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外企公司性事多 1-8 (2/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六篇、鬼子滕森卷一和美川玲子

  公司進行了人事調整後,公寓的房間也做了相應的調整,上原董事長從一層
搬到了二層原來董事長住的房間,林夢美沒有隨董事長一起上樓,而是留在了原
來的房間,藤森和美川的房間沒有變動,村田麗奈住在美川的隔壁,劉強住進了
曾經是渡邊英男的房間。

  當上了工廠長,劉強反而沒有以前那麼忙了,日本的公司所有的工作都是標
準化的,下邊的人按照標準作業書去做就可以了。劉強只檢查日、周、月報表和
各部門的生產與協調工作就可以了。

  這天,劉強下班回到公寓自己的房間,放下手裡的文件,準備去餐廳吃飯,
剛鎖好門,就被藤森叫住了:「劉桑,來一起喝酒吧。」「謝謝要總經理,我馬
上過來。」總經理請喝酒,劉強也不用客氣。他轉身回屋,拿了一瓶五糧液,進
了藤森的房間。

  藤森全名藤森卷一,三十七歲,身材不高,相貌平平。事實上,日本的男人
的猥瑣與醜陋是世界公認的,而日本女人的美麗溫柔也是世界公認的。

  「晚上好,劉強君。」美川玲子也在藤森的房間裡。

  「晚上好,美川小姐。」劉強也問候著,把酒雙手遞給藤森,藤森道了聲謝
謝。

  幾個人落座後邊喝酒邊聊天,開始的時候,只是客氣的聊些酒文化,等到幾
杯酒之後,就轉到了女人的話題。

  「劉桑,有女人了嗎?」藤森問道。

  「還沒有。」劉強不知道藤森所指的女人是太太還是女朋友,反正都沒有了。

  「吔!劉強君還沒有女人?」美川疑惑的停住手裡的筷子。

  劉強看兩個人都用懷疑的眼光看著自己,他放下筷子解釋道:「我上大學的
時候,交了一個女朋友,畢業後去美國了,後來就一直沒有再交女朋友。」

  「嗯,現在也有好多的中國人去了日本,我個人覺得有些中國人對祖國沒有
感情。」藤森端起酒杯,呡了一口接著問道「那麼,劉桑怎麼看日本人?」

  劉強習慣性的想了一下說道:「中國人對日本人大多沒什麼好感,我通過這
兩年接觸日本人,很佩服日本人做事的嚴謹態度,日本人重視商業信譽,遵守職
業規範,但是在男女關係上我不欣賞。」

  藤森端起酒杯,兩人互敬喝了一口。「劉桑,你很坦誠,像你這樣敢對上司
直言的中國人不多,來,喝酒。」

  藤森放下酒杯,咂下嘴笑著說:「中國的發展很快,幾年後,男女之間的關
系就會同日本一樣。日本的男人向來好勝有征服欲,中國男人自古隱忍含蓄,嗯。」
藤森想了下,接著說道:「劉桑,你知道嗎?日本的女人不像中國的女人,希望
丈夫下班就回家,而是更願意讓丈夫多與上司、同事一起喝酒,甚至找女人。」
說完藤森洋洋得意地摟了下身邊的美川玲子。

  藤森的話讓劉強有些驚奇,心道:「這他媽的日本男人也太幸福了,難怪當
初渡邊櫻子對丈夫與肖茜的事不放在心上。」

  美川給兩個人倒滿酒後,用日語輕輕地唱起了日本民歌《櫻花》。

  櫻花啊!櫻花啊!

  暮春時節天將曉,霞光照眼花英笑,

  萬里長空白雲起,美麗芬芳任風飄。

  去看花!去看花!

