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的小龍女(1-5)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章 誕生

  我推開地下室的門,那顆堪比浴盆的巨蛋還安然躺在舊沙發上。看看手表上
的日期,自語:「就是今天了吧?」

  三天前,在科學院工作的老朋友王文杰突然神秘兮兮地來到我家,多年沒見
的他送給我一份匪夷所思的禮物——巨蛋,還不讓我有拒絕的機會,不由分說就
把它搬到我那三層小別墅的地下室里,千叮萬囑說不能移動它,還說三天之內一
定孵化出來,然后就急匆匆走了,我再打他手機也沒有接聽。

  科學家都是些不可理喻的家夥,既然他這麽熱情,我就答應下來好了,何況
我自己也是個不相上下的怪人——私家偵探。

  說到王文杰,那家夥真是另類得很,小學的時候剛跟他認識,他就已經是個
超級恐龍迷,這不奇怪,哪個小男生對恐龍沒興趣呢?奇怪的是一晃二十年過去
了,他還真到了科學院,當上了研究員,讓人想不服都不行。他平常極度低調,
同學聚會他向來都是不出現的,據說知道他手機號的老同學不超過三人,我是其
中之一。

  話說回來,這個巨蛋乖乖躺在地下室的舊沙發上已經整整三天兩夜,動都不
動一下,會不會孵不出來?母雞孵小雞需要用體溫加熱,可是這個地下室沒有暖
爐,在這乍暖還寒的初春時節,能孵出什麽東西?不過我多想也沒用,還是趁早
鎖門睡覺算了。

  半夜里,噼噼啪啪的怪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仔細聽聽,好象是有人在掰籬
笆上的木欄桿,我第一念頭想到的是小偷,到窗口看看,自家和鄰居的前后院子
連人影都沒一個,籬笆也是毫發無損,聲音從哪來?

  我把物業管理的人叫過來,說也奇怪,那三個保安員一進我家,怪聲立馬消
失,他們左看右看沒發現半點異常情況,無功而返,還埋怨我神經過敏。我也懷
疑是用腦過度導致幻覺,沒多想,回到房間倒頭繼續睡。

  快天亮的時候,我又被吵醒,這下比先前可怕得多,我聽到的不是噼噼啪啪
的噪音,而是嗚嗚嗚嗚的哭聲!哎喲,我的媽呀,這是傳說中的鬧鬼嗎?我逼自
己冷靜下來,捏捏大腿,痛,哭聲還是斷斷續續地傳來,這不是幻覺,更不是做
夢,而是真真實實的哭聲!

  我把燈打開,拿起防身短棍:「不管你是人是鬼,竟敢在我家里耍我,我就
把你揪出來狠狠揍一頓!」

  客廳沒事,走廊沒事,廚房沒事,浴室沒事,書房沒事,客房沒事,陽臺沒
事,前后院子都沒事,看來哭聲的來源只有一個可能——地下室。

  腦海里出現那個怪蛋的模樣,白天看起來倒沒什麽,感覺就像放大了的鴨蛋
而已,可在這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陣陣哭聲在耳邊縈繞,本來並不可怕的東西
也顯得特別恐怖。

  我躡手躡腳地走到地下室門口,叫人毛骨悚然的哭聲近在咫尺,毫無疑問,
答案就在門后。

  拍拍胸,吸吸氣,咬咬牙——三!二!一!上!

  咚的一聲把門踢開,哭聲隨之嘎然而止,來不及摸電燈開關了,我揮起短棍
就亂打一通:「打死你!打死你!」

  「啊!」一聲慘叫,我只覺打到什麽東西,拿起手電筒細看,我完全不敢相
信自己的眼睛——那個巨蛋已經碎了,蛋白流到地上,滑溜溜的,破舊的沙發上
趴著個少女,渾身一絲不掛,盡是粘乎乎的蛋白,屁股上一道半尺長的淤痕,又
紅又紫,真是觸目驚心。

  我沒時間考慮巨蛋和少女有什麽關系,滿腦子只有一個想法,救人要緊!二
話沒說把那少女抱到客廳,迅速從藥箱里拿出繃帶和紗布為她包扎。

  過了幾分鐘,我把她的傷處包扎好了,她軟趴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一言不
發,只有緩慢平穩的呼吸帶動背部微微波動。

  直到此時,我才有時間慢慢整理亂七八糟的思緒,巨蛋破碎了,里面到底是
什麽東西?那少女又是何方神聖?如果說巨蛋和少女沒有關系,那麽地下室有整
整一尺厚的水泥外殼,門鎖又是完好如初,少女是怎麽進入地下室的呢?如果說
兩者之間有關系,那麽又是什麽關系?難道那少女是從蛋里孵出來的?

