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誅仙記》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誅仙記》(一)

    江湖中出現了一個“拜月教”,教主是一個神秘妖女,專門以“亂心迷魂煙”
    及“吸精大法”來令到受害者在極樂中死亡,並吸取他們的功力,五大門派為
    了剷除此惡勢力,於是聯合對付此邪教,但在拜月教與五大門派的鬥法的過程
    中,令到武林各派中的掌門或弟子都遭受毒手,牽起了風風雨雨的仇殺┅


    自從“拜月教”妖女楊仙花崛起,連害名門五派七大弟子後,華山、青城、衡山三
派掌門就發出“英雄帖”、邀請嵩靈、南斗兩派聯手,在涼秋九月十五日,五派聯手進
攻拜月教。

    南斗派掌門任中行,為了在此役揚名,準備“入關”四十九日,練好《兩極心經》
上乘武功。

    任中行今年剛好四十,身高六尺,白臉無須,他“入關”是在總壇後面天目山一個
幽靜山洞進行。

    南斗派弟子近百人,將天目山圍得鐵桶一樣,保護掌門練功。

    任中行入居山洞後,練了七天,還未打通“任督”二脈,他日夜打坐,滴米無入過
肚,只覺體內兩股真氣互相衝擊┅

    他額上汗水涔涔而下,任中行索性脫光衣服,盤膝再運功。

    就在這時,洞口飄入一陣幽香的白煙。

    任中行雖是高手,但凝神閉目練功久了,反應自然較慢,香氣飄到鼻邊,吸進了兩
啖,他才張目叫∶“不好!是‘亂心迷魂煙’,守護┅”

    但,煙已入腦,體內兩股真氣正在擊盪,他只覺混身無力!

    就在這時,山洞的石門被推開,一個藍裙少女閃了進來,她不費吹灰之力就推回上
百斤的石門!

    洞內的光雖然幽暗,任中行看得出她非常俏麗,肌膚雪白,眼大大、鼻尖尖,唇薄
嘴小,呼吸時,胸脯一漲一縮,乳房是非常大!再加修長兩腿,天生就是個尤物!

    “你是誰?外面的人怎麽了?”

    任中行身既不能動,又裸著屁股,只是將手放在小腹下,遮著陽物,維持打坐的姿
勢。

    “任大俠,練功很辛苦了?”少女嬌媚的一笑∶“你不要分神,否則體內真氣不能
復歸丹田,就會噴血而亡的!”她慢慢解開衣帶∶“我┅來幫你調和陰陽好不好?”

    藍裙之內,是什麽東西也沒有的。

    裙掉跌地,露出一具白裡透紅的她的乳房渾圓,乳尖傲然翹起向上,乳頭和乳暈是
粉紅色的一大片。她的腰肢很幼、小腹平坦,腹對下是黑茸茸的毛毛。

    “這麽美的身體,你一定未見過?”少女慢慢走近∶“聞聞我的身體,香不香?”

    任中行冷汗直冒,他牙關打顫,連手也舉不起。

    少女站到他面前,小腹就向著他的鼻子。

    “不┅不┅”任中行閉眼搖頭。

    但,一件毛茸茸的嫩肉,就貼向他的口鼻。

    “喔┅啊┅”任中行只覺腦漲頭昏。

    少女的下體緊壓著他的面,慢慢地左右左右的扭動她的屁股,她的牝戶就在他面上
揩擦著!

    “噢┅啊┅”她腰肢越扭越快,嘴裡微微發出呻吟聲。

    陰毛揩在任中行的鼻上,他覺得很癢,他忍不住搖頭,但一搖頭,鼻子又在她牝戶
上撥來撥去。

    “啊┅啊┅”少女輕叫起來,她肉緊地雙手一按,就將任中行的頭按實!

    他的口鼻都埋在少女的陰戶上,他嘴唇沾到一些又濕又滑的液體,那些暖暖的液體
亦沾濕了他的鼻尖。

    那少女磨了一會後,乾脆�起一條粉腿,擱在他的肩膊上。這樣,她的牝戶張得大
了一些,而他的鼻子,就對準牝戶內!他不能不呼吸,但吸到的,是一股幽香,少女身
體發出的香味!

    她雖然單足站著,但似乎不覺得疲累,她還故意將兩團又大又滑的乳房,碰往他的
頭上,嬌呼∶“啊┅啊┅”

    任中行是個正常的男人,他雖然急,但一具女體在他面上揩來揩去,他始終也會意
動了!他淫念一動,體內真氣就從四肢齊聚到“丹田”,令他的肉莖昂起!手足能動!

    “‘亂心迷煙’果然厲害┅”任中行只覺理智消失,淫念高張,他雙手一抱,就抱
著少女的屁股,舌頭一伸,就舐向濕濕的牝戶!

    “啊┅噢┅好┅”少女喉中發出歡愉之聲,她雙手摟著他的頭∶“入深一點┅啊┅
爽┅爽死了┅”

    任中行真氣聚丹田,他只覺肉莖越來越硬,他大口的舐了又舐,當舌頭碰到她牝戶
內的嫩肉時,她頻頻嬌呼起來∶“你的舌頭┅真好┅”

    任中行氣喘喘的∶“你┅你叫什麽名?我┅我要┅”他兩眼慾火狂熾!

    “我就是楊仙花!”少女嘻笑∶“你┅要不要殺我?”她身子突然往後一仰。

    這樣,她的牝戶張得更開,濕濕的陰唇大張,任中行像瘋狂了,他不止舐,而且還
用力啜,想吸她的陰津!

    “噢┅這等妙品┅給你不得!”少女嬌呼一聲,她身子向前一仰,擱在他肩上的一
足亦抽回∶“任中行,你很知機,我就讓你樂一樂吧!”

    她雙掌貼向他的肩膊一推,他就慢慢向地面躺下,只有小腹下那根紅彤彤的肉莖仍
昂起!

    “想不到你那話兒倒不小哇!”少女蹲了下來,用手碰了碰那根熱棍∶“我見過的
男人中,很少有六寸長的傢夥┅”

    她伸出滑滑的手,一握就握著那肉莖,不過,任中行的東西長,她的小手只握著半
截,楊仙花握著他的陽物搖了兩搖∶“比劍柄還要粗、還要長呀!”

    任中行躺在地上,發出低低的呻吟聲,他雙手亂抓,想拉楊仙花壓落自己身上。

    “我┅我脹得難受┅”他雙手一握,就抓著她雙乳∶“來┅來┅”

    “喲┅”少女嬌呼∶“不要粗手粗腳的!”她撥開他的手∶“抓傷了怎辦?”

    她捧起雙乳看了看∶“瞧,都是你的指痕!我不要,我要你呵我、賠我!”

    她捧著奶房底部,俯身到任中行面前。他急不及待,張嘴就吹著她的奶頭,除了吮
之外,還用牙齒輕咬乳暈部分!

    “噢┅呵┅這才乖┅啊┅”少女媚笑著。

    任中行按著她滑溜溜的肯脊,啜得“喋、喋”有聲,如初生嬰兒吸奶時狼吞似的!

    “喲┅”楊仙花嬌笑∶“好┅我就給你吧!”

    她扶著他的肚皮,將牝戶口對準他的肉莖∶“唷┅輕點┅”

    她將陰戶揩了兩揩他的龜頭,然後慢慢塞了入去!

    “啊┅啊┅”任中行喘著氣,他已變成狂亂,雙手握著她的奶子┅

    楊仙花“套”得很慢,她先讓他的肉莖入了一半,再頓了頓,然後,才將其餘的一
半“吞”進牝戶內!

    她皺著眉,口裡發出“雪┅雪┅”的嬌呼。

    他面上露出舒暢的神情。

    楊仙花將他全根肉莖納人牝戶後。並沒有上下起伏,只是將屁股旋來轉去∶“哎┅
哎┅”

    他的龜頭抵著她子宮頸口,隨著楊仙花屁股扭動,他的龜頭就研磨著她子宮頸。每
磨一下,她花心內就流出“水”來。

    她分泌的“汁”起初是細水慢流,磨得百來下之後,淫汁就像決堤一樣!

    “呀!呀”任中行只覺得龜頭一陣陣趐麻,他手上不自覺的重起來,將她錐形的奶
子,扭得滿是淡紅的指印。

    楊仙花閉起鳳眼,面上像是痛苦,又像歡愉似的∶“真有用┅啊┅來了┅來了┅”

    她身子突然抖了抖,子宮頸內突然噴出一股暖暖的水來,跟著,子官頸口突然間收
縮,將他的龜頭緊緊的箝著!

    “呀┅呀┅”任中行樂得雙足直挺,他只覺龜頭像有個肉口咬著,一張一合。

    他的“呻吟”聲變得越來越急,楊仙花是聽得明白的,她突然改變了姿勢,用起拉
出插入的花式來。

    咬吮的感覺沒有了,任中行的龜頭鬆了下來,但另一種新剌激又興起!那是她陰道
兩壁的嫩肉,在拉出插入時,摩擦著他龜頭兩側。

    楊仙花起初是起伏得很慢、但抽動了百多下之後,她開始加速起來!

    任中行雙眼翻白,他的手已無力抓兩團胸肉,改為扶著楊仙花的纖腰∶“尤物┅啊
呀┅真是尤物┅啊┅”

    “我要死了┅哎┅”楊仙花似乎狂亂起來,她抽動的速度開始加快。

    任中行只是喘氣,他已支撐了上千記抽插!

    突然,楊仙花的身子往後一仰,在她兩團白乳房盪來拋去時,她的子宮頸屈向前,
再次“咬”著任中行的龜頭。

    這次,她陰戶深處,突然產生一股很強的吸吮力,像有東西啜向他龜頭似的!

    任中行理智還未全失,他臉色突然變白∶“你┅你懂《吸精大法》?”

    他話還未完,龜頭已噴出白漿來,那股白漿像被抽往她腹內,但吸吮力還未停止!

    “你┅你┅”任中行露出驚惶失色,他身子似乎被鎖著下身,兩人的下身緊貼著,
上身卻是分開的!

