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龐斑大戰秦夢瑤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好不容易逼走了蒙氏雙魔,向清秋、雲裳和秦夢瑤轉身欲行,才走了幾步,
走在前頭的向清秋突地聽到身後雲裳一聲嬌吟,他轉回頭去,只見嬌小柔弱的雲
裳雙眼緊閉、身子微顫,緊靠在扶著她的秦夢瑤身上。

  「怎麼了,裳妹?」向清秋趕忙要上前攙扶,卻被雲裳揮手阻住了:「我沒
事,清秋哥,只是方才使出初祖劍法,傷了些元氣。清秋哥,你先入城和他們會
合好了,有夢瑤小姐陪我,該沒事的。」

  看著向清秋的身影走遠,雲裳這才站直了身子,轉而扶著秦夢瑤,而這回倒
是身段修長優美的秦夢瑤站身不住,非得靠著雲裳才能站立了。

  「夢瑤小姐,」雲裳柳眉微蹙,方才秦夢瑤力退雙魔時,她為其意態所懾,
只能歎為觀止,但才走了幾步,她就發覺不對了,秦夢瑤步履踉蹌,似是光走路
都在忍著傷、忍著痛一般,偏偏當秦夢瑤注意到雲裳的眼光時,反應卻是不由自
主的玉臉微紅,那含羞的少女媚態,教雲裳不由得想到了個不該有的可能,不得
不裝假先支開了向清秋,女人間才好說些不該給男人聽到的事兒:「雲裳,有個
問題不知該不該問?」

  看秦夢瑤臉兒更紅,卻沒有阻住她再問下去,雲裳雖還沒聽到答案,心中卻
已經有了解答:「夢瑤小姐是不是……剛給男人破了身子?」

  心事竟給雲裳一口道出,秦夢瑤羞的嬌軀發顫,站都站不穩了,修長的身子
偎到嬌小的雲裳身上,芳心卻不由自主地回到了方才的柳心湖邊……

  趁著龐斑離開,吸引了種子高手們目光的當兒,秦夢瑤也離開了柳心湖,但
她心懸著十八種子高手,並沒有一走了之,而是躲在一旁的柳林當中,暗中觀察
著種子高手們的狀況。

  看到龐斑揚長而去,種子高手中除了少林程望被殺以外,並沒有什麼損傷,
秦夢瑤才剛要放下一口氣,突地道心微震,一股強烈的感覺從身後靠近。

  不但沒有躲開,秦夢瑤連聲音都沒有出口,乖順地任背後那人緊緊地摟住了
她。由於道胎和魔種天然的相吸力量,對龐斑的情況,她可是最瞭解的一個,從
一入柳心湖開始,秦夢瑤就發覺到了,龐斑表面上四平八穩,像是什麼事都沒有
的樣兒,體內卻是氣血翻騰,好像有股強烈的火隨時要爆發出來一樣。

  這也難怪,道心種魔大法雖能完全轉換一個人的氣質,可惜龐斑尚差一線,
未竟全功,超凡脫俗的外表之下,仍有一些強烈的負面情緒蠢蠢欲動,加上這些
日子以來,龐斑先是在和厲若海的決戰之中負傷,緊接著又面對韓柏、範良極和
風行烈,再加上和乾羅決裂,雖說沒能使他內傷加重,但自製力卻也在逐漸減退
當中,偏偏方才又對種子高手們動了真怒,忍不住出了手,一時之間心魔大亂。

  秦夢瑤對這些事兒雖不能盡知,卻也了然大半,她知道現在的龐斑正渴想著
一陣強烈至極的發洩,如果她避了開去,一股心火無處發的龐斑拚著內傷加深,
也要盡殲十八種子高手。想到這兒,秦夢瑤已下了決定,即使今兒要在這幕天席
地當中給龐斑破去處女身,玩弄的死去活來,也非得護住種子高手們不可。