  按照常理來說,人類是絕不可能從蛋里面孵出來的。退一步說,即使是恐龍
蛋,也沒有這種浴盆似的體積,世界上有這麽大的蛋嗎?更何況出來的不是一個
女嬰,而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女!無論如何,能解開這個謎的人只有一個人,王文
杰。

  我掏出手機又一次給他打電話,剛接通就聽到,「您撥叫的用戶正忙,請稍
候再撥!」,放下電話,忍不住罵出來:「他**的!你忙什麽忙!」

  沒有辦法,我只得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那少女身上,她臀部受傷,裹上繃帶
之后就好像穿上一條白色的緊身超短裙,身上其他部位還是光溜溜的。

  我在廚房倒了兩杯水,遞一杯給她:「來,喝點水。」

  她沒一點反應。

  我把她的杯子放下,想再好好分析一下,但樹欲靜而風不止,那少女在沙發
上扭個不停,嘴里嗯嗯啊啊的呻吟。看到她那一身雞皮疙瘩,我知道是她覺得冷
了,從房間里面拿出毛毯給她蓋上:「冷嗎?蓋上毯子就不冷了。傷口還痛不痛
呢?」

  她不說話,緊了緊毛毯,想坐下,想必是傷口還火辣辣地痛,屁股一沾到沙

  發就觸電一樣彈起來,換了幾個姿勢,最后還是像小貓一樣趴在沙發上,把
屁屁高高翹起來。

  我坐在她對面,仔細打量著她,她年約十六七歲,一身稍顯黝黑的黃皮膚,

  長著一頭濃密的黑色短發,被蛋白糊在了頭頂。一張可愛的鵝蛋小臉,明亮
的大眼睛和高高的鼻子,可能因為著涼,嘴唇有些發白。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
四肢,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修長健美線條。同樣,她的胸部和臀部也非常圓潤自
然。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我看她的時候,總有一種說不出的不協調感,好像什麽
地方出了錯,但又怎麽都說不出來。

  投降了!我還是單身,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半裸美少女,裹著毛毯躺在我家

  的沙發上,要是被人說我有作風問題,我可是百口莫辯!但是現在我又能把
她怎樣?總不能報警把她送去收容所吧?再說,我沒把事情弄清楚,如果就此放
棄,怎麽對得起自己作為偵探的好奇心?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上午,看著越升越高的太陽,一籌莫

  展之際,門鈴響起。

  門外不是別人,正是王文杰。我趕緊把他迎進來,他沒等我發問,先聲奪人

  :「怎樣了?」

  我沒好氣地反問:「我正要問你,這是怎麽回事?」

  突然,那少女撕開毛毯,「哇!」地怪叫一聲,朝王文杰撲過去,姿勢極是
怪異,一般人對人撲擊,都是雙臂在前,雙腿在后,可她是四肢都在前,雙手成
勾直取王文杰的脖子,同時雙腳也踢向他下腹。

  王文杰想都沒想,從口袋里掏出個黑黑的東西,按在那少女胸前,只見電光
一閃,那少女倒在地上,抽搐幾下,昏了過去,王文杰安然無恙。

  我上前摸那少女的鼻子,還有呼吸,摸胸口,還有心跳,松一口氣,再問:
「兄弟,你也該把事情說清楚了。」

  王文杰隨手把那黑乎乎的東西放在茶幾上,一屁股就摔到沙發里,打趣的說
道:「我真不明白,你性子那麽急,怎麽能破案呢?」

  那黑乎乎的東西原來是個電擊器,女人常用來防身那種。

  王文杰在我家從沒客氣過,拿起另一杯水,喝了幾口,又說:「我要告訴你
一個絕密消息,你可千萬要保密。」

  他一副凝重的神情,還真像是有秘密要說的樣子,讓我很不自然。

  王文杰接下來說的話,讓我如墮五里霧中:「那女孩是實驗品,我們國家最
高機密的科學實驗。」

  我哼了一聲,不以為然:「你當我傻瓜?國家最高機密的實驗品應該在實驗
室,怎麽會在我家?」

  王文杰還是那神秘兮兮的招牌笑容:「不怕一萬,最怕萬一。」

  我板著臉:「我們是老朋友,我給你保守秘密,可你得給我說清楚。不然這
事情我就撒手不管了,由得記者說去。」

  王文杰不愧是我二十年的死黨,一下就看出我的虛張聲勢,只說:「天機不
可泄漏,這個女孩暫時就住在你家。你好好待她就是了,不需要知道太多,否則
會有危險。唯一需要注意的事情,你必須時刻謹記——她只是我們國家的一個實
驗品,其他什麽都不是。」

  很明顯王文杰還知道很多內幕,他這麽釣我胃口,我怎肯罷休?

