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邪教宮廷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馮公公!大事啦!太後娘娘要出宮私訪!" 司禮監秉筆太監張誠慌張的沖
了進來。馮保本就?三陽教的事異常的焦慮,見張誠說出此等事來頓時一陣眩暈,
太後是誰?當今天子的生母,後宮之統領,紫禁城真正的主人。這?個人,豈是
隨意出宮的。

“怎麼回事!?快,隨咱家去慈甯宮。”二人忙進慈甯宮,就是一陣勸阻,
足足說了一個時辰,馮保張誠都已口幹舌燥時,太後才放下這心思。馮保二人也
告罪離去。

“張誠,這是怎麼回事?!”馮保怒道。

“屬下不知,但相比定和那三陽教的妖人有關。”張誠皺著眉頭回話。

“令東廠去查!我大明豈可讓這種邪教玩弄於股掌!天大的笑話!”說罷,便沈著臉回了司禮監。

慈甯宮中……

“哼!哀家出去探訪民情,馮大伴卻來阻撓。真真是不把哀家放在眼中,若
不是見他輔佐皇上有功,哀家早就革除了他!”太後李氏發著脾氣,私下都是心
腹女官自不會外傳,也知道太後隻是在說氣話,實際上還是很看中馮保張誠二人
的。旁邊一個身穿有三朵太陽的衣服的中年儒生見狀搖頭笑了笑,卻竟自解開了
自己的腰帶,褪掉了褲子和鞋子。四周的女官見狀似乎見怪不怪,竟然去四下關
了門窗。

太後正在氣頭上,也沒注意的到。而這人卻竟自走到太後面前,伸左手輕揉
著太後的臉,太後見是此人也歎了口氣道:“先生是教中高人,哀家身邊能貼心
的也就是先生了。”說罷,還把這人將要拿開的手按在臉上輕輕揉擦了幾下。這
中年人也不以?然,竟伸出右手撩開了一擺,隻見一根碩大火紅的陽具便從�面
伸了出來。中年人笑了笑,把龜頭輕輕的頂在了太後的嘴唇上。太後隨即張口吞
入口中,很是用力的吸允了起來。

吞吐了一會,太後這才?起頭道:“這一年來遍嘗教中陽物,還是魯先生的
陽具最得哀家喜愛,尺寸,味道都是上佳。”說罷,又重新把這個魯先生的陽具
含入口中。

魯先生則盡數褪去了身上剩餘的衣物,輕輕撫摸著太後的臉道:“呵呵,這
陽具均乃勤練三陽功所緻,自然尤其妙處。隻是,”說到這停了一下,揮手把周
圍的幾個女官叫了過來才繼續說:“隻是不知娘娘的鳳臀凝練如何了?”說罷,
隻見太後?眼媚笑的橫了一眼魯先生,口中陽具不吐,兩臂向兩邊平臺,任由幾
個女官脫去身上的衣物。太後吸允了一會,卻見那魯先生突然抖了一下,然後就
聽到太後發出陣陣嗚咽,過了好一會,太後的玉腮都鼓了起來,才緩緩的把陽具
從口中抽出,卻帶出了一點白色的漿液留在嘴角。隨後,太後便把口中的物事吞
咽下去。

魯先生見太後吞了下去才笑著摸了摸太後的臉,似是誇獎。

“呵呵,魯先生的陽精真是鮮美異常,哀家真是喜愛的緊。”隨即,便赤裸
著身子站了起來,轉身背對著魯先生。繼而又爬到床榻上,分開雙腿,將鳳臀沖
著魯先生後才道:“魯先生,來試試哀家今日凝練的如何。”隨後,一名女官把
已經端來的托盤上的一個小瓷瓶子打開,頓時屋內遍佈一種蘭花的清香。隨即,
女官又把小瓶子�的東西倒在手心,幾滴泛著蘭花香的油便從�面流了出來。被
精心塗抹在太後的內鳳眼上,令人驚詫的是,太後三十之上的年紀,那小洞也依
然粉紅俏麗。