  雖說是下了決心,可龐斑的手段真是厲害,當他那火熱的嘴吻上秦夢瑤玉頸
的當兒,那火熱酥軟的感覺差點就讓秦夢瑤叫出聲來,加上龐斑不只是摟著她,
口舌在秦夢瑤敏感的玉頸上遊動而已,他的雙手早已經滑過秦夢瑤腋下,托住了
秦夢瑤堅挺高聳的雙峰,隔著衣裳就揉捏了起來,充滿了情欲的手是那麼巨大、
那麼火熱,即使隔著衣裳,威力也全不見降低,火辣辣地刺激起秦夢瑤的處女春
情。

  已經下了決心,加上道胎和魔種先天的相互吸引,雖是難掩嬌羞,秦夢瑤仍
放開心胸,承受著龐斑那恣意的撫愛,任他一步一步地勾引出她體內的情欲,若
現在只有他們兩人在場,秦夢瑤幾乎可以確定,自己會毫不猶豫地呻吟呼叫,誘
發出男女之間甜蜜動人的本能欲望,和龐斑盡情地享受魚水之歡,偏偏外頭種子
高手們還沒走,秦夢瑤殘留的神智壓抑著高呼的渴望,無聲地享受著龐斑那無所
不至的挑情手段。

  也不知等了多久,好不容易等到礙事的種子高手們離開,此時的秦夢瑤早已
是釵橫鬢亂、衣衫不整、媚眼如絲、眉黛含春,衣上的扣子不知何時已在龐斑的
魔手下敞開,連沾著香汗的裡衣都已滑到了身下,一雙敏感堅挺的玉峰,毫無屏
障地落入了龐斑的手中,在他時而溫柔、時而強猛的揉搓撫愛當中,秦夢瑤乳上
的蓓蕾已然綻放,雖在暗中,雪白玉乳上那兩點嬌媚粉嫩的紅點,仍誘的人心癢
難搔。偏偏龐斑的技巧還不只此,在春心蕩漾的秦夢瑤默許當中,他的手已滑入
了秦夢瑤裙內,直搗那淫滑濕潤的幽谷。

  好不容易等到了外人離開,秦夢瑤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毫無避忌地咿唔
出聲:「哎……你……你的手……唔……好……好熱……哎……美……美死夢瑤
了……唔……不……不要……那裡……那裡不行……會……會弄濕的……」

  「就是要夠濕……才會舒服……」溫柔地吻著秦夢瑤赤裸的香肩,慢慢地吻
向她嬌軟溫熱的臉頰,龐斑的嘴毫不猴急,好整以暇地吻遍了秦夢瑤火熱柔軟的
臉蛋兒和肩頸之處,良久良久,才堵住了秦夢瑤乾渴的櫻唇,一陣又一陣甜美溫
柔的吮吸,勾得秦夢瑤春心蕩漾。

  她也感覺到了,自己那從未為男人開放的幽谷當中,此刻已是濕滑無比,一
波波的黏稠津液,正逐漸逐漸地滑了出去,加上龐斑的手早已覆上了她珍秘的幽
谷,指頭正精巧地勾弄著她勃發的小蒂,如彈奏樂器般地誘發出她狂野的欲火。
知道他已經了然自己的濕滑,秦夢瑤又愛又羞,死命地吻緊了他,深怕再給龐斑
說話的機會時,會聽到什麼不堪入耳的話來。

  那一股股的火,已不知在秦夢瑤的體內烘燒了多久,燒的這天仙般的絕色女
子欲火狂升,她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了,暗夜的林中,只見秦夢瑤轉過了頎長的嬌
軀,四肢八爪魚般地摟緊了龐斑,菱紅嬌軟的櫻唇饑渴地向他索吻,凝脂軟玉般
潔淨瑩白的肌膚染滿了熱情的暈紅,媚得彷似一掐就掐得出水來。

  此刻的秦夢瑤體內被那狂野無比的欲火充的滿滿的,早已被灼的渾然忘我,
忘卻了要護守種子高手們、忘卻了自己面對的是魔門出名的巨擘、忘卻了要犧牲
自己的心意,現在的秦夢瑤無論身心都完全開放在欲焰的支配之下,只渴想著男
女交合時那美妙無比的歡樂,渴想著男人那勇猛的佔有。

