的陰道一下子緊縮起來,將他的陰莖攥得緊
緊的。
  利奇頓時一陣欣喜,師傅的敏感點居然是肛門。
  這樣的女人往往是內騷,真把這樣的女人搞定了,以後肯定可以予取予求,玫琳就是最
好的證明。
  兩位元副隊長居然都是這樣的特徵,利奇有點不知道怎麼形容才好了,這也太巧了一些。
  就在這個時候,利奇感覺到一絲濃濃的殺氣。殺氣是從黛娜身上散發出來的,他下意識
地舉起了雙手。
  就聽到咯咯一陣輕笑,蘭蒂一直在旁邊看笑話,說實話,像黛娜和利奇這樣的一對絕對
是少之又少。一個是有色心沒色膽,一個是做愛的時候還要注意面子。
  利奇不敢再玩,他怕繼續玩下去,會把師傅弄惱了,以黛娜的性格,有可能先揍他一頓,
然後再重新開始合修。
  他將性器一插到底,將鬥氣緩緩注入黛娜的體內。
  一感覺到鬥氣注入,黛娜立刻將意識和肉體脫離,她用自己的鬥氣裹著利奇的鬥氣,原
本包裹在利奇鬥氣外面的那層異種能量立刻將她的鬥氣也一起包了起來。
  對於黛娜來說,真正有用的確實就是這東西,雷霆鬥氣對身體有損傷,她原本修練的時
候,只敢將迴圈維持在四百六十圈至五百二十圈之間,再多就會讓身體承受不住,但是現在,
有了這些異種能量包裹著,就算運轉幾千次都沒有問題。
  不過黛娜並不急著按照她的功法運轉,而是仍舊按照雙修的路徑轉了半圈,將原本屬於
利奇的鬥氣全都逼了回去。
  利奇的體內還有大量的異種能量,這些能量全都容納於他的肉體之中,和真正的生命能
量交織在一起,鬥氣僅僅只是一個載體罷了。
  被黛娜逼回來的鬥氣,就像是倒空了的運輸車一樣,很快又裝上了滿滿一車的異種能量。
  利奇再一次將鬥氣注入黛娜的體內。
  這比什麼合修的效率都要高得多,只不過獲益是單方面的,利奇一點好處都沒有得到,
反倒是在鬥氣來去的過程中損耗了不少。
  不過他並不在乎,不久之前,莉娜、諾拉就是這樣幫他的,現在輪到他幫黛娜了。
  連續注入了幾次之後,利奇將鬥氣收回了體內,和那麼多女人雙修下來,他早就清楚每
一個人能夠承受的異種能量的極限,繼續注入的話,也只是浪費。
  把肉棒從黛娜的陰道�面拔出來,利奇將這根濕漉漉的棒子插入嘉利的體內。
  嘉利趴在黛娜的身上,她雖然早有準備,但是被利奇一插之下,差一點跳起來,利奇的
陰莖上帶著鬥氣,如同一把細毛刷捅入了她的陰道,那種刺激實在太強烈了。
  她絕對沒有想到利奇會玩這套。
  不過嘉利的掙扎同樣也沒有一點反應,因為她的身體同樣被黛娜緊緊擁抱著,就像剛才
她讓黛娜無法動彈一樣,現在黛娜同樣也讓她嘗到了苦頭。
  等到她聚集起力量想要掙開黛娜的時候,利奇那邊已經徹底發動了。
  嘉利感覺到一陣酸癢,她的腦子一陣暈眩。
  她被利奇綁起來弄過,當然知道利奇玩了什麼花招,她在心底對利奇一陣暗罵,打定主
意明天一定要讓小傢伙好看。
  不過此刻的她只能承受。
  嘉利可沒有意識脫離的能力,她只能靠咬牙硬挺,不過也就支撐了那麼一刻鐘的時間,
她的神智就有些恍惚,她的身體輕輕顫抖,漸漸有了高潮反應。
  利奇頓時降低了刺激的力度,他把陰莖用力頂到底部,將鬥氣徐徐注入了嘉利的體內。
  對於嘉利來說,雙修早已經成了慣例,她立刻將利奇注入的鬥氣接收了過去,寒冰鬥氣
天生就具有排他性,利奇的鬥氣一進入,就像是進入齒孔細密的篦子,那些異種能量被擋了
下來。
  雖然少了磨碎的好處,不過對現在的嘉利來說還是能夠接受的,此刻的她離瓶頸就只差
一點點。
  利奇在嘉利的身上抽插了幾百下,注入了幾次異種能量,再一次轉回了黛娜的體內。
  和兩個女人同時做愛,感覺就是刺激,而且不同的女人,抽插的感覺完全不同。
  兩個人的陰道都偏緊窄,不過味道卻完全不同,黛娜的腔內又濕又熱,那熱度比三姐妹
還高,而且內騷的女人淫水都很充足,每一次做完愛,她的下面都像是尿過一樣。嘉利的味
道又是不同,她因為被注射過淫藥,所以陰道因為淫藥的關係變得異常多褶皺,還有一股天
