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夢魘(01~06) (2/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六章  瘋狂之夜

  下午五點,小青拉著小林子準時下班,開著車接上男友,一路駛向沃爾瑪超
市。

  不得不說,小青願意和男友繼續下去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他有著一個好
的廚藝,掌握住了她的胃。

  半小時後,三人開開心心的逛完超市,從裡面採購了一大堆食材,這是男友
每次來的必備程式之一,他會為她做一頓豐盛的晚宴。

  小青男友特意從超市搬了一整箱的啤酒,這是他為那個不知死活占他女朋友
便宜的小鬼準備的,今晚他要讓他喝到吐!

  當然,他根本沒想過自己的酒量會不如對方的可能……

  在社區門口,小青接過保安遞過來的包裹,隨後給了小青男友一個「你懂的」
的媚眼,後者頓時輕咳一聲,內心期待了起來,暗想今晚有福了。

  回到家,小青男友就自告奮勇的沖進了廚房,忙活了起來,小青則抱著包裹,
拉著小林子進了自己的房間,把門反鎖上,為今晚的瘋狂之夜準備了起來。

  小青打開箱子,頓時眼前一亮,入目就是一件全身式的黑色絲襪,佈滿深黑
的花紋,細看的話赫然就是一朵綻放的妖嬈黑色白毛刺,摸上去一片順滑,非常
舒服。

  下體帶著一個筒狀設計,一看就知道放什麼的,整體非常小巧,差不多才一
米多點的長度,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見男人穿的絲襪,頓時臉上燒紅。

  小林子一看,頓時雙眼放光,取過連體絲襪叫道:「這個我穿過,姐姐那也
有件……」

  小青頓時一呆。心裡不由得泛起一股莫名酸意,道:「你穿過?哪個姐姐那?」

  小林子眼珠轉動,呵呵傻笑了起來,小青不由得被自己這股子酸意弄得哭笑
不得,搖頭笑著捏了捏小林子的臉道:「秘密是吧?」

  「呵呵……」

  「你既然穿過我就不說了。」說著,小青把目光頭像箱子裡的其他東西,什
麼蠟燭啊,紅繩啊,矽膠陰莖啊,蝴蝶啊,跳蛋啊,她甚至還看見了一個乳白色
的矽膠筒狀物,稍一思量就知道這是幹嘛用的了,不由得暗啐一口,羞的不敢看
下去了,心裡再次為自己的瘋狂行徑感到不可思議!

  小林子卻是一件件的小玩意拿起又放下,如數家珍般,看的小青目瞪口呆。

  好半響小青才打斷小林子的介紹,說:「好了好了,這些你知道用就行了,
但是這些都必須要等外面的叔叔睡著之後,你才能玩。」

  「啊?等他睡覺要什麼時候了啊。」

  「待會吃飯的時候哦,你們多喝點酒,他幾瓶啤酒下肚就會醉倒了。」小青
可是知道小林子酒量的,徹底遺傳了他父親,可謂千杯不倒的體質。

  「哦哦,我知道了,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打倒,到時候我們再一起玩遊
戲。」

  「嗯嗯……」小青羞紅著臉,把自己的計畫簡單和小林子說了一遍,聽得小
林子連連點頭,不停的說:「我明白了,好好玩,好好玩,我們快點開始吧。」

  小青可不那麼安心,直到她讓小林子複述了一遍自己的計畫,答題沒什麼問
題後,才愕然發現自己小看他了,他在搞怪上的天賦遠比自己想想的高很多,舉
一反三,很多細節她都沒想好,小林子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

  半小時後,當小青男友大叫開飯的時候,兩人走出房間,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做在桌子上等著最後時刻的到來。

  「好了,好了,開吃了。小青,今天是我們相愛十周年的紀念日,我很高興
今生能遇到你,你就是我這一生最愛的愛人。」

  小青靦腆的笑了笑,舉杯與男友碰了碰,一口把小半杯紅酒悶了下去,強壓
下自己噁心想吐的心緒,以前的自己就這如此的天真,聽到男友說愛自己就毫不
懷疑的信了,指不定心裡還在罵自己蠢女人。

  以前的自己真是賤!