  「哎……」拂去了秦夢瑤象徵性的推拒,摟著懷中欲火焚身的絕代佳人,龐
斑加快了手段,很快秦夢瑤的衣裳已經全落到了地下,她那清純潔美、修長玲瓏
的胴體已完全赤裸地貼上了龐斑一絲不掛的強壯肉體,這種肉貼肉的親蜜感覺,
惹得秦夢瑤忍不住嬌弱甜美的呻吟出聲,她知道自己所渴望的就快來了,她純潔
的處女之身很快就要被眼前的魔門巨擘所奪,在他的溫柔和粗暴之中,享盡男女
之間絕美的豔福。

  「不……不要……怎麼……怎麼這樣……哎……」原以為自己的處女身就要
在這竹林中獻給龐斑,秦夢瑤無論身心都準備好,要迎接那美妙無比的佔有了,
沒想到龐斑卻沒有在林中就幹了她,反而是抱著秦夢瑤津液氾濫洶湧的裸體,輕
飄飄地滑過了湖面的空間,落到了方才的小舟之上。

--------------------------------------------------------------------------------
 那明亮的月光,好似喚起了秦夢瑤早給欲火燒化的少女嬌羞,加上龐斑那堅
挺粗長的肉棒就在她眼前強硬地顫挺著,配上龐斑那完美的體魄,令人不由得心
搖神蕩,讓她忍不住縮起了身子,連一雙玉腿也夾了起來,腿間那濕滑黏膩的感
覺,在輕夾之中更為明顯了。
  看已熱情無比的秦夢瑤突顯嬌羞之態,偏偏龐斑好似很喜歡這調調,竟不動
手,只是眼光逡巡著秦夢瑤完美無暇的嬌軀,那眼光宛如實質一般,輕掃著秦夢
瑤那巧奪天工的胴體,含春的眉梢、白玉般的肌膚、堅挺的玉峰、綻放的乳尖、
修長潤滑的玉腿,及輕夾腿間那似有若無、微映著濕潤的淡淡烏光,全都沒能逃
出他的眼去,嬌羞無匹的秦夢瑤只覺自己比方才在林中更能感受到赤裸無依,加
上在月下被龐斑的眼光輕薄,雖沒有直接的肉體刺激,感覺卻遠比方才那肉貼肉
的淫玩更為強烈。

  「哎……」這樣一絲不掛地任他觀賞,比之他強烈的侵犯玩弄更為難捱,嬌
羞至極的秦夢瑤好不容易才想開口求他,不要再看了,盡情的強姦她吧!話還來
不及出口,龐斑已經動手了,他雙手托在秦夢瑤臀下,將她的玉腿掛在肩頭,那
美妙的幽谷就這樣徹底暴露在他眼下,就好像被龐斑用眼光勾著一般,一波波的
晶瑩玉露不住外湧。

  被擺佈成這完全任君採擷的模樣兒,教秦夢瑤芳心裡又羞又愛,正當秦夢瑤
含羞渴待的當兒,她的幽谷終於被侵犯了!卻不是被龐斑那粗長的肉棒,而是一
條又濕又熱的舌頭。

  「唔……喔……啊……怎……怎麼會這樣……哎……好……好美……啊……
唔……天……天哪……唔……求……求求你……別……別再……那……那裡不行
……不可以……啊……」

  一邊嬌聲呻吟著,秦夢瑤嬌軀劇顫,一雙玉腿情不自禁地夾緊了他的頭,好
像要迫他更深入地挑弄一般。

  龐斑的舌頭動的真是靈巧至極,勾挑滑舐吸吮之處,盡是秦夢瑤最敏感最脆
弱的部位,好像光只是舌頭這般愛戀情濃地勾掃挑逗之下,就足以令她欲仙欲死
了。龐斑的舌頭非但沒有帶來一絲清涼的津液,反而像是火上加油般,將秦夢瑤
玩弄的渾身發燙,體內那強烈的欲火如同火山爆發般,不斷地灼燒著秦夢瑤冰清
玉潔、凝脂軟玉般的肉體,灼的秦夢瑤幽谷當中波濤洶湧,渾身香汗沁出,更顯
清新嫵媚。

