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欲妻憂思 (01~07) (2/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07章、泡妞之禍

  在外面玩女人,也不乏動了真情的,心甘情願地做情人;也有唯利是圖主動
出賣肉身的;更有那種水火不進的,形形色色,林林種種,見太多了,真沒多大
意思。

  俗話說「天天走夜路,遲早都要遇到鬼!」「玩刀的刀下死,玩水的被水淹!」
真的沒錯。一直以來,我玩得似乎得心應手,對女人的感覺似乎很隨意了,忽略
了她們同樣具有攻擊性。

  那段時間,我由於工作上一直效益還行,人緣也不錯,公司終於將我升為市
場部經理,由於業務需要,需要新招一批員工,麗娜算是老職員了,一對爆乳幾
乎外露,星目細腰,顯得特別妖媚風騷,一看就有一種想上的感覺,同時卻有些
膽怯,覺得她特別野性難訓,一直有賊心沒賊膽,不敢招惹她。

    她卻很為公司買力,為公司引見了兩個朋友,阿珍和小莉,阿珍屬於那種比
較普通內向的那種,整天不說太多的話,丟在人堆裡,幾乎不會感覺到她的存在,
另一個美媚小莉,清純可愛,嬌巧活潑,嫵媚動人,秀色可餐。讓我剛一看到,
就有一種想對她下手的衝動。

  我一直尋找可以單獨和她相處的機會,在她面前總是永遠關愛無限,特別照
顧她。她也回以嫵媚嬌笑,往往讓我身輕肉跳,情不自禁。

  終於,公司要我去見一個客戶,我找了一大堆理由,才說服老總讓我帶著她
一起去。

    出了公司,我故意顯擺資本一樣,從車庫中開出自己的車,讓她上車。載著
她,我根本無心去客戶那裡,將車開到郊區停了下來。

    她畢竟剛來,對業務還不怎麼熟,在車裡看著我問道:「這個客戶在這個地
方嗎?」

    我顯得很得意地說:「客戶今天什麼時候去都可以見,何必急呢,我們難得
單獨一起出來,先帶你去遊覽一下附近的風景,不是很好嗎?」

    沒想到她臉色一變,馬上警覺起來,有如驚鳥,目光如電,注視著我的丁點
舉動,有些怯怯地問道:「曲總,你想幹什麼?」

    看到她的反應,我意識到她平時對我的笑,可能就是出於對長者的尊敬和禮
貌,而我卻忽視了與她年齡上的代溝,將那些看作了濃濃的情意。我強笑著說:
「你別想多了,我只是覺得你很可愛,想讓你多瞭解一下這個城市……」

    她沒等我說完接著道:「曲總,我是因為工作才和您一起出來的,如果你不
是因為工作上的事,請送我回去。」

    我回頭再看她時,臉上早已沒有了往日的那份嬌美可愛,而是一種雖怯卻怒
的怨氣。我隨口問:「你這是幹什麼,如果不想玩,就去見客戶唄,那麼緊張幹
什麼?」說著驅車上路。

  我以為即然沒有向她直接提出什麼過份的要求,應該不會有什麼其它的事發
生,萬沒想到的是,她一回公司,居然提交了辭程,我沒批,勸她先考慮幾天再
作決定,結果她扭頭就走了,弄得全公司的人都議論紛紛,那些和我有過往來的
女人,更是對我冷嘲熱諷,搞得我面上很是掛不住。

  這也就算了,沒想到過了幾天,她男朋友跑進我辦公室,指著我說:「你個
狗東西,你對小莉做了什麼,讓她不願來上班?」

    我真理屈,不敢大聲,只是很無奈地說:「你有什麼事說事,別罵人行不?」

    他厲聲道:「你他媽是個什麼東西,以為有點權就想占女孩子的便宜……」

    我可不想鬧笑話,一面解釋一面賠禮說:「小兄弟,你別誤會,我只是帶你
朋友去見了個客戶,什麼別的都沒做呀,如果有什麼做得不對讓你們誤會了,我
在此致謙。」

    那小子冷笑幾聲後,一屁股坐在我辦公臺上,不緊不慢地說:「我女人是什
麼人我知道,就你這樣的,她不會稀罕。」

    我實在有點氣,不明白為什麼他這樣說,裝作一幅很無辜的樣子問道:「我
怎樣的?怎麼招她了,真的有點莫名其妙!」

    他一臉不削地說:「還裝是吧,你在公司裡玩過多少女人,公司裡的人誰不
知道,你以為你形象很高尚?」

    這回我才意識到,有些事,真的是想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不過即使這樣,
也不是她找我麻煩的理由呀!我畢竟沒碰過她。我無所謂地說:「我做了什麼,
是我的事,只要沒對她做什麼,找過她什麼麻煩,就沒她什麼事吧?」

    他又一下從桌上跳下來,責問:「你小子還想做什麼事呀,沒事帶她去郊區
幹什麼?」

    我自知理虧,找不到合適的理由辯解,只得裝作沒事一樣,順著他的話題說
下去:「你即然知道是效區,也就應該知道不是把她帶到茺效吧,更沒把她帶到
別的不該去的地方吧?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那裡能做什麼?那天我只是和朋
友有約,想順路去我朋友那裡辦點事,沒給她說清楚,沒想到你們卻小題大作,
你說這算什麼事?」

    那小子畢竟年輕,這幾句話讓他心裡著實沒底,本來可能是想詐我什麼的,
結果讓我說得天衣無縫,理直氣壯。一下子泄了氣,緩了口氣說:「你沒做什麼
最好,我來就是來警告你,以後見到她,給我離她遠點!」

    我見他怯了,膽也大了起來,對他沒好氣地說:「就你們,真是些不懂事的
孩子,誰說我辦公事時順道就不能和朋友打個招呼,辦個事,你們又有什麼資格
知道我要去做什麼事,難道我做什麼事還要先向員工打個報告?」

    那小子更沒了底氣,一面退出辦公室一面說:「沒事就算了,你自己好自為
之,別給我找事。」

  又過了幾天,她在男朋友的陪同下,來公司見我,找我問工資的事。我沒好
氣地說:「她的工資已經上報到財務,過去領就可以了!」

    她男友一臉不削地說:「你給報了多少工資呀?」

    我不耐煩地說:「公司有規定,工資按業級考核,她初到公司沒有做出什麼
成效,所以只能領取基本工資!」

    那小子像是個沒事找事的主,指著我說:「為什麼只有基本工資,你是不是
乘機報復呀?」

    我回頭冷笑了一下說:「小夥子,請你不要這樣沒憑沒據的說好不好,你問
下你朋友,我是動手輕薄了她一下,還是出言調戲過她一句,我混到現在也不容
易,一切按公司的章程辦事,你問她自已公司的規定是怎樣的,看看我有沒有刻
意克扣她。」

    那小子不知哪來的氣,也不知中了什麼邪,氣鼓鼓地說:「你讓我女人沒工
作,自己在這幹得還挺滋潤是吧?信不信我削你?」

    我看他那樣,對小莉說:「你的工作我只是向上面報了假,還替你保著,如
果你還想上班,隨時歡迎,只要努力還是會有發展的,如果實在不想再做,七天
後公司就自動安排其它人員,你自己看著辦吧!」