  看花要趁早。

  日本的青酒度數很低,劉強喝了快半斤了,也沒什麼事兒,但是聽著美川悠
悠的吟唱,他開始有了微醉的感覺。

  美川玲子在劉強的眼裡不算美女,但也端正秀麗,用中國對女人的打分標準,
最多80分,但她當她唱起《櫻花》的時候,劉強的眼神有些迷離。

  「劉強君喜歡日本女人嗎?」美川吟唱完歌曲問劉強。

  「當然喜歡了,日本女人美麗溫柔,婉約賢良。」劉強在回答美川的時候,
腦子裡又浮現出渡邊櫻子的身影。

  藤森和美川聽了劉強的話,都笑了,氛圍也越來越愉快。這時劉強提出了他
很早知道的一個問題:「藤森經理,日本的男人介意自己的太太在外邊有男人嗎?」

  「這個當然了,日本是個男權主義的國家,男人決不容忍自己的女人在外邊
有男人。」藤森的回答很堅定也有疑惑的語氣,緊接著他指著美川笑著問:「劉
桑是不是喜歡上美川了?」

  「沒有、沒有。我怎麼敢喜歡美川小姐啊。」劉強忙擺手否認。

  「有什麼不敢嗎!喜歡的話,就帶走吧。」藤森說完一推美川。

  這真把劉強嚇跳了一跳,心想:「藤森這玩笑開得大了,你把美川當成什麼
了?就好像是往外送一件東西一樣。」

  可是美川並沒有生氣,還美滋滋的緊追不捨的問:「那劉強君喜歡誰呢?難
道是林夢美小姐。」

  「那我就更不敢了。」劉強頭都冒汗了,他真後悔問這麼個愚蠢的問題。

  「劉桑,知道林小姐為什麼沒有同董事長搬到樓上嗎?」藤森迷著醉眼看著
劉強問道。

  其實劉強也看到這個「不正常」現象了,但不知道原因,他假裝心不在焉,
舉起酒杯淺酌一口回答:「不知道。」

  「董事長從日本總部找來一個助理,這兩天就到公司,林小姐也被提拔為總
經理助理。」藤森一邊說一邊迷眼睛仔細觀察著劉強的表情,「可能是董事長認
為,帶其它國家的女孩出去不好的原因吧,」

  劉強突然明白,為什麼藤森要把美川讓給自己了,他一定是想把林夢美據為
已有,看來今晚這酒不單純啊。

  喝完酒,劉強起身告辭,藤森送出門時,遞給他一盤錄相帶,劉強沒有過問,
回到自己的房間。他打開電視和錄相機把錄相還塞了進去。

  「我靠。」劉強叫了一聲,電視機中出現的畫面讓他忍不住叫出了聲。畫面
中美川被五花大綁的跪在地上,滕森正拿著皮鞭抽打著她。劉強時而播放,時而
快進地把錄相帶看完,裡面的人物只有藤森和美川,幾乎都是藤森講解捆綁方法
和打罵美川的內容,還有一段美川自縛方法的內容。看完錄相後,劉強坐在客廳
裡想著林夢美的事,他分析著林夢美會不會成為藤森床上的女人。

  果然,在劉強知道要從日本總部調來個董事長助理的第三天,佐藤繪香來了,
在她做自我介紹時,劉強心裡打個激靈。佐藤的身材相貌完全不同於日本女性傳
統的美。她的身材高挑,俏麗的五官棱角清晰,如同冰雕的一樣的嚴肅、冷漠、
喜怒不形於色。而且從骨子裡透出一股傲氣,隱約中還有一股殺氣。她的容貌雖
不如林夢美漂亮,但那種冷豔、高傲讓她第二天就有了個外號「冷美人」。

  林夢美也升職為總經理的助理,製造課的李偉被任命為營業課課長,老表周
亮被提升為製造課課長。

  這幾天,劉強一直在留意著林夢美,發現她並沒有因為佐藤繪香住進董事長
的房間而失意,相反還很高興,仿佛象出了籠的小鳥兒一樣。

  星期五下班後,公司為了歡迎新員工的加入與林夢美的升職,課長級以上的
管理層一起舉行歡迎晚餐。包間裡,高級管理層一桌,五位課長和二位司機一桌。
餐桌上無非就是董事長和新職員講話,之後就是敬領導和新職員酒一些慣例的事
情。這期間,劉強一直在觀察佐藤繪香,發覺她非常看不起中國人,她在與日本
人喝酒時又客氣又微笑而且都幹了,當幾位中國課長敬她酒時,冷著臉只在唇邊
粘一下。