  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全心全意地去感覺、去承受龐斑那超一流技巧的挑情,
秦夢瑤只覺渾身酥軟,再沒有半分力了,櫻唇之中口乾舌燥,饑渴無比的豔媚呻
吟不斷從她口中傳出:「哎……美……美死我了……啊……怎……怎麼會這麼美
妙的……哎……求……求求你……別……別再弄了……我……唔……夢瑤……夢
瑤受不了了……又……又要流出來了啊……」

  眼看著這冰潔出塵、美絕人寰,猶如天仙下凡的絕色女劍士,已被他挑弄的
欲火焚身,完全受肉欲所操控,再也沒有半分矜持,一心一意只渴求著他男性的
侵犯,汨汨玉露不斷地從幽谷之中向外沁出,那顯然從未被男人賞玩過的美妙幽
穀已被灼得發燙了,又濕潤又軟滑又嬌豔,也不知是被他舌上的口水,還是幽谷
中的清泉浸透的。

  龐斑其實也忍得夠了,他�起頭來,雙手一伸,將秦夢瑤那雙堅挺美麗的玉
乳擒在手中,溫柔又強力的搓揉起來,胸口輕輕地將秦夢瑤的玉腿頂了開來,秦
夢瑤只覺胸中一窒,一股強烈到無可抑制,似乎要將她體內空氣全擠出去的美妙
感覺登時傳上身來,就在她沈迷其中的當兒,她的幽谷已經被拓了開來,令她魂
牽夢縈的堅挺肉棒已順著秦夢瑤的濡濕,勇猛地滑入了她的幽谷當中。

  真的是很痛,幽谷中那幾近撕裂的感覺,真的好像要把她整個人都破開來似
的,秦夢瑤原也知道,處女破身是世上最難耐的疼痛之一,加上龐斑魔功深厚,
那肉棒極其堅挺勇壯,即便是熟擅采補之道的淫娃蕩婦,也未必承受得住,更何
況是她那初開的玉門?

  偏偏龐斑剛才逗弄她也逗弄得太過火了,即使被撐得那麼痛,秦夢瑤竟也在
痛楚當中感覺到一絲快感、一絲充實,那快感令她情不自禁地夾緊了他。其實秦
夢瑤也不用這麼做,龐斑的肉棒何等粗壯,雖說她的幽谷竟能完完全全地吞入了
它,卻也是貼得緊緊的,再沒有一點點間隙了。

  感覺到身下的絕色美女雖是疼痛的夾緊了,幽谷當中卻是溫柔地啜吸著它,
完全沒有一點緊夾的疼痛感,反而更能感覺到肉欲交融的緊貼美妙,龐斑也不由
得震驚了,他搞過的處女不在少數,卻從沒有人能在甫破瓜時,體內就能如此美
妙的緊夾啜吸,就好像已樂在其中似的。他俯下頭去吻住了秦夢瑤微啟的櫻唇,
雙手溫柔地在秦夢瑤的乳上搓揉撫愛,肉棒則隨著腰部微不可見的扭動,緩慢而
溫柔地在秦夢瑤的幽谷中滑動著。

  直到現在,秦夢瑤才知道,為什麼龐斑一定要把自己弄到這小舟上來開苞,
就算是因著她的痛楚,幽谷裡面緊緊夾著不動,但隨著湖中水波蕩漾,帶動著兩
人的肉體微弱地滑動著,讓龐斑的肉棒能更輕柔、更細緻地在她的穀內滑動,一
寸寸地撫愛過她敏感的肌膚,那滋味之美妙,不但沒引發她一點點疼痛,反而像
是溫柔無比的輕憐蜜愛一般,一點點地撫去她的痛楚,比之任何手段更能使她快
活。

  慢慢的,隨著秦夢瑤的肢體熱情地摟上了他,香舌的反應也慢慢激烈,幽谷
裡更以美妙無比的力道絞纏著那充滿了她的肉棒,龐斑也感覺到了,此刻的秦夢
瑤已逐漸褪去了處女的羞澀,雖說開苞的痛楚未能全消,但她熱情的肉體,卻已
慢慢地開始享受那痛楚中的歡樂,甚至連那未褪的疼痛,都混在歡愉當中,化為
另一種奇妙的快樂。龐斑原就是此道高手,身下美女雖是羞得不敢開口,但秦夢
瑤肉體的反應,又怎能瞞得過他呢?