    小莉看著我,臉上一會晴一會陰,轉身拉著她男友出去了,到外面和她幾個
相投的朋友不知說了些什麼,最後領了工資走了。

  我望著她遠去的背影出神,唉,這就是我想泡的妞?好在沒泡上呢,要是真
泡了,我也許就完了……

  我以為沒事了,可是這事還是被傳到公司高層,領導找我談話,我當然如同
對她男友說的那樣,自我開脫了一翻,未了還賣乖說,帶她去完全是出於想培養
她的業務能力,增強她的業務水準,拓展她的業務範圍出發,沒想到弄巧成拙,
反被潑了一身汙水。所幸,我圖謀不軌的行為並未實施,她也沒有什麼可以向公
司高層舉報,公司領導還是讓我以後注意一些方法。

  小莉走後,阿珍還留在公司,默默地上著班。大概是覺得阿珍在工作上即使
有什麼不滿,也不至於表現出來的緣故,平時就很少給阿珍安排業務,即使安排
也只讓她做些輔助性的工作。更讓她覺得別曲的是,總是讓她幫麗娜做下手,而
業績當然沒有她的份,工資也只有她朋友的一半。

    終於,她忍不住了,在員工全部下班後,找到我辦公室對問我:「請問曲經
理,為什麼不給我安排正式的業務處理?」

    真沒想到她看著老實,膽量卻不小,為這事居然敢於直接提出來,沒辦法,
我可不想平添事端。裝著一幅很真誠的樣子說:「公司接手全面業務的人員,都
必須具備相當強的業務水準與能力,當然你的水準不成什麼問題,可是你的業務
圈有限,你所掌握的客戶資料麗娜也許比你掌握得更全,不是嗎?」

    她一時語塞,看著我說:「難道我只能一直做輔助工作?」

    我又關切地說:「其實這個問題,很早就擺在那裡,包括小莉,我都想幫你
們拓展業務圈,可是才帶小莉出去一次,她男朋友就跑到公司莫名其妙地鬧,差
點把我搞臭了!我也心有餘悸,要不然你看看公司裡還有誰願意把自己的業務圈
資料交給你去做業務?」

    阿珍低下頭略有所思了一會,似乎意識到什麼,一臉愧疚的表情怯怯地說:
「經理,我該怎麼辦?」

    我看了她一眼,低頭一面整理自己的檔,一面裝著很無奈地說:「我本來也
想關照你,但是現在哪還敢再關照誰,要是你也帶男友來這裡鬧一次,我遲早要
被搞死,真是愛莫能助呀!」

    她終於鼓起勇氣嬌柔地說:「經理,您放心,我不會像小莉那樣給您添麻煩,
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更需要能得到較好的待遇,以後還請經理多多關照……」

    我抬頭看了看她,一副誠心幫她的樣子說:「好吧,我就幫幫你,我對每個
人都一樣,絕不像某些人說的那麼可怕,你要是讓別有用心的人忽悠了,最後吃
虧的還是只有你自己。」

    說著拿出一份資料遞給她,接著對她說:「公司裡要的是競爭意識,同時又
要調動員工的積極性,所以公司會安排某些員工追趕那些業績相對較好的員工,
大家即有工作熱情,同時也有一種向上拚搏的氣向,這份資料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只是找不到合適的機會給你,現在給你希望能給你一些幫助,你去吧!」

    說著遞給了她,我從她眼裡幾乎看到了激動的淚花,我裝作沒事一樣,接著
看也不看她一眼,自己忙起自己的事來。

  接著的一個月,她的業績一下子竄到最高,成了整個行銷組裡的領頭羊,那
份欣喜溢於言表,每次看到我都從心底裡揚溢著感激,露著那份燦爛的笑,談吐
間也似乎充滿了自信。我依舊當作沒事一樣,自己忙著自己的事,每次只要她主
動去找我幫她,我總能出奇招幫她獨佔螯頭。

  隨著她經常的進出我的辦公室,她朋友麗娜的臉上卻陰晴不定,終於在一天
全部員工下班後,走到我辦公室,我一看是她,便起身問:「下班了還不回家,
是否有什麼事?」

    她也不作聲,圍著我辦公台左轉一圈,右轉一圈,轉得我有點心理發毛,不
自覺地站起來問她:「你有什麼事就說吧,別這樣轉,讓人看到了容易誤會……」

    她呵呵冷笑了兩下,突然一幅奇怪的表情走到我面前,抓住我胸前的領帶說:
「都說你色膽不小,我看你也不怎麼著呀……」

    經過小莉男友在公司裡鬧一次後,我感覺特怕這些人再鬧事,我慌亂地扒開
她的手說:「你胡說八道什麼,你別亂來呀,辦公室裡裝有監控,你別想訛我呀
……」

    她終於放開我,一臉不霄地說:「呵呵,膽小鬼,還嚇我呀,這裡的監控不
都在你的電腦裡嗎?我就不信你敢拿出來公之於眾!」

    見她這樣,我心裡沒底,直發毛地問道:「你想幹麼,有事說事,沒事我也
要關好辦公室下班了!」

    她圍著我又轉了一圈,輕輕拍了拍我肩膀說:「裝什麼呀,你給阿珍那麼多
好處,難道不是因為她經常下班後到這裡和你幽情的結果……」

    我見她越說越不像話,不免覺得更慌起來,往後退了一步說:「你可別亂說
呀,我和她什麼都沒有,她只是像我請教了一些她不懂的問題而矣……」

    她卻更加放縱地跟緊一步,湊到我面前說:「請教?手段不錯麼,小莉沒搞
成,口味也變低啦,接著去搞阿珍!」

    我見她越說越離譜,急忙解釋說:「我真的只是教她一些業務上的東西,你
不要亂說好不好!」

    她卻一臉淫邪地說:「我現在也有不懂的問題,也想經理讓我開開竅可以嗎?」

    我看著她那雙充滿挑逗的媚眼,心裡發毛,不能說她不漂亮,而且這天穿得
相當露骨,妝也弄得特濃,顯得更加妖豔,可是她的行為帶有很強的功利性,這
一切都很不對我的味口,態度很強勢,表情覺得特做作,很假的那種,根本提不
起興趣。但是辦公重地,裡面有很多公司的機密檔,必須讓她離開,整理好所有
東西才行,可是被這麼一位大膽放縱的一搞,弄得我進退兩難,幾乎不知所措。

  我定了定神強笑著對她說:「這樣呀,那好吧,你先到對面坐下,有什麼需
要我説明的你直說,我幫你……」

    她卻湊到我身前,雙臂一下子勾住我的勃子嬌聲說:「經理,我知道遊戲規
則,只要你幫我提升業績,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第一次這麼近的看著這個心動已久的女人自己撲到懷裡,那妖媚的臉,雙手
本能的扶住她的細腰,感覺好柔,覺得這樣一個外表彪悍的女人,居然是一個甘
願淪落的女人,不上白不上,上了也白上,當時真的有種想上了她的衝動。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突然開了,麗娜也一驚,鬆開摟住我的手,我也驚得
愣在那裡。

