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姐弟雙胞胎,淫欲性亂愛(1-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變態姊弟。相似遊戲

  1、男與女交合著。

  這是個擺設很少女化的可愛房間。靠窗的單人床上有對穿著制服肉體交纏的
男女。

  高中生、不,他們的樣子看起來像國中生。

  兩人身高差不多。

  他們緊緊擁抱著,沈溺在愛撫交歡中。

  少女的上衣已經有些褪下露出�面的胸罩。

  一雙穿著學生褲的雙腿在少女雙腿間,她的裙子也被掀了起來。

  另一個少年的襯衫也跑到長褲褲頭外。

  褲頭的皮帶也松開,少女的手伸在�面。

  「嗯唔……」

  「啊——嗯唔!」

  兩人激情地擁吻著。

  他們唇舌交纏地喘息著。

  呸啾啾…咕啾啾…地發出微微的唾液聲。

  兩人分開後,唇間還牽著絲。

  「舒不舒服?」

  「嗯……」

  穿著制服的少女臉紅紅地,邊扭著腰。

  「你這�已經好濕了……」

  少年的手在裙底撫弄著。

  不,他根本就把整隻手伸進少女的底褲�。

  「啊唔……嗯、唔唔……、噢、啊啊——」惱人的喘息聲從少女隻塗著護唇
膏的蜜唇傳出。

  她眉間深鎖、表情苦悶地左右搖擺著頭。長長的睫毛、黑亮亮的眼睛。

  小巧可愛的鼻子跟可愛粉紅的唇。

  其實她是個令人看了目不轉睛的美少女。

  若現在有人在偷看的話,這個偷窺者一定感到有股淫糜的亢奮感。

  「你看,你已經這麽濕了。」

  少年的手在裙子�執拗地愛撫著。

  「你…你自己還不是一樣變得這麽大了。」

  少女伸進褲裆�的手上下來回地搓揉著。

  接著,她從拉煉�掏出肉色硬梆梆的肉棒。

  那是根龜頭嫩紅、年輕的肉棒。

  接下來,少女的內褲被脫到腳踝,露出那令人魅惑的肉裂。

  「呀唔唔——!!」

  少女的秘唇被少年直接用手愛撫到忍不住叫出聲。

  那淫浪的喘息聲聽了令人心靈狂野,讓人無法相信那是發自這張還略帶稚嫩
的臉。

  她雖沈浸在甜美的快感�,也沒忘了繼續搓揉肉棒。

  「你想放進去了嗎?」

  少女邊喘息著右手邊搓,還帶著些許惡作劇的眼神看著少年。

  「嗯——」

  少女微微點了點頭。

  換個姿勢,跨上少年早已等不及的腰杆上。

  她握著硬挺的肉棒往自己的秘唇頂。

  「啊噢唔……」

  「唔——」

  兩人的呻吟交錯著。

  肉棒整個插入了少女濕滑滑的膣穴�。

  少女開始上下搖著臀部。

  少年也抽送著肉棒往少女的子宮頂。

  看得出來這兩人的性愛關系已經十分熟練。

  「好舒服哦……明宏的肉棒——」

  少女發出微微的哭叫。

  她一邊扭著腰一邊沈浸在肉體的快感�。少年緊閉著雙眼感受著女蕊�的溫
熱感。

  「這樣…好深哦……」

  少女邊哭邊叫,邊扭著身軀。她的鼠蹊部頂在少年的下腹發出啪啪啪的濕濡
聲。

  少女將身體往前趴。

  臀部巧妙地上下搖動,吻著少年。

  兩人交合的地方流出白白微微起泡的蜜液,透過肉棒把少年的陰囊跟床單都
弄濕了。

  少年跟少女用著沈迷的眼神對看著。

  此時,才令人察覺到,這兩人的長相很像。不,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其實他們兩個是姐弟。