  「哎……好……好深……唔……好……好哥哥……你……你的棒子好……好
大……又好粗……唔……雖然痛……可……可是美……美死夢瑤了……哎唷……
啊……好……好哥哥……你……你的大棒子……唔……入……入的夢瑤好……好
棒……好舒服喔……哎……」

  秦夢瑤真的沒有想到,這樣的話兒竟能從自己端莊嬌貴、典雅秀氣的櫻唇裡
叫出來,而且還是在破瓜開苞的頭一次,對象更是這魔門巨擘,但那又有什麼辦
法呢?

  先不說龐斑的技巧熟嫻,總是適切地掌握到秦夢瑤的敏感地帶,他的每一下
動作,都能教秦夢瑤魂飛天外,飄飄欲仙,還有這的環境,月下看美女比白天要
美上十倍,更何況是絕色如秦夢瑤,被剝得一絲不掛,心甘情願地承受著龐斑的
愛撫淫玩,再加上龐斑雖只是善用他強壯粗長的優勢,一下接著一下插著秦夢瑤
的幽谷,次次地脹滿了她,但隨著湖心波紋蕩漾,在直出直入的時候,總會身不
由己地轉上幾下,貼上原先未被觸及的地帶,那美妙的滋味,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的了。

  偏偏龐斑並不堵著秦夢瑤那甜美的櫻唇,反而是在她耳邊輕聲細語,混著沖
擊時的喘息,要她放開心懷,將心田裡的歡樂全都呼喚出來,已給插得意亂情迷
的秦夢瑤原只是含羞帶怯地軟語呢喃,給龐斑誘出了第一句。

  但她卻沒想到,這種淫言浪語最困難的就是第一句,只要頭一句淫蕩話兒出
了口,肉欲的本能自會泯滅理智地驅策著她,讓這端莊美女的口中奔出數也數不
清的淫浪話兒,而且隨著肉欲的呼喚出口,肉體的稚嫩也會隨之消失,讓她做出
事前想也想不到的聲情動作,此刻的秦夢瑤再也不是平常那潔淨出塵的仙子了,
她的胴體似能透出火般地緊貼著他,纖腰圓臀隨著湖波蕩漾不住起伏,迎合他的
動作,口中的言語更是愈來愈甜美、愈來愈大膽了。

  「哎……美……美死夢瑤了……唔……啊……好……好哥哥……你的大棒子
……真……真是太厲害了……唔……入……入到夢瑤最裡面了……啊……好……
好熱……好美呀……啊……啊……好舒服啊……嗯……啊……好……好哥哥……
你……你太厲害……唔……你要……要入死夢瑤了……給我死了吧……啊……我
輸了……夢瑤徹底輸了……好哥哥……好丈夫……求求你饒……了……啊……啊
……我死了……要死了……我……啊……嗯……啊……好厲害……你……好棒啊
……好親親……啊……好哥哥……啊……嗯嗯……啊……嗯……哎……哎……夢
瑤要……爽死了……好爽……好丈夫好哥哥……給我吧……啊……死了……死了
……嗚……啊……嗚……啊……啊……」

  在一聲又一聲愈來愈甜蜜的呻吟當中,秦夢瑤只覺高潮的快樂一波又一波地
襲上身來,一次又一次地將她滅頂,她的幽谷發燙,已不知給龐斑插過了幾千幾
百次,插的津液紛飛,混著處女落紅,那狂野而美妙的滋味令秦夢瑤的血液都沸
騰了起來,等到龐斑射精的時候,秦夢瑤已爽得渾身酥軟,當場眩暈了過去......



















0.017733097076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