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美婦百子屈辱的一天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早晨,日本少年太郎穿著睡衣躺在榻榻米上,腦海裡充滿著母親百子美麗豐滿的裸體,渾身好像燥熱難耐。(日本的風俗,父母在子女面前赤身裸體乃至做一些親熱的舉動是不太避諱的。而且日本已婚女人在家中是沒什麼地位的,一般都是絕對順從丈夫,盡心地伺候孩子。因此太郎可能有的是機會看到他媽媽的裸體。)他可是想佔有自已漂亮的媽媽已久了,只是一直沒有得手。
  突然太郎爬了起來衝入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一瓶冰水,找了個杯子,倒了一杯冰水喝了起來。
  這時他的媽媽,上身穿著鬆散的黑色吊帶裝、下身穿著短裙、非常漂亮性感的美婦百子正在用吸塵器打掃廚房。她看到太郎一起床就喝冰水,就放下了吸塵器走到兒子身旁溫柔的說:「太郎,早上一起來就喝冰水不太好,少喝點吧。」
  太郎看了一眼媽媽,沒有理會。他在飯桌前坐了下來,百子走過來輕輕撫摸著兒子的肩膀繼續溫柔的勸說著。
  太郎可能更覺燥熱,舉起瓶子狂喝起來,冰水流在臉上、脖子上。
  百子趕緊找了塊抹布,身子緊靠著太郎,在他的臉上、脖子上擦了起來。
  一些涼水濺到了百子的臉上和胸部,太郎的眼晴在媽媽白嫩的胸部和豐滿的乳房上來回掃了幾眼,突然衝動的站了起來。
  他搶過百子手中的抹布,一隻手摟住百子圓潤的肩膀,另一隻手用抹布在百子臉上和上胸部擦了起來,嘴裡說道:「媽媽,我把冰水弄到你身上了,我幫你擦掉吧。」
  百子扭動上身躲避著,並想用手把太郎推開,嘴裡說著:「兒子,不用了,我自已來擦吧。」
  太郎看樣子並不乎媽媽說什麼,他繼續擦著,把百子肩膀上的吊帶都弄了下來。這時太郎索性把百子的吊帶裝往上拉脫下來,放到了飯桌上。百子整個上身除了白色的乳罩外,一無所有,白晃晃的一片,很是迷人。
  太郎繼續胡亂的在媽媽的上胸部到處擦著,眼光有點迷離。百子不停的躲避著。太郎突然把拿抹布的手伸進了百子的乳罩。
  百子這時好像真的急了,她一使勁,把太郎推開了,然後穿上了上衣,有點生氣的說道:「太郎,我是你的媽媽啊,你怎麼能這麼對我,要是你爸爸看到了……」
  太郎這時也好像清醒了一些,他惡狠狠的把抹布朝地下一甩,嘴裡罵道:「媽媽,你這個臭娘們,你的乳房我又不是沒見過,爸爸玩弄你乳房的時候,我見得多了。我只是幫你擦掉水,你拿爸爸嚇唬我幹什麼,你以為我怕他啊……」
  說完就衝回了自已的房間。
  百子看著太郎離去,難受的咬緊了嘴唇,臉上充滿了無奈和痛苦。也許兒子不止一次這麼對她了,她除了忍受,別無他法。
  過了一會,百子來到浴室,脫光了衣服,在淋浴頭下洗了起來。她把全身打上肥皂,然後仔細的搓著。特別是那兩個豐滿白嫩的乳房,她反覆的搡搓了好幾遍。然後,張開腿,用手搓洗著自已的陰部。突然只聽砰的一聲,浴室的門被打開了。
  百子嚇得驚叫一聲,抬頭一看,見她的老公優和光著身子披著浴巾站在門前。
  優和看著老婆迷人的裸體,甩掉浴衣,色迷迷的走了進來。
  他撥下淋浴頭,往百子身上淋著水,另一隻手在百子身上摸了起來。他摸著百子的乳房、陰部,雞巴慢慢地挺立了起來。百子伸手抓著優和的雞巴搡搓著,優和開心的大笑了起來。