  2、由子跟明宏是對異卵性雙胞胎。

  十五歲,這個春天兩姊弟都才剛上高中。

  原本他們上的高中並不一樣。

  當然,他們並不是因爲疏遠對方才上不同的學校。

  由子個性文靜乖巧,在老師眼�是個認真的好學生。

  而明宏的個性比較好動。

  兩人的個性、舉止都不一樣。當然,成績也是。

  當初在決定學校時,由子選了有名的私立女校。

  而明宏不在乎念什麽學校,便選了公立高工。

  這一切都很自然。

  雖然他們是雙胞胎,也不一定要上同一所學校。

  因爲他們有各自的人生等著他們去開創。

  國中他們上的當然是同一所。

  但他們也沒因爲是雙胞胎而被拿來互相比較。其實仔細看看他們兩個,長相
的確是很像。

  但他們的行爲跟個性都不一樣,所以也不會讓人覺得他們長得像。

  如果不說的話,也沒人會去注意到他們兩個是姊弟。

  「說起來長得還真像。」

  每當有人知道由子跟明宏是雙胞胎,就會有這種反應。

  這對兩人來說應該算是幸運吧。

  尤其是明宏這個不成材的弟弟,要是被人拿來跟姊姊比較,他心�或許會老
大不爽。

  他們兩個的感情很好。

  兩人之間會變成這樣的肉體關系是從半年前開始。

  當初是明宏制造了這樣的機會。

  新的一年來臨,兩姊弟也在準備高中聯考。

  明宏跟他姊姊不同,他本來就不愛念書,他上高中的目的隻是爲了打棒球。

  但過了年初三,明宏心�開始覺得不安。

  因爲明宏的導師警告他,若放完寒假模擬考沒達到目標,他最好改考別的學
校。

  所以明宏才會想用功。

  但他的課業怠惰過久,基礎很差。

  就算自己想用功也很困難。他想去搞懂卻完全搞不懂的問題實在太多。

  如此一來,他能依靠的隻有由子。

  每次有不懂的功課明宏便到由子房�問她。

  而由于也會很溫柔不嫌麻煩地教他。

  有一天,明宏有個數學題目搞不懂。

  (沒辦法……)他很後悔自己以前那麽不用功。

  明宏用手撩起頭發。

  自從他退出社團以後,頭發長長許多。

  (去問由子吧……)由子雖是姊姊但跟他同年,所以他都直呼由子名字。

  而由子也叫弟弟「明」。

  跟平常一樣,明宏連門也沒敲就進了由子房間。由子雖是模範生,但畢竟是
女孩子。

  她的房間都是粉紅色,到處擺滿了洋娃娃。

  由子不在房�。

  明宏看她把衣服脫在床上,心想她可能在洗澡。

  于是明宏就在房�等著。

  書桌上放著數學的練習題。

  現在由子也處于準備聯考最重要的時期。

  隻不過由子做的數學題目跟明宏搞不懂的那種初級題目不同。

  明宏看了一下,一題也不會。

  他歎了口氣坐在床上。

  接著,明宏看看房間,無意識地拿起床上的衣服。

  那是件白色的襯衫跟格子裙。

  吃晚飯時由子就是穿這兩件。

  上面還飄散著一股少女的味道。

  他們是姊弟有時也會有肢體上的接觸,但他從沒把由子當異性看待。

  (啊咧……)衣服上的味道讓明宏突然心跳加速起來。

  他聞了聞,發現整個房間都是這股味道。

  (這房間�都是這個味道……)他在學校跟女生擦身而過時也聞過這種淡淡
的香味。

  現在房間�就有這股味道。

  這是明宏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姊姊是「女人」。

  接著,他又發現衣服下面有團東西。

  明宏的心跳更快了。

  他知道不能這樣,但還是用著顫抖的雙手拿起那團東西。

  那是件純白的內褲。

  應該是由子剛剛穿的。

  明宏注意到自己的下體已經勃起,感覺很狼狽。他怎麽會對自己的姊姊有遐
想。

  (我怎麽會這樣……)他越覺得自己是不是有病,感覺就越亢奮。(是因爲
老在念書沒打手槍的關系嗎?)他突然想起自己原本每天都有這種習慣,但現在
已經變成兩三天一次。

  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亢奮了起來。

  (不過這件內褲好軟。這麽小件包得住由子的屁股嗎…她穿這個感覺不知如
何?)不知不覺地他的欲望便轉向手上的內褲。

  他可能是怕玷汙了自己的姊姊,所以才會下意識地轉移目標。

  他拉了拉內褲,看看�面,底部有些淡黃色的穢物。

  (原來她也會這樣……)由子一向很注意自己的儀容。

  她跟一般少女不同,絕不會在人前梳頭發、照鏡子。更不用說飯後剔牙這種
事。

  由子總是隨身帶著白色的手帕,指甲也修剪得很整齊。她的指甲就算不塗指
甲油也總是粉嫩粉嫩。

  而且她的個性溫和,容貌也美。

  若不是姊弟的話,會是明宏想交往的女孩子。

  現在看到由子內褲�面這麽髒,明宏覺得很意外。

  (是尿漬嗎?)女生跟男生的身體構造不同,弄髒的樣子也不一樣。

  明宏拿起內褲底部深深地聞一口氣。

  除了有些汗味外,並沒有他所想像的尿臊味。

  (原來這就是女生那�的味道……!)明宏仔細看了一下,看到上面有白白
的東西。

  可能這就是味道的來源也說不定。

  明宏握著自己褲裆勃起的肉棒。

  「唔……」

  快感在他的背脊流竄著。

  囤積在尿道的攝護腺液不斷湧出。

  他已經受不了了。

  明宏扭開拉煉掏出肉棒開始打起手槍。

  「啊……唔啊啊——啊唔」

  他雙腿微微顫抖著。

  就這樣,明宏沈浸在自慰的快感�。

  「啊、射了——」

  就在他達到高潮正想射精時喀锵一聲——毫無預警地,房門打開了。

  「啊!?」

  明宏擡頭一看,看到由子穿著睡衣目瞪口呆地站在門口。

  「啊、啊啊唔…」當然他根本無法控制自己,所以就在由子面前射精了。

  親眼看到弟弟打手槍的樣子,那種打擊實在無法用言語形容。

  而且手上還拿著自己的內淖。

  更震撼的是看到射精的那一瞬間。以前小時候他們常一起洗澡,也看過弟弟
的雞雞。但那時候弟弟還小,雞雞還包著包皮。

  當然,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勃起的肉棒。

  最不可思議的是她看了一點厭惡的感覺也沒有。

  眼不知所措慌慌張張的明宏比起來,由子心中還燃起一股愛憐之意。

  這時,由子所感受到的並不隻是單純的母性本能。

  應該是嗜虐性、又愛又恨的那種感覺吧。

  由子關上門慢慢走到床邊。

  「你在幹什麽?」

  她站在弟弟面前質問著。

  明宏輕聲說了句「對不起……」後,低下頭。

  「我在問你,你在幹什麽?」

  少年縮著身體。

  咕噜一聲,響起一個咽下口水的聲音。

  由子並沒有馬上發現那是她自己發出的聲音。

  (我……很亢奮……!?)他越是畏縮,她胸中的火更旺。

  少年拚命想遮掩暴露在外面的肉棒。

  由子跪在他面前,揮開他的手。

  「啊——!!」

  才剛射完精的肉棒就這樣整根暴露在外面。

  龜頭上還有著些許半透明的液體。

  「不要——」

  明宏哭叫著雙唇微顫,起身想遮著下半身。

  由子伸手握著弟弟萎縮的肉棒。

  「啊唔——」一股戰栗感讓明宏發出悲鳴。

  「邊聞女生內褲邊打手槍,感覺很爽嗎?」由子壞心眼地說,手指還邊摸。

  「明、你真的很變態耶。」

  剛射完精又被這樣愛撫,會産生反應也是避免不了。

  明宏的海綿體咕嘟咕嘟地充血著。

  「怎麽?你怎麽又變大了?」由子臉紅紅地問著。

  「被自己姊姊摸你居然還會勃起,你這個壞孩子。我得罰罰你才行。」

  平常清純文靜的姊姊說出這種猥亵的話,不隻是明宏,就連由子自己也覺得
很驚訝。

  (我怎麽會說出這種話——!?)但她怎麽想就是想不透。

  由子握著弟弟勃起的肉棒搓揉著。

  她不可能知道怎麽討男人歡心的方法。

  但她本能地用著右手上下愛撫著。

  「啊…不行……」明宏雙腿微微顫抖著。

  龜頭流出混著精液的攝護腺液,弄濕了由子的手。

  (變得好硬哦……)雖然是模範生,但對這種事的知識跟興趣,由子也不輸
人。

  「由子真的好正經哦……」班上同學常這樣說她,但或許也因爲這樣使她常
無意識地壓抑自己的好奇心跟欲望。

  剛剛看到那一幕才讓她內心真正的欲望一湧而出。

  一邊愛撫肉棒,由子邊冷靜的分析著自己。

  她在心中苦笑著。

  「啊唔、我要射了……」明宏大叫起來,腰部激動地扭著。

  接下來的瞬間、噗咻——!!