之後,女官又拿出一根細長的玉棒,頂在太後的內鳳眼上,輕輕的插入少許,
讓油往�淌了些。之後又跪在魯先生跨前,把他的陽具含入口中,吸允了個幹淨。
隨後,另外兩名女官便上道兩側前,雙手扒開了太後的臀瓣。太後娘娘的胯間,
頓時一覽無餘。

“娘娘,可要來了。”說罷,徑直把陽具頂在太後的內鳳眼上,緩緩的插進
了連先帝都未曾入過的內鳳眼中直到,盡根沒入。之後,另外的三名女官分別跪
在魯先生的左右和身後。其中兩名伸手按摩他的人蛋,另外一個則在吸允他的後
門。

“嗯,娘娘近日的凝練果然有成效,已然是有力的多了。”說罷,朝?女官
揮了揮手,便不再言語。幾個女官都是常見此事,自然明白這是讓她們去門外把
守,魯先生要和太後娘娘雲雨一番了。

魯先生在太後的身後聳動著,低聲說道:“娘娘,馮保、內閣和錦衣衛那邊
都對本教素有微詞,如今已是怨毒之意,長久下來,怕對娘娘不利啊。”正享受
著的太後也不禁停下呻吟聲,低低說道:“馮保?人剛正,隨是宦官卻也忠君愛
國,內閣是動不得,錦衣衛天子親軍,哀家更是無可奈何啊。唉。”說到此處,
太後不禁歎了口氣,天下誰都動得,就這三方勢力動不得。因?他們都是皇家仰
仗,延續的根本。聽到此處,魯先生也明白太後也是毫無辦法。隻得賣力起來。

天近子時……

“魯先生真是勇猛異常,鏖戰至多時竟還能如此挺拔。”太後面色疲憊卻很
有精神頭,躺在魯先生懷�說著悄悄話。

“呵呵,娘娘過謙了。”說罷,伸出右手抓住了太後的一隻玉乳竟沒抓到:
“嗯,娘娘的秀乳凝練的不錯。一隻手已經不足以盡掌了。”太後掩嘴嬌笑道:
“還不是先生出的怪異法子,讓哀家的女官每日服用那怪味道的湯藥。女官們服
藥後竟不能排洩,還要讓哀家去吸允她們的尿液,每次喝完胸口都脹痛不堪,卻
不想效果上佳。”

“呵呵,來,娘娘,在下伺候你沐浴。”太後笑著起身和魯先生走向浴室。

翌日,雞叫天明,太後寢宮中 . . . . . .昨夜與三陽教的魯先生雲雨徹夜
後疲憊不堪,這才昏昏睡去。早上已聽女官告知,天亮三竿了,但自覺身子依舊
是輕飄飄的,賴在鳳榻上不肯起來。半夢半醒間,忽覺有人赤身鑽入自己的軟被
中,自己的一隻美蓮被那人抓在手�,吸允起自己美蓮的玉指來。也是弄的舒服,
太後未顧其他,還以?是魯先生便橫自睡著。那人吸允了一會太後的秀蓮似乎仍
覺不過癮,直沖沖的鑽到了太後的背後,一條胳膊從太後的頸下穿過,摟抱住了
她。太後迷糊中,翻身向�沖向了那人。

忽然,太後覺得嘴邊有一溫熱之物輕輕在自己的純間滑動,還以?是魯先生
又在調教自己,自顧張嘴銜如口中。卻猛想到不對!口中之物隻覺是那女子的乳
頭,而那人正摟抱自己,何以將陽具放在自己嘴邊,猛然睜眼,卻驚訝的看到一
美貌俏麗的女子正將自己摟在懷中,看著銜住她碩乳的太後滿臉笑意。太後一陣
發楞,卻才想起,此女是自己的女官統領巧玉,被三陽教取走調教,卻不想回來
了。

“巧玉你……”未等說完,巧玉徑自一口吻住了太後的香唇,半晌這才放開,
轉而放開時,太後已然嬌喘不已。

“呵呵,喝——,巧玉而今也是被調教的膽大了些,竟敢強吻哀家了!想曾
經哀家想要巧玉的初吻,都是讓你臉紅了半天呢。”媚笑罷,身後摸向巧玉的下
體想逗弄她一下,卻不想一探之中,竟把一根滾燙異常的陽具握在手中!