  小青男友自以為自己的發言已經贏得了小青的心,所以她才迫不及待的想要
喝醉,和他做一些愛做的事情。

  自信一笑,抓起手邊的一瓶啤酒,打開瓶蓋,對著小林子一舉瓶,笑道:
「來,小林子,咋們可是第一次見面,也很高興認識你,我們男子漢大丈夫,感
情深,一口悶!」

  「好的呀!」小林子笑眯眯的也舉起了一瓶啤酒,和他一碰,兩人均是豪邁
的一口氣吹到瓶底。

  小青男友震驚一閃而逝,看來小林子的酒量比他想像的要好一些,但肯定比
不過自己,為了讓小林子更快的倒下,拿過小林子的酒杯,就倒了半杯的葡萄酒,
說:「來,嘗嘗這個葡萄酒,你們這個年級應該都和啤酒,沒怎麼喝過葡萄酒吧,
今兒個嘗嘗。以後,小青阿姨在公司上班,還得讓你幫著多照顧,幫她在你媽媽
那多說幾句好話。」

  「沒問題,我一定好好照顧小青阿姨!」小林子在「照顧」二字上咬重音,
瞟了一眼小青,後者頓時會意美目嫵媚的白了他一眼。

  一杯,一瓶,又一杯,又一瓶……

  小青男友越喝越心驚,越喝越覺得沒面子,因為他發現自己一輪紅啤下來都
有些發暈了,沒想到,小林子居然依舊笑呵呵的和他舉杯,一點事都沒有的樣子,
他有心不比,可看見小青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頓時不能忍了。

  等他第三輪結束,終於把小林子喝趴嚇得時候,還沒來得及高興,他已經開
始頭痛發暈了,兩眼發黑虛汗淋漓,站不起來了。

  噗通一聲,栽倒在了桌子上。

  小林子瞬間跳了起來,歐耶歐耶的叫喊的兩聲,不等小青說話,就飛速的跑
進了小青房間裡。

  小青啞然失笑,看著醉趴下的男友,目光卻是一片冰冷。

  不一會兒,小林子就捧著一大箱情趣用品出來了,身上已然換上那件黑色的
全身絲襪,整個人只剩下眼睛還露在外面,那粗長的龍根高高聳起,一副要捅破
天的架勢。

  小青臉色羞紅不敢去看,從小林子手裡接過繩子,刷刷幾下就將男友脫得一
絲不掛,然後開始給男友綁縛了起來。從頭到腳捆的死死的,雙手綁桌前腿,雙
腿綁桌後腿,中間也被捆了好多圈,嘴裡還塞滿了他自己的臭襪子,眼睛也被取
下扔進了垃圾桶,現在就算他媽站在一米外也別想認出來,因為他是重度近視!

  小林子取出一個小瓶子,寫著「春藥」二字,不管不顧直接倒了半瓶進小青
男友嘴裡,又看了看小青,後者遲疑了一會兒,為了表演的更加真實,她接過春
藥,將剩下的都倒進了自己嘴裡。

  一切都按照小青的計畫進行了起來,二人幫過來一張長長的平躺式沙發,小
青在小林子純淨的目光下,羞紅著臉很快也脫光了衣物,一絲不掛!

  然後從箱子裡取出那件她早就買好,為了男友準備的夢魘情趣絲襪升級版,
緩緩的穿戴了起來。

  小青端坐在沙發上,強忍著羞臊將整個陰部暴露在小林子眼中,媚笑著將雙
腿穿進了絲襪褲筒,一貫到底。

  然後站起身來,拉直了絲襪,筆直豐潤的雪白大腿,頓時被一抹純粹的黑絲
覆蓋,柔順而粗糙。

  「阿姨漂亮嗎?」小青羞紅著臉問。

  「漂亮!」

  「那你幫阿姨穿好不好?」

  「好!」小林子興奮的跳了起來,半跪在小青面前,一雙手頓時毫不客氣的
撫摸上了筆直的黑絲美腿,自下而上,幫小青把每根腳趾上的絲襪意義拉扯起來,
啪的一聲再次覆蓋上去,緊緊貼住又不會有擠壓感,然後是腳掌,腳踝,小腿道
大腿,每一個地方都細心的撫摸了一遍,將絲襪上那絲絲縷縷的褶皺抹平。

  升級版的夢魘絲襪與原版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是電動的生物科技產品!rb
人別的方面不說,但在性這方面的研究,一直走在全球的最前沿!

  私處的三角地帶不再只是韌性非常好的布料,而且還帶有內嵌進去,由特殊
材料製成的電動棒!

  最關鍵的是它不是實心的,而是超薄中空的!那就意味著,不但可以讓人的
龍根刺進去,也可以在沒有龍根時,電動……

  而這種電動棒,存在三個,分別對應陰道,菊花和嘴!