    “噢┅真多精!”楊仙花又媚笑。

    但任中行的臉就變得越來越白,他整個人像“收縮”了一樣,身子微微在顫抖。


《誅仙記》(二)

    楊仙花仰後的身子突然飛起,她赤著身子打了但跟斗然後平平的落地,但任中行的
身子仍在抖,他下體還是“金槍不倒”,呈昂起的狀態,而且還不斷射出精液,他手按
著地面亂揮!

    不過,射出來的已不是白漿,而是鮮紅的血!

    任中行再噴了半盞茶的時間,身子才寂然不動。他下身附近,都流滿了血!

    南斗派掌門是被吸乾精液而亡,他死時身體縮了半尺,下體卻“金槍不倒”!除了
腳上的布鞋外,他身無寸縷!

    少女笑著穿回藍裙,她在洞中搜索了一遍,將石床上的《兩極心經》取走。

    南斗弟子要到傍晚送湯水上山,遲遲才發覺惡噩!

    “守衛洞口附近的十八名大弟子,都被‘迷昏針’射中暈倒了!”任中行的妻子狄
氏,向趕來參加喪禮的嵩靈派掌門岳東來哭訴∶“先夫┅被妖女害死!”

    岳東來走到靈堂,揭開壽被,亦嚇了一跳∶“任兄┅身軀竟縮小了┅他下身┅”

    狄氏撫著夫君屍身嗚咽著∶“他那處死時還是硬的,我┅把‘他’按平用繩綁在大
腿側,這才沒有┅那麽難看!”

    岳東來沈吟了一會∶“嫂嫂,任兄有留字,說是拜月教嬌女楊仙花害他?”

    耿氏嗚咽著∶“先夫死前,用指在地上塗了四、五個‘月’字!”

    岳東來之後,青城掌門浮塵子,華山代掌門張藉都來到了,他們見過任中行的死相
後,都十分沈重,三人退到偏廂,張籍嘆了口氣∶“想下到任掌門竟和在下大弟子一樣
死法┅”

    華山大弟子錢程,生得斯文英俊,使得一手好槍法,半年前,和兩師弟追殺緝採花
賊,到了西北。

    錢程輕功較好,領先兩師弟追入一峽谷中,就在一棵松樹下,見到一個衣衫不整的
少女。

    她眼大嘴小,肌膚白皙,上衣被撕破,露出半邊乳房。她下身的裙子亦遭撕破,露
出兩條雪白的大腿,及十多條青青瘀瘀的傷痕。她繡鞋失去,足下只有一雙白襪。

    “好淫賊,又在這處汙辱婦女?”錢程扶起那奄奄一息的少女,發覺她尚有氣息!

    “大俠┅小女子叫阿花┅”少女呻吟著∶“我是住前邊草寮的!”

    她呻吟著∶“我┅混身無力,請大俠抱我回去┅見見阿爹!”

    錢程吶吶的∶“姑娘┅男女授受不親┅這┅”

    少女臉露痛苦神色∶“行俠仗義┅何必拘小節?”

    錢程很有君子之風,他脫下長袍,披著少女半裸身體,抱起她就往前行了半里,果
然有草寮。錢程抱著她一入屋,懷裡的少女突然兩指一點,飛快的就點了他身上的四處
大穴。

    錢程呆住∶“你┅你是誰?”

    少女跳下他臂彎,從懷裡掏出一個瓷瓶,她拔開瓶蓋,一陣淡白的輕煙就飄入他鼻
端!

    “亂心迷魂煙!”錢程想閉氣已來不及了,他吸了三、四口煙,就不支倒地。他只
覺心情亢奮,體內真氣直貫小腹下。

    少女媚笑著,將破衣裙卸下,一具粉雕玉砌的裸體就呈現在錢程眼前。

    他只覺喉焦舌燥∶“你┅你┅”

    “你倒是個君子!”少女媚笑∶“我就給你風流快活!”

    她坐在他身旁就解開他的褲子!

    錢程那肉莖豎了起來,那龜頭是鮮紅色的,他還是個處男!

    “東西好燙喲┅”少女用手指按捺了他的陰囊,又搓了搓他的龜頭∶“怎麽,你這
里會發抖的!”

    他理智漸失∶“我┅我還沒有試過┅”

    少女的眼一亮∶“你從來沒有碰過女的?”

    錢程躉眉搖頭∶“我┅沒騙┅你┅”

    “好!”少女嬌笑了一下,就捧起自己一雙豪乳,去夾他的肉莖!

    “啊┅”錢程低呼起來,他的肉棒被兩團嫩肉裹著,在她乳溝上揩來揩去,這種刺
激是他從沒有感覺過的!

    少女捉狹的,除了用乳房夾他的肉莖外,又用奶頭去揩他的“棍頭”。

    “哎┅呀┅呀┅”錢程又呻吟起來,乳頭的雖是軟肉,但戳在龜頭上的刺激,令他
差點支持不住,他身子打了個冷顫!

    那肉莖頭兒油潤起來,龜頭四周好像冒汗似的!

    “不┅不┅”他像是求饒。

    少女的胸脯“孵”完他的鳥後,突然垂下頭來,她伸長舌尖,就舐在他棍踹的肉溝
上!

    “呀┅呀┅呀┅”她舐得幾下,錢程已經支撐不住,斷斷續續噴出白漿來!

    那白漿有的噴在她粉面上,有的噴往她的頸際,少女嬌叫起來∶“喲!想不到是銀
樣蠟槍頭,半頓飯不到就有了!”

    她一點也不覺什麽“汙穢”,將他噴出來的白漿在粉臉上揩了兩揩∶“來,姐姐幫
你!”

    她張開小嘴,就將玉莖含在口腔內!

    他的男根剛噴發完,雖然半軟,但少女就像啖甘蔗一樣,一時咬咬“蔗桿”,一時
又啜啜“蔗頭”,玉手就握著他兩顆小卵搓來搓去。

    錢程滿臉通紅,像喝醉了酒一樣,他雙手不自覺的就抓著她的髮髻∶“你┅你為什
麽?這┅這樣對我?”

    少女沒有回答,她的舌頭又撩上他的陰溝上,舌尖輕戳著肉莖頭!

    她舐得半盞荼時間,錢程下身又昂了起來!

    “你還未成親,算不了大人!”

    少女爬了起來∶“我成全你┅做你夫人好不好?”她身子爬上他身軀上。

    “噢┅唉┅”錢程只覺丹田像火燒,他搖頭又點頭。

    女郎壓著他,她一手垂下,握著他的命根子,就往一個濕濕暖暖的肉洞一塞!

    “啊!”錢程高叫起夾,他身子挺了挺!

    她用力一壓,將他的東西全吞進她肉洞內!

    錢程只感到,像有兩團嫩肉箝著龜頭似的,少女輕輕的擺動柳腰,他的肉棍子就像
有隻無形的手,一握一放的榨著他的肉莖。

    那肉洞很暖,她的動作又是不徐不疾,令得他十分舒服!

    她起伏了卅、四十下後,錢程突然肉緊的抓著她的背脊∶“不好┅又┅又來了!”

    少女嬌叱一聲∶“好!就送你上路吧!”

    她內陰突然有股吸力似的,吸著他的龜頭就啜,錢程雙足直挺,身子亂抖∶“啊┅
啊┅啊┅”

    他兩眼翻白,嘴唇露出一微笑,少女摟著他,屁股旋了又旋,“真多!噢!”

    她吸了一柱香的時間,才翻身滾離他身上,但錢程那話兒仍是昂起,並不斷的噴出
“汁”來,但已經不是白色,而是紅色!

    他身子縮小了,抖了兩抖就不動。

    “華山劍俠,這麽不中用!”少女沒有再看錢程,她穿回破衣裙,一陣風的走了!

    半個時辰後,華山派兩弟子趕到,他們尋到草寮,發現了錢程!

    他下邊已經變為紫黑色,仍是朝天昂起!

    “師兄金槍不倒!”錢程的師弟趕快抱起他。

    可能因為年輕的關係,錢程支撐到這時還沒死,他斷續的將經過說完才氣絕┅

    張藉聽完,嘆了口氣∶“這種吸精大法果然厲害!楊仙花這妖女和淫賊同一鼻孔出
氣,害死了我派最好的弟子!”

    浮塵子搖了搖頭∶“用肉體為餌,專吸人精,令男子漢精盡而亡,這拜月教為什麽
會向我們姚釁?”

    張藉聳了聳肩∶“這就令人想不通!”他站了起來∶“作惡的似乎是同一少女,她
抱什麽目的,我也想不通!”

    岳東來搔了搔頭∶“她的武功似乎不高,專門用旁門左道害人,我等如見到少女,
先發制人一掌將她斃了!”

    浮塵子喚了口氣∶“但,有時作惡害人的,卻不是少女,我派被害的弟子,就是死
在中年婦人之手!”

    他仰首望天∶“三個月前,我青城派弟子丁學典,和臨海的私鹽幫有了點過節,丁
某就孤身門私鹽幫討公道!

    我派有弟子知道這件事,急速去阻止丁學典!而我亦寫了告示,假如有弟子和私鹽
幫搞事立即逐出師門!

    丁學典單騎來到海邊,想搭船過海到海心的私鹽幫大寨。

    當時泊在岸邊的艇不多,有個中年婦人,大約卅七、八歲,生得瘦削斯文,丁學典
上前和她議價後,就登船!

    那婦人將丁學典請入船艙中,送上一壺酒,就搖船向海中!

    丁學典行走江湖多年,一向十分小心,他沒有碰那壺酒,只是躺在艙中休憩!

    突然,有陣白煙從船艙中的香爐升起,丁學典叫了一聲不好!但他想拔劍時,已經
天旋地轉!而這時,船艙門被人揭起,那個中年婦人走入艙中!


《誅仙記》(三)

    她淫笑除去上衣,露出一對奶子來,那兩對乳房已經有點下墮!而乳暈和乳頭已是
啡黑色的,身上還有陣魚腥味!

