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的三妻四妾 (01~20) (2/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15章 洗澡

  李寶兒就這樣把媽媽的雙腿架在了自己的肩上,一下一下的在媽媽的雙腿之
間發洩著自己的慾望,而她身下辛苦支撐著愛兒重量的李月華,也在愛兒的瘋狂
慫動之下,渾身香汗淋漓。

  看到媽媽一絲秀髮伴隨著汗水粘在了她的嘴角上面,身子也因為兩人的晃動
,使得一頭綁好的青絲在她身下四散了開來。李寶兒立刻就被媽媽此時散發出來
的驚人的女人味給驚呆了,李寶兒深深的注視著媽媽那一雙開始有些渙散的眼睛
,開始在媽媽的臉上落下了一個個的輕吻,用舌尖將媽媽臉頰上面的一滴滴汗珠
都舔到了自己的嘴裡,同時還翹開了媽媽的雙唇,一邊和媽媽吻在一起,一邊繼
續著自己和媽媽身下的親密接觸。

  但是此時被愛兒的動作攪得神智恍惚的李月華,自從丈夫死後就再也有過性
生活,但是正值虎狼年華的她,雖然在人前進退有度,守禮自制,但是在心中也
是渴望有一個堅強肩膀可以在日間支撐自己,在夜裡可以撫慰自己的。所以當她
在心中漸漸接受了愛兒以後,就不自覺的將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交於了愛兒。而在
幫助愛兒用自己的手發洩了幾次以後,注視著愛兒的肉棒,她的心裡也在愛兒的
影響之下再次有了性愛的衝動。

  而在性事上久曠的她,此時重新被愛兒開啟了情慾的大門,久曠多年的慾火
在此時一次性的在此刻釋放了出來,再加上她本來就是敏感的體質,現在的她完
全迷失在了潮水一樣的快感裡面,而面對著愛兒的索吻,她只是張著嘴無力的回
應著。

  而李寶兒也伴隨著肉棒不斷的慫動,高潮也在這一次次的慫動裡面,慢慢的
聚集了起來。李寶兒已經開始感覺到自己的馬眼已經有些放大了,面對著高潮的
臨近,李寶兒對著媽媽大吼了一聲:「媽媽,我就要到了……」最後又猛地抽插
了幾下,終於將自己的濃液越過了媽媽的大腿,全部射到了媽媽的肚子上面。

  而在腿交中被愛兒的肉棒猛烈摩擦著肉穴的李月華,也在同一時刻和愛兒同
時達到了高潮,而從她肉穴中噴射而出的液體,將她的內褲完全弄濕了,而一部
分多餘的還順著內褲的邊緣,沿著她的大腿根部流到了身下的床單上面,在床單
上面畫出了一個大大的地圖。

  終於發洩出自己慾望的李寶兒,也從媽媽的大腿中間抽出了自己己經開始變
軟的肉棒,側身躺在了媽媽身邊將媽媽摟在了自己懷中。

  而在他的耳邊,李月華還在不停的大聲喘息著,以平息自己劇烈的心跳,感
受著媽媽馨蘭一樣的香氣呼在了自己的臉上,李寶兒靠在媽媽的臉龐享受著這高
潮後的餘溫。他一邊在媽媽的耳邊訴說這自己連綿不絕的情話,一邊在媽媽的身
上溫柔的輕撫著。他懷中的李月華也就隨著愛兒意思一動不動的躺在愛兒的懷裡
,甜甜的聽著愛兒口中那些醉人的話語。

  兩人就這樣抱在一起溫存了很久,但是喜好潔淨的李月華雖然十分的享受愛
兒的懷抱,但是渾身的汗味還是讓她感到不舒服。

  「寶兒,先放開媽媽好嗎,讓媽媽去清洗一下再陪在你身邊好嗎?」李月華
請求道。

  但是李寶兒卻不願意就這樣放開媽媽柔軟的身子,反而將懷裡的媽媽抱的更
緊了,「媽媽不要,我就要抱著你,我不要放開!」

  看著愛兒糾纏胡鬧的樣子,李月華又好氣又好笑,但是身上的粘膩卻真的讓
她極為的不舒服,「寶兒聽話好嗎,媽媽是真的很不舒服,讓媽媽清洗一下好嗎
?」

  「不要!要是媽媽離開我就不會再讓我抱著了!」李寶兒大聲叫道。

  「聽話!」李月華被愛兒的撒嬌,糾纏的完全沒有辦法,只好用起了最後的
一招,扳起了母親的威嚴,佯裝生氣的瞪著愛兒,「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撒嬌
了,快放開媽媽!」

  可是李寶兒卻早就清楚媽媽的性格,不但沒有被媽媽生氣的臉嚇到,反而迷
戀的說道:「媽媽生氣的樣子也好迷人啊!」接著就低頭將自己埋在了媽媽的雙
乳中間,含起了媽媽那紅潤的乳頭。

  被愛兒含著紅色寶石的李月華,乳頭很快就在愛兒的口中硬了起來,但是好
在她已經經歷了兩次高潮,身子有了抵抗的能力,已經羞極的她立刻就推開了愛
兒,但是力量有些大了,使得促不及防李寶兒猛從床上摔了下來。