  小青抓著陰道和菊花的嵌入棒一一塞入下體,然後下心翼翼的覆蓋上去,頓
時下體就有了一股充實的濕潤感。

  然後她再次坐在沙發上,彎下腰,將整個身體都套了進去,手臂,手指,酥
胸……

  等她腦袋從頸部鑽出來時,小林子就將兜帽幫她戴了上去,瞬間小青就感到
一股強烈的緊縛和壓迫降臨全身,胸口雙峰被絲襪壓迫著,鼻子和嘴都被絲襪所
覆蓋,隔著絲襪呼吸讓她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特別是嘴裡也被一團特殊的圓
球塞了進去,徹底堵住了自己嘴。

  這是她第一次穿這種絲襪,難受極了,她伸出手就想要拉下兜帽,卻被小林
子阻止了。

  「沒關係的,阿姨你是不是覺得呼吸困難?」

  小青點頭,疑惑的看向小林子後者卻笑著說,「這個是正常的,其實你之所
以呼吸困難時因為全身被絲襪包裹著太緊的原因,對你的呼吸其實沒有影響。要
是你是在無法呼吸在摘下來也不遲。」

  小青想了想,感覺呼吸確實沒有受到影響,更多的只是緊縛帶來的錯覺,便
點了點頭,然後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

  「你是想說你不能說話了?」小林子的聲音透過絲襪,變得有些飄忽,聽在
小青耳中,好似格外的自信和神秘。

  「阿姨你不用說了,之前我們都商量好了,待會有什麼你不滿意的,再說就
好了。」小青想了想,默認了這話。

  然後,小林子就忙碌了起來,開始將小青綁縛了起來,不同的是小青的雙手
卻是可以活動的,沒有束縛住,不過為了真實卻是背在身後,沒讓小青男友看見。

  雖然只是大概說了下情形,小林子卻好似早就進行過千百遍練習一樣,熟練
至極的兩三分鐘就將小青綁成了那副極為羞恥的模樣,放在沙發上,陰部正對著
小青的男友。

  最後,小林子還在熊青目瞪口呆下,從箱子裡翻出了一個男士的鐵處女,把
她男友的整個陰根都徹底蓋住了,還在上面插上了一根矽膠的假陰根!

  好邪惡!

  小青只能想道這個詞來形容此時滿臉天真無邪做著這一切的小林子,要不是
有個種馬的父親,她幾乎都要懷疑小林子時不時某個惡魔轉世了……

  做好這一切之後,小林子望向小青,露出詢問的神色,後者會意的點了點頭。

  大戲,開幕了。

  一杯冷水把肖劍潑醒了,他只記得自己在和一個十五六歲的小鬼拼酒量,然
後自己在喝倒了他之後,自己也倒下了。

  自己這是在哪,肖劍睜開眼,入眼是一片黑影,模糊看不清楚,他知道自己
肯定沒有戴眼鏡。

  他甩了甩頭,下意識就要伸手去摸自己的眼睛,卻是一愣,因為他發現自己
赫然是被困住了手腳,動彈不得!

  刹那間,肖劍的酒就醒了大半,轉頭一看,他發現自己居然被捆在了桌子腿
上,這可是好幾百斤的實木桌,上面還有一層鋼化玻璃,這得多重?

  他的掙紮沒有絲毫效果,不由得看向身前的黑影,迷蒙之中他看不清對方的
臉,好像臉上還蒙著黑色的布。

  「你醒了。」對方的聲音飄來,有些耳熟,好似在哪聽過,又好像沒有。

  回答他的是一片嗚咽,「哦,對了,你說不出話了,你也不需要說話,我也
不想聽。我叫醒你只是想讓你來欣賞一幕大戲。」說著,黑影讓開了身體,頓時
露出又一片迷蒙的黑影,看不清晰,他只能聽見一片嗚咽的叫喊,以及掙紮好似
也被綁縛住的身影。

  「看不清是吧?我幫你。」頓時那身影清晰了起來,赫然就是一直黑色絲襪
包裹住的美穴,以及兩隻被綁縛住的黑絲美腳!

  刹那間肖劍就徹底瘋狂了,他終於想起了自己在哪,那眼前被綁住美麗誘惑
身影是誰就呼之欲出了。

  在他瘋狂的嗚咽聲中,視野又是一片模糊,那身影再次遠去了一些,讓他看
不清晰了。

  「不要叫,你叫破喉嚨也沒有用。」那聲音輕佻的響起,聽在肖劍耳中仿若
魔鬼的呢喃。

  「你很想看是吧,那我就大發慈悲的讓你看清楚好了。」說著,肖劍頓時就
看見沙發橫跨了起來,然後被推在了他面前,入眼的一幕頓時令她血脈噴張了起
來。

  他的女友小青,全身都被黑色的絲襪所包裹,那上面有著清晰的魅力花紋,
充滿了誘惑與神秘。

  關鍵的是,小青那被黑色包裹住,豐潤誘人的肉體上還被一圈一圈的紅繩纏
繞著,她的兩隻豐潤的酥胸被紅繩宛如蛇一般的纏繞了一圈,死死的箍出來,好
似被蛇纏繞住,即將血脈崩毀的肉體一樣,格外的突出,晶瑩的黑絲被拉扯出細
縫,露出裡面雪白的圓潤,透著一股難以言語的誘人風情和美麗。