  百子趕緊伸手捂了下優和的嘴說:「小點聲……」
  優和哦了一聲,輕輕地說:「老婆,你的小手摸得我的雞巴好舒服喲。快用你的小嘴來吃我的雞巴,我會更舒服的喲……」
  說完後就坐在浴缸邊上。
  百子順從地跪在優和兩腿間,臉上一副淫蕩的樣子說:「老公,我最喜歡吃男人的大雞巴啦……」然後伸手抓住優和粗硬的雞巴,小嘴不停的舔吃起來。
  優和伸出一隻手摸捏著百子的乳房,閉著眼享受著。
  剛才優和的這聲大笑,太郎可能聽到了,也許父母經常這樣在浴室玩樂。太郎象接到命令一樣的迅速跳下床來到門旁,把門打開了一條小縫,正好看到了正對著他的房門的浴室裡,媽媽跪著吃爸爸雞巴的這一幕。
  可能以前父母玩樂時都是關著門的,他既聽不清,也看不到,沒想到今天能看到他們不關門的樣子,聽到他們的對話。太郎臉帶驚詫,血脈賁張,好像覺得機會難得,趕快趴到地上,豎起耳朵,目不轉睛的偷看偷聽了起來。
  浴室裡的情景發生著變化。優和站了起來,雙手揪著百子的頭髮,雞巴使勁的在百子嘴裡抽動著。百子一隻手摸著自已的乳房,一隻手摸著自已的陰部,嘴裡不停的悶哼著。過了一會,優和終於忍不住在百子的嘴裡射精了,還流出了一些精液在百子嘴邊。百子很自然地用手抹進嘴裡,然後將精液全部吞嚥了,也許她早已習慣了這麼作。
  優和表情舒服地調笑道:「老婆你真騷啊。你的小嘴讓老公的雞巴好舒服,比一般的臭婊子水平還高喲。你真是一個天生的大騷貨,臭婊子。快趴下,把屁股撅起來,讓我看看你的騷逼是不是流了很多騷水。」
  百子溫順地跪趴在地上,雙手撐地,高高地撅著屁股,張開的陰部和屁眼正好對著太郎這邊。太郎目不轉睛地盯著媽媽的陰部,嘴張開著,手伸進了自已的褲子裡,顯然在摸揉自已的雞巴。
  優和用手摸了摸百子濕潤的陰部,嘴裡笑罵道:「臭娘們,你真比臭婊子還騷啊。我還沒操你,你的騷逼就流了這麼多水。是不是很想有大雞巴操你呀?」
  百子可能習慣了老公這樣的調笑,知道老公喜歡聽她說一些刺激的風騷話,喜歡看她的騷樣子,就露出一副淫蕩的樣子說:「老公,我就是騷嘛,我就是一個臭婊子啦,我的騷逼現在好癢,好想大雞巴進去操我啦……」說完還故意扭動著屁股。
  優和因為已經射精了,雞巴軟軟的。可他看到老婆的騷樣子,就伸出中指,插入了百子的陰道,同時食指沾了沾百子陰道口的騷水,插入了百子的屁眼,兩根手指不停的在百子的陰道和屁股眼裡抽動起來。百子嘴裡啊啊地浪叫著。
  過了一會兒,優和抽出手指,在百子白嫩的屁股上拍了一掌,笑道:「臭娘們,你一定還沒有騷夠吧,你的騷逼一定還很癢吧?可惜我的雞巴不能像年輕時那樣剛射完精又能再硬起來,現在不能給你止癢了。哈哈哈,現在只有兒子的大雞巴能幫你止癢,要不要兒子來用大雞巴操你的騷逼……讓你爽個夠呀?」
  百子可能沒想到老公會說這樣的玩笑話,怔了怔,可能是不敢掃老公的興,也可能是她平時習慣了什麼都順著老公,也笑道:「老公,我是你的老婆,是一個下賤的臭娘們,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啦……」
  優和繼續調笑百子:「老婆,那你說,想不想兒子的大雞巴操你的騷逼…」
  百子應和著道:「老公,我可沒見過兒子硬起來的雞巴喲,但我想一定比你的更粗更大,我當然喜歡啦。要是插入我的騷逼裡,我當然會很爽啦……」
  「哈哈。老婆,你真是個天生的臭婊子、大騷貨,連兒子的大雞巴都想。你好騷好賤……」優和繼續興緻勃勃地說著。