  但好在李寶兒在吸收了龍的力量之後,身子變得皮堅肉厚,只是喊了一身好
痛立刻就從地上坐了起來。而李月華在看到愛兒沒有大事之後,但還是急忙下床
來到愛兒身邊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愛兒全身,在沒有發現愛兒身上又明顯的外傷之
後,心才有些放了下來。

  「寶兒,對不起!」李月華自責的說道,「都是媽媽不好,寶兒你有沒有事
,那裡痛,快讓媽媽看看!」

  看著媽媽不顧自己開始一幅衣衫不整,坦胸露乳的樣子,如此的關心著自己
,李寶兒心中不僅泛起了一絲感動,「媽媽我沒事,真的沒事。」李寶兒急忙答
道,好讓媽媽安心。

  聽著愛兒的回答,李月華終於放下心來,但是她還是緊緊的抱住了愛兒,用
雙手一邊撫摸著愛兒一邊說道:「都是媽媽,寶兒對不起,對不起……」

  「我沒事媽媽……」李寶兒在媽媽的懷裡輕聲的說道,「我沒事,媽媽我真
的沒事,媽媽不要再責怪自己了……」可是他嘴裡說著如此溫柔的話語,一雙手
卻不受自己控制的慢慢的爬上了媽媽的乳房上面……

  本來還是一番自責的李月華,卻突然從自己的胸部感覺到了異動,她低頭一
看,接著就紅著臉就猛然的起身離開了愛兒的懷抱,笑罵道:「小色鬼,你還真
不老實!」然後就回身拉起將床上的薄被,包裹住了自己的身子,不再讓這個冤
家在眼睛上面吃自己的豆腐,接著就越過了愛兒趁此機會衝到外面洗漱去了。

  好在林月芳早前交代過李月華關於洗澡的事情,而大屋裡面現在除了李寶兒
之外,此時並沒有別的男子在此,李月華才敢以這樣的打扮一路來到了沐浴的地
方。

  說到林月芳家裡的浴室,在李月華第一次被林月芳帶到此處的時候,還真是
被嚇住了,先不說大小有一個正式遊泳池一般大,而且還是完全露天,並且是用
石頭堆砌而成的。單單林月芳的丈夫,為了可以實現愛妻在這種沒有沒有發明熱
水器的世界,想要隨時洗到熱水澡的願望,林月芳和丈夫用了四年的時間才找到
一個無人的溫泉,並在這個溫泉的基礎上蓋了這間浴室,從而才決定在此長期居
住蓋了這間大屋,就已經讓李月華為他們夫婦的堅持而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啦。

  同時,已經換下衣服將自己泡在溫泉水裡面的李月華,看著藍天,心中也想
起了當林月芳說起那些丈夫為自己建造浴室時的回憶,林月芳臉上那飛揚的神采
……

  「也許這就是幸福吧……」李月華幽幽的想著,但是當她用水清洗到自己身
上那些已經乾枯下去的精斑時,不由自主的就聯想起了和愛兒一起時發生的那些
羞人事情。

  她摸著那些被溫泉水一泡,又開始變得有些粘粘的羞人東西,李月華一邊急
忙想擦拭乾淨,一邊卻又有些淡淡的甜蜜。



              第16章 絲襪

  但是,就在李月華芳心暗暗為了愛兒甜蜜之時,一個人影卻突然出現在了浴
室外面。

  「媽媽!」李莎一邊叫著媽媽的名字一邊光著身子也下到了池水中間,緊貼
著李月華,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

  溫水中正想著事情的李月華,被女兒的猛然出現嚇了一跳,可是還沒有等她
反應過來,李莎卻已經接著靠到了她的身上。「媽媽,哥哥怎麼樣了?」李莎接
著就問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莎兒……」李月華不知道女兒此話的意思,準確的說,自從女兒在自己面
前說過那一番對於愛兒的表白之後,她就再也不清楚女兒現在的心思了。

  李月華沒有回答,只是安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但是此時的李莎卻用著一種
可以說時逼人的眼神對視著她。

  李月華下意識的避開了女兒的眼神,因為她不想看到自己和女兒之間會有這
種敵視的氣氛,但是李莎卻逼到了母親的面前,以面對面的在李月華的面前故意
的哼了一聲,接著就轉身背對著母親在水池中間站了起來。

  「哥哥我一定會讓他屬於我的,媽媽……」李莎堅定的說道,「因為我比你
年輕,因為我還是處女……所以,你是比不上我的……我才更有資格和哥哥在一
起……」說完,李莎就轉過身來讓自己嬌好的少女身材展現在李月華的面前,無
聲的示威著,「對不起,媽媽,只有哥哥,只有哥哥是必須屬於是我的,在關於
哥哥的爭奪裡面。我們現在是敵人!」

  而身處於溫水中的李月華卻被女兒的舉動弄的感到了一股寒意,看著女兒在
對自己示威以後離去的背影,李月華的心中此時更是百感交集。

  一方面她對於女兒對於自己的敵視態度感到傷心,同時也不免在內心中,對
於愛兒這個事件的始作俑者責怪了幾句,但是,她更加感到的是一絲驚惶,驚惶
女兒對於年齡對於自己身子的話語,頓時,一股深深的憂慮湧現了出來。