  進來的不是別人,是阿珍,我看著她,語不擇詞地解釋:「阿珍,你怎麼還
沒回去?」

  阿珍白了我一眼說:「我打擾了你們的好事啦?」

  我慌忙解釋說:「你別誤會,我們不是像你看到的那樣……」

  麗娜卻不示弱,一臉不霄的樣子說:「怎麼著,經理的辦公室只許你一個人
進啦?」

  阿珍看了一眼麗娜,一臉很輕蔑地表情對她說:「你還要不要臉呀,怎麼,
想攀高枝啦,投懷送抱來啦?」

  麗娜聽她這麼一說,一下變了臉色,厲聲道:「你是什麼好東西,還不是仗
著和他有一腿,才把業績搞上去的,有什麼臉,裝什麼裝呀!」

  阿珍聽她這麼一說來氣了,嘰諷道:「你自己來投懷送抱,自討沒趣,人家
理你了嗎?……」

  麗娜像被戳到痛處一樣,回頭看了我一眼,一臉不甘的表情說:「呵呵,我
說貓怎麼突然不吃腥了呢,算我不識趣,原來是佳人有約呀!」

  我真聽不下去了,只想快點打發她們離開,看著麗娜道:「你沒什麼事回去
吧!」

  麗娜見我轟她走,臉上露出一幅鄙視的表情說:「沒想到你喜歡這種要臉沒
臉,要胸沒胸,一點女人味都沒有的貨呀,唉,算了,你們快活去吧,我就不耽
誤你們的好事啦……呵呵呵……」一邊說笑著一面走了出去。

  阿珍雖然平時為人很低調,但聽她羞辱自己,氣不過說:「你給我站住,我
是什麼貨……」

  麗娜扭頭看了她一眼,不霄地說:「什麼貨,你自己知道,你們有什麼事,
全天下都知道,還要我說嗎……今天算我不對,不知道你們約好了的,攪了你的
局,不好意思啦……」

  阿珍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回頭望著我說:「曲總,你說話呀,我們有什麼事?」

  我看著她倆發瘋似的吵吵著,真的想不出什麼辦法,而且吵的這個尷尬事,
怎麼說都不是,讓我無言以對。

  阿珍看我只是低頭在那裡轉來轉去地看著她倆,對我呵道:「看你工作上還
行,遇到女人就像一個挨宰的綿羊,枯落的柿子,今天要不是讓我看見她跑進你
辦公室來,怕她搞事,我看你怎麼脫身。」

  我頭都大了,這什麼事呀!

  阿珍見我不說話,轉身對麗娜說:「你自己思想髒,不要把所有人想得像你
一樣濺好不好,告訴你,你就是說到天上去,我也不怕,你說什麼拿證據出來呀,
我可是親眼撞見你自己鑽到曲總懷裡,怎麼著呀,要不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看你
要不要臉……」

  麗娜本來要走的,聽她這麼一說,回頭向阿珍沖了過來,一把揪住阿珍的頭
髮,罵道:「你個騷婊子,我撕亂你的破嘴……」接著兩人扭打起來。

  我見勢不妙,急忙跑過去,一把抱住麗娜,又掰開她揪打阿珍的手。勸道:
「你們都鬧什麼呢,吃飽了撐的是吧,誰也別吵了,都各自回家……」

  麗娜見我只抱著她,抽手回頭就給我一耳光,說:「去你的,你還護上了是
吧!想兩個人合起來整我!」

  我被她一下打蒙了,愣愣地看著她,阿珍叫道:「你幹什麼?」

  麗娜接著一幅興災樂禍的樣子說:「怎麼著,心痛了吧,還真是郎有情妾有
意呀,你們就慢慢嬌情去吧,呵呵呵……」一面笑著一面走了。

  阿珍也不再追她,走過來,不停地在我臉上撫摸,關懷地問:「還痛嗎?」

  我輕輕扒開她說:「沒事,你回去吧!」

  第二天,洗刷時只覺得臉還有點痛,到了公司,她倆倒像沒事一樣,正常工
作著,到了中午,阿珍拎著個包從外面回公司,逕直走到我辦公室,站到我面前
拿出一瓶跌打油遞到我面前說:「擦擦,你這樣,也不怕公司裡別人笑話……」
我一幅委屈的樣看了她一眼,她滿不在乎地說:「你不是說辦公室裡有監控嗎,
昨天幹嗎怕她……」

  我不想她繼續在辦公室裡呆,接過跌打油,對她說:「謝謝了,我沒事,沒
別的事你就走吧……」她突然低頭湊了過來,見她一反常態,不知她要幹嗎,嚇
了一跳。她盯著我看了一會,突然站起來說:「你真沒事是吧,我可有事,晚上
八點,在咖啡小屋等你……」說完轉身飛快地跑了。

  正在我走神的時候,麗娜不知什麼時候也進來了,她輕輕推了我肩膀兩下,
我回頭一看是她,又嚇得往後坐了一些,驚異地問道:「你又想幹嗎?」

    她詭異地說:「呵呵,還裝上了,我是來向你賠禮道謙的,都是過來人,昨
天算我的不是!」

  我看她一上來就說這些破事,沒好氣地說:「我和她真沒什麼事,你不要到
處亂說好不好!」

她一把拿起阿珍送來的跌打精油,一臉不霄地說:「你倆還真默契,都知道關心
上了,還裝是吧?」

  真拿她沒辦法,看著她不知說什麼好,只說了個,「你……」

  她淺笑一下說:「別給我說她就只是給你送這個,沒有約你……」

  我左右坐立不安,不知她倆是不是合計好的,還是她真知道什麼。也不想和
她多說什麼,最後對她說:「我們不說沒什麼事,就是有什麼事,也不關你什麼
事吧?」

  她愣愣地看著我,那個樣子完全像在看猴一樣,過了好一會,她不以為然地
笑了笑說:「呵呵,這會兒才像個爺們,認了吧,這不就得啦!你們不就是逢場
作戲嗎!是不關我什麼事,但是我也想得到好處,我不能讓你身邊的那些客戶全
讓她一個人給占了,所以,你必須給我安排一些時間,參加你的一些應酬,不能
總是只帶她一個人,以後必須給我安排機會……」

  這女人真行,還拿著我了,凡事不是不怕別人說,要是有個人做死證,往死
裡說,胡攪蠻纏,再沒事也會說出事來,我算是怕她了,心裡氣不過,隨口說道:
「我憑什麼要帶上你呀,除了工作之外,我有什麼好處?」

  麗娜起身將身子轉了一圈,然後對我說:「就我這樣的,還別說我太自信,
我哪裡不比她強?以前在學校,好多男生都圍著我轉!我不占你便宜,也不讓你
吃虧,我保證她能給你的,我一定給你,她給不了你的,我也比她給得更多,保
證不讓你失望。這樣吧,至於我,隨叫隨到,行不行,誰叫她先和你好上了呢
……」又對我淫邪地一笑說:「我等你電話哦,別讓我失望呀!」說完不緊不慢
地走了出去。

  一整天都被她倆攪得神不守舍,很快到了晚上,我思量著要不要去赴阿珍的
約,不去吧,又怕她真的在那裡,去吧,又怕她是設的局。索性,一個人進了那
間咖啡小屋對面的酒樓,時間到了晚八點半,電話響了,阿珍打來的,在電話裡,
她溫柔地說著:「曲總,你不來,我就一直在這裡等你到天亮……」