  他也看出我滿心好奇,湊到我耳邊,用差點聽不見的音量說:「恐龍人!」

  若不是他在我手臂上狠狠掐一下來證明我並非做夢,我幾乎要把電擊器按在
自己大腿上來證明了——恐龍人!這種只會出現在科幻小說中的概念,竟然是真
的!

  王文杰又低聲說道:「她是基因技術的實驗品,現在除了一些恐龍的本能之
外,幾乎是一張白紙,連說話都不會。不過你放心,她不會傷害你的,還會對你
很好。就像剛才,她只會襲擊我。」

  我窮追不舍:「你怎麽知道?」

  他漫不經心地說:「鳥類出生時會把最先看到的動物認為是至親,而鳥類是
恐龍的后裔,所以理論上恐龍也有一樣的特性。這不是常識嗎?」

  難怪我總覺得她身上有些地方看不順眼,原來她是人類和恐龍的混血兒!我
驚嘆道:「王文杰,你就不怕推斷錯誤,讓我被她吃了麽?你這個瘋子,真是瘋
了,徹底瘋了!沒救了!」

  王文杰沒回應我給他的評價,跟我道別,臨走還風趣地說:「小時候你的恐
龍知識就不及我,現在給你一個惡補的機會。再說,你要是成為第一個被恐龍吃
掉的人,那不是挺光榮麽?名垂青史哦!」

  我邊搖頭邊送客:「恐怕不是惡補,這是考試。這名垂青史的機會,我看你
也要給自己留一個,好歹讓我黃泉路上有人陪。」

  他笑了聲:「你考試總是選擇題得分最高,知道為什麽嗎?因為你一向都走
狗屎運。既然你一輩子走運,那現在你還怕什麽?時間無多,我要去上班了,改
天再來再找你。對了,記得給她取個好聽的名字。」說罷鉆上車,揚長而去。

  回到屋里,那少女悠悠然醒轉過來,動動四肢,完全沒有把我這個男人放在

  眼里,仿佛是毫無顧忌地在我身前炫耀她的身材。可我哪有心情看?趕緊找
來另一條毛毯給她披上。眼下最重要的問題——給她取個名字。

  我在沙發上坐好,那少女很自然地爬近,趴在我肩頭,活像鸚鵡站在主人肩
上撒嬌的樣子。

  取什麽名字好呢?對了,王文杰說她是恐龍人,是基因技術的實驗品,她又

  是中國人的模樣,既然是龍的傳人,又有恐龍的血統,那就索性讓她姓龍好
了。

  她看起來很年輕,又是女孩,我得取個可愛點的女性化名字,左思右想,就
叫她「龍嫣嫣」吧,小名可以叫「小龍女」,還不錯嘛!

  為自己的垃圾文采臭美一番之后,我方才發現——給她取名只是開端,她還
要給我帶來很多很多……



   第二章 美體誘惑(上)

  取名並不難,難就難在讓她學會怎麽生活,雖然小龍女不像嬰兒一樣什麽都
要我照顧,但她連說話都不會,實在無法跟人溝通,怎麽辦呢?只能慢慢教。

  小龍女剛剛出生就是少女的樣子,看來也沒必要給她喂嬰兒食品,反正我家
里有很多儲備,先看看她愛吃什麽再說。王文杰說她有一部分恐龍的血統,恐龍
有吃肉的,也有吃素的,她吃什麽呢?還是跟普通人一樣什麽都吃?

  多想沒用,行動最重要。我打開冰箱,拿出凍牛排,先放在她面前晃了晃,

  她只盯著我看,完全不覺得這是可以吃的東西。可是我把牛排放在微波爐里
解凍之后,她立馬來了精神,在廚房門口轉來轉去,不時往我身上瞄一眼,還偷
偷的吞口水。我一打開微波爐的門,她就把毛毯甩掉,光溜溜地沖過來,撲到我
身上,鼻子在血淋淋的牛排上聞了又聞,舌頭咂咂作聲,差點就要一口咬下去。

  小龍女那一副饑渴的樣子證明她身上的恐龍本能還是挺強的,而且是某種肉
食恐龍,只要一聞到血腥味就食欲大振,這也從旁印證了她對王文杰那淩厲的攻
勢,確實是出于恐龍的本能。不過現在還不能讓她大快朵頤,萬一她養成愛吃生
肉的惡習就麻煩了。我叫她披好毛毯,她聽不懂我說的話,把她推開一點,她也
不理,一個勁地纏在我身上。