“啊!?”太後一聲驚疑呼出,便猛的撩開被子向下望去,卻不想,看到巧
玉潔白的下體竟然長了一根男人的陽具!充血挺拔,滾燙異常,紅�透著紫。看
著就可怕的陽具上的血管怒漲盤桓,和巧玉如羊脂般白嫩的小腹雙腿間成了明顯
的對比。

“巧玉,你這是……”未等說完,卻餘光瞥見四周站了一圈人,太後望去,
卻是自己的六名女官,分別被另一名看似已是中年的美熟婦赤身裸體的摟在懷中。
而這些美熟婦,竟也都與巧玉一樣,胯間均有一根昂首挺立的陽物,隻不過和巧
玉相比,這六人卻是紅的嚇人。太後驚然的看著周圍圍著的一圈女人,驚怒道:
“你們是何人!把哀家心愛的女官怎?了!?巧玉!這到底是……”話音未落,
卻見那幾個美熟女一把摟住身邊的女官,把胯下的陽具,插進了女們的下體,頓
時惹來一片驚吟。女官們臉色一片痛楚:“啊——啊!燙!太燙了!快,噢——
快拔出去!”

“啊——啊——!娘娘,娘娘救我!”

“啊!啊!”見如此,太後頓時怒火萬丈:“你們是何人,竟敢不經哀家的
允許就姦淫哀家的女官!”剛要繼續怒喝卻見那些美熟婦眼中盡是妖異之色。訝
然間,巧玉又把太後摟入懷中,強吻起她來。這回太後雖有掙紮,卻越是被吻,
越是難以自拔。情不自禁的去吸允巧玉口中的唾液,越來越上癮。巧玉也不適時
宜的揉搓太後的碩乳和鳳臀。一會過後,巧玉便站起身來,把陽物頂在了太後的
唇邊。已被三陽教調教許久的太後下意識的便把那紫紅色的陽具含入口中,煞那
間卻猛然想起自己的女官們,剛要吐出,卻感到那陽物傳來一陣奇妙的味道,讓
她欲罷不能。隻覺神智盡失,滿腦子隻有那陽具讓她沈浸的異香。

巧玉享受了太後半個時辰的口活,沖那群美熟婦揮了揮手。六名熟婦把陽具
從已經被姦淫的渾身無力的女官體內拔了出來,六個女官被橫抱起來去了後廳。
巧玉也是吧陽具從太後口中抽出,把太後橫抱到了後廳,七人圍成一圈,女官們
被熟婦們立在身前,就等著巧玉一聲令下,繼續被姦淫。巧玉見她們準備完畢,
便揮揮手讓她們先開始,自己則把對著太後的玉背抱住她,慢慢的讓太後清醒了
過來。

太後一經醒來,便看到自己寢宮後廳的地闆上自己最愛的金菊花不知何時被
人換成了三陽教的輪盤。耳邊浪叫不斷,自己的女官們被姦淫的淫水橫流。但太
後猛一定睛,卻驚恐的看到自己的女關門的胯間,竟然都有一根陽具在慢慢從幾
個女官的胯間生長出來,那些美熟婦越用力,那陽物生長的就越快,那陽具越大,
女官們的浪叫聲越大。太後雖不知巧玉?何如此,也不知這群美婦人從何而來,
但她此時卻知道巧玉也要讓自己長出那陽物來!想到至此,淚水不禁湧了出來,
扭頭苦苦的對巧玉哀求道:“巧玉、巧玉!哀家不想長出那東西!巧玉!求求你,
哀家不想啊,啊——!”哀求間,巧玉已然將陽物插進了太後身子�。

