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姐姐做你的女人 1-10 (3/4)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九章 情人的幸福
透過鏡子,看著穿著禮服的自己,嗯,不太習慣。第一次全身上下都這樣穿戴整齊,甚至乎連我那頭短髮,也被化妝師用髮泥弄出一個髮型來,一點也不像平日的自己。
------
姐姐看著職員整理著自己身上的婚紗,她以為自己這輩子不會有機會穿上這種衣服,想不到機會卻出現。
「子奇,謝謝你。」
------
老早裝扮好的我,站在化妝室外(是真的化妝室,不是某些地方,門牌掛著化妝室,裡面原來是廁所),等著我的新娘子出場。
今日搞這一場大龍鳳,一半是為我倆的關係給予肯定。下個月便要前往日本,一切都需要重新適應。我想在渡過新生活時,我們是以新的身份,最少是我們確認的身份,來一起渡過。
至於另一半原因,當然是為了姐姐。女人口上說的不介意,其實只為安撫身邊人,但心裡卻是想得很。法律上的婚姻我就無能為力了,但讓她穿上婚紗,我也有能力辦到的。
再過了一會,另一間化妝室傳出開鎖的「噠」一聲。化妝師開門出來,新娘子小心翼翼地慢慢出來,職員則在後拉起裙尾。
「很美。」我望著姐姐,心裡讚嘆道。
姐姐穿著白色的婚紗,手上拿著一個花球,她來到我面前,滿臉幸福,她問:「子奇,我美嗎?」
「琪琪今天特別美。」我道。
姐姐很是高興,過來握著我的手。我說:「攝影師在外面,我們出去吧。」
我買了一個兩天的婚攝套餐,分開今明兩天進行。姐姐和我今天會先在婚紗公司的花園拍攝一個小時,再在廠景拍攝。至於明天的拍攝,我就選了兩三個有著我和姐姐大量美好回憶的地方。
看著被我挽著的手,姐姐再轉我的臉,見到我小心地和身後的職員合作,一起拉高婚紗裙尾,不讓她絆倒。姐姐心裡無比幸福。
「就算只是一場夢,這個夢的每分每刻都很幸福呢!」
……
一朝早醒來,姐姐見旁邊是空的。習慣了我既會比她晚起床,也會在朝早便和她做那回事的姐姐,不禁嘖嘖稱奇。「轉性?」姐姐心想。
這時我推門進來,見姐姐跟我預計一樣醒了,便來到床邊,道:「姐姐,早晨。」
「子奇,早晨。」姐姐回應道,見已換好衣服,道:「嗯?衣服也換好了,你一早便醒了嗎?」
「比你早一點。」我道:「要起床了。」跟著便一個公主抱的抱起姐姐,我續道:「你梳洗好便出來吃早晨吧!」
姐姐發覺今天的我比往常有點不同,除了沒有在床上賴著她不放,態度和語調柔和中帶著一種讓她很安心的感覺,她覺得只要跟著他的步伐便可以了。
姐姐梳洗好,便看到兩份美味早餐擺放在抬上。我正在沖調我倆的餐飲。
「我不客氣了。」姐姐忍不住先開餐了。我很快便拿著兩杯飲品出來,見姐姐吃得很姿味,我心裡挺高興的。
待我和姐姐都吃完早餐,她問:「等一下去哪?」
「我已安排好了。」我說,重要時刻來了,我續道:「姐,有件事要跟你說。」
我轉身對著姐姐,牽著她的手,姐姐靜靜的等著我說話。我道:「由今天我說完這一段話開始,我不會再稱呼你為姐姐。我就叫你琪琪。」
我頓了一頓,下一段說話了,道:「琪琪,其實我早就應該這樣叫你,不過我在安排今天的行程時,才察覺到你早就因為明白我不再只是你弟弟,而是多了一個愛人的身份,所以你叫我子奇,而不是弟弟。抱歉,琪琪,我好像除了愛你,攝影和讀書外,很多事都少根筋。」