  「靠,你看不起中國人也不能這麼明顯吧。」劉強心裡想著,拿過酒瓶說:
「中國酒文化裡有先幹為敬,連敬三杯的說法,以示對客人最高的敬意,董事長,
我先敬您。」劉強說完連幹三杯。董事長高興地說著:「謝謝,劉桑。」端起酒
杯幹了。接著各敬了藤森、林夢美、美川和村田三杯酒,這一輪15小杯,有四
兩多白酒,加上之前喝的幾杯,劉強喝了半斤多。

  「劉桑,好。」藤森挑起大拇指誇讚著。

  「不行了,喝不動了。」劉強順著藤森的話結束了敬酒。兩個餐桌瞬間沈默
了片刻,大家都看出來了,劉強不會再敬佐藤繪香酒了,董事長和總經理也明白
劉強為什麼要來這麼一出,所以也不好說什麼。

  回到公司,藤森把劉強拉到他房間。「劉桑,董事長授意我,讓中國的職員
都不要介意繪香的不禮貌。他會慢慢教育繪香與中國人處好關係的。」

  「好的,總經理,我會告訴課長們支持佐藤助理的工作。」劉強說話的同時
感覺心裡很暖,他沒有想到董事長觀察如此的細微。

  「好、好。」藤森一邊說一邊拿起電話:「玲子,準備好了嗎?哦,好的。」

  藤森放下電話,拍了一下劉強。「玲子的茶藝很好,一起去喝茶吧。」「不
了,我今天喝多了,不好打擾美川小姐。」劉強客氣著想要告辭。

  「不要客氣了,玲子都準備好了。」劉強不好再推辭,兩人一起進了美川玲
子的房間。

  一進客廳,劉強眼睛一亮,美川的房間的裝修居然是日本風格。客廳裡除了
房門口內兩平米通道外,裝的都是榻榻米,靠西牆一條窄櫃上放著電視機、錄相
機、音響和一些小物品,中間一個長木方桌,擺好了茶具。天花板橫向三根,豎
向二根,用十公分的原色方木裝飾,上面的金屬鉤上掛滿女孩子喜歡的玩偶。

  更讓劉強吃驚的是,美川換上了一件淺粉色的浴衣(非國人洗浴所穿浴衣,
是日本和服的一種,穿著簡便輕鬆)。此時已經醉意濃濃的劉強完全控制不住自
己的眼睛了,幾個人坐在榻榻米上的長桌前喝茶聊天。

  「劉桑,錄相帶看過了嗎?感覺好不好。」滕森舉著茶盅問。

  「看過了,是一部很好的教學片。」劉強收回看著美川的眼光回道。

  藤森放下茶盅,嘴角上揚,笑道:「看來你並沒有真正體會到繩藝的內涵,
你假想一下,如果玲子被你綁起來,拜服在你的腳下,你會有什麼感覺。」

  劉強閉上眼睛,想像著藤森說的場面:「有種征服感,而且、而且……」劉
強睜開眼,沒再往下說。

  「您的感覺很正確,同樣的,那種被征服感也會讓我的心理非常的愉悅,越
是孤傲的人,其內心越是潛藏著的強烈的被征服心理,而且日本的繩藝也內含唯
美。」美川接過了劉強的話說道。

  劉強用一隻手轉著茶盅,品味著美川的話,他可以肯定,這兩個人是商量好
了,要把自己拉下水,但目的是什麼呢?