  「寶兒……媽媽應該怎麼辦……」李月華輕輕的歎了一口氣,接著就在浴室
中間沈默了起來……

  另一邊,當李莎說完那些傷人的話語離開之後,自己一個人卻偷偷的靠著浴
室外面的牆壁,光著身子就在外面的更衣室中哭了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李莎壓抑著自己的哭聲,不斷的重複著這
句話。

  因為當你用話語傷了別人的時候,同樣,這些話也會在你自己的心中刻下一
道道的傷痕,更何況這些話語是劃在自己的親人中間了,一種愧疚和悔恨混雜的
心情也使得李莎不停的在自責道歉著。

  可是李莎剛才的舉動也是她的無奈之舉,因為早在李寶兒和她在房間中見面
被她偷吻了以後,李莎故意裝作離開,但是暗中卻一直就在偷偷跟在母親和哥哥
的後面,所以也看到了哥哥和媽媽那些相愛相戲的情景,而在這種醋意和失落的
雙重打擊之下,李莎深深的感覺到了自己,可能會就這樣和哥哥漸漸拉開距離,
就這樣永遠失去哥哥。

  所以李莎才會在李月華的面前說出那些傷人的話語,因為只有這樣,她才可
以從母親的身上找到一點的平衡,找到一絲的希望……

  就這樣,在好不容易收拾好啦自己的心情以後,李莎失魂落魄的穿好了衣服
離開了,而正好,此時的李月華也剛剛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從浴室裡面出來,就這
樣,兩個各自懷著不同苦惱的母女失之交臂,沒有碰面就各自離開了。可是而當
滿懷心思的李月華穿好衣物,從浴室回到自己的房間以後,卻猛地被眼前的場景
給驚呆了…………只見李寶兒此時正坐在地上,手中拿著一件黑褐色的連體褲襪
,同時還在他的身邊放了一個很大的旅行箱,裡面也全都是一些女性內衣和一些
只有在地球上面才有的女子職業套裝。

  原來,就在李月華離開以後,一個人閒著無事的李寶兒開始在母親的房間裡
面到處轉悠起來,用以打發母親不在的這一段時間,但是此時的李月華還只是剛
剛隨著林月芳來到此處不久,在加上李寶兒對於自己的逼婚,使得她根本就沒有
時間去整理自己的房間。所以當李寶兒一眼看去,房間之中就只有本來就有的幾
件簡單的中國古代樣式的桌椅而已。

  一眼就可以看到屋子的全貌,李寶兒也就只好無聊的重新躺會回到床上,因
為畢竟還是這個地方是他在房間中最喜歡的。在床上李寶兒又干躺了一會,接著
狠狠的伸了一下懶腰,然後就將自己和媽媽蓋過的被子拉了過來,緊緊的抱在了
自己的懷裡,以使得被褥中間那還殘留的那一絲媽媽的氣味可以緊緊的包裹住自
己。

  「媽媽怎麼還沒有回來啊……」忘梅解渴的李寶兒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李寶兒開始一邊大聲的叫嚷了起來,一邊開始在床上開始滾來滾去,以打發時間
。可是「咚!」的一聲,在床上滾來滾去的他卻將枕頭無意中從床上弄了下來。

  「這是什麼?」起身來到床下將滾落到床底的枕頭撿起的李寶兒,在床底無
意中看到了一個旅行箱。詫異的在將枕頭丟回床上以後,李寶兒就這樣席地坐在
地上,將箱子從床底拉了出來,好氣的打開了這個媽媽藏在床底的箱子。

  而就正當他驚奇的看著箱子中間的物品的時候,也正好就是李月華回到房間
的時候。母子兩人就這樣呆呆的對視著,而當李月華反應過來以後,衝上前去想
要蓋上箱子的時候,李寶兒卻順勢側身一把將母親拉了過來,抱在了懷裡,同時
將手中的連身褲襪拿了起來,「媽媽,這些東西是從那裡來得?」李寶兒一臉鬼
笑的問道。

  本來,還在為浴室裡面的事情困惱的李月華,此刻早就將那些拋擲在了腦後
,現在的她只想從愛兒的手中奪回自己的貼身衣物,她開始在愛兒的懷中劇烈掙
紮了起來,同時用手開始搶奪愛兒手中的褲襪。

  但是李寶兒卻反而將手高高揚起,看著媽媽像是孩子一樣努力的想要拿回自
己的內衣,而變得有些焦躁不安同時又有些輕惱噘嘴的樣子,李寶兒就忍不住繼
續著這場爭奪。

  但李月華卻沒有繼續下去的心思,本來還想是一隻小貓一樣在和愛兒搶奪的
她,此時卻變成了一隻母老虎,猛地就撲向了愛兒,狠狠的將他撲倒在了地上。

  順利的稱此機會將內衣奪到手中的李月華,趕緊將手中的內衣丟到了箱子裡
面,同時急忙將箱子合上藏到了自己的背後。

  看到媽媽的樣子,李寶兒在一邊哈哈大笑了起來,「媽媽,這裡還有一件啊
……」李寶兒一邊說一邊得意的又從口袋裡面又拿出來了一雙黑絲絲襪,在媽媽
的面前晃動起來。

  可是李月華卻不敢再去上前搶奪,她害怕自己一離開,愛兒就又會將自己的
箱子奪了過去,去看那些羞人的衣物,只好在原地叫道:「寶兒!不要這樣!趕
快將絲襪還給媽媽,要不然媽媽真的就要生氣了,再也不理你了!」