  百子撒嬌似的說道:「老公,我就是一個天生的臭婊子,大騷貨,我的騷逼現在沒有大雞巴操,好癢好癢,你要想辦法幫我止癢喲……」
  優和可能願意聽老婆說一些更剌激的話,也可能是他知道老婆發騷,而自已又無法滿足老婆時,老婆亂說一通會獲得滿足。於是他繼續調笑道:「老婆,那你就邊說些想兒子的大雞巴操你的話,邊手淫來滿足自已吧。反正他又看不到, 聽不見……」
  百子臉上有些不解的樣子說道:「老公,你今天怎麼老提起兒子的雞巴?」
  優和好像有點感歎的說道:「老婆,昨天兒子洗澡的時候,我尿急進去了,看到兒子的雞巴又粗又長,和我年輕時一樣。唉,我現在真的老了,我今天老提他,只是想回味起年輕時的雄風……」
  百子這才有點釋然的說道:「老公,原來是這樣呀,那我可就真的說了喲。反正這些話兒子又聽不到,只不過是一些讓我們更開心的玩笑話而已。老公,你可不要生氣,不要說我沒有廉恥喲。」
  優和笑道:「老婆,我當然不會生氣,不會笑話你的啦,你快說吧,說什麼都行,越刺激越好,只要你我都能獲得滿足……」
  百子這時可能是真的發騷了,也可能是習慣了討好老公,知道老公喜歡看她的騷樣子,聽她說騷話。
  她好像決定了要盡量讓老公開心,爬了起來,正對著浴室門坐著,一隻手揉搓著自已的乳房,另一隻手揉著自已的陰蒂,十分淫蕩的說道:「太郎,我的親兒子,你的雞巴好大好長啊。媽媽是個天生的臭婊子,大騷貨。媽媽是一個沒有廉恥的賤娘們,最喜歡大雞巴操我。」
  「兒子,媽媽的騷逼現在好癢啊。媽媽好想兒子你的大雞巴插入我的騷逼裡來幫我止癢啊。媽媽我願意象母狗一樣的跪趴在地上,撅著屁股,讓兒子你的大雞巴來操媽媽我的騷逼。操媽媽我的屁眼,操媽媽我的小嘴……」
  「兒子,你是從媽媽的騷逼裡出去的,媽媽好想你再進入我的騷逼啊。兒子,你的大雞巴終於插進媽媽我的騷逼裡了。兒子,你的雞巴好大啊,媽媽的騷逼都被你的大雞巴塞滿啦……」
  「兒子,你知道嗎?媽媽的騷逼裡插著親兒子的大雞巴,感覺好爽好舒服喲,兒子。用你的大雞巴使勁的操媽媽吧。」
  「嗚嗚,兒子,你的大雞巴都頂到媽媽的子宮啦,媽媽的子宮口都被兒子你的大雞巴捅開啦。媽媽好痛,好爽啊……」
  「兒子,媽媽我的屁眼裡也好癢啊,媽媽也好想兒子你的大雞巴插入我的屁眼裡啊……」
  「你罵媽媽是個大騷貨?嗯嗯,媽媽就是騷嘛。媽媽在你面前就是只母狗,一只兒子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的騷母狗。」
  「兒子,你罵媽媽是天生的一個被人玩弄的臭婊子?嗯嗯,媽媽就是一個臭婊子啦,媽媽身上所有的洞都是你的大雞巴隨便進出的地方喲。兒子,你想怎麼玩媽媽就怎麼玩喲。」
  「啊啊!兒子,你的大雞巴終於插入媽媽的屁眼裡了。媽媽我的屁眼好小喲,兒子你的大雞巴插得媽媽的屁眼好痛。兒子,不要抽出你插在媽媽屁眼裡的大雞巴,媽媽忍得住痛……」
  「嗚嗚,兒子,你怎麼把大雞巴又插進媽媽的騷逼裡了?媽媽說了不怕痛喲,啊啊!」
  「兒子,你好壞喲。你把手指插入媽媽的屁眼裡了,原來你是想用大雞巴操媽媽我的騷逼,用手指操媽媽我的屁眼啊……媽媽騷逼裡插著兒子你的大雞巴,屁眼裡插著兒子你的兩根手指,好爽!好舒服啊……」
  「什麼?兒子,你不動了?你要媽媽我自已扭動屁股?嗚嗚,好吧。媽媽是個臭婊子,應該是我來動啦,誰叫媽媽我有你這麼個壞兒子喲。兒子,媽媽的屁股扭得好嗎?你的大雞巴和手指舒服了嗎……」