  她的陰部也被兩條紅繩交叉鎖住,把整個陰阜都凸顯了出來,中間還有一條
凹進去的深淵,一抹暗色在上面彌漫,那是被小青濕潤的愛液侵蝕出的痕跡……

  她的雙腿被死死的撐開,大腿小腿被綁在一起,突出豐腴的肉感,十跟調皮
的腳趾就像不甘寂寞的精靈,在不斷的勾動,想要突破那黑色絲襪的包裹沖出來。

  一股前所未的變態快感彌漫肖劍全身,他瘋狂的嗚咽,他想要撲上去狠狠的
蹂躪這具本就屬於的他一個人的美妙肉體。

  但,他什麼也做不了,他感受到越來越火熱的下體一片堅硬,想要堅挺起來,
卻怎麼抬也抬不起頭來,且他的掙紮也不能移動桌腳半分。

  那如惡魔的呢喃再次響起,「不要激動,不要激動。我會幫你留下這片美好
的。」

  說著,哢擦一聲,閃光燈亮起,肖劍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手機螢幕,正式此刻
極為羞恥,極為誘人的小青的寫真!

  「嗚嗚!」

  「啊,你也想看啊。」那黑影也走到小青的面前,後者狠狠的白了一眼黑影,
目光掃過手機螢幕,頓時連她自己都感覺一股燥熱在彌漫,下體更加濕潤了,太
羞恥了,也太誘惑了,她知道自己很漂亮,但就連她自己都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有
著如此的魅力,那嫵媚妖嬈中,透著魅惑眾生的嫵媚,不知是不是春藥開始起了
作用,眼神更是迷蒙了一片水霧,一雙黑絲美腿羞恥的張開,陰阜一小片水漬濕
潤,看的她自己都喉嚨發幹了起來,下體不由得小幅度摩挲了起來。

  黑影將手中的手機隨意一拋,扔在沙發上,繞到小青的身下,蹲在小青那無
法動彈的黑絲美腿與肖劍之間。

  「美嗎?」黑影指著小青的黑絲美腳問。

  望著那近在咫尺的黑絲美腳,肖劍吞咽了一口口水,誰不出話來。

  「哦,我又忘了你不能說話,不過我看見你吞口水了,我就當你說美了。可
惜它不屬於你……」

  黑影抓住了小青的黑絲美腳,肖劍看見那黑影身上包裹著的,居然也是一件
黑色絲襪!

  黑影一雙手捧著小青美腳,放在自己鼻尖,狠狠的一聞,「真香!你想聞嗎?」

  肖劍已經做不出反應了,他感覺自己的下體已然就要爆炸般的熾熱,卻已然
被禁錮著,小青聽得這話,卻是渾身一顫,下體的濕潤更多了。

  黑影在肖劍口乾舌燥的目光下,一點點靠近那黑絲美腳,慢慢的放進了他那
被黑絲包裹住的嘴巴上,頓時黑絲向內凹了進去,將小青的黑絲美腳整個的吞進
了嘴裡,眯著眼睛,忘情的舔舐吞咽了起來,仿佛在品嘗人間最美味的珍饈,一
個個腳趾的品嘗,吞進去又吐出來,腳趾一個個的勾動仿佛在迎接著什麼一般,
隨後又伸出舌頭,隔著絲襪沿著腳掌一寸一寸的舔舐著,吮吸著,發出折磨人的
滋滋水聲,嘴裡還不斷的呢喃著,「好吃,真香……」

  直至整個黑絲美腳都被黑影的口水所彌漫,散發出一股啤酒的香氣。

  小青的下體摩挲的更加厲害了,一股股濕潤的愛液彌漫開來,染濕了下體那
一片的黑絲與紅繩。

  「喲,你看,你女朋友好像很想要的樣子。」

  說著,那雙罪惡的雙手就覆蓋在了小青凸起的陰阜上,一根手指深深的嵌入
了那凹進去的深淵,拉出來時,帶出了絲絲的晶瑩。

  「你看,好多的水,你想要嗎?……」說著,黑影把手指在肖劍眼前鼻尖晃
了晃,一把塞進了自己的嘴裡,呻吟一聲,「真甜!」

  看見這一慕,小青猛的渾身一顫,肉眼可見的,一股愛液徹底彙聚成溪從她
的陰道裡流了出來。

  「哈哈,你看見了嗎?她居然要高潮了!」黑影整個手掌蓋在了陰阜上,配
合著小青下體的摩挲和碰撞,一次次的頂撞著裡面的電動棒,哪怕它都還沒有開
啟,配合夢魘絲襪的緊縛和特殊張力,卻帶給了極致的享受。