  可是李寶兒卻對媽媽那無力的訓導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他開始把玩起媽媽的
絲襪來,更加大膽的開始用絲襪在自己的雙腿之間摩擦了起來。一邊還故意露出
了一副淫蕩的表情作給媽媽看。



              第17章 套裝

  看到愛兒的樣子,李月華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此時應該是怎樣的表情才對,
她只是臉紅紅的猛瞪著愛兒,一幅被欺負的可愛表情。

  但是一邊的李寶兒卻對此熟視無睹,他旁若無人的繼續著自己下流的動作,
還開始故意的大聲的呻吟了起來,同時還在不停的叫著媽媽快一點,媽媽好爽一
類的話,演義著一出禁忌的獨角話劇。

  看到愛兒的表演,此時的李月華完全沒有了主意,雖然她已經和愛兒發生過
了一些「親密」的接觸,但是看著愛兒在自己的面前用自己的貼身衣物去意淫,
此時的她不能接受。

  現在,她不管用什麼方法,付出什麼代價,只要趕快能讓愛兒停止這個色色
的遊戲,她都可以答應。

  因為深知愛兒性子的她,知道愛兒不可能突然就變的如此的厚顏,還半強迫
性的讓自己去接受一些過於為難的事情,愛兒一定是在用這樣的舉動無聲的想讓
自己去做某些他喜歡的事情……

  「寶兒,你怎樣才可以放過媽媽……」李月華無奈放棄了抵抗,低聲歎道,
「說吧,你想要媽媽怎樣?」

  看到媽媽終於對自己妥協,李寶兒立刻就停下了自己的動作,畢竟這種事情
對現在的他來說也有些過於大膽了,在將媽媽的絲襪裝到了褲子口袋之後,李寶
兒起身來到了媽媽的身邊,一把就將媽媽抱了起來,讓媽媽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面
來到床邊坐了下來。

  「媽媽,你先告訴我這些東西是那裡來得好嗎?」李寶兒靠著媽媽的臉龐,
在媽媽的耳邊低聲的問道。

  被愛兒鎖在懷中的李月華,現在的她已經可以溫柔的放鬆自己的身子,和愛
兒緊緊的貼在一起去享受這別樣的溫存了。「這些都是在黃山旅遊前我們帶的行
李了,具體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本來在登山以前明明是放在了賓館的房
間裡面了,但是當和莎兒一起帶著你和林妹妹來到她家的時候,卻無意中在附近
的草叢中發現了。」李月華答道。

  「那,媽媽,那些絲襪和一些性感內衣是怎麼回事?我可是從不知道你有這
些東西,我的好媽媽……」已經看過箱子內容的李寶兒,用怪怪的語氣取笑著懷
中自己的最愛。

  聽到愛兒的調笑,李月華不好意思的在愛兒的懷中扭動捶打了起來,但是這
只是為了女人的面子,尋求一點安慰罷了,這種無力的抵抗很快就被愛兒鎮壓了
下去,她伏在李寶兒的胸膛小聲的為自己辯解道:「小壞蛋,我也不知道自己當
時是怎麼想的,反正就是放到裡面去了……怎麼,女人愛打扮不可以嗎……」

  看到媽媽開始耍賴,李寶兒只是笑笑,因為他知道媽媽在自己面前表情變的
越是豐富,就越代表著媽媽將自己放在了心裡,「好好,媽媽這樣當然好啦了,
反正最後還不是便宜我,我會有什麼不高興的呢。對了,媽媽,你不會早就知道
我們會這樣,故意提前準備了這些東西吧?」李寶兒用自己的手指托起了媽媽的
下巴,輕佻的讓媽媽將害羞的頭抬了起來。

  「寶兒!」受不了愛兒調戲的李月華不易不饒的在愛兒的胸口捶打了起來,
但是這次也是還沒打上幾下,就被愛兒抓住了手腕。

  「哈哈哈……」李寶兒一邊笑著一邊將媽媽的雙手放在了自己背後握在了一
起,「媽媽你真是太可愛了!」李寶兒笑著說道,接著卻突然輕聲了下來,貼著
媽媽的耳朵懇求著:「媽媽,將這雙絲襪為我穿上好嗎,我想看媽媽穿著絲襪的
樣子……」

  李月華立刻就被愛兒的話給弄的呆住了,早就知道愛兒一定有什麼過分要求
在等著自己,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這個要求還是讓李月華的心中開始了
劇烈的思想鬥爭。