然的吸力。
  利奇一會兒插插黛娜,一會兒插插嘉利。
  一開始他是每個女人各抽插七、八下,勾起黛娜和嘉利的癢,就立刻換一個人,恨得兩
個女人咬牙切齒卻又說不出口,漸漸的他加快了速度,一人插一下,他那碩大的性器,不停
地在上下兩個陰道之間鑽進鑽出。
  黛娜和嘉利兩個人的陰部緊緊貼在一起,利奇的陰莖又是那麼粗那麼大,所以她們都能
夠感覺利奇的陰莖在對方的陰道�面進出。這更增添了幾分淫靡的味道。
  這兩個女人又都特別要強,雖然被插得意亂神迷,整個人就像是在雲端上飛,可就是不
肯發出聲音。
  地下室�面除了一陣陣低沉而又銷魂的「嗯嗯」聲,就只有「啪啪」的皮肉擊打的聲音。
  ※※※※
  裴內斯進入六月之後,天氣漸漸變得炎熱,不過對習慣了格拉斯洛伐爾夏季濕熱天氣的
利奇來說,裴內斯的夏季要舒服得多。
  他是來看師傅和她的未婚夫對決。
  今天來的人並不是很多,這邊的人數稍微多一些,105小隊所有的成員都到了,還外加
一個天才少女翠絲麗。
  對面的人就只有三個,除了黛娜那個固執的父親,還有一個應該是負責維護戰甲的軍務
官。
  地方是隨便找的,反正就只有十招,用不著找太大的地方。
  這種隨便找的地方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做手腳。
  不過事先對地形的勘察仍舊是有必要的,就看到那兩個人穿著戰甲,在那塊並不大的場
地上走來走去。
  「黛娜的勝算有多少?」利奇忍不住問道。
  旁邊的莉娜順手給了他一個爆栗:「你怎麼不和以前一樣叫她師傅了?得手之後就立刻改
口,你啊......」
  周圍的女騎士們全都抿嘴而笑,看利奇吃癟是一種樂趣。
  「黛娜是你的什麼人?」羅莎也跑過來湊熱鬧。
  「師......師傅。」利奇一臉沮喪。
  共和國施行的是學院制度,而不是傳承了幾千年的師徒制,所以就只有他這個後天覺醒
的傢伙有師傅。
  「一日為師,終生為師,哪怕你以後成了劍聖,黛娜仍舊是你的師傅。」羅莎調侃道,
誰都知道,她其實想說:「哪怕你已經把你師傅上了,黛娜也仍舊是你的師傅。」
  「好吧,好吧。」利奇只能投降:「我只想知道,師......傅......她的勝算怎麼樣?」
  「不清楚。」莉娜叉著手淡淡地說道:「那個叫卡文的傢伙雖然是王牌騎士,不過是王牌
騎士�面最爛的,他能夠突破瓶頸好像靠的是運氣。」莉娜事先做過調查,為了黛娜的事,
她沒有少花心思:「黛娜和當初的我一樣,境界其實已經到了,只是實力不夠。」她看了一眼
利奇:「現在實力方面的累積也夠了,就差最後一點契機,她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突破。所以
黛娜和那個傢伙的差距並不是很大,勝負完全看臨陣發揮。」
  「十招應該很容易就可以撐過去吧。」三姐妹�面的老二隨口說了一句。
  「如果黛娜存著這樣念頭的話,她必輸無疑。雷霆戰法最注重的就是氣勢,一往無前只
攻不守,十招的限制本身就是一個陷阱。」莉娜冷冷地說道,這番話並非只是說給艾蓮一個
人聽的,對其他人同樣有用。
  利奇的嘴角帶著一絲微笑,莉娜的話讓他放下心來。
  莉娜是按照常規情況做出的判斷,只有他、蘭蒂和黛娜本人最清楚,黛娜此刻並不在正
常的狀態之下。
  小隊的其他人都沒有注意到一個細節,黛娜下車的時候就已經穿上了戰甲。
  這其實是為了掩飾一件事。
  剛才在車�面的時候,他和黛娜又幹了一場。
  此刻黛娜體內鬥氣的總量是平時六、七倍,這些鬥氣並不真正屬於她,隨著時間的推移
會自動消散。不過在消散之前,黛娜的實力絕對是平日的好幾倍。
  看著那兩個人仍舊慢悠悠地檢查著場地,利奇的內心之中充滿了焦慮,這根本就是在浪
費時間,他有點弄不明白,師傅為什麼不快一點和那個男人交手?