“呵呵~ !娘娘,長出來了,便知道這話兒的好了!呵呵~ !”說罷,也不
理太後的哀求,猛的發力。

天近晌午,太後和幾名女官已經被姦淫的渾身無力,太後胯間那根陽具也已
經長到成熟。與巧玉不同的是,太後那根卻是與太後嫩白的膚色一般,白白嫩嫩
的,雖然也是粗壯異常,卻看起來也是精緻的很。再瞧幾個女官則深有不同了,
最左邊的兩個,所長出的陽物竟如花草的綠葉一半?色,一根根血管也如那葉莖
似的。而右邊的兩女,胯見的陽物看起來卻與狗馬的陽具一般,一個的陽具如馬
的陽具一般夯長,低頭便可吞如口中。另一個卻如土狗一樣,外表包著一層厚厚
的黑皮,正被那美熟婦擼弄,不斷露出�面紅紅的陽具來。中間的兩女,陽具卻
如普通的無太多不同,隻是粗壯夯長,卻成黑褐色,看著及其兇惡。諸女用力甚
猛,隻聽得那陽物在?女的胯間不住的啪啪拍打著?女的小腹。

“啊————!”猛然一生,卻見?女卻以是射出陽精,太後和幾個被姦淫
的女官則直接把精液噴灑在三陽教的輪盤上,剛一撲到上面,便眼見著被那輪盤
吸走。

巧玉看著已經被姦淫昏睡過去的太後和幾個女官,令道:“姐姐們把這幾女
?到娘娘的床榻上,便可回去了。”“是。”幾個熟婦把?女?到了太後的鳳榻
上,便離去了,巧玉則赤身裸體的坐在一旁休息。

傍晚時分 . . . . . .太後和幾個女官從熟睡中醒來,頭一件事便是看著自
己胯間的陽物怔怔的發呆。雖有驚恐,卻瞧這陽物,越是喜愛。“娘娘,以後看
的機會很多呢。”太後猛一?頭,就看見巧玉正跪在床邊向她輕笑。太後之前雖
是惱怒,但怕是那沖天的快感早已被她忘了,卻還是有些惱巧玉不先行告知於她,
但自己也與巧玉姐妹相同,許久不見也是想念的緊,便說道:“你上來,讓哀家
好好看看你。”巧玉也聽話的爬上了床,已上床便被太後猛的摟在懷�。“你個
死丫頭,竟然戲耍起你家娘娘來了,你不知哀家這?長久是多想你啊!”巧玉聽
了,也是感動,竟低頭把太後的陽具含在了口中。“唔——娘娘,——有所不知。
長出這東西,教中地位更高,豈是娘娘從前那唔——尋常女奴的身份可比的。”
“啊!竟有,竟有此事?”“唔——嗯,是魯先生特意讓巧玉關懷娘娘的。魯先
生說,娘娘?奴甚可,自當有此福緣。”“那,嗯,那哀家的這些女官是怎?回
事?”巧玉把太後的陽具從口中吐出,給太後說道:“娘娘看我綠茹綠芯這倆妹
子,她們這兩根花草陽具可讓女子?出一些教中特有的植物,這些植物天生靈性,
可讓女子淫性大增,娘娘自會看到好處。”說罷,有指了指長出了狗馬陽具的二
女道:“娘娘再看柔心柔月二女,此二女的欲獸陽具可讓女子?出也是教中特種
的欲獸,讓這些欲獸姦淫女子,淫性大發或大不得滿足的女子,均是得益良多。”
說完,有指了指兩個陽具異常粗壯夯長的女官道:“娘娘再且看泳兒泳情二女,
可讓娘娘孕育一些教中特有的寄生于女人身子�的欲獸,雖是都可以一淫?快。
娘娘可知道好處了”“那,巧玉你這陽具又有何說道?哀家呢?”聽完巧玉的話,
太後不禁對巧玉和自己的陽物倍感新奇。“哈哈,巧玉這陽物別的本事沒有,卻
是一等一的好藥材,與巧玉的陽具交媾或服食,均有奇效!而娘娘這陽物,卻是
一等一的好了,雖然不能像其他妹妹們可以做這做那,卻是散發法力,讓女子甘
心成?娘娘的胯下美人。”說罷,竟翻身反跪在太後的面前,把自己的玉臀沖著
太後有些嗚咽的說道:“巧玉自被教中調教,一直不敢忘娘娘恩情,今日便讓娘
娘用娘娘那馭奴陽具破了巧玉的處子身,讓巧玉生生世世的陪娘娘開心!”太後
聽的感動異常,眼圈一紅,便猛的跪起身子來,卻見其他六個女官也如巧玉一般
:“娘娘!奴婢們雖已非處子,卻也願生生世世追隨娘娘!”太後望著周圍這一
圈美臀,定了定心神,這才道:“哀家的好妹妹們!哀家答應你們!生生世世永
不相離。”說罷,昂起陽具對準巧玉的胯間,一下捅了進去。