  「什麼?你說媽媽的屁股好迷人?當然啦,媽媽我的屁股又白又嫩又圓,當然很迷人啦……」
  「啊啊!兒子你好壞啊!你的大雞巴插著親媽的騷逼,手指插著親媽的屁眼,你還不滿足,還要媽媽我扭屁股,還要用另一隻手打媽媽我的屁股。」
  「嗚嗚,好痛啊!兒子,求求你輕點打媽媽的屁股好嗎?媽媽可從來都沒捨得打過兒子你的屁股喲。」
  「什麼?你快忍不住了,要射精了?要射到媽媽嘴裡……」
  「嗯嗯,媽媽跪在你面前,嘴裡含著兒子你的大雞巴……媽媽用舌頭舔著兒子你的大雞巴……」
  「啊啊!兒子你的大雞巴終於在媽媽我的嘴裡射精了……兒子,你的精液好多啊!你要媽媽全吃了你的清液?嗯嗯,好吧。媽媽是個天生的大騷貨、臭婊子、小賤貨,最喜歡吃男人的精液了,特別是兒子你的精液……兒子,媽媽把你射到我嘴裡的精液全吃了……」
  百子亂說了一通後,嘴裡長長的啊了一聲,手停止了動作,好像終於滿足了的樣子。
  優和語帶驚訝的笑罵道:「老婆,你真的好騷啊,沒想到你還真能說啊。你終於滿足了吧?好了,不要胡鬧了,做早點去吧……」
  百子爬了起來,穿好了衣服,笑道:「老公,你說了不笑話我的喲,我現在都不知自已剛才都說了些什麼……」
  這時他們才意識到浴室門沒有關,而太郎這時已把自已的房門輕輕地合上,跑回自已的床上躺了下來。
  百子驚慌地看了看兒子的房間,略帶埋怨的看了看優和,可是好像又不敢說什麼,表情複雜的走向廚房。優和看到浴室的門沒有關,不禁也皺了皺眉,他可能在想如果剛才的胡鬧被兒子看到聽到了,不知道會有什麼不好的後果,所以顯出了後悔的樣子。他沖洗了一下後,穿好衣服,來到廚房,邊看報,邊等著老婆做的早點。
  優和看了看正在忙碌的百子,好像忍不住又調笑了起來。
  「老婆,你的樣子真的是好迷人喲,別說是兒子了,任何男人見了你都會動心……」
  百子轉過身來,表情有點嚴肅的說:「老公,說實話,兒子現在大了,他從小就不聽我的,我現在真的有點怕他。」然後走到優和身旁。
  優和放下報紙,笑著說道:「老婆,你整天穿得那麼性感迷人,不會是真的想勾引兒子吧?我知道你很騷,我現在不能完全滿足你,可是剛才你說的話是不能當真的喲。」說完用手點了點百子的臉蛋。
  百子噘著嘴撒嬌的說道:「老公,我當然知道啦。剛才的胡鬧只不過是一時興起,幫你回味年輕時的雄風啦。我再漂亮迷人,也只是你一個人的啦,我怎麼會真的去想兒子來操我呢。」
  優和聽了這話,好像是想起了剛才洗澡間沒關門,怕兒子看到聽到了什麼的事,臉上一下變得嚴肅了。
  百子繼續苦著臉說:「老公,說實話,兒子現在大了,知道男女間的事了,可只是半知半解。他本來就一點都不怕我,你又老當著他的面對我胡鬧,這樣他就更不把我當回事了。我們以後親熱時最好避諱著點他,我現在真的有點怕他,你最好管管他吧。」
  優和聽了老婆的話後,有點吃驚。這時太郎穿著睡衣懶懶的走出房門,來到父母身邊。他沖百子叫了聲「媽媽」,然後表情怪異的站在飯桌旁。
  百子看著太郎,有點嚴肅地說道:「兒子。你爸爸有話和你說。」然後看著優和。
  優和抬頭看了看百子,「還是你說吧……」然後表情木然地不出聲了,也許是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太郎一手叉腰,一身撐著桌子,憤憤的說道:「你們算了吧,你們剛才說的話、做的事,我都知道了。媽媽真是一個臭婊子、一個大騷貨、一個下賤的臭娘們……」