見到姐姐感動得快要哭出來,我知我成功了,繼而續道:「琪琪,喜歡我這樣叫你嗎?」
姐姐的眼眶已藏不住眼淚,她急忙拿紙巾一邊抹乾淚水,一邊嬌嗔道:「你壞死了,一早就讓我哭。」過了一會,情緒平伏了點,道:「抱抱。」
我抱姐姐到我大腿上,就這樣大家靜靜地抱著對方一會,姐姐在我耳邊道:「再叫多一次。」
「琪琪。」
「子奇。」
「琪琪。」
「子奇。」
「琪琪,琪琪,琪琪。」
「子奇,子奇,子奇。」
幼稚多一會,我便讓姐姐更衣出門。姐姐見我出門時竟然背著一大個背囊,驚訝地問:「你要背這麼大的背囊?」
「對呀!很有用的。」我道,裡面是我花了一個星期,計劃好今晚要帶的東西,至於是甚麼,秘密。
當我們乘搭巴士到一個地方下車後,我特地掩著姐姐眼睛,道:「琪琪,等會便是今天行程的第一個地方,不能偷看喔!」
到下一刻姐姐可以張開眼時,竟然發現自己在婚紗店裡,她萬分驚喜的看著我,好像是在問:「真的嗎?」
我做出「請」的手勢,道:「選一件你喜歡的婚紗吧!」對後方的店內職員道:「麻煩你們了,我未婚妻可能會三心兩意。」
……
到了五點,今天的拍攝工作便完成。我跟婚紗店相約明天下午兩點過來後,便跟姐姐離開。
「等會要掩眼嗎?」姐姐笑道。
「不用了。」我說:「你累嗎?」
「不累。」姐姐道。
一會兒,我們便到了一所五星級酒店外。姐姐原本可能以為只是逛逛,但當我帶她到酒店櫃臺,確認了訂房預約時,她趁那櫃臺職員不留意時輕聲道:「子奇,這兩天拍攝婚紗照肯定花費不輕,你還在這裡訂房,好像奢侈了點。」
我沒有試驗姐姐的意思,不過姐姐沒有一味只懂享受,還會叫停我或勸告我,真是好賢妻。
「是花費大一點,不過值得的,最多下不為例。」我道。姐姐知道我今天是特意安排,也不再說甚麼會掃興的話了。
櫃臺職員給了我房間鎖匙,再提醒我自助晚餐和自助早餐的時間後,我便和姐姐一同上房間去。
剛剛拍攝婚紗照其實都出了點汗,於是乎我倆理所當然一起洗澡。「抱歉,剛剛我不是有意讓你掃興的。」姐姐歉意地說。
「沒事喇,琪琪。」我道:「我知你為我好。」說著便和姐姐親熱了一會。不過我有急事要辦,便急忙洗完便走人。「琪琪,洗慢點。」我刻意道。
「我就慢慢來。」姐笑道。
我可不敢慢慢來,趕頭趕命穿上西裝,再將買給姐姐的晚裝、飾物、小手提包、鞋、丁字褲和乳貼(最後兩個…我是有點色色,不過晚裝的確不宜露出內衣的痕跡,網上教的),整齊地鋪在床上/下,再放了一張寫著「六樓見」的卡片。
最重要的「道具」也跟身了,我便輕手輕腳離開酒店房,先行一步前往六樓的餐廳門口。
姐姐披著浴巾從浴室出來時,我已經離開了房間。「又搞甚麼花樣呢?」姐姐心想,然後一眼就看見放在床上/下的東西:晚裝、飾物、小手提包、鞋、丁字褲和乳貼,看見最後兩樣時,姐姐忍不住嬌嗔道:「鹹濕鬼!」
這些東西前面放置了一張卡片,正面寫著:「六樓見」,姐姐翻過另一邊時,又有兩行字,分別是「琪琪,你平日用的化妝品和護膚品都在我的背包裡。」和「等會讓我眼前一亮!」。
姐姐在我的背包裡拿出兩個分別寫著化妝品和護膚品的盒子。「挺細心呢!不過…」姐姐很快察覺到問題:「全部都是新的?!家裡的也只是用了一半!太浪費!」
(我:要是我拿你正在用著的,你一定察覺,何來驚喜?