  既然沒辦法打發她走開,我只好把她擋在背后,把牛排放在平底鍋里煎,生
怕濺起的油燙到她。

  肉香四溢,惹得小龍女的反應越來越大,粘在我身邊寸步不離。她身材嬌小
玲瓏,又怕鍋里冒出的熱氣,想趴在我肩上看清楚那塊令她垂涎欲滴的牛排,非
踮起腳不可,結果她把圓鼓鼓的胸部壓在我背上,揉了一圈又一圈,自己還渾然
不覺。

  我可不是什麽純情小男生,二十多歲的人了,要說沒有性沖動,連我自己都
不信,只不過我是私家偵探,平常的生活圈子里怪人太多,我是獨子,性格又有
點怪,談不到女朋友,每次見父母都要硬著頭皮,生怕他們催婚。眼下有個超萌
超可愛的小女生,一絲不掛,在我背后忘乎所以地用胸部……我能忍得住麽?

  神志失控,我放下左手,在她大腿上摸了把,她一激靈,多半是以為我生氣
了,從我身邊逃開,一溜煙撲回沙發上,慌慌張張地披好毛毯,眼睛里面水汪汪
的,楚楚可憐的樣子。

  我哭笑不得,把煎熟的牛排盛在盤子里,加上香汁調料,放好刀叉,呈給小
龍女。

  盡管早就預料到她吃飯沒有儀態可言,可她的吃相還是徹底折服了我——她
對刀叉餐具視如不見,一手把將牛排抓起來,塞到嘴里猛啃,呼哧呼哧地咬,肉
汁亂噴。

  無語了!我嘆了口氣,耐著性子把牛排從她嘴里拿回來,打算好好教她用餐
具。

  小龍女不太情願,瞪著我,呲牙咧嘴,喉嚨里發出惡狠狠的「嗚嗚」聲。

  我暗暗對自己說:「冷靜!冷靜!她只是一張白紙,別生氣,別跟她一般見
識。」把刀叉塞到她手里,手把手教她怎麽吃。

  小龍女耐不住,一手把我推開,叼著牛排閃到沙發一角,看到我不再逼她,

  才慢悠悠地吐出牛排,聞一聞,準備繼續開吃。咬了幾口,又回頭看我不快
的神情,靜待片刻,乖乖地走回來,端起盤子和餐具,把牛排放回盤子里去,想
拿起刀叉,卻不知道怎麽拿,只好又擡頭看看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這麽一副可憐巴巴的表情,任誰看了都會心軟。我笑笑,坐到她身邊,拿起
刀叉,打算再給她示范一次。

  我的姿勢還沒完全擺好,她就急匆匆搶過我手里的刀叉,自己擺好架勢,左
手持叉右手握刀,左右開弓,兩三下就把巴掌大的牛排大卸八塊,連同肉汁和配
料,統統消滅得干干凈凈。我被她嚇呆了——這個食量,恐怕我的冰箱用不了幾
天就會被她吃得清潔溜溜,不過更令我驚訝的是,她只看了看我拿刀叉的手勢,
就立馬學會,小龍女智商不低啊!剛剛出生的她,至少比半數十幾歲的少女來得
聰明。

  小龍女的舌頭在嘴邊轉幾圈,把最后幾滴肉汁卷進嘴里,心滿意足地伸個懶

  腰,躺在沙發上,迷上眼睛。

  我一向講衛生,剛才小龍女被我在屁股上揍了一棍,是我有錯在先,照顧受

  傷的她是理所當然,也管不了她一身粘乎乎的蛋白,現在她吃飽喝足,還臟
兮兮地躺在我的沙發上撒野,我無法接受。上前把她硬拉起來:「臟死了,洗澡
去!」

  小龍女很不高興,嘟著嘴,搖著頭,扭著腰,被我半拽半推地弄到浴室,不

  知所措地站在淋浴房中間。

  花灑打開,溫水傾瀉下來,劈頭蓋腦地淋在了小龍女臉上,她驚叫一聲,轉
頭躲避,濕漉漉的頭發把摻雜了溫水的蛋白甩到我身上,讓我好一陣惡心。

  小龍女見狀,情不自禁地笑了:「嘻嘻……嘻嘻……」

  我給你洗澡,你把我弄得一身臟,還笑!我一氣之下,蹦起來就給她一記響
亮耳光。手掌剛觸到她的小臉,急急剎住。

  小龍女臉上挨了輕輕的一記,怕得兩腿發軟,撲通跪下,抱著我的大腿,全
身篩糠,眼淚在眼眶里轉了一圈又一圈,終于忍不住淌了下來。

  我又心軟了一次,俯下身,撫摸著她那張小臉蛋,嘆息一聲。

  她把我抱得更緊了,滿身的臟東西全塗在我腿上,忍無可忍,我也要洗洗才
行。

  在這陌生少女面前脫衣服,我這老男人居然還覺得有些害臊,真沒想到。

  我也給自己安慰了幾句,別怕別怕,她是人皮龍心,啥都不知道,就當是個
嬰兒好了。脫就脫,怕啥?