  沒多久,黑影的黑絲右手就被小青的愛液彌漫,毫不猶豫的將手指塞進了自
己的嘴裡,同時左手也是一抹,裹挾著小青的愛液,塞進了她自己的嘴裡,「真
是敏感的多汁的肉體啊,你自己也嘗嘗,好吃吧?沒你的份……」

  鬼使神差的,小青居然嘴唇吸住了黑影的手指,舌頭舔弄了起來。

  肖劍目呲欲裂,再次瘋狂的嗚嗚叫喊了起來,一抹痛苦和厭惡彌漫在了他的
眼中。

  看見這一慕,小青更加的賣力,不但嘴唇吸住黑影的手指,還伸出頭,好似
要將黑影的整個手掌都吞進去一般。

  「哈哈,不要急不要急。」黑影拿出了自己的手指,不顧小青幽怨的目光,
朝肖劍笑道:「你看看,女人就是這樣,太容易愛上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這樣吧,我也不好冷落了你,我們一起玩吧。」聽的這話,肖劍一愣,滿
眼的不可思議,這是,是要3p的節奏嗎?

  霎時,變態的快感充斥著他的全身,滿眼的欲望和期待絲毫不加掩飾,看的
小青一陣反胃,心裡冷笑不已。

  只見黑影從旁邊的紙箱裡掏出一根麻花狀的短鞭,又拿出兩瓶液體,不知道
裝著什麼,另外還有兩根蠟燭。

  肖劍的表情一呆,頓時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來,黑影呵呵陰笑了兩聲,打開其
中一個瓶子,淅淅瀝瀝的將液體灑滿肖劍整個白嫩的胸膛。

  然後毫無徵兆的,一鞭抽了下去,啪的一聲,響亮的清響傳遍整個客廳,還
伴隨著肖劍痛苦的悶哼……

  這鞭子和液體不知道是什麼成分,配合在一起,黑影一連抽了肖劍七八鞭,
卻沒有在他身上留下絲毫痕跡,小青看著這一慕眼中閃過快慰,她要的就是這樣
折磨他,肉體和心靈的雙重折磨,才能緩解自己被欺騙十年感情的痛恨。

  「沒意思,這麼抽不累死我,這皮糙肉厚的,美女,不如你來幫我一把吧,
我這個人最愛看相愛相殺的戲碼了。」

  說著,黑影就一把將小青抱起,跪坐在肖劍面前,在小青身後裝模作樣的解
開了繩子,把鞭子遞了過去,看的小青一愣一愣的。

  這可不再她的計畫在內……

  但當他看到肖劍那哀求的目光,耳邊又傳來黑影輕佻的聲音道:「打吧,用
力抽幾鞭,抽的哥高興,說不定就放過你了哦。」

  小青不由得回頭白了一眼黑影,信他才有鬼了,但這話卻給了她下手的理由,
給了肖劍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舉起鞭子,在後者驚恐的目光下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啪啪!

  好似做愛撞擊肉體的聲音不斷響起,一連抽了肖劍整整十鞭,鞭子也好似抽
在小青自己心裡一樣,把自己過去的那十年狠狠的抽走,從今以後她就是一個全
新的自己!

  「哇哦!」黑影歡呼一聲,哢擦聲不斷響起,手機不斷拍照記錄著這一慕,
連連拍手:「揮得好揮得好,好一幕愛恨糾葛,相愛相殺的戲碼,我喜歡,我決
定了……」

  黑影拉長了音,接著道:「今晚,說什麼也不會翻過你了,哈哈!」說著,
再次抱起小青,將她放在了沙發上,同時哢擦一聲,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副手銬
將小青手腕拷在了一起,這次是真拷!

  後者一愣,愣愣的望著黑影不明所以,這一慕同樣不在她的計畫內……

  黑影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轉過身去說:「沒意思,沒意思,這麼玩雖然
有趣,也確實太難受,太沒有激情了,不如我們來點刺激的吧?讓我想想……」
黑影做出沈思狀,旋即鼓掌笑道:「我想到一個有意思的玩法!」

  目光不壞好意的掃過小青,後者狠狠的白了一眼他,後者再次走到兩人之間,
道:「你看,你們是男女朋友,一般的想必也早就玩膩了,今天我們玩點新的,
我們三個一起玩吧?」

  話音剛落,兩人均是瘋狂的扭動了起來,小青滿眼的警告,肖劍卻是滿臉的
悲憤,鬼才相信他!