    我不想再和她弄出別的事來,剛想勸她回去呢,她卻把電話掛了,弄得我坐
立不安起來,去還是不去,真的很糾結。

  我喝著茶,時間不知不覺又過了十五分,我想如果她只是說說的話,經過這
麼久,應該走了,現在走過去看看,應該不會有什麼事,一翻自我勸說後,起身
向咖啡屋走過去。

  我才進門,門口那個服務生就走到我面前,對我說:「曲總,您的朋友在這
邊,請隨我來!」

  我奇了怪了,問服務生:「你怎麼知道是我?」

  服務生說:「您的朋友把您今天的像片放在我這裡,反覆交待過,所以應該
不會錯。」

  原來是這樣,看來她還很用心地安排了一下。我隨服務生左轉右轉,走到最
裡面的一個小包間,我示意服務生離去,自己站在門外向裡看去,只見她像變了
個人一們,穿著難得看到她穿的迷你短衫,頭髮盤著髮髻,應該是特意做的,還
真是人要衣裝,佛要金裝,看這造型,看這衣著,還真是煥然一新。她側身俯在
餐臺上,手裡把玩著火機,一會打火一會滅火,很無聊地把玩著,餐臺上堆著許
多蠟燭,擺著蛋糕,紅酒,燭臺上點著的蠟燭早已燒掉了一半。

  看裡面這樣,不知她又要唱哪一曲,真的有些憂心。見沒有別人,還是推門
而進,她聽到門響,扭頭見是我,興奮地跳了起來,像個小女孩一樣,崩了起來,
跑到我面前,一把抱住我說:「曲總,你能來,我太高興了!」

  我看著裡面的擺設,好奇地問:「你怎麼一個人,這是幹嗎呢?」

  她盯著我嬌媚地說:「今天是我二十一歲的生日,在這裡,我沒有什麼貼心
的朋友,特意請你和我一直過!」

  我不知還有這麼一出,顯得不自在起來,對她說:「你怎麼不早說呢,我好
給你買禮物呀!」

  她輕輕地說:「我什麼也不要……」

  我感覺有些失禮,隨口說:「那這樣吧,你看你想要什麼,等會兒我帶你去
買。」

  她拉著我坐到餐台前,盯著我嬌羞地說:「一直以來你都像大哥哥一樣關照
我,我很感激,你人來了,就是最好的禮物……」

  我被她說有些不好意思:「呵呵,同事麼,力所能及的事不值一提……」

  她居然嬌嗔起來說:「曲總,我知道我人很笨,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我看著她那可愛的樣子,輕輕拍了她兩下,說:「現在是下班時間,別總提
工作上的事,即然是你生日,我就陪你過生日吧。」

  她笑了起來,跑到對面坐了下來說:「謝謝你。」

  我拿起打火機,開始幫她點亮蛋糕上的小蠟燭。

  她也圍著我跟著走來走去說:「聽說好男人就是像你這樣的,不讓女人失望。」

  聽她這麼一說,我樂了,逗她說:「這樣說,你還沒找到你的好男人?」

  她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說:「談過一個,為人處事很差,和你比差遠了,沒
見做好什麼事,還小肚雞腸,事倒不少,要求還挺多的。」

  我勸道:「做人麼,年輕時總免不了會犯一些錯,日子久了才能積累一些經
驗,就像你,經過這段進步就很大呀。」

  她嬌羞地說:「我的進步離不開你悉心指導呀,到現在我才明白,為什麼那
麼多女人圍著你轉……」

  我辯解說:「哪有呀,我身邊沒有什麼女人呀。」

  她輕嗔一下說:「怎麼啦,我又沒說介意你身邊女人多,你怕什麼,你身邊
的女人圍著你轉才說明你有能力,有魅力,成熟,穩重……」

  我當沒事一樣對她說:「我有那麼好嗎?別這樣逗我開心呀!」

  她很認真地說:「一開始,很多同事都說你很好色,玩了公司不少女職員,
就連有些業務上的客戶都是你的老相好,加上小莉帶男朋友到公司一鬧,我都有
些怕你的,後來經過和你相處,反而發現你很樂於助人,同時你並未提過什麼非
份的事,再想想你開始說的公司員工業務的安排方案,才覺得你做事很有分寸,
並不大家想像的那樣,才意識到我太主觀了,太輕信他人了。」

  我看著她說:「唉,過去的就不說了,本來作為公司管理人員,就應該關心
員工,只是沒想到我形象差到讓你那麼緊張……」

  她嬌笑一下說:「被人誤會是挺煩人的,不過現在我不介意別人說什麼,嘴
長在她們身上,誰愛說誰說去。」

  我裝作好奇地問:「我當時那個煩啦,八張嘴也找不到一個說理的地方……」

  她嘻笑著說:「你說這話,別人也許不信,但是我相信你,從麗娜撲到你身
上,你還不停地躲,那會兒,我就信你是個好人。」

  唉,人過到這份上,也真是的,本來是色心不死,操之過急,差點讓人給崩
了。這會兒以退為進,步步為營,卻讓人產生另一種看法,居然這麼容易就相信
我,真值得反思,以後要是泡美媚,絕不能過於猴急。

  我心中暗自慶倖著說:「那就讓我再當一回好人,陪你過這個生日,你想怎
樣玩,直說就是!」

  她開心地跳了起來,情意綿綿地看著我說:「嗯,現在和我一起吹蠟燭,切
蛋糕倒紅酒,一起分享晚餐……」

  我頓了一下,看了看她,笑了笑說:「誰叫我是好人呢,那就再做一回好人
吧!呵呵……」接著按她說的一起吹滅蠟燭,倒滿酒,和她分享起來。

  兩人一會兒猜色子,一會兒劃拳,不知不覺一直瘋到晚上十一點,我看了看
已經有些亂醉的阿珍,一直以來都從上到下包得嚴嚴實實的,沒有春光外露過,
從來沒注意到她這樣性感的一面,看著她的朱唇柳眉,堅挺的乳峰,不免又有些
心動起來,可是,我又不想讓好不容易在她心裡建立起來的形象被輕易破壞,如
果她也像小莉一樣在公司裡來鬧一次,我可就完了。

  我輕輕搖了搖她說:「太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她看了看我,點頭同意,我結了帳,又將她扶上車,卻不知道該向哪裡開,
輕輕搖了搖她問:「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沒想到,她卻搖了搖手說:「我不回家,你隨便找個地方讓我休息吧!」

  我沒辦法,帶著她將車緩緩地開著,又將窗子打開一些,讓晚風吹進來,希
望能讓她清醒一些。

  她半躺著,眯著眼看著路邊,突然說:「就在這裡給我開間房吧!」

  我只得找個車位將車停下,又扶著她進了酒店,幫她開好房,又扶著她進房
間。

  才進房,她一把拉著我到床邊坐下,輕輕地說:「謝謝你陪我過生日,能再
陪我說會話嗎?」

  我有點慌起來,不知她要幹什麼,乾笑著問道:「呵呵,今天太晚了吧?」

  她幽幽地看著我說:「你不想讓我高高興興地過生日嗎?」

  我立馬陪笑說:「當然啦,只是你今天生日不是過得挺開心嗎?」

  她盯著我說:「你真是個好男人……」

  真沒想到,剛才還好好的,她突然來這麼一句,不知是唱哪一去,是怎麼回
事,趕緊一面去幫她燒水泡茶,一面安撫她:「阿珍,你喝醉了。」

  她又對我笑了笑說:「遇到你,算是我的福份,我才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才
感覺到人生的意義,一直以來沒有誰拿正眼看我,我就像海灘邊的一粒沙子,根
本微不足道,什麼也不是!」

  我看她心裡一定很苦,一定有很多委屈,便安撫她:「看來是我沒意識到你
是在喝悶酒,讓你喝多了,這樣不僅傷了心,還傷了身體,不值得。如果有不高
興的事,說出來,也許會好受一些……」

