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蕩魔錄之天山聖母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天山聖母扳起了臉,道:“你以為娘不知道,你昨夜把那少年引到你的迷情
園中。”牡丹仙子繞到母親身後,推了推她的雙肩,笑道:“喲,娘,你是不是
吃女兒的醋了!”天山聖母惱道:“好個不正經的丫頭,拿娘來開玩笑了,看我
不罰你。”牡丹仙子“咯咯”笑著,又轉回到母親身前,道:“好了,娘,女兒
下次再也不敢了,我看呀,您八成也是看中這少年了。”天山聖母啐了她一口,
道:“貧嘴的丫頭,只道人人象你,見一個愛一個的。”牡丹仙子道:“我的娘,
這采陽補陰之道還是你教我的呢,要不然,我們如何保得住這青春年華,你瞧前
日裡那個少年,進得百花大殿時,那眼都直了,尤其是看到娘您的風采,骨頭都
酥了。哈哈哈。”天山聖母笑道:“少拍我的馬屁了,只怕是你看著他心酥了吧?”
  牡丹仙子收了笑,說道:“喲,娘,你不也心動了嗎。不然,你早就讓他離
開百花谷了。”天山聖母道:“我只是想讓他養好傷,沒想到你倒好,竟對他下
了那藥。”牡丹仙子道:“好了,好了,娘,我這也是為了你好,您也知道,那
童男之身的頭七次射精均是童子精,所以這童子精分為七道,第一道雖是純陽,
但卻不成熟,這第三道和第四道是最熟的了,略帶陰氣,陰陽比例最好,最適合
您了。
  那最後的兩道陰氣已經漸盛,最好是給您那幾個干孫女她們,她們正當妙齡,
是再好不過的了。“天山聖母在女兒身上拍了一下,笑罵道:”說得比唱的好,
好象你還是為了娘去犧牲一般。“牡丹仙子撒嬌道:”我不為了娘,還能為了誰,
沒想到娘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天山聖母見女兒這麼一說,知道那
雲越的純陽之氣未過,心下暗喜,於是道:”得了,娘就暫且饒了你這一回。“
  牡丹仙子笑道:“娘不但要饒我,還要獎我才對。”天山聖母奇道:“憑什
麼還得獎你?”牡丹仙子道:“娘不獎我,那算了,這第三第四道,我只好自己
吃了。”
  說著便要假意離開,天山聖母心中一動,罵道:“鬼丫頭,又在賣弄什麼玄
虛,還不快老實招,看待會娘怎麼罰你。”牡丹仙子笑道:“好了,娘已是春心
大動了,我說我說。”惹得天山聖母在她身上擰了一下。
  牡丹仙子附到母親耳邊,低聲如此這般地說了幾句,直說得天山聖母耳紅心
跳,牡丹仙子說完了,又道:“娘,你看女兒為你想得多周到。”天山聖母心下
大喜,卻不敢表現出來,只道:“好是好,卻不知是否管用?”牡丹仙子道:
“行的,娘您放心好了,還有那百年好合,他一定會肯的。”天山聖母臉上一紅,
罵道:“你才百年好合呢。”
  雲越自得與牡丹仙子交合之後,便不捨得離開那百花谷,當夜,想起她種種
動人之處,不由得又信步來到那迷情園中,推開香榭小閣,轉到裡間,那屋裡的
燭光暗了許多,昨日少說也有五六支大燭,今日卻只有一支小紅燭,而且還離床
遠遠的放著,只能依稀看到那牙床之上依舊是美人在臥,雲越心下一蕩,古人雲
:暗室可欺。這瑩火般的燭光更容易讓人浮想連翩,情生意動。於是摸到床邊,
但見仙子姐姐仍象昨夜那般背向裡臥著,不由得怦然心動,輕叫了聲:“牡丹姐
姐!”床上的人兒嗯地應了一聲,並不回頭,雲越心想她一定還有些害羞,於是
坐在床邊,將她身上的輕紗掀了,雙手溫柔地輕撫著她香肩藕臂。手觸之處,只
覺得如同凝脂一般,又細又滑,左手順著她的玉背向下滑去,撫到了她的雙臀之
上,那圓臀豐滿圓潤,如同兩個大大的面團兒,雲越心道“牡丹姐姐身材婀娜,
沒想到這臀兒竟是這麼豐盈。”不由得在上面輕捏了幾下,床上的牡丹姐姐身子
輕顫了幾下,似乎對這樣的愛撫很是受用,雲越低頭附到仙子姐姐耳邊,道:
“好姐姐,這樣好嗎?”牡丹仙子輕輕地點了點頭,雲越得到了鼓勵,很是高興,
手兒更不老實了,他挨近了牡丹仙子,將手從她的身後探入了她的雙腿之間!