    丁學典雖是血氣方剛,但對於醜婦,自然不感興趣!但那婦人就當他是貴賓似的,
她的手在丁學典身上摸了又摸,最後,還脫了他的褲子!

    丁學典那東西雖然在她手上摩弄,但始終未勃起!

    那婦人摸了好一會,恨恨的說∶“不管勃起不勃起,今天,非要‘吸精’不可!”

    丁學典不能掙扎,那婦人突然低頭,將他身子翻過來,就摸他的屁股┅那┅那中年
婦人竟用舌頭去舐他的“後庭”,我那弟子被她舐得兩舐,淫心大起,肉莖不自覺的就
舉起來!

    那中年婦人知道他已經“火起”,就張開嘴吧、一口就將他的命根子含著!我那弟
子只感到她嘴裡發出一股吸力,由他的龜頭一直傳到腎臟!

    她的舌頭抵著他的陽具前端,在那條溝上用力一吸!我那弟子只覺一道熱氣由她口
內發出,他狂叫一聲,精液狂嘖,他估足足嘖了一茶杯之多!

    那妖婦將他的每點每滴都吞乾吞凈落肚,然後才躍出船艙,用“登萍渡水”的功夫
走了!

    我那弟子被吸乾精液後,人收縮了,救回山後不久就死了!他在死前才將經歷說出
來┅”

    眾人聽到這裡,莫不搖頭嘆息。

    岳東來嘆了口氣∶“拜月教的‘吸精大法’及‘亂心迷魂煙’,難道真的沒有方法
可破?”

    “有方法可破!”青城派掌門浮塵子低聲說道∶“不過、就無人夠膽犧牲!”他頓
了頓∶“我從先師的典籍中,讀過這種妖術┅”

    “先師說只要男的閹了自己,那‘亂心迷魂煙’就算吸了,也起不了作用!”

    “拜月教妖女武功不甚高,靠的是這煙!”

    “她放煙後,自己亦會聞到,但吸乾男精就可解煙毒,假如吸不到精,她就會七孔
流血,發狂而死!”

    張籍興岳東來失聲∶“這┅這總不成叫每個男弟子把那根東西割了下來吧?這┅這
豈不是變了太監?和尚可不可以抗吸精大法?”

    浮塵子搖了搖頭∶“難處就在這處,十二年前少林高僧圓慧亦不敵拜月教的吸精大
法!”

    “圓慧大師不是病死的?”張籍和岳東來目瞪口呆。

    浮塵子放輕了聲∶“不是┅是精盡而亡!”

    “怪下得┅四十歲的高僧┅竟會圓寂┅那故事是怎的?”岳東來好奇。

    浮塵子又講了故事出來┅

    圓慧高僧是少林寺第二代高手,有一年,他獨自化緣後,突然慌張的奔回少室山。
但未到少室山前,天已黑,圓慧就找了間農舍落腳。

    他已經十分小心,但在初更時分,窗外吹入一陣輕煙,那是“亂心迷魂煙!”

    圓慧正在打坐,他吸了兩口,就知道中招,馬上閉目念“般若心經”,一邊運功想
迫出毒。

    這時,窗推開,一個穿黑色薄紗的少女縱身而入。

    她很白、很美,美得連男人看一眼就心動!身上衣裙遮不住她的胴體,她的乳房像
竹筍,兩片腥紅的乳暈、奶頭凸在薄紗上!

    她的乳溝很深,腰短而纖幼,小腹平坦,那三角地帶的毛毛,排成直線似的,只長
在牝口上,襯著修長的雙腿,銀鈴似的聲音∶“大和尚,你今晚逃不掉啦!”

    圓慧拚著最後一道真氣,睜眼拍出一掌,他張眼時,恰巧看到她的裸體,心頭突然
一盪,那掌的威力就減了四成!

    “篷”!的一聲,少女肩胛捱了一記,她向後倒時就打了個跟斗∶“喲┅你不憐香
惜玉?”

    圓慧嘴角泛出少許血絲,他體內真氣遊走,已無餘力!

    少女搓了搓肩胛,隨即脫下紗裙,一具雪白的胴體就呈現出來,她一躍、就躍上圓
慧打坐的土墩。

    他不敢再看,猛念心經。

    少女站著、她的胸部剛好到他的頭頂!

    “好!就給你當頭棒喝!”她嬌笑著,運勁時筍形乳房跳耀,就似擂鼓似的打在他
的光頭上!

    “拍、拍、拍、”奶房的嫩肉,拍打著他的頭顱,他頭上的戒疤,揩向了她的乳蒂
上,少女忍不住嬌叫了一聲∶“啊┅好過癮┅”她繞了個圈,捧著雙乳,就在圓慧的頭
上擦!

    他只覺心如鹿撞,經文再沒法念下去,她的乳房揩向他的頭、額,還用乳蒂去戲弄
他的眼睛!

    “噢┅”圓慧冷汗直冒,他拚命在忍著慾念。

    “大和尚,聞聞香不香?”少女突然將雙乳的乳頭,揩到他的鼻子前,她的乳頭已
凸起,塞到鼻孔前,一股花香的氣味令圓慧身體發顫。

    而她亦呻吟起來,他鼻孔微露的鼻毛,揩在她的乳頭上,令她又痕又酸∶“啊┅你
的毛┅真長!”

    圓慧開始崩潰了!

    她將乳頭放到他的眼前,又雙手棒起兩隻奶子,用深深的乳溝去夾著他的鼻子!

    “喔┅”他叫了出來,頭微微搖動,她乳溝中的汗水,沿著他的鼻樑,慢慢地滲入
他鼻孔,淌在他的嘴角上。

    “聞┅聞夠了?”她將奶子捧著,身子半蹲,將乳房揩到他唇邊來,那兩顆腥紅的
乳頭,在他唇皮上揩來揩去!

    “噢┅噢┅”她發出蝕骨勾魂的聲音∶“來吧┅噢┅張嘴嘗一嘗┅噢┅”

    圓慧雙目仍是緊閉,頜上的汗如雨下,他背誦的經文已若斷若續!

    少女的乳房,壓落他的嘴上,又壓向他的面頰∶“喲!香不香?”

    她的椒乳夾著他面頰,左篩右篩了一會,淡淡幽香傳入圓慧鼻中,他蹙眉∶“女菩
薩┅我┅”

    “哈┅很難受?”少女嬌笑著又站了起來,她足尖樹起,陰戶就向著他的鼻!

    圓慧聞到一股腥躁的氣味。

    少女迫前一步,她的陰毛就擦向他的鼻端,毛毛刺激著鼻孔,圓慧忍不住就打了個
噴嚏!

    “喔!”他只感到天旋地轉,壓著的迷煙毒,迅速往血液內遊走。圓慧仰後倒在土
墩上,他只覺淫念如火!

    “哈┅哈┅”少女蹲下來就解他的僧袍。

    他雙目通紅,混身抖顫,圓慧迷迷糊糊的,就捧著她的足踝,吸吮她的足趾┅

    “啊┅”她嬌叫了一聲,握著他肉莖的手,慢慢的搖起來∶“這具小東西,只得四
寸,怪不得你要出家了!”

    圓慧只覺小腹下一陣甜暢感,他突然身子抽搐抖顫∶“啊┅你┅你┅”

    他噴出一股白漿,斷續的噴落她手腕上!

    “大法師!哈哈!想不到你這樣細小!”少女坐在他身旁,雙手握著圓慧的肉莖∶
“還有包皮裹著這笨東西!”

    她的手輕柔的摸向他的肉莖頭,將他的包皮兒翻起。那紅彤彤的小光頭露了出夾,
肉莖子直直的昂起!

    “啊┅你┅你好狠!”他哀求似的∶“女施主┅”

    “不要多說,先吮我的腳趾!”少女踢掉足上的弓鞋,露出修長的玉趾來。

    她的腳趾很白,腳甲上還搽紅玫瑰榨出來的汁液,紅紅的,有股花香。

    “唷┅真不中用!搖兩下就沒有了!”少女伸出舌頭,舐了舐手背上的漿液∶“你
多久未近過女人?”

    圓慧口顫顫的∶“廿年不┅廿三年┅”

    少女嬌笑∶“怪不得碰幾下就沒有了,來┅今晚就讓你重溫一下!”

    話還未完,她一俯頭就將他的玉莖納入小嘴內,舌頭不所的撩撥他的龜頭。

    “好┅你┅啊┅”圓慧捧著她的足踝,一點氣力也運不出,只覺丹田像火燒。

    也許是“久旱”的緣故,她吮完了那根肉莖,再用小嘴去咬嚙他兩顆小卵,一枝香
的時間後,固慧又慢慢發硬!

    少女掙開他的手,跳下土墩,在衣服的腰帶內,找出一個小瓷瓶,她拔出布塞,放
到圓慧鼻前!

    一股淡淡香味升起,他無法不吸┅

    “亂心迷魂煙,能令你百戰不疲!”少女搖了搖瓶子,塞回布塞。

    他只覺血像燒沸了一樣,那東西似乎暴長了一寸多!那紅棍兒很快又昂起,他喉中
發出“荷、荷”的聲音。

    少女躍回土墩上,她一翻身就坐在圓慧的肚皮上∶“小法師回氣這麽快?兩柱香的
時間又變大法師!哈┅”

    她的屁股壓著他的肉棍,順勢揩了又揩。她的屁溝壓著他的兩粒小卵磨著,但就是
不讓他的肉棍“進洞!”

    他忍不住了,手震震抖抖的伸高,就想摸她那雙雪白的奶“我┅很難受┅”

    她故意俯前身子,讓他握著那兩隻又白又滑的奶子!


《誅仙記》(四)

    他愛不釋手,手指拈著她的奶頭,摸了又摸。

    “和尚洞房花燭夜,就讓你樂一樂!”少女身子又往後退了退,她的牝戶又擦過圓
慧玉莖底部的那兩顆小卵。

    “喔┅我┅”圓慧眼中慾火熾烈,他扶著她的腰肢∶“來吧!來┅”

    “嘻┅”女仍是將牝戶在他陽物外揩來揩去,就是不給他入洞!