  美川又為兩人換了一盅茶,起身輕步移到牆邊,從矮櫃裡取出幾根紅色的繩
子,整齊地擺放在榻榻米上。藤森起身過去,拿起一根繩子,在美川的胸上胸下
繞了幾圈,又把她的雙臂背到身後,打了幾個節,只幾下美川的上身就被綁個結
實,藤森又拿起一根繩子,從美川背部的繩圈中穿過去打個節,然後腳蹬著矮櫃,
從天花板裝飾木的一個掛著布偶的鉤子上穿下來,調整好高度打好節,美川就被
背縛吊在了天花板上。

  劉強張大了嘴巴,藤森一氣呵成的捆綁手法以及美川被緊縛而起而隆起的胸
讓劉強有些喘不上氣來。

  藤森又打開音響,坐回到桌前,「劉桑,請喝茶吧。」

  「啊!請、請。」劉強結巴著,兩眼直勾勾地看著被吊在跟前的美川。

  穿著和服被吊著的美川,用兩隻前腳掌支撐著身體,翹著臀部,不時地移動
著身體,頭如同天鵝曲頸向天歌般向上仰起,伴隨著音響裡日本三味線彈奏的古
曲,發出淫靡的嬌吟聲。

  「美,太美了。」劉強仿佛置身琉球,陶醉在島國風情。

  藤森看著劉強如醉如癡的樣子,嘿嘿淫笑了兩聲,他起身走到美川身旁,將
她的上身和服最大程度地褪到胸部繩綁的位置,露出美川粉紅透亮的香肩,又將
和服的下擺撩起掖在她胸下的繩套裡,伸手在一片雪白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啊」,美川痛得輕聲嬌呼。

  「總經理、您……」劉強驚呼著,但並不知道說什麼,美川赤裸的下身讓他
早已經硬棒棒的雞巴更加堅硬。

  藤森又坐回到桌旁,看著劉強的窘迫的樣子,哈哈笑著:「劉桑,不用緊張,
這只是日本性文化的一部分。」他喝了一口茶又接著說:「其實,你們中國對性
的研究要比日本早,但因為種種原因,現在反倒不如日本了。」

  就這樣,兩人一邊傾聽著優雅音樂細聞淡淡的茶香,一邊品味著靡豔之中的
唯美。三首樂曲過後,藤森才把美川放下解開。收好了繩子,美川整理好和服,
兩人一起落坐,已汗流浹背的劉強忙為兩人換上新茶。

  「劉強君,實在對不起,玲子讓您失望了吧。」美川跪坐著向劉強躬身表達
著歉意。

  「沒有、沒有。對不起,我借用下您的洗手間。」一向沈穩的劉強,早已被
今晚的情景驚得不知所措了,也不等美川答應不答應了,他起身鑽進了洗手間,
尿緩緩地從勃起的陰莖向體外流著,劉強晃了晃腦袋,證實這一切是不是夢,尿
終於流完了,但陰莖依然高高地翹著,劉強不好意思這樣出去,他閉上眼,想屏
去腦中的淫欲。

  「劉桑,我先告辭了。」藤森在門外喊

  劉強忙提上褲子說:「好的,我也馬上告辭。」

  當劉強出來的時候,藤森已經離開了,美川正跪坐在榻邊等著劉強。

  「美川小姐,非常感謝您的款待。」劉強表達著謝意,想要告辭。

  「劉強君,我喜歡您。」美川玲子說完,紅著臉,低垂下眼簾。她說的是真
心話,劉強從酒店把他們救回,再到把藤森的醫療費給她的那時起,她就喜歡上
劉強了,再者,自己一個二十幾歲的女孩兒,也不願意委身於一個大自己十多歲
的藤森。

  劉強醉眼朦朧地看著榻上跪著的美川,象個嬌羞的小女孩,美的可憐楚楚。
他遲疑著,腳還是不聽使喚地踏上了榻榻米。

  「劉強君,您要怎麼樣征服玲子呢?」美川依偎在劉強的懷裡愔愔輕語地問。

  「我想徹底的征服你」劉強本來就已經酣醉,懷裡又抱著穿著和服的美川,
就醉得只有只剩下淫欲了,他醉眼橫臥在榻上,淫笑地看著在屋中輕輕飄舞的美
川,長桌被移到牆邊,從臥室拿出一床被子鋪好,櫃子裡的幾條紅繩又被拿了出
來,還端來一個託盤,上面放著幹濕各兩條毛巾,還有一盒岡本安全套。