  黏液從龜頭噴出,而且還直接射在由子的臉上。

  少女拚命地動著右手。

  「啊、噢唔——呼、啊呼……唔唔」

  胸口急喘地,明宏無力地躺下。

  房內一片寂靜。

  靜到好像整個沈到地底下一樣。

  溫溫熱熱的黏液噴在由子鼻上,流到唇邊。

  「真好吃……」

  由子舔了一下露出妖豔的笑容——。

  3、「——啊唔、我、我受不了了……」明宏一臉痛苦的樣子叫著。

  「你快射了?好,今天就這樣射出來吧。」由子用力地上下扭著屁股。

  「啊…我射了……」

  少年的腰激動地搖著,接下來的瞬間,由子感到體內湧入一股溫熱的感覺。
少女氣喘籲籲地躺在少年身上。

  接著,兩人開始擁吻起來。

  這是他們第幾次做愛了。

  他們第一次結合是在明宏考上高中那天。

  後來,每隔兩三天他們就會發生關系。

  之前,他們一直都是用手或嘴愛撫對方的性器官而已。

  雖然一開始是明宏制造了這樣的機會,但後來的發展則是由子一手主導。

  她積極地玩弄弟弟的性器官讓他射精。

  或許是因爲被姊姊撞見自己打手槍的樣子,所以明宏隻好對姊姊言聽計從。

  再說,少女的手比自己弄還要舒服,所以他也沒什麽好抱怨。

  就這樣,兩個好奇心旺盛的年輕人,藉著住在一個屋檐下的好機會,繼續著
兩人之間禁忌的關系。

  「可以嗎?」

  剛開始明宏還有些猶豫。

  「就當慶祝你考上高中。」

  由子臉紅紅地說著。

  看著張開雙腿的姊姊,明宏雖有股沖動,但還是不敢就這樣撲上去。

  (我們是姊弟,這樣發生關系好嗎——)但他褲裆�的肉棒已讓他脹痛不已。

  由子也是,心中雖有(我們怎麽可以這樣)的想法,但當肉棒一插入後,她
還是積極地接受。

  或許是雙胞胎的關系,兩人的肉體互動極佳。

  第一次發生關系,兩人便嘗到那股令人春心蕩樣的快感。

  雖然由子並沒有達到高潮,但在精神上她已經得到很大的滿足。

  (原來做愛的感覺這麽舒服——)不隻是身體,她連心�都覺得好滿足。

  射精後兩人還是緊緊結合著擁吻。

  接著,明宏就這樣插著繼續射了第三次精。

  「我們以後不知道會變成怎樣……」

  第一次發生關系後,由子流著淚說。不過她也隻有那時候才覺得感傷而已。

  現在她一點悔恨也沒有。

  由子慢慢爬起身。

  「好熱哦……」

  七月上旬。氣溫跟濕度都很高。

  今天是他們兩個期末考的最後一天。

  學校上午便放了學。

  所以他們才會大白天便躺在床上。

  結果明宏並沒有參加棒球社。

  滿身大汗的運動已讓他覺得有些累。

  如果想流汗的話不如跟由子做這種事還來得比較爽。

  對血氣方剛的高中生來說會做這樣的選擇是很自然的事。

  由于雙親都在工作,兩人便利用父母回家前的時間在一起溫存。

  他們姊弟亂倫的事絕不能讓父母知道。

  爲了考試,兩人已經忍了好久沒在一起。

  「流了滿身汗,我去洗個澡。」

  由子當場脫下身上衣服,全裸的跑出房間。

  明宏仰躺在床上猛喘著氣。

  這是平日甯靜的午後。

  除了偶爾通過的汽車引擎聲外,什麽聲音也沒有。

  就是因爲這麽寂靜,他腦子�全是姊姊的癡態。由子那沈浸于快感搖擺的姿
態、惱人的喘息聲、甜甜酸酸的汗水跟淫液的味道。

  這些全是刺激所有五官的淫糜殘像。

  自從踏出禁忌的第一步後,由子平常還是一如往常的生活。

  但做愛時就完全不一樣。

  隻要上了床,平常那個清純正經的姊姊便淫亂得讓人無法相信。

  這樣的落差讓明宏感到困惑,但也讓他感到亢奮。(或許由子本性就是這麽
淫亂也說不定……)呼吸平順後,明宏慢慢起身。

  他身上也被兩人的汗水弄得濕答答。

  (我也去沖個澡吧)明宏也跟由子一樣全裸。

  他想就這樣直接到浴室讓由子幫他洗一洗。

  不,在浴室�做可能也不錯。就在明宏邊想邊打算離開房間時,發現落在床
下的東西。

  那是由子脫下的衣服。

  制服跟純白的內衣褲。

  明宏的腦中又回想起以前的情景。

  他撿起腳邊的內褲。

  一股甜甜酸酸的味道直撲入鼻。

  他打開內褲一看,�面比當初他看的還髒。

  還有些白白的黏液。

  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脫下內褲前,明宏隔著內褲用手愛撫了很久。

  真想穿穿看——。

  明宏突然有股莫名的沖動。

  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

  于是明宏穿上姊姊的內褲。

  當內褲緊貼上肉棒的瞬間,一股甜美的戰栗感湧上他全身。

  「啊唔……」

  原本萎縮的肉棒又再度膨脹起來。

  (原來女生的內褲穿起來這麽舒服——!!)接著,明宏繼續拿起少女的衣
服穿上。

  明宏平闆的胸部沒辦法穿由子的胸罩。

  但他們的胸圍並沒有差很多。

  當裙子穿好以後,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簡直就跟由子一模一樣。

  (由子——!?)一瞬間,他還以爲姊姊回到房間來了。

  如果發型一樣的話,一定連由于自己也會看錯。(……怎麽會這麽像……)
他們生活了十幾年,他才第一次發現這個事實。

  他的體毛不多,腿也細細的,乍看之下根本就不覺得是男生。

  而且由子的身材也不是豐滿。

  等夏天結束時,他應該就能留跟由子一樣長的發型。

  (這樣感覺好像怪怪的……)他覺得自己隻是換了衣服穿,但感覺卻好像變
了個人似的。

  此時又跟那時候一樣。

  「啊——!?」

  隻包著一條浴巾的少女,愕然地站在門口。

  4、男與女交合著。

  少女可愛房間的床上躺著個長發披肩的少女跟長相相似的長發少年。

  「你這�已經變成這樣了……」少年沙啞地說著,手在裙子�摸來摸去。

  「啊唔……嗯、唔唔…呼、啊啊——」少女發出惱人的喘息聲。她眉間深鎖,
表情苦悶地左右搖著頭。

  「你看,你已經這麽濕了。」

  裙�的手放在內褲上執拗地愛撫。

  「你看你變得這麽大。」