姐:算你有道理!)
化好妝容,換上晚裝,戴上耳環和頸鏈,穿上高根鞋,小手提包放好鎖匙卡和補妝用品,姐姐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心裡得意的想:「夠耀眼了吧!」這便離開房間。
姐姐來到六樓,遠遠便見到我穿著西裝,靜靜地在往餐廳的走廊等著。她見到我手上好像還拿著幾張卡紙,很專注地看著,就好像是背稿。「這個傻瓜,又想說甚麼會讓我哭的話?」
在看著講稿的我,眼尾見到我等著人來了,便收起紙卡,要仔細欣賞伊人的打扮。一看,嘩!
姐姐化上濃妝,跟平時的淡妝帶來的清秀感比較,此刻極盡美艷。低胸露背的黑色晚裝,完全適合姐姐的身材,胸前的deep v之間,更有一條心型吊飾的頸鏈作點綴,讓人看到頸鏈,就會被引導下去看那由兩座乳峰之間的乳溝。整件晚裝實在剪裁合度,讓姐姐顯得相當迷人。
姐姐見我著迷地看著她,知道已達成目標,也開始欣賞我的衣著。平日見慣我時刻都是穿著便裝的姐姐,早上見到我穿起禮服時,已想到一個很俗氣的形容,現在再看到我穿西裝,且明顯是訂造而不是買現成貨,姐姐不得不承那俗氣的形容其實很貼切:人靠衣裝。
平日便裝的我跟普通一個寡言的青年沒有大分別,但穿上合身的西裝,就搖身一變為成熟的男士。當然,這只是就外表而論。
「夠耀眼嗎?」姐姐來到我面前道。
「當然夠了。」我握起姐姐的右手,在手背上親了一下,續道:「有沒有覺得自己魅力大解放呢?」
「解你個頭!我未穿過這些前面後面都沒有布的,很不習慣呢!」姐姐輕聲道。我們往餐廳去,姐姐親密地挽著我手臂,在我耳邊道:「而且…」
「而且甚麼?」
「而且因為不能穿上胸罩,覺得很是沒有安全感。」
「那要不要我的手扮演胸罩?」
「去死吧!」
「琪琪。」
「嗯?」
「你很美。」
「多謝…你喜歡就好了。」
來到餐廳外,侍應已知道我一早交代過的資料,自動帶我們到一張位置較偏遠,亦相對較靜的抬。
我們就座了一會兒,餐廳的經理過來,向我們簡介一下今晚的菜式。數天前我是親自來酒店訂房和在餐廳這裡訂抬,特別是在餐廳訂抬時更預先安排好菜式和餐飲。
姐姐聽完安排,滿意地點頭,經理便離開。
「安排得很妥善呢!」姐姐讚道。
「多謝讚賞。」我回應道。
一會兒,頭盤先來,分別是蕃茄水牛芝士配 24 個月巴馬火腿和香煎鴨肝伴無花果醬 、鴨肝醬配意大利陳醋及奶油麵包。姐姐和我邊吃邊閒談。
「上星期你說有一件事要離開香港前一起做,就是指拍攝婚紗照和現在這個豪華酒店住宿一晚嗎?」姐姐問。
「原本只打算拍婚紗照,不過後來越想越多,便變成現在這樣了。」我笑道:「我就想,如果拍完婚紗照,生活又是回復正常,那拍婚紗照豈不變成工作?所以我想讓今天對你我一生都有意義,值得花一輩子記著和回味。」
姐姐深受感動,感到眼眶又好像有淚水凝聚,她暗自怪自己今天怎麼特別眼淺,連忙拿手提包,道:「我去一下洗手間。」走了幾步,忽然頓了一下,轉頭見我微笑地看著她,又回來彎下腰,在我嘴唇上親了一下,道:「我很快回來。」轉身往洗手間去。
我臉上沾有姐姐感動而泣的淚水。
……
晚飯以意大利芝士餅作完結,我倆離開餐廳後,姐姐提議去外面露天的停車場散步一會,這合我意。