  「不要急不要激動。」黑影安撫地拍了拍小青,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後
者才稍稍安定下來。

  「你看,她這裡美嗎?」合影撫摸著小青的陰阜,「想要嗎?」肖劍吞了口
口水,黑影滿意的點了點頭。

  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小青抱起,直接讓她背跪坐在肖劍肚子上,在小
青和肖劍目瞪口呆下將那始終掛在肖劍下體上的假陽根按進了小青的蜜穴裡,隨
後打開了陰道口的電動開關。

  頓時一股震動傳來,小青就感覺插入自己陰道裡的那個陽根,居然好似與絲
襪自帶的陽根合二為一,一種前所未有的充實感彌漫她全身,同時一股震動傳來,
她頓時感覺全身都在被絲襪狠狠的一拉,酥胸更加的豐潤高聳,翹臀也更加豐滿
挺翹,那種震動好似帶動了整個身體的震動,她感覺仿佛無數隻手在她的身上各
處遊走,撫過著她的胸,擠壓著自己的臀,還有嘴裡和菊花裡的電動棒也被打開,
顫動了起來。

  小青全身瞬間就好似被一種無形之力徹底的覆蓋住,身體不斷的被揉捏,被
收縮拉扯,三個黑洞都被無盡的充實了起來,不停的攪動作亂。

  那黑影就蹲在小青身後,一雙手覆蓋上小青那豐滿誘惑到幾點的火熱身軀,
下體的陰莖,隔著絲襪不停的在小青的脖子上摩挲著。

  看到這一慕,肖劍頓時瘋狂的掙紮了起來,身下的假根就像活過來一樣,伴
隨著電動棒的顫動,伴隨著身下肖劍的掙紮,一波波的撞擊起小青的的蜜穴起來。

  小青不由得白了一眼黑影,看到肖劍下體被限制住的小蛇,還有他那痛苦想
要掙紮獲取一絲快感的身體,小青主動配合著肖劍掙紮,聳動了起來,此刻的她
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肉體心靈都被愛,被肉體填的滿滿的,她要的就是肖劍痛
苦,她借著他的不甘,他的掙紮,一次次撞擊著的下體,給她帶來了無盡的快樂
同時,而他卻只有無盡的煎熬和痛苦,沒有哪怕一絲的快感……

  小青嗚嗚的叫著,她想要更多,她知道小林子一定能看懂的,事實上小林子
也是秒懂,頓時低頭吻上了她火熱的唇,兩唇相接,兩人的火舌頓時如乾柴遇烈
火,隔著絲襪瘋狂的攪動糾纏了起來,時而吮吸著,時而分開拉出死死縷縷晶瑩
的唾液,再次狠狠的吻在一起,撞出猛烈的火花。

  肖劍看的怒火浴狂湧上心頭,頓時掙紮的更加劇烈,小青下體的那種顫動頓
時達到巔峰,她的菊花裡被徹底的灌滿,她感覺那三個電動棒好似充氣氣球一般,
越來越大,越來越充實,很快就灌滿了她的空腔,她的菊花,和她那深深的陰道,
每一次的顫動帶來的都是全身心的愛撫。

  漸漸的她在這種瘋狂的撞擊下,即將徹底的迷失沈淪時,一隻柔順的的手捧
住了她臉,在她驚駭的目光中,黑影將他那聳起的巨根捅進了她的嘴裡!

  頓時身下肖劍癲狂的掙紮,前所未有的劇烈起來,帶給小青的卻是更加劇烈
的衝擊和快感,以及一絲當著自己男友的面,被人淩辱的快感,或者說當著男友
的面與別的男人做愛的快感,那是一種令她徹底沈淪的興奮!

  「啊啊啊!」小青呻吟出了聲,因為巨根的送入,嘴裡的電動棒好似好似達
到了極限,不再那麼緊密的貼合,小青一聲聲舒爽的呻吟傳來出來,一股淫靡的
氛圍彌漫在大廳裡,肖劍頓了一下,刹那間再次癲狂的掙紮。

  三人仿佛一個閉環般,肖劍越掙紮,二人越是舒爽快樂,二人越是舒爽快
樂,肖劍越是掙紮……

  三人就這兒以一種詭異的情形,完成了一次完美的3p,直至小青發出一聲
雙到極致的尖叫,下體噴射出的愛液,居然反射了肖劍滿臉,黑影也是一聲悶吼,
將無盡的乳白色愛液,隔著絲襪射進了小青嘴裡,被後者徹底的吮吸,吞咽的一
幹二淨。

  三人就這麼靜靜的立著,足足半分鐘,小青下體的抖動才停歇,嘴裡那仿佛
無盡的白色精液,也被她一絲不落的吞進了嘴裡,融進了她的身體裡,而肖劍,
徹底的不動了……

  他呆呆的看著眼前那不斷吞咽著別人精液的小青,強烈的憤怒徹底點燃了他
的內心,他沒有想道小青居然會有如此機放蕩的一面,不但當著自己的面被別人
玩弄到高潮了,還一副陶醉享受的模樣吞咽吮吸著別人的精液!