  不出所料,小龍女對于跟我坦誠相對毫不介意,只是她沒有洗過澡,對著潺
潺流水發呆,迎上不是,躲開也不是。

  我暗自概嘆自己任重道遠——這個什麽都不懂的小女生,都不知道要糾纏到
何時。

  畢竟小龍女身上還有人類的血統,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女性的本能,她左嗅嗅
右聞聞,沿著氣味找到沐浴液的瓶子,用手打不開,直接放到嘴里咬。

  我從她手里拿過小瓶子,擠出香濃的沐浴液,摻水揉出泡沫,抹在她頭上身
上。

  小龍女顫了顫,旋即陶醉在沐浴液和溫水之中,擡起頭,瞇著眼睛,愜意地
享受我的按摩。

  當然我也不是白忙,有這麽一副年輕的美體在自己手里,任由自己擺布,多
過癮啊!我舉起手,一絲不茍地為她清理頭發上沾染的穢物。

  小龍女背對著我,她的頭頂恰好跟我的眼睛齊平,平靜、乖巧地站著,不時
調皮地跺跺腳。她的膚色雖然偏深點,但每一寸都非常有彈性,像芝麻糕一樣,
碰一碰就抖三抖。尤其是飽滿的處女雙峰,在水花折射的虹光中驕傲地挺立。當
她把手插到頭發里抹泡沫的時候,身體自然而然后仰,那曲線效果更顯得誇張。

  我壞壞地把滿是泡沫的手放低,繞過她腋下,從背后握住她美妙的兩座山,
緩慢而有力地揉著,不時撩撥她一對小櫻桃。

  雖然她的身材算不上是高山深谷,但也是凹凸有致,濃淡相宜,在我挑逗之
下,她喉嚨深處發出難耐的呻吟:「嗯……啊……」身體不由自主地扭動起來,
翹臀擠壓著男根,左右搖晃,上下跌蕩。

  我呼吸加速,把不安吹走,男根開始蘇醒。

  小龍女感覺到屁股后面的動靜,回頭看來,怔了一下,伸手欲摸。

  我不給她主動的機會,從后抱了她的腰——哇!好軟好柔的感覺!

  男根直接埋在小龍女的屁股縫里,她臉上緋紅,微微張嘴:「嗯……」看似
掙扎,但雙腿不住地摩擦發顫,讓蓄勢待發的男根躍躍欲試。

  我感覺到她挺直的腰身漸漸軟下去,臀形隨著她彎腰而顯露出桃子般的性感
線條,而她最私密的要塞,一點一點靠近我的炮口。眼見我和她之間就差最后一
點點就能結合,我腦海里猛然冒出王文杰的一句話,「她只是我們國家的一個實
驗品,其他什麽都不是。」

  我勉力冷靜下來,蹲下來給她按摩大腿,但絲毫不能逃脫她的吸引。那修長
的線條令我確信,如果她身材高一點,全世界的模特起碼有九成馬上去領失業救
濟!從光滑的私密地帶里,那無法被人造香精遮蔽的馥郁之氣隱隱約約散發著,
比任何一種毒品都更容易讓人上癮。

  迷迷糊糊之間,我鬼使神差地低下頭,一下吻到她屁股蛋上。

  她吃癢,扭扭身,躲開我的第二波攻勢,剛剛好把圓肩、潤背、纖腰、翹臀
全部展示在我面前。

  這算是挑釁嗎?還是誘惑?又或者是考驗?反過來說,是她沒把我這個男人
視為威脅?不管是什麽,我只感到頭腦發脹,想都不想,把她死死抱在身前,鼻
子埋在她的臀縫里,拼命吸取處女的氣息。

  小龍女腰部背部都受制,無法掙扎,雙手向后伸出,摸到我的臉,十根尖銳
的指甲輕輕摳著,讓我即刻從綺夢中驚醒——懷中的美女並非人類!她有恐龍血
統!她是恐龍人!