停車場邊排列著一支又一支的旗幟,這夜有點微風吹著,讓旗幟隨風飄揚。我倆在這排旗幟下的通道散步,外面對著維港夜色,趁此良宵,我是應該做點事。
「琪琪…」正想從口袋拿出一物時,剛剛經過一個樓梯口忽然傳出「啪」一聲,然後一女人怒道:「衰人!」一個女子走出,緊接一男子從後追出來走出。我「氣勢」立時一窒。
「啊……」我頓時接不到想說的話。
「我們到那一邊,好嗎?」姐姐道,指著最遠端。
「好。」我以笑遮醜,姐姐又會這麼巧給我下台階。
終於到停車場最遠的位置,姐姐的身子投入我懷中,柔情地說:「這裡較少人,我可以一直抱著你,不被人打擾了。」
我抱著姐姐,雙手來到她的後背,在沒有遮掩的肌膚上輕掃著。
姐姐這時道:「子奇,作為紳士,你見到女伴穿得這麼少布,要主動關心人家喔!」
「那麼…琪琪,你習慣穿這麼少嗎?」我傻傻的道。
「不是這個呀,傻瓜!」姐姐笑道:「被風吹著,有點冷了。」
「哦!」我終於明白了:「琪琪,你冷嗎?」
「冷呀。」姐姐道。
到這一步,我怎樣腦殘也知道下一步該做甚麼。我脫下西裝褸套在她身上,前後左右拉直一下,讓其貼服。
我倆再抱在一起,見附近的範圍除了少量停泊車就沒有人,我忽然一陣興起,帶動姐姐有規律地輕微擺動身軀。這是我原先所沒有計劃的行為。
姐姐抬起頭嘴巴湊過來,和我輕輕吻一會,她看著我的眼神是蘊含滿滿的愛火。仔細看著眼前的男人,這個自少便莫名其妙進入她心靈、「佔據」了她暫時大半生回憶的愛人。所有不安和不快,在我身邊就不會存在般,就算風高浪急,也有我一直為她守著。姐姐想通:沒有事比我更重要了。因此前一個星期和我見完南山小姐,她翌日便遞交辭職信,沒有可惜,因為她要跟他的愛人一起。
忽然,姐姐看到我拿出一個盒子。她回過神來,心中有點不解之際,看著我跪下來,道:「琪琪,嫁給我,好嗎?」然後便慢慢打開盒子,裡面有一對戒子,一粗一幼,設計簡潔,頂端鑲嵌了一顆鑽石。內環跟她手戴著一樣,都是刻有兩個字:琪·奇。
姐姐此刻除了驚喜,還多了份感動。原來今天的一切,就是為了這個時刻。
「做我內子,做我賢內助,做我的女人,琪琪,好嗎?」
姐姐又忍不住哭了:「哪裡有人會讓女伴穿上婚紗,才去求婚的。」
「嘻,對喔,倒轉次序了。」其實我緊張得要命,完全想不起講稿,只好直接進入主題,再自由創作了。「琪琪,你願意戴上戒子,做我的女人嗎?」
「願意!我願意!」
……
我們沒有一紙之書,我們的婚姻也沒有法律效力,但我和姐已彼此確認了關係。其他不承認也罷。
「子奇,我還有一招絕招未曾使用,今天給你。」這時我倆已脫光光在床上激烈的擁吻,姐在我耳邊誘惑的說道,讓我心癢不已。她拉起我到床邊,肉棒怒極立正,火氣甚強的對著她的臉。她用纖纖玉手熟練地按摩肉棒,特別在肉冠、馬眼等位置上多加研磨。快感衝擊著我的心神,讓我生出要和姐姐對抗的念頭。
姐姐身上那一晃一晃的奶子成為我的目標,一手一隻,時而溫柔、時而粗魯地揉搓。滑嫩的奶子被百般搓弄下,掌心感到那兩顆櫻桃越發挺硬。我再用手指夾弄下,便已挑逗得姐姐口吐呻吟。
姐姐雙目迷醉地望我一眼,繼而張開小嘴伸出舌頭,一下下如舔果汁冰棍般舔肉棒,雙手很配合地在未被舔舐的地方套弄按摩。透過我的反應,姐姐知道我此時慾火越發高漲,舔多一會後她再火上加油,嘴巴含進肉棒!