    圓慧雙手握著她奶子,面上露出饑渴神情∶“噢┅我┅受不了!”

    少女牝戶擦得兩擦,流出像白泡的汁液,弄得陰唇都是油亮亮的。

    原來這“亂心迷魂煙”讓男人吸入,藥力要在半個時辰後才能發揮最高峰!少女一
味磨、揩,但不讓圓慧入洞,就是要讓毒煙“蝕”盡他的腎臟。

    圓慧中毒深,雙頰深紅,像喝醉酒一樣。

    少女鑒貌辨色,在這時候,她身子突然一坐,才讓“小和尚”鑽進她的肉洞內!

    “啊┅啊┅”她低聲呻吟了兩聲,雙手按著他的肚皮,慢慢的挪動起來。

    “噢┅噢┅”圓慧雙眼翻白,他只覺得自己的肉莖被兩片濕濕緊緊的嫩肉裹著,那
里又暖又窄,夾得他的龜頭很舒服。

    少女每提高屁股時,子宮內似乎會發出一股吸力,將他的龜頭拉動,他只覺平日被
包皮裹著的龜頭,癢酸癢酸的,十分舒服!

    “啊┅啊┅來了┅啊┅”少女呻吟更甚了,她伏注他肚皮上動作急促起來!

    “呀┅呀┅呀┅”圓慧突然感到像是“尿急”,又像是體內有股熱流要噴出火山頂
一樣!而這時,少女啜著他龜頭的肉,突然產生一股很強的吸力,像要將他的肉棍吸進
她小肚內似的!

    “呀┅呀┅沒有┅沒┅”圓慧再也支撐不住,他混身抖戰,雙足直挺!

    “呀┅呀”圓慧覺得自己像是給劈開了堤的水塘,他每點每滴精華都被吸去!

    少女面上露出征服者的神情來,一道白涎從她牝戶內流出┅

    圓慧的臉色由紅轉青,他像抽筋一樣。

    足足吸了兩支香的時間,少女才滿意的爬起,她再也不理圓慧,耀下土墩,穿回紗
裙,縱身就躍出窗。

    圓慧眼角流出淚來,他動彈不得,身子非常虛弱。

    “要不是翌晨有少林弟子下山,圓慧可能就在農舍內圓寂!”

    浮塵子搖了搖頭∶“據說,他整個人像縮細了一半,回山之後,寫了三個‘恨’字
就去世了!”

    “那拜月教的妖女,一定是楊仙花的師傳?”岳東來問。

    浮塵子搖了搖頭∶“不!據圓慧告訴少林弟子,她就是楊仙花!”

    之後張籍瞪大眼∶“那妖女幾歲?她不老的嗎?”

    浮塵子嘆了口氣∶“有人說,楊仙花是利用采陽補陰法,所以年近五十,還像似十
八、九歲的少女!”

    “不過很奇怪,她害了圓慧後,就沒有再碰少林寺的人。而圓慧死前,亦吩咐火化
了自己,不要追尋此事的根源。所以,十多年來,一直成為懸案,少林寺的人,認為是
忌諱,亦不願提及!”

    “想不到隔了這麽多年後,拜月教妖女又再來害人!”三人都搖頭嘆息。

    翌晨近午,任中行將要舉殯,但,衡山派的掌門魯博仍未到。

    岳東來、浮跨子面色凝重,心想∶“魯道友不要出事就好了!”

    南斗派的弟子亦在附近找尋!

    中午,群雄連同南斗派門人公祭任中行。突然,山下傳來消息∶

    “衡山魯博到了!”

    眾人急忙去迎,只見是一個臉如紙白,四十多歲的道士,上了山來、他似乎重病在
身,不停的咳杖!

    任中行下葬了。南斗派等侯選出新掌門、攻拜月教的事,就由青城四派發號施令。

    “各位,衡山派內,近日有瘟疫,弟子不少病倒,敞派想退出圍攻拜月派!”魯博
垂頭。

    “這怎可以,說好是五派聯手嘛!”岳東來怒吼。

    “岳兄,不要傷了和氣!”張籍慌忙打圓場∶“魯道友,究竟你有什麽事,不妨直
說!”

    浮塵子則一臉狐疑。

    魯博�起頭來∶“我一路來時,聽說五派攻拜月教,已經推定青城派浮塵子做了盟
主,究竟有沒有這件事?”

    張籍吶吶∶“這僅是提議,可以修改的!”

    浮塵子眼一瞪∶“什麽話?盟主一職,豈容五時花、八時變?”

    魯博咳了兩聲∶“攻拜月教,各派弟子定有死傷,論資歷,衡山派不弱,但┅為什
麽不等貧道來就選盟主?”

    岳東來乾笑∶“在下以為道家無為,所以選青城浮塵子發號施令!”

    魯博白了岳東來一眼∶“拜月教只是害了我派一個劣徒,我自會代他出頭,既然青
城派可任盟主,貧道告退了!”

    他話未亮,腳下就運起“衝天功”,一彈就飄出客廳∶“四派聯手、衡山退出!”
他躍上瓦面走了。

    岳東來和張籍你眼望我眼∶“青城、衡山爭雄,倒苦了我們拉頭攬的!”

    浮塵子這時麵皮鬆了下來∶“魯博退出也好,少了這癆病鬼,更易操縱全局!”他
目光望了岳東來及張籍∶“攻剿拜月,就由在下發號施令啦!哈┅哈┅”

    岳東來諂媚的陪笑,張藉就內心暗驚∶“青城派憑什麽做大哥?”

    葬禮完了以後,三派弟子簇擁著他們的掌門人回山。

    浮塵子還下了盟主令∶“拜月教逢初一、十五,徒眾齊聚,夜攻最好!屆時,每派
派出一百名弟子組成大軍,直剿妖女!”

    張籍心想∶“假如浮塵子做盟主,到時,我隨便挑幾十個敷衍了事!”

    他主意打定,就藉故說“華山有事!”帶同廿多弟子下山。

    張籍一幫,離開南斗派走了五十多里,就在一處叫斗門的客棧投宿。

    這夜,二更時分,客棧多數人已熟睡,張藉在床上打坐時,窗外突然有柄飛刀扔入
來!刀柄上附有紙條,字寫得很大∶

    “拜月教楊仙花向華山掌門問好!欲知內情,孤身三更到鎮外土地廟。”

    張籍有點難辦∶“假如應約,可能會中拜月教的毒手,不去┅華山派的面子就丟清
了!”

    他將來函放在台上,又寫了封信∶

    “華山弟子,明午不見為師回來,速回山部署。”

    ┅┅

    “你來了!”一個穿著裙、矇著臉的少女站在廟門外。

    她的衣裙很單薄,可以隱約的看到她的胴體∶兩條修長的大腿,豈滿的乳房!

    “你就是楊仙花!”張籍拔出長劍。

    “我是誰你不要理會!”少女從懷中掏出一根竹笛,嗚嗚的吹了起來。

    三更時分,張籍獨自來到土地廟片刻間,草叢內走出四個黑衣少女,打扮和第一個
大同小異,高矮肥瘦差不多。

    “你約我出來,有什麽事?”張籍仗劍守著全身要害。

    “嗚┅嗚”帶頭的少女又吹那竹笛,四個黑衣少女散開,各據一方,慢慢脫去身上
的衣服。她們雖然矇著臉,但身材都是十分出眾的。

    張籍額頭冒汗,他想閉上眼,但又怕四女放“蠱”進攻,他被迫看下去┅

    黑裙脫下後,她們內里都是什麽也沒有!她們的乳房是同一大小,都是渾圓尖挺。
而下體的陰毛,都是經過修整,剪成小小的一個三角型。

    “咚、咚”草叢內突然傳出一陣鼓聲,吹笛的少女退後三步。

    四個全裸少女,開始�起大腿,跳起舞來!

    “天魔銷魂舞?”張籍雙眼睜得大大的∶“這是苗疆的邪門淫舞,怎麽拜月教也懂
呢?”

    他被四個裸女圍著,她們在他面前五尺處,開始做出種種挑逗的動作。首先,是四
女擺動著上身,八隻乳房就蕩來蕩去。

    白白的乳房,在擺動時發出“拍、拍”的肉擊肉聲音,在夜空下特別清跪。

    “啊┅噢┅啊┅”四個少女口齊齊發出呻吟之聲,雙手就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她們
握著自己的兩團嫩肉,由乳頭開始向四周摸┅

    四女摸完乳房後,開始踢起大腿來!

    她們的腿修長,�起之時,牝戶徹張,令人心神搖蕩!

    四女八條粉腿,在張籍眼前揮舞,他怒喝一聲∶“妖女,我跟你們拚了!”

    他長劍一彈,揮出一招“八方風雨”,就砍向她們的粉腿上。

    “咚、咚”廟內的鼓聲轉急,四女像穿花蝴蝶似的往後退,她們很巧妙的避開張藉
的劍招!

    “好妖女!”張籍見她們退向草叢邊,但亦不敢貿貿然攻過去!


《誅仙記》(五)

    他只是亂揮手上的長劍∶“只要迫退她們,我就可以返回客棧!她們多數就不敢再
來了!”

    張籍掃了幾劍,就想往後退。

    就在這個時候,鼓聲突然轉急,四個少女齊奇彎腰做出拱橋似的動作。這種動作很
奇怪,她們手腳貼地,中門大開,根本是任由進攻。

    最妙的是,她們都是用牝戶向著張籍。

    四塊黑茸茸、帶粉紅色的牝戶張開,張籍只要踏上一步,利劍一揮,就可將她們的
下體斬開七、八塊。

    “妖女送死!”張籍見機不可失,就掄劍沖前!

    就在這時候,想不到的事又發生了!