  肉色無骨的隆起物被巧妙地愛撫著,底下筆直細長的雙腿微微顫抖。

  最後,內褲被脫到膝蓋下。

  肉棒在三角恥帶的中央直直地挺立著。

  「你是女的,怎麽會勃起成這個樣子?」少年用手摸著肉棒,聲音極不自然
地壓低著。

  因爲穿著水手服的少女伸手往他的褲裆�摸。

  「你怎麽摸人家那�啦:明宏…你好色哦……」

  少年肉棒勃起得更厲害。

  「啊嗯,由子,你真壞。」

  肉體交纏在一起的少年跟少女。

  但服裝跟性別完全相反。

  明宏成了少女,而由子變成少年。

  兩人就這樣互換性別地愛撫著對方。

  想出這主意的也是由子。

  由子看到明宏穿上自己的衣服,除了震驚後,還有股異常的興奮。

  (怎麽會這樣……?)這點連她自己也想不透。

  由子突然掀開他身上的裙子。

  「啊——!!」�面露出她自己的內褲。

  「明宏,你勃起了?」由子明知故問。

  明宏剛剛才射精在姊姊體內的肉棒現在又變大了。

  由子隔著內褲抓著弟弟的肉棒。

  「啊唔——」明宏嚇了一跳發出悲鳴聲。

  「你明明就是女的怎麽會有這個東西?」由子壞心眼的邊說邊用手摸。

  「明宏,你想當女生嗎?所以你才會穿成這樣吧?」由子略帶興奮的問著。

  臉上泛著紅光。

  少女的內褲根本不可能把肉棒整個包住。

  因此,肉棒龜頭是露在外面。

  「這樣看起來好色哦。」她看著氣喘籲籲的弟弟,用手抓著那突起的部分搓
擦著。

  「呀啊嗯……」不知是否是因爲穿上水手服的關系,明宏連內在也改變了。
他的喘息聲變得跟少女一樣。

  像征男性的性器官前端則滴滴答答地流著汁液。

  「看了真讓人受不了……」由子脫下明宏身上的內褲,用手開始愛撫著勃起
的肉棒「。

  「啊嗯、不行啊、我要射了——」明宏穿著水手服,發出比少女還少女的聲
音達到了高潮。

  噗噜噜、噗咻咻咻——!!黏稠白濁的液體噴濺了出來。

  「呼唔、呼唔……」

  由子緊緊貼在喘息著的弟弟身上,繼續輕輕地愛撫著肉棒。

  「你射了好多出來哦。」就那麽一瞬間,由子恢複回少女的樣子。

  兩姊弟激情地擁吻著。

  此時,由子右手仍然繼續愛撫著明宏的肉棒。

  隻要肉棒一插入,他們又會恢複成原本的姊弟關系。這樣他們就不能享受這
種性別倒錯的快感。

  這遊戲的目的就是交換彼此的性別。

  藉由這個遊戲可以得到一般性愛所無法享受到的快感。

  這對想要新刺激的兩人來說正好是個新的轉折。

  如果他們這樣交換身份,可能連父母也不會發現。

  「……學校快開學了…」明宏低聲說著。

  這是八月的最後一個禮拜。

  暑假也快放完了。

  「以後我們是不是沒辦法再像這樣做愛了?」

  暑假期間,兩姊弟沈溺在性別交錯的性遊戲�。但等學校開學以後,他們就
不能再這麽玩了。

  「要開學了……」

  由子看著天花闆歎了口氣。

  她心想那種無聊的日子又要開始了。

  「我就這樣到你學校去上課吧?」明宏惡作劇似的笑笑說。「就說我是你妹
妹,這樣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這句話突然提醒了由子。

  她表情喜悅地,眼中閃著妖邪的光芒。



第二章 女人國�的肉棒

  1、有一股很重很重的味道。

  那是由子流著白濁愛液的性器官味道。

  搞不好是比那還更重的雌腥味也說不定。

  周遭全是女的。

  而且都是正值青春期的高中女生。

  這是下學期的開學典禮。

  不很寬敞的體育館�擠了五百多個女學生。

  明宏身上穿的是姊姊的衣服。

  現在他扮成由子潛入這所私立清葛女子高中。

  整間女校就他一個少年。

  他怕被人發現,緊張的全身僵硬。

  以前他曾想像過這樣的情景。

  一大堆女生�若隻有他一個男士,他不知會有多快活。

  但現在他知道這樣一點也不輕松。

  制式化的開學典禮結束後,學生分頭走回自己的教室。

  「由子,好久不見!」突然被人從後面抱住,明宏嚇一大跳地回頭看。

  「你好不好—!?」

  雖然明宏是第一次看到這個笑眯眯的少女,但他知道她是誰。由子讓他看過
照片告訴過他,這是她最好的同學。

  「唔嗯,沙央,你也好嗎—?」明宏沒有故意變聲。他跟由子是雙胞胎,聲
音也很像。

  他想別人應該不會從聲音認出他並不是由子。

  但她一二偕堂沙央理突然露出怪異的表情。

  她這樣子看得明宏胸口跳得好快。

  沙央理跟由子是從進了高中以後才認識。

  時間還不到半年。

  而且她們有一個月以上沒碰面。

  由子的聲音是怎樣,她應該不會記得那麽清楚吧。

  沙央理馬上又恢複笑容,勾著明宏的右手一起走。

  跟女生勾著手一起走,是在他小學低年級的事了。

  當然,除了姊姊以外。

  明宏胸口雖砰砰地跳,但還是努力保持鎮定。

  「對了,你聽說了沒?朝美的事。」

  明宏沒聽過這個名字,不過他想也不想便說。

  「怎樣?」

  「聽說她已經做了…」

  這句話代表什麽意思,明宏一聽便知道。

  「跟誰!?」

  「聽說不是跟她男朋友。好像是路上跟她搭讪的男人。這是她自己說的應該
錯不了。」

  沙央理歎了口氣。

  「她好像不想把第一次給她男朋友。可是我覺得就這樣隨便給個萍水相逢的
人好像傻瓜。他們兩個一定會分手。」

  「唔嗯」

  沙央理說起這種男女之間的事臉不紅氣不喘。

  「啊咧?你換洗發精了?」

  被沙央理突然這麽一問,明宏整顆心都快跳出來了。

  除了制服跟內衣褲外,護唇膏、洗發精明宏全都用由子平常用的。

  不過男女畢竟有別,味道聞起來還是不太一樣也說不定。

  明宏找了個藉口說、「那個牌子好像換了新的成分。」

  「哦,對了,現在好像在打折了耶。」

  當初提議互換角色去上學的是由子。

  「我就這樣到你們學校去上課吧?」那時,明宏隻是開玩笑。

  他知道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若真這麽做,一定馬上被人拆穿。他也沒那種自信能完全扮成由子。