「琪琪,你的嘴巴很厲害呢!」我舒爽得讚嘆道。姐姐好像回應著我的讚美般,套弄的速度加快之餘,舌頭更是靈巧地刮著敏感位置。快感越發兇猛地衝擊身體各處,我越來越感到難以保持輕鬆的狀態,搓揉乳峰的力度漸漸加大。
忽然,姐姐輕拍我的手。我腦子一醒,以為弄痛了她,道:「抱歉,弄痛你了。」
姐姐嬌喘道:「傻瓜。」雙手撫摸乳峰後,竟湊過來,把肉棒夾在其中。
噢!是我意料之外,也很期待的畫面呀!乳交呀!
首先是視覺上的衝擊,一對乳峰被姐姐以雙手夾著肉棒,還要以相反方向套弄。這有如為實質的快感加強效果!
其次是快感的衝擊,柔嫩豐滿的奶子套弄棒身,已很舒服。但更要命是,肉冠的部份被姐姐含進口中,舌頭靈巧地刮弄。
我投降了。
「琪…琪……呀!」
姐姐緊緊吸著肉冠,不讓猛噴而出精液漏出來,也盡量吞嚥口中積存的精液。她這才發現我每一炮都是射很多。「那豈不是每次都灌了很進去子宮裡?」這念頭一起,姐姐更感到蜜穴騷癢不已,不禁夾緊雙腿。
當肉棒射完一發又一發的精液到姐姐口中,她還繼續用豐乳套弄棒身,嘴巴吸吮著肉冠,似乎想吸出僅存的精液出來。神智稍為回復過來的我,道:「很舒服呢,琪琪。」
「你喜歡的話,我便每次都給你。」姐姐道,然後上來抱著我,跨坐在我大腿上,續道:「不過老婆我很淫蕩喔,幫老公含都令自己濕了。老公你剛剛射完,還有心有力嗎?」
蜜穴口還在磨著肉冠,嘴上卻挑起我的火頭,姐姐越來越投入這賢妻蕩婦的角色了。
不待我回答,姐姐便坐下來,淫蕩地呼喊著:「啊!!進去了!很硬!」
「老公最棒!子奇最棒!」
新婚之夜,姐姐呼天叫地過不停。房間裡到處都是她的體香味,很多地方都受到戰火波及,戰跡班班,不知道清潔人員要花多少時間才可以清理好。
離開酒店時,我和姐姐左手的無名指都戴上婚戒。從此以後,我們便是夫妻了。
……
新婚後的第二天,星期一,姐姐如常要上班。她辭職也需要一個月通知期,期間要處理交接事宜,所以六月過後,我們才一起去日本。
我上星期一直在籌備星期六的事,退學的事一直未處理,現在終於有空回校處理了。
中午回學校處理好退學的事,我就不再是這裡的學生,今後應該不會再回來了,所以我趁這最後的一天,在學校裡閒逛,拍些照片作最後回憶。
去到學校圖書館外,才想起應該逛完才去伸請退學,死蠢!算是有點遺憾地,我轉身走開,繼續去逛其他地方時,身後傳來兩道同時發出的聲音:「子奇!」
秀蘭和萃盈急步從圖書館過來,前者急道:「子奇,你要走也不告訴我們?」後者也同樣關注地看著我。
「看來你們都知道了。」我道:「抱歉沒有通知你們。」姐姐應該告訴了秀蘭,而秀蘭再告訴萃盈。
「那只剩下這個月了。」萃盈道。
有點不對勁,語氣有點問題。
「說到好像永不再見般,要是你們想來日本,我無任歡迎。」我道,不過她倆好像依然有點低落,或者是因為這個學年我們常常聚在一起,到要真的分別,讓她們不禁傷感吧。但要那麼誇張嗎?