子夜 . . . . . .太後因連禦七女已是乏力,躺在鳳榻上摟著巧玉,看其他
幾個女官互相交媾。累的不行,昏然睡去。

翌日太後還在昏睡中,卻隱隱綽綽的覺得腹部漲動。迷糊中睜開眼睛,卻驚
恐的發現,自己的肚子竟如懷胎十月的孕婦一般。剛想叫起其他女官,卻發現她
們也如自己一樣。慌忙叫起巧玉,卻把巧玉逗笑了,對太後解釋道:“這女子陽
物能讓女子一夜間就懷上呢。哈哈——”說罷,有哈哈大笑起來。“那哀家,這
是懷了哪個妹妹的種,要懷多久啊?”“我嘗嘗娘娘內鳳眼的味道就知道了。”
太後聽話的趴下身子,把內鳳眼沖著巧玉。巧玉上前仔細吸允了太後內鳳眼的汁
水,便對太後道:“恭喜娘娘,懷的是綠茹妹妹的種,再過一會,便要?下一隻
口袋花了。”“那現在要幹嘛?”太後問。“當然是催生了。”說罷,招呼了一
聲綠茹,讓綠茹用力插送太後的屁眼即可。

一個月後,太後的寢宮� . . . . . .“巧玉,娘娘呢?”魯先生一身華麗
的教服一步三搖的走到了慈甯宮外,卻發現守門的女官一個都不在,惑然間看到
巧玉便上前詢問。

“呵呵,是魯先生啊。先生找娘娘何事?”巧玉沖魯先生微微一福道。

“自然是想看看巧玉這一月之內的成果豐碩如何了啊,哈哈哈哈!”說罷竟
大笑起來。

“呵呵,先生入宮一觀便知道了。”說罷,側身做了個請。

“好好好,待我去看看。”徑自走進了慈甯宮,幾個轉身便到了太後的寢宮
�。一進去,便看到太後的鳳床上,竟然半屋高的碩大口袋花立在床上。六個女
官圍著怪花各跪一角,口呆花根莖下卻分別伸出了六根小花,花蕊卻是一張小口
一般,根根吸允著六個女官的陽具,看那女關們則直翻白眼渾身抽搐,魯先生便
知道這口袋花是在強抽女官們的精液了。過了一會,便見那六名女官已經渾身抽
搐,瞬間便昏死在地上。六根藤蔓花也收回了那怪花的根莖�,這時,卻見口呆
花的花蕊�一陣蠕動,似乎要嘔吐一般。動了沒一會,一個渾身赤裸的女子便被
怪花吐了出來,正是太後!

太後晃了晃頭便跪坐起來,一轉身這才看見魯先生。

“這不是魯先生嗎!哎呀,可想死哀家了!”說罷,想起身走過去,卻似乎
渾身無力般,有坐了下去。“哈哈,娘娘不必多禮。在下也是思念娘娘啊,卻不
想娘娘如今已經如此修?,教中尚且罕見啊。”太後微微一笑,爬到一名女官跟
前,直接和那昏死的女官交媾起來。“先生不要介意,哀家自從生了這東西,一
日不與女人交媾,便一日不得安生啊。”“哈哈,娘娘不必介懷。自當如此,自
當如此啊!在下自入教以來便愛看這兩女甚至更多的女子交媾,不知太後……”
還未說完,邊聽太後道:“這還不易?但哀家的女官以被榨精榨昏了,如何能讓
先生一飽眼福啊?”