  劉強起身,脫下衣服,美川忙一件一件接過,疊好放在榻邊。當她幫劉強褪
下內褲時,高高挺立著的陰莖讓美川捂住嘴,差點叫出聲來,她瞪大了眼睛看了
看劉強,又看了眼安全套,「對不起,安全套的號碼小了。」

  此時的劉強心智全無,他感覺自己的陰莖被一條溫濕的毛巾輕拭後,即被美
川含入口中,他的下身一振,這種感覺好熟悉……也不知道是幾點,明亮的燈光
把酒兒勁過了大半的劉強晃醒。他睜開眼,想下床喝水。突然發覺自己不是躺在
床上,劉強心裡一驚,四下打亮著。「我靠,怎麼回事?」劉強發現自己是睡在
美川客廳裡的榻榻米上,美川玲子就睡在自己的懷裡,而且兩個人是一絲不掛的。

  劉強不敢動,怕驚醒美川。他閉上眼睛仔細地回想著昨天發生的事。昨天,
昨天感覺自己就象個戰士一樣,俘虜了個光鮮靚麗的美女,把她吊起來,自己抱
著她的屁股,下身猛烈地刺啊刺啊,一邊刺還一邊揉捏她的乳房。還把女俘虜綁
著,用各種方法蹂躪,女俘虜被蹂躪的全身顫抖,不住的呻吟……再後來,美川
服侍自己睡下……劉強猛地睜開眼,看著懷裡甜甜睡著的美川,完全清楚自己都
做過什麼了,他微支起身體,掃視著屋裡,屋頂上掛著兩根紅繩,榻榻米上丟著
兩根,榻邊有一個託盤,上面堆放著幾條毛巾、一盒安全套,還有三個用過的粉
色安全套。看到安全套後,劉強噓了口氣,「還好沒有再失身,也沒有攝像機。」

  劉強輕輕把美川推開,起身穿衣服和鞋子。想了離開的同進,又眷戀地回過
頭起再看一眼美川,他發現美川也醒了,坐起身圍著被子,深情地望著自己。

  「美川小姐,對不起,昨天對您做了那種事。」劉強轉過身,他希望美川原
諒自己昨天像野獸一樣的對她。

  美川沒有理會劉強的道歉,呵呵媚笑著說:「劉強君昨天喊了幾聲別的女人
名字。」

  「啊!喊的誰名字?什麼時候喊的?」劉強連發兩問。

  美川擠了擠眼,調皮地說:「我不告訴您,不過我會保密的。」說完倒在床
上。

  不說就不說吧,其實不問也知道,多半是渡邊櫻子。劉強回到自己的房間,
洗了個澡,躺在床上。覺是睡不著了,索性回味起昨天晚上的事,當他回味到有
趣的地方,忍不住嘿嘿笑出了聲。

  第二天,劉強收拾好行裝,出門想去同美川玲子道別回家,走到問口,就聽
到藤森與美川的對話。

  「他真的什麼都沒有做嗎?」藤森問。

  「是真的,您告辭之後,他喝了杯茶也告辭了。」

  劉強聽到這,趕緊輕手輕腳回到自己的房間。昨天發生的事,美川連藤森都
不告訴,這讓他沒有想到,不禁又對美川又多了幾分好感,同時他也堅信美川不
會把他喊渡邊櫻子名字的事告訴別人,這時,他忽地想起了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
葉紅。劉強打開名片盒,找出葉紅的名片,用手機播通了號碼。

  「你好,哪位?」電話裡傳來葉紅的聲音。

  「葉姐,我是劉強,在帝豪酒店,我們見過面。」劉強怕葉紅想不起來,介
紹自己後,把見面的地點也順便說了。

  「想起來了,你這麼長時間才給姐打電話,把姐忘記了吧?」葉紅還是自來
熟的語氣。

  「實在對不起,最近事情比較多,這是我電話號,姐你記下來吧。」

  「嗯!好的。過兩天我聯繫你,姐請你吃飯吧!」

  ……






















0.015871047973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