「真是搞不懂你們。」我苦笑道。兩女聽到這句話,引起兩人各自的心裡話。
秀蘭:「你當然搞不懂,你心裡只有你姐姐,但你知道我卻依然盲目地喜歡著你嗎…」
萃盈:「他一點也不在意我嗎?我都已經願意和秀蘭和平相處了,但他就這樣一走了之…」
在這尷尬的氣氛下,我有點想一走了之的衝動,但還是忍耐著。「處理好這件事吧!」我心裡苦笑道。
「為了補償我沒有早點向你們交代我的決定,不如一起吃個下午茶,向你們賠罪,好不好?」我問。
這是我第一次主動向兩人提出邀請,之前都是兩女間接邀約我:秀蘭邀約姐姐,再順便邀請我;萃盈則藉著每次採訪工作完成,跟我吃晚飯。
「算你識做,枉我們兩人經常跟你出入飯堂、圖書館…好像沒有其他吧(萃盈點頭表示沒有),你要走也不交代一聲,當然要賠個不是。」秀蘭道。
這一刻我沒有底氣去反駁秀蘭的話,只能硬啃這「罪過」。
「師姐,剛剛開完正想找你呢?咦!這個不就是手下敗將嗎?」
我對校園的那份不太差的印象,始終都要有人來破壞。蒼蠅登場,道:「我還以為你輸不起,憤而退學。哈!想不到又見到你。」
對著蒼蠅,理會他只會浪費時間。我眼神示意兩女跟著我離開現場,哪知蒼蠅刻意擋在我面前,細聲道:「識影相又如何?還不是被我殺下馬來,憑甚麼擺副臭臉。」
我想繞過他時,他卻繼續阻截,道:「你不在就正好,我有更多機會接觸師姐。嗯?!旁邊的小妞也不錯呢,就一併把她倆弄上床。」
「哢」一聲,我好像聽到從心裡傳出來的破裂聲,多年來一直保持的心境平穩,今日竟然有爆發跡象,還是因為姐姐以外的人。
秀蘭和萃盈已經和蒼蠅吵起來,但蒼蠅繼續以花花公子的姿態,口頭上佔著兩女便宜。我已經聽不清楚三人的罵戰,但蒼蠅一句話,讓那隔絕怒火的屏障碎裂:「你瞧他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可能回家還要抱著媽媽的裙腳哭呢,真不是男人。你們跟著我,保證你嚐到真男人的滋味。
「哢!!!」一下陷入狂怒前的聲音響起,接著的事,慘不忍睹。
……
姐姐時刻都記著我今早說的話:「早點回來喔,今晚我為你下廚,很特別的。」
「有甚麼特別?」姐姐笑道,雖然就算是平常日子,她都會儘早回家。
「我以丈夫的身份,為我的好妻子下廚,不特別嗎?」
「嗯…也不是那麼特別的特別。」
「甚麼?」
「跟你每一天都很特別呢,老公~」最後兩字在我耳邊甜到膩的道。「我期待你煮的飯。」
不過到下午時,姐姐收到秀蘭的電話,得知我「出事」了,立時讓她心亂如麻,等到下班時便匆忙離開公司趕回家。
……
怒火燒盡後,空虛感充斥全身。我只知道我靠那一絲理智,每一拳擊向頭部時都刻意偏移此許,打後一旁的牆上。但每拳都力發千鈞,嚇得蒼蠅目瞪口呆;秀蘭和萃盈包紮我手上的傷口,之後我便回家。
怒火燒盡後,讓我好像沒有靈魂般,在家裡客廳的沙發上坐著。手上傳來的痛,也不當一回事,猶如痛不我身般。
家裡的一片死寂,這時被開門鎖聲劃破。姐姐進來,開啟廳燈後,便過來坐在我身旁。她查看我那包紮著的手,小心地碰著,問:「痛嗎?」
「不痛。」我道。
跟著姐姐看我一下,便靜靜躺在我大腿上,把我的手放在她頭上。我的手很自然地撫摸她的秀髮。
「這次沒有打傷人,有進步呢!」姐姐道。
「答應了琪琪你的。」我道。
「哼!你是答應我不打架,而不是答應我不打傷人。」
「……嗯。」
作為我姐姐,她知道我除非被人挑起我的「逆麟」,才會爆發出「滔天怒火」。而當怒火爆發過後,我總會出現一陣空虛期。了解我的姐姐,這時都會在我身旁陪著,讓我盡快渡過這階段。