  阿珍望著我,一臉幽怨地看著我說:「曲總,你知道公司裡那些人看著我這
兩月業績好起來,都在背後說我什麼嗎?」

  我是真不知道這些人說過什麼,問道:「做業績,看能力麼,這有什麼好說
的……」

  她苦笑了一下說:「她們都說我是小三,是你曲總的小情人……」

  我一驚,盯著她問:「這是誰說的,還有這樣的事,這些人整天不做正事,
腦子都想些什麼呢?」

  阿珍望著我歎了口氣道:「沒想到別人說你色,原來你卻這麼笨,這麼看不
清人心險惡,難怪被小莉說你想占她便宜還不知為什麼?」

  我心裡一震,想想自己其實確實打過小莉的歪主意,只是沒到手,就給她直
接槍斃了。我裝著好奇地問:「這世上的女人,心深似海,誰整得清楚?」

  她突然望著我問:「曲總,你說我算什麼?」

  我看著她,好奇地問:「公司的得力幹將呀,工作塌實認真,謙虛好學,遇
事肯動腦筋的好員工呀……」

  她顯得有些失落的樣子,將頭扭向一邊說:「我現在也覺得我並不比誰差,
可是和你相處後,我又有些失望,感覺你就是公事公辦,我是不是真的很差?你
怎麼就沒喜歡過我?」

  我看著她似乎很委屈的樣子安撫道:「也不是啦,像你這麼漂亮,人見人愛,
怎麼會不招人喜歡呢。」

  她臉上不知不覺已笑顏逐開,故意逗我說:「公司裡的人都說我是你的小情
人,你也樂意嗎?」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這是哪跟哪呀,我承受不起呀!」

  她嬌媚地望著我說:「難道我就那麼沒有魅力,不值得你動心?」

  我正色道:「這不是你有沒有魅力的問題,而是做人要有原則,凡事,有所
為有所不為」

  她故意逗我說:「如果我接受,你會接受嗎?」

  我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麼,愣愣地說:「這……」

  她看我似乎很拘束的樣子,一下子撲到我懷裡說:「別人不是說我是你的小
情人嗎,我就做你的小情人,氣死她,同時也不枉虛擔了這個壞名聲……」

  我看了她一眼,有些難為情地說:「我們這樣似乎有點不合適……」

  她悠悠地說:「你想聽我說真心話嗎?」

  我不知她要說什麼,只得唯唯喏喏地說:「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她很深情地盯著我看了一會說:「經過這段時間,你讓我感受到一個女人被
男人關愛的溫暖,讓我很感動,工作上也很依賴你。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為什麼,
可是當我看到麗娜向你投懷送抱時,我心裡好痛,才意識到我似乎愛上你了……」

  我還是裝著很正直地說:「你喝多了……」

  她一下子勾住我的勃子猛地親我一下說:「我很清醒自己在做什麼,我是喝
了些酒,也正是喝了這些酒,我才敢對你說這樣的話,敢對你做這些事……」

  真沒想到她也來這一手,我一陣欣喜,真的出乎想像之外,這麼快她也主動
撲到我懷裡,還真是有心插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我心中竊喜,卻裝著很
驚訝的樣子說:「你冷靜一點,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別這樣……」(這是我一
貫的技倆,即想玩別人,又不想負責,一開始就讓對方知道我是不可能和她有結
果的,即使玩過之後,也不會經她什麼承諾。)

  她似乎完全沒聽到一樣,只顧一味地親著,緊緊地抱著不放,將我按倒在床
上,瘋狂地脫掉我身上的衣物。

    已經這樣,我再裝聖賢都是罪過,我很迅速的剝掉她身上的衣物,她也很麻
利的幫我脫掉那身束縛人性的枷鎖,很快兩人纏在一起,我握住雞雞,一下就插
進她的身體,她閉著眼,緊緊地纏著我,放任我在她身上時左時右,時快時慢的
馳騁起來。

  到了第二天早晨,她還在睡,但我卻睡不著了,和她搞成這樣,不知道她會
不會反悔,緊張地整理衣物,想儘快離開。

    可是,床上的一團紅印讓我著實驚住了,沒想到她還是處女身。這下事搞大
了,要是她硬要我負責,逼我離婚,那不是要命嗎?我呆住了,一個人愣愣地坐
著,感慨著,這女人啦,有的像青棗,看著可愛,真要吃起來,還很鬧心,弄不
好還磕牙;有的感覺像一縷輕風,愜意卻易染風寒;有的就是暴風雨,稍不留神
就讓你人仰馬翻。

  她不知什麼時候醒的,輕推了我一下關心地問:「你想什麼呢,怎麼啦?」

  我回頭看著她說:「沒想到,最後還是和你弄到了一起。」

  她卻很開心地說:「嗯,現在誰說什麼,我也不在乎了,你就是我的半個老
公,看她們怎麼著……」

  我一臉愧疚地說:「你不是說有過男朋友嗎,怎麼還是處女身……」

  她嬌羞地說:「我很失敗是吧,不過以前的男朋友倒是要求過,我沒同意,
誰知他弄過後會不會變卦,我要將第一次完整地給我心愛的男人,所以把第一次
給你了。」

  聽著真的有些後怕,那些玩過的女人,她們搞一次搞兩次,根本沒什麼區別,
可是這個女人心靈深處只有我一個人闖了進去,我裝作很自責的樣子說:「我有
家有孩子,對你負不起責任啦,你以後怎麼辦?」

  她卻很輕鬆地笑笑說:「你擔心什麼呀,這是我自願的,不需要你負責,一
直以來,你幫了我不少,我卻沒有什麼可以幫你的,也只能陪陪你,只要你不介
意就成。」

  我更自責地說:「我們真的不該發生這些事……」

  她又笑了笑說:「說實在的,以前,我也覺得你挺好色的,不靠譜。同時又
很奇怪,總是弄不懂為什麼那麼多女人明知你身邊有許多女人,卻依舊主動找時
間陪你,後來,我終於弄懂了,你想知道為什麼嗎?」

  我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地說:「犯桃花吧,作孽,有種罪孽深重的感覺。」

  她笑了笑說:「你真可愛,其實現在我和她們的想法一樣,只要擁有過你,
別的我都不在乎。當然,我也會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但是,只要
你願意,我會一直暗地裡陪著你,做你的情人……」

  我像看怪物一樣地看了她一會說:「你們都是怎麼想的呀,我們這樣不好呀,
不正常……」

  她一抹我的嘴唇說:「別說了,我自己覺得值就成,如果你覺得不喜歡,就
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

  我抓住她的手說:「你放心,我雖然不能負責你的將來,以後無論工作還是
生活上的事,只要我能幫到你的我一定幫你。」

  她又淡淡地笑了笑說:「有你這句話,心裡有我就夠了,算我沒有看錯你,
你是個重情重義的男人,只可惜,我們有緣無份。但是我不後悔,我喜歡,我願
意……」

  又一個原本貞潔的女孩,就這麼被我拖下了水,還任勞任怨心甘情願。看來
對人的真誠,真心很讓人感動,很容易感化女人。

  過了幾天,麗娜在快下班前,走到我辦公室很直接地對我說:「今晚你是我
的,不準走,就在辦公室等我,否則你會後悔的!」

  我正要說什麼,她卻獨自走了。我暗自思量著她不知又要搞什麼鬼,沒辦法,
我可不想冒任何風險,索性等等看,看她究竟想搞什麼。

  下班前,阿珍臨走時,在門口俳徊了一陣,似乎有什麼事,但是麗娜的話讓
我有些不安,我示意她先回去,她看了看我,很無奈地走了。

  員工很快走光了,麗娜卻不知在哪裡,我出來後左看右看,沒見她的人,也
暗自好笑,這麼個潑辣女人,能有什麼事,無非就是捉弄我一下唄。

  正在我獨自收拾檔時,麗娜卻像幽靈一樣出現在我面前,當我抬頭看到她那
妖豔裸露的一身打扮時,著實嚇了一跳,整個人像見了鬼似地往後跳了一步,顫
顫地問:「你想幹麼?」