  終於,在許久之後,李月華側過來了頭在愛兒的?注視下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算是默認了愛兒要求。「只要寶兒高興,就好啦……」李月華心中幽幽的想到
,「反正,自己早晚也逃不過愛兒這個小色鬼的折磨……」終於得嘗所願得李寶
兒立刻就歡呼了起來,抱著媽媽像孩子一樣的笑著鬧著,李月華也被愛兒的高興
傳染了,羞澀的淺笑著和愛兒抱在一起,看到愛兒對於自己的答應如此的興奮,
她也對於自己這個羞人的決定有了那麼一絲絲的高興。

  但是猴急的李寶兒在盡情釋放了一會兒自己的快樂以後,立刻就將那一件絲
襪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了出來,放在了媽媽的手中,一邊看著媽媽在自己冒火的
眼神注視的下漸漸低下的羞澀臉龐,一邊得寸進尺的要求道:「將那一件粉色的
職業套裝一起穿上給我看好嗎?好不好?」

  從愛兒手中接過那件有些燙手的絲襪,李月華狠狠的橫了愛兒一眼,也沒有
說是拒絕還是答應,立刻就起身離開了愛兒的懷抱,在床邊站了起來,「寶兒,
你出去好嗎?等媽媽換好了你再進來。」

  「不要,我不要出去!我要在屋裡親眼看著媽媽換衣服!好嗎!好嗎!」李
寶兒也站了起來從身後抱住了媽媽,耍賴的想要媽媽答應。但是此時的李月華卻
不吃這一套,狠心的推開了愛兒,並一路將愛兒推到了屋外,「彭!」的一聲就
將門關上將這個小色鬼鎖在了外面。

  但是被關在外面的李寶兒卻對此沒有絲毫的不高興,他就這樣靠著門熱切的
期待著門開的那一刻,那房中將會出現的絕色美景。但是,就在李寶兒在門外滿
懷期待的時候,一個不和諧的人影卻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小鬼,你在這裡幹什麼?」林月芳一臉詫異的看著一臉怪笑的李寶兒。

  如同一桶冰水似的,李寶兒心中對於媽媽絲襪套裝所帶來的熱火立刻就被澆
滅了,他的臉立刻就冷了下來,「你來這裡幹什麼?」李寶兒一臉戒備的看著這
個讓自己極度不快的女人。

  「歐歐歐……!」林月芳一臉「你有鬼」的表情來到了李寶兒面情,眼神在
他的臉上掃來掃去,「你該不會是……」

  「該不會是什麼!」李寶兒為了不讓媽媽聽見,只好低聲的對著面前的女人
吼道,表達著自己強烈的不滿。「呵呵呵呵……,小鬼,你不會是想要和李姐姐
做一些什麼不好的事情,被李姐姐將你這個色鬼趕出來了吧,嗯……?」林月芳
逼到李寶兒的臉前,用一幅看流氓的眼神看著李寶兒。「走開了!」看著在自己
面前距離只有幾厘米遠的美麗紅顏,李寶兒在心中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雖然
性格十分之討厭,但是以皮相來說,還真是一個絕色美人,至少除了媽媽以外,
她是另外一個美的讓自己不敢直視的女性。

  李寶兒急忙和林月芳拉開了距離,「喂,你有什麼事嗎?」李寶兒知道面前
的女人同樣也不喜歡自己,不可能專門是來找自己吵架的。

  「午餐的時間到了。」林月芳也沒有和他廢話。「畫兒和莎兒已經在餐廳等
著你們了。」

  「我知道了,等一會我就帶媽媽一起過去。」李寶兒說道,「你可以回去拉
。」

  李寶兒多一分鐘也不想和這個女人待在一起。

  但是聽到李寶兒的逐客令,林月芳卻完全沒有應有的反應,反而站在原地一
臉鬼笑的看著李寶兒。



              第18章 消息

  看到林月芳的樣子,李寶兒心中沒來由的突然就感到了一絲不安,但是嘴裡
卻還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繼續的喊著:「沒事你就走開了!」

  但是奇怪的是聽到李寶兒的話,林月芳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立刻就被李寶兒
的話,弄的噗哧的笑了起來,「這可是你讓我走的,本來我還想好心的告訴你,
你妹妹她……但是,看你完全沒有想聽的意思,也就沒這個必要了。那,我走了
,小鬼,拜拜!」林月芳故意的向李寶兒用力的揮了揮手,轉身作勢就要離開。
但是背對著李寶兒的她卻一臉鬼笑的開始數起數來,「看你能堅持幾秒……?物
品早就知道,你心中是將家人放在自己前面的,小鬼,跟我玩遊戲,你還太小了
……」林月芳心想道。「

  果然不出她的意料,她還沒有走上幾步,就被李寶兒叫住了。「喂,等一下
!」

  李寶兒大聲的喊道,「林月芳,你給我站住!」

  本來還是一幅暗自得意樣子的林月芳,立刻就被李寶兒的話弄得心情不佳,
不但臉色變了,而且真的加快了腳步,想離開這裡。

  「喂,你別走!」李寶兒一看事情不妙,急忙上前趕了幾步,追上了林月芳
,說道「」等一下!告訴我妹妹的事情你才可以走!「一邊伸手想要抓住林月芳
的肩膀,制止她不讓她就此離開。可是本身就會武功的林月芳,怎麼可能如此容
易的就被一個門外漢碰到自己的身子,肩膀微微一側,就不著痕跡的讓李寶兒的
手抓了個空。