  百子一下子滿臉羞愧,低下頭來,她可能沒想到剛才的胡鬧真的被兒子看到聽到了。
  優和尷尬的怔了怔後站了起來,嘴裡罵了一聲混蛋,然後伸出手,揪住太郎的衣服,大聲吼道:「住嘴,竟然敢這麼說你的親媽。你真是太混蛋了……」
  太郎一點也不示弱,也伸出手揪住優和的衣服,二人不停的拉扯著。
  「爸爸,媽媽剛才像母狗那樣的撅起屁股,任你玩弄……」
  優和大聲吼道:「她是我老婆,我當然可以那麼對她,而她是你的媽媽…」
  太郎也叫道:「她是我的媽媽怎麼了?她剛才不是還說什麼她是一個天生的臭婊子、大騷貨,願意象母狗一樣的跪趴在地上,撅著屁股,讓兒子我的大雞巴操她的騷逼,操她的屁眼,操她的小嘴。還大喊什麼媽媽的騷逼和屁眼好癢啊…兒子快用大雞巴來操媽媽我啊……」
  優和抓著太郎衣服的手顫抖著,說道:「那些都只是一些玩笑話,我和你媽媽是夫妻,是可以無話不說的。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偷看偷聽父母的事,看來是我們平時把你慣壞了。今天我非好好教訓教訓你不可……」
  百子趕緊過來,想把他們父子倆拉開,一臉惶急的說道:「老公,你好好和兒子說,他還是個孩子,不懂事,你耐心點,求你了。兒子,剛才媽媽和爸爸說的那些都是玩笑話,不是當真的……」
  太郎嘲笑道:「媽媽,玩笑話就能隨便這麼說嗎?你們玩樂時把我當成什麼了?既然你們能這樣對我,我為什麼就不能把媽媽你的話當真?我為什麼就不能把媽媽你真的當成一隻母狗任意的玩弄?讓我也開心?」
  優和這時已經氣極了,他伸出另一隻手,想去打太郎。百子死死抓著優和的手。
  優和怒吼著:「混蛋,你媽媽剛才已經說了,那是一些調笑的話,是不能當真的,你怎麼還敢這麼說媽媽!我怎麼會有你這麼個混蛋兒子!都是我們平常把你慣壞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你……」
  太郎也怒喊著:「爸爸,我是混蛋,你就是老混蛋。你平時都是不把媽媽當人看,經常隨意玩弄和笑罵媽媽。今天我還聽到了看到了你們背著我居然這麼的沒有羞恥,你還教訓我什麼?媽媽,你就是一個臭婊子、一個大騷貨、一個下賤的臭娘們。我會像你自已說的那樣把你當成一隻騷母狗那樣好好玩的。你就等著吧。」
  優和氣得使勁的一揮手想打兒子,可他似乎忘了他的手正被百子抓著,百子被重重地推倒在地上,她的腿頓時紅了一片,表情很是痛苦。優和可能沒想到會這樣,他鬆開了抓著兒子衣服的手,嚅嚅的說了聲:「老婆,我不是故意的。」
  太郎走到百子身旁,蹲了下去,伸手扶著百子。優和可能是沒想到會傷到老婆,他整理了一下自已的衣服,然後抬頭看了看牆上,可能是意識到什麼時間快到了,趕緊拿起一個包,嘴裡喊了一聲後就出去了。
  百子滿臉羞愧的低著頭,不敢看兒子。
  太郎半扶半推著媽媽,來到了父母的房間。
  百子坐在日式的榻榻米上,太郎從急救箱裡拿出一塊紗布和一管藥,擠了一些藥膏在紗布上,然後拿著紗布在百子白嫩的大腿上紅紅的地方擦著。百子看樣子不想讓兒子擦,可是她又不敢拒絕,只得用手護著大腿上沒紅的地方。
  太郎擦完百子腿上紅紅的地方後,用手把媽媽護著大腿的手推開,不老實的摸著媽媽白嫩的大腿。