  牡丹仙子“嗯”了一聲,想是很爽的樣子,壓在上面的右腿不由得�高了些
許,讓雲越的手可以更深入一些,雲越手觸之處,但覺仙子姐姐雙股之間熾熱異
常,手指摸到了她的菊門,只道是牡丹仙子的玉洞,便輕撫起來,其實菊門對於
女人而言,比那玉洞還要敏感,尤其象牡丹仙子這樣的婦人,床上的人兒登時身
體無法再平靜了,忍不住輕輕地扭了起來。雲越雖是經驗尚淺,但見她這般扭動,
也知道這是她的敏感之處,於是指尖便在那菊門上不停地撫弄著。那人扭得更厲
害了。
  其實那床上的人兒不是牡丹仙子,而是百花谷谷主天山聖母!
  雲越只撫了一會,床上的人兒不同別人,那下面已是淫水連連了,況且她那
淫水之中居然還有一種莫名的幽香。雲越嗅到來自天山聖母身上的一縷誘人的體
香,只覺得那玉體生溫,別有一種誘人的滋味,從後面抱過去,仿佛又比前兩晚
的身體要豐盈一些,身上的粉肉兒也要軟和些,雖然彈性少了些,但擁在懷中,
卻另有說不出的撩人。雲越哪裡還按捺得住,雙手使勁就要把那人兒的身子扳過
來,但那人兒雙肩微動,卻似不太願意轉過來面對雲越,雲越扳了幾下,那人兒
總是不動。雲越心道:仙子姐姐怎麼這般害羞起來?於是也不及細想,只好側躺
著,將自已的褲子褪了下來,下身貼到了天山聖母的臀上,一用力,那根陽物便
從聖母的雙腿間戮了進去。
  天山聖母全身一顫,只覺得渾身都酥掉了,心中暗暗叫好,這童男歷經了兩
夜的洗禮,這時候的陽物最是堅硬,直抵得聖母的嫩肉都快麻掉了,聖母輕輕地
收攏了雙腿,將雲越的活兒夾得更緊,雲越右手撐在床上,左手環到天山聖母的
胸前,抓住她的一只酥乳,下身一前一後地動了起來。
  天山聖母玉體輕扭,雙享受著年輕的沖擊,她修行多年,那穴兒自是與眾不
同,雖然已不似當年少女般緊密,較之女兒牡丹仙子略有些松,但那花道內的嫩
肉卻能隨著陽物的抽動一吸一吸的,雲越只弄了一會,便已有了想狂射一把的沖
動,好在他精力甚旺,又經過兩夜的鏊戰,總是有了些經驗,當下咬緊了牙,不
讓精氣洩出。
  天山聖母也擔心他洩身太快,所以只是轉扭幾下,不敢大動,兩個人兒在床
上你來我往,不多時便又纏綿了好幾十下。雲越慢慢地弄得興起,整個身子都貼
到了天山聖母光滑的背上,嘴兒也吻到了她的香肩,動情地輕咬著她的粉頸,少
年的氣息不停地呼到她的耳垂,天山聖母被摟得火起,只撩得她全身都酥掉了,
不由得忘情地扭過頭來,反手將雲越的頭摟住了。兩人雙唇甫一接觸,便緊緊地
吻在了一起,丁香暗渡,貪婪地吮吸著對方。雲越依稀覺得這人不是牡丹姐姐,
但熱情之下,也顧不上這麼多,只一味地吻著她的香唇,下面還在帶勁地插著。
  良久,兩個人的嘴兒才慢地分開,雲越趁勢將天山聖母的玉體翻了過來,自
己也翻身壓了上去。便在此時,兩個雙臉一對,雲越才發現,那身下的人兒不是
牡丹姐姐,而是讓他又敬又畏的天山聖母!當下不由得呆住了。
  天山聖母忘情之際,身體不由自主地讓他扳了過來,這下看到雲越呆在那裡,
饒是她閱人無數,也不由得嬌羞滿面。雲越惶道:“聖母,我……我……”半天
竟說不出一個字來。天山聖母定了定神,嗔道:“好孩子,別傻了,你誤闖我的
寢宮,我不怪你,只要你不將今晚的事兒傳揚出來,保住老身的清白,就行了。”