  利奇並不知道,此刻的黛娜同樣充滿了焦慮。
  「你還打算拖延到什麼時候?」黛娜終於忍不住了,這個討厭的男人就像是蒼蠅一般,
不停在她的耳邊說著話。
  她當然明白,這是一種戰術,目的就是為了讓她心浮氣躁。
  「親愛的,別急嘛。」卡文繼續糾纏不休:「時間還早得很,反正我們的約定就只是十招。
你如果想要認輸的話,隨時可以退出。」
  這個人故意將退出定義為認輸,用心絕對險惡,不過黛娜並不會上當,各種各樣的花招
她不知道見識過多少:「是不是認輸,並不是由你決定。我沒興趣和你再繼續玩下去了。」
  黛娜走到場邊,將插在地上的重騎士槍拔了出來,高高舉過頭頂。
  這是準備完成的信號。
  騎士對決有一整套的規矩,這套規矩訂立了幾千年,任何漏洞都已經被堵上了,想玩拖
延戰術根本沒用。
  這邊發出準備完成的信號,那邊頂多再拖延半個小時,超過時間就判定為自動認輸。
  卡文原本打的就是拖延的主意,雷霆戰法最講究一鼓作氣,所以他想要用拖延來挫黛娜
的銳氣。
  就像黛娜當初沒有自信一樣,這個男人同樣也沒有自信,如果他那麼有自信的話,就不
會反復玩心理戰術了。
  雖然萬分不樂意,但卡文也不得不走過去,他很清楚黛娜父親的原則,在對決之前他可
以玩各種花招,因為這是允許的,但是破壞規矩卻絕對不行。
  「如你所願。」卡文也走到場邊,那邊放著一對彎刀,他把彎刀撿了起來掛在腰上,然
後雙手交叉抱攏在胸前,一副悠閒的模樣。
  這種裝腔作勢扮酷,著實為他贏得過很多女騎士的青睞。
  可惜這招對黛娜沒用,她是從戰場上下來的,一切華而不實的東西都會被她自動過濾。
  「這算是回應嗎?」黛娜的聲音越發變得冷淡:「如果是的話,我就進攻,如果不是的話,
我等你五分鐘,五分鐘之後就當做你自動認輸。」
  卡文感覺到很鬱悶,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怒意。
  他和那些拼命想要在女人面前顯露自己的騎士並不一樣,他不缺女人,他死纏爛打追求
黛娜,為的並不是黛娜的美貌。
  黛娜的父親就這一個女兒,如果黛娜嫁給他的話,那麼他等於繼承了這個家族的一切,
雷霆世家雖然比不上那些真正的名門,但是在共和國地位卻非常高。
  而且將來他還有可能繼承黛娜的父親所擁有的職位,坐上第七兵團副團長的寶座,甚至
還有可能更進一步成為團長。畢竟現在是戰爭時期,而不是和平時期,對騎士力量繼續進行
壓制的話,對共和國的安全絕對不利。
  一想到這些,卡文就躊躇滿志,他緩緩地拔出彎刀。
  通往未來的路,將由今天這一戰決定。
  (第七集完)
  請續看《騎士的血脈》8
  黛娜為了一勞永逸,咬牙接下了卡文的挑戰,成為和利奇雙修一員的她,即將要驗收特
訓的成果,而卡文熟知黛娜家傳武技的弱點,成為這次比試的一大隱憂,黛娜是否能順利接
下卡文的十招?而這次比試又將會給利奇等人什麼樣的啟發呢?
  騎士與神工領域的劍聖級人物齊聚裴內斯,當局欲利用和議實施拖延戰術,準備應對即
將全面爆發的戰爭。「太古遺甲」的存在引發了這些大人物對戰甲改造的熱烈爭論,而諾曼聯
盟新研發的制式戰甲,又將會給戰局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0.017800092697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