  百子看到兒子的舉動,眼裡充滿了害怕,她可能感覺到兒子的手越來越不老實,就鼓起勇氣用盡量溫柔的語調說:「太郎。媽媽不痛了,沒事了……不用再擦了。」
  她心裡肯定害怕兒子會對她做些什麼,因為她沒想到兒子會看到和聽到她和老公的胡鬧。更沒想到剛才在廚房,兒子會那麼侮辱她。只是表面上盡量裝作沒事,希望太郎早點離開。
  而這時的太郎,手摸著媽媽白嫩的大腿,再也忍不住了,他眼裡閃著凶光,突然將媽媽撲倒,然後趴在媽媽身上,雙手不停的揉搓著媽媽的兩個乳房,嘴強行在媽媽的臉上嘴上親吻著。百子扭動著頭和身子躲閃著,兩隻手用力的推兒子的身子,想把他推下去,嘴裡喊著:「兒子。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是你的親媽媽啊……」
  太郎這時早已不管不顧,他把媽媽的衣服和乳罩推到脖子那兒,然後不停的用手摸揉著媽媽那兩個豐滿白嫩的乳房,嘴裡喊道:「媽媽,我剛才說了,你就是一個臭婊子、一個大騷貨、一個下賤的臭娘們。我會像你說的那樣,像玩母狗那樣的好好玩你的,你就老實實的讓我玩吧……」
  百子不停的掙扎、扭動,可是力氣太小,始終沒法把兒子從身上推下去,不禁哭了起來。太郎伸出舌頭,在媽媽的乳房和胸部不停的舔咬著。百子無望的扭動著身體,雙腿也在不停的甩動著。太郎又去脫媽媽的內褲。百子夾緊雙腿,雙手拉著自已的內褲拚命抵抗著。太郎發怒了,他大罵道:「媽媽,剛才你發騷時說的那些話難道忘記了?現在你還裝什麼啊!是不是欠揍啊!」
  說完,他掄起手,狠狠地打著百子的耳光。百子的臉紅腫了起來,看起來很是痛苦。
  太郎繼續叫道:「媽媽,你現在就把自已當作一個喜歡男人的大雞巴操的臭婊子、大騷貨,像你剛才說的那樣好好順從我吧,答應我,我就不打你了。」
  百子可能實在忍不住痛了,也可能知道兒子現在根本就不把她當媽媽看了,反抗只能是徒勞的,只得輕輕的嗯了一聲,同時鬆開了抓著自已內褲的手。太郎趁機脫下了媽媽的短裙和內褲。然後強行掰開媽媽的雙腿,跪在媽媽兩腿間,伸出舌頭,在媽媽的陰部舔了起來。
  百子不停的哭泣著,開始還扭動著屁股躲閃著,慢慢地就停止了反抗,任由兒子舔著她的陰部。
  太郎兩隻手摸揉著媽媽的乳頭,嘴不停的舔著媽媽的陰蒂、陰唇、陰道口、尿道口,甚至媽媽的肛門。
  太郎可能雞巴已經硬了,他站了起來,脫光了自已的衣服,果然雞巴已經又粗又紅的挺立著。
  這時,百子趁機爬了起來,想跑開。太郎把百子抓住,放躺在榻榻米上。然後抓住百子的頭髮,把已經挺立的雞巴插入了百子的嘴裡,使勁抽動起來。百子扭動著頭部,可終沒辦法吐出兒子的雞巴,便用手去推兒子。太郎索性跪騎在媽媽的臉上方,把媽媽的手按在床上,雞巴不斷的在媽媽的嘴裡抽插著,百子不停的扭動身子和抖動雙腿,無力的反抗著。
  太郎冷笑著說:「媽媽,你今天還有可能逃脫得了嗎?乖乖地讓兒子好好玩吧。你剛才不是還說喜歡兒子的大雞巴嗎?現在又裝什麼貞潔喲……」
  百子知道掙扎是徒勞的,只會換來更大的痛苦和侮辱,只得停止了反抗,任由兒子的雞巴抽插著自已的嘴。
  太郎此時已是興奮異常,他從媽媽的臉部站起來,騎在媽媽的肚子上,然後脫掉了媽媽的上衣和乳罩,用雞巴不停的拍打著媽媽的乳房和乳頭。然後屁股往上移了移,坐在媽媽的乳房上。他把雞巴放在媽媽的口邊,嘴裡調戲式的說道:「喜歡兒子大雞巴的騷媽媽,現在你兒子的大雞巴在這兒了,用你的小嘴好好的舔吧。」