  雲越原本就正在高潮處,此時最想要的就是女人的胴體,那人倫道德早就拋
開了,更何況這天山聖母仍如三十來歲婦人一般,天香國色,雲越早先對她是又
敬又怕,如今竟能將這位絕代風華的百花谷主壓在自己的身下,對任何一個男人
來說,都會有莫大的征服欲,滿足感。雲越低頭看了一眼身下的天山聖母,但見
她乳房略有下垂,但依舊豐滿,和暗紅的乳頭相配合,混合著母性的光輝和少婦
的性感,小腹略微有些隆起,但肌膚雪白,體香四溢。臀部肥碩豐盈,更有說不
出的誘人。
  渾身上下充滿了婦人特有的韻味!好奇、禁忌、征服再夾雜著無比情欲,雲
越只覺得渾身激動得發抖!他再也忍不住了,翻身壓到了天山聖母的身上,用力
地抽動起來。
  天山聖母沒想到這年輕人居然能在一瞬間能爆發出這麼大的情欲,心下暗喜,
剛才細火慢熬,她早就忍不住了,這下雲越發起狂來,才是她想要的,當下摟緊
了身上的少年,盡量地迎合著他的沖擊。登時,那牙床軟榻之上,與先前相比又
是另一番景象,兩個人兒抵死相纏。一個氣喘如牛,一個嬌呼連連;一個青筋直
暴,一個媚眼如絲。一個堅硬如鐵,一柔若無物;一個直進直出,一個曲意迎逢。
  暗室生春,顛?倒鳳,讓人血脈?張!
  又過了多時,兩人已是到了極點,雲越越來越抗不住天山聖母那小穴兒的吮
吸,大叫一聲,用力插入了天山聖母的小穴中,熱烈地噴發了!天山聖母跟著大
叫了起來,身體繃直了,緊緊著吸住了雲越的陽物,將那寶貴男精盡數吸入自己
的小穴中。良久,兩人才慢慢從高潮中平息下來。
  天山聖母調勻了呼吸,只覺得身體通泰,有說不出的精神,似乎功力又精進
了一此,心下暗暗稱奇,原來這少年居然天賦異?,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寶玉。他
的精液不同一般男子,他身上的陽氣與女人身上的陰氣竟能自然地融為一體,而
不象一般男子的陽氣大多與陰氣會相克,只能靠一些專門的行功方法來調和。天
山聖母心下?然,要是早年能遇到他,又何嘗會去練采陽補陰的功法,害得丈夫
憤然而去,轉投到那個女人的懷抱當中。想到這裡,不由得看了看雲越,但見他
玉面生輝,俊秀無比,不禁又憐又愛,母性頓起,將他攬入懷中。
  雲越洩身之後,心緒漸平,感到天山聖母將他攬入懷中,不由得本能地依了
過去,臉頰貼在了她的豐乳之中,身體也依到了她的胴體中,忽然之中感到好似
回到了童年時代,母親也象這般將自己擁在懷,母親的胸膛也是這般的柔軟,想
到母親,不由得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天山聖母道:“好孩子,我聽我女兒講,你
好象有什麼心事?”雲越心下一酸,不自覺地便將這些天來家中所遭變故原原本
本地說了出來,這下,他沒有再隱瞞天魔宮的名諱,一五一十都說了出來。天山
聖母聽完,歎道:“我只道你的仇家是哪個,原來竟是那老魔,實不相瞞,老身
與那老魔有些淵源,但也是對他相當不滿,尤其是他那三個不成器的魔徒,要是
有人殺得了他們,老身倒也覺得痛快,只可惜他們的功力甚高,普天之天,除了
海外三仙島的白帝青後二人,恐怕無人再對付得了那老魔。老身的功夫,跟他們
比還是差了點
。”雲越那日在大殿之上見過天山聖母的武功,已覺得那是高不可