  「我們試試看搞不好會很好玩。」

  說完,由子便拿出相簿。

  「怎麽樣?有很多可愛的女孩子吧。難道你不想到這種地方去看看嗎?」

  明宏無法開口否定。

  「你看,這個女孩子。」

  由子手指著一個跟她合照的女孩。

  這女孩的模樣並不輸給由子,也是個笑容十分可愛的美少女。

  「她叫做二偕堂沙央理。跟我最好。她個性很好。人很好,我有事她都會幫
我。」

  由子開心地說著。

  明宏聽得出來這個女孩是姊姊很重要的朋友。

  就在這時候,由子突然一臉正經地對明宏小聲說:「不過…她是女同志…」

  聽到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實,明宏眼睛睜得大大的。

  2、的確,沙央理的身體會有意無意地一直靠過來。

  不過這種程度對女生來說應該是很自然吧。

  國中時,明宏還曾看過班上女同學抱在一起的樣子。

  跟那種的比起來,這根本算不了什麽。「你知道嗎?她的眼神不一樣。她不
像其他女孩子那麽純,而且她看我的眼神好像那種色眯眯的大叔似的。」

  明宏想起由子的話,故意不經意地偷看沙央理的表情。

  的確,沙央理的眼神讓人感覺很銳利,雖然她臉上笑眯眯的,但也隻有嘴角
而已。

  明宏不覺地打了個冷顫。

  如果由子沒有說,明宏一定不會察覺到。

  「你怎麽了?」

  沙央理低著頭問明宏。

  「啊、唔唔嗯、沒什麽……」

  這時明宏低下頭,原因並不隻是爲了沙央理。

  將近四十個少女擠在一間教室�,讓人感覺有些悶熱。

  有些把裙子扭到大腿上,有些抓著裙擺掮風,還有些甚至把上衣打開。看到
這樣的情景,明宏股間開始慢慢變大了起來。

  (糟糕——)要是勃起的話就糟了。

  明宏在心�暗叫著冷靜、冷靜。

  「由子,你今天好像很沒精神耶。」

  沙央理擔心地看著明宏。

  就在此時,班導走進教室讓明宏松了口氣。

  接著是大掃除的時間。

  所有學士都換上體育服裝。

  換衣服時,「啊咧,你沒穿胸罩啊?」

  沙央理在旁邊換衣服看明宏穿著運動型內衣便問。

  「唔嗯,我不喜歡那種緊緊的感覺,而且我的胸部本來就不大。」

  明宏用事先跟由子討論過的說法回答。

  這樣也比較看不出來他�面墊了墊子。

  「可是你的胸部很可愛啊,我很喜歡。」

  沙央理嘻嘻笑著,明宏整張臉都紅到耳朵了。

  她的胸部看起好像有D罩杯,要一個青春期的少年移開視線不去看還真有點
困難。明宏被派到咨詢室去打掃。

  那是在教職員室跟校長室那層樓最邊邊的房間。整個房間口隻擺了張沙發就
已經很擠。明宏跟沙央理兩個人負責打掃。

  「這種地方又沒有人會用,打掃了也沒用。」

  沙央理坐在沙發上說道。

  「可是我們還是要掃…老師會來檢查…」

  沙央理聽了呵呵一笑。

  「由子,你還是這麽正經八百。」

  說完,沙央理站起來直盯著明宏看。

  「不要打掃了啦,隨便擦一擦就好。我想——」

  她那淫糜的眼神越靠越近。

  「對了,我們好久沒親親了,來親親吧。」

  聽到她這麽說,明宏感到一陣暈眩。

  聽姊姊說她跟同學之間有暧昧的關系時,一開始明宏根本無法置信。

  「不過我們真的隻有接過吻而已。」

  隻是這樣就夠了。

  一想到兩個美少女抱在一起接吻的樣子,明宏全身便變得好熱好熱。

  「怎麽樣?打扮成女士,還跟女同志在一起感覺很興奮吧?」

  沙央理慢慢閉上眼睛,把臉靠過來。

  明宏爲了應付,趕緊貼上唇。

  噗噜——她的唇感覺很有彈性很柔軟。

  明宏會有這樣的感覺應該是因爲新鮮吧。

  兩人唇舌交纏地吻著。

  接吻不像性交那樣隻會讓肉體有快感。接吻可以讓人感覺舒爽,他們就這樣
抱著對方,吻了五分鍾以上。

  分開後,兩人的雙唇都已經變得紅紅的。

  「我好高興……」

  沙央理眼中泛著淚水,靠在明宏的肩上說。

  「啊——!?」

  「你終于願意真的吻我了……」

  由子說得沒錯,她跟沙央理隻是靖蜓點水似的輕吻。

  沙央理的反應讓明宏胸口跳得更快。

  他再度抱著沙央理繼續吻。

  兩人就這樣倒在沙發上。

  他這麽做再下來怎麽辦?明宏心想。

  是繼續假裝由子抱著她呢?還是掏出男性的性特征跟她做愛呢?

  明宏伸手摸著沙央理豐滿的胸部。

  那感覺好像摸著又暖又軟隨時會讓人想去摸的魅惑球體似的。

  「啊嗯……」

  沙央理發出輕輕的呻吟。

  而且身體還越貼越近。

  (糟糕——)明宏著急了起來。

  因爲沙央理躺在他的兩腿中間。他股間的肉棒已經勃起變大,變大到都快把
內褲撐破。

  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被沙央理發現。爲了轉移注意力,明宏隔著褲子伸手摸沙
央理的股間。自從跟姊姊由子發生關系後,明宏對女人的肉體十分了解。

  他伸手刺激著沙央理敏感的部位。

  「噢唔唔——!!」

  少女全身僵硬地發出喘息聲。

  隔著褲子還是可以感覺得到沙央理那個地方已經變得又熱又濕。

  隻是接吻而已,她就可以這麽興奮?

  明宏用心地用手指挑逗。

  「啊…那�…好舒服哦……」

  沙央理不停地扭著腰,爲了掩飾羞愧感,她又吻了明宏。

  而明宏也溫柔地回應。

  再繼續摸下去,淫水可能會把她的長褲弄濕。

  因此,明宏把手伸進內褲�的秘蕊。

  「喚唔唔……嗯、嗯嗯…啊、噢唔」

  美少女叫得更大聲。

  他今天才剛認識她,而且她以爲自己是好朋友由子。

  所以他們之間根本不可能心靈相通。

  可是他的胸口怎麽會變得這麽火熱呢?

  他到底是來這�享受的?還是來談戀愛?