  這個賤貨,賤人!肖劍內心瘋狂的咆哮,雙眼滿是血絲,那是欲火焚身的前
兆,因為在之前他已經被餵食了半瓶的春藥,他的神志已然開始癲狂了起來,按
正常情況來說,稍微神志清醒的人都會發覺自己的掙紮就是在幫助兩人做愛,但
此刻的肖劍卻全然不知,不管不顧的瘋狂扭動著他的身體,眼神兇惡好似要將小
青生吞活剝一般。

  看著眼前癲狂的肖劍,高潮餘韻緩緩褪下的小青,反而格外的平靜,她沒有
恨,也沒有報復的快感,更沒有背叛的包袱,在她眼中,此刻的肖劍是醜陋的,
就像一個懦弱的失敗者,事實上他也卻是是一個懦弱無能的失敗者,只是以前的
自己沒有看清罷了。

  小青忽然覺得這樣的遊戲很無趣,就像一個站在舞臺中央縱情表演的人,只
是在演獨角戲,自己之前一切的行為,如果只是為了報復這麼一個自私,懦弱,
無能,還背叛了自己,把自己當成無藥可救蠢女人的人渣,太便宜他了,他根本
不配擁有看這一幕大戲的資格!

  她要真正的釋放自己,釋放她內心的欲望,正式自己內心真正要想要的是什
麼。

  她想要的就是眼前這個男人!

  儘管他年紀小,比自己小了十歲有餘,但那又又什麼關係?

  人生在世,碰到一個像肖劍這樣的垃圾,浪費了自己最美好的十年,難道自
己還要再次步入後塵,走進另外一個不知昏暗光明的十年?

  她不要這樣的人生,她只想著眼於當下,她管不了十年後自己會是怎麼樣的
一副光景,也不會去想十年後自己會不會後悔,至少,現在的她不後悔。

  她承認,她戀上了眼前這個小男人,迷戀上了他天真的眼神,他以退為進,
把自己推上玻璃,當著前男友的面做愛的狡詐與霸道,他仿若看透人生百態的
「爸爸說」,他幫自己整理儀容,打掃戰場的溫馨,他那粗長陰莖撞入自己陰道
裡,摩擦出的快感,他那乳白愛液流進自己乾澀喉嚨的火熱和腥甜,他那劃過自
己的腳趾,腳掌,腳背,腳踝的癡迷,他那與自己陰唇濕吻,帶著自己無盡快樂
的雙唇……

  短短了一天,她與他就有了如此深的交集,她的身體每一處肌膚都有他留下
的痕跡,她對他,已經欲罷不能。

  而肖劍,不過是一個可憐可悲又可恨的替代品!

  她將自己的被捆縛住的雙手掃向小林子,後者會意的幫她解開了手銬,她拉
下自己的絲襪兜帽,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氣。

  沒有如肖劍預料中的呼喊救命,也沒有出其不意,發起反擊,她朝著黑影露
出一個決然而嫵媚的笑臉,將自己的後庭狠狠的對著肖劍身前的假根坐了上去,
發出一聲陶醉的呻吟,將她那被捆縛住,佈滿了晶瑩愛液的誘人陰阜正對著她的
前男友肖劍,朝著黑影說出了四個讓肖劍悲憤絕望的字。

  「過來,愛我!」再次戴上了兜帽,將她嬌媚的面容深深隱藏在了絲襪裡面
……

  沒有絲毫猶豫的,黑影捧住了小青那徹底張開迎接他的黑絲美臀,把他那高
聳的陰莖狠狠的頂在了她的陰道口,隔著柔順的黑色絲襪,一上一下的摩擦了起
來,小青一隻手捧住了黑影的腦袋,按在了自己那飽滿的乳房上,另一隻手兩根
手指插進了自己嘴裡,不停的吮吸著,從嘴邊的一絲縫隙裡傳出聲音,說道:
「用力,用力吸,啊,對,就是這樣……」

  同時,她的下體一抬,就把那根始終徘徊自己自己陰阜上的陰莖,整個吞進
了陰道,四目相對中,小青媚眼如絲吐出兩個字,「用力!」

  黑影身體猛地向前一頂,就將自己的陰莖,狠狠的刺進了小青陰道的最深處,
後者發出啊的一聲愉悅尖叫,聽得身下原本有些恍惚的肖劍,頓時再次扭動了起
來。

  啪啪啪的肉體碰撞不絕於耳,啊啊啊,用力,再快點的呻吟與尖叫更是此起
彼伏,沒有多餘的花式,有的全是最純粹的肉體碰撞,愛與欲的糾葛,愛與恨的
融解,愛與情吞噬……

  三個扭曲的身體融合在一起,兩個人的肉體和心靈在昇華,一個人的肉體在
掙紮苦痛。

  伴隨著小青又一次的高聲尖叫,兩人再一次的同時達到巔峰,一股股愛液彼
此交融,一團團肉體相互擠壓,吞噬,吮吸著,絲絲縷縷的白色愛液自兩人的交
合處緩緩流下,看在肖劍眼中是那麼的刺目,那麼的揪心。