攀了,如今聽說天魔宮宮主邪神的武功還在她之上,不由得駭然,問道:“那白
帝青後又是什麼人?”天山聖母歎了口氣,道:“那是五十年前的事了,當年昆
侖派出了三個年輕的才俊,‘閃電劍’淩天峰、‘玉女劍’林雪和‘驚雷劍’莫
白,三人都是師兄妹,武功既高,人也出眾,仗劍江湖,著時令當時的江湖兒女
頗為傾倒。淩天峰和莫白都很喜歡他們這個師妹,但聽說這林雪卻是情有所?,
淩天峰和莫白都是心高氣傲之人,相約在昆侖立晚峰上決斗,林雪驚聞後前往阻
止,但不知出了何變故,三個人起了爭執,同時墮入山崖,那立晚峰峰高何止千
尺,昆侖派全體出動也未尋到三人,因為事關昆侖名聲,所以昆侖派對此絕口不
提,只道是三人病故了,沒想到五、六年後,江湖中忽然出現了一個蒙面的高手,
一夜間力斃少林三位高手,盜走了少林中的幾本武學寶典,不久之後,江湖上又
出現一男一女兩個怪俠,因為戴著人皮面具,誰也看不清他們的面目,他倆專門
追殺那蒙面人,很快人們就懷疑他們就是當年失蹤的林雪三人,尤其是昆侖派的
弟子,昆侖掌門崔巖子更是親自下山,追捕盜經之人,沒想到竟死在那蒙面高手
手下,臨終前狂叫三聲”孽徒“,江湖中人才知道那蒙面高手就是‘驚雷劍’莫
白,而那兩個人皮面具的怪俠在崔巖子死後才露出真面目,便是淩天峰和林雪。”
  雲越早就想到可能會是這二人,但當天山聖母說出這二人的名字時,還是禁
不住“嗯”了一聲。
  天山聖母見他一臉好奇,接道:“是啊,當時江湖中人都和你現在一樣的不
解,但其中原因誰都不知道,淩天峰和林雪當時的武功也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
已在其師之上,令人費解,二人發誓要為師報仇,殺了?師的逆徒莫白,但幾年
過去後還是沒有成功,那莫白的武功精進很快,不出十年,在江湖上已是鮮有敵
手,若不是有淩林二人鉗制他,只怕他早已要滅掉各門派,一統江湖了。於是江
湖人送了他一個‘邪神’的稱號,後來又不知何故,也許是淩天峰施了妙計,將
這惡魔引往海外,困在東海的一座小島上,淩林二人也在附近覓了個小島,一則
是監視這老魔,二則也是厭倦了江湖紛爭,隱居海外。後來聽人稱,這三人的武
功已達化境,二十年前武當道長松林道人帶了弟子到東海采藥,無意中上了小島,
與那老魔過了不到十招便已身受重傷,幸得淩天峰相救才保了性命,你想想松林
道長當年在江湖中已是屈指可數的人物,尚不能在老魔手下走十招,那魔頭的武
功可想而知,從此江湖中人無人再敢去那小島,大家夥也就把那兩個島尊稱為‘
三仙島’。因為淩天峰行走江湖時看穿梭白衣,林雪愛穿綠衫,所以江湖上的人
就把他二個稱為‘白帝青後’,只盼他二人能長命百歲,當今天下,也只有他二
人聯手,才能對付得了那老魔,江湖上也就太平了二十年。”
  天山聖母說到此處,看了一眼雲越,接著道:“但江湖上也有極惡之人投靠
了這老魔,使得那魔頭的勢力慢慢竟長了起來,十年前他在島上自組了天魔宮,
收容些為非作歹之徒,在江湖上興風作浪,他收的三個徒弟原本都是名門正派中
不成器的弟子,但跟著這老魔練些邪魔外道的功夫,卻有難得一見的武學天才,
竟成了一流頂尖高手,那三個武功不在我之下?!”