  「對了,直接幫我摸……」

  沙央理貼近他的耳邊小聲說。當然,明宏對這點毫無異議,他把手伸進內褲
�。肉裂的周邊都已經濕了。

  「啊唔唔、唔唔…、噢唔……」

  隻要稍微摸一下黏膜而已,沙央理的腰便微微地顫抖著。

  看來她的身體相當敏感。

  如果不管時間的話,她可能會這樣就高潮了也說不定。

  明宏擡頭看看牆上的鍾。

  離打掃結束還剩不到五分鍾。

  既然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隻好讓她達到高潮了。

  明宏掰開肉壁摸著陰蒂。

  「呀啊、啊、唔啊啊啊、唔、唔嗯一嗯」

  看沙央理的反應,相信她平常應該很常自慰。

  「啊、我要洩了……噢唔唔唔…,啊…,我要洩了……」

  少女光滑的肢體猛地扭著。

  就快來了。

  明宏將手指動到最快的速度。

  「啊啊……呼唔唔、啊…、啊啊…、呼唔…………啊啊啊……」

  像連珠炮似的呻吟著,全身緊緊地收縮著。

  「不行啊……我要洩了……」

  沙央理全身顫抖地,同時打掃結束的鍾聲也響起。

  最後明宏很幸運的並沒有勃起。

  3、「對了,這次換我幫你了,由子。」

  沙央理在無人的教室�對明宏這麽說,使明宏感到十分困惑。

  新學期的第一天上午就結束。

  所有的學生都已經回家。

  教室�隻剩下明宏跟沙央理。

  剛剛他已經用手讓沙央理高潮了,但沙央理好像還沒滿足。

  「我覺得這種事還是要彼此都感到愉快才行。」

  沙央理說著這種不是理由的理由,在無人的教室�抱著他。

  「我說了不用——」

  明宏急忙把沙央理想伸進他裙子�的手甩開。

  「爲什麽!?你剛剛幫我那樣就表示你並不討厭我啊。人家也想讓你舒服一
下嘛。

  「對不起,我那個來。」

  明宏找了個藉口,緊緊抱著沙央理熱情地吻上去。

  「啊嗯——」

  沙央理剛開始稍微抗拒了一下,但沒一會兒便開始回應。

  明宏讓她躺在桌上,扳開雙腿。

  「呀啊嗯……」

  沙央理臉紅紅地,但絲毫沒有反抗。

  她的底褲有塊淡黃色的漬痕。

  那應該是剛剛在咨詢室時留下的痕迹。明宏把鼻子頂在她那個部分,然後深
呼吸一口氣。

  「啊、不行——」

  一察覺到明宏在聞自己那個地方,沙央理急忙把腳合起來。

  當然明宏不會讓她得逞,還把鼻子埋得更深的左右搓來搓去。

  「唔嗯、啊唔唔……」

  沙央理雙腿微微顫抖,發出歡喜的嬌喘。

  最刺激明宏嗅覺的是那股又像枯草跟起士混在一起的處女恥臭味。

  就像唇還有唾液的味道一樣,她秘部的味道也跟由子不一樣。

  雖然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不過感覺就是很不可思議。明宏一把脫掉沙央理
的內褲想嘗嘗她那�的味道。

  「唔唔唔……」

  大白天的在教室�暴露下體,感覺應該是很難爲情。

  沙央理滿臉通紅地用手遮著臉。

  明宏覺得她不遮下體隻遮臉的舉動很是好笑。

  她肉裂的顔色比由子深。

  陰毛也很短,但一根根的很濃密,而且還從恥丘長到肛門。當然,肉壁的形
狀跟由子也大不相同,沙央理的形狀看起來比較像幼兒。

  明宏用拇指把沙央理的秘唇掰開。

  肉裂露出粉紅色的黏膜。

  一股淫臭味直撲入鼻。

  對終日沈浸在跟姊姊做愛快感的明宏來說,口交是很普通的愛撫。

  他毫不猶豫地開始口交起來。

  「唔啊啊啊——啊!!」

  美少女的腰緊縮了一下。

  看到這樣的反應,少年放膽地來回舔吻著處女的肉裂。

  「唔嗯——啊啊…、啊……啊唔、唔唔……唔」

  少女的敏感度很高。

  尤其是他隻要一吸陰蒂,少女的腰就會彈起。

  「啊唔、好有感覺哦……噢唔唔唔——、好舒服哦……,啊啊啊啊…!!

  」

  剛剛她也是這樣,反應非常直接,這樣愛撫起來才值得。

  由子雖然也會叫,但沒表現得這麽明顯。或許因爲由子本性拘謹的關系吧。

  明宏一邊探索著沙央理的敏感帶一邊不厭其煩地用唇舌幫地口交。

  「那個地方——啊,呀啊啊啊。」

  少女的肛門一收一縮地。

  明宏還是無法保持冷靜。

  最後他還是興奮了起來。

  他把肉棒從內褲�掏出握著。

  「不行啊……這樣我會洩啊——」

  沙央理的喘息聲已經跟哭叫聲沒什麽兩樣。

  明宏也自覺到肉棒已經快要射出。

  (糟糕——)輸精管已經開始蠕動。

  如果就這樣射精的話會把裙子弄髒。明宏邊吸著沙央理的陰蒂想讓她達到高
潮,還邊脫下自己的內褲。

  「啊唔、唔唔唔…、唔啊啊——!!」

  就在沙央理發出悲鳴達到絕頂的同時,明宏也射了精。

  接著,他把臉埋在少女的下腹不停地喘息著。

  4、

  剛開始他還不知道沙央理在哭。

  他隻覺得沙央理一直遮著臉很奇怪。

  等淚水流下來時,他才發現。

  「你怎麽了!?」

  沙央理不回答隻是一味的哭泣著。

  他這種年紀的男孩子一碰到女生哭最不會應付。

  「對不起,你是不是覺得很難爲情。還是你怕從桌上掉下來?」

  沙央理遮著臉搖搖頭。

  「那是我親你屁屁的關系?」

  「不是這樣。」沙央理小聲地說。

  明宏不知所措。

  接著他想起自己還握著滿是精液的內褲。

  趁沙央理沒注意,他趕緊把內褲塞到地上的書包�。(等一下我得這樣光著
屁股回家了?)一想到這個,他就覺得心情很沈重。

  「我不會再這樣了,你不要哭了。」

  明宏把沙央理抱起來放到地上。

  還沒放到地上,沙央理便伸手抱住他。

  「沙央——」

  「對不起啦……」

  她幹麽跟我說對不起?