  她不以為然地說:「我有那麼可怕嗎?」

  我不想她深入糾纏,只得笑笑說:「剛才沒看到你,你卻突然冒出來,嚇了
我一跳而矣!」

  她向前幾步湊到我面前,有點邪乎地說:「今晚,你是我的,房我已經開好
了,跟我走吧!」

  我有些生氣地說:「你當我是什麼?」

  她慢慢地從包裡拿出手機,扒弄了幾下,說:「你不出可以,只是這個東西
如果被公開,你想想是什麼後果,公司會怎麼處理,你自己看看吧……」

  我接過手機,原來裡面播放一段視頻,正是那天咖啡屋裡我和小莉相會的場
面,居然還有酒店裡和她一起開房的錄影。我真有些怕了,緊張地問:「這能說
明什麼?」

  麗娜不緊不慢地說:「這個能說明什麼,你們自己心裡很清楚!」

  我真的很心虛,還是定了定神說:「你想害我?」

  麗娜一幅淡定的表情說:「如果我想害你,這些東西就不是拿來給你看了,
我並沒有害你之心,再說害了你我也得不到好處!」

  我不解地問:「別說得那麼好聽,你不想害我,想幹什麼?」

  麗娜看著我,就像看著在逗弄的獵物,得意地說:「我只想證明我不比別人
差,你今晚屬於我,你同不同意晚上陪我,自己看著辦!」

  我看到她那樣,真的提不起興趣,奇怪地問:「真沒想到你手段這麼辣?」

  她邪邪地說:「老娘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被人拒絕過,只被人追過,你居然
敢拒絕我,我就讓你服服貼貼地陪我,快收好門,跟我走……」

  沒辦法,我只得鎖好辦公室,跟著她來到她訂的酒店房間,她走到我身邊,
向我耳邊輕輕吹了口氣,真的很香,我不覺雙眼隨著她轉。她很麻利地摸索到我
的皮帶,並且很快解開,我被她輕輕一拉,便轉到床邊,接著她一把將我按倒在
床上,將手伸進褲襠裡,很快就摸到我早已豎起來的雞雞。

  接著淫笑著說:「你好壞哦,還裝得跟什麼似的,我就說麼,像我這麼美的
女人怎麼會沒有吸引力,是不是看到我早就想要了,豎那麼高了。」

  我見她也取笑我,便不示弱地說:「我是男人,被你摸這麼久還沒反應,還
算男人嗎?」

  她淫笑著一把將我的長褲脫了下來,又抓住我的短褲往下脫。我沒想到天下
還有這一類女孩,外表看上去像聖女一樣,在床上會這麼瘋,不免有些羞澀起來,
整個人往後縮。她卻更淫邪地說:「這個是我的,給我拿出來,呵呵呵……」

  我暈,這女人怎麼會這麼騷,還在猶豫間,內褲已被她弄了下來。

  她抓住我的雞雞,盯著看了一會,然後用手指按住雞雞上那個口說,自言自
語的說:「你給我老實交待,你個壞東西,壞了多少女孩?」然後又用手指不停
扒動那個小口,讓它一張一合地,接著在床上不停撲騰地笑著說:「什麼,不記
得了,你個壞東西,看我怎麼收拾你……」

  我被她一陣擠弄,雞雞上陣陣麻癢,一把將她扒倒在床上說:「別弄了,行
嗎?」

  她看著我,爬起來一把將我推倒,騎到身上,自己一把撩起裙子,又伸手扒
開自己的內褲,騎在我胯間,一把抓住我的雞雞說:「別動,現在你是我的……」
說著閉著眼坐了下去。

  我的雞雞一下插到了她肉穴深處,她忘情地在我身上扭動起來。

  我本來心底裡就一直想要她,現在她這麼主動,不要白不要呀,抱著她的細
腰不停的迎合著她上下套弄起來。她滿面紅潤,突然睜開雙眼看著我說:「你的
那些女人,是不是都是這樣和你搞到一起的?」

  我望著她問:「你怎麼這樣說?」

  她笑著說:「你很會討女人喜歡,業務又多,能力又強,所以很多女人都想
佔有你,就像阿珍說的一樣,你在女人面前從來拿不下面子,也就很自然的成了
許多女人的情人,對吧?」

  我聽著感覺她是說我一直以來都被女人強姦一樣,感覺很彆扭,一把推翻她,
趴上去就是一陣猛操,然後停下來說:「你不就是想要業績嗎,我幫你不行嗎?
為什麼一定要和我搞?」

  她驕傲地笑了笑說:「那是以前,我不用和你搞到一起也是第一,可是阿珍
卻在我面前抖起來了,你說,她和我能比嗎?」

  我看著她被幹得嬌喘的樣子,笑了笑說:「我和別人搞,你吃哪門子醋?」

  她詭異地笑了笑說:「她還是我招來的,憑什麼壓我一頭,不就是你手裡的
那點資源嗎?現在我不僅要業績,還要你……」

  我氣不過猛幹她幾下說:「你敢拿視頻恐嚇我搞你,你是不是發騷呀?」

  她滿不在乎地說:「我是騷呀,你呢,不就是個色魔嗎,公司裡除了珍,那
些經常進去你辦公室的女人……哪個沒被你搞過,和我裝什麼,我就是要嘗嘗你
那玩意什麼味,有什麼本事搞這麼多女人,把你搞女人的本事亮出來呀。」

  我像被人剝掉面具一樣,真有些無地自容。

  我一把將她側翻著,蹲著橫跨在她兩腿間猛操起來。她居然超享受般地哼叫
著,我又問她:「你這麼騷,現在搞得你爽不爽呀……」

  她呵呵笑著說:「果然有些與眾不同,花樣很多麼,弄得蠻舒服的,繼續
……」

  真沒想到天下還有這般淫婦,我又將她硬搬著翻轉得跪俯在床上,蹲在她屁
股後面狂操起來,她又超享受地哼叫起來。

  就在這時,她放在床邊的電話響了,我準備抽出來先讓她接電話,她卻示意
我不要停,自己爬過去拿起電話一面讓我接著操,一面接電話,聽裡面好像是個
男人在問:「現在在哪裡?」

  她卻好像輕車熟路似地說:「因為公司有事,要準備一些客戶資料,所以還
在外面坐車……」

  沒想到天下還有這麼不知廉恥的女人,居然這麼放縱,我看她被我操的時候
還能應付自如,一定經常這樣忽悠其它男人。我更猛地操著她,真希望把狂操她
的聲音傳到電話裡讓她朋友聽到,她卻似乎更享受一樣,一面悠然自得地接著電
話,一面超享受的不停地頂送屁股迎合著。終於忍不住,將精液全射在了她體內。