  雲越聽得天山聖母說完,不由得輕歎了一口氣,想到天魔宮如此強大的勢力,
要報仇,真個比登天還要難,天山聖母看他臉色,知道他心中所想,便安慰道:
“好孩子,所謂有志者事竟成,只有你們能解開四方門的秘密,定能降那老魔,
為武林謀得太平,老身相信你。”雲越聽得此言,雄心大發,心想此話不錯,那
老魔再強,武功終究是練出來了,如若蒼天有眼的話,終有一天,定能剿滅天魔
宮為父母親報仇。想到母親,不禁心下暗動,牽動了百年好合的藥力,軟玉溫香
抱滿懷之際,情欲又湧動起來。天山聖母見他臉色又變,紅潮頓起,心中暗喜。
  先前雲越只道她是牡丹姐姐,胡天亂地了一番,如今知道她是讓人敬畏的谷
主,不免一下不敢再放肆,心下情欲湧動,手上卻不知如何是好。
  天山聖母暗暗好笑,看著他俊臉飛紅,也不禁越看越愛,於是輕道:“孩兒,
你覺得我和我那女兒相比如何?”雲越道:“谷主天香國色,只怕天下難有您這
般……。”天山聖母笑道:“你倒是會繞彎,我知道,我沒有你牡丹姐姐那麼年
輕了,說實話,我這年紀,只怕和你奶奶都差不多了。”雲越急道:“聖母豐姿
猶存,說句不敬的話,我看聖母,便如自已姐姐一般。”天山聖母咯咯地笑了起
來:“好?,個個都是你的姐姐了。唉,你們不罵我老妖精就好了。”雲越一把
摟住了天山聖母,道:“您千萬別這麼說,我真的就當你姐姐一般。”天山聖母
拔了一下雲越額著的頭發,道:“好了,只要你不嫌老身年紀大了,你,你想做
什麼就做什麼吧。”雲越大喜,雙唇在天山聖母臉上親了一下,道:“遵命!”