    四女的牝戶突然噴出一陣陣的黃煙來,那些煙霧夾著剌鼻的氣味,他的“勢”又正
在沖前,自然將四女下體噴出的煙吸個正著。

    “不好!”張籍一吸就頭暈,手足發麻┅

    陰戶會噴煙,張籍作夢也想不到,他手握的長劍就掉落地上,他身子搖了兩搖,軟
軟的倒下了。

    “哈┅”發號施令的少女喝那四個裸女∶“快點�他回去,天亮前要榨乾他!”

    她再吹起竹笛,就有輛馬車從樹林里出來。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張藉才蘇醒,他
口渴萬分∶“呀!我的衣服呢?”

    他跟著就發覺自己是赤條條的,臥在床上。

    張藉雖是中年漢,但身體瘦削,混身是骨比肉多,他急忙用手掩著下體∶“你們干
什麽?”

    四個裸女站在床前,其中兩個拿著酒壺酒杯∶“掌門人,你中了迷煙,我家主人給
你送來解藥!”

    張籍“哼!”了一聲∶“你像┅不懷好意!”

    “哈┅”一個少女媚笑∶“堂堂華山派掌門,居然這麽膽小!”她向提酒壺的點了
點頭∶“給我斟!”

    她提著酒杯,將酒注滿,然後“咕咕”的喝了個清光∶“你怕有毒,膽小鬼!”

    張籍臉一紅∶“好,我喝!”他其實亦是口乾得要命!

    他功力雖未復,但手足已可活動,張籍接過少女用完的杯,連喝了三杯!

    “哈┅”少女微笑∶“倒也!倒也!”

    張籍只覺得一道熱氣直透丹田,穿落睾丸。

    “掌門的,酒是下了十二種催情劑,解藥就搽在杯底,我喝的第一杯是將酒浸著
的解藥喝下肚,到了你時,酒杯就沒有解藥了┅”

    先前喝酒的少女淫笑∶“這酒叫‘金槍不倒’,到天亮時,有得你快活的!”

    她們嬌笑著、匆匆推門走了。

    張籍臉紅紅、眼盡赤,下體像火燒一樣,他此刻最需要的,是一個女人。

    女人,這時就來了。

    她是一個卅餘歲的婦人,很白,她穿了一條薄裙,衣襟敞開,露出深深的乳溝。手
上拿著一碗香油、一隻空碗。

    你┅”張籍向她招手。

    “我叫桃姑!”婦人坐到他身旁,她將身上的衣服一撥,兩隻又圓又大又白的乳房
就躍了出來。

    兩隻奶子很白,連藍色的靜脈都清晰可見,奶頭及乳暈是深啡色的,還發出著淡淡
乳香。

    “我┅我┅”張藉的手頻頻的指了指下身,那處已半昂起,他的雙手就捧著她的雙
乳∶“我要┅”

    “嘻┅”桃姑將油搽在手上∶“你那根東西很難看,還有半截包皮未翻上呢!”

    她滑滑的手握著他的肉莖,張籍喉里發出歡愉之聲,他的東西仰天勃起。

    “唉!起頭快,出精快!”桃姑嘆了口氣,她左手握著那肉棍兒,右手就一掀,將
他裹著龜頭的包皮拉下,露出紅彤彤的龜頭來。

    張籍雙足直挺,他大力的搓揉著桃姑的乳房。

    “哎喲┅”桃姑突然嬌呼起來∶“不要大力扭,我的奶房不是鐵的!”她拍了拍張
籍的手背。

    他五指的指甲深深地嵌入她乳房內,令白白的乳房上都是淡紅指印。

    張籍不願的放開手,桃姑捧起一隻乳房看了看∶“哎┅都是爪痕,皮破了,你這麽
肉緊幹嘛呀!”

    她另一隻手突用力一抓,就將他肉棍旁的毛毛扯了大撮出來∶“痛不痛?”

    張籍沒有呼痛,反而咪著眼∶“爽┅真爽┅”

    桃姑扔了手上的毛髮∶“啊!原來你喜歡‘痛’,好!”她突然用手上尖指甲抓向
他的陰囊上。

    平常人陰囊被抓,一定會“呱、呱”叫痛,但他只是蹙了蹙眉,面上就浮出享受神
色!

    桃姑沒有再搞他,她滑滑的手握著他那根四寸左右的肉莖,上上下下的拉動,又用
指頭去“  ”他紅彤彤的“棍頭”∶“先替你榨一次再說!”

    張籍被她“  ”得廿來卅下,臉上突露出古怪的神情來∶“唉┅唉┅丟啦┅沒有┅
沒有了!”

    “嘻┅真沒用!”桃姑拿起空碗子,接著他噴出來的白漿。

    張籍“噓”了幾口氣,他雖然噴了精,但那根東西並不全軟下來,還有三成硬度。

    桃姑將那盛“漿”的碗放在一旁∶“你喜歡疼痛,那我就來點新鮮的!”

    她扭著肥屁股走了出房,張藉想爬起身,但只覺四肢乏力,頭重如絞,他頹然又跌
回床上。

    桃姑這時又回來了,她拿著四、五根紅燭,點著後,將紅燭傾斜,將熔  滴在他小
腹下。

    “啊┅”張籍顫了顫,臉上露出滿足的神色。

    四枝紅燭按在蠟滴上,新溶的蠟隨著紅燭淌下,灼在他的皮膚上!

    “吱!”  滴在他身體上,張籍每顫一下,臉上就露出滿足神情。

    “好!再來點刺激的!”桃姑將最後一支紅燭點著,將  滴在他的“棍頭”上!

    “啊┅啊┅”張籍狂叫起來,他那話兒雖蓋了蠟,但就暴長起來,變了五寸多!

    “呀┅”桃姑輕叫起來∶“你倒是不痛不成材!”

    “來┅來┅”張籍沙著聲∶“我┅我要搗死你這┅淫婦!”

    桃姑滴多兩、三滴  ,紅色的嫩脂將他的“棍頭”封了起來。

    她笑盈盈的站了起來,卸去身上的長裙。

    “嗅!”張藉失聲叫起來。

    桃姑的腰肢雖然稍粗,小腹亦凸了出來,但牝戶就油亮亮的粉紅色!而在三角地帶
的毛毛,明顯地修剪得十分整齊,三十歲的婦人,陰部看起來還像十八歲的少女一樣。

    張籍的肉莖斜斜的昂起,“金槍不倒”酒的威力果然嚇人!她斜斜的倚偎著他。

    “嘻!┅待我替你揭封吧!”桃姑逗了逗他的肉莖,棍頭上滴了  ,像個紅蘑菇一
樣,她一揭,  蓋就掉下。

    “啊┅”張籍忍不住,枯瘦的手一抓就抓著桃姑兩隻大奶子!

    他十分狂亂,除了抓之外又咬又啜。

    瘦漢摟著肥婆,本來就是相當滑稽,但猴急的張籍,幾乎就捏扁了桃姑的奶子!

    “哎┅你輕一點嘛┅”桃姑挪動身軀,她的手仍握著張籍的肉莖,左榨右搓∶“你
比妓院的嫖客還要搏命┅啊唷┅奶頭都給你的尖指甲抓破啦!”她雙指一彈,就彈落他
的肉莖頭上!

    “啊唷!”張籍痛叫了一聲,那棍子又反彈似的勃起多三分。

    他平日龜頭被裹著,難得見天日,桃姑就針對這弱點,拚命進攻他的龜頭!

    她的玉指搓得兩搓,變了五寸的肉棍,已是水光瑩瑩,(男人硬起時,攝護腺液排
出,龜頭即濕潤!)

    桃姑“嘻!”的一笑,就坐上張藉瘦骨嶙峋的身上,她雙手握住他的肉莖,慢慢塞
入自己的肉洞中。

    “噢!”張藉喚叫出來,他十分受用。

    桃姑將他肉莖塞入一半,她牝口已流出不少口涎,而張籍已急不及待,他把腰肢一
�,恰好迎著桃姑下坐之勢!

    “吱┅”的一聲,他的肉棍就全挺了上去,只留下兩顆小卵在洞外蕩來蕩去。

    桃姑蹙了蹙眉,猛地一運氣。

    “喔!”張籍狂叫起來。原來她運氣後,子宮發出一股吸力,直吸他的肉莖挺往花
心。

    男人最爽的,是不用抽動,龜頭就能產生快感,桃姑媚眼半閉,口裡哼著∶“噢┅
哎┅喲┅”但肚臍下的肌肉就不斷聳動。

    “喔┅喔┅”張籍只感到吸著他龜頭的力度越來越大,他想將肉莖拔回出來,但是
擺了幾次腰,龜頭就像被“拉著”似的,動也不能動。

    他拉了幾下,突然感到龜頭一陣甜暢,肉莖不期然顫抖起來∶“噢┅噢┅噢┅我丟
了┅沒有啦┅散啦┅”

    他十指如鉤、大力地抓實桃姑的乳房,腰肢抖了幾抖,白漿就如箭射出。

    桃姑這時才放鬆吸力,她“呀”了一聲∶“真沒有用,一枝香不到,又報廢了!”

    張籍滿臉通紅,他想不到自己仍是這麽不濟∶“你厲害,你┅你那裡像有牙似的,
幾乎咬著我的龜頭一樣┅”他喘了兩聲∶“否則┅我起碼可以做兩頓飯!”

    桃姑仍坐在他肚皮上,好等牝戶內的人種倒流出來。


《誅仙記》(六)

    張籍這吹噴的不多,很快就倒流七七八八。

    桃姑將濕淋淋的牝戶在他陰毛上揩了兩揩∶“你飲了‘金槍不倒酒’,起碼還可多
榨三、四次!先躺一會,等會再有人來陪你!”

    她爬下床,披回裙子、開門走了!

    張籍躺在床上,只覺丹田仍熱,那話兒雖軟未軟!他神智未盡失∶“看來,我是落
在妖女手上,假如不走,必然精盡人亡┅我┅非走不可!”