「琪琪,讓你費心了。」
「傻瓜,這麼多年都慣了。」
姐姐握著我的左手,特別把玩著在無名指上的戒子。「子奇,要是日後又被人欺負到上心口,你有必要就出手教訓吧!」
「嗯?不是不喜歡我打架嗎?」
「以前你還年紀小,不讓你打架是為了你安全。現在放寛,是確保你作為男人的尊嚴。我不會讓我的男人在外被欺詐卻要忍聲吞氣。」
「哈!你以前不喜歡我打架的。」
「我沒有說現在喜歡,不過如何情況到了非動手不可,你就放手做,別給人逮個正著就可以了。」
「被你講到我很喜歡用拳頭解決問題…你這是甚麼眼神?!」
「你說呢!喂,說好的特別晚餐呢?」
「噢!完全忘掉了。嗯…」
「明晚吧!不要又忘掉了。」
「遵命,琪琪大人!明天不會打架和發火!」
往後的日子,其實我有發火和動拳頭的機會不多,只有一兩次是用來掃除一些討厭的小人。我雙手是用來拿相機,豈能有損傷。
翌日晚上,我履行我的承諾,煮我的「特別晚餐」。飯餸都不過是家常小菜:薯仔炆排骨、清炒菜、紅菜頭瘦肉湯,兩餸一湯,白飯任裝。所謂特別,是讓姐姐下班回家後,可以舒適地品嘗她丈夫-我,為她花心機煮的晚餐。
姐姐回來時,我也剛剛好煮好。在進餐前,她還高興的自拍留紀念。我倆一邊吃著晚餐,一邊分享著一天裡各自的趣事,十分溫馨窩心。
晚飯後,我坐在梳化上凝望著清洗碗筷的姐姐。感受到我背後的目光,姐姐羞道:「看甚麼?」
「我就是喜歡看著你。」我道。
這話讓姐姐心裡高興,她洗完碗筷後,泡了兩杯茶後拿到客廳裡,放在茶幾上。整個人接著便投進我懷裡,道:「子奇,我要抱抱。」
說話好像小女孩般親暱,讓我好像變成她哥哥般,我笑道:「立即給你抱抱。」雙臂緊抱著姐姐。
姐姐像隻小貓咪般,在我懷抱裡躺著。我疼愛的親她的蜜唇,從她微微張開的嘴巴伸進舌頭。
「嗯~」姐姐傳來一下醉人的吐息。是的,和我的親吻間、在我的懷抱裡、讓我為她戴上戒子之時和穿起婚紗和我拍照時,她早被迷醉得一塌糊塗,一生都清醒不過來。
熱茶一會就被喝掉,但澆不熄兩人的慾火,一場又一場肉搏戲再度開展,直到姐姐癱軟在床上,還要再被我爽多一次才停火。

《幸福後記》
「我們要跟你共享子奇。」
「甚麼?」
「我們都愛他,所以希望你願意跟我們分享子奇。」
「再者,你們就要走了,最少走之前,讓我們把最珍貴的獻給子奇。」
「你們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
「當然知道。」
兩人齊聲道,讓對立的另一人一時間為之窒礙。
「大姐,我認你做大了,我年紀最小,做第三了。我們不是要搶,而是要分享,分享我們都愛的男人。」
「我認第二。」
兩人這般荒唐的話,讓那人一陣頭大。兩人好像只是說著要分享一件物件般,但問題是那人是她老公呢,雖然不合法…
「難得找到自己心愛的人,如果可以一起,就算只是跟別人分享,我也願意。」
「寧願跟別人分享自己喜歡的人,也不要獨佔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
自己心愛的人…自己當初也是這種心態呢,就算明知是姐弟,都只想跟他一起。看了一眼面前兩人,一個是自己閨密,另一個自己男人的朋友,再看著自己無名指上的婚戒,心裡有所判斷了。
(第九章,完)






















0.014286994934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