  天山聖母嗔道:“馬上就沒大沒小了。”還沒說完,雙唇便已被雲越的嘴給
堵住了,雲越用舌頭撩開了天山聖母的小嘴,將她的香舌吮了過去,用力地吸了
起來,天山聖母全身一陣酥軟,也不由得抱緊了雲越的身體,兩人一下又纏到了
一起。
  雲越的雙手揉著聖母的雙峰,天山聖母曲起雙腿,雙手也緊抓著雲越的肉臀,
兩人相互熱烈地吮吸著,愛撫著,仿佛想要融到對方身體一樣,在牙床上翻來覆
去。良久,兩人才慢慢地分開,雲越的嘴兒不停,順著天山聖母的粉頸向下吻去。
  一口咬住了她的一只豐乳。
  借著屋內的燈光,只見她一身瑩白如玉的肌膚,宛如玉美人般閃閃發光,胸
前兩座高聳堅實的乳峰,雖是躺著,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比起牡丹姐姐來,猶
勝一籌,胸前那兩顆暗黑色的蓓蕾,和周邊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暈,雖有歲月
滄桑,卻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略為豐盈的腰身,玲?小巧的肚臍眼,渾圓的
美臀,雖有些下垂了,不再是那般的挺翹,但比之少婦,又要豐滿許多,觸手之
處,只覺觸感滑潤,惹得雲越快要發狂了,右手情不自禁的抓住另一只玉峰,左
手則抓住她的豐臀,肆意的玩弄起來,那天山聖母曲意迎逢,扭著身子,讓雲越
的手兒揉著更來勁,雲越心中不禁暗贊天山聖母真是十足的尤物,手中的力道不
自禁的又加重了幾分,張開大口,就是一陣滋滋吸吮,還把整個臉湊上去不停的
磨蹭著。天山聖母雲越狂熱的輕薄之下,身體越扭越狂了起來,鼻中的呼吸漸漸
濃濁,一股如蘭似麝的氣息逐漸迷漫在空中,雙峰上的蓓蕾也慢慢的挺立起來了。
  雲越�起上身,向下望去,但見天山聖母一雙宛如春筍般嫩白的修長美腿,
兩腿交界處,一條細長的肉縫,搭配著一團濃密的茸毛,叫人目眩神迷,雲越俯
下頭去,將頭埋到了聖母的雙腿之間,嘴唇兒越過了萋萋芳草,終於來到了聖母
的桃源洞口,只見暗紅色的秘洞口大開,露出了裡面淡紅色的嫩肉兒,上邊還殘
余著剛才兩人第一次交歡時留下的東西,在燈光下猶自閃著誘人的光,一顆粉紅
色的豆蔻充血挺立,露出閃亮的光澤,縷縷春水自洞內緩緩流出,將整個大腿根
處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這淫糜的景象看得雲越更為興奮,不由得將整顆豆蔻含
住,伸出舌頭便是一陣快速的舔舐,聖母爽得整個身子都動了起來,雙手緊緊地
抓住了雲越的頭發,將雲越的頭壓在自己的雙腿之間,雲越聞到聖母下身的淫味,
早就忘乎所以了,舌頭在聖母的陰穴內用力地舔舐著,弄到興起之時,不由得用
力咬了一下她穴兒上的小豆兒,聖母如受雷殛,整個身體一陣急促的抖顫,口中
啊的一聲嬌吟,兩腿一挾,把個雲越的腦袋緊緊的夾在胯腿之間,陰道中一股洪
流如泉湧出,雲越知道她已達高潮,便分開她的雙腿,將頭�了起來,整個人爬
到了聖母身上,天山聖母兩條玉腿無力的松弛下來,她可不是一般的人,這一下
高潮還不過?呢。雙手將雲越摟緊了,嗔道:“好孩兒,快快來吧”。雲越早就
耐不住了,看著聖母這般嬌態,雲越心中早已欲火如熾,要不是想要徹徹底底享
受一下聖母的胴體,他早就橫戈跨馬,大弄一番了,那滿腔欲火,早就要出來了。
  當下點了點頭馬上扛起了天山聖母,堅硬如鐵的陽物,一下盡根沒入了聖母
濕滑的小穴中,天山聖母體內高潮未退,下身一下被雲越的陽物塞滿,不由得嬌
噙了一下,登時將身上的人兒給抱緊了,兩人纏在一起,大弄了起來。
  兩人滾了幾下,一直滾到了牙床的另外一側,天山聖母翻身坐在了雲越的身
上,用力地扭動起來,雲越雙手扶著天山聖母的腰兒,享受著她下身的扭動,只
覺得她那穴兒真是與眾不同,隨著她身子的扭動,那穴竟能一吸一吸地,宛如嬰
兒的小嘴一般,要不是雲越天賦異?,早就給她弄得洩身了,雲越緊咬著牙,讓
天山聖母不停地扭著吸著,只覺得身子好似飄浮在雲中一般。
  這祖孫兩人又弄了近一柱香的功夫,方才各自洩身,相擁而眠不表。






















0.016337871551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