    張籍爬下床來,但站也站不穩,雙足一軟,就跌倒在地上。

    他顧不得自己是一派掌門,亦不理身上無寸縷,他手足並用,向房門口爬出去。

    門外是花園,這似乎是間大宅。

    “只要到了草棚,再想辦法翻出屋外!”他爬得吃力,但逃生要緊,此刻也顧不得
許多了!

    張籍爬到花園中,他滾了兩滾,就滾到一棵榕樹下。但當他的手想撐起時,才發覺
草叢中有個繩套,套著他的手就收緊,將他淩空吊了起來!

    張藉赤條條的被吊起三寸,他要豎起腳尖才可站著!

    “哈┅哈┅”背後響起桃姑的笑聲∶“你這不中用的傢夥,想逃走啊!”

    她和四個半裸少女,從牆角走出來,各人拿著燈籠。

    張藉又叫一聲“苦”!他雙手高舉被吊著,露出了瘦屁股及半昂起的小東西,始終
尷尬。

    “這傢夥不打不成!”

    桃姑嬌笑著折了一根榕樹樹枝,走到張藉身後,手起樹枝落。

    “拍!”的一聲,張藉的屁股多了一道紅痕!

    “啊┅噢┅”他呻吟了兩聲。

    “拍、拍、拍┅”桃姑的樹枝像車輪鞭似的,密密抽落張籍的瘦屁股上。

    一道又一道的紅痕,他的屁股似乎腫了起來,但張藉的面上就現出滿足的神情。

    “噢┅看┅”一個少女掩嘴嬌呼∶“他┅他那裡大了┅看不出┅”

    另外三個少女亦掩嘴一邊笑一邊看,有個更把燈籠挪到他腿前看。

    “嘻┅男人原來要打才有快感!”

    一個少女捉狹的∶“我們用火燒他的雀巢,他豈不是更高興!”

    “不!”桃姑制止了提意見的少女∶“人家雇請我們,是要榨乾他┅”

    “假如把他的‘雀巢’燒光了毛毛,收不到銀票的!”桃姑望著張藉昂起的下體,
突然想到了一種玩意似的,她走到一個少女身前,講了幾句。

    張籍聽不到,他又羞又興奮,“金槍不倒”酒的酒力令他半醒半醉!

    桃姑慢慢卸下了裙子,站到張籍面前。

    但她與他之間的距離,仍有十步之遙,雖是二更,但她雪白的胴體,在燈籠光照之
下,仍甚搶眼。

    少女對同伴講了幾句,兩個少女就站到張籍身後,將繩子一扯。

    桃姑在對面看了看∶“夠啦!”

    張藉此刻雙足離地,他愕然之際,身旁的一個少女就拾起樹枝,撻在他的屁股上,
另一個就大力的將他往前一推!

    他身子盪前,而桃姑就張開大腿,將牝口迎著他衝來的肉棍!

    “啊┅”肉棍直衝入她深處,桃姑輕叫起來∶“噢!這下子可頂到入心入肺了!”

    她下陰一吸一放,她跟著雙手向他心口一推,將張籍盪回兩個少女那邊。

    “用力點!”少女的樹枝大力撻落他屁股上,張籍在痛時,下體又昂起,另一個少
女這時將他大力往桃姑方向推回去。

    桃姑豎起腳尖,“吱”的一聲,他的肉莖又插入她牝戶內。“啊喲┅連子宮也撞瘀
了!”桃姑又嬌呼,她的樣子,似乎是非常受用。

    這種打鞦韆式的做愛,張籍捱了廿來卅下,已感到妙不可言,他混忘了手腕被吊起
的痛楚。

    “姐姐,你比潘金蓮還利害!”

    旁觀的一個少女嬌叫∶“人家西門廣只不過是把葡萄投入陰戶內,而姐姐就迎著肉
棍來沖,還是十下有九下中呢!”

    桃姑這時正好迎著盪過來的張籍,她眉絲細眼∶“你┅你今次不要太早泄啊!”

    她抱著他的腰,陰戶吮著他的肉莖不住的一張一放。

    張籍只感到她的子宮似乎向前凸了出來,正啜向他的龜頭上!

    兩口嫩肉碰在一起,他再也支持不住,他連連的打冷顫∶“喔┅喔┅我┅我又丟精
了┅沒┅沒有啦!”

    他白漿又再噴出。

    這次,他噴出來的已不是漿、而是汁。

    “哎唷┅哎唷┅真是!”桃姑嬌呼起來∶“次次都是令人半天吊!”

    圍觀的兩個少女拍了拍手掌∶“他真是窩囊,怎麽可以做掌門?”

    桃姑披回長裙∶“解下他,�他回床,等會再玩另一次!”

    張籍噴了三次漿,應該很疲累才是。但,他雖遍屁股傷痕,前邊仍是半軟不倒!

    他內心叫苦∶“一個時辰已噴了三次,到天亮還有三個時辰,我┅我可能真的變成
人乾矣!”

    他又躺回床上。

    四個少女,捧著銅盆溫水,細心的給他洗了肉莖一次。她們的手甚輕柔的,將溫水
由龜頭到陰囊底著著實實的洗抹乾凈,張籍只好閉上眼睛任由她們“玩”。洗乾凈後不
久,桃姑就進來了,她換了一條新裙子,手上多了一根幼麻繩。

    “你們不要走,看看我怎樣整治他!”她走到床前,將張籍一拉,他雙腿就垂到床
沿,桃姑將手上的繩一纏,就要綁起他的肉莖似的!

    “這些容易丟精的男人,要用繩綁著他們的肉莖末端!”桃姑似乎示似的,“教
導”四個少女。

    “綁好陰莖尾,再將他的兩顆小卵像扎粽似的裹著,只要兩顆小卵不向肚皮縮,不
中用的傢夥亦變大丈夫!”

    桃姑將張籍的玉莖綁了起來,只露出前面三寸!

    “綁好之後,他的東西是短了一點,但,今次就可干長久一點!

    桃姑說完之後,俯頭吐出丁香舌,就去舐他的棍頭。

    “噢┅噢┅噢┅”張籍樂得哼起來。

    他不甚好女色,老婆又早死,從來沒試過女人“品蕭”的妙處。

    桃姑又舐又吮,舐了一枝香的時間,他的玉莖又發硬起來。

    “你們看著,這招地蓋天,可以控制著他!”桃姑一坐,又坐落張藉的肚皮上!
她並沒有立即壓入,又是將牝戶在他玉莖四周揩來揩去。

    這樣揩,是令她牝戶的淫汁泛起。桃姑摸著自己雙乳∶“來,你們都上床來,給
他樂一點!”

    四個少女脫下裙子,赤條條的爬上床來。

    她們有的用小乳房去揩張籍,有的用牝戶去擦他口臉,張籍忙得兩手亂摸時,桃
姑就一坐!她將他的肉莖吞入“洞內”,由於棍尾綁了繩,桃姑只能納入三寸左右!

    “哎┅啊┅”她吐了兩聲,身子突然向後一屈,做出拱橋姿勢,這又令到張藉享
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的陰蒂凸了向前,剛好擦在他的龜頭上!

    由於陰蒂較硬,揩落去時,令他感到又麻又癢,張籍忍不住亦哼叫起來∶“好┅
啊┅對了┅”

    桃姑雖肥,但身子軟,她仰後之後,又切身向前∶“好硬┅不┅要┅早泄┅”

    床上的四個少女,這時都停了手腳,看著桃姑和張藉“肉搏”。

    桃姑做了七、八次拱橋後,額角已泌出汗來。

    而張籍雙手忍不住握著她乳房,大力的搓她的乳頭。他是用掌心的熱力,壓著桃
姑奶頭來磨的,手掌順著奶頭磨了十來廿下,她的乳頭已發硬凸起,頂著他的掌心。

    “哎┅啊┅給我親一口!”桃姑又俯身下來,兩隻奶子似木瓜似的垂下。他身子往
上一仰,伸長嘴巴就含著那紅棗大的奶頭,狂啜幾啖。

    桃姑這次似乎淋漓盡興了,她又多做一次拱橋∶“哎┅啊┅來了┅來了┅”

    她牝戶的肌肉突然像抽筋一樣,繁緊的“咬”著他的陰莖。

    “噢┅噢┅”張籍只感到她花心內噴出像“熱水”似的液體,浸向他的龜頭。

    他的肉莖被浸濕,水滴從兩人下體的“接合處”滲了出來,點點滴滴瀉落在張籍的
肚皮上。

    四個少女看得掩嘴輕笑。

    “這就┅就是┅高潮┅”桃姑臉上似痛苦又似歡欣的神情。

    張籍感到,她陰道內的肌肉突然收縮得很快,像有個大力握著他的陰莖一樣。


《誅仙記》(七)

    這種快感又像有人“扭面巾”似的扭著他的陰莖,他亦動也不動,享受著桃姑“運
用”的陰道扭力!

    桃姑身子抖顫了片刻,她額上汗珠增多,她伏落張籍身上喘氣,她放鬆了警覺。四
個少女看得津津有味,亦忘了戒備。

    張籍神志已半昏半醒,對四周的事亦不曾注意。

    在房間的屋頂上,突然多了五、六個穿夜行衣的女人。她們均矇著面,手上拿著一
張大漁網似的網,她們各站一方,按屋的位置來說,她們想將整間屋罩在網裡似的。

    一個神秘女人突然嬌叱一聲∶“我們下去!”五、六個人就一齊頓足。

    這間屋原來是用茅草做成屋頂的,五、六個人一齊用“千斤墜”的功夫,整間屋頂
就向下塌!

    “啊┅不好┅”四個少女和桃姑驚呼,但已來不及了!

    六個蒙面黑衣女人持網從天而降,夾著茅草、砂石,屋內的人根本無時間外逃。

    黑衣女人落下時,方位仍是不變,大網將床罩實。

    桃姑面如死灰∶“你┅你們是什麽人?”

    為首的蒙面女郎冷笑∶“苗強十八洞的姣婆,居然夠膽來中原作惡?”

    她從背上拔出長劍,插入網內,分別將四個苗疆少女刺死!

    “這兩個大的,給我縛回去!”黑衣蒙面女即一揮手!