  「幫我解開吧。」小青輕柔的聲音響起。

  那黑影馬上就將綁縛在小青身上的紅繩意義解開,小青猛地撲向嘿嘿應,將
嬌小的黑影撲倒在了沙發上,伸手抓住了濕潤的陰莖,嘴裡嬌笑著:「居然敢綁
我的手?看我不教訓你……」

  說著,小青下體就狠狠的坐在了黑影的臉上,一種總裁秘書的威嚴爆發了出
來:「把它給我舔乾淨!」

  頓時,黑影就抱住了小青豐滿的臀肉,揉捏了起來,同時一根火熱的舌頭就
伸出來,不停的舔舐著小青滿是兩人交合產生的混合愛液,不停的吮吸,小青雙
手抱住黑影的頭,死死的按住夾緊,雙眼裡滿是濃濃的愛意。

  看到這一幕,哪怕在遲鈍,肖劍也明白了,這兩人居然是一夥的,一夥的
……

  這對狗男女,居然聯合起來把老子灌醉,把老子綁住,為老子春藥,還給自
己戴了了一個鐵傢夥,讓自己無法發洩,更是當著自己的面調情,做愛,簡直,
簡直……

  肖劍被氣的渾身顫抖不止,小青卻是絲毫不理會,待小林子舔舐乾淨後,她
就急忙起身,她生怕再不起來,自己就要在小林子的舌頭下,再次高潮了……

  「你很生氣?你很痛苦?」小青站在肖劍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道。

  「可你背著我在外面找別的女人的時候,你想過我嗎?你在微信裡和那個賤
貨一口一個蠢女人的時候,你想過我嗎?」小青咆哮出口。

  她知道,她居然都知道!肖劍嚇得一顫,所有的迷糊和醉意統統消失。

  小青一把扯掉肖劍嘴裡的臭襪子,咆哮道:「說啊,你想過我嗎?」

  「我,我……那也是在你之後,你肯定早就和這個畜生勾搭在一起了。」

  啪!

  話音剛落,一根鞭子就從天而降,落在了肖劍白嫩的身體上,一道清晰的血
痕頓時浮現而出,一股仿佛來自惡魔的平淡聲音傳來。

  「你再說一個髒字,你的禍根就別想要了。」

  肖劍頓時被嚇得脖子一縮,小青看的一陣反胃,連連搖頭擺手道:「穿上衣
服,滾出這裡,這輩子都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否則我一定會讓你永遠的從人間
蒸發掉!」

  黑影馬上拿出剪刀,三兩下就給肖劍解了綁,同時一股夢源湧進肖劍體內,
後者那原本怨毒的目光頓時一呆,繼而默默的站起身,匆匆穿上自己的衣服,一
語不發的走了出去了門去。

  小青看的直皺眉,她瞭解肖劍,他是個膽小怕事的人,自己那麼嚴厲的警告
了他,想來他應該不敢繼續待在yz了,八成是連夜趕回sh了,但心裡多少還
是有些不安,畢竟剛才他居然沒有說一狠話就走了,讓她有些許的不安。

  小林子脫掉頭上的兜帽,露出一副純淨的笑臉,拉住小青的手,傳入一股夢
源的同時,說道:「不用擔心,我會安排的。」

  「你?安排?」

  「嗯,我會讓爸爸幫忙找人盯著他的,他肯定不會再出現了。」

  「嗯。」小青放心一笑,對於那個種馬的勢力,她還是放心的,加上小林子
出面幫忙,她就不用擔心什麼了,肖劍肯定是會永遠消失在她的生命裡,至於是
失蹤還是死亡……

  重要嗎?

  不過是一個路人甲而已……

  「爸爸說,女人脫掉衣服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爸爸也說了,女人是先有性後有愛。」

  「爸爸還說了,女人的絕情和她的癡情一樣,令人恐懼……」小林子滿臉的
深意望著小青,腦海裡心思電轉著。

  後者笑眯眯著,毫不客氣的掐著小林子的耳朵,惡狠狠的說:「是不是在說
我的壞話?」

  「爸爸更說了,女人的第六感簡直就是神諭!」小林子連說沒有,揉著自己
被小青扭的通紅一片的耳朵,小聲的嘀咕了起來。  




















0.016315937042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