  百子滿眼是淚,懇求道:「兒子,媽媽剛才和爸爸說的那些話都只是夫妻之間調情的話啊。媽媽不是真的那麼想的啊!我是你的親媽媽,求求你,不要這樣對媽媽好嗎?」
  太郎惡聲惡氣的大喊道:「媽媽,你這個賤貨!是不是不打你,你就不老實啊?你剛才的騷樣子我都看到了,你還說過最喜歡吃男人的大雞巴了。你就是一個臭婊子、大騷貨。你還裝什麼啊?你現在還想端媽媽的架子,能有用嗎?好好舔兒子的雞巴吧。」
  百子滿面通紅,看著一臉凶相的兒子,好像很無奈的伸出了舌頭,在兒子的雞巴上舔了起來。
  太郎感到非常舒服,不禁又叫道:「媽媽,你可真是個大騷貨、天生的臭婊子,舔得兒子的大雞巴好爽啊……」
  過了一會,太郎從媽媽身上爬了起來,倒騎在媽媽的身上,把媽媽的手拉過來,放到自已的雞巴上,嘴裡說道:「媽媽,用你的小手象摸揉爸爸的雞巴那樣摸揉我的雞巴吧。」
  百子可能知道反抗的結果只能招來兒子更多的侮辱,無奈的照作了。太郎分開媽媽的雙腿,雙手環抱著媽媽的屁股和大腿,將媽媽的陰部使勁的分開,用舌頭在媽媽的陰部不停的舔了起來。他一會舔舔媽媽的陰蒂,一會舔舔媽媽的大小陰唇,有時還把舌頭使勁的往媽媽的陰道裡塞。
  百子的陰道口流出了陰水。太郎好像更加興奮了,這時他的雞巴在媽媽的小手裡又粗又紅。他好像已經忍不住要射精了。
  太郎十分興奮的說道:「媽媽,你的騷逼流了好多騷水,是不是想兒子的大雞巴插進你的騷逼裡啊……」
  然後他從媽媽身上爬了起來,跪坐在媽媽的兩腿之間,將雞巴對準媽媽的陰道口就往裡插。百子忍不住又開始反抗了,她不停的扭動腰部和屁股,躲避著兒子的雞巴,嘴裡惶急地哀求著:「兒子,我是你的親媽媽,你就是從媽媽的騷逼裡生出來的啊,你的雞巴是不能插進你媽媽的騷逼裡的。媽媽別的事都依你了,現在求你也依媽媽一次,不要把你的雞巴插入媽媽我的騷逼裡好嗎……」
  這時,百子突然停止了說話,臉一下紅了。也許是她平時習慣了和老公在一起時,騷逼雞巴的亂叫,所以剛才她情急之下也是騷逼雞巴的說的,然後她又突然意識到了這是在和自已的兒子而不是老公說話。
  太郎可能沒注意到這些。他現在也許是不想再和媽媽廢話,只急於快點操媽媽。只見他一把抓起媽媽的內褲,使勁的塞入媽媽的嘴裡,然後將媽媽的兩隻手扭到頭上,使勁的壓著,另一隻手揪著媽媽的頭髮,用兩條腿將媽媽的兩條腿撐開、頂著,迫使媽媽不能動彈。然後將雞巴強行插入了媽媽的陰道裡,不停的抽插起來。
  百子嗚嗚的哭喊著,眼淚不停的流下來,最終放棄了反抗。太郎看到媽媽停止了反抗,就鬆開了媽媽的手和頭髮,把媽媽的內褲扯了出來,然後趴下身子,兩隻手摸捏著媽媽兩個豐滿的乳房,嘴親吻著媽媽的小嘴和臉部,有時把舌頭伸進媽媽的嘴裡攪動著。雞巴則一直不停的在媽媽的陰道裡抽插著。
  百子現在看來只有一個願望了,那就是希望兒子不要把精液射在自已的陰道裡。
  她把兒子的舌頭推出嘴裡,滿是懇求的說道:「太郎,媽媽現在只求你一件事,不要在媽媽的那裡面射精,別的我什麼都依你,都順從你,好嗎?媽媽求求你了……」
  太郎好像考慮了一下,然後說道:「好吧,媽媽,我答應你。媽媽你真的好漂亮好性感,好迷人,我在夢中都不知操過你多少回了。媽媽,你是我的心肝寶貝,我真的很愛你,只要你以後象順從爸爸那樣的順從我,我保證好好對你。不再打你……」