“這也容易。”說罷,沖那六名女官挨個一點,六人竟施施然坐了起來。

“先生真是好手段!”說罷,兩名陽具夯長的女官走了過來,竟擅自拖走了
太後。

“哎?妹妹們要做什??啊——!”太後正在疑問,卻小穴和屁眼被突然插
入。

“巧玉。”魯先生頭也不回的說道。

“先生。”

“去讓娘娘嘗嘗你的陽物,也好加快修?。”

“是。”

巧玉走到太後面前,見被兩根粗長的陽具深入體中的太後仍神色泰然,不禁
心中暗道:“這太後果然是天生淫婦,這等陽具通體卻已是泰然自若,看來自己
日後要把這太後調教的乖巧,怕是很難。‘”巧玉,莫不是害羞了?難道哀家的
玉口還含不下巧玉的陽具?“說罷竟給巧玉拋了個媚眼。巧玉搖搖頭甩掉心中的
想法,徑自把陽具塞進了太後口中。”唔!——好是——好是粗大!“太後含糊
不清的驚叫了一句,便用心含起巧玉的陽具來。

太後仔細吸允這口中的陽具,吸了半晌,卻陡然覺得這陽物似乎粗長了一些,
再過了一會,太後訝然發現口中的陽具竟不用自己低頭便已頂在喉嚨之上,剛想
?頭吐出陽具問一問,卻被巧玉猛的抱住了腦袋,嘴�那根陽具竟猛的漲了起來,
越粗越長,直接頂進了太後的胃�。再瞧太後已是翻著白眼,渾身抽搐了,想必
此時巧玉拔出陽具,太後就要借此昏死過去了。此時,巧玉卻扭頭看向魯先生:
“先生,現在就要嗎?”

“嗯,不錯,教祖如今已經到了沖關關頭。太後如此淫婦深得教祖賞識,必
須要快了,否則教祖到時閉關不成,你便要做那牝犬了。”巧玉聽起牝犬不禁一
陣恐懼。

“先生,?何如此幫襯巧玉?”

“呵呵,巧玉可是我一手調教起來的,要做那任人騎的牝犬,?師也是不願
看到啊!”

“先生,真是疼巧玉。”沈沈的說了句,滿心的歡喜和感激。

“你們幾個,來,把娘娘?到鳳榻上。其他人去準備應用之物。”說罷,把
陽具拔出太後的口中,太後便猛一翻白眼昏死了過去,任由幾個女官把她?到鳳
榻之上。

傍晚……

此時天色已經黑透了,魯先生不知去向。巧玉則和一群女官圍著太後站了一
圈,靜待太後醒來。等鼓打定更天時,太後才幽幽轉醒。“巧玉,你這作死的丫
頭,竟如此欺負哀家。”說話聲音輕嫩,想必是脫了力了。“嘻嘻,娘娘勿怪。
奴婢?娘娘備了些有趣的玩意兒,娘娘可是要試試?”“巧玉給哀家的,想必肯
定有趣,那就試試吧。”說罷,巧玉便沖幾個女官一揮手,事宜她們把準備好的
物件去取出來。“娘娘可要謹記,玩耍的時候可要聽奴婢的安排,不然怕是會傷
到娘娘的鳳體。”“知道了,知道了,你這丫頭就是愛耍些玄虛。”說完,太後
扭了扭身子,正正的躺在鳳榻上。

此時,六名女官回來了,太後見她們兩人背著木箱,兩人手中一人是繩索,
一人是裹了黃熊毛皮的鐐銬,兩外倆人竟?著一個巨大的正方形木箱。“巧玉這
是要玩什??”“呵呵,娘娘不必多問,稍後便知。”太後聽罷也不多言,自顧
自的等著。

兩名拿著繩索的女官走過來,徑自把太後扶了起來開始捆綁。“巧玉,?何
要綁住哀家?要玩什?便玩,哀家怎能不依你?”“娘娘,不必多言,此事均是
魯先生安排的,娘娘可敢違逆魯先生的意思?”太後一聽,不禁氣悶,卻又不敢
多言。從最初半推半就的被魯先生姦淫,到後來的樂不思豫,太後心中無意間?
生了對魯先生極重的乖巧之情,很怕惹得魯先生不快。

捆綁完畢,太後這才看見,自己雙腿被用金杆撐開,雙腳卻被一對鐐銬束縛
在了一起,雙臂被折到背後交疊困住,胸前的繩子被繞了大小兩圈,分別勒住了
自己碩乳的根部和乳頭,還很是的緊俏,隻因自己乳頭一樣碩大,被粗繩圈住竟
還有大半露在外面。下體上的陽具則被困了幾圈,隻把龜頭留下,連兩枚陽丸的
根本都勒緊。兩個女官又去掉了太後的發飾,拉起長發平鋪在背後,又繞過被縛
住的雙臂纏緊,太後此時便隻能完全?起頭來。兩個女官又在太後身下墊了幾個
墊子這才退下。