  「你求人從來都是這樣的態度嗎!」林月芳已經完全被李寶兒弄惱了起來,
回過身就沖李寶兒用力的喊道。「你給我滾開,我好心的來叫你吃飯,可不是給
你機會讓讓你來教訓我的!」

  可是聽著林月芳面對面的一通痛罵,反而使得李寶兒冷靜了下來,他其實也
不明白,以往自己一直在女性面前不能說是溫柔客氣,但是至少也是有禮大方的


  但是自己一遇到面前的這個女人就不行了,一見面就想要和她吵上幾句,語
氣也變的針鋒相對起來。「可能是自己不想在這個女人面前服輸吧……」李寶兒
暗自想到。

  但是現在,看著林月芳氣的圓滾滾的兩腮,李寶兒卻完全沒有了對策。「不
要走……」憋了半晌,李寶兒就憋出了這麼一句連自己也鄙視的話。

  「什麼……!」這句話不但沒有緩和他們之間這種火爆的氣氛,反而不亞於
是在故意的火上加油,林月芳立刻就火了,「我走不走,你管不著!」衝著李寶
兒就叫了起來。「小鬼,你夠狠心!放心,從此刻開始,我再也不會和你說一句
話!我走就是!」

  「不要!」李寶兒立刻就衝了出去攔在了林月芳的前面,他知道自己現在必
須去作些什麼,要不然自己一定會後悔的,「對不起!」情急之下,李寶兒喊出
了一句,「你不要走了……」

  「什麼……?」聽到李寶兒的話,不但李寶兒有些吃驚,連林月芳也不敢相
信面前的小男孩會和自己道歉。「你說什麼,對不起……」

  李寶兒不敢去看林月芳懷疑的臉,接著低著頭小聲的說道:「是,對不起了
……」李寶兒發現自己說出了這句話之後,發現對這個女人說道歉並沒有自己想
的那麼的困難。

  本來李寶兒只是為了聽到妹妹那裡有什麼消息,才在情急之下無意中說出對
不起的,但是當他真的說了對不起以後,心中卻突然變得輕鬆了下來,「可能自
己真的應該對自己所作所為,對她真心的道一次歉吧……」李寶兒心想道。

  但是聽到李寶兒多少還是有些不情願的道歉,林月芳心中的火氣卻也就落了
下來,看著面前因為道歉而一臉不自在的李寶兒,林月芳也就大方的沒有再去計
較什麼,靜靜的又注視了李寶兒一會兒,林月芳故意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無奈的
說道「」誰讓我的心一向容易軟呢……好了,既然你已經說了對不起了,我也就
大人有大量的原諒你好了。「說完後林月芳一臉得意的表情,頭抬的高高的盯著
李寶兒。

  「你……」李寶兒立刻就想要將話給頂回去,但是為了妹妹的消息,他緊握
著拳頭還是讓自己強忍了下來。「好,好……既然這樣,那你可以告訴我某些事
情了吧……」

  看著李寶兒一臉強忍的樣子,面上更加得意的林月芳心情立刻就好了起來,
「你妹妹的事情呢,其實也簡單,就是她聽到我要叫你和李姐姐吃飯,她也想跟
過來而已。」林月芳大方的立刻就給了李寶兒答案。

  「你說的是真的嗎?」李寶兒懷疑的問道。

  「哼……!你愛信不信,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你妹妹攔下來。算了,
反正你妹妹可是說了,要是我五分鐘內沒有和你們一起來到廚房,她可就親自過
來了歐……」

  「不會吧!」李寶兒聽到後大聲的喊道。心中卻其實已經有些相信了林月芳
的話。其實她的嘴很硬心卻是很溫柔呢,知道幫我們攔住妹妹,原來她還是有這
樣的一面……李寶兒心想著。嘴上卻還是嘴硬著:「你會這麼好意嗎?」

  一旁的林月芳聽到後立刻就給了他一個大大的衛生眼,說道:「我可是知道
,你現在一定會和李姐姐在做一些不健康的事情,你也不想讓這些事情讓你妹妹
親眼看到吧。要不要讓我提醒你一句,五分鐘的時間可是很快的……對了,小鬼
,我應該說得都已經說完了,我走了,拜拜!」林月芳揮了揮手,就要就此告辭


  「等一下!」但是林月芳還沒有走上幾步,就猛地被回過神的李寶兒一把拉
住。

  「你這是在幹什麼!」林月芳不客氣的回頭就對這李寶兒就大聲的叫道。

  「很抱歉,現在我沒有時間和你解釋,」李寶兒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林月芳就
來到了媽媽的房間外面,對著屋內用力的喊道:「媽媽,我有些事情要立刻離開
,具體的林月芳會和你解釋的!」接著就匆忙的留下了一句,「這裡就交給你了
,拜托了!」一溜煙就的衝了出去。

  開玩笑,本來媽媽現在和妹妹之間的氣氛就已經變得十分詭異了,要是真的
讓一身性感的套裝的媽媽和妹妹見面的話……自己一定死定了!不但生性害羞的
媽媽估計再也不會為了自己穿上那樣的衣服,妹妹那裡也一定會將自己當作變態
的!哇哇哇……要是林月芳說得是真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但是就在李寶兒不顧一切的衝出去的同時,本來完全有時間可以攔下他的林
月芳,卻奇怪的只是站在原地,不停的對這李寶兒的背影故意的喊著:「小鬼!