  我全身硬直,反倒是她從我懷抱中掙脫,回過頭,也蹲下來,跟我面對面。

  四目相對,我打量著她,她也打量著我。

  忽然,她兩目放光,張開嘴,發不出半點聲音,估計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時
候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我沿著她的目光看去,不由得大大尷尬——胯下的男根,竟然還是精神奕奕
的,昂首挺立,搖旗吶喊。

  小龍女雙手把男根捧起來,彎下腰,臉湊過來。這個姿勢展示出她一流的身
體柔韌性,更展示出她第一次探索異性身體的好奇心。她並不是張開嘴就含,而
是先用鼻子謹慎地碰碰,聞聞,然后把手中物放到眼前,細細端詳,還微微把眉
頭皺起來,似乎在思考什麽。

  我也在想,這小妹妹心里在想什麽?她肯定沒有見過男人的陽物,這算是本
能的自學嗎?

  小龍女把整個身體壓低,幾乎是趴下的姿態,張開嘴,舌頭精確地點在男根
的頂端。

  我尚未好好體驗她舌頭的溫熱,她的舌頭就極靈活地旋轉起來,一個圈一個
圈地,繞著頂端快速轉動,逐步擴展到男根的頸部和中段,同時一點一點把男根
納入口中!

  小龍女畢竟是個雛兒,沒過一會兒男根就頂到她的咽喉,她「呃」了聲,急
忙把男根吐出,轉頭就干嘔起來。

  我一直到這個時候才知道后怕——小龍女跟我玩嘴巴遊戲,我爽是爽,但我

  竟然忘了王文杰千叮萬囑的事情,她可是恐龍啊!萬一她剛才嘴巴一合,我
豈不是……

  在這麽短的時間里面,三次忘記最最基本的安全守則,誰不怕?男根在我的
極度恐慌之下失去斗志,小龍女見狀,歪著臉,迷惑不解,小手還逗弄個不停。

  我勉力冷靜下來,快快把兩人的身體洗干凈,打算好好補上一覺,別忘了,

  我是半夜里被小龍女的哭聲吵醒的,接下來她把我折騰了半天,我和她現在
都實在是累透了。

  幫她把身體擦干,猛然記得進來的時候忘了拿干凈衣服,幸好家里沒人,我
把她抱起來,三步並作兩步沖到自己的睡房,將她摔到床上。



 第三章 美體誘惑(下)

  小龍女像貓一樣迅速翻個筋斗,極其敏捷地恢復正常的姿態,不,我想這樣
的姿勢不太可能是正常的——她屈膝屈肘,狗爬式地跪在床頭,屁股高高挺起,
頭鉆到被窩里,鼻子四處嗅嗅聞聞,好像在搜索什麽。

  俄頃,她把臉埋在我的枕頭上,抱著枕頭笑了:「嘻嘻……嘻嘻……」

  我犯困,不理她,也不穿衣服,反正鴛鴦浴都做了,還怕裸睡?索性把自己
摔到床上,攤開手腳,長舒一口氣:「啊……真舒服……」

  小龍女躺在我的床上,打打哈欠,卻不睡覺,反而把我的枕頭抱在了雙臂之
間,又抓又咬。

  我瞟了她一眼,翻身背對著她,心想:還真像野獸一樣,我沒時間理你,先
睡一覺,睡醒再跟你慢慢算賬。

  不知道睡了多久,屁股下覺得有些溫熱,又臊又臭,我悚然驚醒:不是吧?
二十幾歲的人了,還尿床!

  伸手摸摸床單,確實是濕的,不過尿床的不是我,而是小龍女。她抱了枕頭
側臥在我身邊,小嘴巴半張著,枕頭一角被咬在嘴里,口水流了一灘,真是可愛
的睡相,只是下身淌了一大片騷臭的液體,大煞風景。

  我真想把她抱起來,扛在大腿上,給她的屁股狠狠來幾下,給她個教訓,回
頭一想,還是算了,她只是個小孩子,我干嘛要跟小孩子斤斤計較?看她一副享
受的樣子,讓她再多睡一下,我還得好好收拾房子。

  把房子全部重新打掃了一遍,這本來是家政保潔員的工作,不過現在小龍女
還不能見人,這啞巴虧還得我自己吃,無奈啊無奈!

  我把地下室里碎了的蛋殼和蛋白清理干凈,總算把房子收拾好,剛想坐下來

  好好休息一下,就聽見樓梯上咚咚咚的腳步聲,小龍女從樓梯上跑下來,推
開后院的大門,撲通一下跳到我身上,把我撲倒,那動作跟早上撲擊王文杰的姿
勢毫無二致,唯一差別是,小龍女沒有對我揮出爪子,而是直接抱著我,把我的
頭緊緊抱在胸前,濕漉漉的舌頭直接舔在我臉上。