另外兩個女官,則從木盒中,取出了精油,在太後的屁眼上塗抹,時不時還
把手指插入其中。接著,另一個女官從盒中去出了一個肛塞,前端是圓球,露在
外面的一端,竟鑲著一片紅色的寶石。被女官按入了太後的屁眼�,這?看來,
太後挺翹的屁股中間,就有了一顆金邊的紅寶石,煞是好看。另一名女官則拿著
一套馬嚼子和一個金絲綢的眼罩,隻是不同的是,這個馬嚼子之上,還有一根末
端彎曲空心長棒,戴在太後嘴�,長棒便會插入太後的口中,深入至食道�。此
時的太後是想說話也是說不得的,隻能趴在那喘氣。“娘娘,接下來,要給你戴
上幾許飾物,怕是有些疼,娘娘可要忍一忍。”此時的太後已經被折騰的有氣無
力,隻能從嘴�哼哼幾聲出來,巧玉也不管太後答應與否,隨即揮手讓女官們繼
續。太後此時感到有個女官手�拿著個耳環套在自己的乳頭上,似乎不好看,歎
了口氣,又換了一個。一對金質的細環被女官選了出來,然後對太後說道:“娘
娘,這對乳環奴婢就替娘娘選了,若是看到後不滿意,娘娘還請自行更換。”太
後正在奇怪什?是乳環,就猛覺兩個乳頭一疼,就感到兩個金環被像耳環一樣戴
在了自己的乳頭上。沒等這陣疼勁過去,又感到自己的陰蒂一疼,隻聽哢的一聲,
太後就知道自己又被戴上了陰環,也不知哪個愛玩的女官竟用手指碰了碰那金環,
讓太後感到那金環上似乎鑲嵌了寶石。不錯,那陰環上鑲嵌了屁眼上一樣的寶石,
隻不過小了很多罷了。女官又取出一根飾物,和那肛塞無意,隻不過那寶石小了
一圈,正好和太後的肚臍大小相仿,而那圓球則竟換成了一根細細的長針。

太後直覺肚臍一疼,那東西便被插進了太後體內。然後又有女官取來一隻金
質的角先生,徑自插進了太後的小穴�。這時,那名抱著藥箱的女官則從藥箱取
出各種藥水調配進一個小木桶�,那木桶�渾濁的全是乳白色的精液,倒完藥水
竟變成了金黃色。然後便見那女官取來一個漏鬥,插進太後的嘴�,把那一小桶
的精液全倒進了太後的肚子�。“嗯,巧玉,做的不錯。”太後突然聽到魯先生
的話,便哼哼了兩聲示意。魯先生看過來,便道:“呵呵,太後此時樣子真是讓
在下欲氣大生啊。讓在下來?娘娘題兩個字。”說完就沒了聲音,過了一會,太
後便感到自己的雙臀被當做紙張,魯先生一瓣各寫了幾個字。然後就聽到巧玉說
:“先生的字寫的真好!皇家淫婦,陽具女奴!妙!貼合實際!”說罷,吩咐女
官把太後的眼罩和口塞取了下來。就見太後氣哼哼的說道:“巧玉你個作死的丫
頭,竟敢如此玩弄你家娘娘。哀家還以?魯先生是好人的,竟在哀家的臀上題字
女奴!難道哀家太後之尊,在先生眼�卻是個女奴??”