    “轟、隆、”連聲,整間房屋就塌了下來。

    張籍仍是迷迷惘惘,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楊仙花用劍刺死桃姑率領的四個裸女後,再點了張籍和桃姑的昏穴!

    “華山張掌門,要不是有我,你死了也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她拍了拍手∶“帶
走!”

    張籍再醒來時,發覺自己被綁在石室內,而桃姑就像螃蟹一樣,有人用繩從她雙乳
縛起,跟著將她的手反縛在背後。繩子繞過她的奶子,令兩團肉像肉粽似的凸了出來,
桃姑咬著小嘴、臉色慘白。

    一陣銅鑼聲響起,那個自稱拜月教主楊仙花的少女,帶著三個壯男走了進來,他們
都是裸著上身,十分健碩!

    “苗強十八洞的淫婦!”楊仙花冷笑∶“你想留殘命離開,就將青城派浮塵子的毒
計說了出來!否則┅”

    桃姑咬了咬嘴唇∶“你殺了我好了!”

    楊仙花又冷笑∶“你不說┅皮肉就要多受苦!”

    桃姑雙眼望天∶“你等妖女,吸精就可以,要對付姑奶奶?哈┅哈┅不必獻醜!”

    楊仙花嬌叱一聲∶“好!就讓你嘗嘗滋味!”她向三個壯男打了個眼色∶“給我服
侍桃姑!”

    三個壯漢走到桃姑身前,脫去褲子。

    張籍看到,不禁面有愧色,那三個大漢的肉莖,雖然未昂起,已有四寸長。

    三人將桃姑的繩解開,為首的壯男不知從哪處找了一枝毛筆出來,就掃落桃姑的乳
頭上。

    “噢┅噢┅”桃姑輕叫起來,毛筆的鋒很軟,掃在凹陷的奶頭上,片刻間那兩粒紅
棗就發硬凸起。

    掃起桃姑的乳頭後,一個壯漢就像餓奶的嬰兒,一俯頭就含著乳尖猛啜。他除了啜
之外,又用舌頭去舐,弄得桃姑口裡“嚀┅嚶”的叫。

    持筆的壯漢並不閑著,他將筆一轉,就掃到桃姑的牝戶上!

    “噢┅啊┅”桃姑震顫起來∶“不要掃┅”

    原來壯漢的筆,是掃她的陰蒂。這粒東西,平時是藏在陰唇皮內,掃得兩掃,就凸
了出來。

    桃戶的陰戶口、流出像口水似的液體、連陰毛都泄得濕濕的!

    “哎┅來吧┅”桃姑面泛紅霞、媚態萬千!

    張籍望望楊仙花,她手托香腮、看得津津有味。

    壯漢一個吸奶、一個舐腿,一個仍用毛筆掃陰。那枝筆本來是乾的,現在已經沾滿
了桃姑流出來的淫汁,那壯滿用筆上的“水”,往桃姑的肚皮上悠悠的寫了“淫婦”兩
個字!

    張籍和楊仙花都看得“咭”的笑起來。

    “你們就戴上寶貝,好好的教訓一下她吧!”楊仙花嬌叱了一聲。

    三個壯漢摸搓桃姑的胴體這麽久,較年輕那個下邊已昂起,張籍看他,起碼有六寸
長,比起自己的足足長了一截!

    他在扔下的衣服堆中找出三個毛茸茸的羊眼圈來,一個戴在陰莖的末端、一個套在
陰莖的中間、另一個就套在龜頭興包皮中間的“溝”上!

    桃姑的粉臉變了土色!

    看官∶“羊眼圈是割取羊的眼眶皮膚,連同眼睫毛取下,用石灰吸乾血水,然後縫
成“指環”似的套在肉莖上!

    那壯漢壓了上去,邊狠狠的一挺┅

    “啊┅噢┅”桃姑雙眼翻白,她的手足被其餘兩漢按著,只有腰肢可以擺動!

    較年青的壯漢將毛茸茸的陽具塞了進去以後,並不即刻拉出插入,而是左篩右磨,
搞到桃姑死去活來。

    羊眼圈的毛“篤”在陰戶內的嫩肉上,又麻又痕,她想“運功”收窄陰道,但根本
不可能。

    “啊┅好哥哥┅你你把我┅弄死了┅”桃姑拚命將腰肢�高。

    年青壯漢只覺得她花心內透出一股吸力,直將他的龜頭扯著,他想拉出肉莖都不可
以,只好將陽具左右搖擺,他想藉這樣,將羊眼圈的毛“刺”在嫩肉上,破桃姑的“吸
功”,桃姑自然“捱”得十分難受,她真氣一散,他就可以拉出插入,那時,她一定會
崩潰。

    她哼著∶“好哥哥┅饒了我┅”希望擾亂他的心神,丹田下卻仍在運勁!

    年青壯漢一味擺腰扭屁股。張籍覺得很奇怪∶“他為什麽不動?”

    楊仙花搖了搖頭∶“妖婦吸著他的陽具,他動不了!不出半個時辰,這笨蛋就要泄
精了!”

    桃姑忍著癢酸,她的花心突然竟漲長了幾分,一貼就貼著壯漢的龜頭。壯漢雖戴著
羊眼圈,但龜頭並無“保護”,桃姑的花心一吸一吮,他就忍不住∶

    “你┅喔┅我┅啊!”一股熱熱漿被桃姑吸得直噴而出!

    年青壯漢臉色泛白,他足足射了一支香時間才趴在桃姑身上,似乎虛脫一樣。

    桃姑雖攤在地上,但臉有得色∶“小哥兒,你起碼有十天半月休息調養了,小心腎
虧呀!”

    她小腹用力一挺,那青年壯漢就滾下一旁。

    楊仙花臉色微變,她看到桃姑牝戶中流出大灘白色的精液,起碼有半茶杯之多。

    “這婆娘的吸精法亦不弱,這次交合,起碼吸了他兩個月的精液!”楊仙花揚了揚
手∶“你把他扶出去。楊成,你服待一下苗疆來的桃姑!”

    一個壯漢扶著軟如泥的年青壯漢離開,場中只剩那個叫楊成的壯漢!

    他在自己的衣服找出一條簿薄的絲帶來,帶只有半尺長,他獰笑著,將帶綁在自己
陰莖末端。

    桃姑本來是臉有得意神色的,但此刻卻變得凝重起來。

    “桃姑,不要把他榨乾呀!”楊仙花微微一笑∶“楊成,還不上!”

    那壯漢摸了摸陰莖末端,那處扎了條紅絲帶!跟著,他撲下去就按著桃姑,兩人大
腿交纏,就在地上滾來滾去。

    他的肉莖並沒有插入桃姑牝戶內,只是不斷在她陰唇上擦來擦去!

    桃姑陰戶內仍是滑潺潺的,白漿仍不斷倒流而出。

    叫楊成的壯漢摟著她滾來滾去,是希望她迅速流清牝戶內的“人種”!

    他的陰莖指著的是桃姑的陰蒂,他的手和嘴,是“招呼著”她的乳房。

    她那白白的乳房,滿是楊成的指印,一條一條淡紅色的。

    他大口大口的啜她的奶,桃姑的乳房滿是口水,她的奶頭凸了出來∶“唔┅來┅給
我┅”她星眸半開半合,一條腿就�高到他腰肢出,她的手就“  ”著他的龜頰。

    楊成的龜頭像是砂子樣,十分粗糙!

    桃姑面色泛白∶“你練過┅插沙?┅不┅不要┅”

    她想爬起逃時,楊成怎容她走,他按著她就是一挺!

    “嗚┅喔┅”桃姑哀叫一聲,楊城的肉莖已直插到底!

    他到“底”時,龜頭突然暴長了半寸,正好滿滿的卡在她的花心上。桃姑的肉口碰
上粗糙的龜頭,根本就不能施展吸功!而壯漢的每下抽插,都頂得她子宮發痛。

    “哎唷┅夠了┅你搗死我了┅”桃姑嬌叫起來,她用不了吸功,突然運氣,將陰道
收窄。

    他的陰莖被“鎖著”,不能拉出插入。

    但桃姑亦未能“榨”出他的“汁”。

    因為楊成用布帶扎著陰莖末端(用現代的眼光看,就是將輸精管“束著”,精液不
能往前噴),任何吸榨都無濟於事。

    ◆◆掃描者加註∶青少年閱讀此文者請小心,本故事情節多與生理常識有違,小心
識別!

    反而他像砂子似的棍頭,頂著桃姑的花心磨了兩磨,桃姑就兩眼翻白,她的陰精像
決了堤一樣噴出!

    “饒命┅我願講了┅”桃姑雙手大力抓壯漢的背脊。

    但壯漢並沒有停止動作,桃姑的陰精噴出,真氣渙散,再也不能收縮陰道!陰道一
鬆開,壯漢就可以長驅直進。他大力的沖插,像狂牛一樣。

    “哎唷┅哎┅停┅受不了┅”桃姑額冒冷汗,她想掙開,但是,就像給壯漢用陽物
“釘”著一樣!

    “死┅死┅”壯漢又插了百餘下,桃姑已從呻吟喊成慘叫!

    她的陰精噴完後,“花心”呈虛弱狀況,再撞多百數十下,就有血絲滲出來。

    楊仙花仍是冷冷的笑,她沒有下令停止,姓揚的壯漢則仍大力搗伐!

    “啊┅饒命┅我死了┅穿啦┅真的穿了┅”桃姑向楊仙花求饒。


《誅仙記》(終)

    “好!就放了她!”

    壯漢聞言,才緩緩爬起,將陽物抽了出來,他前半截都是血漬。而桃姑只識按著牝
戶叫痛,指縫流出血絲。

    張籍雖食了春藥,下體仍硬,但看了慘烈的“肉博”,已經嚇得目瞪口呆。

    楊仙花從懷中掏出白瓷瓶,走到桃姑跟前,撥開她的手,將葯彈入她陰戶內∶“這
是療內傷的白葯,你講實話,我送你一瓶,三天內,保證治好牝戶的內傷,否則,你這
一身淫功就要報廢啦!”