  幸好此時正是下午四點多的繁忙時段,周圍的住客們男的出去上班工作,女
的出去打牌逛街,沒有人看到一個全裸的少女把我按在地上親。

  小龍女忘乎所以,得寸進尺地把舌頭伸到我嘴里。我本能地吸吮她的舌頭,
一股清香撲面而來:說到底還是個少女啊,這體香真是醉死人了。

  過了好一陣子,我才把她放開,推她到屋里,生怕被人看見,再怎麽說也是
一副屬于我的青春美體,我可不想讓別人分一杯羹,看看都不行。小龍女現在干
干凈凈,舒舒服服,比剛出生的時候好多了。既然我不想跟別人分享欣賞這青春
美體的特權,那我就得先解決一個問題——衣服。

  我自從大學畢業之后,單身已經好幾年,又沒有女朋友,家里怎麽會有女裝

  衣服?這種時候,我要到哪里給她找衣服去?打開衣櫃,左翻翻右看看,好
不容易找到一套老舊的背心短褲,是我讀中學的時候穿的球衣。打過籃球的人都
知道,為了便于活動,背心和短褲都設計得相當寬松。

  小龍女挺直腰板站好,雙臂過頭,乖乖地任憑我把背心套在她頭上,還調皮
地在房間里轉了幾圈,一邊走一邊抖抖身,讓胸前兩座小山跳幾下,在薄薄的背
心里面若隱若現。

  十年前還覺得寬松的球衣,現在對我已經太緊,不過套在小龍女身上,還顯
得有些肥大。尤其是她纖弱的肩頭,總是沒辦法同時扛起兩條肩帶,掛上左邊,
右邊的肩帶會溜下來,掛上右邊,左邊的肩帶也會溜下來,兩邊都掛上,還會同
時溜下來,把背心變成肚兜,不管怎麽掛,總會露出她一大片酥胸。

  不但如此,背心一直拖到她大腿根,恰到好處地把她誘人的小屁股擋住,只
剩兩條長腿扭扭捏捏。這遮遮掩掩的誘惑比全裸還要刺激,看得我心跳加速,呼
吸一陣急過一陣。

  小龍女湊過來,手指在我鼻子下抹了一把,放到嘴里嘗嘗,笑了。然后攀上
我的肩頭,舌頭掠過我的鼻端,呼哧呼哧地吮著。

  我急了,那笑容好像有些面熟,不對勁!我鼻子里有什麽讓她那麽興奮?難
道是……

  小龍女稍停了一下,我趁機把她推開,猛然瞥見她滿嘴紅紅的血跡。

  我腳下一軟,跌坐在地,嘆道,糗大了!我流鼻血了!她穿著我的背心在我
面前晃悠,居然讓我流出鼻血來。

  小龍女不知所以,血淋淋的嘴巴還一個勁地往我臉上哄。

  我想把她趕走,讓自己冷靜一下,一時找不到理由,看到床頭上的一盒面巾
紙,靈機一動,指著對她說:「乖乖,幫我把面巾紙拿過來。」我想當然地以為
小龍女不會說話就無法理解我的意思,但她行為證實我又一次低估了她的智商。

  她先沿著手指的方向看去,目光在床頭瞄了幾秒,掃過鬧鐘、臺燈、枕頭、
被子,最后落在面巾紙上,回頭看看我的鼻子,又重新把目光射向面巾紙,猶豫
片刻,腿腳一蹬,趴到床上,伸手去摸裝面巾紙的盒子。

  這下更糗了!小龍女沒穿褲子,她站著的時候,短短的背心還可以勉強把屁

  屁遮住,而她在我床上一趴,屁股對著我,背心縮上去,水蜜桃似的美臀曲
線就毫無保留地蹦了出來,泛起陣陣漣漪,仿佛在興奮地慶祝解放,在這個姿勢
下,就連她最最隱私的處女秘密也在不經意間暴露在我面前!面對著這光滑的禁
地,我只覺頭腦發脹,口舌發燒,胸腹發悶,四肢發軟……

  小龍女撕下幾張面巾紙,爬回來,趴在我面前,拿著面巾紙給我擦鼻血。她
這樣做非但沒有讓我止住鼻血,反而讓鼻血湧得更猛,寬松的背心領口下垂,她
一對可愛的山峰露出大半,隨著她的動作,不安分地顫動,引得我的心也跟著不
安分起來。

  我伸出雙臂抱著她,她順從地貼在我身前,隨手把面巾紙捏成一團堵在我鼻
子里。

  沒有人知道這是恐龍的本能還是女人的天性,小龍女的撒嬌技巧是無可爭辯
的,她伸縮著脖子,把下顎放到我肩頭輕輕磨蹭,比彈性遠勝橡皮球的波波,隔
著布料擠壓我的脖子根,這舉動的曖昧程度,並沒有因為她不會說話而打折扣,
我只能說,如果她學會說話,我真的會在她面前完全失控。