“哈哈,娘娘掛懷。”說罷,走到太後面前,徑自把捏起太後的小嘴親吻起
來,巧玉這爬到太後身後去舔弄她的陰蒂。魯先生則抓住太後的龜頭道:“娘娘,
不想當在下的女奴不成?”此時的太後已經是媚態漸生,臉紅聲低的說:“哀家,
哀家願意。”魯先生竟把手指插進了太後的馬眼�,繼續道:“那就跟我說,娘
娘你想被很多男人操,被爆操,被操死!”“如此粗俗,,哀家,哀家怎?說得
出口啊。”太後害羞的低聲道。魯先生有用力捏了捏太後的龜頭大聲道:“說!”
“啊——!是是!哀家說,哀家想被很多男人操,哀家想被爆操,被操死!啊—
—!”因用力過大,太後竟射精了,又由此昏睡過去。巧玉拍了拍手,門外竟走
進進來幾個美熟婦,就是那日姦淫幾個女官之人,幾女不由分說便和幾個女官交
配起來。

半夜,太後幽幽醒了過來,模糊間看見自己的女官和一群美熟婦交配,且直
翻白眼,其中幾個甚至已經昏死過去,卻仍在被姦淫,興許是太累了,太後沒看
一會,便又睡了過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太後才幽幽轉醒,剛想叫人來給自己更衣,卻發現自己嘴
�不知什?時候又被戴上了馬嚼子。扭頭看看四周,卻發現鳳榻旁邊擺著七個正
方形的箱子,�面盡是柔軟的波斯軟被,但自己的六個女官,竟然和自己一般姿
態被捆綁了起來!一群赤身裸體,下身垂著一根陽具的美熟女正在把她們一個一
個的裝進箱子�!“你——嗚口——你們——要——嗚嗚——幹嗚什??!”太
後驚恐的問到,因?嘴�有馬嚼子,太後很難吐出一句整話。一群美熟女卻也不
理她,徑自把所有六個女官裝進了箱子,封蓋。而這時,巧玉和魯先生則走了進
來,魯先生坐在一旁,巧玉走到跟前跟太後道:“嘻嘻,娘娘不必擔心,巧玉豈
會害娘娘??”魯先生此時卻道:“娘娘,既然入了本教,得了諸多好處,自然
也是要補償本教的。本教教祖看上娘娘天生淫婦的資質,想帶回教中好好調教,
娘娘不必擔憂,娘娘的六位女官自然也會和娘娘一起被調教,到時候成了本教聖
女,自然好處多多啊!”巧玉這時卻奇道:“先生,巧玉還不知當了聖女,還有
好處?那是多大的榮耀,哪個還敢要好處啊!”“哈哈哈,巧語有所不知啊,成
了聖女,這後庭或嫩穴每日都至少要有一根陽具在抽送,隨時隨地的被姦淫,那
可是教祖的貼身女奴啊!如果這聖女受孕,生下的女兒自是本教教徒�數一數二
的女子,隨時都要受到教?垂青的,好處自然多多!來人,把娘娘入箱,哦不,
此時,要叫聖女殿下了。來呀,把聖女殿下入箱,送往總壇!”太後此時哪有不
明白,怕是自己一入箱,這輩子都要做那教祖的女奴,便是一陣陣的絕望,自己
偶聽傳聞,那聖女每日隻能以精液?食,日日夜夜被人姦淫,好不淒慘,但此時
太後卻已經被捆綁的緊俏,隻能動動蜂腰以示反抗,卻隻能引來翹臀的一陣抖動,
好似等不及被姦淫了一般。“呵呵,封箱之前,聽聽娘娘還要說些什?吧。”說
罷,命人去掉了太後的口塞,一去掉,太後便泣聲道:“先生,先生不要。哀家
不想做那女奴,不想日日被人姦淫啊!哀家……”沒等說完,就又被戴上了馬嚼
子。魯先生卻是神色陰暗,道:“哼!娘娘好不知趣,當了聖女是多大榮耀,看
來不懲戒娘娘一下,娘娘是不會乖乖聽話的。”說罷,徑自從懷中取出一根金針,
猛的插在了太後陽具的根部�面,然後就見太後的陽具入井噴一般的噴射出源源
不盡的精液。

“嗚——!嗚嗚——!”

“先生,娘娘這?噴的話,豈不是要被淹死了。”“哼,精液越多,她就隻
能自己喝下去,否則就得淹死在自己的精液�,不過從此到總壇,怕還淹不死她!
哼!送走!”自此,萬曆五年,太後被送往邪教總壇,日日夜夜被姦淫調教,幾
年後便徹底成了一個乖巧的女奴。






















0.014697074890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