  百子有點哭笑不得的說道:「唉,我怎麼會生了你這麼個混蛋兒子啊!你這麼欺負媽媽,媽媽真的好難受,好傷心啊。媽媽真的好命苦,要順從老公的一切要求,現在還要順從兒子你的一切要求,嗚嗚嗚……今天要不是你爸爸不關門,還要我說那些胡話,我也不至於會這麼被你欺負……」百子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太郎可能因為媽媽的話使他想起了早上媽媽邊手淫邊說的那些想他的大雞巴操的話,他戲謔的說道:「媽媽,你早上說的那些關於兒子的大雞巴的那些話,好刺激喲。可惜我那時沒在你身邊。現在你再說一遍給兒子我聽吧。」
  百子的臉頓時又紅了,可這些話她哪還好意思啟口?只得臉露懇求的說道:「太郎,那些話是媽媽當時亂說的,我都不知自已說了些什麼。你就饒了媽媽,不要讓媽媽再說了,好嗎?」
  太郎一下子變了臉色,他冷冷的說道:「臭娘們,你剛才是怎麼說的?只要我不在媽媽你的騷逼裡射精,你就什麼都答應我,順從我。這話你不記得了?這麼快你就反悔?我告訴你,你要反悔,我也會反悔,並且以後都不再信你了。我現在就在你的騷逼裡射精,讓你懷孕,讓你給我生出一個孩子來……」
  太郎說完後就加快了雞巴的抽插。
  百子嚇得趕緊說道:「太郎,媽媽依你,媽媽說,你千萬不要射到媽媽那裡面。」
  太郎冷笑道:「媽媽,看來你真的是一個賤貨。我告訴你,你不僅要說,而且還要帶著表情的好好說,不要再說什麼你那裡面,要直說你的騷逼。聽明白了嗎?如果你說得不好,我一樣會把精液射到你的騷逼裡。好了,現在開始吧。」
  百子只得裝作很淫蕩的樣子道:「太郎,媽媽是個天生的臭婊子、大騷逼、小賤貨。媽媽早就想兒子你那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操媽媽我的騷逼啦。」
  「兒子,媽媽的騷逼現在終於插進了你的大雞巴了。兒子你的雞巴好大好粗啊,媽媽的騷逼都被你的大雞巴塞滿啦……」

  「兒子你知道嗎?媽媽的騷逼裡插著親兒子你的大雞巴,感覺好爽好舒服喲!兒子,快用你的大雞巴使勁的操媽媽的騷逼吧,媽媽的子宮口要是被兒子你的大雞巴捅開那媽媽就更爽啦……」
  「兒子,媽媽我的屁眼裡也好癢啊。媽媽也好想兒子你的大雞巴插入媽媽我的屁眼裡啊!媽媽是一條兒子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的騷母狗……」
  「媽媽是個臭婊子,兒子,你不要動你的大雞巴了,媽媽我來扭動屁股讓兒子你爽吧。媽媽的屁股扭得好嗎?兒子你要是想射精了就告訴媽媽喲,媽媽好想兒子你的精液射到媽媽我的嘴裡,媽媽會吃了你的精液。媽媽是個天生的大騷貨、臭婊子、小賤貨。媽媽最喜歡吃男人的精液了,特別是兒子你的精液,媽媽更喜歡吃。兒子,媽媽要把你射到我嘴裡的精液全吃了……」
  這時太郎已經忍不住要射精了,他抽出在媽媽陰道裡的雞巴,騎坐在媽媽的乳房上,將雞巴塞進了媽媽的嘴裡,一股股的精液全射到了媽媽的嘴裡和嘴邊。射完精後,太郎說道:「媽媽,你剛才自已可說了最喜歡吃兒子我的精液的,會把兒子我的精液都吃光的。現在快吃吧。」
  百子無奈的用手把嘴邊兒子的精液全部抹進嘴裡,然後含著淚全部吞嚥了下去。太郎心滿意足的穿上衣服出去了,留下了赤身裸體、滿臉是淚的媽媽百子躺在榻榻米上抽泣。

















0.013392925262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