  站住!」一類的話,自己卻突然變得默默寡歡起來,一臉沈重的默默注視著
李寶兒越走越遠……

  「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拖多長時間……」林月芳回頭向李月華所在的房間走去
,喃喃自語著。但是當她剛剛來到門外,正準備推開房門的時候,門卻先一步的
從裡面打開了。「寶兒!」已經是一身絲襪套裝的李月華推門出現在了林月芳的
面前。



              第19章 希望

  「這是什麼衣服?」

  看到自己面前的李月華穿著一身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衣服出現在的自己面前
,林月芳的眼睛立刻就被吸引住了。「妹妹這就是你們那裡的衣服嗎?」

  林月芳一邊仔細的打量著李月華身上的服裝樣式,一邊伸手摸了摸李月華上
衣的衣料。「這上衣是用的什麼布料,這摸起來是棉的,但又這麼光挺,還有這
又是什麼?黑黑的手感像絲綢一樣?」

  說著說著手已經放到了李月華的大腿上面緩緩的撫摸了起來,看著自己眼前
被自己的動作弄得害羞的不知道怎麼才好的小羊羔,嘴角邪邪的一笑,猛地將自
己的紅唇貼到了李月華的嬌耳旁邊,輕聲耳語道:「這衣服是那個小壞蛋讓你穿
的吧?性感的讓姐姐我看的都有些心動哦!」

  手也伴隨著她挑逗性的話語,開始用一根修長的手指在李月華穿著黑色蕾絲
絲襪的美腿上面摩挲起來。身體本來就極其敏感的李月華被林月芳的動作搞得面
紅耳赤,呼吸也因為大腿上面傳來的電流變得急促了起來。但是好在她就要因為
控制不住自己身子裡面的燥熱,而要嬌喘呻吟出來的時候,剩餘的最後一分理智
使得她猛地雙手用力將林月芳推開,轉身就衝回到自己的房間裡面。將門關上後
就這樣背靠著門用手摀住自己的胸口,努力平復起自己身體裡面的燥熱。

  「對了妹妹,現在你只有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換衣服嘍,你女兒可是馬上就要
來找你這個情敵了,如果你想穿成這樣見她的話,哦哈哈哈」

  隔著門林月芳用她獨有的高昂笑聲宣告著自己的得意,開夠了李月華的玩笑
的她心滿意足的隨著笑聲離開了,卻弄的門後的李月華是羞的只想找一個地洞鑽
起來。

  「都是寶兒了。」

  慌忙脫下自己身上套裝的李月華心中心中不由的責怪起那個自己命中的小魔
星,要不是他,自己也不會出這麼大的一個丑,「就算寶兒再怎麼要求,自己再
也不要穿這種衣服了……」李月華心裡想道。

  終於脫下衣服的她迅速的將絲襪和衣服塞回到皮箱裡面,本想穿回剛才放在
床上的宮裝,但是,因為宮裝的繁瑣換好後可能時間就不夠了,李月華仔細想了
想,只好又開箱拿了一件白色T恤往身上一罩,換上一條牛仔褲就出去了。果不
其然,就在她推門出去的時候,早已經在餐廳裡等得有些不耐煩的女兒李莎,看
到自己的哥哥神色慌張的一個人來到餐廳的時候,就起了疑心,在試探地問了李
寶兒幾個問題後發現哥哥紅著臉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就再也忍不住放下碗筷就
來到李月華的房外,想知道到底媽媽和哥哥在剛才一段時間中發生了什麼事情,
正想敲門的時候,剛好看到李月華先推門出來。看到媽媽換了一身簡潔的T恤加
牛仔褲的裝扮,李莎不由的眉頭一皺,看著媽媽的臉自己的打量的一番,心中酸
水直冒,語氣冷冷的道:「媽媽,怎麼飯前還要換衣服嗎?我記得你以前可沒有
這個習慣啊,是不是哥哥讓你換的……」

  聽到女兒冰冷的話語,李月華心中不由的一痛,自己一家人現在怎麼會成了
這個樣子,李月華本想解釋些什麼,一張口卻又發現自己此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
麼,就這樣滿臉愁容的看著自己的女兒。看到媽媽的為難,作為女兒的李莎心中
雖然也閃過了一絲的愧疚,但是瞬時間就被得不到哥哥痛苦覆蓋住了,