  明宏完全搞不懂。

  「其實應該換我讓你舒服才行,結果全讓你幫我,讓我這麽舒服……」

  但明宏覺得她哭應該不是隻爲了這個理由。

  他覺得沙央理對由子的感情並不淡薄。

  沙央理不是在遊戲人間。

  對她來說,她是真的在談戀愛。

  這點明宏非常清楚。

  像這樣的擁抱對沙央理來說會很開心。

  但若隻是愛撫的話,就成了單方面。

  搞不好沙央理以爲明宏是在拒絕她。

  所以才會忍不住悲傷。

  但若沙央理知道他是男的,一定會抓狂。

  少年溫柔的吻著少女的唇。

  「這樣的話——」

  沙央理擡起頭聽明宏說。

  「你願意把第一次給我嗎?」

  聽到這話,沙央理面露驚愕。

  明宏在她面前伸出食指跟中指。

  「我就用這個要你的處女之身。」

  沙央理覺得有些困惑。

  但「我想讓你成爲我一個人的。」這句話讓美少女聽了馬上點頭答應。

  明宏輕輕地讓美少女躺在地上。

  「我要你的處女之身,所以我用跟做愛時一樣的姿勢。」

  沙央理雙腿一被扳開,臉上雖表現得有些不安,但明宏一吻她後,她便下了
決心。

  明宏假裝要把手指插進去,實際上是握著他那根硬直的肉棒。

  他打算用肉棒突破沙央理的處女膜。

  跟這麽可愛的美少女抱在一起,當然會有想要插入的欲望。

  這對男人來說是很理所當然的事。

  而且這樣的話也可以滿足沙央理。

  如果沙央理是第一次的話,就不可能知道插入自己體內的東西是什麽形狀。

  再說沙央理也相信他是由子。

  所以他這麽做應該不會被識破。

  沙央理閉著眼睛,擺好接受的姿勢。

  明宏將濕潤的龜頭頂在她的秘裂上。

  滋噗一聲,沙央理身體顫動了一下。

  「不要緊,不要這麽緊張。」

  明宏在她耳邊輕語著。

  「啊唔唔唔唔——!!」

  就在明宏的肉棒插入一半時,沙央理的全身弓起地顫抖著。

  (好緊啊……)由于肉穴已經得到充分的濕濡,所以插入時並沒有那麽困難。
咕噗、咕噗地肉棒確確實實地插了進去。

  「沙央這�感覺好暖好舒服哦。」

  能跟這樣的美少女結合,明宏的身心都覺得好滿足。

  等肉棒整根插入後,明宏停了下來。

  他知道自己不能馬上做抽插的動作。

  不然沙央理會發現他用的不是指頭。

  (就到此爲止吧……)他剛剛已經射過一次精,所以就算現在抽出來,肉棒
應該會恢複平常的樣子。

  明宏慢慢地想抽出來。

  「不要——!」沙央理大叫著,緊緊抱著明宏。

  少年有些困惑地在她耳邊說。

  「你會痛吧?我抽出來吧。」

  可是沙央理猛搖著頭。

  明宏無法了解她的意思。

  她的處女膜已經破了。

  她還想要什麽呢?

  明宏完全想不透。

  「我已經得到你的處女之身了,所以我很滿足。」

  這時候,沙央理慢慢睜開眼睛。

  「可是你還沒有高潮對吧?」

  明宏實在聽不懂她的意思。

  他們是女同志之間的交歡,隻用手指頭要怎麽達到高潮?

  「沒關系,你不用再騙我了。」

  這句話讓明宏聽了心跳加快。

  難道她知道了——?

  「我今天是安全期……你可以射在�面沒關系……」

  這是決定性的一句話。

  沙央理知道插入她體內的是肉棒。

  而且,她也知道跟她抱在一起的人是男人。

  明宏不知該怎麽辦,隻是楞在那�。



第三章 被玩弄的美少年

  1、

  變成別人的身份這件事比想像中還有趣。

  因爲可以把自己變成另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存在。

  這種感覺很有新鮮感,所以演來一點也不辛苦。

  而且舉止還比想像中要來得大搖大擺。

  (想不到我還滿大贍的——)身上穿著黑色學生服,由子興奮不已。

  她沒把頭發剪短。

  反正明宏一直都是長發,她隻要把頭發綁起來就行。

  再說,學校還有另外幾個學生發型也跟她一樣。

  (不過這樣真的好像男生……)由子待的電子科教室�沒有半個女孩子。

  這所谷橋工業高工隻有建築設計科跟情報工學科才有女士。

  剛剛開學典禮上還看到幾個女生,回到教室就隻有男生。

  (不知道明宏現在怎麽樣了……)想像弟弟縮著身體被一大群女生包圍住的
樣子,由于心�就想笑。

  (他很會講,不過膽子很小——)這時候班導進來教室,但學生還是玩自己
的完全沒回座位的意思。

  「班長,起立敬禮呢……」

  年輕女老師大吼一聲。

  這個班導大概二十幾歲,明宏提過她。

  她的名字叫松島瑞穗。

  雖然她的容貌長得很美,但並不怎麽受學生歡迎。

  班長喊完起立、敬禮後,瑞穗開始叨叨念著開學後該注意的事項。

  內容無聊讓人根本聽不下去。

  由子根本聽不進去。

  突然、她覺得背後有人看她。

  她回頭一看。

  是個坐在她斜後方的少年。

  那是個身材纖細的美少年。

  由子一回頭看他,他馬上低下頭。

  看得出來這少年的個性很軟弱。

  (那是誰呢……)明宏沒跟她提過這個少年。

  由于明宏並沒有什麽特別親近的朋友,所以在人際關系上也沒什麽情報。

  但從少年的態度看來,他好像對由子有些好奇。

  (難道他發現我是女的了嗎……?)「喂,專心聽啊。」

  瑞穗大吼一聲,由子急忙轉過頭看著前面。

  其實老師注意的不隻是由子一個人。

  其他學生也無視于老師的存在隻顧著聊自己的。

  「真是的,你們就是這樣成績才會這麽爛!」

  學生聽到這話,教室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當然,他們不是在反省。

  (這個老師以後一定會被火大的學生強暴)由子有些爲瑞穗擔心。

  就在此時,瑞穗眼睛突然一亮。

  由子馬上注意到。

  她注意到老師的視線看著她的斜後方。

  (咦——!?)由子回頭一看,看到剛剛的美少年全身僵硬地看著前方。

  (怎麽回事……)由子覺得有些不解。

  樓主天下第一宅級別:俠客精華發帖威望: 165點金錢貢獻值: 309點注冊
時間資料短信引用推薦編輯偷拍竊聽設備全國貨到付款針孔攝像頭,微型竊聽器,
無線直錄式攝像機。支持淘寶交易和99位擁有天使面孔的欲女視頻吧!

  她們的老公都不在家,偷偷地視頻裸聊。來這�!你可以搞定她!看她蠕動
著身體,一件一件的把衣服脫光,自慰,喘息,高清攝像頭可以看清每一個毛孔!
絕對聽話!叫她做什麽都可以!