    桃姑點了點頭∶“好,我┅我就將所知┅講出來┅”

    “自從任中行被你們吸盡精死後”她指了指楊仙花∶“青城浮塵子就想做盟主!”

    “但他怕各派有人不服,所以寵絡我苗強十八洞幫手,用淫技殺五派要人,將帳算
入拜月教身上,好等各正派師出有名!”

    張籍恍然大悟∶“怪不得!但,拜月教的確是殺了我的弟子錢程呀!”

    楊仙花淡然一笑∶“拜月教殺的,都是名門中的敗類,那錢程,逛妓院,嫖妓後,
殺了  母,偷回渡夜金,所以,我教方替天行道!”

    “那南斗派的任中行呢?”張籍追問。

    “這任中行更壞,他是南斗派掌門,卻勾結官府,放高利貸,欺壓窮人,我教誅了
他,是替地方除了吸血鬼!”

    楊仙花揚了眉∶“你們五派逾千弟子,我們只吸了幾個壞人的精,哪裡有濫害其他
好人?”

    張籍咬了咬嘴唇∶“那少林寺的圓慧呢?”

    楊仙花停了下來,她隔了半晌才說∶“圓慧犯了淫戎,曾在農舍強姦了一農婦,給
她丈夫發覺,圓慧就殺了人全家,他事後知罪孽深重,不敢吭聲!”

    “但我師祖恰巧知道了,就如影隨形追上來,終於懲罰了他!”

    張籍有點疑惑∶“拜月教的領袖,每個都叫楊仙花?”

    楊仙花點了點頭∶“楊仙花是名銜,兩不是姓氏,我教每位教主即位,都是稱楊仙
花!”

    張籍仍有疑問∶“我那弟子錢程作惡,你們可以向我投訴,我決不徇私的!”

    楊仙花仍很平和∶“我們喜歡私下替信徒報仇,特別是我教,在妓院中有千百名信
徒!”

    “那錢程扮夜盜殺掉的  母,就是我拜月教中人,我們追查了半年,方找到機會誘
他上釣!”

    張籍啞口無言。

    楊仙花望著桃姑∶“你把浮塵子的計劃再詳細說一下!”

    桃姑吞了口涎沫∶“殺人立威,古已有之,青城派想成為中原首個大派,當然要把
握機會,對付拜月教就是機會!”

    “邪教分子死傷,正派中人不會憐憫,亦可藉此揚名立威,所以┅”

    桃姑嘆了口氣∶“但,我苗疆淫技再好,也仿製不了‘亂心迷魂煙’,所以┅不能
冒拜月教中人做案!”

    “浮塵子知道衡山魯博及華山張籍不願屈居於人下,所以命我分別攔截、吸乾他們
的精┅”她眼睛瞟了瞟張籍∶“那麽五派弟子在今秋征討拜月教時,更敵愾同讎!”

    張籍嘆了一聲∶“我華山脈今後再不加入什麽‘誅仙大會’!”

    楊仙花亦鬆了他的綁∶“華山張掌門,你退出這混水是最好,我拜月教的信徒逾十
萬,有事即化整為零,又豈是你等‘名門正派’所能討伐的!哈┅”

    張籍被領到一旁更衣,而楊仙花就拉著桃姑,迫她在下陰再放葯┅

    張籍連夜趕回華山,從此約束弟子更嚴,收徒亦千挑萬選,華山日後始終維持“正
派”名稱垂百年。

    浮塵子離開南斗派後,和幾個一級弟子南下,他們說是聯絡各路英雄,浮塵子似乎
另有目的。

    這夜,他乘弟子熟睡後,獨自躍瓦面,來到一座不起眼的農莊。

    “桃姑,我來了,事惰怎麽樣?”他從窗口躍入。

    屋內坐有一艷婦。

    “張籍已成為乾屍,你計劃又成功一半了!”桃姑神情頗木然∶“喝杯茶再說!”

    她推過一個有盅的茶杯。

    浮塵子坐下,揭開茶杯,一陣白煙從杯內冒出,浮塵子想避也來不及了∶“你┅你
有‘亂心迷魂煙’?”

    杯內有兩、三顆石卵,壓著香葯囊,浮塵子提起杯時,石卵滾動,就擠破葯囊,放
出迷煙。在這麽近的距離下,無人可避,浮塵子只覺四肢麻木。

    簾後再轉出一人,赫然是楊仙花。

    “你┅”浮塵子臉色變白。

    “老頭子,今夜就吸乾你的精!”楊仙花扯著他∶“來!給你享受美女!”

    浮塵子的衣服給剝光。

    他雖然瘦,但下體倒有五寸多長,吸了“亂心迷魂煙”,情慾自然亢漲。

    這時,就有兩個裸女出現。

    他們胸脯很小,但腰長、腳長、眼細,這合符“道家”採補用的“葯盅”(他們稱
女人做葯盅!)兩個裸女分左右的伏在浮塵子身上。

    四隻乳房在他眼前晃來晃去,她們的下陰,就貼著他的大腿廝磨。

    浮塵子只覺丹田火熱,他本性盡失。

    “來┅給我┅”他握著兩女的小乳房,他一手就可以滿握一個。

    楊仙花押著桃姑在看生“春宮”。

    兩裸女揩碰了一會,稍肥的那個就坐到浮塵子的肚皮上。

    “道長┅來了┅”她握著他的寶貝,就往牝戶一塞。

    他那話兒在吸了“亂心迷魂煙”後,已是自然昂起,再加裸女引誘,已經其硬如鐵
了。

    “吱!”的一聲,裸女的牝戶已將浮塵子的肉莖吞到底,扶著他的肚皮,慢慢地搖
晃起來。

    另一個裸女,就捉著浮塵子的手,不停要他握著她的小乳房。

    “哈┅哈┅”浮塵子笑得十分開心!

    “啊┅你的東西真長┅撩到人家花心了┅”騎在浮塵子身上的裸女呻吟著┅

    楊仙花按著桃姑,坐在遠遠一角∶“這兩個都是拜月教一級弟子,曾是京城留香院
的名妓!”

    “啊┅噢┅”她動作越來越浪。

    “你看她們,比起苗強十八洞的淫技,哪一種較高?”楊仙花很有信心的朝桃姑呶
了呶小嘴。

    “講牝戶的吸力,自然是你拜月教勝!但講挑動男人的情慾,我們苗疆女人就此你
們利害!”

    楊仙花頓了頓∶“假如你肯去和浮塵子交合一次,我就放了你,給你生路!”

    桃姑面有難色∶“可是┅我下邊┅那花心給你的壯漢弄傷了!”

    楊仙花媚笑∶“這浮塵子沒練過御女功,那話兒又不長,根本撩不到你花心,你不
必擔心那裡傷上更傷!”

    桃姑咬了咬嘴唇,似乎在思索。

    但浮塵子給那裸女“坐”得百數十下,已經成為強弩之末。他猛地喘氣打傾,口裡
怪叫∶“淫娃兒┅就┅就給你吧!”

    那裸女的花心似乎產生強烈的吸吮力,浮塵子怎能招架。他打幾個冷顫,就虛脫下
來。

    裸女離開他肚皮,站起,突然張腿�腰,一道白泉從她牝戶噴出,這都是浮塵子的
東西!

    她運氣一噴,不偏不倚都噴回浮塵子面上,足足有半茶杯之多。

    男人給自己的“精”噴回自己的臉上,桃姑似乎有點意外。

    “這下功夫不簡單吧?”楊仙花面有得色∶“怎麽樣?”

    “好,你不要耍花樣,我來!”桃姑脫去衣裙。

    楊仙花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她拍了拍手,兩個裸女就退下。

    “你┅”浮塵子想不到桃姑會壓上來,他搖頭∶“我┅被吸乾了一半┅你┅”

    “事情失敗了!”桃姑苦笑∶“我不和你交合,彼此都活不了命!”

    她用裸露的雙奶,當擦子似的磨落他的命根上。

    楊仙花縮到一角,她似乎在寫信,然後,對一個裸女說∶“你先穿好衣服,馬上送
出去!”

    姚姑為求活命,很快又弄得浮塵子昂起。

    他似乎狂了似的,將桃姑反壓著,就要用男上女下。

    桃姑下體敷了葯,她以為運功,將浮塵子的肉莖夾著,不讓“他”深入,那花心的
創口自然不會破裂,“夾”得幾下,他自然噴發,到時,楊仙花一定守諾。

    她讓浮塵子的東西入了一半,然後用力一迫,牝戶變了“鐵壁”,他根本就不能拉
動。

    “你┅”浮塵子只覺龜頭被肉所夾,十分過癮。

    這不同拜月教,她們是用吸力,將男人的精吸出。而桃姑的苗疆淫技,是用“榨”
的力法,靠收縮陰道,“夾”出男人的“種子”。

    浮塵子只覺得不必動,就有吸吮感,他忍得十來下,就忍不住了∶“呀┅呀┅又要
丟精了!”

    他摟住桃姑,熱流再噴。

    桃姑心中一喜,以為脫困,但熱流直噴入花心,卻痛似刀割,她想掙扎,但混身乏
力,而浮塵子噴發之時亦力大如狂!

    “哎唷┅你┅”桃姑望著楊仙花。

    “我給你的葯,一混和男精,就會在你體內潰爛,而你牝戶亦會令浮塵子那處重創
的!”楊仙花淡淡的說∶“我已發信叫浮塵子門人來收屍,到時,他們發覺害死他們掌
門的,是苗強十八洞的人,要對付拜月教就出師無名!”

    “你立心害人於先,可怪不得我!”

    浮塵子摟著桃姑,兩人下體流出血水┅

    因為青城掌門人橫死,所謂“誅仙大會”在九月前流產,反而,有不少青城弟子,
要到苗疆為祖師爺報仇,拜月教仍然存在!


      
                                                                ∼終∼







的評論:
的評論:
的評論:












0.018500089645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