  「不要以為你這樣就可以得到哥哥,我是不會認輸的!」

  李莎對著媽媽就是一身大吼,「我們是敵人,哥哥對你只是一時的迷戀,我
比你年輕。我有機會!」

  說道這裡李莎不由的產生了一絲迷茫,哥哥會和自己在一起嗎?但是,隨即
她就在心中給自己一個希望,是的她需要一個希望,「是的,我會有機會,我一
定會和哥哥在一起!」



              第20章 飯桌

  在廚房等的有些焦急的李寶兒看到自己的媽媽和妹妹進來後就是一副心事重
重的樣子,就連自己在吃飯時一直說笑話想引起兩人的注意,卻還是沒有任何的
效果。飯桌上面的林月芳也好像不太一樣,本來寶兒在看到她也來到廚房以為她
會和往常一樣,先和自己爭吵一番,卻沒有想到她卻是一臉平靜的在自己身旁坐
了下來,對自己直接無視,吃飯時也沒有和自己說話。一副成熟優雅的樣子,用
完美餐桌禮儀吃完了飯後就一個人先起身離去了。眾人在沈默中吃完了這一頓晚
飯,除了李寶兒之外誰也沒有開口,李寶兒也在說了幾個冷笑話之後看到沒人回
應尷尬的也閉上了嘴巴。

  飯後李寶兒本想幫著收拾一下碗筷,卻被林畫兒一臉溫柔的趕了出去,說什
麼這裡的男人是不能下廚的,會被人看不起的雲雲,說的李寶兒只好離開了。離
開了餐廳以後,無事可做的李寶兒先去找了媽媽,可是發現李月華關了房門,再
想到媽媽吃飯時有些沈重的表情,李寶兒敲了幾下門看到屋裡的媽媽沒有開門的
意思,就在門外道了一聲晚安只好離開了。但是就在他回房間要睡覺的時候,一
開門,卻發現林月芳坐在自己的床上面等著自己。

  「你來幹什麼?」李寶兒疑惑的問道。

  「怎麼,我不能來嗎?」

  林月芳幽幽的看著李寶兒,接著起身來到了他的面前,眼神複雜的望著他慢
慢說道:「天色已經這麼晚了,我在等你一起就寢……不行嗎……」

  「你說什麼!你不是瘋了吧!」

  李寶兒被林月芳的話嚇了一跳,瞪著眼睛一邊後退想和這個腦子有問題的女
人保持距離,一邊叫道:「你是在玩笑吧!我才不要和你這種瘋婆子同床!出去
!你快點給我出去!」

  聽到李寶兒的叫喊,本應該生氣的林月芳的眼中反常的卻出現了一絲高興的
神色,但是接著就刻意的變化成了憤怒:「我就是在開玩笑怎麼了,我這種大美
人哪一點不好,看到你身體在你媽媽的幫助下可以開始練武了,等在這裡想通知
你明天早上就正式開始了,但是現在就衝著那句瘋婆子,免了!」

  「免了就免了,反正看到你我就心情不好,不練武就不練了,好了,現在你
可以走了吧!」

  李寶兒也是一臉怒氣的下了送客令。「這可是你說的,我走就是了,反正我
也不想見你!你不想練隨你的便!」

  聽到李寶兒語氣不善,林月芳的火氣也起來了,臨走時狠狠的瞪了李寶兒一
眼,甩門就出去了,可憐的古式木門弄得是咯吱直響。留在房間裡面的李寶兒也
是一肚子的火氣,心中再也不想和這種古怪女人見面了,滿懷著怒氣的睡覺去了
。但是他卻沒有想到,林月芳剛一離開就換上了一臉沈默的去了林畫兒的房間,
燈一直亮到了很晚……第二天一早,李寶兒和林月芳在吃早餐的時候彼此還是繼
續互相看不慣,爭吵不斷,一改昨天晚上的的沈默,熱鬧極了。就是到了飯後,
兩人也還是針尖對麥芒,誰也不服誰,滿嘴都是瘋婆子小色魔的互喊,最後還是
林畫兒和李月華兩人合力才將兩人拉開。

  「媽媽,你說,那個瘋婆子是不是故意的找事的!」

  李寶兒在被自己媽媽拉回到媽媽的房間以後,還是怒氣未消,拉著媽媽就坐
在床上抱怨著。看到愛兒咬牙切齒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李月華心中確只是感到
陣陣好笑,微笑的看著一進來就賴在在自己懷中的愛兒小嘴啪嗒啪嗒的說個不停
,就這樣安靜的看著自己愛兒生動的樣子,心中充滿了幸福。但是李寶兒卻不行
讓媽媽繼續這樣悠閒下去,一雙色手悄悄的破壞了這安逸的時光,趁媽媽不備,
沿著李月華包裹在絲質宮裝的長裙美腿就伸了進去。

  「寶兒……」

  感到自己大腿內側一陣酥軟的李月華怎麼會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知道愛
兒病情的她只好控制住自己的羞意,隔著裙子用手死死的按住愛兒作怪的鹹豬手
,滿臉羞紅的責怪道:「寶兒,先不要這樣好嗎,媽媽心裡面還沒有準備好,昨
天你不是說過嗎,不逼媽媽太緊的嗎……要是你真的需要……媽媽像那樣幫你好
不好……」

















0.016447067260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