  實在累得不行,這樣一個淫婦,真他媽受不了,不知哪位會是她老公,真得
活受罪。

  她翻轉身體,趴在我身上,意猶未盡地一面撥弄我的雞雞,一面說:「你感
覺怎樣,玩得舒服嗎?」

  我完全沒有快感,只有泄欲後的疲憊,沒好氣地說:「像這樣搞,你覺得能
舒服嗎?」

  她似乎也覺得我並沒有快感,看了看我說:「我知道我很過份,很招你煩,
你從心底裡不喜歡我這樣的女人,要讓你心甘情願地陪我,不太可能,所以,對
你做了些手腳,不過,我內心裡也是愛你的,不管你現在怎麼想,我相信你慢慢
會接受我……」

  我也奇怪了,她是怎麼弄到這些錄影的?故意試探著問她:「你是怎麼弄到
那些東西的,一直在跟蹤我?」

  她不霄地說:「你也別把我想得那麼次好不好,就這東西還用跟蹤?」

  我不解地問:「那你怎麼搞到手的?」

  她得意地說:「我也不知你是什麼眼光,就阿珍那樣沒腦子的貨,你也上?」

  我更好奇了,問:「怎麼啦?難道是她給你的?」

  麗娜一臉奇怪地說:「呵,你以為她膽子大到不顧臉面出賣你?」

  想想也是,她那麼清純,怎麼可能在麗娜面前說這些呢!隨即問道:「那和
她有什麼關係?」

  麗娜笑了笑說:「看來,你倆還真的蠻般配哦,兩人都是死腦筋。你也別亂
想了,我就告訴你,我是怎麼從阿珍那裡忽悠到你們的活動地點的。」

  看麗娜那得意的表情,我無奈地說:「說吧,倒底是怎麼回事?」

  她得意地說:「咖啡屋那段,的確是我跟著去偷拍,那天阿珍生日,看到她
買了許多過生日的東西,卻連小莉也沒有邀請,反而中途去了你的辦公室,就明
白一定是她約你一起去過生日了。」

  我不解地問:「這能說明什麼?」

  她微微一笑說:「一直以來都是我們幾個朋友一起在咖啡屋給她過的,而她
也沒去過什麼地方,故計她也想不出什麼別的地方,所以我老早就到那邊去核實
了一下,還真的被我猜到了,她就訂在那裡過生日,我便在那裡等你們,很簡單,
這段就這麼輕鬆地拍到啦!」

  她得意地抹了抹我的鼻子說:「我是不是特聰明?」

  我苦笑了一下說:「你還真不簡單啦!」

  她接著道:「至於你們在酒店裡的那段,我只是對阿珍略略地詐了一下,她
就說出具體位置,我當然又略施手段,那段錄影便到手啦!」

  我奇怪地問:「你怎麼詐她的?」

  她又得意地笑了笑說:「她生日第二天晚上,我買了一份生日禮物跑到她家,
給她賠禮道謙,她說沒有放在心上,我便和她聊了起來,問她生日怎麼沒有請小
莉,也不請我,我說我到過她家門口,一直沒見她回去,問她和誰在一起過生日,
她還想騙我呢,說是和一個客戶一起在過生日,我又說不相信,要她說地方,她
說在咖啡屋,我又問她為什麼半夜都沒回家,害我等到淩晨也沒看到她的人,她
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去了那家酒店,我接著找個關係去那裡提取了這段錄影,事情
就這麼簡單。」

  我驚奇地看著她,終於明白了黃鼠狼給雞拜年說的是怎麼回事了,有些氣地
說:「你這女人也太可怕了!」

  她卻無所謂地說:「呵呵,我都說了阿珍是什麼貨,整個就是二百五,三兩
下就搞定了。」

  我看了看她有些不霄地說:「我就沒見過硬要男人和自己搞的,你也長得不
奈,幹麼這樣呀?」

  她一幅無所謂的表情說:「自從我和男友分手後,也在外面接觸過幾個,從
來沒有對任何男人動過心,從我進公司後,就一直仰慕你的業務能力與才華,那
時真想和你在一起,也不再和外面的那些人來往了,可是你卻從來不正眼看我,
反而經常和那些女人搞在一起,我就努力地將業績搞上去,想引起你的注意。可
是無論我為你做什麼,你都視而不見,你知道我有多失望嗎?」

  我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她問:「你還會為了我不和其它男人來往?」

  她嬌嗔地說:「你這個沒心沒肺的傢夥,你什麼時候看到我在公司和哪個男
人在一起啦?」

  我想了想問:「你沒有嗎,我還真沒做注意……」

  我看她還在我面前裝得像聖女一樣,扮清純,沒好氣地說:「剛才不就有男
人在找你嗎?」

  她看了看我說:「你一直不理我,難道我還不能找男朋友啦?」

  我對她笑了笑說:「你又不是我女人,當然可以交男朋友啦……」

  她涎著臉說:「我接電話時,你幹麼搞那麼猛,是不是很剌激?」

  我見她好像知道我是故意的一樣,就邪邪地說:「你這麼騷,我就搞得讓你
朋友也知道呀,怕了嗎?」

  她笑著說:「我怕什麼呀,你操得越猛我越舒服!」

  我氣不過說:「你有很多男人吧,也經常這樣騙那些找你的男人吧?」

  她瞪我一眼說:「你當我是什麼呢,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有那麼濫嗎?」

  我帶著譏笑說:「這麼說你還是迷上我啦,我還真不信,你心裡有那份情?」

  她扭頭眼裡噙著淚花說道:「你自己回顧一下,那些和你發生過關係的女人,
每一次請假,哪一次不是我幫你解危頂的,這次公司缺人手又招工,我又挖空心
思幫你將小莉和阿珍招來,沒想到,你這沒良心的居然偏偏和她搞上了,我問問
你,你有沒有心啦!」

  沒想到一直外表強悍的她,內心也有純情,也會如此脆弱。我真的怕這類女
人,一哭二鬧三上吊特煩人,沒辦法只得安撫她說:「算我不對,行了吧,別哭
呀。」

  一直以來,我總覺得她超利索,辦事沒得說,說話也雷厲風行,漂亮而且風
騷,但絕不是我的菜。再仔細想想,還真像她說的那樣,每次基本上都是她幫我
扛雷解危,原本以為她就是想提升業績,沒想到她卻只是為了在我面前表現,看
來我真是看錯人了。那個在最需要支援的時候,真正幫自己的人往往是最不起眼
的人,卻是最真心的人。

  麗娜嬌嗔地說:「就是你一直忽視我的存在麼!」

  我看了看她,覺得自己似乎真的太令她失望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其實,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你太優秀,根本不需要關愛和呵護,所以沒注意到這些。不
過我和她們在一起,也不像你說的那麼難堪吧?」

  她又苦笑一下說:「你敢不承認她們的手段很受用嗎?我現在不就是用她們
的那套才和你搞到一起的嗎?」

  我不以為然地說:「這怎麼能一樣,我和她們在一起很自然,而和你在一起
卻是被你強姦的……」

  她瞪了我一眼說:「什麼,我是強姦你?」

  我終於有些解氣,緩緩地說:「我本來沒有想過要和你在一起,是你硬迫著
我來的,這難道不是強姦嗎?」

  她得意地說:「好呀,即然是強姦的,那我也就不便宜你了……」接著抱我
在頸部狠狠地親了一下,弄得我心裡發毛,以為她像鬼怪片裡的一樣會咬的喉害
我命呢!