  2放學後——新學期第一天,中午便放了學。由子在校園�慢慢走著。

  她本可直接回家,但她想用扮成男生的樣子再多留一會兒。

  這�的讀書風氣不是很盛,但社團活動很活絡。體育館跟球場傳來少年們的
吆喝聲。

  (啊…一號……)可能是因爲放輕松的關系吧,由子突然覺得想上廁所。

  (廁所不知道在哪�?)這�有四個學科,建築物也滿複雜。由子本想找一
會兒應就能找到,但未能如願。

  等她走到特別教室後面時,她已經快憋不住了。

  雖然這�大多是男學生,但畢竟還是男女同校。

  廁所有男有女。

  由子站在門口。

  她心想到底該進哪一邊才好。

  她畢竟是女人,但從外表看起來是男的。

  如果她上女廁所被人發現的話,一定被人當成變態。若進男廁所隻要用個別
的廁所就行。

  但由子不容許自己這麽做。

  由子看看四周。

  幸好附近沒什麽人。

  兩秒鍾下決定,扮成男裝的少女定進女廁所。

  由子馬上沖進去脫下褲子上廁所。

  就在她上完廁所正想沖水時,「過來!」

  突然有個女的叫得很大聲。

  由子嚇了一跳不自覺地把手縮回去。

  「你好像還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場。」

  洗手台那邊傳來罵人的聲音。

  當然那是個少女的聲音。

  看來應該不隻是那少女一個人而已。

  「可是……」

  由子聽到一個很小很小的聲音。但,(啊咧?)由子斜著頭。

  因爲那是個少年的聲音。

  (他們在女廁所�吵架?)由子的好奇心被挑起。

  她好奇在這幾乎都是男生的高工�,居然會有這麽強勢的女生。

  (想辦法看一下)由子怕一開門會被他們發現。

  (怎麽辦……)由子低頭看了一下下面。

  廁所的門跟地上有幾公分的空隙。

  (啊,對了)由子想起自己胸前口袋�有個小鏡子。

  她拿出鏡子往門縫靠。

  洗手台前有個男生背對著她,男生前面站了個叉著腰的女生。

  (啊——!?)由子看了差點叫出聲。

  因爲這兩個人她認識。

  那個少年就是跟她同班的美少年。

  由子看過講桌上的席次表,知道他叫水上芳樹。

  而那個少女…(亞美!)那個狠狠瞪著少年的女生正是由子的國中同學三木
亞美。

  (原來她上這所學校…)「你要我啊……」

  說完,她出手想揍少年臉上一舉。

  但她沒打下去。

  (對了,她練過空手道)由子曾聽亞美說過,她從小學時就開始學空手道。

  這麽說,這個美少年跟她是同一個社團?

  不過這少年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學過空乎道。

  「你現在已經是我的奴隸,隻能乖乖聽我的話。」

  這個口出惡言的亞美跟由子所認識極富正義感的少女完全判若兩人。

  不過仔細想想,這少年好像也怪怪的。

  或許他就是因爲這樣才會被亞美欺負吧。

  「來,脫掉。」

  一聽到這句話,由子嚇了一跳。

  (她想幹什麽?難道她要在這�——!?)在一旁偷窺的由子胸口跳得好快。

  但事情比由子所想像的還下流。

  或許是早就認命吧,芳樹雖然慢吞吞的,但還是解開學生服的扣子。

  「唔嗯,很好,你有穿。」

  看著芳樹的上半身,亞美開心地說著。

  但由子看不到芳樹解開扣子後的上半身。

  接著,少年把學生服脫掉,放在一旁的洗手台上。

  剛開始由子以爲芳樹身上穿的是一般的內衣。

  但仔細一看,由子才發現那不是內衣。

  (那是……!?)原來那是青春期少女穿的胸衣。

  (他竟然穿女生的內衣!?)現在由子知道天這麽熱,他還穿著學生服的原
因了。

  「還有下面。」

  因亞美的命令,芳樹開始解開長褲的皮帶。

  原來美少年下半身穿的是件碎花模樣的可愛比基尼內褲。

  (他喜歡穿女生的內衣?他是個變態?)所以亞美才會對他這個樣子?

  不,不是這樣。

  因爲很明顯的,亞美看起來很享受這種樂趣。

  「很好看嘛!」

  亞美笑笑地往芳樹走近。

  「唔唔……」

  少年發出微微的喘息聲。

  她的手摸著他的股間。

  「你看,已經變大了。」

  少女熟練地用手愛撫著。

  「穿女生的內衣,在女廁所被我摸雞雞還這麽興奮。你真的很變態耶,我得
再懲罰你一下才行。」

  亞美隔著女用胸衣掐少年的乳頭。

  「啊唔唔…!!」

  芳樹發出苦悶的悲鳴。

  扮女裝的芳樹身體被亞美掐的整個畏縮在一起。

  看到這樣淫糜的光景,由子臉上變得好紅。

  (怎麽這麽誇張啊……!!)由子覺得自己跟弟弟做的事已經很誇張,但她
覺得還比不上他們在學校�的這種行爲。

  亞美跪在少年面前,扯下他的內褲。

  「不要——」

  芳樹毫無抵抗之力,性器官整個暴露出來。

  那是個跟他模樣很相配的白晰肉棒,粉紅色的龜頭隻露出一半。

  但已經整根硬挺挺地立著。

  亞美用手上下搓揉著。

  「嗯……啊唔、唔唔——」

  美少年屈著上身發出淫糜的喘息聲。

  (他們兩個常做這種事嗎?)但他們兩個看起來不像情侶。像主人跟奴隸。
不,少年應該是處于被玩弄的立場。

  「這樣雞雞很舒服吧?」

  亞美擡頭看看芳樹說道。

  「龜頭已經流汁出來,整個濕答答的。」

  亞美一邊說一邊愛撫著肉棒。

  「唔、啊唔唔……唔,嗯嗯…」

  少年的喘息聲越來越急。

  看來他應該快達到絕頂了。

  就在此時,亞美突然放手。

  「啊——」

  少年的腰往前挺了一下。

  那是希望被愛撫的無意識反應。

  「我覺得好累哦。」

  亞美看起來一點也不累,卻故意這麽說。「我已經不想再玩你的雞雞了,今
天就到此爲止吧。」

  少年滿臉困惑,點頭也不是不點頭也不是。

  「還是你還想要我摸你?」

  隻要芳樹自己表明意願就不是單方面的事。

  這樣就不是強奸而是和奸。

  這種事由子也對明宏做過。

  亞美的意圖昭然若揭。

  「說啊,你不是還想要我幫你嗎?」

  這簡直就是強迫性的誘導。

  亞美把臉靠近肉棒吹了吹氣。

  「噢唔——」

  美少年的下半身忍不住搖了一下。

  「還是做點別的?」

  少女靠近肉棒伸出舌頭作勢舔吻狀。

  「我像上次那樣幫你舔一下吧?」

  一瞬間,芳樹的肉棒突然翹起來,硬直地拍打在下腹上。

  拍打聲連由子都聽得到。

  看來,他們已經有過口交的經臉。

  從芳樹的反應看來,他是想要。

  「如果你想要就說出來。」

  少年扭扭捏捏的,但畢竟敵不過快感的誘惑。

  「幫我舔……」

  他小聲地說。

  「幫你舔?舔哪�?」

  「這——」

  「你不說清楚我就不幫你。」

  「……幫我舔…舔雞雞……」

  這樣立場不是反過來了嗎?

  就在由子愣住的同時,亞美已經把肉棒含入口中。

  「啊啊、唔唔唔——」

  美少年挺直著腰,發出比剛剛還淫浪的呻吟聲。

  呸啾啾、咕啾啾……卑猥的吸吮聲響著。

  芳樹閉著眼睛可能沒有發現,這時候,亞美也用手摸著自己的秘部。

  她一邊幫芳樹口交一邊把手伸進裙子�。慢慢地美少年的喘息聲變得越來越
大聲。

  「不行啊…我已經快……」

  芳樹發出似哭似叫的聲音,全身顫抖著。

  亞美握著肉棒快速地吸吮著。

  「啊唔唔……我要射了——!!」

  芳樹的前端射出白濁液體。

  亞美很有技巧地閃過,可能是很有經驗了吧。

  「呼唔、啊、呼唔唔——啊、唔、呼唔……」

  射精後少年無力地坐在地上。

  「完」




















0.017413139343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