  過了好一陣子,我才把鼻血止住,把她嘴角的血痕也擦去,對她說道:「好
了,我沒事了。」

  小龍女的回應不是來自嘴巴,也不是來自喉嚨,更不是來自身體語言,而是
來自她的肚子,咕嚕——

  聖人曰,食,色,性也。太陽西斜,我們沒吃中飯,肚子在抗議,實屬正常
情況。我的色欲被她挑起來,卻不知道她是有心還是無意,確實不好采取進一步
行動,何況小龍女並不完全是人類,她有作為恐龍的不穩定性,這更讓我不敢隨
意造次。相比之下,我們在食欲上的需求,不但安全得多,而且迫切得多,這才
是最高優先級的問題。

  打開冰箱,我拿出冷藏的牛排。

  叮咚叮咚!門鈴響了。

  我把牛排塞進微波爐解凍,順口叫道:「乖乖,幫我開門好嗎?」

  小龍女根本不知道門鎖為何物,如何開門?——等到我想起這一點,走出廚
房去開門的時候,一切都太晚了,天才小龍女手指勾勾,把門鎖打開。我心中叫
苦,糟!小龍女又要打人了!她應該乖乖躲在房間里,我怎麽能叫她去開門呢?

  訪客推門進來,跟小龍女撞個正著,異口同聲:「哇!」

  我生怕小龍女闖禍,搶前一步,站到中間,把她擋在背后。

  訪客也吃驚不小,呆了好幾秒鐘才反應過來:「你……她……她是怎麽回事
啊?」

  我白了此人一眼:「你又來干什麽?我沒叫你來。」

  來人名叫陳韻儀,是我父母「推薦」的「女朋友」,至少名義上是如此。不
過,我並不喜歡她,不是因為她有什麽特別的缺點,平心而論,不管是長相、身
材、性情,還是作風、學識、職業,她都屬于一等一的優秀。

  我之所以不喜歡她,只是因為她是我父母「推薦」的,這種把自己的意志強
加于人的做法,令自由自我的我十分反感,僅僅如此。不過她似乎沒有把我的想
法放在心上,甚至對我隱晦的逐客令視如不見,總是三不五時來我家里糾纏。

  陳韻儀跟往常一樣,下了班就來我家,以「女朋友」的名義在我家「名正言
順」地蹭飯吃。今天她還是一身辦公女郎的典型裝扮,西服襯衫,窄短裙,絲襪
高跟鞋,戴著金絲眼鏡,挽著發髻,極是斯文成熟。只是被我搶白一句,她漂亮
的鵝蛋臉一陣紅一陣白,冷冷地看了小龍女一眼,什麽都沒說,把高跟鞋脫了,
坐在沙發上,疊起腿,抱著手臂。

  小龍女看看我,把頭埋在我胸前,咬咬牙,深吸一口氣,示威似的坐到沙發
的另一側,擺出跟陳韻儀一模一樣的姿勢。

  這兩個女人——不,說錯了,小龍女只能算半個——這一個半女人,一左一
右坐在沙發上,四目對視。

  她們姿態相同,風格迥異——陳韻儀是公認的美女,嚴謹的白襯衣沒有讓她

  飽滿高聳的上圍顯得呆板無趣,半熟女的魅力好像要沖破緊崩崩的紐扣迸發
出來,豐腴的大腿曲線在黑絲襪下折射著夕陽的余光,映襯眩目的美感。小龍女
身材半生不熟,偏偏要擺出成熟的姿勢,令人啼笑皆非,但是她沒穿褲子,比人
類女子更修長的身形在寬松背心襯托下更加魅惑,尤其是渾圓的小屁屁,在她交
疊的雙腿下露出半張臉,對男人的誘惑就像餓狼面前的小白兔。

  我見小龍女沒有動粗,心頭稍安,在某種程度上,我也希望小龍女能代替我
給陳韻儀來個下馬威,好使她快快離去,不要再來煩我。于是我也一字不說,回
到廚房,一邊準備晚飯,一邊豎起耳朵傾聽大廳的動靜。

  直到我把飯菜準備好,招呼她們吃飯,大廳里的一個半女人都沒有說過一句
話,也沒有任何動作。

  我端正坐穩,喝一口水:「別說了,開飯吧。」

  小龍女毫不客氣的跳到椅子上蹲下,雙手一刀一叉,對準香噴噴的牛排準備
進攻,轉頭看到我端坐的姿勢,學著我的樣子,把腳放下來。

  陳韻儀不甘示弱地坐在小龍女對面,斜眼看著小龍女,秀眉皺皺,嘆口氣,
搖搖頭,無語開吃。






















0.0145189762115__us____US__us__pc