  我趕緊求饒:「好了好了,不算強姦,算我引誘你,放開我吧!」

  她終於放開我,扒著我頸部看了看得意地說:「呵呵,我在你頸部給你留個
記號,證明你也是屬於我的!」

  我意識到她那麼用力的吻我,一定吻出了紅唇印,急忙跑到衛生間對著鏡子
看了看,唉,真要命,被吻成紅紫色,這麼明顯,明天上班怎麼見人啦?

  我有些生氣地回到房間瞪著她說:「你這是要幹什麼,把我搞成這樣,我明
天怎麼上班?」

  她呵呵一笑說:「這有什麼大不了的,貼個創可貼在那裡不就看不到了嗎?」

  我拿她沒辦法,反正已經這樣了,我覺著也該走了,穿好衣服,準備離開。

  她一把拉著我叫道:「不準走!」

  我轉身有些不耐煩地說:「你想要的也要了,還想我怎麼樣?」

  她苦笑了一下說:「我弄不明白,我有什麼地方比別人差?你就這麼討厭我
嗎?」

  我擺一幅耍無賴的樣子說:「我什麼也沒說,只是想休息了,這樣不行嗎?」

  她用一種猜測的眼神看著我說:「你是不是和阿珍約好了,準備上她那裡?」

  我看了看她,覺得沒必要讓她移恨阿珍,便隨便找個理由說:「你不要亂想,
是真累了,想休息,而且還有些檔得去整理一下,明天上班時要用。」

  她根本不信,歎了口氣說:「看來強留也留不住你,只是你不要以為那些跟
著你的人都是真的愛你。」

  我更是不解了,看著她不知該說什麼,奇怪地問:「什麼意思呀?」

  她冷冷一笑說:「她們不就是圖你手中那點資源嗎?如果哪天你對她們沒有
價值了,你再看看,還有哪個會真心實意的跟著你?」

  她這麼一說,我倒真信,那些女人,哪一個不是因為貪圖享受現成的利益跟
著我的,當然,我也沒想過讓她們長期跟著我,要是哪位真像阿珍一樣想長期跟
著我,倒是件麻煩事。

  我居然又這麼莫名其妙地和兩員工搞到了一起。

  第二天,我到公司時,公司裡還沒有什麼人,阿珍卻早早地等在那裡,她遠
無的雙眼就直勾勾地看著我頸部貼的東西。

  走到她近處時,我正想說什麼,她卻顯露一幅很無奈的表情,看著她這樣,
我隨口說:「今天怎麼這麼早?」

  她伸手摸了摸我頸部的創可貼,弄得我很不自在,心裡正在想著不知該如何
向她解釋,她卻說,麗娜真的向你下手啦?

  我想麗娜昨晚一定給她說了什麼,這個可怕的女人,我拒絕她也是死,不拒
絕也不會讓我好過。我從來不紅的臉,一下像被剝了殼似的,面對這麼一個純情
的女人,卻這麼快就鬼使神差地又跟別的女人搞在一起,一時覺得無地自容。我
看著她,一幅難受的表情,輕輕對她說:「對不起,我……」

  她反而安慰我說:「我知道不是你的錯,是我不好,太低估麗娜了,她太卑
鄙了……」

  我見她果然知道了,歎了口氣說:「不要說了,只要大家能相安無事,不要
產生什麼其它更大的影響就好。」

  阿珍又伸手摸了兩下,很無奈地說:「但願吧!」說完向她的工作區走去。

  過了沒多久,麗娜總是在我面前顯得閃閃爍爍的,我問她是不是有什麼事?
她終於對我說,小妹要讀大學,家裡拿不出錢來,一直想向我開口,幫幫她,但
又不好意思開口,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本來我一直暗地裡就很喜歡她,只是一直以來有些擔憂她不會接受,自從她
大膽地和我走到一起後,著實的享受了一翻她妖豔的身體,也不再覺得彆扭了。
這次難得有機會可以幫到她家人,也想讓她高興一下,自然大方出手,在銀行提
了五萬,全數給了她,她非常高興,又陪了我兩晚,比老婆當初還粘,怎麼擺弄
她都很配合,讓我感覺似乎又回到了年輕時代。

  時間過了幾個月,麗娜對我實際上喜歡她似乎摸透了底,和我在一起時,她
總是不停提各種離譜的要求,總想讓我幫她將別人的客戶資料違背公司規定操作
讓她據為已有,卻再也感覺不到她那份激情,隨著我一次次地讓她失望,那種粘
乎勁漸漸淡了。

  有一晚她陪在我身邊一幅悶悶不樂的樣子,我自然關心地問她是不是有什麼
心事,她便說她父親身體不好,住了好久的院,現在醫療費已經出現危機,醫院
已停止治療,不知如何是好。

    一直以來,身邊圍著阿珍和麗娜兩個女人,無論吃喝玩,都是我付費,工資
又有限,所以積儲並不多,自從上次給了她五萬,家裡又寄回一些後,就一直顯
得入不敷出,她家這回的事,真沒法幫她,我只得如實說出,希望她體諒一下,
並承諾過段時間再幫她想想辦法。

    她也像沒事一樣,只是笑笑說:「沒事,以前拿了你五萬都不知什麼時候能
還你呢,現在只要你有心,就行了……」沒想到她卻只陪我坐了一會便說:「家
裡還有事,得回去了……」

    沒辦法,原本以為她會陪我一晚的,結果被她挑起的欲火,卻涼在那裡。接
下來的日子,總是難以找到機會與她再更近的相處,她總能找出各種理由,看準
各種機會離開我。活了這麼大把年紀,什麼都明白,沒辦法,想留住她是不太可
能的了。給她的五萬,也不定能還了,現在雖然每次見面,能讓我摸兩把就不錯
了,但絕對沒有深入的機會,而以後,也不定再理我。

  阿珍把一切看在眼,明明知道我已經和麗娜關係不簡單了,卻總是在我失落
的時候,打電話約我出去,幫我泄泄火,安撫一下我那脆弱的心靈。我心裡清楚,
也許只有她才真正不圖所有,心甘情願地陪我,這麼清純的女孩,真的值得一生
擁有,好好珍惜,而我卻害了她。可是我卻只能暗中多幫她一點,無論生活上,
還是工作上,偶爾也會破格給她買些時尚的衣物,她也漸漸顯得高貴起來。而這
一切更讓麗娜受不了,與我在一起時也顯得有些心不在焉,更是經常當著我的面
接著各個不同男人的電話,在電話裡打情罵俏,在生活中不時有些男人跑到公司
來找她,而且顯得非常親密。

  以前麗娜說跟著我的那些女人都只是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你能給她什麼,
她就圍著你轉,你給不了她什麼,她跑得連人影都找不到。這類女人也包括了她
自己,我想只有她心底裡有這種想法,才會有這樣的看法吧。

  算是體驗不少,感慨也深,有些遺憾,也有些失望。感覺那些一眼看去就特
有感覺的其實只是一種錯覺,真正相處起來不一定適合,那些看起來一般的,卻
有可能是涓涓細流,讓自己享用一生。說實在的,我現在看到女人,已經不會像
年輕時那樣身輕肉跳了,更不會緊張,什麼位置都摸過,什麼器官都看過,對我
來說女人沒有什麼值得新奇的東西了,感情早已不是第一看重的東西,只是身體
需要發洩,希望能找到一個足夠配合自己的人,充分滿足那份暢快。




















0.014586925506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